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要把這些人,綁到自己的戰車上,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一但破宗之時,說不得都要玉石俱焚,那這些宗派,就是自己的馬前卒,急先鋒。

就算情況沒有那麼壞,那麼這些人在爭奪「仙苗」的過程中,也會自相殘殺,彼此削弱自己的勢力,龍淵宗便可剩虛謀利!

對強勢霸道的各大門派,龍淵宗己將護山大陣開啟,將他們隔絕在山下。

另一方面,在得知有強勢大派也參入這趟渾水之時,他開始向庇護了龍淵宗近萬年的天璇聖地求援。

二虎相遇,必有一傷,弄好了,同歸於盡的可能都有!

古向天,不可謂不是一個雄才大略的人,他連自己的宗主都算計上了,一旦有機會,他絕對會以小吞大,將天璇聖地都收入囊中!

只是情況變的越來越難以控制……

護山大陣外面,不時傳來隆隆之響,像是有千軍萬馬在奔行,無數修士端坐在各種神異的蠻獸上,殺氣衝天,從虛空中奔騰而下,像是海嘯一般席捲而來。

「轟隆隆……」

更有的門派傾巢而出,數百輛青銅戰車,碾壓過天空,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天穹似乎都快被它們碾碎了……也奔著這個方向駛來。

連一些隱世不出的修真巨頭,也像貓聞腥一般,神虹衝天,這些人的修為明顯更高一籌。

所有的人都是奔著仙器而來!

「看,那隻百丈九頭烏鴉身上流淌的是神鳥的血,是九頭神鳥的後裔,是羋月聖族大能風伯羽的座騎!」

「三星聖地的大人物也來了,火焰巡陽車,傳言非實力超絕的長老不能坐!」

「不知道那飛天戰船內坐的是陳家何人?看樣子定是不世英傑。」

羋月、三星、陳家明顯下足了血本,強大的陣容使人震驚。

忽然天際一道聖光傳來,猶如一把絕世利劍,欲要斬碎蒼穹,約莫又有數百修士御劍而來。

「姜氏的劍修也來了,前面那人正是劍尊姜雲鶴。」

龍淵宗天龍殿前諸多修士議論紛紛,皆露出吃驚的神色,不知道還有多少絕世人物會親臨此處。

瞬間,帶頭的這四家的人馬,開始向護山大陣發起了攻擊,無盡的修士緊跟其後。

「吼……」

突然,從護山大陣中傳來恐怖的咆哮聲,一條巨大的青龍飛舞盤旋,像一座延綿不斷的山脈,向下方逼近壓去,大陣邊緣,傳來陣陣驚恐的喊叫聲,很多剛進入陣中的修士快速向回逃來。

「這條青龍就是我們龍淵宗真龍大脈所化,三星聖地與羋月聖族的這組人馬全完了!」

「看他一口將姜氏的劍修們吞食了大半,一爪又將十幾輛青銅戰車拍成了粉碎,太可怕了!」

任說也沒想到這條真龍大脈有如此威力,眼前所看到的一幕,讓所有人都意識到屍橫遍野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回事!

護山大陣讓龍淵宗暫時得到了喘息……

今日,是龍淵宗幾千年以來由一個一流大派淪落到二流門派后,從未出現過的最為熱鬧的時刻。僅北勝界域就有大大小小一百多個宗門聯袂來賀,這種許久不見的榮光,讓一些不明就裡的弟子臉上滿是驕傲之色,個個興奮不已。

古向天端坐在天龍大殿那把金漆雕雲龍紋寶座上,他一面目光緩緩看向山門前的上空,一面一手捻鬍鬚,略微沉吟。

他的雙手始終沒離開寶座上的扶手,一陣陣隱晦的法力波動從寶座下面傳向山下的護山大陣的陣眼中,顯然護山大陣是他在操控。

此刻這大殿之內,應邀上山的各宗各派,以按實力大小排好座次,分列在兩側落座。

「呵呵,今日是我龍淵宗開啟護山大陣的第九天,僥倖將山下那批屑小阻在陣外,沒影響今日選拔「仙苗」的大典,勞動各位前來做個見證,古向天在此多謝了。」

古向天聲音淡淡,卻自有一股逼人的氣勢,讓人不敢小看!

「恭喜古宗主獲得仙寶,一旦「仙苗」確立,將為我秦洲大陸修真界再添一強者能人!」青霞門掌門上清與落神宗宏景道人互視一眼,一起起身拱手道賀。

這二人所掌門派與龍淵宗一般,明爭暗鬥了好幾百年,此刻見那大陣的威力,知道至少百年之內,整個宗門都要被這龍淵宗壓在頭上了,只好壓下心底那份不甘,言語中彼有臣服之意。

古向天對這二人的表現很是滿意,頓時覺得自己的氣場好像比平日大了好幾倍。

他頗有幾分世外高人的風範點了點頭,肅然開口:「上清、宏景啊,馬上就要『仙苗』大比了,你們準備的怎麼樣了,有沒有信心奪冠呀,你們的宗門能否崛起,就看這一次了!若是崛不起,大魚吃小魚,這種局面以後是免不了了!」

古向天乾脆連對二人前面的尊稱都免了,言語上多了一些威脅,其司馬昭之心,任誰都能看的清!

二人聞言,略微沉吟,恭謹答道:「仙苗比試能否獲勝,我二人不敢保,唯一能夠保證的就是,若龍淵宗獲勝,我二宗願以龍淵宗馬首是瞻!」

王慶山等眾位長老手捻鬍鬚,也隨同滿意的點了點頭,他們心中感嘆:還是宗主有辦法,不費一刀一槍,兵不血刃的就收服了二宗。 眾人看向古向天,原以為他會很興奮,可是見他臉上依然一片平靜,非但如此,而且從眼底中透出了一抹深寒,卻是越來越重……

各家掌門不乏有一些能看出門道的人,開始用複雜的目光看著他……

這是怎麼回事……?

果然,古向天有些勉強的呵呵一笑,沉聲道:「老朽坐在這裡還能與眾位聊一聊『仙苗』大比之事,其實,只是自己在寬自己的心而已……又怎敢讓別人以龍淵宗馬首是瞻啊!」

他聲音沙啞的接著道:「「如今,老朽坐的這個位置,我看也都是給山下那些大派強者留的,就是要賞賜給『仙苗』的那件『仙寶』也保留不住……山下大陣一旦被攻破,強橫的大能們殺上這天龍殿,包括在座的各位都會無一倖免的陪同老夫一起玉石俱粉,成了枉死之鬼!」

「為什麼……」眾人卻不禁都有些皺眉,紛紛側耳,要聽下文。

古向天眼晴赫然轉了一轉,暗罵了一句:「笨蛋,一群豬一樣的隊友……」

他眉頭一皺,決意打開天窗說亮話,,將一切都放到檯面上。

「因為山下與山上的人己自然區分成了兩派,你要撇清自己與龍淵宗的關係,已經晚了,百口莫辨,只怕話還沒等說完,就已經身首異處了……」他這句話很毒,卻也很光棍。

他要讓眾人明白,大家都是一個槽上拴的驢,你想跳槽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幾再無轉圜餘地……

你想置身事外,根本沒門!

古向天的話,一下令場面陷入了尷尬的氣氛之中。

大殿中寂靜的落根針都能聽到,所有人都放下了手中的茶懷,他們的心在撲通撲通的跳,這才意識到,站隊很重要,站錯了隊,那就會枉送了性命。

沉靜片刻之後,古向天乾脆站起身來,雙手離開了座椅的扶手,任由山下大陣停止了運轉。

他嘆了口氣,面露愧疚,喃喃地接著道:「都怪老夫連累了眾位,老夫也不想這樣,只是單靠我龍淵宗一宗之力,去對付山下眾多門派的聯手強攻,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孤掌難鳴啊……」

眾人聞言無不微微點頭嘆息,不約而同的心中在想:這不是上了賊船下不來了嗎?可下不得也得想辦法下呀,總不能讓船翻了大家一起喪命吧?

到了這個時候,如果有人還不明白古向天的用意,那他就是個傻子!

所有的人都臉色煞白,但他們都知道,如果在這個時候不和古向天站在一起,會死得更快!

血煉宗宗主呂長順,一個閃身站了出來,他雙目帶著嗜血之意,義憤填膺的道:「難道我們就任人宰割,在此地白白等死嗎?古宗主你總的想個辦法啊……」

嘿嘿,這可是你們讓我想辦法的,劃出道來,就由不得你不按本尊的意思來。

古向天察言觀色,他嘴角含著隱隱的陰笑,道:「要破解這死局也不難,就像我手中拿了一根筷子,很容易被折斷,可如果你拿了一把筷子,你想把它折斷,就得費點事,這就是聯合的力量,只有聯合,把大家的力量集中起來,才能共同抗擊強敵,我們這些人,才能看到明天早晨的太陽!」

此時,一名探報弟子突然從殿外快步走進議事大廳,拱手施禮:「報……稟報掌門,大陣不知為何結界靈力驟減,防護層已經開裂,支撐不了多久了!」

古向天很欣賞這位探子,天隨人願啊……來的太及時了!

嘿嘿……貓走什麼道,得看老鼠怎麼跑。

我這隻老鼠,怎麼說也是只頭鼠,讓你們這一群傻逼貓,統統調到坑裡去!

「我們下山跟他們拼了,雖然他們是大派,但從人數上看,不見得有我們人多,背水一戰,焉知鹿死誰手?」海天門長老劉皓軒的臉上掠過一絲瘋狂。

古向天眼中閃過一道精光,道:「劉長老說的對,我們今天往後退一步,就會被別人當做垃圾,永遠的踩在腳下,就算你僥倖地活了下來,你在修真界也永遠抬不起頭!」

他看著眾人,又一字一字的開始鼓動:「如果如果我們今日成功了,你就會瞬間改變你在修真界的地位,因為你打敗了一個豪門大派的組合,有了這塊金字招牌,你也會發展成為一個一流大派,將會給各位宗門的發展,帶來你絕對想象不到的好處……宗門會因為你們明智的選擇而一步凌天!」

古向天的話,就像是給所有人灌下了一碗迷魂湯,打了一針興奮劑,美好的描述,大好的前途,讓所有人激動萬分!

他們連呼吸都變得粗重起來,每個人的臉上,都青筋暴跳,心頭泛起了滾燙的熱血,劃過了一個字:戰!

一片寂靜之中,古向天又猛的踏前一步,大吼一聲:「逆水行舟,不進則退,聯不聯合、戰還是不戰,你們選擇吧!!!」

這一聲斷喝,令到眾人一時鴉雀無聲,都在想:伸頭是一刀,縮頭刀是一刀!

豁出去了!

驀然,從天龍大殿上,傳來了眾人齊聲的吶喊:「戰!」

古向天的臉上,流露出了對眾人的讚賞,他身子頓了一頓,按捺了一下激動的情緒,嘆息了一聲,又道:「此戰必勝,只是蛇無頭而不行,雁無頭而不飛,我們這一百多家門派,需推出一個盟主才好,當然啦,這個盟主在非常時期擔當,是有很大風險的,成者為王,敗者你連狗屎都不是,還要被天下人遺臭萬年。所以,不管舉薦到誰頭上,希望不要推辭才好,大家從長計議……從長計議啊……!」

「另外,老夫在這裡先表個態,不管誰擔當盟主,在此大難當頭之際,我願用『仙寶』為大家『殿後』,與眾位一起下山迎敵!」古向天這番話說大義凜然,重情重義,大有為眾人遮風擋雨的擔當意味。

所有人感動的差點連鼻涕泡都鼓了出來……

他們都沒來的及細想古向天的『殿後』是什麼意思,只是覺得為了大家的安危,龍淵宗連『仙寶』都貢獻出來了,就這是大公無私!

他不當盟主,誰還能當?

當下,眾人商量了一番,齊聲哄然道:「好!我等就以百年為期限,奉龍淵宗為盟主,聽從調遣,共拒強敵!」

一切都接照古向天計劃的那樣,他僅憑三寸不爛之舌,就翻雲覆雨攪動乾坤,讓龍淵宗一個二流門派一舉躍上了龍門!

復仇總裁:女人,忍着! 剩下的只剩下勝存敗亡一途了……

對此,他心中早已有了計較!

「哈哈哈……哈!下山拒敵!」 那些年在山上當山賊的日子 古向天手捻鬍鬚,大笑了起來,向一百多個門派發出了的指令!

這種榮耀恐怕自龍淵宗開山以來就未曾有過!

古向天的雙手似不經意般的向椅子扶手又重重拍了一下……

陡然間,山下護山大陣轟然一聲,爆發出了強大的威力,所形成的結界更加牢不可催。

隨即,古向天一不慌不忙的向著殿外走去,眾人緊隨其後,各自率領自家長老、弟子,浩浩蕩蕩的消失在天龍大殿的山門之外……

一刻鐘后,眾人便來到了護山大陣的結界前,兩側早有龍淵宗的弟子躬身而立,靜靜的等待著掌門和眾位長老前來。

各家長老向陣外望去,只見在山腳下里裡外外竟然圍了不下數萬名修真者,此時大部分人正催動法寶,在攻擊護山大陣的第一道結界屏障。

護宗大陣所支撐起來的第一道靈氣屏障,在山下各大門派強者的靈器法寶連續不斷的轟擊下,已經有些搖搖欲墜了。

冷酷總裁霸愛小乖妻 面對此景,所有的人心中都惶然。

古向天不動聲色的陰測測的在想……

不能讓第一層防護結界就這樣破了,現在破了,跟隨自己這些人,心裡就會崩潰,勢必會引發潰逃的狂潮。

再堅持一刻鐘!

先讓他們進去,只有讓自己身後這些宗門的人與對方拼消耗,才能削弱雙方的實力。

鷸蚌相爭,漁翁得利!

最好他們能同歸於盡,這樣才能減輕自己的壓力……

在修真界才有再謀鼎盛的可能!

而自己現在盟主的地位,也能徹底鞏固下來。

「各家掌門留守第二層大陣結界,將最具實力的長老弟子派到第一層,加強守護!」古向天面容沉靜如水,不見絲毫波動,他冷冷地吩咐道。

在修真界中,像羋月聖族、三星聖地、荒古陳家、聖劍門姜家這些修真界的大鱷,論實力,一個大門派就比一個二、三流的小小宗門要強上十倍。

面對著他們的圍攻,若沒有護山大陣罩著,龍淵宗可謂是連還手之力都沒有。

就這各家掌門將自己門下的長老與精英弟子派遣到第一層防護結界時……

古向天沒有半分猶豫,最終在任誰都沒有看見的情況下,背負的雙手,毫不遲疑地將操控護山大陣的手勢法訣,悄然變換一下……

「砰!」

一聲沉悶的氣爆聲驟然響起,隨著這陣氣爆聲過後,護山大陣第一層結界被炸開了,眾門派遣進去的弟子完全暴露在了敵人的攻擊之下!

各家長老都目登口呆,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堅不可摧的大陣第一層防護結界,就這樣破了,只有古向天心裡清楚,大陣的結界為什麼這麼快就炸開了……

「轟轟」連震,從大陣結界炸開的地方,沙土如巨浪掀天,法器破空聲大作,無數人影從空中、地下疾沖而出,穿梭飛掠,怒嘯的殺聲震耳欲聾。

對方霎時間將聯盟宗派的弟子長老們團團圍住。

一場血腥的撕殺就此展開…… 龍淵宗的護山大陣第一層結界空間炸開之處,以羋月聖族、劍修姜家為首的諸聖地及散修五千多人,與龍淵宗的聯盟宗派的一萬多名修士,在這裡展開了混戰!

總裁的蜜寵嬌妻 放眼望去,獸騎奔騰,異禽橫空,雙方的靈器法寶似狂風暴雨一般,狂猛的對攻,強大的靈力波動,無一不夾帶著恐怖之力,隨時降臨到每一位參與這場殺戮之中的修士頭上。

龍淵宗的山腳下,早已變作血肉橫飛、屍丘堆壘的人間煉獄!

茫茫火海,濃煙滾滾,血腥氣衝天。修士們紛紛怒吼狂呼,各自尋找對手,按照每個人的修為不同,捉對而撕殺。

轟隆連聲,慘呼聲不絕於耳……

不少的修士被法寶轟成了肉泥,即便僥倖不死的,又難逃刀劍的厄運。

傾刻間,便有三千多人,橫死在相互的刀劍之下。

地上,早已血流成河,連岩石都染成的赤紅色……

但活著的,依然奮勇向前,他們為了各自宗門的利益,竟無一人退卻!

聖地世家的力量雖然強橫,但在人數上卻比對方少了一半,若沒有那些頂級至尊的大能參與,只怕沒有十天半個月難以分出勝負。

在一側山峰上,有二人並沒有動手。

其中一名老者周身散發出奇異的波動,他坐在一隻能有鍋蓋大小如同黃金鑄就的金色烏龜身上。

他用冷眼看世界,彷彿眼前發生的一切,都與他毫無關係。

這老者身旁,有一個如仙女般的紅衣女子俏然而立,她周身的混元戰力,將身上的一襲紅衣鼓盪得像一朵飄落在山峰上的紅雲,煞是好看。

顯然,這女子的修為至少也在戰尊境以上。

秦洲大陸受「天道」壓制,修真界少有站在修真巔峰—-戰神境的強者,地級戰聖、天級戰帝己是極為少見,故而能達到戰尊境修為的己可列為強者大能。

龍淵宗護大陣第一層結界被破之時,她輕蹙的眉尖就一刻也沒有鬆開,此時見龍淵宗的聯盟宗派弟子死傷慘重,已顯露敗相,心中頓時焦急起來……

lixiangguo

「來人,拿鞭子來。」葉宏吩咐道,沒多會鞭子就到手上了,「讓你逃學」一鞭子抽打在葉梓榮的身上,痛的葉梓榮又叫又跳的。

Previous article

鄭新雨的得意之色溢於言表。「我真謝謝陸華和李鑫,要是沒有他們兩個,我和我爸媽還不可能分開行動。就是因為有他們的幫助,那麼一大片的密林,就都由我們來搜查。這一片就是我的地方。」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