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輕咳幾聲,摸了摸嘴角的茶水,看向了薩魯耶。

「居然是薩魯耶,這傢伙怎麼敢來這裡?而且他此舉意欲為何,莫不是失心瘋了?」

長發男子,面容俊秀,一雙黑眸宛如夜空星辰,凝視久了會有淪陷之感。

將椅子上的黑色貂毛長袍披上,長發男子微微皺眉,似乎在思考,但良久也沒有得到答案。

「先看著吧,我倒想知道這薩魯耶究竟想幹什麼?」

長發男子輕笑一聲,搖搖頭,繼續坐下飲茶,只不過此時茶水已然沒有了滋味。

「艹!居然真是薩魯耶這傢伙,他居然還真的敢來!」

有人認出了薩魯耶,頓時眼中有濃濃的不敢置信之色。

「甭管這麼多,瑪德,老子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匪盜團就是被這傢伙給連根拔了!今天他既然想找死,那我們便成全他!」

薩魯耶剛才喊得著實很響,鉚足了勁,以至於不僅僅是腳下這個島嶼,其他靠得近的小島上也有人過來。

看著不停圍過來,漸漸有過百之數的人群,薩魯耶吞了口唾沫,這些人中不僅有與他同級,其他的實力也不低,如果被圍攻,他可沒有信心抵擋下來。

「主人,這樣應該差不多了吧。」

薩魯耶抹了抹額前的冷汗,轉過頭,看向街口,但卻發現那裡一個人影都沒有。

「卧槽!人呢!」

薩魯耶面色頓時煞白,這他媽可不是鬧著玩的,如果沒有鐵面人在,自己哪有膽子如此堂而皇之,什麼偽裝都不做,暴露身份,與眾人為敵啊。

「主人,這可不是鬧著玩的啊。」

薩魯耶連忙四處搜尋,最後在不遠處的房頂上,看到了易林。

易林與薩魯耶對視上,示意他先打著。

「這是要考量我嗎?」

薩魯耶心裡微安,只要人還在就好,畢竟主人的實力他還是清楚的,就眼前這些人,不足為慮。

「既然是考量,那我也得認真一點了!」

薩魯耶眸光變得凝重,他手一揮,儲物戒中一張張魔法捲軸飛了出來,漂浮在周圍,「我的家底們,以後是富是貴,是吃香,還是吃土,就靠你們了!」

酒館中的長發男子看到薩魯耶的舉動,眸光微滯:「這傢伙是瘋了嗎?一個老摳門,居然連堪比三級初階禁咒的魔法捲軸都拿出來了!」

阿根廷……

(本章完) 原先還道是一個不錯的計劃,哪知竟還沒有想好怎樣脫身。

祝子姍說道:「咱們出不去,那見了你干姐有什麼用?」

剛才偷聽到血煞門兩個長老的談話,可知他們對血煞子特別看重。

換言之,為了得到血煞子,他們願意付出很大的代價。

這算是兩個老傢伙的弱點。

羅陽說道:「到時你就說血煞子已讓媽媽保管了,看他們怎樣說,反正他們還沒得到血煞子之前,咱們都是安全的。」

在羅陽再四的懇請下,祝子姍同意一起去冒險。

洪佳欣自告奮勇道:「羅陽,姐跟你一起去!」

帶上她,也幫不了什麼忙。

何況一旦洪佳欣也落入血煞門的手,局面就更糟了。

羅陽走近,握住洪佳欣的手,說道:「班長,你留在這裡做接應。」

在洪佳欣看來,這是小看她。

一直以來,她都想在羅陽這個少年師父面前好好的表現一番,卻沒有機會。

現今有了,羅陽卻不要她去,她特別惱火。

「姐有那麼無用么?」

「班長,如果沒人接應,到時我們衝出來,都不知往哪裡跑。你留在外面,不是叫你睡覺。你要觀察周圍的情況,方便我們更快更安全的脫身,這是個很重的任務,你能完成嗎?」

掌心相期 不出所料,這麼小小的激將一番,洪佳欣便上鉤了。

「那姐就在這裡等你們。」

「班長,要是發現有陌生人走近,你就開車走。」

近來得知張靜等人極有可能要對洪佳欣下手,羅陽不得不再三叮囑。

「姐又不是小孩,姐知道怎樣做。」

「班長果然厲害。」

贊了一句,才帶著祝子姍前往度假村。

步行過去,要幾分鐘。

在路上,祝子姍數次想要打退堂鼓。

羅陽牽著她的手,能感受到她在微微的哆嗦。

計劃太冒險了,可謂九死一生。

成功率低到令人髮指的地步,換了別的美人,也一樣受不了。

何況祝子姍才剛從血煞門逃出來不久,又要回去,想想都腳軟。

「牛仔,這條計真的行么?」

祝子姍停了下來。

「祝姐,行的。 軍少夜寵:小甜妻,乖! 你只要按我的意思去做,不會有問題的。」

一面說,一面將祝子姍擁入懷裡,輕撫她的脊背。

祝子姍也摟緊羅陽的豹腰,怯聲道:「牛仔,你只想好了一半,就要行動?你倒說說看,咱們怎樣脫身?」

先前,羅陽只說了用祝子姍來威脅血煞門二長老,讓他們帶朱莉到安全的地方見面。

其實羅陽還有一部分計劃沒有跟祝子姍說,怕說了會嚇跑她。

待會到了那裡再實施,祝子姍也就沒辦法拒絕了。

至於怎樣安全離開,羅陽有想過,但並沒有將祝子姍考慮在內。

是以,他根本不敢跟她實說。

「祝姐,兵來將擋,水來土擋。」羅陽含糊道。

說著,輕輕拍了拍她的臀。

「那也得有個方法呀,你連方法都沒有,這未免太魯莽了吧?」祝子姍輕晃嬌軀,表示不滿。

不是羅陽不想找一個周全的策略,而是時間太緊迫了,根本沒空多策劃。

「祝姐,相信我。」羅陽安慰道。

「牛仔,我的命是你救的。當然相信你。可是這次你……嗯嗯……」

說著說著,羅陽便用嘴堵住了她的嘴,不讓她再說下去了。

他知道祝子姍心裡太害怕,老是想著退縮。

若祝子姍不肯幫忙,羅陽就更沒有辦法救出朱莉了。

為了先救朱莉,只好讓祝子姍委屈一下。

日後會找機會補償祝子姍。

但此時不能跟她明說,以免還沒行動,便嚇著她。

忽然之間,羅陽的手機鈴聲響了。

二人的唇才分離開來。

原來是唐桂花打來的,只聽她問道:「牛仔,老娘的夜宵在哪裡?」

出來差不多兩個小時了,還沒回去,夜宵都涼了。

「桂花姐,我就回去。」羅陽說道。

「限你5分鐘內回來!不然老娘饒不了你。」唐桂花嬌嗔道。

從小樹林集市回宏運大隊,開車的話,確實不用5分鐘。

可是羅陽已在天江市,要趕回到宏運大隊,沒個把小時,那想也別想。

「桂花姐,知道了。完了,完了,沒聽了。回去再說哈。幫我告訴一聲安姐,我就回去了。」

「騙老娘你就知錯了。」

「桂花姐,我哪裡敢騙你?沒電了,沒電了。」

一面說,一面關機。

明明幾乎還滿格的電,卻說沒電了。

祝子姍自然看到了,都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

「牛仔,你好會說謊。」她笑道。

不撒謊,都無法擺脫唐桂花的糾纏。

關了機,又重新開機。

見把祝子姍的注意力轉移了,羅陽甚感欣慰。

只是待會可能會嚇著她,是以要提前給她打一支定心針。

啄了啄祝子姍的紅唇,羅陽說道:「老婆……」

剛說這兩個字,祝子姍便滿意的笑了。

她要跟他做假夫妻,其實她心裡是想要跟他做真夫妻。

聽他叫她做老婆,心裡喜滋滋的。

羅陽也是為了穩住她的心,才叫得這麼親昵。

「老公。」她嬌聲應道。

「老婆,不管發生什麼事,你只要知道我不會丟下你不管。」羅陽正經道。

聽了這話,祝子姍怔了怔。

一時之間,她未能領悟羅陽為什麼這樣說。

「咱們有難同當。」 皇女嫁夫記 祝子姍說道。

問題就在於可能有難不是同當,那就會嚇著她。

羅陽摟緊她的小蠻腰,說道:「老婆,待會到了那裡,咱們可能要隨機演戲,演的過程中,我可能會說些很怪的話,你別記在心裡就行了。」

聞言,祝子姍好奇道:「要演戲?」

這是羅陽為了讓她有個心理準備,不然她會很吃驚。

「對,你只要知道我愛你就行了。不要被外在的東西迷惑了。記住了么?」羅陽又輕輕的拍了拍她的臀。

「那你會說什麼?」祝子姍打探道。

此時不方便告訴她,不然她可能會不肯去。

「看情況,現在不知道。」

說時,手機鈴聲又響了。

拿出來一看,原來是無為子打來的。

接通了,聽無為子冷道:「還沒來到?!」

羅陽說道:「長老,就要到度假村的入口了,去哪裡見你?」

彼時羅陽和祝子姍距離度假村入口還有二百米左右,轉個彎便到了。

「你在門口等著,我叫人帶你過來。」無為子說道。

結束了通話,羅陽又叮囑祝子姍,讓她別害怕。

隨即二人手牽著手走向度假村。 「這魔法捲軸的氣息似乎有點東西。」

易林坐在房頂上,劍匣放在了一邊,他看著薩魯耶周圍環繞的五個魔法捲軸,眼中有思索之色。

他倒沒想到薩魯耶還留著這麼一手,只是當初他為何沒有使用? 劍問大道 如果用出來的話,沒準,恩,還是沒希望的。

似乎察覺到易林的目光,薩魯耶神情頓時更加認真了,既然為奴,那就要有為奴的思想覺悟,除非有朝一日自己的實力能完全超越他。

「薩魯耶,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倒是竄得勤快!」

說話的是一個魁梧的兩米大漢,右手腕上璀金色的光環閃耀,濃郁的鬥氣環繞四周。

lixiangguo

若沒有白蕙在旁邊,羅陽可能要被谷家三姐妹拖到床上去了。

Previous article

他是在非常鬆懈的情況下,被大白鵝給擊倒的。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