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以前李和要曝光烏托邦實驗,全世界都在阻攔他,而如今,幾乎所有勢力都在推動這件事,所以,哪怕烏托邦這些年隱藏的很好,被找出來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只是……

「以前烏托邦實驗是為了方舟計劃而做的,目的在於徹底解決幻想,也是審判委員會和神王的一個賭局。」

「但現在,神王的身份半公開狀態。」

「他似乎已經沒有理由能夠推動方舟計劃了才對。」

李和對此有些不解,因為從最開始,方舟計劃都不是迫在眉睫的,只有可能是審判委員會選了它,然後去執行而已,屬於對未來的「未雨綢繆」。

而這個過程,不論人們是否接受,它本身是有「大義」在裏面的。

那個大義就是人類徹底解決幻想的大義。

現如今情況改變,神王的身份明了,審判委員會就算想選,民眾也不會答應,面對這份明顯是人類滅絕的計劃,神王要怎麼去推行它?

「老李啊,你沒搞懂,神王,壓根就不需要去推行方舟計劃了啊。」

「他直接動手就可以了。」

「他就是那劫難,那末日的洪水,沒有從他手中拿到船票的人,都會被洪水淹沒啊,神王在第二個階段,力量足夠之後,壓根就不需要大義來進行統治,他只需要通過恐懼即可。」

「那時。」

「烏托邦計劃的實驗成果,反而是那些拿了門票的人,最後的救命稻草了。」

「他們無比希望有一套穩定的系統,可以讓他們在末日的劫難中苟延殘喘,直至他們的玉帝成為無上的至尊,帶領他們建造天庭。」

神王的本體是什麼?是無量量劫啊,沒有誰比他更懂劫難。

所以,神王完全可以自己掀起劫難,然後發船票,以此為維持他對這個世界的統治,讓人類為他而服務,幫助他來吞噬人皇位格。

李和沉聲道:「等於說在未來只剩下三個階段了。」

「第一階段,是在神王對執劍者出手前,我們的戰略空窗期,可以發動進攻;第二個階段,神王對執劍者出手,並已得手,開始循序漸進的解封,並放出劫難的預言,以恐懼統治世界;第三個階段,神王獲得完全力量,開始吞噬人皇位格,世界進入終焉。」

「我們每拖一個階段,勝利的希望就越小?」

姬長生點頭,說道:「是的,最好是在第一階段就能夠解決神王,你不是要當靈官嗎?雖然不知道這文明護法的皇級位格夠不夠實力,但應該也能用一用,只要青萍劍補完成為完整的文明之證,是存在壓制無量量劫的可能的。」

「至少。」

「如果我們幹掉了神王,而你負責鎮壓無量量劫,由此來決定人類存亡的時候,那時,你重新加冕為人皇的概率很大。」

「所以,只要有可能,我們最好在神王動手前幹掉他。」

姬長生在賭,他又怎麼可能不清楚靈官與人皇的差距?無量量劫這種東西,一旦爆發開來,只有無上的力量與權能才能夠鎮壓住。

靈官位格,配合青萍劍,或許能擋一陣子。

但只要李和沒能重新成為人皇,那麼一切就會被無量量劫吞噬……

這是審判委員會不敢賭的。

姬長生卻偏要賭。

「我倒是願意去賭,但晉級皇級非一日之功,現階段我並不存在擊殺神王的可能,他那邊的力量並不弱,甚至可以說是很強勢。」 「然後呢?」許林聽到這話,臉龐上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只是淡淡地出聲問道。

許林突然的平靜讓吳應雄忍不住一怔,但是很快再一次叫喊起來:「然後這個時候難道我們不應該要去調查清楚嗎?看看到底是誰在陷害你,然後讓你恢復官職啊!」

「有意義嗎?」許林再一次問道。

「怎麼會沒有意義?難道你不想要回來了嗎?」看着許林,吳應雄的臉龐上露出了恨鐵不成鋼的神色,怒聲問道。

「應雄,我相信,你多多少少應該很清楚。我以前的身份並不簡單,我為什麼能夠得到特武這個職位,並不是說那一次我陪着你去抓王克文就可以得到的。而是因為我上面有人,我其實是一個關係戶,你明白了嗎?」看着吳應雄,許林認認真真的看着前者,開口說道。

許林覺得有必要和吳應雄說清楚了,不然的話。吳應雄只會自己陷入了一個死局裏。

「然後呢?你就算是一個關係戶,那又怎麼樣?你在分局裏的所作所為,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你的能力完全不遜色任何一個武官,難道你就要這樣放棄你的職位了嗎?對於你而言,武衛究竟是什麼了?」吳應雄怒聲質問道。

「它是維護正義的,是為人民服務的,」看着吳應雄,許林臉龐上露出了認真的神色,緩緩開口說道,「它就是為了維護法律維護秩序維護正義而存在的。」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為什麼你就不願意調查清楚呢?」吳應雄問道。

「有這個必要嗎?」看着吳應雄,許林的臉龐上露出了頗為無奈的神色,開口說道,「就算我不在這個崗位上,但是我還可以在其他崗位上貢獻出我的一份力量啊,為什麼我就一定非要束縛在這個地方呢?」

「因為我不想要讓你走!我想要你跟我在一起去辦案!你明白嗎?」吳應雄歇里斯底得吼叫起來。

許林聽到這話,頓時覺得有一些毛骨悚然。忍不住後退了兩步,看着吳應雄,乾咳了兩聲,說道:「那個啥,應雄,我性取向很正常的,你那個啥,還是找別人吧?」

滿臉憤怒之色的吳應雄在聽到許林的這番話后頓時像是脖子被掐住了一樣戛然而止,然後他整張臉的神色就漲得通紅。怒聲說道:「你在胡說八道什麼!我是那種搞基的人嗎?靠!」

哪怕是吳應雄也完全沒有想到許林居然會在這個時候想到這一點去,讓吳應雄都是忍不住爆出一句髒話。

明明是在很正經的討論著這件事情,而他居然跟我說這一些,這是想要幹嘛?搞事情是不是?

聽到吳應雄的話,許林眨了眨雙眼,有些警惕地問道:「你真的不是那個意思?」

吳應雄氣得滿臉通紅,怒聲吼道:「廢話!我當然不是!」

許林聽到這句話,這才暗暗鬆了一口氣,拍了拍自己的胸膛。開口說道:「那就好那就好。」

見許林居然還當着自己的面作出這樣的動作,吳應雄心裏是真的有十萬隻草泥馬在奔騰,卻偏偏不知道要怎麼去反駁這個王八蛋的話才行。

吳應雄深呼吸一口氣,讓自己的情緒保持平靜下來,怒視着許林,看着他。說道:「許林,為什麼你不願意去調查?」

「我剛剛不是說了嗎?我就算不在這個崗位上,我也可以在其他崗位上貢獻出我的一份力量不是嗎?」見吳應雄還抓着這個話題不放,這讓許林的臉上露出了頗為無奈的神色,繼續說道。

「什麼崗位?當老師?還是當保鏢?」吳應雄問道。

「反正對社會有貢獻就是了。」許林頗為含糊的說道。

他總不能說自己是一位戰神,還是特種部隊的隊長這樣的吧?

不過吳應雄說到老師,反倒是許林想起了,自己來到台都的時候,好像還有任務沒有完成呢。就是李若水的事情。

想到這裏,許林就感覺好頭疼,李若水這個點。還是他的師傅逍遙子指明讓他去的,結果他也半路掉鏈子了,這還得再去解決一下。

許林突然發現。自己有好多事情都沒有解決啊,這還真的是有點麻煩。

「你怕了是不是?」

就在許林想着這些亂七八糟的憂心事情的時候,吳應雄的聲音充滿了嚴肅的語氣在他的耳邊響了起來。

聽到吳應雄的話,許林愣了一下,有些反應不過來:「什麼?」

「你害怕了,你知道是總局的人想要對付你,所以你怕了,是不是?」吳應雄看着許林,目光灼灼,沉聲說道。

「隨便你怎麼說吧,我還有一些事情,我先走了。」許林懶得在這裏和吳應雄解釋太多。轉身就打算離開。

「所以,這就是你想要的不是嗎?沒有了特武這個身份的束縛,你就可以更好的為三蓮會辦事不是嗎?」吳應雄看着慢慢朝着前方走去的許林身影,怒聲說道。

聽到這話,許林的臉龐上頓時就湧出了一抹寒意,驀然轉過身。雙眼充滿了冷漠的神色,怒聲說道:「吳應雄,你不要胡說八道!」

「我胡說八道了嗎?許林,我真的是在胡說八道嗎?你和陳亦涵認識也就算了,但是你和三蓮會副會長的千金小姐也認識,為什麼你也不說?上一次,在碼頭髮生的事情,我可是找到錄像了!你和袁中山的女兒是認識的,而且還非常的熟悉,這些,難道我說錯什麼了嗎?」吳應雄冷冷地說道。

許林一怔,現在他終於明白為什麼吳應雄看到他會變得這麼的憤怒了,敢情是因為他發現了這些事情,再聯想到他離開台都前往利加國吳應雄的態度,一下子,許林就全部都想明白了。

許林緊皺着眉頭,看着吳應雄,沉聲說道:「你說的沒有錯,但這並不代表我就是三蓮會的人,我也不是在為三蓮會辦事的,好嗎?」

聽到許林的話,吳應雄更加憤怒起來,怒聲吼道:「你在開什麼玩笑?你可知道袁中山的女兒以前幹了什麼事情嗎?」

。 踏踏……

趙司令帶領眾人直接走向警務連,剛走進大門,眾人的臉色一凝。

警務連的同志們一個個筆直地站在一邊,但是個個都是鼻青臉腫,全部都破相了,感覺他們更像是剛剛打完群架,然後在這裡執勤!

警務連會發生這種事情?

趙司令向前幾步,犀利的眼神掃過他們幾個,道:「你們的臉,怎麼回事?」

王雲向前一步,猶豫了一下,眼神中略帶慚愧,大聲回答道:「報告首長,這是切磋留下來的。」

眾人暗暗鬆了一口氣,不是群毆,不是被虐待就好。

之前少將不好開口,眾人都以為警務連發生了不愉快的事情,才不好當面說出來。

在訓練中,相互切磋,出現磕磕碰碰很正常,別說鼻青臉腫了,有時候摔斷手腳都有可能發生,更何況警務連是精英部隊,訓練的時候更接近實戰,出手往往比常規部隊訓練要狠得多。

「說清楚一點。」趙司令道。

王雲道:「報告首長,連長同志跟我們進行格鬥對抗訓練,每天他會專門抽一個小時的時間與我們切磋,提高我們的近身格鬥實力。」

趙司令點了點頭,道:「不錯,要想打人,確實先學會挨打,效果怎麼樣?」

「報告首長,實戰效果非常好,不過我們需要四個人才能與連長抗衡。」

眾將領臉上露出一絲詫異的神色,他們剛才還以為是一對一的單挑。

警務連的戰士都是從各個連隊精挑細選出來,戰鬥實力絲毫不遜色特種兵,結果四個打陳凌一個,都被打得鼻青臉腫。

這小子的格鬥實力得有多強?

不愧是從地獄營里走出來的最強勇士!

「一個同時打你們四個,還能把你們打成這樣,他估計也不好受吧?」范閑忍不出插上一句。

「報告首長,連長打得很輕鬆,他的意思還可以同時打得更多,切磋的時候讓我們盡全力攻擊,我們已經盡全力了。」

王雲大聲說道,眼神里充滿了敬意。

他們被虐得心服口服。

陳凌用強大的格鬥實力徹底征服了他們。

他們從來沒有想過,一個人的格鬥實力可能強悍到這樣的程度。

眾人心頭都是一顫。

這麼恐怖?

一個人單挑四個精英還打得非常輕鬆,他實力提升得這麼快?

范閑和肖邦和陳凌交手過,對他的格鬥實力有大概的了解。

三個月前,要說陳凌能夠同時對抗兩個,他們不奇怪,但是打四個肯定不行,現在都可以超過4個了,實力提升了一倍不止。

這樣的成長速度相當驚人了。

他們不知道,陳凌在地獄營的時候,可以同時面對10個教官的攻擊,還能全身而退,可以在幾十頭的狼群中,殺得天昏地暗。

王雲等人實力跟地獄營的教官實力還差上不少。

趙司令沒感到任何意外,陳凌能從地獄營走出來,打的就是精銳,何況這小子還是史上最強勳章獲得者!

趙司令點了點頭,道:「繼續執勤,辛苦了。」

「謝謝首長關心。」王雲敬禮。

趙司令帶隊走向警務連訓練場的大門,可是還沒靠近便聽到從裡面傳來各種聲音。

「哈!」

「哈!」

「啪!」

「啪!」

當眾人走進大門,立刻看到訓練場上熱火朝天的訓練場景。

幾名戰士背著單兵背包在障礙跑到上狂奔,你追我趕,相互較勁。

一排戰士在負重的情況進行高頻率的俯卧撐運動,一排戰士槍口吊著樁頭進行瞄準…….

這些精英給人感覺像是在新兵營里訓練一樣。

讓眾人感到詫異的是陳凌並不在隊伍中!

「不錯,現在都準備到飯點了,還這麼刻苦的訓練,不錯啊,部隊里就得有這樣的勁頭。」

「這樣很好!現在沒人敢說我們警務連鬆懈,比不上特種兵了吧?」

幾個將領臉上都露出滿意表情。

肖邦,范閑等人連連點頭,警務連這樣訓練程度的確趕上他們特種兵的日常訓練。

趙司令沒看到陳凌,便向羅興國招手,讓他過來。

羅興國立刻小跑過來,立正,敬禮,道:「首長好!」

趙司令道:「這是你們連長給你們下達的訓練任務?」

羅興國大聲回答道:「不是,連長的訓練任務已經完成了,他讓我們解散,準備開飯,但還有時間,我們就加練。」

「這麼積極?為什麼?」趙司令道。

lixiangguo

幽擎天眉頭挑起,露出不悅之色,喝道:「給我過來!」

Previous article

刀光突現。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