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但是陳天每走兩步,便停了下來。

因為此時在山洞裡面竟然傳來了陣陣腳步聲,而且腳步聲還非常的有力量,敲擊地面的時候,陳天甚至隱隱約約能夠感覺到大地在顫抖一樣。

「什麼人?」

陳天皺著眉頭呵斥道。

「來者何人,報上名來!」

果不其然,這個山洞裡面不僅僅只有陳天一個人,竟然還有另外一個人。

陳天聽到這個聲音以後,臉上的表情明顯警惕了幾分,畢竟陳天對於自己現在的環境並不是很熟悉,一旦要是真的出現了什麼麻煩,陳天擔心自己也會有危險。

「踏踏踏!」

就在這個時候,陳天發現腳步聲彷彿越來越清晰了,這說明這個人距離陳天也越來越近了。 此時因為風玫滑落於怪物後方,商尋並沒有看到這一幕。

風玫凝眸看著怪物逼近的觸鬚,唇角上挑,手中的鞭子往前纏住怪物的另一隻觸鬚穩住身形,同時另一隻手上突然出現一把鐵劍,直接迎向怪物攻擊而來的觸鬚。

狠狠砍下。

直接斬斷了怪物的一截觸鬚。

察覺到了痛意,怪物怪叫一聲,突然從後背延伸出無數條觸鬚,全部纏繞著向風玫攻去。

「阿嶼小心。」這一幕落在眼中,商尋再一次提起了心。

看著那些群魔亂舞般的觸鬚,風玫挑眉,唇角揚起一抹邪笑,直接收了鞭子於鐵劍,一手扯過離她最近的那根觸鬚。

這些背上延伸出來的觸鬚雖長,卻較細,當繩子使正好。

一根,兩根,三根……

片刻后,看著地上被扭成麻花一般,觸鬚纏繞難分彼此的怪物,風玫拍了拍手,笑容明媚。

連帶著那四個粗壯的主觸鬚都被背上那些細長的觸鬚纏的死死的,此時的怪物只能在地上發出一聲聲凄厲的怪叫。

商尋走過去,先是打量檢查了風玫一番,見她無恙才看向怪物,只是看著這般的怪物,嘴角頓時一陣抽搐。

此時這怪物心裡只怕要憋屈死了,大招還沒放出來,就被人不按常理出牌的給滅了。

「不殺嗎?」商尋問。

好寶寶,你就收了我吧! 「不急,我們先睡一覺,醒來再殺。」 農門巧廚娘 說話間風玫已經拿出了一個帳篷來,「你弄。」

商尋極為淡定地接過去,開始搭建帳篷。

對於風玫憑空拿出東西來,他現在已經見怪不怪了。古屍會自己動,怪物都見了,他真心覺得,他真心覺得自己的接受能力還挺強的。

商尋搭建帳篷時,風玫瞅著那怪物的觸鬚:「你說這玩意能不能吃?」小說娃小說網

商尋:「……」

「你餓了?」

「那倒沒有,我就隨口問問。」見商尋已經將帳篷搭好了,她鑽進去,隨手在帳篷外布下一道結界,「睡吧。」

他們是深夜來的,進來后無論是那片有塔的黃沙還是在這裡,都是白日的模樣,可是時間上現在已經是凌晨三四點了,她昨日安睡了一覺現在倒是覺得還好,但是商尋畢竟是普通人,還是需要休息的。

商尋跟著鑽進去。

片刻后——

「讓你睡覺,你幹嘛?」

「我不是想讓你能夠好好睡一覺嘛!」

商尋的聲音竟是帶著委屈。

如來必須敗 細微的一陣聲響過後,風玫的聲音帶了絲異樣:「一次。」

廣闊無垠的草原上,璀璨的陽光映在波光粼粼的湖面上,旁邊一隻被自己的觸鬚捆的緊緊的怪物試圖解開自己的觸鬚,再遠一點,一隻小小的帳篷立在那裡,偶有細碎的聲音從裡面傳出……

事後,商尋抱著風玫:「我是不是拖累你了?」

她在戰鬥,他卻只能遠遠觀望著,什麼都做不了,甚至還會讓她為她分心。

風玫打了個呵欠,本來不困的,現在真的困了,聲音帶著弄弄的鼻音:「你才發現嗎?」

商尋:「……」

風玫在他懷中尋了個舒服的位置:「不睡覺?要不我現在送你回去?還來得及的。」

商尋立即閉上眼睛:「睡覺。」

不拖累自家媳婦還拖累誰去?反正他肯定是不會一個人回去的。 踏踏踏!

一陣腳步聲之後,一位身高在兩米以上,渾身肌肉的精壯青年出現在了陳天的面前,但是此時這位青年的穿著打扮跟現代人有很大的區別,全身上下只有一塊麻布遮體,結實的肌肉暴露在了空氣當中。

陳天眯著眼睛打量著自己面前的青年,讓陳天感覺不可思議的是,這個青年竟然並不是人類,而是一句傀儡,因為陳天感覺到不到這個青年身體裡面有靈魂的存在。

這說明這個人跟大壯一樣,都只不過就是傀儡而已。

只不過當年大壯在靈魂之力山洞當中封印了很多年,所以稍微擁有了一點自己的主觀意識,可是這位傀儡就沒有那麼幸運了,他就是一具徹頭徹尾的傀儡,除了知道自己的使命之外根本不會思考任何的東西。

「你是什麼人?」

雖然陳天知道這個青年已經沒有了自己的意思,但還是輕聲問了一句。

「我是護刀奴,專門負責保護這個山洞裡面的東西。」

青年聲音十分冰冷的回答道。

「護刀奴?什麼刀?」

陳天猶豫了一下,繼續問道。

「你是我在這個山洞裡面等了一千多年,第一個看見的活人,外面的那些金銀珠寶秘籍法器你可以全部拿走,但是你不可以繼續往前面走了,如果你繼續往前面走的話,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護刀奴面無表情的沖著陳天喊了一聲。

「你剛才還沒有回到我的問題,我問你你護的是什麼刀!」

陳天皺著眉頭沖著青年喊道。

「我現在不會在回答你任何的問題,我的任務就是保護這把刀,你若是想要拿到這把刀,那就必須打敗我,我才會告訴你一切!」

青年說完這句話以後,轉身準備離開。

陳天深吸了一口氣,然後淡淡說道:「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說完這句話以後,陳天直接邁著步子奔著護刀奴的位置沖了過去,然後舉起自己的手掌,狠狠的奔著護刀奴的後背上面拍了過去。

「嘭!」

護刀奴反手便握住了陳天的手腕,然後目光空洞的看著陳天,輕聲說道:「我勸你最好還是現在就放棄,因為在這個山洞裡面根本就沒有人可以使用靈氣,所以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

「我當然知道這裡不能使用靈氣,從我進入到這裡我便已經知道了,但是不打一打,你怎麼就這麼自信我不是你的對手呢?」

陳天笑呵呵的回了護刀奴一句。

護刀奴聽到陳天的這句話停頓了一下,然後緩緩的鬆開了陳天的手腕,輕聲沖著陳天說道:「我生前乃是合天境,雖然現在已經沒有了靈魂,但是我還是勸你慎重!」

「我打的就是合天境!」

陳天在剛才跟護刀奴交手的那一瞬間便已經感覺到了護刀奴的境界不凡,但是護刀奴現在已經沒有了靈魂,如果光是靠著肉體的話,那最多也就是個煉虛境而已。

而陳天雖然不能使用靈氣,但是他現在的身體強悍程度依舊是煉虛境巔峰的強悍程度,所以如果要是真的動起手來的話,陳天覺得自己還不一定會輸給這個護刀奴。

「你倒是有些膽識,我原本覺得你拿到了外面的金銀珠寶就應該放棄了,但是沒想到你如此執迷不悟,那也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

護刀奴淡淡的回了陳天一句,然後也沒有任何的廢話,直接發出了一聲宛如天雷一般的怒吼。

畢竟護刀奴在這裡待了上千年,身體那面有些麻木,所以怒吼之後,他簡單的活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然後雙腿發力,直接在地上踩出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一具傀儡放置千年竟然還能夠有如此驚人的力量,確實讓人感覺非常的震驚。

「小夥子,如果你現在後悔的話還能夠來得及,要不然一會動起手來,你可能就沒有後悔的機會了!」

護刀奴輕聲提醒了陳天一句。

「你怎麼這麼多的廢話,快點出手吧!」

陳天語氣十分平靜的回了護刀奴一句。

「還真是後生可畏啊,那我今天就讓你看看我的本事!」

護刀奴大喊了一聲,然後雙手結印,最後形成了一個拳印,帶著陣陣金色的光芒直接奔著陳天的位置打了過來。

要知道護刀奴的這一拳打出來的氣勢還是非常驚人的,彷彿空間都能夠被撕裂一般,陣陣爆炸的聲音在山洞當中響起。

「看來這個護刀奴確實有些本事!」

陳天輕聲感嘆了一句,但是根本就沒有躲避護刀奴這一拳的想法,反而淡淡一笑,然後舉起自己的拳頭奔著護刀奴的位置打了過去。

很明顯,陳天並沒有被護刀奴那強大的戰鬥力所震撼到,相反此時陳天竟然選擇了硬碰硬的方式。

「簡直就是在找死!你根本就不可能接下我這一拳!」

護刀奴看見陳天沒有躲避自己這一拳以後,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憤怒,因為在護刀奴的眼中陳天此時的行為簡直就是對他的侮辱。

「那也得試一試才知道!」

陳天此時依舊站在原地,臉色十分平靜的沖著護刀奴說道。

「去死吧!」

護刀奴大喊了一聲,拳頭帶著陣陣呼嘯的拳風直接奔著陳天的胸口處砸了過來。

「嘭!」

山洞裡面傳來了一聲巨響,無數塊石頭轟然落下,很明顯就是被剛才那一拳的威力所波及到了。

護刀奴的拳頭直接砸在了陳天的胸口處,護刀奴準備一拳直接打碎陳天的心臟。

要知道,護刀奴的這一拳的威力還是非常非常驚人,即便是一座大山放在護刀奴的面前,他都有可能直接把這座山給打碎!

但是讓護刀奴萬萬不曾想到的是,自己的這一拳打在陳天的身上,陳天竟然僅僅就是微微晃動了一下而已。

護刀奴看見這個情況以後,直接就愣在了原地。

「你的身體怎麼會這麼強悍?」

護刀奴瞪著眼珠子看著自己面前的陳天,臉上的表情除了震驚之外便還是震驚,因為他剛才那一拳有多麼大力氣他自己心裏面還是非常清楚的!

「我接下你這一拳還是非常輕鬆的!」

陳天淡淡的回了一句,然後直接舉起了自己的右手,猛然一拳砸在了護刀奴的胸口處。

護刀奴的身體瞬間便倒飛了出去,然後狠狠的砸在了牆壁上面,砸出了一個巨大的深坑!

「嘩啦啦!」

無數的石頭落下。

護刀奴晃晃悠悠的站起了身體,但是這一次護刀奴並沒有對陳天發起攻擊,而是邁著步子走到了陳天的面前,直接跪倒在地,低聲喊道:「我認輸!」

極品透視狂兵 「這麼快就認輸了啊?」

陳天笑呵呵的沖著護刀奴說道。

「我不是你的對手,繼續戰鬥下去也沒有什麼意義,而且能夠找到一個可以擊敗我的人,對我來說也算是一種解脫!」護刀奴語氣十分誠懇的回了陳天一句。

「對你也算是一種解脫?」

陳天看著自己面前的護刀奴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不解,然後輕聲問道:「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我這輩子只輸給過倆個人,第一個人就是留下這個山洞的人,當時我答應他,如果我輸了,我便成為護刀奴,幫他在這裡守護他的刀,如果我要是贏了,那他就必須把刀給我,最後我輸了,我便一個人在這裡等了上千年!」

護刀奴淡淡的回了陳天一句。

「那你的意思是你並不是一句傀儡?」

陳天聽到護刀奴的這句話以後愣了一下,語氣有些震驚的問道。

「傀儡?」

護刀奴聽到這句話以後十分不屑的笑了笑,然後淡淡說道:「我怎麼可能是傀儡呢,我只不過就是死了幾百年而已,但是我靠著自己的一絲殘魂堅持到了今天,雖然我現在身體裡面已經沒有靈氣了,但是我的身體依舊是合天境的身體,你能夠打敗我那也是你的本事!」

「原來是這樣!」

陳天看著自己面前的護刀奴輕輕的點了點頭,並沒有多說什麼。

「既然剛才你已經打敗了我,那按照我之前跟你約定好的,現在我需要把這把刀交給你!把這把刀交給你以後,我也算是解脫了,到時候我就可以徹底的離開這個世界了!」

護刀奴輕聲沖著陳天說道。

「……」

陳天看著自己面前的護刀奴心中也是唏噓不已,畢竟在如今這個社會上面能夠碰到這樣的人已經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了。

僅僅就是因為一個承諾而選擇在這裡堅守了上千年,這一點估計就很少有人能夠做到。

「你一直守護的刀到底是什麼刀?」

此時陳天心裏面對護刀奴說的這把刀還是非常感興趣的,一把能夠讓人守護了上千年的刀,那肯定也不是什麼普通的刀。

「這把刀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一把刀,你若是得到了這把刀,我覺得對你來說應該會更加的如虎添翼!」

護刀奴淡淡的回了陳天一句,然後直接邁著步子帶著陳天往山洞裡面走去。

「現在外面的世界怎麼樣了?」

護刀奴輕聲沖著陳天問道。

「靈氣稀薄,武者變少,大部分的境界都停留在化神境之下!」

陳天直接了當的回答道。

「化神境一下?」

護刀奴聽到這句話以後忍不住冷笑了一聲,然後淡淡說道:「我們那個時候如果是化神境一下的話,估計連給人當護衛的資格都沒有!」

陳天看著護刀奴淡淡一笑,他心裏面非常的清楚護刀奴這句話並不是在開玩笑,畢竟在修仙界,化神境也只不過就是個非常微不足道的境界罷了。

但是在地球上面一個小小的化神境便已經可以稱霸一方了!

「既然外面的靈氣已經稀薄到了這個地步,你竟然還能夠有如此境界,那看來你的天賦確實非常的驚人啊!」

護刀奴扭頭看了陳天一眼,語氣似乎有些驚訝的沖著陳天說道。

陳天聽到護刀奴的這句話淡淡一笑,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我其實在這個世界上也活了將近上百年的時間了……」

護刀奴扭頭看了陳天一眼,然後語氣不解的問道:「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我當初在修仙界修行了幾百年的時間,然後因為渡劫失敗所以才重生到了地球,這樣算來的話,我活的時間可能也跟你差不了太多!」

陳天笑呵呵的解釋道。

護刀奴看著自己面前的陳天,眼神當中除了震驚之外便還是震驚,因為護刀奴萬萬沒有想到陳天竟然是來至修仙界的人!

…… 一覺醒來,風玫第一件事情就是殺怪。

總裁夫人萌萌噠 奮鬥了半天,卻依舊沒能掙脫自己的觸鬚的怪物被風玫用鐵劍輕飄飄地從後背刺下去,風一吹,頓時煙消雲散。

隨著怪物的消失,平靜的湖面上突然就蒸騰起黑色的煞氣。

風玫眼睜睜地看著那些煞氣瞬間擰成一股沖入商尋的體內,煞氣無形,她想阻止也不能。

lixiangguo

「別說,我媽媽的眼光還真好!」依依看著衣著純白禮服,俊郎如謫仙一般的辰辰,差點兒都回不過神來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