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何況,他所遇到的女人都是人間絕色。

「如果我是在犯錯,那也只是犯了全天下所有男人都想犯的錯,佛祖會原諒我的。」

葉秋在心裏這樣說服自己。

秦婉睜著大大的眼睛,一直盯着葉秋,瞅個不停。

「你在看什麼?」葉秋問。

「我突然發現,你還挺帥的。」秦婉說。

「不是吧,婉姐你才發現我帥啊,實話告訴你,地球人都知道我帥。」

「你什麼意思,說我不是地球人?」

「你肯定不是地球人,」葉秋說:「你是天上來的仙女。」

秦婉聽了這話,跟吃了蜜似的,瞪了葉秋一眼,說:「油嘴滑舌。」

「我說的是實話……」

葉秋的話只說到一半的時候,耳朵動了動,因為他聽到門外傳來了細微動靜。

回過頭,開啟天眼,視線穿透了房門。

只見秦父和秦母站在門外,耳朵都緊緊貼在門上。

這是幹嘛?

聽……床?

不是吧!

葉秋無語。

「你在看什麼?」秦婉問。

「沒什麼。」葉秋回過頭,說道:「婉姐,我看你一臉倦容,茜茜生病的這段日子你沒休息好吧?今天又陪我趕了一天路,累壞了吧?」

秦婉笑了笑,說:「還好。」

「別逞強了,我都看出來了,你很累。來,婉姐你翻個身,背對着我,我給你按摩。」

「你還會按摩?」秦婉一副很意外的表情。

葉秋笑道:「每一個精通中醫的醫生,都是按摩高手,快點,我給你按按,很舒服的。」

「按摩不用脫衣服吧?」秦婉眨巴着眼睛,看着葉秋問道。

葉秋壞笑道:「你要是想脫的話,我絕對不攔你。」

「哼,想得美。」秦婉驕傲的哼了一聲,翻了個身,趴在了床上,背對着葉秋。

葉秋很專業,先是把雙手搓熱,然後才開始按起來。

秦婉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連衣裙,隔着衣服,能清晰的感受到她肌膚的溫度。

真軟!

葉秋見過不少極品女人,林精緻,白冰,千山雪,甚至還有蘇小小……

無論哪一個的皮膚,都沒有秦婉的皮膚軟。

這種軟,不是上了年紀鬆弛導致的軟,相反,秦婉的皮膚軟中還充滿了彈性。

一按,就陷下去了,手一拿開,又恢復如初。

真的就像是海綿一樣。

葉秋一邊按,一邊用遺憾的口吻說道:「可惜,這裏沒有精油,不然的話,可以給你做一個精油開背,會更舒服。」

精油開背,那豈不是要脫衣服?

色胚!

秦婉心中想,接着說:「那下次有機會了,你給我精油開背。」

「好呀。」

葉秋就在等她這句話,當下一口答應。

「葉秋,你年輕有為,長得又帥,還喜歡說一些甜言蜜語,是不是騙了不少小姑娘啊?」秦婉看似無意的問道,實則是試探。

葉秋怎麼不明白她的心思,語氣變得誠懇起來,說道:「我對你是真誠的。」

他沒有多說,因為這種事情,說得越多,越容易犯錯,索性給一個模稜兩可的回答,反而容易讓人接受。

果然,秦婉沒有再追問。

葉秋的手,從秦婉的頭部開始按,一直往下,脖頸,背脊,腰上……

逐漸加大力道。

「婉姐,感覺舒服嗎?」葉秋一邊按,一邊問。

「舒服,沒想到你手法這麼好。」秦婉說:「如果力道再大點的話,那就更舒服了。」

「聽你的。」

葉秋陡然加大了力道。

「啊——」秦婉痛得叫出聲來。

葉秋怕她痛,問道:「婉姐,要輕點嗎?」

「不要,還用點兒力。」秦婉說。

葉秋繼續加大力道。

接着,房間里傳來秦婉婉轉的聲音:「啊——哦——嗯——」

門外。

秦父和秦母相視一笑。

妥了!

【作者有話說】

第二更。吃完飯寫第三章,要晚點。

。 伴隨著黃月英、工坊研究工作開展,會有越來越多產品出現,帝國必須要有商業操作高手。

錦衣衛只是暫時性的,不可能持久。

錦衣衛的工作範圍可不是賣東西,是監視天下、監視百官,保障帝國官吏清廉。

「月英,朕這裡還有一份水泥的技術資料,上面有配方、工藝、步驟,

只要生產出來,對帝國建築業,絕對是一個跨世紀的創造發明,希望你們能研究一下。」

胡亥道。

把技術資料遞給黃月英。

她馬上察看起來。

哇塞!

好牛哦!

「陛下,這份資料,本小姐要回去研究一下,才能給出答案。光看技術資料,確實不錯!」

黃月英道。

「月英,又要麻煩你了,朕心裡非常不好意思。」

胡亥道。

嘻嘻!

「陛下,不好意思以後就少交點資料給本小姐,省得讓人家休息時間都沒有。」

黃月英道。

說起來,黃月英自從召喚出來后,真心沒休息過,胡亥挺過意不去的。

理工女!

一有工作什麼事也忘記了。

帝國之福啊!

丫的!

要是能把特斯拉召喚出來,那絕對牛逼到天,會極大縮短帝國科技發展時間。

那可是科技巨人啊!

塞爾維亞裔美籍科學家、發明家、物理學家、機械工程師、電氣工程師。

一生髮明數百上千項技術,是真正大佬級天才。

交流電、雷達、顯示器、電磁、無線電等就是特斯拉發明的,不過,他晚年在漂亮國,生活得不很好。

好多發明出來的東西,讓漂亮國的財團、大佬侵佔、掠奪,成為賺錢的工具。

據說漂亮國有那麼多先進技術,離不開特斯拉晚年的研究成果,被漂亮國佔有。

晚年特斯拉,經濟拮据,死於心臟衰竭,沒有一個人呆在身邊,非常可憐。

唉!

不現實,只能YY下。

「月英,對了,朕差點忘記了,還有一份技術資料,是唐刀的技術資料、

工藝、步驟,朕也一起交給你,你的研究室慢慢搞。研究出來后,一旦量產,

會讓帝國士兵戰鬥力提升好幾個檔次,全拜託你了。」

胡亥道。

嘻嘻!

「陛下,放心吧!有本小姐在,什麼事不能解決。不過,要給我的實驗室再增加點設備,

那些設備我們暫時生產不出來,得靠陛下想辦法。」

黃月英道。

「月英,放心吧!只要你實驗室的事,朕一路開綠燈,不論花多大代價,

朕也必須滿足你的要求。你可是帝國寶貝,其他人手頭上的項目可停頓,唯獨你的不能。」

胡亥小拍馬屁道。

嘻嘻!

「謝謝陛下!本小姐走了,等候你來實驗室哦!別又忘記了。」

黃月英道。

「放心吧!這事朕記住了。」

胡亥道。

咿!

看到扁雀先生走過來,難怪黃月英起身離開。

「扁雀先生,坐下來,好好喝一杯!」

胡亥道。

「謝陛下!」

扁雀道。

胡亥親自為扁雀先生斟酒。

「來!扁雀先生,咱們干一杯!」

砰!

二人輕碰下酒杯。

「謝謝!」

lixiangguo

不過,所有的關鍵詞聯繫在一起,曹操根本揣摩不出,羽兒和衛老這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啊?

Previous article

幸好賀星文長得好,就連猙獰的表情,竟然也不覺得難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