未分類

修仙,不是打打殺殺,而是人情世故。

對他來說。

收下這些額外獎勵,無非就是欠下四大修仙家族一個不菲人情。

同樣的。

他收穫也是很大。

從此能得到四大修仙家族庇佑。

最為關鍵是。

有了這筆豐厚財富。

他可以迅速提升戰力。

在飄渺宗入宗考核時,排在前一百,成為內門弟子的幾率,直接大幅飆升!

7017k 看著一幕,彈幕上不由得議論紛紛。

對著鳴人的表現也是忍不住稱讚了起來。

【日向雛田:「鳴人君好帥…」】

【漩渦鳴人:「我靠,我真是太帥了吧!哈哈哈!這是拳斗術嗎?」】

【波風水門:「不愧是我兒子啊!我願意稱之為九轉螺旋仙術閃光出其不意拳。」】

【漩渦鳴人:「老爸,這名字太長了…我記不住啊。」】

【宇智波佐助:「這一拳,藉助寫輪眼,我看清了…那自然查克拉,還真是恐怖的力量。」】

【自來也:「蛤蟆仙人都看上的傢伙嗎?看樣子,這比我的仙術模式還要完美啊。那擼多…你成功的吸引到了我的注意力。」】

【奇拉比:「cool!!」】

【猿飛木葉丸:「大哥好棒啊!」】

【艾:「發生了神魔事。」】

【……】

此時的眾人,已經是一改往日對於鳴人的小瞧和嫌棄,反而多了一些從未有過的信任。

這一絲信任,是漩渦鳴人從未感受過的。

越是這麼想,眼前的漩渦鳴人,就越是對凌白產生好感。

畢竟這個傢伙,是為數不多的,真正願意在沒人信任自己的時候相信自己,能跟他做朋友,真是太好了。

漩渦鳴人如此想到。

另一邊,凌白的耳邊,也是因此傳來了一聲淡淡的系統提示音。

「當前漩渦鳴人對您好感度為兩星,滿星為十顆星。」

聽到這一句話,凌白忍不住背後一涼,一股寒意也是湧上了心頭。

完蛋!我要代替佐助成為他的摯愛了啊!

到時候我要是做錯事,他還不一邊打我一邊說我是為了你好啊…真可怕。

雖然凌白現在的心裡,滿滿的都是吐槽,但凌白並沒有感覺有什麼不好的。

畢竟,能夠收穫男主的芳心,不正是證明,自己這個忍界吳彥祖的魅力所在嗎?

想到這裡,凌白忍不住有些自戀的撩了撩自己的頭髮,臉上滿是笑意。

【視頻播放】

【「青蛙們用自己熟練地自然查克拉,這一招可以將力量隱藏在空氣中,從而提高自己的破壞力和精準度。真是驚人。」

佩恩再次扭過頭,對於眼前鳴人的目光已經變得愈發的熾熱。

沒想到,漩渦鳴人竟然用出了自來也老師從未用過的東西,這也讓他有些驚喜。

眼前的師弟,果然擁有巨大的潛力。

只不過…現在的他們,理念已然不同,道路也已經截然不同。

就算他再天才,也要在今日,畫上句號。

天道佩恩想到這裡,下意識的握緊了拳頭,對待鳴人的態度,也變得愈發的嚴肅。

「就用這一招解決吧!」

漩渦鳴人深吸一口氣,表情也變得嚴肅了起來。

「影分身之術!」

一聲怒喝下,只見漩渦鳴人身後浮現出了兩個影分身,正在配合著他,揉搓著什麼詭異的東西。

雖然不明所以,但是還是能感覺到,有一股強大的查克拉,正在匯聚。

「是嗎?看來你已經是仙人了啊。」

「沒想到,你已經和自來也老師學會了一樣的忍術啊。」

天道佩恩見狀,表情沒有一絲一毫的波瀾,只是臉上多了一絲嚴肅。

「竟然稱呼自來也為老師…」,漩渦鳴人嘀咕著這句話,瞳孔也在驚愕之中不斷放大。

「我從自來也那裡學習到了忍術。」

「自來也曾是我的老師。」

「對你而言,我是你的同門師兄。」

「師出同門,本應互相理解。但是…」

「師父所一直期待的和平,就….」

眼前的天道佩恩不緊不慢的說著,他面無表情,語氣也毫無情緒波動。

看到這一幕,漩渦鳴人終於忍不住了。

他急切的開口打斷了眼前的天道佩恩,剛才合影分身不斷聚力的右手,也是隨之抬起。

他不允許有人踐踏他師傅自來也的理念,即便是師兄也不行。

伴隨著他高舉手臂,一個巨大的,像是螺旋手裡劍一樣的螺旋丸也在他的手中凝聚!

看著那被凝聚在手中巨大查克拉,一對蛤蟆仙人不由得有些驚愕。

「何等強大的查克拉啊。是孩子他爸教的嗎?」,紫色蛤蟆志間扭過頭,有些疑惑地望著深作。

「不…我也是第一次看到這種,修行之中從未有過。小鳴人到底要做什麼?」,蛤蟆深作眯縫雙眼,看著眼前的鳴人,多了一絲期待。】

視頻播放到這裡,所有人都忍不住議論了起來。

對於鳴人手中的那個奇怪忍術,所有人也表現出了驚人的興趣。

【自來也:「這是螺旋丸的強化版本嗎?好奇怪!」】

【波風水門:「我從未見過這樣的忍術,真是帥氣啊。」】

【艾:「那是新的木葉禁術嗎?」】

【千手扉間:「根據這股強大的查克拉推斷,如果使用,很有可能會斷掉自己的手腕。」】

【千手柱間:「斷掉不是很快就恢復了嗎?擔心什麼。」】

【大野木:「你怎麼知道的?」】

【千手柱間:「因為我就是斷肢秒恢復啊~」】

【照美冥:「……」】

【奇拉比:「……」】

【旗木卡卡西:「……」】

【艾:「……」】

【眾人:「……」】

看著千手柱間的彈幕,眾人忍不住露出了滿臉黑線。

真是高級的凡爾賽。

千手柱間和千手扉間也不虧是兄弟倆。

前有場地太小丟不了忍術,次次海遁的千手扉間。後有斷肢傷口不要怕,隨意都可恢復的千手柱間。

這倆人真是凡爾賽老鼻祖了。

【視頻播放】

【「你這是要反抗我嗎?」

天道佩恩用那雙滲人的輪迴眼望著鳴人,聲音滿是黑暗:「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和平。」

「和平!?」

「你在逗我嗎?」

「閉嘴!你別開玩笑了!」

漩渦鳴人抬起手,指著眼前村中的殘骸和死去的人們,發出了極為憤怒的嘶吼:「從你們乾的這些事…哪裡看得出什麼和平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四翼金雕作為他的最強寵獸,是他在魔都孟家中立足的根本,只要四翼金雕不出事,那他在魔都孟家裏的地位就不會動搖。

相反,如果四翼金雕出了什麼問題,相信魔都孟家裏絕對有很多人,願意出手將他從現在的這個位置上拉下來。

一瓶價值超過十億的鉑金級治療型藥劑出現在孟光華手中,直接被他灌進了四翼金雕的口中。

這個時候孟光華也顧不上心疼這瓶幻想藥劑了,保證四翼金雕不會因此而影響到本源才是最重要的。

不然要是四翼金雕真出了什麼事,他哭都來不及了。

「呼~「

另一邊,在長長呼出一口氣,蘇葉這才緩緩從空中降落。

剛剛真的好險,要是孟光華不管四翼金雕的死活繼續追擊他的話,再過幾分鐘他就會因為消耗太大而失去戰鬥力。

雖然他還有一些底牌可以對付孟光華,但為了區區一個孟光華而動用那些底牌,蘇葉覺得很不值。

畢竟底牌之所以為底牌,那就是要在關鍵的時候才能用,能夠起到絕地翻盤的作用。

lixiangguo

「那我就更不能後退了。」

Previous article

「營?」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