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位面之主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是神,只不過他是這個未眠,也就是這顆星球的掌控者。

斗羅星和深淵位面不同,位面之主本身只有本能的意識,卻並不能具體的去做什麼。當一個真正神詆降臨在這個世界之後,他也控制不了神詆的行為。

唐三當初成神之後在斗羅大陸逗留了不短的時間,在這個時間中,大海就根深蒂固的認為,他才是海洋真正的主人,從而對原本的位面之主產生了一定的排斥。

事實上,現在大陸的生態在一定情況下失去平衡,和位面之主無法掌控海洋有很大關係。

魂獸瀕臨滅絕時,海魂獸其實還是昌盛的,只是唐三下達過命令,讓海魂獸儘可能在深海之中生存,再加上海魂獸的抱團,這才讓海魂獸更好傳承下來的同時,海面上的強者卻無法得到他們。以至於人們對於海魂獸很大程度忽視了。

位面之主失去了大海的掌控,自身所能調動的生命能量也就隨之大幅度減少,對於生態平衡的維護逐漸就出現了一些這樣、那樣的問題。再加上人類發展過快,資源消耗龐大,最終就衍變成了現在這種情況。

而唐舞麟身上是帶有唐三留下的海神氣息的,所以他在調動這份氣息之後,就得到了大海的認可,而他本身又是位面眷顧者,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就相當於是串聯起了海洋和大陸以及位面中其他存在的關係。

無情斗羅也不可能想得到,位面之所以看中唐舞麟,包括生命之種選中唐舞麟,都和他身上擁有海神血脈傳承有關。普通人當然感覺不到,但作為位面之主,又怎麼可能感受不到他的血脈情況呢?

此時得到海洋認可的唐舞麟,雖然不可能像當初父親那樣掌控大海,但在這大海之中,他卻能夠起到一定的引動作用。

簡單來說,他就像是一個引子,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引導大海去做一些事情。

如果是唐三在這裡,只需要一個念頭,就能讓大海掀起滔天巨浪,掀翻整個聯邦艦隊。

聯邦艦隊再強大,也不可能和整個海洋抗衡。

但唐舞麟顯然是做不到這一點的,因為他沒有神力來調動,無法將大海變成自己的一部分。只能是引動大海的一部分。

他就像是藥引子,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引發海洋完成一些正常情況下會出現的天象。

儘管如此,在這大海之中,他也完全可以用海神之子來自稱了,在這裡,他所能調動的大海之力,已經超越了所有魂師正常情況下施展出的領域。就算是冥王斗羅追到這裡,想要在大海之中擊殺他,也是難上加難。

在明白了自己的情況之後,唐舞麟也知道自己該怎麼做了。他現在要做的,就是讓自己成為一個媒介,來完成之前和海洋溝通的事情。

閃爍著藍色光暈的光球緩緩上浮,散發出柔和光暈。和謝邂只能看到周圍數米不同,在唐舞麟眼中,看到的是萬千海洋生物,還有浩瀚無垠的大海。 這種感覺真的是太美妙了,他完全可以感受到,在大海之中修鍊,自己能夠得到的東西比自己正常修鍊要多得多。

而且隱約之間,通過和大海之間的聯繫,讓他對於父親留給自己的兩門絕學也有了一定層次的領悟。尤其是後者,那一招空間系的能力,本身就是從某種程度上模仿大海的一部分力量。

海水翻滾、空間摺疊。冥冥中似乎有一些東西已經出動了他。

謝邂只是感覺到身體在快速上升,這種感覺還是相當奇異的,尤其是在距離海綿越來越近的時候,開始有了光線照射,看著周圍逐漸變得明亮的大海,那種感覺,簡直比任何景觀都要奇妙得多。

「老大,咱們的潛艇呢?」謝邂忍不住問道。

唐舞麟道:「他們還在深海等待,就讓他們暫時在那裡吧。我現在有其他辦法來延緩聯邦軍的攻擊事件。」

「什麼方法?」謝邂好奇的問道。

唐舞麟道:「等下你看著就知道了,我現在也不肯定一定可以成功。但應該是有機會的。」

此時周圍已是一片大亮,眼看著就要到達海面之上了。唐舞麟知道,自己要面臨考驗的時候到了。

作為引導者,哪怕自己是海神之子,如果本身承受力不夠的話,想要引動足夠的變化也做不到。

能夠影響到聯邦艦隊多長時間,就要看自己能夠堅持的時間有多久。

海水自行排開,一股水柱托著唐舞麟和謝邂的身體緩緩上升衝出海面,藍色光暈蕩漾,唐舞麟就像是從大海之中生長出來了一般。

此時的大海風平浪靜,太陽當空,碧空萬里。

從他所在的位置,距離聯邦艦隊大約有三十海里左右,這個範圍,已經是聯邦艦隊的雷達能夠探查到的範圍了。

但此時此刻,在唐舞麟和謝邂身體周圍是有著一層光罩的,這層海水形成的光罩看上去十分纖薄,可卻是任何雷達所無法探測到的。這就是大自然的力量。

唐舞麟看向身邊的謝邂,「稍候無論出現什麼情況你都要保持安靜,只需要在旁邊等著我就行了。」

「我明白。」謝邂在自己嘴上做出了一個拉拉鎖的動作,示意自己什麼都不會說。

唐舞麟笑了笑然後抬頭看向天空,彷彿是在自言自語的說道,「開始吧。」

他的右手緩緩抬起,指向天空。

剎那間,在他額頭上的黃金三叉戟符文突然光芒大放。以唐舞麟的身體為中心,周圍的大海瞬間翻騰起來。

前一刻還風平浪靜的海綿,頃刻間向周圍掀起了驚濤駭浪。

謝邂清楚地看到,以唐舞麟的身體為中心,那些翻滾的海浪之中,無數淡藍色的光點升空而起。

因為這些光點本身過於渺小,讓人無法看清楚,所以只有它們在唐舞麟身體周圍的時候謝邂才能看到。

平靜的大海不斷沸騰,濃郁無比的能量就從大海表面向空中升騰起來,大海之中,海浪更是不斷的加急。

大海本身是沒有太多意識的,它本身也做不了什麼,它是大自然的一部分。只有當它的主宰降臨,才能引導它去完成一些事情。

唐舞麟控制不了大海,但在這一刻,他卻可以帶動大海去產生一些正常情況下也會出現的情況,譬如,暴風雨!

指天的右手漸漸變成了璀璨的藍色,在唐舞麟身後,一道金色光影緩緩浮現出來。

那光影並不如何巨大,看上去就和他的身高差不多,但全身卻蒙著一層金色光輝。

藍色長發披散在腦後,英俊的面龐和唐舞麟至少有六、七分相像,額頭上,同樣有著一個金色三叉戟的紋路,一雙眼眸深邃的彷彿能夠倒映整個星空。

原本明媚的天空,在這一瞬開始變得陰沉起來,無形中似乎有一股壓迫力正在逐漸成型,海面上,風開始變得急促,海浪翻滾的開始變得劇烈。太陽漸漸被烏雲遮蓋,整個大海就像是從沉睡中蘇醒過來了似的,漸漸要發出自己的咆哮聲。

……

端坐在指揮部之中,還在思考先前變化的瀚海斗羅突然睜開了眼眸,眼底光暈一閃,下一瞬,他就來到了母艦上空之中。

極目遠眺,從他的位置能夠看到,大海的波濤開始變得強烈起來,遠處,濃郁的水元素正在向空中飛速升騰。

有人在引動大海的力量?會是之前那個人嗎?

瀚海斗羅眉頭緊鎖,臉色凝重。如果是之前那個人的話,他究竟要做什麼?又能做到什麼?

天空變得陰沉沉的,在那沉重的烏雲之中,隱約有雷電光芒在閃爍。

瀚海斗羅心中一驚,身為以海洋為尊的極限斗羅,他的傳承來自於上古海斗羅一脈,本身對於大海就有著非常強烈的親和度。可此時此刻,他卻感覺到大海就像是在發出憤怒的咆哮一般,就連母艦周圍的海洋他都有些控制不住了。

好傢夥?這究竟是怎樣的力量才能做到?

「各單位注意,準備合縱連橫,所有單位不得輕舉妄動。等待我的命令。」陳新傑立刻下達命令,穩定軍心。與此同時,他已經搖身一晃,朝著遠方他所感應到的能量爆發中心點電射而去。他倒要看看,究竟是誰,竟然能夠在大海之中引發如此動靜,更能讓大海對自己產生排斥。

儘管在大海之上,天氣是瞬息萬變的,但前一刻還是萬里晴空,下一瞬卻突然風雲突變的情況終究是少數。更何況,瀚海斗羅還能感受到大海的力量竟然在排斥自己這個瀚海斗羅,這是完全不正常的情況啊!

究竟發生了什麼,會讓大海變成如此模樣?毫無疑問,這不會是自然現象,一定是有人在引動,亦或是有強大的海中魂獸在引動。

如果是海魂獸的話,能讓大海排斥已經達到半神層次的自己,那麼,這海魂獸至少也是凶獸層次,而且修為一定不會低,很可能是真正的海中霸主。如果是人類,那麼,毫無疑問就是屬於星羅帝國一方的了。無論是哪一種情況,都是超出計劃之外的存在。

「轟隆隆!」一聲炸雷憑空響起,打破了滿天烏雲帶來的沉靜壓抑。天空突然開始了快速的閃爍,大片、大片的閃電在空中悸動。

一道道電光縱橫閃爍,交織成大片、大片的電網,一道道閃電在持續迸發中,不斷向海面方向試探著下刺。

滾雷聲,彷彿天地的咆哮,震蕩的海面都掀起陣陣波紋,極其濃郁的雷元素、水元素在空氣中交織、蔓延。彷彿無邊無際。

唐舞麟仰頭望天,此時此刻,在他心中突然響起一個有些急促的聲音,似乎是在催促著他什麼。

一抹淡淡的微笑浮現在唐舞麟的面龐上,背後金龍王雙翼猛地一振,身體瞬間扶搖直上。

被他帶在身邊的謝邂自然而然也跟隨著上升,竟是直奔空中的雷雲而去。 「老大,你瘋了嗎?」謝邂嚇得魂飛天外,天空中的閃電如此密集,這可是天威啊!更恐怖的是,因為過於密集,大片、大片的閃電凝結成球狀,在空中縱橫交錯,這玩意兒不用去碰觸,只是用眼睛去看,也能夠感受到它那毀天滅地般的恐怖能量。

「別說話。怕的話就閉眼。」唐舞麟的聲音在他耳邊回蕩。

他的速度太快了,千米距離轉瞬既至,下一刻,他已經迎著那空中的大片閃電撞了上去。

「完蛋了。」謝邂下意識的閉眼,等待著那恐怖雷霆閃電的到來。

但是,令他意外的是,沒有任何不適感出現。

什麼情況?

重新睜開眼,他看到的,是一片藍紫色的世界。這一瞬眼前的瑰麗不禁令他有種目眩神迷的感覺。

他發現,自己和唐舞麟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被包覆在一個亮紫色的光球之中,周圍的亮紫色,就像是一整塊紫水晶雕琢而成的一般。在這紫水晶外面,還有著不斷閃爍明暗的紫金色光暈波動,一團團閃電不斷的轟擊而來,落在其上,不但不能撼動分毫,竟然似乎還泯滅消失著。

扭頭再看唐舞麟,只見他就那麼默默的在半空中盤膝坐下,背後金龍王雙翼舒展開來,臉色平靜,帶著幾分欣喜,四黑一綠金三橙金八個魂環圍繞在身體周圍上下律動,額頭處的黃金三叉戟符文變得份外鮮明。

他這是要幹什麼啊?謝邂目瞪口呆的看著。

終於,他發現了一絲不對,仔細觀看才能發現,那守護著他們的亮紫色光球,盡然是一根根藤蔓編織而成的,只是因為這藤蔓本身已經在雷霆閃電的轟擊之中變得太過明亮,以至於宛如一體。

這是?

雷鳴閻獄藤?

謝邂終於在自己心中找到了答案,但在找到答案的同時,心中卻是震撼更勝。

老大這是在幹什麼?雷鳴閻獄藤,難道說,他在吸收自己的第九魂環不成?

是的,唐舞麟正是在吸收自己的第九魂環。

準確的說,是雷鳴閻獄藤感受到大海之上被他引動的無邊無際的雷霆閃電歡呼雀躍,不停的催促他,想要深入其中,吸收那龐大的能量。

自從雷鳴閻獄藤成為張戈洋的魂靈之後,多年來一直被張戈洋壓制,不許它吸收任何雷霆,以免出現自爆的危險。

而對於雷鳴閻獄藤來說,吸收雷霆能量,乃是它自身的本能。簡單來說,此時的它就像是一個飢餓了無數年的猛獸,突然看到了高質量的可口食物,怎麼還能忍得住?

它之所以背叛張戈洋,就是因為多年來一直被壓抑著本性,張戈洋又始終不曾兌現諾言,對於那位宿主,它心中早就充滿了怨恨。

而跟隨唐舞麟以來,雖然時間並不長,但在綺羅鬱金香的幫助下,它得到唐舞麟自然之子的滋潤,自身的傷勢不但痊癒,而且還彌補了很多自身問題。

此時此刻,它之所以毫無顧忌的敢於出現在外面,並且全面吞噬雷霆壯大自身,就是因為自己有唐舞麟的守護。

自然之子氣息加持,根本不需要擔心本身因為狂暴過度而發生自爆的情況。更何況,它的這位宿主不只是自然之子,更是海神之子啊!

在大海之上,海神之子的力量要遠遠超過自然之子。濃厚的水元素就是它核心最好的保護。

不知道多少年了,雷鳴閻獄藤還從未像此時此刻這樣,能夠如此暢快的吞噬和吸收空氣中的雷元素。

本能吞噬狂暴雷元素,甚至不惜自爆而死,這是它的天性,如此暢快淋漓的吞噬,比任何東西都更有說服力。在唐舞麟主動將它釋放出來,任由它自由自在的吸收閃電雷霆,並且用自身水元素守護著它,讓它感受不到半分自身危機的時候,它就已經徹徹底底的對唐舞麟死心塌地了。

融合在一起的雷鳴閻獄藤,毫無保留的吸收著龐大的雷霆之力壯大自身,雷霆閃電每一次轟擊,都能讓它清楚的感受到自己在變得強大。

雷鳴閻獄藤在剛出生的時候,幾乎是所有魂獸修鍊最慢的一種,而當它到了萬年以上境界,卻又是所有魂獸之中修鍊最快的一個。但悲哀的是,一旦到了萬年以上境界,當它的修鍊速度過快的時候,每一次修鍊,如果雷霆足夠,都有可能會導致它自我毀滅。

這是一種充滿毀滅性的植物系魂獸,但又何嘗不是一種命運多舛的魂獸呢?

而此時此刻,唐舞麟的這個雷鳴閻獄藤,卻可以說是所有同類中最幸運的一個,他找到了一個擁有位面之主眷戀,更是神詆之子的宿主。它終於可以肆無忌憚的去吸收。如果他會哭泣,那麼,此時畢竟已經感動的淚流滿面。

它為自己的選擇而慶幸,如果不是聽從了綺羅鬱金香的勸說,它就只能跟隨著張戈洋一起老去,一起走向死亡,甚至終生都不可能再沐浴在雷霆的世界中暢快淋漓。

而雷鳴閻獄藤的吸收,並沒有對烏雲產生任何影響。

海面上的烏雲似乎在下沉,伴隨著那一聲聲雷霆轟鳴,整個大海開始漸漸沸騰,一股股狂風不時出現,海浪明顯開始變得狂暴起來。

更為可怕的是,直到此時此刻,依舊沒有一滴雨水落下。

熟悉大海的人都知道,當暴風雨來臨的時候,大海醞釀的時間越長,暴風雨就越是恐怖。

而對於斗羅聯邦三大艦隊來說,這也讓他們有著更加充足的時間進行準備工作。

三大艦隊的一艘艘艦船迅速靠攏,一根根巨大的金屬柱從大型艦船上探出,與周圍的艦船連接在一起。

伴隨著眾多艦船湊在一起,一根根金屬柱彼此相連后,又將它們彼此的距離拉近。放眼望去,在海面上彷彿出現了一片高低不平的陸地似的。

以三艘母艦為中心,所有三大艦隊的艦船全都連接在一起。三艘母艦就像是三個支柱,而其他艦船整齊有序的排列,整個排列都是經過聯邦精密測算的,能夠承受最大程度暴風雨的。

這就是斗羅聯邦艦隊的合縱連橫。專門針對大海上隨時有可能出現的惡劣天氣。

母艦甲板上的一架架魂導戰機已經被引入艙房之中固定起來,以免在暴風雨帶來的震動下出現問題。

瀚海斗羅始終懸浮在海面上,默默的感受著周圍水元素的變化。

在他的感知中,水元素就像是有了生命一般,不斷朝著空中升騰著。更可怕的是空中此時的雷霆閃電,早已經化為一片雷霆地獄一般。以他的修為,都要感覺到恐懼。

正常情況下,有他在,就算遇到暴風雨也根本不用擔心,以他和大海的親和度,揮手之間都能驅散烏雲。

可今天的情況確實完全特殊的,他彷彿失去了大海的眷戀,自身修為受到了很大的壓制。更不可能再去控制烏雲,尤其是當雷霆閃電強盛到如此程度的情況下,更無法直接去干擾。

越看,瀚海斗羅越覺得眼前的一幕並不像是人為的情況。因為他完全無法想像人類能夠調動如此恐怖的雷霆與水元素的力量。

這根本不是人類能夠做到的,就算是極限斗羅也不行。他已經是最親近大海的極限斗羅,他自問也不可能完成。

難道說,在大海之中有一群凶獸,至少也是兩隻相當於極限斗羅存在的凶獸,分別調動了水元素和雷元素,而且它們還有著大海的眷顧,比自己更能得到大海的力量,這才能造成如此天象。

幸好,人類科技早已進步到魂獸無法企及的程度,他並不需要太過擔心,否則的話,這情況還真的有點麻煩呢。

就看看它們到底能夠怎樣,暴風雨再猛烈,也不可能打破自己三支艦隊的合縱連橫。至於那兩隻凶獸,如果它們膽敢出現的話,就讓它們感受一下自己四字斗鎧的力量。

————

求月票,推薦票。 「轟隆隆!」又是一大片雷霆轟鳴響起。天空在這一瞬都被雷霆映襯成了暗紫色。

「噗!」遠處的海面上,一道水柱突然衝天而起,瞬間沖入烏雲之中,將烏雲與大海連接在一起。

瀚海斗羅陳新傑幾乎是脫口而出,「龍吸水?」

龍吸水,又被稱之為水龍捲,是大海之上的龍捲風,只有在極其偶爾的情況下才會出現,但卻極具破壞力。是風與水的結合。更重要的是,龍吸水的出現,對於人心的影響絕對是巨大的。

「噗!」又是一聲,在側後方,又是一道龍吸水出現了,緊接著,一道有一道,至少有數十道龍吸水紛紛出現在艦隊周圍,大海完全沸騰了,原本只有十幾米高的海浪瞬間膨脹到了百米,就像是被天空吸扯起來了似的。

三大艦隊開始劇烈的上下浮動,幸好有合縱連橫,宛如陸地一般的龐大存在在滔天海浪之中上下起伏,但終究還是能暫時穩定住。

lixiangguo

「原來你們早就防備我了。」朱迪左右看了看,自己能逃走的路都已經被封死,而且李正陽更不是自己能夠對付的,他可是與閣下打成平手的人。

Previous article

鐵面令在連山域城『弄』起氣場風暴.所有火晶宗人親屬便是這風暴的中心.修能者公會.依舊是紫靈主事.對這幕幕亦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