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才知道啊……

皇太后狠狠的捶了下鳳榻,怒道:“你再說一遍!”

周昭容便將她出宮後,如何“風光”的被一羣人簇擁起來,實際上是隔絕起來。

然後被當成新鮮物兒一般放在肩輿上,遊街過巷,供人展覽。

還將每隔一段,人羣中就重複一遍的對話也說了一遍。

最後在藥王廟裏,更是被看守的死死的。

根本沒法和國舅府的人接觸……

然而現在都中的百姓,都在贊陛下的純孝……

“好,好,好的很!”

皇太后聞言,

氣的面色一陣青一陣白,咬牙道:“好一個純孝的皇帝!本宮……哀家派個人回孃家都不可得,倒被他拿去換了名望!心思詭詐,太上皇所言不虛也!他如此作爲,何以能承天下望?”

殿內諸人聞言,面色無不劇變……

“太后,這八成是那賈環的奸計!先前奴婢還納悶呢,他既然拘了劉昭容,怎地會放過奴婢。原來,他打的是這個主意啊!”

周昭容被賈環戲耍了一天,心都快氣炸了,恨的咬牙,此刻便在太后面前告他一狀。

倒是皇后下首的一位老太妃皺眉道:“此事也不能全怪賈環,分明是你藉口要去藥王廟給太后祈福,若非如此,他們還能強拘着你去嗎?你若直言要去國舅府,未必就有今日之事……”

周昭容聞言面色一變,看了眼那位老太妃後,見上頭鳳榻上的皇太后老眼中也射來怨憤不滿的目光,心裏頓時一驚,忙哭道:“太后哇,奴婢先前也不知賈環會放人出去啊!

他帶了那麼些兵,奴婢一時間想不到它法,才找了個藉口。

不是奴婢無能,實在是……小賊太奸詐啊!”

“那你就再走一趟,明着說,哀家派你去國舅府!哀家倒想看看,他還敢攔不敢攔!”

皇太后恨聲道。

說着,眼神還極爲凌厲的看向了一旁的董皇后和賈元春。

兩人卻都垂着眼簾,面色恭敬,心裏腹誹不已……

這個老太太真是魔怔了。

太上皇駕崩,就算裝,你現在也得裝的悲傷些啊,怎能因爲小兒子被拘,就昏成了這般?

不過想是這樣想,可兩人心裏多少也有些觸動。

這就是宮裏啊。

天家無親情,更何況是夫妻之情?

在這個女人年過三十就可自稱老嫗,甚至就可做祖母的年代。

過了三十,基本上就再難侍寢皇帝了。

剩餘的日子,只能熬在佛堂裏,與青燈古佛常伴。

其實不止是帝王家,一般的世家豪門差不多大都如此。

十五曰豆蔻,十六曰破瓜。

女兒家最美的年紀,就是這兩個年紀。

碧玉破瓜時,也是女兒家最受寵的年紀。

過了二十,就漸漸淡了。

爺們兒又去尋找新的豆蔻少女了。

過了三十,就更不用提了,一個月能照一次面都是好的……

世情這般,又何來的夫妻之情?

弟弟兇猛:男神走位有點狂 皇太后比太上皇小十多歲,今年也有六十六七了。

可守活寡卻守了三十多年……

因爲縱然太上皇讓位後,龍首宮裏也從未少過每年進秀女……

有那麼多洋溢着青春氣息的美少女,太上皇又怎麼可能碰她這種老黃瓜……

因此,也不怪皇太后對太上皇的駕崩,沒有太多傷感。

只一心想替幼子忠順王張目。

只是,她難道以爲,派人去了國舅府,就能翻盤嗎?

許多人心裏都在哂然,但面色卻依舊恭敬,悲慼。

這是必須的套路……

……

夕陽西下,西邊的火燒雲映染了整片天空,也染紅了大半皇城。

血紅的光芒鋪灑在宮城裏,也暈染在了賈環身上。

他看着面前賠着笑臉,要再次出宮的周昭容,淡淡道:“昭容剛回宮,又要去祈福?”

周昭容忙搖頭道:“寧侯,奴婢這次不是去祈福,是太后娘娘因思太上皇犯了心疾,又想起國舅也上了歲數,想念的緊,便派奴婢去瞧瞧……”

賈環點點頭,道:“也是應該的,不過今日天晚了,宮裏快要落鑰了,昭容明天再去吧。”

周昭容聞言忙道:“不可不可,寧侯不知,太后心裏難過的緊,命奴婢無論如何,今日都要去國舅府走一遭。”

賈環聞言,眯起眼看周昭容,道:“非去不可?”

周昭容賠笑點頭道:“非去不可。”

賈環聞言嘆息一聲,搖了搖頭。

周昭容臉上的笑容頓止僵住了,道:“寧侯,您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您想違背太后娘娘的……你們,你們想要幹什麼?”

賈環沒有理她,對面色陰沉的方衝道:“方將軍,辛苦了,麻煩將此人押入地牢。”

方衝聞言哼了聲,卻也不得不應一聲:“喏。”

“賈環,你敢!”

周昭容撕破臉皮,尖聲叫道:“我是奉太后之命,你敢抓我?太后娘娘不會饒過你的!”

賈環惋惜道:“好言相勸你不聽,結果,成了黃疇福的同黨了吧?一路走好。”

方衝對周昭容也不感冒,手一揮,一隊御林軍就押着掙扎尖叫了陣,就癱軟在地的周昭容去地牢了……

慈寧宮門口望風的宮人見之,面色大變,忙慌張不迭的跑了回去,向皇太后告狀去了。

方衝細眸裏滿是疑惑,看着賈環,欲言又止的模樣,看起來他很想不通。

賈環之前分明放了周昭容出去,怎麼這次反而說翻臉就翻臉呢?

他難道不怕太后?

賈環瞥了眼方衝,呵呵笑道:“小方,成了太孫殿下的小舅子,最近混的不錯麼……”

方衝聞言,面色陡然一黑,轉身走遠。

賈環也不介意,又坐在靠椅上,眯縫着眼看向西邊天上的火燒雲,想着家裏的事……

也不知道,那兩人今天發現了什麼沒有?

唉,真他孃的扯淡。

果然喝酒誤大事啊……

怎麼就……往東去了呢?

但願她們沒發現,他做了那番佈置,總能說的過去吧?

希望如此,否則,李紈倒也罷了,性子不硬。

Wшw_тt kan_℃o

可那婁氏,那般剛強剛硬的性子,萬一再想不開,尋了短見……

造孽啊!她們和尤氏,那完全是兩碼事……

賈環頭疼。

“寧侯,咱家奉太后懿旨,宣寧侯進宮回話。”

未幾,沒等賈環撓破頭,一個老內監從慈寧宮出來,就站在門口處對賈環高聲宣道。

看起來,他也怕出門多走一步,被人當成黃疇福同黨給拘了去。

在宮裏活了這麼些年,他很清楚,那些被拘走的人,沒有可能回來了,甚至,連活命的可能都沒有……

太后,都不可能再將他們招回來。

因爲他們身上揹着一個黃疇福謀反弒君案的嫌疑,太后若將他們救出來,豈不是連她都要背上這個嫌疑?

所以,這位老內監,絕不肯出門半步。

賈環看了他一眼後,嘴角抽了抽,點點頭,起身朝慈寧宮內走去。

……

“臣賈環,參見太后娘娘,皇后娘娘,太妃娘娘,貴妃娘娘,皇妃娘娘,貴人娘娘……”

進了慈寧宮後,賈環行跪拜大禮參見,然後,嘴裏一連串的禿嚕出一大長溜的名號。

讓上頭的一羣貴人們,嘴角齊齊抽了抽。

落在皇太后眼中,卻愈發成了尖嘴滑舌,心思狡詐的小賊。

沒等賈環連宮女昭容都見過來,她就厲聲喝道:“賈環,你好大的膽子!

冷婚之情惑前夫 竟敢連哀家身邊的奴婢都敢抓,你怎麼不直接來抓了哀家,替你背後的主子出氣?”

此等誅心之言一出,別說賈環跪着不起,連一干宮中后妃們,都齊齊起身,立起規矩來。

壽萱春永殿中,原本就肅穆的氣氛,陡然凝結。

賈環卻面色不變,誠聲道:“恕臣愚鈍,太后娘娘言中之意,臣着實不解。太后,絕非臣信口開河,當日鐵網山之變,寧至謀反弒君,被大軍圍住後,他確實拿出一塊太上皇的御命金牌,稱,是黃疇福半月前給他,讓他弒君扶太孫。

而皇太孫,卻在同一時間,被身邊太監薛痕,暴起刺殺,險些喪命。

樑九功,還未查清,且不說……

但陛下上書房茶壺內的茶,被內侍下了毒,鄔先生誤飲後暴斃,也是剛剛纔發生的事。

由此可見,宮中的內監,很大一批都壞了。

臣負責徹查黃疇福弒君謀反一案,不得不防。

更何況,連臣府中,都險些遭到太后宮中內監的刺殺……”

“胡說八道,哀家宮裏的內監,如何會去你府上刺殺?賈環,你敢冤枉哀家?”

皇太后被賈環一番話說的面色連變,可是,她卻知道,賈環說的大都屬實。

宮裏的內監,確實出了大問題。

但到了最後,她卻着實忍無可忍的厲喝道。

其她后妃們也面色肅穆的看向賈環。(

)

賈環正色道:“太后,臣絕無虛言。是一名名喚鍾老公公的內監,夜襲寧國府,妄圖從後牆入內,若非臣府上之前剛被賊人入內殺人,因此留下了佈防,恐怕,就要再次出不忍言之事了。

而臣奇怪的是,這位鍾老公公,竟口口聲聲說,他是奉了劉昭容宣稱的太后之命……

此等言辭,臣自然一個字都不信。

但,卻也不得不防備太后宮裏的人會出問題……”

當賈環說出鍾老公公的名字時,太后臉上的怒氣陡然凝固。

她想起了,前不久才接見過的那位老太監……

……

ps:努力第三更!

(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flag011–> 皇太后也並不是無敵的存在。

一旦賈環的話被證實,然後再被宣揚出去……

那,她作爲一國國母的威望,必然瞬間掃地。

一國國母,謀刺朝臣,還是國之功勳……

關鍵是,她沒有想到,那位鍾公公當真去了寧國府,還被抓了個現行。

而且,竟還把她和劉昭容都供了出來……

她當日壓根兒就沒派他去寧國府殺人啊!

她再蠢,總也要有個限度!

可她卻又的確接見過鍾老公公……

如今,卻是人證物證俱在,着實可恨!

這件事若是鬧到朝堂上……

那麼皇太后該頭疼的就不是該怎麼救忠順王,替他翻盤了,而是要想着,該如何自保。

所以,這件事,皇太后絕不可能承認。

“賈環,哀家從不認識什麼鍾公公。”

皇太后面色漲紅,咬牙恨聲,一字一句道。

一雙眼睛,滿是怒火的逼視着賈環。

她打定主意,若是賈環今日敢將髒水潑到她頭上。

她就豁出去了,鬧個天翻地覆。

賈環敢攔其她人出宮,他敢攔太后親自出宮嗎?

她倒想看看,那個弒父逆子,還敢不敢再弒母!!

然而,出乎她意料的是,賈環竟點了點頭,道:“臣相信……”

“嗯?”

一時間,無數人驚疑。

他相信?

賈環沉聲道:“太后,也許您不信臣之言,但,臣所言絕對屬實。

宮裏,有奸邪之人,在離間天家親情,尤其是在針對太后您!

lixiangguo

我笑道,師傅罵人罵的真有範,臥槽給力!

Previous article

賬本的事目前只有她們幾個人知道,就是雲文風也不知情。這個是祕密武器,非到萬不得已時是不能拿出來的,否則讓人知道了,誰還敢收她們的錢幫忙辦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