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跟大陸有關係?”

“大陸,非洲大陸?還是歐美大陸?”

“中國大陸!”

“我是香港人!”

“你是刀疤安C在黑德小姐身邊的眼線!別以爲我不知道。”

“哈哈哈!”周嫺大笑。 629 強強相遇

629:強強相遇

“這真是個笑話!我說瑪麗,瑪麗小姐,你怎麼那麼可笑呢?自以爲是,以爲自己是上帝,想怎麼幹就怎麼幹,想怎麼說就怎麼說!你怎麼不怕天打雷劈!”周嫺大聲說道。

“天打雷劈?你撒謊就不怕天打雷劈嗎?你一個生意人,怎麼會有從敵人手中逃走的本領?我跟你不同,從小見多了打打殺殺,我做着安保的生意,什麼樣的人我沒見過?唐小米,韋林手下的那些人個個不怕死,就連國精銳的部隊都敗在他們的手中,你卻從從容面對,唐小米你說說,你從他們手中逃走。不值得懷疑嗎?”

“哦,我明白了,你是懷疑我是韋林王子的人,一開始就有。”

“不錯,剛開始我懷疑你是韋林王子派在海德身邊的特工,我嚴刑拷打你,那是黑德爾先生下的命令。不過我現在改變了主意。你跟韋林王子無關,但跟刀疤有關!”

“刀疤,我只知道他是海德小姐的警衛。”

“刀疤還是黑蜂戰隊的人!”

“黑蜂戰隊?那是什麼人?”

“別跟我猜謎語。”

“哦,我明白,刀疤把我帶回來,所以你懷疑我是刀疤的人。這真是可笑!”

“很可笑嗎?”

“很可笑,你跟刀疤一樣,都是無聊透頂的人!”

“怎麼說?”

“我來這裏,就想賺點錢,我無依無靠,就想過上一個安安穩穩富足的日子,海德小姐能給我這樣的生活,然而,你和刀疤頻頻打擾我,還曾經置我於死地。你說,你們是不是很麻煩,爲什麼那麼壞?爲什麼那麼多心眼。在這社會上,爲什麼不能好好過日子!”

“你的意思是說,你不喜歡刀疤?”

“那個傢伙討厭極了!”

“爲什麼?”

“她把我關在地窖,問我。就跟你上次一樣,問我是什麼來路,背後有什麼人指使。他也在懷疑我是韋林王子的人!”

“是嗎?”

瑪麗聽後,哭笑不得。她有點相信這個姑娘了。

周嫺繼續耐心的解釋:“如果不是海德小姐下令,刀疤他恐怕殺死我了。你們這些壞蛋,爲什麼總想着殺人?殺人,對於你們很快樂嗎?”

“真是個天真的姑娘,幹我們這一行,就得時時刻刻想着殺人!”

“你們就不怕有報應?”

“報應?那是個什麼東西?”

“那是上帝最大的懲罰。”

“好吧?唐小米小姐,我馬上要走了,去找刀疤那個混蛋。”

“刀疤在哪裏?”

“你問他幹什麼?”

“我要殺死他!”

瑪麗吃驚的看着他,問:“你的想法很幼稚,還是留在海德身邊好好工作吧?”

周嫺臉紅紅地說:“他他侮辱了我”

“是嗎?”

周嫺的淚水滾出了眼眶,猛地點點頭。

“這個混蛋”瑪麗揮舞了一下手臂,大聲罵道。

“他去了很遠的地方,應該在東南亞。放心吧?小米,我一定會找到他的,不會放過他。”

“謝謝你,瑪麗小姐。”

“那你保重,記住我的話,我還會回來找你的。”

“找我?爲什麼?”

“你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想,你應該爲我工作。”

周嫺呆呆的望着瑪麗,琢磨不出她的意思。

瑪麗哈哈大笑。“我會給你很多很多的錢,我認爲你有天賦。”

“什麼天賦?就是會逃命嗎?我再也不要過這種日子。”

“那好吧?我們再見!”

瑪麗優雅的擺擺頭,將一頭的秀髮擺的飄飄起舞。那種魅力,那種風度翩翩的樣子,把周嫺看呆了。

周嫺在心中不住的驚歎。真是個人間尤物,只是可惜,走到了我們的對立面。

後面周嫺對我說:“瑪麗的確聰明,但在第一次對決中,我佔了上風。 影帝重回十八歲 瑪麗是優秀,我比她更優秀!”

周嫺說這話的時候,帶有十足的醋意。我明白她的意思,她是想說,愛她比愛瑪麗更有價值。

瑪麗跟周嫺是兩種不同的女人。瑪麗善變,善於控制自己,但周嫺不行。

瑪麗是個惡魔,周嫺卻是個天使。

瑪麗只要認準的事,即使拋棄一切,都要做下去。

周嫺卻是個軍人,一舉一動必須朝上級彙報。接受我們凹子山特種兵大隊的指揮。

瑪麗在海邊跟周嫺說的話,無意泄露了一個驚天的祕密。那就是黑蜂已經來東南亞了,刀疤已經來了。

不僅僅黑蜂來了,瑪麗也要來。

瑪麗帶着8個僱傭兵登上船,從大海去了鄰國。

瑪麗走了後,周嫺也回到皇家花園大酒店。在這裏,她受到貴賓般的待遇,享受着各種無微不至的照顧。她成爲海德小姐貼身的祕書,負責打理海德小姐的一切事物。包括數千萬美金的開支,幾十個工作人員都歸她指揮,手下還有十幾個全副武裝的安保人員。

當天晚上,周嫺把黑蜂與瑪麗的行蹤用網絡技術傳輸到凹子山電子信息中隊。郎朗第一時間做了彙報。

我朝周嫺發出指令:繼續潛伏,不得暴露。注意安全,牢記職責。

我們的信息反饋到那邊後,周嫺迅速潛伏下來,在海德身邊安安穩穩的工作,用百般的努力討取黑德爾的歡心。

周嫺是怎麼帶着海德逃回來的?

這真是個迷。

事實上瑪麗懷疑,就連黑德爾也懷疑過。

其實周嫺對瑪麗說的是實話。當國的那艘排水量1200噸的軍艦利用艦炮、速炮朝貨輪開火的時候,周嫺帶着海德悄悄跑到船尾。正巧輪船的側面掛着一艘救生艇。於是,周嫺趁機放下了救生艇,用一根繩索滑到海面上的救生艇上。

當貨輪上飄起滾滾濃煙,冒出熊熊火焰的時候,周嫺已經在背面的海域啓動了救生艇的馬達。

這艘救生艇敵人曾經用過,油箱裏裝滿了燃料。似乎就是這艘小艇把她和海德帶到這艘貨輪上來的。所以周嫺駕着救生艇順利離開了這片危險的海域。

救生艇乘風破浪,成功抵達珍珠沙灘岸邊的碼頭,跟碼頭上巡邏的國國民警衛隊的軍人碰了個正着。

軍警帶着兩個狼狽歸來的女孩子去見黑德爾。

看見女兒活着,黑德爾大喜。

海德指着周嫺說:“幸虧是小米,不然死在那些人手中了!”

黑德爾當場表態:“救了我女兒的人,我不會虧待她,從現在開始,她就是我的第二個女兒,你們放心在一起玩耍吧?我不再刁難你們。”

就這樣,周嫺走進了黑德爾控的石油公司內部,成爲海德小姐眼中最器重的紅人。

瑪麗離開後,周嫺曾經擔心過,擔心離敵人太遠,不能找到有用的情報。那麼她的努力就白費了。

她接到國內的指示,上級命令她繼續潛伏。她就打消了這種擔心。或許上級的觀點是正確的,繼續潛伏,說不定能找到另外一個突破點,瑪麗或許會回來。那樣的話,就有機會繼續蒐集情報。 630:行動方向

凹子山下,機步營已經抵達營區了。他們正在建設訓練設施,什麼操場,障礙訓練場等等,在兩百多名官兵的努力下,經過一個星期的修建,總算像模像樣了。

營房還在緊張施工中,機步營的官兵在工地外圍開闢了一塊空地,撐起幾十個綠色的帳篷。看上去規模宏大,極像野戰基地。

我喜歡這樣的氛圍,這樣忙碌的氛圍讓我激動。我認爲軍隊就應該這樣,熱火朝天,充滿着熱血沸騰的朝氣。

只有這樣的朝氣,纔能有戰鬥力。

最近的注意力一直放在那股滲透的敵人的身上,據省廳反恐處傳過來的消息,王處長將要去T國提審程霸天。

他們似乎查到一點線索,可仍然沒有證據,所以必須去T國,找程霸天驗證一下。

王處長去T國之前,來凹子山找我討論工作。

王處長站在後山的山頂,鬍子拉碴,面情猶豫。

這是個兢兢業業的老警察,一直戰鬥在反恐第一線,跟犯罪分子打交道打了三十多年,跟黑蜂打交道超過了5年。

他望着山下欣欣向榮的景象說:“你回來就好了,從此我們在黑蜂的案子上就不會被動。”

我笑着說:“放心吧?一切都會向好的方向走。”

王處長迴轉頭看我,問:“你是不是有事情沒有告訴我?”

我不說話。

王處長又說:“我知道軍隊的規定,不該說的不說。但是在黑蜂的案子上,我們公安機關從來不是外人,也一直戰鬥在第一線。

我們犧牲的戰友並不比你們少!”

王處長說的是實話,省廳反恐處的警察,在跟黑蜂的糾纏中,損失了幾十個。僅在阿拉古山一役,犧牲的特警就有二三十個。

是啊!是該把我們知道的事情,告訴給王處長了。

妻子的外遇 王處長馬上要去T國,有關吉安的事情必須告訴給他,T國的警隊與安全部隊,出了大問題。

當我把吉安的事原原本本告訴給他時,他吃驚的看着我。說:“這麼大的事情,你居然隱瞞着我。我居然不知道這麼大的事。”

我苦笑道:“阿拉古山在邊境地區,距離我們這邊有兩千多公里,消息滯後,也情有可原!”

王處長說:“你認識吉安!?”

我說:“認識,還曾經在一起戰鬥過!”

王處長長嘆一口氣說道:“真是世事反覆無常,一個優秀的特種兵,安全部隊突擊隊的隊長,淪落爲罪犯,站在人民的對立面,可是可悲可嘆!這事T國知道嗎?”

我想了想,回答:“還沒有把這事通知給T國。那邊太複雜,部隊不想把關係搞糟糕,這樣的話,對於聯合反恐沒有好處。”

王處長沉思了一會兒。

“看機會吧?這次去T國,如果有機會,我會告訴他們。T國那邊有兩個關係不錯的朋友,也是警隊領導。”

我說:“這只是個案。要在全局看這個事情。我懷疑敵人是聲東擊西,可是到現在,我們還沒發現他們的蹤跡。”

王處長說:“我們也是。值得懷疑的地方太多了。如果盲目去查,會影響效果,也會身心俱疲,所以我們只做了針對性的部署。

大部分用來監控。 我以新婚辭深情 一旦有事,快速機動的處理,重拳出擊,絕不留後患。”

王處長在我們部隊只呆了40分鐘,就匆匆離開了凹子山。他要去T國,我也不好挽留他。

本來,我想透露一些周嫺傳回來的情報給他。由於事情緊急,又不能開誠佈公的說,畢竟涉及機密,所以把這個想法壓到心底。

由於我處理問題比較僵硬,始終把軍隊的紀律放在第一位,也因此給王處長造成了被動。

如果早把黑蜂和瑪麗回到東南亞的情報告訴給他,也不至於發生接下來的事。

根據周嫺傳回來的情報,黑蜂去了東南亞,那麼落腳點肯定在我們的鄰國國。

T國靠近Y國的三角地區,一直是黑蜂活動的大本營,也是他當初離開Y國的地方,他對那裏的地形地貌非常瞭解。他既然回到了大本營,那麼肯定想策劃一場陰謀。

這個陰謀是什麼?不得而知。

瑪麗也去了東南亞,跟在刀疤的屁股後面去的。根據前段時間瑪麗表現出來的自相矛盾,我可以得到這樣一個結論。瑪麗與黑蜂之間存在巨大的不信任感。瑪麗爲什麼要跟在黑蜂后面?可能跟他們之間的矛盾有關。

吉安被黑蜂收買,跑到我們這邊來鬧事,又沒有一個明確的目的,這太讓人費解。我把吉安的行爲跟黑蜂、瑪麗近段時間的行蹤聯繫在一起,得出這樣一個結論:吉安只是黑蜂外線發展的武裝人員,吉安並不瞭解他們的核心機密。黑蜂派吉安到阿拉古山道搗亂,可能跟他們的陰謀有關。

還有最後一件事,前段時間收到周嫺的情報,說是黑蜂會從那邊滲透,結果什麼事情沒發生。可能那是零散的人員進入了我國領土。這是黑蜂擅長的伎倆,聲東擊西,將計就計。

隨着時間的推移,我愈發瞭解黑蜂。

回到凹子山,我還找了許多心理學方面的書籍看。我認爲黑蜂是那種極度偏執的人,他聰明,機靈,擁有高超的特戰能力,這些能力將不可避免讓他走上絕路。

我曾經跟黑蜂打過交道。他是那種非常自信的人,自信到相信自己能擊垮中國特種兵的心理防線。

我沒有任何時候比現在冷靜。這種冷靜是一次又一次的經歷造就的。這些經歷有失去戰友的痛苦,有任務失敗的懊悔,還有違反紀律下放的反省等等。這些奇特的經歷讓我成爲這支特種部隊的戰鬥核心。

所以,我不能再犯錯誤。哪怕有一點點偏差,都會給部隊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

時間在煎熬中度過,這段時間除了加強部隊訓練,整合空中力量、地面裝甲突擊羣,以及特種兵部隊的團隊作戰能力,似乎沒有其它的工作做。

冷少的小小萌妻 周嫺那邊,了無音訊,再也沒有傳來新的情報。

倒是王處長那邊遇到麻煩。

T國的警察居然不願意配合他,不肯給他提審程霸天的機會。 631 戰爭的特點

??631:戰爭的特點

T國警察給王處長設置破案的障礙,這不是什麼新鮮事。

連吉安這樣優秀的特種兵都叛變了T國,何況那些普通的T國警察?

我在電話中對王處長說:“那邊的水很深,你要注意自己的人身安全!”

王處長大笑。“哈哈哈!在我們的鄰國,他們就算想幹什麼,也得注意點影響!”

言外之意,T國在我們戰鬥力的輻射範圍之內。

我想了想,繼續提醒他。“他們不會公開,只會來陰點,上次春雷行動,我們就中了他們的陰招。”

王處長一下子沉默了。 霸氣總裁,不屈妻 那邊傳來啪嗤啪嗤的聲音。看樣子,他在抽菸。

電話掛斷後,我跟反恐處的李冰打了電話。我問:“王處長跟誰一起去的T國?”

李冰說:“只帶了一個偵查員!”

我吼道:“真是大意,怎麼只帶一個人去呢?多帶幾個人,難道不行嗎?”

訓斥李冰解決不了問題。況且李冰在外面執行任務,他是王處長手下的得力干將,根本不能制約王處長。

我立即給商部長打了個電話。我說:“請務必派人協助王處長,王處長在T國!”

商部長沒說話。

我繼續說:“T國那邊的情況比較複雜。黑蜂和瑪麗已經去了T國。”

商部長在電話那邊說:“你的意思是說,黑蜂會對王處長下手?”

我答道:“不,不一定。

T國警界內部的叛徒可能會對王處長造成威脅。”

“你肯定他們會這麼做嗎?”

lixiangguo

今年的雨季,該到了吧?

Previous article

「唔~?」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