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但解決掉后楊嘉才發現,這條路有五十多公里,而且近乎是直線向著中央區域。

雖然狹窄,但除了開頭陰間蝙蝠寄宿的區域,後方一路平坦。

明明被陰間蝙蝠耽誤了兩天,可最後抵達中央區域,居然還比原計劃提前了一天。

而這段時間,一路上楊嘉也遇上了不少魔物,等級也隨之水漲船高,達到了lv22之境。

MP藥水用了6瓶,還剩12瓶。

由於這裏濕氣太重,不適合生火,所以等到了四層再煉製新藥水也不遲。

「小老大當心。」

走在前面,惡魔顯得有些小心翼翼:「這裏是東區中央區域的外圍,怨氣沼澤。

這裏怨氣衝天,連我也很少進這裏,不知道會遇上什麼魔物。」

「怨氣?衝天?」

楊嘉下意識的打量了一下四周。

這裏的荷葉是黑色的,葉片長的像雞爪一樣猙獰扭曲。

水面上的浮萍,像一張張掙扎哀嚎的人臉。

所以,這到底是怨氣還是核輻射?

然而就在這時。

天空中突然傳來一串長長的鯨鳴。

鯨鳴?

楊嘉惡魔雙雙一愣,連忙抬頭看去。

只見被霧氣籠罩的天空,隱約間浮現一條鯨魚的陰影。

那巨鯨竟能在霧氣中如同在海底般自如的暢遊,躍動的身姿靈活優雅。

而且隨着距離越來越近,其輪廓也越來越清晰,體積也越來越大。

「小……小老大,那個魔物它…它在變大。」

「變大你妹,你個文盲,那叫遠小近大!它在往我們這邊飛!」

不過話說回來,這也未免太大了吧?

隨着眼前這隻被迷霧籠罩的浮空巨鯨靠近,楊嘉的心臟愈發不受控制的狂跳起來。

那鯨影的體積越來越離譜。

五百米……一千米……兩千米……

直到最後,整個天空都被籠罩在黑暗之中。

呼啦一聲。

巨鯨停在了距離楊嘉五六十米的高空,周圍的霧氣也瞬間被一股莫名的力量驅散。

這一刻,楊嘉終於看到了那條巨鯨的真面目。

形狀似座頭鯨,但全身的皮膚都呈灰褐色的岩石狀。

其體長更是誇張的超過了二十公里,鋪天蓋日。

雖然距離有五六十米,但抬頭看去,整個天空都被其巨大的身軀籠罩。

面部有點像個老者,顎部延伸出的幾十條肉須有點像鬍子,矍鑠的雙目中閃爍著強烈的知性。

被它正面看着,讓楊嘉有種彷彿被一顆星球注視的錯覺。

雖然面色如常,但楊嘉的後背已然被冷汗浸透。

這可真是…

哈哈,這壓迫感真不是鬧着玩的!

楊嘉感覺,只是被它注視着,自己的肺就好像被一隻無形的大手捏住,喘不過氣來。

「鯤……鵬?是嗎?」楊嘉幽幽的開口。

「你就是小老大?」

鯤鵬開口,那聲音洪亮的幾乎要震碎耳膜。

整個怨氣沼澤彷彿都被這震耳欲聾的聲音壓的向下沉了幾公分。

雖然稱楊嘉為小老大,然而口吻之中卻無一絲敬畏。

恰恰相反,鯤鵬的語氣,滿是輕蔑。

「你就是九層boss?

哇,你長得好醜,看起來就像外星人和胖頭魚雜交生出來的一樣,難怪當初你不願意見我。」

楊嘉不以為意,強忍着那股壓迫感,不卑不亢的說道。

然而,鯤鵬卻是冷哼一聲說道:

「本事沒有,嘴皮子倒挺利索。

紫真的老糊塗了,地下城裏天才橫行,偏偏要找你這麼一個孱弱的人類從零培養。」

鯤鵬慢悠悠的說着,看待楊嘉的雙眸里殺意漸漸浮現。

楊嘉臉色頓時一白。

體內每一根血管彷彿都要被碾碎一樣。

無論再怎麼強忍,面對如此強大的壓迫力,楊嘉再也無法保持正常的臉色。

而這一切,都在鯤鵬眼裏。

「我已經刻意收斂了氣息,結果你卻連這點氣息都承受不了。

哼,你知道我在這,非但沒有離開,反而徑直向我這邊過來。

本以為被紫選中的你會是個什麼人物,沒想到…曾對你抱有一絲希望的我,實在太蠢了。」

「是嗎?」

楊嘉捂著胸口,臉上難掩痛苦之色,但嘴角依舊嘲弄般的上揚:「聽說你宣稱要取代我奶媽,還以為你是個什麼人物?

沒想到是個孬種。

曾對你抱有一絲希望的我,實在太蠢了。」

「你說什麼?!!!」

轟!

鯤鵬慍怒的拔高三分聲線。

整片沼澤都被這音波震的塌陷下去,擠出來的泥水更是衝天而起。

楊嘉當場被震的七竅流血,單膝跪下。

但旁邊的惡魔分明看到,在膝蓋觸碰到地面前一瞬,楊嘉消耗了近兩千AP,強行穩住身子,不讓自己跪下。

最終膝蓋停在了距離地面不到一公分之處。

龐大的壓迫感,讓心臟幾乎停跳。

如果不是有技能強心lv2撐著,姑且還能鼓動幾下,楊嘉恐怕已經因為心跳驟停而暴斃當場了。

強撐著身子,捂住絞痛的心口,楊嘉面如金紙的抬頭道:「怎麼?我說錯了嗎?

你可是快R8的魔物,感知力覆蓋整個位面不是什麼難事吧?我來三層的那一瞬,你應該就已經感覺到了。

但你又覺得,主動過來找我太丟份子,會被人笑話。

所以這隻鬼,就是你派來,給我做嚮導,把我引到你身邊的吧?」

說着,楊嘉用大拇指指了指身邊的惡魔。

惡魔頓時臉一僵,低下頭去。

「噢?這麼說你一開始就看穿了?」鯤鵬的怒火消去了三分,轉而眼中浮現出一抹好奇:「知道我故意把你引過來,你還敢過來?」

壓迫感減輕三分,楊嘉臉色頓時紅潤了些許。

他抬起頭,笑道:「昂,那是當然,我可是小老大,一個半月前你不見我,身為我的部下,既然你在這,那我總得過來見見你。」

鯤鵬陷入了沉默。

它盯了楊嘉好一會,突然狂笑起來:「哈哈哈,有點膽色,看來你還不是徹頭徹尾的垃圾。」

「過獎。」楊嘉聽聞挺起身子。

雖然氣勢緩和了三分,但鯤鵬眼裏的殺氣,卻是一絲未曾減弱。

「所以,小老大,給我一個不殺你的理由。」

…………………… 「不是,我同意你住在我家,為什麼選我的房間!?」

「你覺得呢,你們家一共才三個房間,其中一個是儲物間,你不會讓我睡儲物間吧?」雷米亞娜認真的看着王末。

「為什麼不可以?別得寸進尺了,趕緊收拾你的東西去儲物間,不要以為我不會發火!」

「是嗎,阿姨!!!!」

「我靠,你幹什麼,瘋了嗎!」王末趕緊捂住了她的嘴巴。

「所以,還讓不讓我去儲物間?」

·

翌日。

鬧鈴聲開始把沉睡的王末從睡夢中拉回了現實。

「哇~~好熱。」王末終於回想起來了昨晚發生的事情,他妥協了睡進了儲物間,關鍵父母被雷米亞娜控制着,也找不到能對付她的方法。

會長的話,估計也是同意了她的做法,不然昨晚怎麼可能還能讓她留在這裏,不過,她還真是漂亮,要是以後家裏有個大美女可以天天看,似乎也不全是壞事不是嗎?

甩了甩腦袋,把清早該做的事情做完,王末就騎上自行車前往了學校。

來到鳳帝學園的校門口,王末被楊鳴給叫住了。

「有事嗎老王?」

「你小子,最近是不是在偷偷背着我做什麼事情,都已經多久沒跟我上網吧了,你不會真的跟學生會的會長安楚妍在一起了吧!?唔唔唔~~~」

楊鳴話還沒說完,王末就趕緊捂住了他的嘴巴。

「你說什麼呢你,在哪聽這些捕風捉影的事情!?」

楊鳴掙開他的手說道:「你看看周圍的同學們,他們的眼神都在看着你呢,這個傳聞早在上個星期就傳開了,看來班長的話並不是假的呢。」

「你有證據嗎,沒有就不要胡亂猜測,都說了我只是去跟寧修補習功課而已。」

王末這番話楊鳴顯然不太相信,「我不信,你會學習?而且人家校草為什麼會幫你複習,說實話吧。」

「一邊去,別弄壞我心情。」王末不想繼續糾纏下去,直接踩動自行車一溜煙就不見了蹤影。

楊鳴看着遠去的王末身影,頓時失望的啐了一口氣,他還想以此找個借口進入學生會內部呢。

他之所以不敢獨自行動,就是怕引起安楚妍他們的警覺,然而王末每次不輕易上鈎。

實際上,他已經暴露了,安楚妍只是想弄清楚他的目的到底是什麼,能忍到現在還不對王末下手,應該是監視者之類的存在。

王末來到了放自行車的區域,只見班長林亦可的聲音傳了過來。

「王末,今天上課給我認真一點。」

「為什麼,我每天上課都很認真的。」王末撇撇嘴。

「今天我們的數學老師換人了,你這個班裏的蛀蟲,不要第一天就給老師壞印象知道嗎!」

「是不是第二天就能睡覺了?」

「你再說一遍?」

「對不起….」

很快,到了數學課的時候了,在林亦可的拳頭下,一直在睡覺的王末才勉強醒了過來。

「起立!」

lixiangguo

刀光突現。

Previous article

「可還有存世者?」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