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說着裝出無奈的一笑:“不是我狠心,只是這紅續斷真的極其罕見,我師門千年,也沒找到幾粒,如果消息傳出去,知道的都來找我治,我最多再治兩個,其他人治不了,肯定就要罵我了,所以—。”

“我明白了。”

他話沒說完,程劍已連連點頭:“今天這事,絕不能說出去,尤其是紅續斷的事。”

他說着掃一眼那兩刑警:“如果這事泄露,我惟你兩個是問。”

“是。”

兩刑警立刻朗聲答應。

陽頂天爲什麼要弄這個鬼,因爲真正起作用的,是他的血啊,如果消息放出去,無數人找他來治,輕一些的還好,發發氣就行,重的呢,癱瘓的呢,他天天給自己放血算了?

這時向萬剛已經連喝了兩杯水,又在倒第三杯,陽頂天突然屈指一彈,錚的一下脆響,向萬剛身子一震,猛地清醒過來。

他水接到一半,看看左右,看到了程劍,叫道:“程哥,你們怎麼都站着啊,坐啊。”

程劍幾個不知道陽頂天還要弄什麼,都站着不動,也不說話,向萬剛急了:“怎麼了。”

這時突然發現自己只穿一個褲頭,頓時呀的一聲叫:“啊呀。”

急忙跑過來穿褲子,跑了兩步,他猛地站住,看看自己的腿,再看看程劍幾個,然後又看看自己的腳,似乎有些難以置信的樣子,好半天,這才擡起一隻腳,試着往前走了一步,停了一下,然後又邁另一隻腳,又走了一步。

雙腳並立,他站住,看看自己的腳,再看向程劍吳心怡幾個,一臉的懵:“我—我的腳好了。” “怎麼,你以爲你自己在做夢啊。”

陽頂天笑。

他一出聲,程劍幾個就都敢出聲了,吳心怡先就叫了起來:“剛子,你的腳好了,是小陽幫你治好了。”

“真的?”

向萬剛這下徹底清醒了,猛地擡腿,又做下蹲,只聽得啪的一聲,卻是後腰敷的藥掉下來了。

他看一眼,沒管,雙腳叉開,先試着踢了一腿,然後猛地發力,連踢數腿,呼呼有聲。

神經病不會好轉 :“你纔好,別那麼用力。”

“哦。”向萬剛慌忙停下,自己感覺了一下:“我覺得全好了。”

他看向陽頂天,陽頂天點頭:“可以用點力,不過不要太猛,這樣,你和嫂子,今晚上打一場吧。”

吳心怡臉一紅,道:“他腰纔好—。”

“沒事。”陽頂天含笑搖頭:“他睡了有幾個月了吧,雖然恢復了,但有些地方,氣血沒完全活動開,而房中事是可以激發全身血脈的,你們可以激烈一點,讓他全身血脈都活動開,然後睡一覺,明天應該就全好了。”

“真的啊?”向萬剛喜叫,看一眼吳心怡,哈哈一笑:“遵命。”

“討厭。”吳心怡羞嗔,但語氣中其實是喜滋滋的。

“行了。”程劍哈哈一笑:“你們玩,我們先走了。”

“別啊。”向萬剛一聽急了:“怎麼着也得吃了飯才走啊。”


扭頭看陽頂天:“老弟,我能喝酒不?”

“可以啊。”陽頂天點頭:“要好酒,另外,不能喝醉。”

“好酒有。”向萬剛大喜,對吳心怡道:“搞幾個菜,我好好的敬陽兄弟一杯,還有程哥,你這段時間爲我操不少心,我也得好好的敬你一杯。”

“你小子總算還有點人味。”程劍哈哈笑:“我無所謂,但小陽,你是真要好好的敬他兩杯才行,今天飯都沒吃,給我扯過來了。”

“沒說的。”向萬剛叫:“你們坐,我洗個澡。”

吳心怡忙叫:“還有藥呢。”

“沒事。”陽頂天搖頭:“紅續斷髮出來,其它藥就沒用了,如果發不出,這些藥也沒什麼用。”

程劍點頭,道:“還真是神乎其技,傳說中的東西,我今天算是親眼看到了。”

向萬剛卻問:“什麼紅續斷。”


“洗你的澡去,晚上要你老婆告訴你。”程劍揮手:“不過先警告你啊,從你老婆嘴裏出來,入了你的耳,就不能再說出去了,否則我不客氣。”

“什麼啊。”

向萬剛有些懵,程劍懶得理他,跟陽頂天出來,這會兒弄菜來不及,吳心怡直接打電話點了菜,店子就在街對面,向萬剛他們經常吃的,老闆也熟,所以沒多會就送了來。

向萬剛洗了澡,一傢伙搬了一件茅臺出來,道:“一人一瓶。”

“不行。”程劍斷然搖頭,他看陽頂天:“這傢伙能喝多少?”

向萬剛便可憐巴巴的看着陽頂天,陽頂天有些好笑,道:“向哥酒量應該很大。”

“一瓶打底,起興了,兩瓶沒問題。”

向萬剛拍胸脯。

“牛。”陽頂天翹起大拇指,這酒量是真牛,這是茅臺啊,五十多度呢,陽頂天以前也跟人拼酒,上得五十度,半瓶就醉了。

“別過量,喝個半斤往上吧,別喝一瓶。”

“好吧。”向萬剛道:“我聽你的。”

吳心怡在邊上唸了聲阿彌陀佛:“總算有個人能管着你了。”

向萬剛便笑:“陽老弟的話,我一定聽的。”

說着倒酒,舉杯,對程劍道:“程哥,這一杯我先敬你,因爲如果沒有你把陽兄弟找來,我這腰,好不了,陽兄弟雖神,還得有你爲我操心才行。”

陽頂天也舉杯,道:“程哥確實是好人。”

程劍也沒喬情,舉杯一軟而盡,旁邊那兩刑警陪了一杯,吳心怡不喝酒,在一邊很小女人的看着。

向萬剛這樣的猛漢,還真就要這樣的小女人配着,最合適。

向萬剛又倒了一杯,對陽頂天道:“陽老弟,這一杯我敬你,你算是我的救命恩人,不騙你,真要治不好,我遲早把自己弄死了,這麼不死不活的,不如早死早投胎—。”

“你說什麼呢。”旁邊的吳心怡急了。

“是真的,我自己不好過,更不能害你,不過,幸虧陽老弟神技,沒說的,喝了這一杯,以後你就是我親兄弟。”

陽頂天與他碰了一下,也一軟而盡,程劍幾個自然陪了一杯。

吳心怡在邊上道:“好了,慢慢的喝,吃點菜。”

幾個邊喝邊聊,中途,吳心怡起身拿了一張銀行卡來,雙手遞給陽頂天,道:“小陽,這是我們一點小小心意,不多,請你一定收下。”

“這是做什麼?”陽頂天搖頭不接,見吳心怡還要說,他道:“你問程廳,我給他點點治病,收錢沒有。”

吳心怡看程劍,程劍點頭:“這個倒是真沒有。”

看一眼陽頂天,道:“小陽神醫,還有神藥,給錢真是俗了,反正以後日子還長,有得是補報的機會。”

“行。”向萬剛慨然點頭:“我說了,以後我們就是親兄弟,你的事,就是我的事,我做不到的,再去求程哥。”

“是這樣。”程劍點頭:“小陽,你奚姐說了,你的事,就是我們的事,你有任何事情,只管開口。”

“多謝程哥。”陽頂天笑,舉杯:“相逢是緣,我們喝一個。”

“說得好。”程劍贊,舉杯,向萬剛幾個也都舉起杯子。

這一頓酒直喝到十點左右,陽頂天也喝了大半瓶茅臺,以前聽說茅臺好喝,但真多喝得幾杯,也就那個味道。

僻如美女,沒上手前,想得要死,真上了手,啃得幾次,也就是那個味了。

第二天是週六,還跟程劍約好,要去給點點繼續治療,但上午九點左右,洪仙姿打電話來:“表弟,你今天空不,能過來一趟不?”

“表姐相召,必須有空啊。”

陽頂天應得爽快,洪仙姿現在極爲籠絡他,尤其是在他認識了奚小鳳程劍夫婦後,對他更是有求必應。

這樣的美婦貼心貼肺的粘上來,陽頂天當然也開心。 開車過去,洪仙姿精心打扮過,新做了頭髮,一襲醬紫色的旗袍,配上紅色的高跟鞋,即貴氣,又性感,陽頂天一見,忍不住先摟着親了一個,道:“表姐,你真是越來越有味道了。”

洪仙姿便吃吃的笑,道:“這倒是真的,我認識你後,好象確實是年輕了好多,那些客戶都還問我,用的什麼化妝品,埋怨我有好東西藏着自己用。”


陽頂天當然明白是自己口水的原因,哈哈笑:“那你可以把我奉獻出去啊。”

“纔不。”洪仙姿扭一下腰肢,熟透了的女人撒嬌,比小姑娘更有味道:“你是我的,再多錢,我也不會送給別人。”

這話陽頂天愛聽,哈哈笑,摟着又親,洪仙姿給他親得喘,卻勉力撐着身子道:“好人,好表弟,現在先不要,呆會有個顧客要來,你先幫我個忙,完了,我隨着你玩,好不好?”

她敬業的這一點,陽頂天還是蠻欣賞的,道:“又是什麼客戶啊。”

“就是上次那一位,你留了手的那個啊,昨晚上我跟她的閒聊,說到你的手法,她有些動心,說今天十點左右過來,要我叮囑你,不要留手,她要體驗一下。”

她一說,陽頂天就明白了,她說的是張冰倩。

“張姐真的想要體驗一下。”陽頂天心下一動:“林書記吃了我給的藥,應該很猛啊。”

但隨即就想到了:“他外面肯定也有女人,許行長應該就是一個,其她還不知道有多少呢,比段宏偉肯定只多不少,再猛,分到張姐身上的,估計也不會太多了。”

再一想,人都是喜歡新鮮的,張冰倩即然先前來做異性按摩,還不就是想體驗一種新鮮的味道,找點兒野趣。

因爲張冰倩這段時間對他不錯,所以上次他留了手,這次想通了,明白了張冰倩的心理,便就點頭:“行,這次我保證送她昇天。”


“最喜歡那種死過去又活過來的感覺了。”

聽他點頭答應,洪仙姿便吃吃的笑:“我以前覺得做女人好麻煩的,但有了你後,又突然覺得,做女人其實挺美的。”

這婦人就是會說話啊,又美豔熟媚,陽頂天心裏受用,摟在懷裏,着實揉搓了一番。

十點左右,張冰倩過來了,洪仙姿去過去陪着,陽頂天去換衣服,戴上口罩。

進按摩間,洪仙姿在跟張冰倩說笑,見陽頂天進來,洪仙姿笑道:“技師來了。”

葫蘆娃大戰火影海賊 ,聽到她的話,轉頭看了一眼。

她眼光與陽頂天一對,也就轉了過去。

但陽頂天有一種感覺,她神情不太對。

“她難道認出我了?”

他心中一跳。

這時洪仙姿道:“你好好亨受,我先出去了。”

她走過陽頂天身邊,還衝陽頂天眨了一下眼晴,意思是要陽頂天不要留手。

陽頂天微一點頭。

他本來有些擔心,張冰倩是不是認出了他,然而這會兒突然想到另外一件事:“她認出我了,還是想要我給她做身體按摩,難道她—。”

這麼一想,心中怦怦跳了兩下,走近去,稍一留神,他發現,張冰倩身體的反應確實不太正常。

“她應該是認出我了。”

陽頂天幾乎可以百分百肯定。



lixiangguo

宗門的那些弟子跟長老,他又不是不知道,個個道貌岸然,自持居高,更何況自己乃是萬古仙冥體,天道詛咒加身,終身止步化神,在他們眼裏就是廢物,回去免不了一番嘲諷。

Previous article

那秦心寶修煉了那麼多年沒有打通任督二脈晉升到武士,最主要的就是因爲他的筋脈經過這石靈聖水長年累月的侵泡已經異於常人,尤其是任督二脈根本就不可能按照常理打得通的,也就是秦飛這麼一個不怕死的傻帽纔敢冒着走火入魔筋脈寸斷的危險去衝擊第八十二次,這樣纔打通極其堅韌的任督二脈,否則的話估計就算是秦心寶墨守成規的修煉一輩子也別想打破那個玄關。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