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都已經踢中熊子十幾腳了,連自己的體力渡耗費乾淨。

可對方,跟沒事一樣!

這尼瑪,我一腳好歹也能踢斷五塊木板,怎麼在這怪物身上,就跟饒痒痒一樣!

李師兄內心,滿是不敢置信!

王陽那邊同樣,全部喘著粗氣狠狠盯著陳紹峰等人。

六七個人群毆兩個人,結果還被對方耗得沒有氣力,這說出去,誰他媽敢信?

「額,我怎麼感覺霹靂武館那邊的人,體力跟不上啊!」

「不是他們體力跟不上,而是對面那三人的耐力太過恐怖了!」

「汗,這霹靂武館的人丟人可丟大發了!」

周圍的觀眾議論紛紛,霹靂武館的人臉色都陰沉得可怕。

「媽的,來啊,能夠把爺爺我打趴下,就算你們贏!」

陳紹峰聽到周圍的議論,神情大震的吼道。

他和關堂上場的時候,楊浩特別交代過了,不準用接頭鬥毆的方式去打,只能靠著平日里學習的武術招式去防守,去體會其他武者的招式!

這種方式,別楊浩稱之為「喂招」!

也只有用這種方法,陳紹峰等人的進步才是最大的,現在看來,效果很是不錯!

「行了,練手也練得差不多了,你們可以放開手腳了!」

楊浩笑眯眯的在一邊提醒道。

他這話一說出來,周圍所有人人全部震驚了,敢情剛才那麼久,那幾個年輕人還沒有出全力?

「哈哈,好咧,老大你就看著吧!」

除非是滿臉興奮,和身邊的關堂相視一笑后,捏著拳頭就掠閃出去。

如果說剛才他們是如同鋼鐵般的堅韌,那麼現在,他們兩人就化身成為了獵豹!

身形快速無比,疾如閃電!

「形意虎拳!」

陳紹峰暴喝出拳,拳風犀利無比,夾雜著霸氣朝著對面轟殺過去。

關堂也是不甘示弱,一招蛇形刁手被演繹得無比嫻熟,一般的武者根本就看不清虛實所在!

「喝!」

嘭!嘭!

最先前的幾名武者臉色大變,他們根本就想不到這兩人竟然隱藏了實力!

猝不及防之下,立馬就有兩人應聲倒地,老半天都沒有爬起來!

「媽的,這麼弱還敢出來丟人現眼!」

陳紹峰可是個不饒人的主,剛才防守得憋屈,現在佔了上風,自然是要好好嘲諷一下!

「就是,三腳貓的功法也趕來參加擂台比武,丟人丟到姥姥家了吧!」

關堂也是笑嘻嘻的揶揄道。

霹靂武館的人全部陰森著臉,他們可是去年前五的武館,什麼時候收到過這種侮辱?

「草!都特么給我打起精神來!」

「老子就不信,我們打不過這兩個小子!」

王陽臉色陰沉如墨,喝罵著道:「都一起上,廢了這幾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說完!

剩下五六個人,也是捏緊拳頭繼續朝著前方衝殺而來,只不過在剛才的喂招當中,他們的招式套路都已經被陳紹峰關堂摸透了!

知己知彼,自然百戰不殆!

「嘿嘿,來得好!」

陳紹峰裂開嘴巴大笑,直接就朝著人最多的地方沖了過去!

另一邊。

熊子和那個李師兄也是在僵持當中,當看到自己的師弟們人數多還落在下風后,李師兄的臉色不忙了焦急。

「不行,我必須早點解決面前這大個子,要不然他們肯定不是對手!」

李師兄內心焦急的想到。

可是他這個念頭剛剛出現,對面那個虎背熊腰的青年,卻是突然憨笑起來。

「嘿嘿嘿,你踢了俺這麼多腳,是不是該輪到我反擊了?」

熊子憨厚的撓了撓後腦勺,瓮聲笑道。

嗯?

反擊?

李師兄內心一凜,難道這個大個子也是在隱藏實力?

醫手遮天:小妾太難馴 「哼!你有什麼底牌就使出來吧!」

李師兄沉聲說道,作為霹靂武館的大師兄,他剛才自然是沒有出全力的,對方有底牌,他也是藏有後手的!

而且在剛剛的試探當中,對方的速度顯然沒有他快,這才是他畢竟放心的緣故!

「好吧,那俺可要出底牌了。」

熊子憨笑出聲,旋即想了想有提醒道:「那個……俺的底牌有些生猛,你要是抵擋不住就早點跑,不然俺怕把你打成重傷。」

噶!

熊子說這話的時候,並沒有放低聲音,所以這話都被周圍的人聽到了,圍觀者先是一愣,旋即就嘩笑起來。

「你……!」

「有什麼底牌就儘早使出來,磨磨唧唧的幹什麼!」

李師兄臉色陰沉無比,熊子的那句話簡直不亞於在他臉色打了一巴掌。,

什麼叫怕打傷我?

剛剛十多分鐘,都是我在壓制你打,你憑什麼怕打傷我!

「不行,等會一定要這大個子吃點教訓,就算實力提前暴露,我也有把握為武館爭奪前五的位置!」

「咦……這是什麼招式?」

李師兄內心思忖道,旋即就抬起頭,靜靜的看著對面的那個大個子,眼眸里閃過一絲詫異!

不只是他,周圍其他的武者見到熊子施展出來的起手式,也是大感新奇,只有人群中少數幾個老成的武者,臉色巨變!

日久生情之蜜戰不休 因為!

熊子這招起手式,正是楊浩交給他的殺招,八極拳,鐵山靠!

熊子下半身沉穩紮地,右臂橫在身前,肩膀、手肘以及膝蓋都凸顯而出,隨著這起手式擺出來,一股蠻狠霸道的氣勢顯露出來!

「你小心點,俺要出招了!」

熊子最後提醒道,旋即目光就變得銳利起來,體內氣息狂涌,一步狠狠踏出,仿若肩抗巨鼎。

嘭!嘭!嘭!

三步踏出,熊子身上的氣勢,已然積蓄到了巔峰。

「八極鐵山靠!」

「爆!」

三步出,這已經是熊子的極限了,隨後猛地暴喝出聲,整個人攜帶著霸道絕倫的蠻狠,狠狠朝著對面李師兄衝撞過去!

拳中王者,八極拳!

八極貼山靠乍一出現,所有人的呼吸都是微微一滯。

尤其是李師兄本人,臉色的隨意在一瞬間就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滿臉的驚駭! 「不可能!他怎麼可能這麼強!」

李師兄眼眸內瞳孔緊縮,滿是驚駭!

在他眼中,熊子衝撞過來的,根本不是一個人啊,而是一頭人形暴龍獸,身上那股蠻狠的氣息,讓他有些心驚肉跳!

「不好!」

「絕不能硬抗,否則,非死即傷!」

李師兄腦海里陡然閃過這個念頭,使出來全身的力氣,朝著側邊狠狠滾閃而出,正是武術界出了名的招式「驢打滾」!

轟!

幾乎是在他剛剛滾出去的瞬間,熊子的鐵山靠就轟在了他原先站立的地方!

嘭!

龍門鎮的地板可是青石塊鋪墊而成的,在熊子的暴力轟擊之下,周邊兩三塊石板直接碎裂開來!

可想而知這威力有多麼霸道!

這要是打在人身上,骨頭血肉之軀還能硬抗嗎?

嘶~!

周圍所有人全部震驚了,連熊子自己也是瞪大了雙眼,呼吸急促的看著面前狼狽的地面。

她這也是第一次全力施展鐵山靠,意外這一招需要耗費的力氣是在太大,連他都不能連續施展開來,雖然早就明白八極拳威力絕倫,可是真正施展開來,還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噗嗤!」

一道悶哼聲傳了出來。

熊子扭頭一看,只見那個李師兄嘴角流著鮮血,捂著后腰處蹲在地上。

在剛才的躲閃當中,他因為輕視熊子的速度,並沒有完全的躲開,還是被餘力刮到了后腰!

就算只是蹭了一下,他也是失去了戰鬥力!

「咳咳咳,小兄弟實力強盛,我甘拜下風!」

李師兄臉色蒼白的說道。

他原本是看不起熊子的速度的,可是後面施展八極拳的那種恐怖的爆發力,連他都躲避不了,這還是熊子提前提醒的緣故,否則的話就不是蹲在地上,而是躺在血泊當中了!

「額……你的實力也是不錯的,俺就是運氣比較好。」

熊子靦腆的笑道,旋即擔憂的說道:「那個,你沒事吧?用不用俺送你去醫院看看?」

噶!

熊子這話一說出來,全場的人再次傻眼了。

龍門鎮這次的盛會,可是武道比武,受傷更是家常便飯,哪個武者鼻竇結束了不是炫耀一番,而是詢問人家去不去醫院的?

當然,熊子生性憨厚,也是第一次參加這種盛會,自然是不知道的。

「沒……沒事,我不礙事的,調養一段時間就好了。」

大齡未婚 李師兄神情複雜的看著熊子說道。

另一邊,熊子這裡造成的動靜,也是將霹靂武館其他人都驚住了。

獨家祕戀 連自己的大師兄都不是對手,更何況他們?

要知道,霹靂武館能夠得到龍門鎮擂台前五武館的榮譽,可全靠這位李師兄,可現在卻是……敗了。

尤其是那個挑事的王陽,臉色唰的一下就變得蒼白!

心不在焉,自然沒法全力抵抗除非是關堂兩人的攻擊,沒幾下功夫就被陳紹峰一記鞭腿給橫掃出去,場中央能夠站著的人,只剩下他們三人了!

「我去,熊子你可真是變態啊,地板都被你打爛了!」

陳紹峰大白王陽,絲毫沒有得意,反而跑到熊子面前,盯著那處地面驚訝出聲!

「額……俺,俺也不知道有這麼大的威力,都是老大教得好,嘿嘿嘿。」

熊子憨厚的笑道出聲,他還是第一次被這麼多人圍觀,尤其是施展八極拳出來后,周圍人那種火熱的崇拜目光,使得他微微臉紅起來。

「峰少,俺們還是快走吧,這麼多人看著俺,俺渾身不自在。」

熊子低聲說道。

「額……」

陳紹峰白了熊子一眼,這要換做是他,肯定要耀武揚威一下,可這是熊子的提議,只能無奈的轉身回到楊浩身邊。

「老大,我們表現不錯吧!」

陳紹峰滿臉興奮的朝著楊浩炫耀道。

他平時也就是街頭打架,欺負普通人好幾個沒問題,可要是碰上強硬的來了,也就打個平手!

可是現在,自從跟著楊浩習武以來,今天和關堂兩人群毆對方七八個武者,都還能取勝,這可讓他自信心爆棚啊!

「瞧把你臭美的,馬馬虎虎的發揮還這麼高興?」

楊浩瞪了他一眼,緊接著就說出了剛才他們兩人比武時候的缺點,陳紹峰和關堂細心的聽著,生怕漏掉什麼關鍵的地方。

畢竟是第一次接觸到武術實戰,缺陷必不可免的。

楊浩說完后,兩人都若有所思,感悟很大,相信下一次雨傘這種情況,他們的發揮會更加好。

「額……老大啊,俺的缺陷呢?你也給俺說說呀。」

熊子在一邊急道。

「呵呵,你剛才的表現很不錯,第一次實戰就有這種發揮很完美了,對方的速度很快,從開始每分鐘能夠踢中你五腳的時候,我還比較擔心你!」

「可是你絲毫不慌亂,沉著的去感悟對方的缺陷,到後面一分鐘只能題中你一腳,這已經是很大的進步了!」

楊浩滿意的拍了拍熊子的肩膀。

熊子這個人雖然平時不怎麼說話,而且人高馬大的讓人很容易誤解他的細心!

但其實。

熊子的那種細膩,和他的外表完全是兩個極端,外表蠻橫而內心細膩,對熊子來說是一個很大的優勢!

「嘿嘿嘿,這都是老大教的好。」熊子聽到表揚,靦腆的撓了撓腦袋憨笑道。

「老大,這次我們贏了,那我們快去找下一場吧,我感覺手癢了!」

陳紹峰在一邊期待的說道。

「汗。」

「下一次還是等等吧,別看你現在身上的傷勢不礙事,可是積累久了就成了暗疾,想休息一晚上,明天再繼續。」

lixiangguo

他早就把所有的情況都算計好了,腦子可不是白開發的。

Previous article

賈環做主道:“那成!不能辜負了你的好意!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