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但現在,發達國家所提出的方案是基於它們自身利益基礎上的不公平方案,而它們也拒絕了我們發展中國家提出了基於全球人民利益的公平方案。

錯,不在我方!


錯,完全是在以燈塔國爲首的西方發達國家,希望它們秉持做人的基本是非觀,好好審視一下自己,爲何這心,是如同黑洞般的存在,什麼都填不飽!”

當朱銓的這段話說結束,停頓了兩秒鐘後,朱銓自己雙手合十,對着鏡頭打了個樣。

啪!

停!

節目錄制現場全部的燈都打開,而將柔光燈、閃光燈、反光板等攝影錄製的輔助裝置都關掉了,一下子顯得柔和了許多。

“丁院士,再次謝謝您百忙之中抽空來我們《看見》節目組接受採訪。”

朱銓立即起身,小跑着向丁仲禮院士鞠躬、握手。

“接受你的採訪也是我的榮幸!”

丁仲禮院士越看朱銓越覺得喜歡,絕不僅僅是因爲朱銓的屁股正、立場堅定、採訪得當,態度謙遜的原因。

還有一個不可忽視的原因,那就是,朱銓帥的驚爲天人。

自己的孫女跟他年齡差不多大,一表人才的樣子肯定是會喜歡的。

看着朱銓,丁仲禮院士的思維不由的歪了樓,若不是陸才堅過來拉着他的手再次感謝一番的話,那可能都會想到他們倆結婚生子,他也在退休後,過上含飴弄曾孫的生活了。

在跟朱銓寒暄了幾句,拿出爲華手機互留了手機號後,丁仲禮院士便離開了。

他還有很多事情要做,若不是國視的領導再三請求,否則也不會重複來進行二次採訪。

而完成了人生中第一次採訪的朱銓意猶未盡的看着剛纔的回放,想要找出剛纔採訪時的不足之處。

“真不愧是《主持人大賽》出來的冠軍選手…”陸才堅拍了拍正在看回放的朱銓,笑道:“很難相信,這是你第一次做訪談,太老道了。”

其他的工作人員也紛紛上前來鼓勵道:

“關鍵就給了幾個小時的準備時間,期間還有一部分時間是用來化妝了!”

“我們國視又要出個名嘴了啊!”

“颱風太穩重了!”

“欽佩,欽佩,佩服的五體投地。”



朱銓謙遜的接受着衆人們的誇讚,臉上帶着燦爛的笑容。

這笑容不僅僅是開心與得到衆工作人員專業上的認可,而且還開心與那不停上漲的“聲望值”。

原先因爲花費十萬點聲望值開啓【系統商城】以及花費一百二十三萬四千五百六十七點聲望值購買【虛擬直播間】乾癟到只有不足五位數的聲望值,在經過了普法直播、《大專辯論賽》的半決賽與決賽以及這次《看見》訪談後,瞬間重新飆升到了七位數。

恐怖如斯!

現在,正在以更加快速的速度來進行着增加。

朱銓看出來了,越是專業的人認可,那單次可獲得的聲望值上限也就越高,次數也就越多。

就像現在朱銓通過系統聲望值實時記錄可知:

【陸才堅給予100聲望值】

【陸才堅給予100聲望值】


【陸才堅給予100聲望值】



足足出現了十次之後,才停了下來。

而其他的共工作人員趙某、錢某、孫某、李某、周某、吳某、鄭某、王某等都是給予了“10到80”、“三到五次”的聲望值。

總之,這對於朱銓來說,是充滿收穫的一天。 採訪丁仲禮院士的節目是明天中午十二點半,在國視四套的《午間新聞》結束後就會播出的。

所以《看見》節目組必須在這十多個小時內做好剪輯、採編、加字幕等幕後工作。

當然,還有最爲關鍵的一個環節,交給節目審覈委員會進行審覈。

時間緊,任務重,根本半點時間都不得閒。

按理說,朱銓身爲主持人,而且還是新人主持人,他是要留在這裏進行陪同剪輯的。

這是國視的傳統。

那就是新人主持在這一過程中可以學習到幕後的知識,增加幕後的經驗,提升對節目的理解,增長見聞,瞭解節目的需求,大有裨益。

只是,朱銓在電臺那裏有一項相當重要的工作,人命關天的事情,必須親自到場,分身乏術,只能是請假提前離開。

得虧是牛奇打了個電話,只說是一件相當重要的事情需要朱銓處理,再通過康光軍牽線搭橋,最關鍵的是朱銓在採訪中的表現無可挑剔,這才讓陸才堅同意放朱銓去電臺。

朱銓帶着感恩與激動的心告別《看見》節目組的衆人,接着又馬不停蹄的趕往人民廣播電臺文藝部那兒找牛奇報道。


牛奇說的這事兒也是相當棘手的,因爲誰也不知道這個是真的還是假的。

交給警察來辦,那就會有促使“兇手”再次作案的風險。

所以,最好的方式還是讓朱銓先跟這個人聊一聊,再做打算。

“牛總監!”

朱銓來到人民廣播電臺文藝部,燈火通明,在崗的人數明顯比平時要多一些,笑着跟各位同事打招呼後,就看到牛奇在忙碌着些什麼。

“我們的冠軍來了啊!”牛奇聽到聲音,看到是朱銓來了,先是笑着打趣,接着就談起了正事兒,沉聲道:“今天的直播會提前半小時開始,我們好有充足的時間來等對方的電話。正好今天是《鬼吹燈》的大結局,也有正當的理由進行提前。”

“嗯,好,牛主任,這個你們來定,我聽你們的。”

朱銓滿口答應下來。

作爲一個優秀的華國公民,朱銓從小就被教育着要獨立自主。

牛奇走上前去與任心握手,開口道:“昨兒贏得比賽,今兒就飛回來了,動作很快啊!辛苦你了!”

“可不是麼?”朱銓雙手一攤,無奈道:“我這不得好好幹活,好好錄節目,否則都沒錢…”

“哎,等等等,你比賽完後的獎金…”

說者無心,聽者有意,這些個工作人員都知道任心剛剛獲獎,除了MVP的獎金外,還有隊伍分下來的集體獎。

雖然衆人並不清楚朱銓分了總共多少,但肯定是不會少的一筆數字。

然而,都沒有開始查,朱銓就給出了答案:“我把錢都匯了回去…”

衆人聽到這樣的解釋,眼神裏的敬意更多了三分。

跳過所有的閒聊的步驟,朱銓與牛奇等人一道來了電臺直播間,準備開始直播。

在確定了朱銓今晚會參與直播後,牛奇就安排了前面幾個節目的主持人在直播時cue了《深夜恐怖》一下,向衆人安利這檔欄目。

其目的並不是爲了提高《深夜恐怖》的收視率,畢竟僅僅依靠朱銓自身的節目質量,就已經是在兩天前超越了一直以來穩居第二的《娛樂大世界》,在收聽率佔比上首次超過了他。

雖然僅僅是超過了百分之零點三,但足以證明《鬼吹燈》的火爆。

所以,提前預告的目的就是爲了讓躲在暗處的那位寫信的人可以守候在收音機旁,在節目中間進行互動的時候,撥打節目的電話,與朱銓進行溝通。

“…所以,在播了兩集《鬼吹燈》之後,在播最後的大結局之前,我們有爲期半小時的接電話時間?…”



朱銓在聽了牛奇介紹的通話方案後,用自己的話總結了一遍,詢問道。

“對!”牛奇點了點頭,道:“像這樣的話,有充足的時間,可以讓對方打來電話,到時候直接推進廣告…”

朱銓搖了搖頭,說道:“牛總監,我覺得這樣還是存在着打不進來的風險。我剛剛看了收聽率,已經是位列咱們文藝廣播電臺的榜眼位置了。

我也問了王姐,這樣的收聽率大概的收聽人數是在三十八萬多。

按照百分之一的打電話概率,那也得有足足三千八百多通電話要在半小時之內接通處理,又因爲咱們是最後的大結局,我相信,這個電話打來的數量只會更多不會少。

萬一對方沒有將電話打進來,一直站着線的話…”

此話一出,牛奇突然覺得自己的謀劃確實不咋地,的確是有很大的可能造成對方的電話打不進來。

打不進來的話,再心生怨懟,隨後一氣之下就不找節目組聯繫了,那可怎麼辦呢?

畢竟,一個殺/人兇手在外面遊蕩,一旦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那搞不好會再次犯案的。

所以,必須要儘可能的確保那位聽衆可以將電話打通進來。

“那你的建議是…”

牛奇問道。

“全程都接電話,儘量將節目的時長給拉長。一旦有那位觀衆的電話,那就接進來給我…”朱銓提出了自己的方案:“還有接線員再多一些,儘可能的多。”

“咱們的技術可以支持多少個接線員同時上線?”

牛奇將問題拋給了負責節目製作的工作人員王強。

王強隨即回答道:“可以支持二十個接線員同時工作。”

“這麼少?不是說可以一百多位的麼?”

牛奇聽到“二十”這個數字很吃驚,跟自己腦海中預想到的不一樣,差距也太大了些。

“因爲咱們準備擴建的時候,正好遇到了網絡發展,所以就沒有把錢花在建設在有線電話上,而是投在了網絡上。”

王強將原因告知。

“二十位接線員…我們只能保證二十位接線員…”牛奇想了想後,說道:“如果在正常節目時長沒有能夠接通電話,那朱銓你必須儘可能的撐住,多直播一會兒!”

“保證完成任務!”

朱銓向牛奇保證道。

“靠你了,朱銓!”

牛奇拍了拍朱銓的肩膀,鼓勵道。 “好恐怖就是我,我就是…朱銓!”

隨着朱銓進行《深夜恐怖》的開場白,二十位接線員隨即嚴陣以待的準備開始工作。

“…今天的這期節目是直播,爲了慶祝我們《鬼吹燈》這一部小說的順利結束,給它畫上一個完美的句號,我們還特地開通了熱線電話,010-1234…有想跟我談談《鬼吹燈》這部小說的,可以撥打電話進來…”

朱銓一連將熱線電話說了三遍,接着纔開始進入主題。

而此時二十位接線員面前的電話鈴聲已經此起彼伏起來。

衆人在節目的製片室內,透過一層玻璃看着演播室的朱銓,心情尤爲緊張。

那位寄信來的聽衆,會順利的打電話進來嗎?




lixiangguo

「薩摩隊長嗎?他訓起人來的確很可怕。」陸峰不禁想起藤枝淑乃三人在薩摩廉太郎大吼時縮頭縮腦的樣子,笑了起來。「算了,要求你和我一起在這裡等,的確是有點難為人……」

Previous article

「狂妄!」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