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身體靠在自己身上也就算了,臉為什麼要貼過來?

「意外,意外。」

葉雄連忙離遠一,不敢再造次。

上次得罪鳳凰,被她冷落一個多月的事,他還記憶猶新,這種錯可不能再犯了。

在鳳凰攙扶之下,兩人走了出去。

鳳凰的個子不高,也就一米六八左右,但是她的身材非常修長,黃金分割比較好,讓人一眼看過去,看起來比真實身高要高上一。

留著齊耳頭髮,頭毛黑而亮,剛好蓋住半邊耳朵,這副造型,讓她看起來雷厲風行。

葉雄右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兩人肩膀貼在一起,近距離接觸,葉雄聞到一鼓淡淡地香味。

似是香水,又似是體香。

他近距離打量著鳳凰,發現她皮膚挺好的,雖然看起來不像辦公室的領那麼白,但是很健康,沒有一絲瑕疵,皮膚之間的毛孔非常細嫩,看起來似乎很有彈性的樣子。

葉雄的手伸出去,想捏一下她的臉蛋是不是跟自己猜的一樣,很有彈性。

剛剛伸出手,鳳凰一雙丹鳳眼瞪了過去,露出『你動動我試試』的警告目光。。

「你頭髮上,有灰塵。」

葉雄面不改色地伸手到她的頭髮上,輕輕拍了幾下,然後面不改色地道:「走吧!」

樣,還騙不了你?

鳳凰還真讓他給忽悠得將信將疑,沒有繼續發飆。

兩人走出茶水間,朝外面走去。

其間,葉雄一直在裝無力,模樣裝得非常像。

但是兩人從三樓一直走到下面,龍嵐還是沒有出現。

「難道猜錯了,她根本就不在附近?」葉雄聲地道。

「很難。」

「是不是我們裝得不夠像?」

正在這時候,葉雄的電話響了起來,是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

「裝得挺像的。」

電話那邊,傳來龍嵐那熟悉的聲音。

葉雄站直身體,在周圍四下打量,但是沒看龍嵐。

「別看了,再看你也找不到我。」

從她這句話,葉雄可以斷定,龍嵐就躲在附近對自己虎視眈眈。

「你怎麼看出來的?」 嬌妻誘惑太深,解藥拿來 葉雄問。

「不是看出來的,是聽出來的。」龍嵐哈哈地笑了起來,解釋:「我在葉同同身上裝了竊聽器,知道了一切。」

葉雄沒想到她還有這麼一手,當下不必裝,站直身體。

「龍嵐,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想上你。」

葉雄:「……」

「以前我覺得,春鵬很優秀了,但是自從認識你之後,我發現你是我見過,最強大的年輕人,我都數不清你把我們獸組織的精英幹掉多少個了。我漸漸發現,我好像對你有意思了,原本應該恨你,但是卻恨不起來。」

葉雄:「……」

「不如這樣,你加入我們獸組織,我跟我父親,讓他既往不咎。你放心,只要你加入的獸組織,你會發現,在這裡,能得到所有你想要的一切,包括金錢,包括權利,實力,還有女人。」龍嵐笑道。

「你指的女人,不會是你吧?」

「如果你喜歡,我隨時可以讓你上。」

「我怕見到你,硬不起來。」

重生之活成自己心中的主角 龍嵐:「……」

「死神,我該的已經了,如果你執意跟獸組織為敵的話,你的下場一下會很慘。」

「我等著。」

掛掉電話之後,葉雄發現鳳凰望著自己,又是羞又是氣,臉上紅到脖子根上。

「跟一個敵人,那麼下流的話,你還是不是男人?」鳳凰怒道。

「我是不是男人,你要不要驗證一下?」葉雄笑問。

「滾。」

葉雄打電話給慕容如音,得知她已將跟楊定國一家人,還有楊月如,蘇震天回家裡,幫楊心怡救治。

接下來,葉雄跟鳳凰分開了,鳳凰留在這裡等龍組的人過將葉同同帶走,而葉雄則火速跑楊月如的家。

回到楊月如的家之後,葉雄發現楊定國夫婦,楊月如還有蘇震都在,四人眉頭都皺了起來,看樣子十分擔心。

房間門緊緊關著,慕容如音應該在裡面幫楊心怡救治。

一個時之後,慕容如音終於從裡面出來了。

「如音,怎麼樣了?」葉雄擔心地問。(未完待續。) 「不是跟你了,她不會有事嗎?」慕容如音淡淡地道。

「為什麼手術時間這麼久?」

「為了不讓她的脖子上留下傷疤,我用了微形針縫傷口,花的時間會長一些。」慕容如音道。

「真的不會留下疤?」楊定國有不敢相信。

畢竟以現在的醫治水平,哪怕是激光治療,也會留下疤的。

「如音沒有,就一定不會有。」

她可是新一任的嶺南醫神,葉雄相信她有這個實力。

「會不會留下疤,關鍵還是恢復期的護理,呆會我給一份護理明細給你,只要你能按上面做,就不會留下疤痕。」

葉雄走進去,楊心怡躺在床上,臉色有些蒼白,沉沉地睡去。

他走過去,拉著她的手,輕輕地捏著她柔軟無骨的手。

幾天時間,感覺她連手都瘦多了。

可憐的老婆!

半個時之後,慕容如音回來了,遞給他一份資料,足足有十幾頁。

葉雄看了一下,上面全都是條款,從日常的護理,用藥,到生活作息,到食譜,什麼都能吃,什麼東西不能吃,一共有幾百條。

葉雄看得頭都大了,尷尬地問道:「會不會太多了?」

「漏一條,就多一分留疤的可能,你知道看著辦。」

為了老婆能完美女恢復,葉雄認了。

「這次的醫療費用,一共是五十六萬三千,給你打個折,五十六萬就行了。」慕容如音道。

「你這簡直就是趁火打劫。」葉雄狂汗。

他不是在乎錢,只是覺得這醫藥費,也太天價了,比醫院還黑百倍。

「剛才你在桌面上看到的那瓶葯,單單的是藥材值,就在五十萬以上,加上其它的材料,價值已經超過五十五萬了,也就是,我只收了你一萬塊人工費。」

「我叫何夢姬轉一百萬給你。」葉雄道。

「這邊的事情已了,我準備明天江南。」慕容如音完,離開了。

晚上,葉雄在楊心怡身邊守侯一夜。

第二天一早,楊心怡醒來,睜開眼睛,發現床邊的桌子上趴著一個人,不是葉雄是誰?

頓時,她有種莫名的情緒,在心裡湧起。

葉雄感覺床動了一下,抬起頭,見她醒了,連忙道:「心怡,感覺怎麼樣,還疼嗎?」

楊心怡搖了搖頭。

「下次別這麼傻,明知那樣會有生命危險,為什麼還那麼衝動?」

「死了才好,就沒那麼傷心了。」楊心怡撇撇嘴。

「你死了,我怎麼辦?」

「你身邊那麼多女人,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楊心怡心酸道。

此刻,葉雄真想保證,以後再也不去找那些女人了,但是他總是狠不下去。

畢竟,那些女人對他也很用情。

「別發脾氣了,如音,要保持輕鬆愉快的心,才不會落下疤痕。」葉雄扯開話題。

他將慕容如音交給自己的那份資料拿出來,遞給她:「這是如音留下來的,很詳細地介紹,怎麼才能讓你脖子的疤,一都不落。」

楊心怡拿過來,葉雄道:「在第五十八條寫著:要時刻保持輕鬆的心情,不能急躁,不能發脾氣……」

葉雄將條款一字不漏地了下來。

「你都記下了?」楊心怡有些意外。

「這裡兩百多條條款,我全都背下來的。」葉雄抓住她的手,柔聲道:「你傷成這樣,都是我一手造成的,所以我決定從今天開始,一直陪在你身邊,直到你完全康復為止。」

楊心怡被他得有感動。

但是他以前也過,誰知道後來還是一次次傷自己的心。

「為什麼你們男人,總是這樣?」

「怎麼樣?」

「犯了錯,要改,轉過身,又去犯錯了,總是走在不斷犯錯認錯的循環上。」

這恐怕是所有花心男人的通病。

「我再也不相信你的花言巧語了。」楊心怡縮回手。

「我會用行動證明的。」葉雄完,又去拉她的手。

楊心怡縮了回去,道:「我現在已經跟你沒有關係了,請你尊重一。」

「你是我老婆?」

「誰是你老婆,我們登記結婚了嗎?」楊心怡反問。

「就算是女朋友吧!」葉雄笑了笑,道:「我們可是同居了很久。」

「現在同居了四五年,最後分手的人一大把,更別提我們只是住在一起幾個月。」楊心怡看著他,很認真地道:「有時候我在想,活得那麼累幹什麼,不如開開心心過日子。」

「你得太對了。」葉雄贊成。

「讓我不開心,最大的源頭是你,所以我決定,從今天開始,我再也不恨你,因為我要離開你。」

「心怡……」

「當然,分手之後我們還可以做朋友,但是僅僅是朋友而已,你別再對我做什麼過界的事情。」楊心怡警告。

女人的通病,就是喜歡給自己台階下。

葉雄開始還擔心,現在聽她一,就知道她只不過是給內心作怪而已。

如果真放得下,她就不會那麼難過了。

什麼分手之後,還可以做朋友,屁話。

「只要你喜歡,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葉雄笑道。

閑聊片刻,葉雄去廚房,準備給楊心怡拿早餐。

廚房裡,傳來忙碌的聲音。

葉雄走進去,看到面前的情景,頓時被吸引住了。

只見楊月如正彎著腰,一隻手扶在桌子上,另一隻手在下面找東西。

挺翹的臀正好對著廚房門口,在緊身褲包裹之下,可以看到崩緊的圓滑股溝,線條非常柔美。

這動作!

葉雄瞬間腦補起以前看過的島國愛情動作片。

這可是最完美的后.入式動作啊!

一鼓熱血涌了上去,葉雄發現自己可恥地產生了生理變化。

楊月如轉過身,見到他,問道:「阿雄,心怡醒了沒有?」

不知道是葉雄心裡有鬼,還是楊月如實在太大,葉雄覺她得話的時候,胸就抖得厲害,顫啊顫!

他再也受不了,蹲在地上。

「你怎麼了?」楊月如連忙跑過來,彎著腰,關心地問。「是不是肚子不舒服?」

葉雄抬頭看,入目處是領口,里在的春色……。

她居然穿這麼低胸的衣服。

「姑,我沒事,你先忙。」葉雄連忙收眼神,再看下去,要流鼻血了。(未完待續。) 沈惟一略有猶豫的問道:「可是,美妍小主,咱們還去不去公司拍廣告了呀?」

張妍馬上瞪了他一眼,「還去?你不記得本小主之前有多危險嗎?要是還回公司拍廣告的話,小心你死都不知道怎麼死的。」

聽了這話嚇得沈惟一一吐舌頭,不再作聲。

宋小安看了看張妍:「可是美妍小主,咱們總不能說咱們這有神仙,所以開這個什麼異能服務公司吧。」

張妍看了看宋小安無奈的嘆了口氣:「我說小安子,你是不是秀逗了。」

宋小安不解的看了看張妍,「怎麼了?」

張妍神秘的一笑,「小安子你忘了咱們的揚洋姐可是有一項特殊技能的呦。」

宋小安仍是不解轉頭看了看許玉揚,「揚洋姐你有什麼特殊技能呀?」

許玉揚咧嘴一笑,心中暗想:我現在除了能見鬼,之外真的不知道還有什麼特殊技能。

雲舒的元神也是呵呵一笑「你現在可不是能見鬼,也能看見妖怪了。」

許玉揚沒好氣的哼了一聲,「那還不如見鬼那。」

張妍見許玉揚不知所謂的答話,呵呵一笑「揚洋姐你忘了你還會看塔羅牌那。」

穿到古代繼續嗨之穿無界限 許玉揚冷笑一聲:「我倒忘了,自己好像是學過,可是我學的那些實在太簡單了呀,怎麼能、、、、、、」

還沒等許玉揚把話說完,張妍就已經呵呵呵的笑了起來,宋小安似乎也是恍然大悟:「姐姐你沒看現在的視頻里什麼都有嗎?你只是拿這個塔羅牌當個噱頭罷了。」

許玉揚此時也是恍然大悟:是呀,這個塔羅牌也只能簡單的預測未來,又怎麼能通靈溝通哪?到時候真的要有什麼事不是還得靠神仙姐姐和三爺幫忙嗎!

於是點了點頭笑道:「美妍小主,小安子你們兩個真是太聰明了!」

lixiangguo

一本正經的搞笑嗎?

Previous article

“必勝之心嘛!又有一個具備賭徒潛質的人,我很高興。”厲鬼笑道,他雙手一拍,憑空出現兩幅撲克,在去處其中不需要的牌後,兩幅撲克合二爲一。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