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但是想要得到武器必須要用東西去換,當然不是華夏幣,在古武修煉者的世界不需要錢,但是可以以東西去交換,這個人的大刀就是這樣來的。”

劉清揚解釋道,宋陽這才釋然,否則一羣戴着各種武器的古武修煉者行走在華夏的各大城市,就算是華夏也會焦頭爛額吧。

二人說話之間,兩個人已經開始了決鬥,那名手持長鞭的灰色長袍男子先發制人,一腳跨出將內勁催動到了極致,身體發出一陣脆響,手中長鞭甩出發出一陣破風之聲,發出噼啪響聲,如毒蛇尾巴一般朝着對方抽去!

見到對方出手,持刀的黑袍男子面色不變,眼底閃過一絲冷色,就在那長鞭在空氣中留下道道殘影向着他面盆抽去的時候,黑袍男子腳下一動,身形快速一閃,畢竟是高級武者,速度十分之快,一下子就躲過去攻擊。

移動到一旁,眼底殺機更加濃郁,長刀輕輕託在地上,發出一陣嗡嗡聲響,身形微微拱起,如一頭即將奔

跑的獵豹!

刷!

黑袍男子動了,速度快到了極致,龍行虎步,一腳踏在青石板地面上仿若石板都跟着震動,聲勢嚇人,一個縱身跳躍起來,巨大長刀劈出,在陽光的照射下這柄長刀彷彿化作一道白光,璀璨的讓人睜不開眼!

此人將內勁催動到了極致,一個高級武者的實力十分可怕,全力爆發之下足以用內勁一拳打死一頭牛,更何況手持如此鋒利的武器,若是劈在人身上肯定是有死無生,就算是岩石也要四分五裂!

黑袍男子動作極快,但是手持長鞭的灰色長袍男子動作也不慢,畢竟是中級武者之中都算極強的存在,身形也是十分的迅捷,因爲手持長鞭,身上的負荷相對較小,運動起來也相對靈活。

腹黑寶寶:我幫爹地追媽咪 鏗鏘!

一陣刺耳的聲響傳來,長刀以極大的力道快速劈在了青石板之上,灰色長袍男子已經離去,速度十分之快,長刀沒有斬到人,但是卻一擊將青石板劈成了兩半,石屑紛飛!

刷刷刷!

長刀揮舞,黑袍男子顯然不打算放過對方,再次出手,雪亮長刀散發着森寒之氣,銳利的程度足以穿金斷石,若是劈在人的身上必定是血濺五步,模樣悽慘。

不過手持長鞭的灰色長袍男子身手也不弱,而且掌握着一種身法,身法這種東西很玄奧,也就是所謂的輕功了,雖然不像玄幻小說裏面那樣可以讓人飛起來或者是化作虛影甚至是分身,但是戰鬥的時候使出也是佔盡了優勢。

再加上手持雪亮長刀之人動作不那麼迅捷,就算是實力稍高一籌也有點無奈,對方靈活的跟只猿猴一樣,自己的長刀雖然可以死死地黏住對方,卻一直無法得手斬殺!

不僅如此,手持長鞭的男子顯然更加佔據優勢,長鞭揮舞,鋼鞭一樣,有兩次抽打在黑袍男子身上,頓時兩條血紅的印記浮現而出,黑色長袍都直接被抽的裂開來了,就像是被利器劃破一樣,十分駭人。

啪!

長鞭再次抽打在黑袍男子的臉上,頓時拇指粗細的血色痕跡迅速浮現,呈現了紫紅色,血珠都溢出來了,如果再加重一點估計血肉橫飛了,可見力道有多大,這還是打在了身體強度較高的武者身上,如果是抽在普通人的臉上,早就已經血肉模糊了。

一刀沒有劈中反倒是被得手了幾次,黑袍男子的目光越發的深沉,十分可怕,感受着臉上入骨的疼痛,右手持刀伸出左手擦拭了一下臉頰上的血珠,目光越發的陰翳,一絲絲猙獰浮現,殘忍一笑。

“居然被你這個螻蟻傷到了,看來還是有兩下子,不過也就到此爲止了,接下來我會砍下你的腦袋!”

黑袍男子陰森道,殺氣十分強烈,已經被手持長鞭的灰色長袍男子徹底激怒了,接下來便是會爆發出來,拿出全部的實力殺死對方。

雖然手持長鞭的灰色長袍男子佔了一點優勢,不僅沒有被殺死反而能夠傷到對方,但是誰都看到灰袍男子面色凝重,額頭上汗水更加濃郁了,顯然剛纔的打鬥已經消耗了極大的力氣,畢竟是中級武者,面對高級武者的攻擊必須全力以赴方纔有可能活命!

不過他的速度雖然相對較快,但也只是相對,再加上體力和力道根本不是對方的對手,持續戰鬥下去必死無疑!

灰色長袍男子目光閃爍,他

想要找機會逃跑,否則繼續戰鬥下去情況很不妙,這點他是知道的,不過對方也不是吃素的,時時刻刻盯着他,就像是毒蛇盯着自己的獵物!

而獵物逃生的一瞬間,便是死亡的一剎那!

“喝,去死吧!”

這時,黑袍男子絲毫不給機會,暴喝一聲瘋狂出手,雪亮大刀舉起劈出一道道殘影,十分密集彷彿要將周邊的空間全部都封鎖住,就算是鞭子也無法攻擊進來。

腳下猛地一發力,黑袍男子如一枝利箭爆射出去,森冷的刀芒直指對手,金屬劃破空氣的“嗡嗡”之聲更是不絕於耳!

灰色長袍男子瞳孔驟縮,黃毛倒退,但是對方這一招顯然區別前面,幾乎避無可避,儘管他有身法速度佔據一定優勢,但是在躲閃的一瞬間竟然出現了一絲恍惚,若非反應的快差點被劈中,當場格殺!

“我倒要看你能躲幾次!”黑色長袍男子冷笑,動作還沒停下便是再次出手,攔腰斬去,雪亮長刀幾乎在空氣中連成一線,化作一個雪白的平面!

“給我死!”黑袍男子暴喝,出手毫不留情,刀風陣陣,幾乎將對手籠罩住,讓灰袍男子避無可避!

見着四周都是刀芒,灰袍男子眼底閃過一絲絕望,對方之前果然是隱藏了殺招,這種刀法十分強大,很難躲避,更何況對方實力本就比自己強大,唯有硬拼!

長鞭舞動,整個化作螺旋狀,朝着黑袍男子甩去,但是剛剛甩出,雪白刀芒舞動,從四面八方擠壓過來,到處都是,一瞬間劈在長鞭之上,伴隨着一陣噼啪之聲,長鞭就像是樹枝一樣被斬斷,掉落一地!

噗嗤!

一顆人頭高高拋起,灰袍男子的臉上上帶着恐懼與絕望,人頭便已經被斬落,鮮紅血液噴灑而出,直到人頭落地那具無頭屍體方纔緩緩癱軟下去,血液將整個青石板街道染成了鮮紅色,腥味緩緩散開。

當鬧出人命,周圍並沒有絲毫驚呼聲,而是一陣鼓掌,稱讚黑袍男子修爲強大,刀術厲害。

很快來了三個人,將地上的屍體清理掉並且用清水沖洗一遍,且將那塊被劈碎的青石板換掉,這才恢復了這裏的秩序。

宋陽搖頭,這個灰袍男子其實實力不弱,只是沒有突破罷了,如果突破了對方想殺他都難,而且他的武器也差了一點,被劈斷,否則也不至於橫死。

“武者的世界就是這麼殘酷,結界中人以武爲生,追求古武的極致,想要突破到達宗師境界,活個兩百年都沒多大問題,追求武道奧義的這些人根本不在乎殺生!”劉清揚慢悠悠的說道,頗爲感嘆,他對於結界中人這種做法倒是不敢苟同,不過好在他生在佛家的結界,殺戮幾乎不會存在。

“老大,剛纔到來就已經發現了不止一個高級武者,中級武者更是一大片,就算有一兩個低級武者也是在高級武者的陪同下來到此處,我們的實力並不算強大,大師級強者也不是沒有。”小七面色頗爲凝重,他來到這裏已經感受到了強大的壓力。

點點頭,宋陽不置可否,結界中人果然強大,不過這不正是他想要的麼?

“古武者的世界……雖然殘酷一點,但是物競天擇,必然有其存在的道理,只有在這裏我們才能變得更加強大!”

宋陽心中戰役高昂,堅定的說道!

(本章完) 宋陽三人感嘆,古武者的世界在外人眼中快意恩仇十分逍遙,實際上也十分殘酷,如果實力強大便可以佔據更多的資源,而實力弱小的人很可能被人斬殺,成爲一賠黃土。

這種事情十分常見,就像是剛纔鬥毆的兩人,一問之下方纔得知原來兩人不過是爲了根本微不足道的小事情便拔刀相向,最後將對方斬殺,可以說是視人民爲草芥,相當殘酷。

當鬥毆過去了差不多十分鐘,這座古鎮上面也就恢復了平靜,但是沒有多久再次有人開始鬥毆,兩名中級武者決鬥,不過好在兩人實力差不多,並沒有殺死對方。

這種事情十分常見,一場鬥毆接着一場,但是並不是每一次都有人死亡,不過也足以證明結界中人十分輕視人命,一言不合就會出手。

“宋陽,待會與人交談就交給我吧,你們畢竟第一次來到結界,對這裏的一切都不熟悉,如果被人發現來自外界的話可能會有一些麻煩。”劉清揚提醒道,也是爲了安全着想,因爲結界的存在本就是個祕密,華夏政府都不知道,如果發現有外來人可能會羣起而攻之。

宋陽點頭答應,來到此處畢竟是安全第一,就算是已經達到了大師級,在這裏實力算是強大的存在了,不過他並沒有過於託大狂妄,在結界之中如果暴露了那將會面對全結界人的追殺,想不死都難!

宋陽三人以劉清揚爲首,跟着他上了古鎮的一家酒樓,找了個座位坐下來,沒有選擇裏面的包廂而是比較隨意的在外面,按照劉清揚的說法,包廂裏面都是一些大師級強者,雖然說宋陽也是大師級強者,但是也不值得因爲一個包廂與人大打出手。

“我們三人的實力在外面絕對無人願意招惹,宋陽的實力是大師級,別人看不穿,除非宗師級強者或者是較爲強大的大師級強者到來,至於我和小七都是高級武者,兩個高級武者沒多少人願意招惹。”

宋陽所在的酒樓並不收取任何費用,依照劉清揚的說法就是這裏不過是爲了過兩天的小市做準備的,而且雪神宮的人做東,這裏的一切消費由他們擔負。

在結界之中,不僅僅有雪神宮這個龐然大物的存在,還有一些其他的古武修煉者,這些人以雪神宮爲尊,可以算是雪神宮的奴僕了。

蒼山武道大會開啓,以雪神宮這種地位超然的存在,門下弟子十分高傲與強大,根本不可能出來親自招待來者,所以這些事情就交給了這些所謂的奴僕,將來者安置在古鎮上面。

古鎮十分龐大,大多是一些客棧酒樓,武器店只有一家,也唯獨這裏不是免費,需要收取一定的報酬才行,而且無人敢在這裏撒野,否則就是不給雪神宮的面子,後果相當嚴重。

愛讓我們無處可逃 而打架鬥毆就不同了,古武修煉者本就是在廝殺中誕生強者,如果不戰鬥就毫無意義了,所以對於這種行爲雪神宮的強者並不介入,只要不發生圍攻或者大規模暴動就行。

吃完飯,宋陽三人一同來到一家客棧裏面,劉清揚上前跟客棧的老闆說了幾句便帶着宋陽兩人來到樓上一間房間,房間佈局十分古樸,跟拍古裝片裏面的房子一樣,好在有幾張牀,足夠住宿了。

宋陽伸了個懶腰,活動活動筋骨,隨即露出輕鬆之色道:“終於可以休息休息了,結界之中兇險十分,動不

動就大打出手,實在是不適合鬧事,不如靜下心來修煉一下,我感覺在這裏修煉似乎更加輕鬆。”

宋陽建議道,所謂古武便是強大身體,修煉招數,通過招數的修煉從而修煉出內勁來,但是越是往後面修煉越是困難,目前宋陽感覺自己的實力停滯不前,也不知多久才能夠突破到下一個境界。

但是令宋陽驚喜的是,來到這裏之後竟然發現了自己似乎修煉起來輕鬆一些,渾身都倍感舒服,雖然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卻十分驚喜。

“結界之中靈氣相對充裕一點,修煉起來肯定要輕鬆啊,這點是毋庸置疑的。”劉清揚點頭,隨意的說道。

聞言,宋陽跟小七同時一愣,錯愕的看着他,納悶的問道:“什麼叫做靈氣充裕,這個跟修煉有關係麼?”

這點他們倒是不懂,因爲他們的修煉都是通過練習招數搶進體魄,最終將內勁修煉出來,由外而內,至於靈氣他們就不知道了,也從來沒有聽說過。

看着兩人錯愕的樣子,劉清揚一下子傻眼了,跟看見鬼一樣看着兩人,不相信道:“我說你們兩個不是吧,竟然連靈氣都不知道是什麼?”

宋陽兩人齊刷刷的搖頭,做出一副虛心受教的樣子。

劉清揚當場被氣的吐血,大呼坑爹,跟看怪物一樣看着這兩個傢伙,已經徹底無語了。

“你們兩個連靈氣是什麼都不知道竟然也能夠達到大師級和高級武者?你們該不會吃了什麼天材地寶一下子蹦上去的吧?這不可能啊,但凡是修煉古武都應該知道靈氣是什麼,因爲我們古武修煉者的進步依靠的就是靈氣。”劉清揚鬱悶道,這兩個傢伙看上去還真是一竅不通。

“我們是真的不知道靈氣是什麼,聽都沒有聽說過,以前修煉的時候主要就是依賴於不斷強勁體魄,增加自己的速度和力量,久而久之突破到了中級武者就誕生了內勁,與靈氣無關。”宋陽解釋道,當初他觀摩龍圖騰柱的時候倒是與小七的修煉方法略有差異,感覺自己好像看到了許多玄奧的東西,從中領悟起來。

但是至於後面的提升,他也是不斷的依靠鍛鍊身體修煉招數來取得進步的,這樣一來《龍圖騰》這部古武的威力也就越來越大了。

至於小七則修煉了《夜行步》、《道家九字真言》還有摘葉飛花的能力,不過最重要的還是在鍛鍊體魄上面,否則速度和身體的協調度根本達不到。

劉清揚幽幽的嘆了一口氣,對着兩人豎起了大拇指,咬牙切齒道:“你們牛,竟然選擇由外而內的修煉方法,看來外界的修煉方法的確是不同,否則也不會幾乎找不到強者了。”

看着宋陽兩人納悶的樣子,劉清揚決定解釋一下,原本他倒是不覺得這些是問題,畢竟凡是結界之中走出去的人必定都知道古武如何修煉纔會最快的進步,就算是離開結界也都沒有亂想,覺得外界之人之所以修煉的速度慢完全是因爲外界靈氣比較匱乏的原因,根本沒有朝着修煉方法上去着想。

“靈氣是古武修煉者的根本,古武修煉分爲兩種,一是納氣,二是鍛體,納氣就是通過感受到靈氣從而進行修煉,將靈氣引入體內進行修煉,雖說也進行招數的練習,但是主要以靈氣去淬鍊身體,從而達到一定的強度,但是最爲重要的就是產生內勁,

一旦產生內勁也就算是真正的武者了,也就是初級武者!”

“而鍛體則不同,鍛體流的武者在成爲正式武者之前更加強大,因爲體魄強大,但是一旦成爲武者,哪怕是初級武者,納氣流則會誕生內勁,從而快速成長,但是鍛體流能夠誕生出內勁的人寥寥無幾,這個方法也就被捨棄了,沒想到你們竟然都是鍛體流的武者。”

劉清揚無語,照理說鍛體流早就被拋棄,因爲進步起來實在是太慢了,而且想要通過純粹的鍛體誕生內勁比起納氣難上十倍!

“初級武者就可以誕生內勁?不會吧,我跟小七都是達到了中級武者的時候才誕生了內勁啊。”宋陽鬱悶的說道,現在秋雨燕就是初級武者的實力,根本沒有誕生內勁,否則實力就會大幅度提升了。

原本宋陽還覺得這一切很正常,但是現在按照劉清揚的說法,初級武者就應該誕生內勁纔對,有點不同。

“這就是鍛體流和納氣流的區別了,鍛體流只通過強勁筋骨,修煉招數來誕生內勁,需要的時間長,更重要的是……十個人之中也未必有一個能夠誕生內勁!” 總裁的緋聞妻 劉清揚認真道。

宋陽沉默了,當初遇到天師的時候對方也要求他如此修煉,並且帶他去觀摩了龍圖騰柱,所以宋陽纔會有今天的實力,對於天師的建議宋陽絲毫不會懷疑,對方如今更是宗師級強者,必有原因。

“不過也沒事,納氣流跟鍛體流的根本區別在於內勁,納氣流內勁強大,而鍛體流則是身體強大,你們的速度或許比起同級別的要快,但是內勁卻不足。”劉清揚接着說道,如今宋陽和小七都是誕生了內勁的古武修煉者,所以不會再因爲無法誕生內勁而煩惱了。

“對了,清揚,我倒是有一件事情不明白,我在西海的時候曾經被一名結界中人偷襲,對方應該也是大師級強者,但是實力比我強大太多,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宋陽對此事一直耿耿於懷,畢竟被人家打暈了仙人跳可不是什麼好玩的事情,如果對方當時動了殺心,自己可能已經死了!

聞言,劉清揚眉頭一皺,隨即將手按在了宋陽的肩膀上,內勁一下子運轉起來,一個虛幻的“卍”字在手心浮現,散發着淡淡的威嚴。

看着這一幕,宋陽知道對方一定是在運轉佛家的古武探查自己的實力,良久之後,劉清揚滿頭大汗的宋陽,鬆了一口氣。

“我知道了,因爲你的實力雖然是大師級強者,但是畢竟是鍛體流,發展十分不全面,內勁方面根本沒有達到大師級,所以還會被人所感應出來,縱然戰鬥力已經足夠,但是畢竟不是真正的大師級強者!”

劉清揚的話讓宋陽不禁一愣,心中震動,原來自己還不是真正的大師級強者?

“不錯,你是鍛體流的古武修煉者,雖然戰鬥力達到了大師級,但是境界上面還是有所不足,更何況大師級分爲高中低三個層次,你的戰鬥力應該也只是低級而已,對方超越你並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劉清揚說道,結界之中高手衆多,宋陽不是對手也很正常。

接着,劉清揚又跟宋陽兩人解釋了一些結界中人修煉古武時候的基礎知識,但是對於這兩人來說卻是十分新奇。

不知不覺,五個小時的時間已經過了……

(本章完) 經過劉清揚數個小時的教學,宋陽兩人對於古武修煉者的認識達到了一個嶄新的高度,畢竟他們不是結界中人,在外界能夠接觸古武的人都是寥寥無幾,而且都是對於修煉古武停留在淺顯的層次。

按照劉清揚的說法,曾經結界出現的時候,不少天賦不行的人並沒有能夠進入結界,而是留在了外面,這些人就是那些結界中家族的“棄徒”,雖然懂得古武但是天賦太差,所以纔會被結界中人拋棄。

不過這些人之中總會出現一些將鍛體流修煉到高層次的人,所以纔會有大師級強者的存在,但是也少的可憐,世界上被人所得知的也只有八大強者而已,這個數量甚至連一個結界中大師級強者的數量都比不上,實在是少的可憐。

而在古武發展的道路之上,越來越多的武者拋棄了難以修煉的鍛體流,而選擇了納氣流,所以結界中人的實力強大,而外界就低微的可憐了。

知道了這麼多的基礎知識之後,宋陽方纔懂得原來古武修煉還分爲兩個流派,只不過他選擇的鍛體流已經被摒棄。

不過宋陽並不氣餒,因爲他如今已經是大師級高手了,除了內勁還沒有達到真正的大師級,戰鬥力方面卻是一點都不差。

“想要將你的內勁也突破到大師級,必須進行納氣,否則很難達到。”劉清揚說道,如今內勁正是宋陽的弱點,與結界中的大師級高手相比差了太多,交手的時候可能會吃虧。

宋陽點頭,他在外面修煉的時候感覺到自己的實力已經不會再增長了,現在聽到劉清揚這樣說,頓時覺得自己的問題便是出在了納氣上面,內勁根本達不到。

“清揚,那如何才能夠納氣呢?你所說的天地靈氣我根本感覺不到,只是覺得在這裏似乎可以修煉了。”

對於修爲的問題宋陽自然是重視,如果能夠納氣從而增加內勁的強大程度,達到真正的大師級強者,他的實力也會提升很多,在兇險的結界之中自保能力也會增加許多。

聞言,劉清揚眉頭微皺,隨即說道:“這個我也不是很好說,需要依靠自己去感應才行,好在結界之中靈氣充裕一點,感覺靈氣並不是很困難,納氣也相對簡單。”

“靠自己去感應?”宋陽疑惑,他可是一點感覺都沒有,一旁的小七也是納悶的看來看去,也不知道該如何納氣。

“哎,現在有點晚了可能,納氣還是最初的時候容易感應,如今你的實力已經達到大師級水平,再想重新學習納氣會有一點困難,畢竟納氣流和鍛體流本就不同。”劉清揚無奈的說道。

“所謂納氣就是感應到天地間的靈氣,而你們現在很難做到,就算是靜下心來感應也不容易,這樣吧,過兩天小市就要開始了,到時候看一下能不能買到納氣果,如果有了那個倒是比較容易了。”

聽到劉清揚的話,兩人眼中頓時露出精芒,對於他們來說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感應靈氣,從而進行納氣。

“納氣果是一種天材地寶,通常幫助那些在納氣方面有困難的武者感應靈氣從而納氣,有了那種東西的幫助你們納氣不難。”

劉清揚的話無異於給了兩人希望,要是真的不能夠納氣可就真的悲劇了,不過接下來兩人眉頭便再次皺起來,因爲根

據劉清揚所說,如今天材地寶越來越少,納氣果也是頗爲珍貴,想要得到十分不易。

不過他們並不打算放棄,小市本就是比較難得了,出了這裏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遇到納氣果,也只有碰碰運氣了。

距離小市還有兩天的時間,這兩天宋陽和小七根本沒有浪費時間,而是在瘋狂修煉,努力的按照劉清揚的說法靜下心來去感應周圍的靈氣,進行納氣。

不過可惜的是,無論宋陽如何努力都無法感應到所謂的天地靈氣,更是不可能納氣,這讓他頗爲失望。

無奈之下宋陽只能暫時不去想納氣的事情,再一次將當初殺掉的那個神木家族的人得到的忍術修煉法門拿了出來觀摩,畢竟忍術的強大他可是看見的,幾乎可以說是逆天了,如果自己能修煉出所謂的傀儡分身這個忍術,那麼打不過也可以逃跑了。

再者,所謂的忍術可不止一個傀儡分身啊,還有其他的,更重要的是如果能夠參悟了忍術之中的奧祕,宋陽將會變得更加強大。

不過依舊是毫無進展,宋陽只能是放棄,雖然說並沒有能夠學會納氣,也沒能參悟忍術,宋陽修煉了兩條之後也是感到神清氣爽,異常舒服。

шωш ●тт kan ●℃O

“今天就是小市開始的時候了,待會我們下去看一下能不能找到納氣果,如果能夠找到那是最好不過的了。”劉清揚說道,三人吃了個早點便是下樓了。

小市就在古鎮之中,之所以稱作爲小市那是因爲都是由來自各個結界的古武修煉者自行擺攤,將對自己無用而對其他人有用的東西拿出來交換或者買賣,這樣一來促進了古武的發展。

雖說在結界之中武者之間的較量十分殘酷,殺人越貨這種事情時常發生,但是在小市開始的時候卻無人敢亂來,因爲雪神宮將親自派出弟子坐鎮!

在這裏,就算雪神宮派出的是低級武者的弟子,那也沒有人敢招惹啊,畢竟古鎮上的古武修煉者可都是雪神宮的奴僕,要是敢招惹那無異於找死!

而且雪神宮道統龐大,如果敢殺雪神宮的人,就算是大師級強者也斷然不可能活着離開結界!

“古武的世界這麼殘酷,就算是雪神宮的人親自坐鎮,如果真的出現了寶貝那個人不會被盯上?到時候就算是雪神宮也沒有辦法吧。”宋陽說道,見識了武者之間的爭鬥,他可不認爲那些傢伙真的會循規蹈矩,就算是當時不買,而是暗中盯着有機會再出手也不是不可能的。

劉清揚擺擺手否定道:“這個放心,因爲在小市上會出現的東西根本不可能太過貴重,要麼是這些傢伙不知道從哪找來的一些雜物,要麼就是一些奇珍異果,雖然說價值不低但也不至於爲了這些東西而去冒險。”

鬼萌小小妻 “這麼說來,小市豈不是沒用了?東西都不夠珍貴還拿出來交換?”宋陽無語,還以爲有什麼好東西,原來只是一些路邊攤啊。

“這你就錯了,不珍貴那也只是相對而言,沒有達到足以令人覬覦的程度,畢竟就算是暗中謀財害命也有可能觸動雪神宮的人,犯不着冒着生命危險胡來。”

“而真正的那些極其珍貴的東西,將會統一起來進行匿名拍賣,由雪神宮的強者親自坐鎮,沒人知道賣家和買家到底是誰。”

原來是這樣,宋

陽恍然,看來後面還有個所謂的拍賣會,這樣一來豈不是可以買到很多珍寶?結界中人都會覬覦的珍寶,這是何等程度,在外面那根本不可能出現的東西,想想都有點激動。

“那我們可要在拍賣會上好好的搜刮一番了,結界中人都要起貪念的珍寶,必然不是一般的珍貴。”宋陽眼前一亮,彷彿看到了無數的奇珍異寶朝着自己飛來,然後自己的實力一飛沖天。

啪!

看着宋陽在哪裏YY,劉清揚沒好氣的拍了他一下,打擊道:“還想染指拍賣會?你怕是想太多了,那上面出現的東西可不是一般的珍貴,你哪裏來的資本去購買?”

“額……不是免費麼?”宋陽弱弱的說道。

聽着這句頗爲天真的話,劉清揚直接吐血了,無語的看着宋陽,再看了看小七一臉疑惑的樣子,直接暈倒,原來這兩個傢伙都是這麼想的啊。

“醒醒吧兩位,這裏可是結界,不是開慈善機構的,你以爲住宿吃東西免費就全部免費了?開玩笑吧,就算是小市上面想要得到自己需要的東西都必須付出代價,否則一切免談!”劉清揚沒好氣道,這兩個傢伙還真是天真的讓人發笑啊。

宋陽兩人不好意思的撓撓頭,跟着劉清揚來到了街道中央,果然不出所料,青石板路兩旁盡是一些“奇珍異寶”,不過一眼看過去竟然連斷刃和破罐子都擺出來了,實在讓他們無語。

“咦?這是……百年寒鐵!”

忽然,宋陽眼前一亮,盯着一個邋遢的中年大叔前面擺放的攤位,那是一塊足有半個人頭那麼大的黑乎乎的鐵塊,正是百年寒鐵。

百年寒鐵十分難得,是煉製武器的極佳選擇,不需要怎麼淬鍊便已經極度純淨了,硬度很高,而且上面附帶着寒氣,對戰的時候能夠給對手造成一定傷害,影子的冰魄刀就是用千年寒鐵煉製而成的,十分強大。

百年寒鐵跟千年寒鐵比起來差距十分巨大,但是勝在個頭大啊,影子的冰魄刀加起來也就是半個拳頭大小的,比起這塊實在是微不足道了。

不過宋陽雖然驚訝但是並沒有想要,因爲這麼大一塊百年寒鐵他還真不知道用來幹什麼,畢竟他不需要煉製武器,已經有了青牙血刃了,至於小七更是沒需要了。

“那是……火龍草麼,真的有這種草的存在,嘖嘖……”宋陽忽然將視線落在另一個攤位上面,已經有不少人圍在那裏,指着一株通體火紅的草說着什麼。

重生之狠毒大小姐 這株草的葉子呈現鋸齒狀,莖雖然不粗但是葉子十分龐大而且密集,像是一團燃燒的火焰,故而名字叫做火龍草,實際上與龍根本沒有絲毫的關係。

lixiangguo

“環哥兒,怎地這般魯莽?”

Previous article

皇后卻是渾不在意地攤了攤手,回道:「這整個天下都是陛下的,誰的所作所為都在您的眼皮子底下,既然您都不去管這些事,臣妾拿來說說又有什麼關係。人在的位置越高啊,總會有些優越感的,做的事也便會囂張,只要不鬧出大亂子,該做的事負的責任也能周正地完成,便不是什麼大問題。」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