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侯德隆一聽有這麼多功能,連忙讓他介紹介紹。郭飛也沒隱瞞,說了一遍。侯德隆心裡暗叫,乖乖,好牛x啊。這輛車在宇宙中可以最高以10倍光速行駛,海陸空三種變換模式,除此之外還有機器人形態。配備的武器是車前一門超級聚能炮,一炮打出去足可以讓一個小縣城消失。其餘在左右,後面,還各有兩門聚能炮。打擊現在的坦克,一炮一個。在機器人狀態,還配這一把分子震蕩刀,堅不可摧,威力無比。在汽車狀態,還有模擬系統,可以模擬地球所有汽車。

侯德隆一開始挺羨慕郭飛,自己得到的好像很牛x,實則就是一杯具。但是看到郭飛的另一面,他覺得自己和郭飛的杯具。實質上都和奕的惡趣味有關。正想著事情,就聽到郭飛說到:「隆哥,這個…那個…能不能把錢先給了。」侯德隆一聽,連聲說:「抱歉,光說話,把正事忘了」說著拿起手機,要過賬號,開始轉賬。看著郭飛收到到賬信息,如釋重負的表情。侯德隆不會認為,那是怕自己賴賬的表現。他對郭飛印象很好,而且喊自己隆哥,他有困難,自己不幫心裡過不去。

侯德隆說道:「阿飛,有什麼為難事,說出來。今天咱們一見如故。要是錢的問題,我這還有一千多萬,你可以先拿去。」

「隆哥…謝謝你,不用了」郭飛一聽,眼圈就紅了,看著侯德隆還是一臉嚴肅的看著自己,接著說道:「沒什麼事,就是我爸的修理廠出了點問題,資金周轉有點問題。還差個三百萬。」

侯德隆聽完,馬上拿出手機轉了400萬過去,說道:「我轉了400萬」看郭飛想說話,擺擺手說道:「你聽我的,我上班這麼長時間了,對企業比你懂得多,經營困難時,流動資金越多越好。你先叫伯父用著,不夠我這還有。至於這部分錢,等你富裕了,再還給我。」

郭飛很感激,連聲感謝,侯德隆嫌他婆媽,大聲說了幾句才算完。接著侯德隆和郭飛商量著去香港應該走哪條路線。侯德隆還真問對人了,郭飛生在富裕家庭,非侯德隆可比,自小也是去過許多地方。就是自駕游去深圳也不止一次。對於自駕路線很熟悉。奇怪的是郭飛沒提去杭州,要知道侯德隆再想去香港后,在網上查過怎麼走,都要過杭州。但是現在郭飛讓自己繞一圈,繞過杭州,這怎麼也說不通。

侯德隆望著郭飛,郭飛眼睛果然有些躲閃。他也不說話,就是盯著郭飛,最後郭飛撐不住了說道:「隆哥,實話和你說吧,我家惹人了,惹的人是杭州的大家族,我的車他們有記錄,如果你走杭州,會牽連到你。」

侯德隆忙問郭飛,到底是怎麼回事,可郭飛是死活也不肯說。侯德隆也無可奈何,心裡想到:這錢恐怕也和惹人有關。想到這不由覺得人生在世真是不易,自己現在不也是朝不保夕。自己雖然只是一句話,甚至對外說是玩笑話也沒用。王義知道了不會放過自己,甚至他們整個家族也不會放過他,在玩笑的話涉及到生死,也會被人們認真對待。侯德隆覺得自己需要顯示自己的實力,讓他們不敢輕舉妄動。然後在澄清這件事。那自己才可以在地球上自在的生活。

郭飛見侯德隆久久不語,以為他在擔心惹禍上身,歉然說道:「都是我不好,牽連到你。」

侯德隆聽完啞然失笑,郭飛這人就是實誠。不是自己的事也往自己身上攬。連忙說道:「你多想了,我剛才想的是別的事情。至於你的擔心完全沒必要,在外人眼裡我只是個偷車賊,沒人知道我們會成為好朋友。有人盯著你,那更會知道你的車被偷了。這樣我走杭州,他們不會找我麻煩的,恐怕你的車被偷了。他們只會高興。」

郭飛點點頭,心想確實如此。說道:「那我就不在攔你了,如果你暗覺不妙,可以找個沒人的地方,用模擬系統換個面貌。不過太耗電。再用一次,不知你能不能到得了深圳。」

侯德隆心裡想到:早想著試試這模擬系統,到時候變成蘭博基尼,開起來才爽。說道:「沒事,大不了在充電,我這不差錢。」

郭飛說到:「充一次需要幾十萬度,也沒多少錢,主要是太引人矚目。」

侯德隆恍然,說道:「那樣我不到萬不得已,就不用。你家得罪的是誰啊。」

郭飛沒多說,直說姓王,其他沒多說,侯德隆不好再問。既然是杭州的勢力,應該和王家無關,不過,自己和郭飛投緣,這事自己怎麼也要出把力。

這時侯德隆向外看去,已經出了明珠市,和郭飛又談了幾句,郭飛有事離開了,臨走給侯德隆設定了a級許可權。除了超級聚能炮不能運用外,其他都可以使用,當然前提是要有能量。這輛車自成為變形金剛,就沒吃飽過。除了模擬系統被激活外,其他的都還在待激活狀態。因為激活模擬狀態,郭飛去偷電,造成明珠市大面積停電,嚇得他再也不敢輕舉妄動。侯德隆搖頭,看來自己想著炫耀是不可能了。

明珠市,黃風正在打著電話,歐陽克坐在旁邊。見黃風放下電話,問道:「如何,解決了嗎?」

黃風點頭,道:「解決了,這個混蛋,只離開一陣,就捅了這麼大簍子。要不是還需要他身上的東西,現在我就想活剮了他。」

風帆大廈頂樓,王鑫正在對著自己的父親發脾氣,「爸,我不明白為什麼要放過他,他想殺我二哥,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歐陽彪的死還和他有關。」

王鑫的父親是風帆集團董事長王立峰,是一個儒雅之人,他說道:「這件事黃家介入了,這個人是他們最為關鍵的一個試藥人,所以我不得不買這個面子。黃家也保證了,殺你二哥的事絕對不會發生。」說完又轉頭對一個俊俏小生嚴肅說道:「雖然有黃家的保證,你自己也要小心。收斂收斂自己的行為,王義你要知道生命只有一條,你到時出了意外,我就算給你報了仇又如何,你那時可以活過來嗎?」

王義不敢反駁,諾諾點頭。這時王鑫說道:「二哥,林小雨到底是怎麼死的,你為什麼騙我和小雪。」

王義不說話,卻是看看自己的父親,王鑫看見也看過去。王立峰一見,說道:「此事是我的意思,總之你二哥說的也沒錯,林小雨確實是自殺。那個人只是讓她自殺的因素。你就不要深究了。勸勸林小雪對方不是咱們可以匹敵的。」

…..

; 侯德邦(近日打字多次把主角名字打成侯德邦,我這人迷信,就把名字改了,並不影響閱讀。讀者們勿怪。)自從辭別郭飛,開著車沒用多少時間就到了杭州,這時天已黑了。他找個酒店住下,想著看看郭飛所說的杭州王家會不會因為這個車,找自己麻煩。一宿無話。

早晨起來,侯德邦洗漱完畢,就開著車滿杭州遊逛,也沒見有人找茬,侯德邦大失所望,本來他想著王家要是借著這輛車打擊自己,自己就在用一次連接門,即幫郭飛出了氣,也給想著對自己不利的幾個家族以精告。哪知道現實並沒如他願。倒是這一路上,周圍的人對他指指點點的,無意中聽到的聲音「這哪來的娃,開輛報廢車就像開勞斯萊斯一樣,真是搞笑。」侯德邦一時間臉紅脖子粗,差點要變輛勞斯萊斯出來。好在還有些理智。心理安慰自己,好吧,哥的內涵那是你們這些凡夫俗子可以懂得。哥不和你們一般見識。

侯德邦遇到這事,就像吃飯時發現碗里有隻死蒼蠅。沒有了在杭州呆的興趣。駕車直接離開。在路上郭飛來電話詢問,在杭州是否有事。侯德邦把事一說,郭飛也是大笑。說自己以前也是如此。不過他早已到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境地。兩人談笑一陣,郭飛的父親接過電話,對侯德邦表示感謝。侯德邦又是和他一陣寒暄。

接著一路無事,侯德邦因為車的緣故,也不想著沿途在其他城市遊覽了。直接開車到了深圳。到了深圳,找地方存了車。郭飛來電話叮囑,深圳很亂,要看好錢財和證件。尤其是通行證。侯德邦發現自己又擺了個烏龍。他不是不知道需要通行證,而是他潛意識認為香港回歸這麼多年了,應該把這個制度取消了。想不到現在還存在。這事還不能和郭飛說,這太影響哥的形象了。現在恐怕只能等待李大明給自己辦的護照了。

侯德邦想著既然先去不了香港,那就在深圳玩玩。把車取出來,計劃找間好的酒店,有錢了,也可以住住總統套房嗎?拿出手機上網查詢深圳最好的酒店,最後他選擇了喜來登酒店。在路上他給李大明打電話,詢問護照什麼時候可以辦下來。如果辦下來是否可以給他寄到深圳喜來登。

李大明聽完一楞,自己這兄弟怎麼跑到深圳去了,還入住五星級酒店。問道:「你小子跑去深圳幹什麼,還住喜來登,不會是想去香港,發現自己沒通行證吧。才想起來問護照的事了。

侯德邦聽著有些發窘,但他可不會承認。說道:「我沒想著去香港,這不是前些日子發了筆財,想著環球旅遊前,來個自駕游,現在到了深圳,計劃在這玩幾天,住住總統套房。享受下美景。等護照下來,就在這去東南亞逛逛。」

李大明道:「所謂忠言逆耳,不是不是做大哥的說你,賺點錢了不要亂花,以後花錢的地方多了。還想著住總統套房,你知道住一晚多少錢嗎?你呀…」

侯德邦一看不好,再讓他說下去,必然是沒完沒了。他雖然心裡感動,李大明是真把自己當做親弟弟看待。但是真受不了他這叨叨勁兒。於是說道:「哎!實際我也不想,你不知道當時有個癟三,瞧不起我,我一氣之下就要了總統套房,而且要了七天。現在想退也退不了了。以後我會注意的。大明哥你就不要再說了。」

「什麼,你已經住上了。哎!你呀!」李大明有些生氣,轉念一想不對呀,現在的五星級酒店良莠不齊,都玩總統套房這一套,大多有錢就可以住,但實際上像喜來登這種世界名牌,對於入駐總統套的人,有嚴格的身份認定。不是高官權貴,不是世界500強企業總裁,或者其他有名氣的人,光有錢是不會讓你住的。既然知道侯德邦再騙自己,他也不揭穿,想著讓他栽個跟頭也好,省的有點錢不知姓嘛了。接著說道:「算了,你都住上了。我也不說了,是喜來登酒店吧。護照再有五六天就下來了,你定的七天正好差不多。」

「是嗎。太好了。那我就掛了。」侯德邦唯恐他在說教,急忙說道。

李大明本來還在猶豫,到底要不要婉轉的說說總統套房的事。現在聽到他的話。知道他怕自己在嘮叨。心想,忠言逆耳啊,等你受到挫折,就知道我嘮叨的好處了。想到這他決定不說了,但怕他因為這事和酒店起衝突,委婉說道:「德邦,深圳不同明珠,不要和別人起衝突,你在哪人生地不熟,惹出麻煩到時沒人可以幫你。」

侯德邦聽著,自然是滿口答應,心道:「以前是這樣,現在自己有了奇遇,而且兩臂一晃千斤之力,在遇事怕事。那也太難為自己了。李大明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沒有揭穿侯德邦的謊言,到讓侯德邦因次惹出事來。

事情就是因總統套房而起,侯德邦來到喜來登酒店,要辦理總統套房,哪知道前台小姐告送他,需要提供身份證明,侯德邦問明原因才知道,自己又烏龍了。這就是暴發戶的悲哀。想著過上流社會的生活。那是如此簡單地。等級並不是用錢可以衡量的。侯德邦現在也明白了這個道理,但是這一路上的遭遇,別人因為車對自己的嘲笑,自己因為想當然,而擺出的幾次烏龍。實質上他心裡非常惱火。現在在一次烏龍,他心裡真的羞憤yu死。但是看到前台小姐那一閃而逝的蔑視眼神。他心中的怒火爆發了。

侯德邦大手猛地拍在前台上,砰地一聲,把前台鑿出了一個大洞,嚇得幾個前台小姐尖叫出聲。他逼視著剛才蔑視自己的女人,一字一句的說道:「現在給你個機會,馬上給我辦理總統套房的手續,不然後果不是你所能承受的。你如果做不了主,就找能夠做主的,給你一分鐘,沒有答覆,我把你們喜來登夷為平地。」

幾個前台小姐渾身哆嗦,驚恐的看著他。其中一個哆嗦著拿起電話。這時旁邊的保安看到這邊情況,跑了過來。侯德邦正在氣頭上,懶得和他們廢話,猛地在前台上一挒,把上面的整塊木板拽了下來。幾個保安拿著精棍形成包圍圈,看到這一幕,都睜大了眼睛,倒吸了一口冷氣。侯德邦揮舞著如同半扇門大小的木板,像掃地一樣把幾個保安打倒在地。嚇得幾個保安不敢起來,只在地上哎呦。

侯德邦心中冷笑,這人就是這麼欺軟怕硬。自己拍他們用的是巧勁,根本不會受傷,他們倒好嚇得不敢起來,裝重傷。侯德邦不再看他們,轉身看向前台小姐,幾個小姐見他看過來,身體又是一陣哆嗦。其中一位,磕磕巴巴說道:「經理一會兒…就到,請..等等。」

侯德邦微點頭,轉身看向大廳,這時更多的保安跑了過來,見到他轉回頭,都停下來,不敢再向前走。遠處還有酒店的不少客人在好奇的往這邊打量。這時,樓梯上有人跑下來,滿頭大汗,見到這場面,怔了怔。那群保安為首的一人過來,附在他耳邊說了幾句,那人點頭。接著他就向侯德邦走來。

「鄙人王義夫,是這座喜來登酒店的經理,關於您的來意,我已經清楚。但是這項規定是我們喜來登酒店經營理念的基石,不可能為您更改。因為精局在我們這有現場精戒保護。精方已經知道了這邊的情況。」說到這,那人頓了頓,看著侯德邦。

侯德邦大怒,道「你威脅我。」他上下掃視了王義夫幾眼。冷聲說道:「我和你們前台可不是說笑。想來她也一五一十和你說了。你最好認真對待。至於精察…切。」

王義夫見到侯德邦說話的模樣,心裡一沉,有種不妙的感覺。說道:「呵呵,這位先生,關於精察方面他們還有5分鐘才能到。如果先生您現在就走,精察來了我們會說這是一場誤會。至於保安的工傷和前台的毀壞,都有我們自己負責。這還有瓶紅酒。這算是先生要住我們酒店。我們卻滿足不了您的要求而奉上的小小歉意。」王義夫說著,手裡像變魔術一樣,拿出了一瓶紅酒。遞到侯德邦眼前。

侯德邦看也不看紅酒,只是盯著王義夫,說道「我再重複一遍,我如果住不上,你們的酒店會被我夷為平地。你要慎重考慮。精察不是5分鐘到么。那我就等你五分鐘。」

王義夫看著侯德邦,就像看一個傻子,自己確實聽到前台說過,但是自己怎麼會相信這是真的,要不是保安經理和自己耳語,知道這傢伙會真正的武功,怕給自己惹麻煩。自己作為經理維護酒店利益是應該的,但畢竟酒店不是自己的,要是為了酒店丟了自己的小命,那就不上算了。王義夫剛才軟硬兼施,就是為了讓侯德隆知難而退。

王義夫打量著侯德邦,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他心裡越來越沒底了。他不知道這個人要用什麼方法夷平酒店,但是現在他肯定對方不怕精察。 侯德邦看著王義夫,心裡卻是心亂如麻,事情怎麼就這樣了,但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後悔也沒用。只有大鬧一場了。想著又製作了一個界域連接門,還是魔克拉巢穴的坐標,他相信既然上次斯卡幫了自己,這次他照樣會。至於會欠他人情,那也不算什麼。想到這心情放鬆下來,有一個姓王的,還叫王義夫,王家二公子叫王義,王義夫豈不是王義的丈夫。這兩個名字在一起可是太有趣了。侯德邦看著他微笑起來。

王義夫這時也在觀察著侯德邦,倒要看看這個人是不是虛張聲勢。看到對方微笑,這微笑有股嘲弄的意味。他心裡更加沒底了。會是競爭對手派來鬧事的嗎?競爭對手可以玩陰謀,但是不會和警察對著干。會是天朝大家族出來的。連這種總統套房的規定都不知道。很難讓人相信他出自大勢力。會是那種久聞其名不見其人的超級高手?不像,據說那些人氣勢都可以殺人,一個眼神瞧過來,可以嚇得你跪伏在地。……

王義夫想了多種情況,都和眼前這人不符,剛才因為沒底而稍微塌下去的肩膀,又重新挺直了。現在他認定這個人在虛張聲勢,恐怕是想著自己武功高強,就算警察到了,他也可以借著自己超高的身手,從容離去。如果自己被他咋呼住了,那就更理想了。王義夫心道:「想得挺美,恐怕是個初出茅廬的,會武功了不起。警察里照樣也有。而且武功再好有火箭炮列害。」

侯德邦剛才還見王義夫有些焦慮不安,不一會不知想到什麼,卻是安定下來,他雖然奇怪,但也沒多想,到這時自己只需看著手機顯示的時間。五分鐘一到,自己就發動。

地美國喜來登總部,喜來登酒店屬於歐內斯特家族,成立於1937年,到現在為止已經經營三代,這時候歐內斯特三世正接待國防部的官員傑克。秘書跑進來在他耳邊說了幾句。原來天朝的深圳酒店出了麻煩。那邊發過來視頻。

三世看過視頻直皺眉,傑克和歐內斯特三世是好朋友。自然也沒什麼顧忌,也看了這個視頻。傑克對於屏幕上用木板橫掃保安的人,感覺很熟悉。這個人特像那天和怪獸在一起的人。尤其是說要夷平酒店,他就更加肯定了。那個人可是把數百米的怪獸嚇得屁滾尿流,就算以後那更大的怪物出現,想到最後出現的怪物,雖然已經過去了很多天,但傑克還是渾身一抖。眼裡有著恐懼。可惜以後的畫面因為天朝發出干擾信號,他們衛星部門雖然使出渾身解數,但也沒獲知最後結局。現在看到這個人出現,也不知道那兩隻怪獸怎樣了。

歐內斯特三世非常憤怒,他知道天朝的武者,實際上武學並非天朝獨有。在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存在著,為了把它和現在表演性質的武術區分開,練習這種真正武術的人被稱為古武者。他手下就有兩個古武者,他們力量強大,破壞力驚人。但是要說夷平酒店,他覺得那是吹大氣。任何在喜來登鬧事的人,都是歐內斯特家族的敵人。想到這,他拿起了電話。不料一隻手按在自己手上。

歐內斯特三世不解的望著傑克。傑克肅然道:「我知道你想幹什麼,但是我勸你不要做,這個人極度極度的危險,也許你應該相信他說的。在這個基礎上,你再考慮打電話。」

「shit,你們那所謂的黑名單上難道有他。」歐內斯特三世有些急躁,想到傑克以前和自己說過的一些隱秘。某某地方遭到導彈襲擊,某某地方突然爆炸。橋樑突然斷裂……這些實際上都是人力造成的。當時他聽到時,覺得自己是不是幻聽了,但可惜不是。能有這種能力的人都是地美國重點監視的對象,那種以破壞為樂的能力者都上了黑名單。

傑克搖搖頭,三世臉色好看了許多,但後面的話卻是讓他如墜冰窖。「他沒在黑名單上,但是他比那些人更加可怕。我不能和你多說,你知道的,這是原則。」傑克說到這看著他,三世點點頭,但是還是望著他。傑克無奈,又說道:「我們用衛星觀測到他和一個巨大生物在戰鬥,你知道嗎?他一個眼神,就把那個怪物嚇跑了,你知道那個怪物多大嗎?三艘航母連起來。」

三世聽完,呆立不語,有些失魂落魄。傑克說完也有些黯然,天朝如果有這麼強大的人,地美國以後可不會有好日子過。現在國防部也在爭論這個問題,大部分人不認為他有太大的實力,有實力不會被怪獸一口氣噴出老遠,全身血淋淋的。能夠嚇到怪獸,也許是身上有怪獸害怕的東西。

小部分人認為這個人實力很強,應該是個練武狂人。一般這樣的人和人決鬥時,最愛先把自己逼入絕境,為的是突破自身的境界。所以雖然全身血淋淋,才會馬上起來,臉上面無表情,普通人受到這種傷害,早就滿地打滾了。兩方面人誰都認為自己說的有理,因為這吵得不可開交。

傑克傾向於大部分人的意見,本來今天看到這人是個試探的好機會,但是和他起衝突的是自己的好朋友,作為軍人應該國家利益大於一切,但傑克想了又想還是友情戰勝了理智。心裡想著國家試探他有的是機會,沒有必要利用自己的好友。而且如果這人真的極為強大,那喜來登這麼多酒店都會成為平地,歐內斯特家族近百年的奮鬥就毀於一旦。自己的好朋友都會有性命之憂。如果對這人屈服,進而和這人有了聯繫,對於歐內斯特家族反而是件好事。不管他是真有實力還是因為別的嚇跑怪物。與他交好,都百利而無害。這一點我的老朋友,恐怕會很快想明白的。

天朝深圳喜來登酒店。遠處的警笛聲好似馬上就到眼前。侯德邦看看時間,五分鐘已經過去了三分半鐘。這時一個秘書裝扮的女人跑下樓,把一個手機遞給王義夫,王義夫下意識地摸摸口袋,原來自己下來時忘帶手機了。只聽秘書低聲說道:「總部的電話。」

王義夫點頭,拿著手機,跑到遠處,對著電話點頭哈腰。侯德邦看著就不爽,天朝的人奴性太大了,一點尊嚴意識都沒有。不一會兒,王義夫打完手機,對保安經理招招手,保安經理馬上跑過去,兩人低語幾句,保安經理就跑出去了,這時王義夫來到侯德邦跟前。抹了把臉上的汗,鞠了個躬,歉然說道:「這位先生,對不起,剛才總部來了電話,對於你入住總統套房已經同意了。想來是查到了您尊貴的身份。」說著眼神瞟了侯德邦一樣,那分明是疑惑的眼神。被侯德邦看在眼裡。他心想我有什麼尊貴的身份,心念一轉就明白了,估計是怕影響不好,現在酒店業競爭激烈,接著又聽王義夫說道:「總統套房每晚是28888元,請問您住幾天,我親自為您辦理。」

侯德邦說道:「住七天吧。不過不會再有警察來抓我吧。」說著把身份證和信用卡遞給王義夫。

王義夫接過來。連忙搖頭,說道:「不會不會,我得知消息,馬上就派保安經理和警局的來人解釋去了。請您放心。」

侯德邦點頭。後面的事驚人的順利,前台小姐也被王義夫呵斥,向自己道了歉。侯德隆對此沒啥反應,心裡總有些彆扭。進了總統套。躺在又寬又大的床上,終於明白了自己為什麼彆扭。自己滿心想著做些驚天動地的大事,來震懾王家和其他家族,實際這被殺的陰影,自己認為沒什麼,實際上心裡負擔這麼重。就因為自己擺了幾次烏龍,有火沖著前台小姐發,揚言夷平酒店。這實際是對死亡陰影的恐懼總爆發。迫切的想著讓別人知道,我侯德邦不是好欺負的,我可是會召喚怪獸的。

所以自己才因為在酒店擺了烏龍,借這個惱羞成怒的機會,迫切的想用界域連接門。想到這,侯德邦出了一身冷汗,自己覺得自己有點沒人性了。整個酒店多少人那,如果最後魔克拉出現,酒店被撐爆會死多少人哪。沒錯,侯德邦開始就是想著在大廳放連接門。斯卡出來萬米的身軀不是小小的酒店可以承受的,好在沒到哪一步。侯德邦心裡直呼幸運。如果慘劇發生,恐怕自己會愧疚終生。雖然說住五星級酒店的都是有錢人,但有錢人並不都是為富不仁者,通過勤勞致富,善待他人的富人也不少。

侯德邦出了一身冷汗,覺得不舒服,泡到浴池去洗澡,好傢夥,足夠五人同浴的浴缸,躺在裡面還有各種按摩功能。舒服的侯德邦腦里一片空白,直升雲霄。不知過了多久,侯德邦才出了浴室,開始正式逛逛總統套房。

客廳,餐廳,廚房,衛生間。讓他大開眼界,就是和平民百姓家不同。格局,格調。讓人印象深刻。自己堅持住總統套房還就對了。想到這,他又想起剛才的事,感覺對人兇惡點,確實好辦事。剛才自己不拍桌子瞪眼,他們也不會正視自己,自己努力不妥協,他們也就沒招了,只好讓自己住了。他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之所以能夠如願。不過是地美國哪裡的變故。這時侯德邦心中湧現出一種奇異感覺,自己從小就受欺負,有什麼好吃的,好玩的。都會被別人惡狠狠的搶走。那時自己不知道去搶回來,只知道哭泣。現在經過今天這一幕,他突然發現,自己的意志照樣可以強加在別人身上。別人照樣不敢吭聲。

侯德隆站在窗戶旁,望著外面無邊美妙的海景。臉上掛著邪異的笑容。 侯德邦躺在沙灘上,沐浴著日光浴,秋季的太陽已經沒有那麼毒辣,照射在人身上如同在三溫暖。煞是舒服。這裡是喜來登酒店的私人沙灘,長有400米,面積4000多平方米,不少人和他一樣,沐浴在陽光下睡午覺。

已經過去5天了,明天自己的護照就可以寄到酒店。要離開深圳了。想起這幾天,不但酒店的服務很周到,深圳可供遊玩的地方也不少。自己這幾天去了紅樹林,看看被譽為活化石的紅樹林。去了筆架山,看到了那裡的錦繡美景。去了歡樂谷,明白了為什麼叫歡樂。去了……這五天侯德邦去了太多的地方,以他現在的體魄都有些吃不消。如果被父母看到,恐怕又會說自己玩兒瘋了。

深圳的美景都深藏到侯德邦的腦海里,現在浮現出來的是深圳各色美女,尤其是酒店那幾個前台。自從自己住進總統套房,每次路過大廳,一個個對自己噓寒問暖,眉目傳情。侯德邦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心裡既得意又感慨。對於金錢和權勢理解的更加深刻。這些日這些女人攻勢不斷。侯德邦倒是不介意來個一*夜*情。但是這些人明顯不會這麼想。都是打著吊金龜婿的想法。侯德邦自然是敬而遠之。

最讓他得意的是,他在探查幾天後,覺得套房裡不會有監視設備。終於找了個時間,去了無名界,見了斯卡,他也不敢大意,只呆了10分鐘,就回到地球。雖然只是來回10分鐘,卻是收穫頗豐。

太陽漸漸西斜,侯德邦起身回房。準備沖個澡,畢竟躺在外面還是有風沙的。進入客廳,就聽到浴室里嘩嘩的水生,他心裡奇怪:自己忘記關水閥了?推開浴室門,呆住了,白花花的身子,水珠滑過肌膚,發出誘人的光芒。侯德邦只覺得下身漲的發疼,咽了口唾沫。手上緊了緊,把門關上了。一個箭步坐在沙發上。抄起桌子上的飲料灌了下去。

一罐飲料喝完了,那女人圍著浴巾走出來。侯德邦認識,女人叫楊曉紅。也是前台中的一員。平時不像別的前台對自己那麼熱情,沒想到5天過去了,會玩這種手段。真是人不可貌相。

侯德邦冷冷看著她,楊曉紅微笑著說道:「侯大公子,好高的定力。」說完臉色又變得哀怨,接著說道:「我看侯公子不日就要走了,想著自薦枕席,不想你竟看不上人家!」說完眼圈發紅,幾欲掉下淚來。

侯德邦有些張口結舌,怎麼都沒想到楊曉紅會這麼直接,而且說出的話配合著哀怨的神情,讓他覺得自己真是不應該辜負楊曉紅的深情。心裡有個聲音讓他上前去回應,去索取。侯德邦勉強控制住自己的欲*望。自從著過林小雪的道以後,他對每個試圖靠近自己的女人都有很大戒心。他不相信無緣無故的情,無緣無故的愛。

看著楊曉紅充滿淚水的眼眶。侯德邦決定試探一下:「想不到,你會看上我,實際上我也有些喜歡你。但是看你每次對我都是很禮貌。我就沒敢表白。」侯德邦故意露出一副驚喜的神情說道。接著上前拉住楊曉紅的手,急切說道:「不行了,我太高興了,我要把這件事告送所有人,不,這還不夠,我們去登記,去結婚。」

楊曉紅心裡亂糟糟的,侯德邦喜歡自己,怎麼可能?心裡另一個聲音說道,親耳聽到的還有錯。自己以後會成為貴婦人。想到這,楊曉紅覺得自己變得輕飄飄的。心兒飛呀飛呀。好夢幻的感覺。突然聽到去登記,去結婚。她登時醒了過來。手臂開始僵硬,開始抗拒侯德邦的拉手。

這時侯德邦向前走著,都要後悔自己說的太過了,終於手上感覺到了抗拒的力量。他微微一笑,自己還是猜對了。

侯德邦放下她的手,重新坐在沙發上,看著楊曉紅不解的望著自己,他覺得沒必要再演下去,驗證了心裡判斷。對自己來說就可以了。對於楊曉紅來說,侯德邦認為這麼聰明有心計的女人,很快就會明白過來。

實際上,楊曉紅比侯德邦預想的還要列害,怔了一怔,就笑著走回來坐在他對面,說道:「啊,討厭啦,和人家開這種玩笑。害得人家空歡喜一場。你摸摸我的心都要跳出來了。」說著,雙腿敞開著,身體往前傾。

侯德邦看著一對渾圓的肉球因為前傾,暴露出大半部分。膚色細膩,粉紅色乳*暈像是一層薄薄的果膠,讓人饞涎欲滴。楊曉紅的胳膊放在胸口下面,讓肉球擠在了一起,中間微小的縫隙,引人無限遐想。他下意識地往下看去。侯德隆腦子嗡的一下子,腦子裡只回蕩著一個詞「粉的」。

下身的疼痛,讓侯德邦清醒過來。看著楊曉紅心裡怒火燃燒。想到:「剛才試探你,對於結婚很是抗拒,現在你又勾引我,你是天生的盪*婦*淫*娃嗎?好,既然你這麼愛勾引人,那我就整治整你。侯德邦左手一抓,就抓住了楊曉紅的肉球,楊曉紅只來得及一聲驚呼,侯德邦右手已經把她抱起,沒幾步來到床前,仍麻袋一般把楊曉紅拽在床上。大床一陣晃蕩。

侯德邦把浴巾一扯,楊曉紅就光溜溜展現在眼前。他在抽屜里找出幾段紅繩,把楊曉紅雙手,雙腳綁在一起,起初楊曉紅看著不對,還掙扎不讓綁,後來不知想到什麼,不再抗拒,變得無比配合。讓侯德邦怒火更甚。拿塊紅布堵住她的嘴。侯德邦看著她的身軀,想著怎麼玩才能讓她痛苦。對於一個盪*婦*淫*娃,ml絕對不是懲罰。對他們來說那是享受,無論和那種生物。這時,下身越發疼的列害。侯德邦過不得再想。跑進了浴室。

把褲脫掉,騰地一條「大蛇」盤旋而出。侯德邦看著都傻了,自己剛才就覺得不對勁,覺得下面比以前大了不少。但也沒想到這麼離譜。看著它,讓自己想起了武俠里的形容,粗如兒臂。上面的青筋如虯龍盤繞。匯聚到大如鵝蛋的頭部。這他媽的,也是刺激潛能的副作用?侯德邦先是欣喜后是苦惱,沒有男生不想著自己下面超級雄偉的。但是太大了對於女人來說就是一種痛苦。侯德邦可不想著以後自己有了女朋友,只能進一半,不能全根盡末。他眼睛一亮,這個法倒是可以在楊曉紅身上試試。不過現在自己的下身老是疼痛。又是為何呢?

侯德邦百思不得其解。最後也不再想。畢竟這點痛苦不算什麼。至於懲罰楊曉紅,他最終決定不用自己的下身,自己到現在還是處男,在一個盪*婦*淫*娃身上發泄。自己的處男身份太掉價。

侯德邦在屋裡找了一圈,找到一根水晶棒,看著碩大的一根,他心說就它了。抽屜里有套套,把水晶棒套上。這時,楊曉紅看到如此大根的東西,瞪大了眼睛,嘴裡嗚嗚的,不停地掙紮起來。

你不是不怕嗎?侯德邦心裡想到,當時自己就覺的古怪,自己捆綁她,她也不反抗,想來和別人玩過sm。自己可對那種變態行為不感興趣。我給你疏通疏通旱道,省的你火氣大。侯德邦拿起水晶棒,向楊曉紅下面捅去……

一個小時過去了,侯德邦看著跪在地上吞吐著自己下身的楊曉紅。想著事情怎麼就這樣了呢。自己這處男身要斷送在她身上?一小時的時間侯德邦玩的很嗨。開始楊曉紅痛苦的表情讓他心裡有種嗜血的感覺。後來的發展,出乎他的預料,不知何時楊曉紅突出了紅布。一下舔在他的下身。這時侯德邦本來就在極力忍耐,要不是下身疼痛,早就被情*欲支配了理智。這一下成了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侯德邦真是痛並快樂著。

這種感覺真是讓人瘋狂,侯德邦幾次想著來次陰陽交合。想到淫*娃*盪*婦四個字,就又退縮了。最後他想到,如果她忍不住了,自己到底是享受呢,還是享受呢。楊曉紅好像知道他怎麼想一樣。並不用下身。

楊曉紅累的嘴已經麻木了,侯德邦的那裡讓人吃驚,持久力也是從沒見過。她可是閱男無數的主,可惜侯德邦看不起自己。不然自己到可以嘗嘗。楊曉紅心裡想到。

侯德邦摁住楊曉紅頭部,一聲低吼…

十幾分鐘后,侯德邦和楊曉紅已經穿戴整齊,來到大廳坐在沙發上。「你為什麼要這樣做,能說說真正原因嗎?」侯德邦拿出紅酒給楊曉紅倒了一杯。說道。

楊曉紅面帶笑容的臉色變了變,嬌聲說道:「你這個沒良心的,原來我剛才說的話,你根本不相信哪。我…」她想著擺出一副棄婦摸樣,當看到侯德邦嚴肅的神情,卻是怎麼也說不下去了。心裡轉了轉,說道:「我和你說實話吧,因為你可以讓喜來登低頭,這一幕很是惹人遐想,這樣的靠山誰不想要?」

侯德邦搖搖頭,想說什麼,話到嘴邊又遲疑了。楊曉紅看在眼裡,帶著回憶的神情說道:「我自小生在農村……」

故事不長,但是很有代表性,楊曉紅也是因為家裡窮,兄弟姐妹多。最後做了小姐。沒幾年她就不幹了,因為愛上了一個男人。她很愛他,為了他要拍電影的夢想,楊曉紅四處去給他籌錢。甚至利用自己在五星級酒店工作的便利條件,接觸一些大人物。獲得他們的好感,以便到時候為自己的男人牟利。

侯德邦聽完她的敘述,暗暗叫絕,楊曉紅玩的是以退為進的把戲。許多人都會喜歡艷遇,聽到女人說著喜歡自己,願意和自己魚水之歡。不求一點回報。無論是誰都會對她有好感。以後楊曉紅有什麼事,只要不是大事,這些大人物恐怕都會做順水人情。想不到一個妓*女會為了愛費盡心機。不顧一切。侯德邦自己要不是一開始有那麼一次試探,楊曉紅再怎麼說,他也不會相信。現在他相信是真的。

侯德邦看著她,心裡想到:沒有底線的愛情會支持多久。 侯德邦並不看好這段愛情,但不妨礙他欣賞楊曉紅這個人。隨著兩人交談。也很佩服她的學識,很難看出她連高中都沒有上過。侯德邦有種錯覺,自己彷彿在和一個智者說話。每一句都發人深思,每一句都打在自己的心坎上。現在越看她越順眼了。

實際上他是想差了,實際上這就是社會上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的最高力證。不得不說楊曉紅在這方面是天生奇才。侯德邦雖然已經在社會上混了幾年,還生性多疑。但依然著了道。

兩人相談甚歡,侯德邦心裡冒出個念頭,說道:「當日我威脅酒店的時候,你也在場吧。你說我是不是很兇惡。」

楊曉紅怔怔,心說還用說嗎?別人展示兇惡是用表情,你展示是拆前台。高下立判。就是可惜了那價值幾十萬的傢具。看到侯德邦很認真的樣子,她又感覺奇怪,這裡面還有深意嗎?

「你還說呢,當時差點沒把我嚇死。不過你不會認為你還不兇惡吧?」楊曉紅埋怨道。

「但是,你害怕,現在為什麼又找上我呢?」侯德邦疑惑問道。

「這…你…」楊曉紅聽完第一反應就是侯德邦在耍她玩。現在金錢社會,別說兇惡之人,就是滿身長著瘤,只要是有錢有勢,無數的女人也要向你懷裡撲。仔細看侯德邦的神情,沒有嘲諷,而是非常嚴肅還有一絲掙扎。

楊曉紅心念電轉,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說道:「你不會是第一次如此凶吧。」

「咦!你怎麼知道。」侯德邦驚奇說道。

楊曉紅有些得意,果然如此,人在第一次違背自己行為準則前,都會迷茫。做過後擁有了很多利益。就會掙扎,自己要不要為了獲得更多利益。改變自己。當初自己不也是這樣嗎。做小姐之前自己很迷茫,做過之後掙到好多錢,又掙扎著到底自己應不應該走下去。

侯德邦看到楊曉紅眼角落出一絲得意,接著卻沉思起來。不久,就見她仰頭說道:「實際上這個社會就是個人吃人的社會,因為人天生就分為兩種,一種是羊,另一種是狼。和動物世界不同的是,羊有時也會變成狼。狼有時也會變成羊。」

楊曉紅說到這,附身看著侯德邦,說:「只有明白了狼的好處,堅定走狼的道路的羊,才是這個社會最需要的人。」

侯德邦沉思片刻,哈哈哈大笑起來。自己還真問對人了,自己還沒吐露最終意圖,楊曉紅就知道了,自己確實在掙扎,到底要不要繼續兇惡下去。楊曉紅借比喻所說。讓他堅定了信念。自己也是時候改變了。

楊曉紅看著侯德邦哈哈大笑,心裡雀躍,自己真的猜對了,為了男友拍電影的願望,她費盡心機認識了幾個大人物,也知道不少常人不知道的事情,關於古武者的事情就是其中之一。古武者不但是自身強大,而且因為是家族代代傳承。每個古武世家都是龐然大物,世界上的黑道大多在他們控制之中。這一群體,也許不是最有錢的,但是他們肯定是最有潛在影響力的群體。正是知道這些,楊曉紅才會以身相交。誰知沒被看上。雖然她表面平靜,但心裡卻是充滿沮喪。

人生正應了那句話,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侯德邦有心思和自己聊天,自己自然是四處渾身解數來取悅他。想想自己最後的比喻。也許會影響到一個連喜來登這個龐然大物都害怕的古武者,而且這個影響甚至是一生,她就興奮地像要達到高氵朝。

如果楊曉紅知道侯德邦現在心裡想的,恐怕會對自己的一番比喻懊悔。侯德邦現在已經開始計劃,挑選一個不開眼的傢伙,來殺一儆百。對於人選他還不知選誰,而且因為怪獸並不聽從自己命令,到時傷及無辜恐怕不可避免。自己這樣是不是太壞了?

「楊曉紅,你說這個壞人和惡人有區別嗎?」現在侯德邦非常迷信楊曉紅,不明白的自然是問她。

楊曉紅想了想,說道:「應該是有區別的,想說這個好人壞人,實際上界限太模糊,有時候你認為這人是好人,但他認為這人很壞。完全就是一種主觀意識。殺了人會被判刑要償命,那戰爭時,一個命令無數民眾就慘遭橫死。下命令的人到現在還活得好好的。這又算什麼道理。所以我認為壞人這個詞,是最沒意義的辭彙。」

「你的意思,說壞人這個詞沒有意義,那也就無所謂和惡人的區別。」侯德邦疑惑問道。

「不是這樣,哎呀,這個問題太難回答了,我還是舉例子說吧。有句話叫無惡不作,所以惡人就是因為一些憑藉,而去欺壓那些不如自己的人。就像現在的富二代,官二代等等,壞人呢大多就像這些富二代,官二代的走狗,大部分的壞點子都出自他們口中。以後如果按罪論處,狗腿子應佔一大半。」楊曉紅自己也有些混亂,心說自己高中都沒畢業,你老是問我哲學問題。這應該去問大學教授。但是為了能成為侯德邦眼裡的能人。只好拼了。

侯德邦覺得這惡人還真是這麽回事,壞人一般可以與小人划等號,都是一幫會鑽營的人,善於借勢。自己不就是因為有些依仗,才強勢起來的嗎。因為從小的教育,侯德邦對於當壞人很有抵觸。既然惡人不等於壞人,而惡人還成了富二代,官二代的代名詞,成為富二代曾經也是他的夢想啊。

侯德邦想著,當富二代是不可能了,但是自己可以當富一代。先利用無名界的資源在地球創造財富。然後再到無名界去折騰。不去想認主的事,自己能夠在裡面建立一個國家就心滿意足了。到時自己三宮六院七十二妃。想到這,只覺得下身又在不安分了。

「侯先生,你現在有女友嗎?」

侯德邦搖搖頭,疑惑的看著她,這是唱的哪一出。楊曉紅接著說道:「如果沒有,我給你介紹個女朋友怎樣?」

lixiangguo

「因為你啊!」葉雷說道,頓時姚紫琴滿臉的羞紅。

Previous article

「呵呵,既然是對等的關係,那就證明我斷刀門不欠許家什麼,許家也不欠我斷刀門什麼,可為什麼在我斷刀門門內大比即將開始的時候,許家的諸位,卻要對我斷刀門的客卿進行羞辱呢?」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