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的意識進入系統,查詢自己的聲望。然後便發現,自己在世界各地的個人聲望。已經全部突破八十!

就算有的地方當前不夠八十,潛力也達到了八十。隨著時間推移,與蜀山一戰的影響力繼續發酵,這些地方的潛力聲望數值,終將會全部轉化為真正聲望。

對於林鋒來說,此戰最大的收穫便是聲望值飛漲,一己之力擊敗蜀山一眾元神大劍修,破六脈仙天劍陣,斬辛龍生神通法身,奪少陽、太陰二劍,隨便一件拿出來都可以讓林鋒名動神州。

而現在這些事情全部匯聚在一起,頓時讓林鋒的個人聲望暴漲,正式成為同雁南來、辛龍生等人並稱於世的巨頭級人物。

「個人聲望距離之前要求的八十以上,已經富餘很多了,不過……」林鋒看著系統中的聲望值,微微有些皺眉:「……不過,宗門整體聲望還差了一點呀。」

這一戰過後,林鋒的個人聲望,不管在哪個地區,都已經高於八十,有些地方甚至超過九十,已經完全滿足系統任務要求。

玄門天宗的整體聲望,在大部分地區也都達到了八十,但在有些地方,卻差了一些,最低的地區只有七十。

今日一戰,林鋒本人徹底名動天下,他創建的玄門天宗自然也跟著水漲船高,但相較於他本人的聲望,多少還是差了一點。


個人聲望和宗門整體聲望,畢竟不能完全等同,天元大世界歷史上也曾有過散修大能強者書寫璀璨華章,光芒四射,連三大聖地都要敬讓三分,但其所遺留的道統,卻最終沒能發展壯大,也沒留下什麼名聲。

人們提起這樣的宗門,也只是說某某大能留下的道統傳承。

林鋒想起以前宗門整體聲望大幅度提升的時候,心中有數:「我本人的個人聲望有一定影響,但門下弟子揚名立萬,對於宗門整體聲望的提升,影響效果更加明顯。」

想到這裡,林鋒笑了笑:「我家的幾個臭小子,差不多也都該成熟起來了。」


似石天昊他們幾個,自身的天命之路已經漸漸開啟,書寫屬於他們自己的傳奇,登上屬於自己的舞台,散發出舉世矚目的光彩。

林鋒突然笑得有些無良:「蜀山劍宗呦,你們以為我這次留你們不殺是為了什麼?哥熟讀導演與編劇的自我修養,當然記得,最耀眼最宏大的舞台上,除了主角以外,還要有足夠分量的配角呀。」

「不過,這次還要感謝你們送溫暖。」

和其他人全憑猜測不同,林鋒對於這一戰的得失,要清楚地多。

除了巨大的聲望以外,林鋒還有許多其他收穫,他手掌一翻,一團紫氣中,一道犀利劍氣正在不停掙扎,那是林鋒斬了辛龍生的仙天劍君法身以後,趁機俘獲了一些游散的仙天劍炁。

這些仙天劍炁極為兇悍,以林鋒的法力都有些禁制不住,想要滅殺可以,但是想要在不破壞的基礎上長時間的禁錮,難度頗大。

不過林鋒本來也沒打算留下它,在返回玉京山上后,直接將之送入玄天宙光洞天內,在那裡,巨型劍匣才是這仙天劍炁的歸宿。

有了這些仙天劍炁,那柄凶劍的磨礪,又將加快不少。

其實林鋒心知肚明,辛龍生那邊未必沒存相同的主意,試圖領悟凶劍劍意,從而提升蜀山自己的劍道。

蜀山辛龍生本人閉關不出,看似只能狼狽接引少商劍尊他們返回,還被斬了神通法身,丟臉雖然是丟臉,但切身處地體驗了一回誅天劍炁,對他揣摩凶劍劍意,多少會有點益處。

但可惜,沒有真正得到那柄絕世凶劍,以辛龍生的劍道修為,只憑接觸誅天劍炁,也僅僅只是隔靴搔癢,沒有多大實質幫助,反而會對林鋒的這柄凶劍更加渴望。

林鋒則不同,反正他不指望學會蜀山的仙天劍炁,只是用這無上劍道來幫自己磨劍。

一進一退之間,又佔了一些便宜,只是這份收穫,外人無法知曉罷了。

不過,林鋒對於這柄絕世凶劍真正現世的那一天,越發期待了。

正思索間,林鋒就感到同樣被自己鎮壓起來的少陽、太陰二劍,正在不停震蕩,想要掙脫束縛。

林鋒神識掃過,就見少陽劍和太陰劍旁邊,各自出現了一個人影,並非虛幻,而是劍意劍氣組成的真實形體,正是少陽、太陰二劍的劍靈。

少陽劍靈是一個端方穩重的中年男子形象,寬袍廣袖,三縷黑髯,神色平和,不怒自威。

太陰劍靈則是一個女子形象,面容秀麗,神態冷清,氣質變化捉摸不定。

兩個劍靈一起手捏劍訣,劍氣衝天,頂住頭頂上方一片黃光,黃蒙蒙的光有若大地一樣沉凝厚重,那是林鋒的承天印法力在鎮封他們。

黃光之外,還有無數層空間摺疊在一起,形成亮晶晶的晶壁似的屏障組成第二重封印,晶壁之上,紫色氣團化作的小世界本身則是第三重封印。

彷彿意識到林鋒正在看著他們,兩大劍靈的目光望過來,同林鋒對視,少陽劍靈沉聲說道:「閣下便是玄門之主?扣下我和太陰,此舉未免孟浪,欺我蜀山太甚。」

林鋒淡然自若的聲音靜靜在諸天小世界中迴響:「辱人者,人恆辱之,你們今日遭逢此劫,只因你蜀山咎由自取。」

少陽劍靈沉默了一下,他是劍靈,性格形成與少陽劍器的劍道意境一脈相承,素來平和端方。

便是蜀山少陽劍器一脈的劍主宗師少陽劍尊,在蜀山六大劍主中也是最穩重和善的一個。

少陽劍尊這次坐鎮蜀山不出,一方面是因為自家宗主和太上長老們閉關,山門需要有人主持大局,另一方面也是因為他本人對蜀山的這次行動並不感冒。


於是索性留在蜀山,不參與此事,只不過既然是宗門決議,他也不反對,少陽劍器一脈也派出了擎天劍尊同行,少商劍尊等人預計以六脈仙天劍陣對付林鋒,少陽劍尊便默許擎天劍尊帶了少陽仙劍離山。

結果不曾想,林鋒太過生猛,打得六脈仙天劍陣潰不成軍,辛龍生本人在閉關,派了仙天劍君法身來也奈何不得林鋒,反而被扣下了少陽劍和太陰劍。

太陰劍靈目光清冷,無所謂的說道:「少陽,那麼多廢話做什麼?不過是成王敗寇罷了,但要我們束手待斃,卻是休想。」

一邊說著,她整個人同太陰劍融為一體,化作團團雲霧,不停挪騰,衝擊林鋒的法力封印。

少陽劍靈嘆了口氣,人也消失不見,與少陽劍相合,瞬間化作無窮金光,衝天而起,造成比太陰劍更猛的衝擊。

林鋒見狀一笑:「兩個都是化生級別巔峰的法寶,確實挺有活力的。」(未完待續。。) 少陽劍正平和的璀璨金色劍光,彷彿擎天支柱一樣硬生生頂住林鋒承天印法力的鎮壓。

而太陰劍則化作團團雲霧,纏繞在金色劍光周圍,不斷激發催生金色劍光,盡心輔佐,促使少陽劍的劍光越發強悍,試圖突破林鋒的法力鎮封。

林鋒饒有興趣的看著這一幕,然後在承天印上又加大了些壓力。

同時諸天大擒拿的力量也加了上去,一起鎮壓少陽、太陰二劍。

感受到壓力不斷增大,兩柄仙劍也改變了對抗方式,金色劍光突然消失不見,整個融入雲霧之。

由之前的少陽為主、太陰為輔模式,轉變成了太陰劍充當應對林鋒法力的主力,而少陽劍隱於太陰劍所化雲霧,不斷以自身劍氣靈力輔佐支持。

兩劍不再硬頂,而是以太陰劍陰柔多變的劍意,同林鋒周旋,寄希望於以柔克剛。

「嗯,兩柄劍都是化生級數的法寶,而且都到達了化生巔峰的層次,距離大乘之境只差一步之遙。」林鋒心有了譜:「蜀山脈仙劍,剩下四柄,應該也是相同的級別。」

如同修士修練精進,提升自己的境界一樣,法寶同樣有自己的境界劃分。

法寶有四重境界,由低到高,分別是孕靈、化生、大乘和造化。

第一重境界名為孕靈,即孕育元靈之意,誕生法寶元靈,意識不斷成長,由混沌不清的簡單意念。到最終擁有完全自主的**思維與自我意識。

並且,法寶元靈可以自己吸納天地靈氣。 開場哨 ,就像人在修練一樣。

不過。孕靈級數的法寶,尚無法凝結自己的靈體,意識完全依存於法寶本體之,修練需要主人祭煉配合,力量才會快速增長,自我修練的話,速度很緩慢。

如果法寶晉陞二重化生境界,那情況就不一樣了,法寶元靈凝結出自我形體。可以短暫脫離法寶本體,這樣一來,法寶元靈自己便可以正常修練,無需主人祭煉,實力也能飛速增長。

一般來說,法寶的威力,與祭煉者的修為對比,孕靈級數等同於祭煉者本身元神一重化身境界的實力,化生級數則等同於元神二重返虛境界。大乘級數的法寶,更是等同於元神三重合道境界。

但這其存在一個問題,那就是孕靈級數的法寶和化生級數的法寶,無法自主發揮出本身全部的威力。必須要有同級別的元神強者駕馭才能百分之一百發揮力量。

昔日沙洲城開山大典前那一戰,龐傑駕馭太虛觀的孕靈級數法寶形劍,因為龐傑自己未成元神。所以戰鬥過程,形劍其實沒能展現出自己的全部風采。

雖然遠勝一般元嬰期法器。但並不是一件法寶應有的威力。

若是換了在當時已經成就元神之境的燕明月手上,那形劍的實力便等於又一個元神一重境界的強者。

相同道理。昆崙山之戰,於家家主玄冥道尊於新濤,曾經駕馭於家傳家之寶玄冥寶策與林鋒交手。

玄冥寶策本身是化生級數的法寶,但因為於新濤本人只有元神一重化身境界,未能修成返虛之境,所以玄冥寶策能展現出來的實力,也就只得孕靈級數。

而荒海法會上,大秦皇朝安良王石宗岳以元神二重返虛境界的修為駕馭化生級數的法寶藏龍壺,就可以完美髮揮其威力和作用。

此刻在林鋒手底下鬧騰的少陽、太陰二劍,都是化生級數的法寶,而且都處於化生巔峰,只差一點便可以更上一層樓。

但就是這一點距離,卻咫尺天涯,無人駕馭,就無法發揮出自己全部威力。

法寶,需要晉陞第三重境界,達到大乘級數,元靈才能徹底大成,可以脫離本體,並**駕馭本體,獨自發揮全部力量,上天入地隨心所欲。

一件大乘級數的法寶,在戰鬥力上,完全等同於一個元神三重合道境界的大能強者。

到了這個地步,法寶元靈甚至可以選擇脫劫轉生,投胎成為真正的生靈,出生成長,從此成為大千世界一個真正**,全新的生命。

元靈脫劫轉生,即解除同祭煉者原主人之間的聯繫,只是脫劫轉生的元靈,也將徹底斬斷同法寶本體之間的聯繫,永遠失去成為造化之寶的機會。

轉生之後,一切都是未知,雖然法寶元靈修練起來比普通生靈要容易許多,但能否成就元神,再登逍遙長生之境,完全是未知數,所以一般來說,法寶元靈都不會主動脫劫轉生。

失去元靈的法寶本體,有一定幾率可以誕生新的元靈,並非複製重生,新生法寶元靈,同原本元靈之間的關係,類似於女同父母。

至於法寶的第四重境界,也是最高境界造化之境,則相對來說神秘許多,整個天元大世界歷史上也沒有出現過幾件造化之寶。


法寶晉陞造化級數,元靈反而沒了過往形體,而是漸漸化為一方造化意志般的存在,不經常顯現露面。

關於造化之寶,昔年佛門大雷音寺曾提出一個概念,譽之為彼岸法寶,寓意苦海無邊,以彼岸法寶可護佑人們橫渡苦海,直達彼岸。

生死之間,有大恐怖,不成元神,壽數終究有限,總有走到盡頭的一天。

人族成就元神之境,妖族練成不滅妖魂,都可以與天地同壽,自然壽命近乎無限,天地不滅,我即不死。

但要是這一方天地,這一方大千世界徹底毀滅了呢?

對於元神級別的強者來說,除了被外力殺死以外,唯一一種自然死亡方式,就是隨此方天地一起走向寂滅。

天地寂滅,是生死之上,更大的恐怖,與天地同壽者,這一方天地的壽命走到盡頭,這些人的自然壽命也會一起走到盡頭,傾巢之下無完卵。

生老病死,成往壞空,造化便是在生滅之間循環,一方造化開闢,發展,最終衰落直到寂滅,重歸虛無,然後自虛無再次創生。

而在傳聞之,造化之寶,就是有希望抵禦天地寂滅的無上至寶,助人橫亘無數紀元,闖過天地寂滅大劫,走向新生。

只是造化之寶極少現世,在天元大世界,已經漸漸成為傳說的存在。

法寶想要成就造化級數,亦極為困難,天元大世界歷史上有過記錄的造化之寶,都是配合一定天時機緣,方才能跨過那道如同天塹般的門檻。

這道天塹,不僅僅是祭煉難度,在威力上,也幾乎是不可逾越的鴻溝。

倒是孕靈、化生和大乘三個級數的法寶,有下克上的存在。

不同的法寶之間,強弱也有差別,決定其高下的因素有許多,祭煉者修為高低,祭煉者修練的道法品質,原材料和祭煉條件的優劣等等,除了這些條件外,有時還要加上一點運氣因素。

有些法寶,雖然只是孕靈級數,卻能比化生級數的法寶更加強大,甚至可以挑戰大乘法寶。

這就跟有些修士因為神通法力強大,或者天賦異秉的緣故,能越級戰鬥一樣。

例如林鋒的成道法寶造化之鐘,如今煉成第一重物象,名為創命之門,此刻是孕靈境界的法寶,剛剛萌生靈識,但還只如嬰兒一般,需要繼續培育成長。

只不過,雖然還只是孕靈級數,創命之門的威力林鋒已經有了大致的估計,遠勝於尋常孕靈法寶。

而此刻正在林鋒手頭鬧騰的少陽、太陰二劍,在化生級數的法寶,也是佼佼者,並且都達到化生巔峰,距離大乘之境只有一步之遙。

作為劍器的他們,殺伐犀利,威力強悍,若是在元神二重或者元神三重強者手掌控,發揮自己全部威力,就算面對大乘法寶也可一戰。

但受限於化生法寶的先天不足,眼下的他們無法發揮自己應有的威力,林鋒鎮壓他們,不費吹灰之力。

面對閃躲挪移,希望逃脫鎮壓的少陽、太陰二劍,林鋒微微一笑,洶湧法力沖入諸天小世界內,直接化作兩隻紫色大手。

一隻手拿捏住變化逃竄的太陰劍所化雲霧,另外一隻手一拍,一抹金光就被震得從雲霧脫離出來,正是少陽劍。

少陽劍重新變作一丈一長度的無鋒巨劍,而太陰劍在林鋒法力鎮壓下,也變回原形。

兩柄劍都被林鋒抓住,龐大的力量讓他們不停震動發抖,可是卻無法逃脫。

「萬年苦修,一朝盡喪,本座不欲如此,你們當自重才是。」林鋒淡淡說道:「本座也不貪你們兩個為我玄門天宗效力,但如果想要搗亂生事,那本座不介意索性碎了你們的元靈。」

太陰劍本性陰柔多變,首先安定下來,劍刃傳來冷冷的意念:「好,我便等著看你滅亡於我蜀山劍下。」

反倒是另一邊的少陽劍,雖然一開始態度較為平和,但現在卻仍然不肯屈服,堅持抗爭。

太陰劍傳遞訊息給他:「你碎滅在這裡,少陽劍器一脈便要元氣大傷,我蜀山脈仙天劍陣也要塌方一角,此刻留有用之身,他朝我蜀山找這玄門之主報仇雪恨時,裡應外合,才是正道。」(未完待續。。) 不同於太陰劍,少陽劍沉默不語,但同林鋒之間的對抗卻始終沒有停止,反而愈演愈烈。

一貫平和的人,在某些地方反而會顯得格外偏執。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你倒是跟真正的人類沒什麼區別了。」林鋒心笑道:「可惜,在我這裡寧折不彎是沒什麼作用的。」

「你要是件大乘級數的法寶,還能翻起幾朵浪花,無主的化生法寶,還是別蹦躂了。」林鋒看也不看,左手一張,又是一道法力放出,凝結成一隻紫色大手,一起抓在少陽劍上,用力一握。

劍上本來正在不斷晃動的金色劍光瞬間湮滅,少陽劍本體發出一陣令人牙酸的刺耳聲音,彷彿在悲鳴哀嚎。

林鋒淡淡說道:「本座也不為難你,老老實實待著吧。」

少陽劍被林鋒的法力徹底禁錮住,無力掙脫,雖然劍靈仍然傳遞出不屈的意念,但也只能無奈的被林鋒鎮壓,而在另外一邊,太陰劍也同樣被林鋒鎮壓起來。

兩柄劍都被林鋒送入玄天宙光洞天內,和金烏大聖的殘魂一起壓在巨型劍匣下方。


巨型劍匣震動了一下,恐怖的氣息頓時瀰漫開來,令少陽劍和太陰劍為之顫抖。

系統之重生這件小事 ,感觸更為深刻,能清楚意識到那是一個多麼恐怖的存在。

收拾了兩柄法寶劍器,林鋒稍微思索了一下:「嗯,這次算是跟蜀山劍宗結下死仇了。蜀山元神二重境界的修士幾乎全部被我打成重傷,沒了少陽、太陰二劍。脈仙天劍陣的威力也大降,蜀山劍宗整體實力受損。 醫流狂兵林濤 ,防止有人趁火打劫。」

「按理說蜀山劍宗此刻應該不會主動出擊,但難保蜀山驕橫慣了,會鋌而走險。」林鋒心想著:「小林和小清此刻孤懸在外,或許會成為蜀山劍宗報復的對象。」

其實,故意把汪林和楊清放在外面,成為對方攻擊的靶,然後林鋒再提前準備,布置安排。才是最有利的選擇,很可能再打一個漂亮的伏擊戰,將潛在敵人勾出來滅殺。

不過林鋒不打算這麼做,思索片刻后,他還是決定把汪林和楊清招回山來。

至於汪林的父母,林鋒也準備特許汪林帶他們回山,同樣的情況也適用於烏州城的蕭氏家族,蕭焱若有放不下的人,也可以帶回山來。到時候安置在他們自己的洞府即可。

雖然,大秦皇朝有派人暗看護,蜀山在與玄門天宗交惡的情況下,多半不會再樹大秦皇朝這樣一個強敵。

但難保有那種只圖一時痛快的人存在。林鋒沒有興趣冒險。

想到這裡,林鋒一點眉心,明亮火光衝出。落在身前化作一個巨人形象,卻是炎龍天鎧。

在林鋒意念操縱下。炎龍天鎧分離開來,戰神分身從飛出。重現於世。




lixiangguo

原因有二,一是九星的使命尚落在她的身上,她的生命不僅僅是屬於自己,更屬於天下,她要以消滅日月元魔,拯救天下為己任。

Previous article

這兩口子一愣。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