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無論如何都想不到,已經重傷的這兩男一女,在這段時間內更是被他們追殺得猶如喪家之犬一般只能埋頭逃命的少年,竟然會在這種時刻,猛的回頭,一記出人意料的回馬槍,打破了他們所有的警惕。

並且,這少年出手狠辣的程度,比起他們,尤要勝之,這一劍之下,洞穿他的要害,頃刻間便是斷絕了他的生機。

「他是故意的!」

在視線黑暗的時候。少年那漠然的眼神成了最後的畫面。那種眼神。哪裡會是一個重傷不已的少年所能擁有的?

原來,這個少年,一直是在布置假象。讓得他們這些老手都是失去了一些警惕,從而暴起反擊!乾淨利落。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

「你!」

這一切,幾乎是發生在電光火石間,就在另外三名黑影發現這一幕時,莫雨宮手中的劍,已經洞穿了那黑影的心臟。

那三人暴怒,眼神陰沉,手中長劍幾乎是立即化為凌厲攻勢,對著莫雨宮周身要害籠罩而去,這小子,竟然敢當著他們的面殺了他們的同伴,如何能夠讓他再離去!

面對著三人的含怒出手,莫雨宮反手抽出長劍,真元運轉,手中一品劍器已經換成了普通的精鋼長劍,在這場長期的追殺之中,他們知道一品劍器雖然強大,卻難以讓他們大持久戰。

劍勢升空,爆發出凌厲劍光,將那道道劍光,盡數的抵禦而下。

而就在這時遠處數道宛若天空星辰墜落一般的火球,砸落而下,轟鳴陣陣。

強大的衝擊力量爆發而來,攜帶著厚重的威壓,一舉砸向出劍的三人。

咻!

不過這三人配合相當默契,一點寒芒先過,其中一人擋住了天空之上不斷轟擊而下的星辰之力,四境上品的真元爆發而出,厲喝一聲,劍勢掃蕩而去,橫掃四方。

而另外兩人的非常相信自己的隊友,將後背交給了他,長劍依舊鋒利無比的對準莫雨宮,同樣是四境上品的修為,真元之力雄厚無力,劍芒附著在長劍之上,依舊是突破莫雨宮的防禦,直奔他胸膛。

感受到冰冷的殺意到了眼前,那冰冷的感覺刺痛著他的胸膛,不過莫雨宮的神情卻沒有絲毫的變化,手掌一拉,那先前被他所殺的黑影便是拖入懷中,形成肉盾。

撲哧!

鋒利的兩柄長劍,在雄渾的真元包裹下,直接是洞穿了那黑影的身體,劍尖刺出,也是在莫雨宮的胸前劃出了一道血痕。

莫雨宮眼神冰冷,一腳踢出,那屍體便是順著長劍射出,重重的砸向了那兩名黑影人黑影人眼神猙獰,一拳轟出,狠狠的落在那屍體上,狂暴真元噴發間,竟直接是將那屍體震得血肉模糊而去。

咚!

不過就在他一拳震碎屍體的時候,寒芒自那屍體胸間閃爍,一柄被真元所覆蓋,甚至還有著一點點詭異黑炎跳動的劍尖,陡然自屍體胸前洞穿而出,快若閃電般的刺向那黑影人咽喉。

這般攻勢,來得太過的迅猛,太過的凌厲,就連那黑影人心頭都是一駭,抬手便是一劍格擋轟出,滾滾真元奔涌,竟是有著猙獰獸鳴之聲響起,那雄渾真元化為一道雪雁,轟向那燃燒著黑炎的凌厲劍光。

「嘭!」

兩者狠狠的碰撞在一起,黑炎猛的席捲而出,竟然直接是將那長劍之上所蘊含的狂暴真元迅速的燃燒而去。

雪雁發出一聲痛苦的鳴叫,似乎有些抵擋不住火焰的力量。

唰!

劍光洞穿拳風,在那道黑影人驚駭的目光中,毫不留情的劈在了他左臂之上。

劍光掠過,鮮血濺射,那傢伙的左臂,都是在此時被生生的削下,鮮血直流。

莫雨宮所修鍊的青山風雨劍本就是霸道無比,再加上這道莫名的黑炎之力,那等威力,自然不是尋常攻勢就能抵擋。

「啊!」

那黑影慘叫一聲,右手緊握的長劍也是狠狠的刺向了莫雨宮的咽喉,竟是要拼個兩敗俱傷。

叮!

一道劍光極快的來到了莫雨宮的咽喉之前,擋住了這瘋狂的一擊。

不過強大的真元衝擊還是讓莫雨宮咽喉一癢,噴出了一口鮮血。

不過沒有任何的猶豫,他右手轉動,長劍輕微的抖動,清風吹過,風雲如晦,一點寒芒轟擊在了那名黑影的長劍之上。

火花濺射,真元不斷的碰撞。

莫雨宮的身形則是在此藉助著那股推力倒飛而出,猶如黑夜中的精靈,落進黑暗森林中,眨眼間便是消失不見。

同一時刻,蘇離也自遠處急速撤離,天空之上的那些星辰之力也都消散開來,方魚也同樣選擇了撤退。

三人殺了一個回馬槍,而後全部選擇後退,他們知道不能夠給敵人拖住他們的時間,這段時間內他們已經察覺到已經有不下二十名四境的修行者在追捕他們,而且宋家的宋林以及一個更加恐怖的流水,還有那重新被聚集在一起的兩百重甲都在追殺他們,所以他們不可能在同一個地方留下太多痕迹。

「那該死的三個兔崽子,我一定要殺了你們!」

那三人望著落到他們面前的那冰涼屍體,眼中充滿了暴怒,他們四人都是四境上品的實力,而且個個驚艷豐富,若是聯手的話,就算是一名五境下品的強者都能夠抗衡,沒想到眼下,竟然被果斷斬殺了一人。

雖然他們已經一而再再而三的高估自己的對手了,可是卻還是不夠。

這一戰,不僅損失一人,而且其中一人還被廢了一條手臂,戰鬥力銳減!

「不能放過他!」

三人厲聲道,特別是那被莫雨宮廢了一條手臂的黑影人,眼睛都是變得猙獰了起來。

三人對視一眼,幾乎是同時間暴掠而出,只不過這一次,他們卻是緊繃了身體,將真元運轉到極致,隨時警惕著前方的反擊。

蘇離三人急速的在林間穿梭,莫雨宮的臉色已經越來越白了,同樣的蘇離的狀態也是越來越差了,三人之中也唯有方魚沒有受太過重的傷,在傷葯的調理之下還算是良好。

那一夜他們出了城門之後,便遇到了瘋狂的追殺,都是真正的精銳隊伍,這些人一看都是久經沙場的強者,若非三人的強大,恐怕連這片森林都走不到就隕落了。

在絕境之下,蘇離三人都爆發出了強大的力量,莫雨宮的那抹黑炎便是他隱藏的力量,沒有人去詢問這股力量的來源,方魚與蘇離同時選擇了避而不談,他們知道每一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秘密,他們尊重這樣的秘密。

在靈藥和療傷的丹藥輔助之下,三人幾乎都恢復的差不多了,可惜他們卻遇到了兩名真正的強者。

一名雪雁樓的五境強者,與一名叫做流水的高手,兩人兩劍,便將蘇離與莫雨宮再一次擊傷,那一次若非方魚爆發出強大的劍勢,魚龍劍舞,藉助風暴的力量,而後逃離,也許他們就真的死在了那裡。



… ?三人在森林中急速的掠過。莫雨宮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胸口上的血痕。只是皮外傷。並沒有什麼大礙。先前蘇離決定的回馬槍相當的成功。而且看來他之前的佯裝也是頗有些效果。突然消失的視野下。後面的人都沒有發現他的痕迹。

「這樣下去終究不是辦法。你們的身體拖不下去了。」方魚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身旁的兩人。呼吸變得越來越急促。而且剛剛那一擊雖然沒有真正的傷到莫雨宮。但是揮出那樣一劍的他。也已經是強弩之末了。

蘇離有些疲憊的說道:「還不能夠停。我這裡還有一顆人生果。應該足以讓莫雨宮恢復到了全部狀態。我們只要找到那處秘藏。便還有存活的能力。而且那處秘藏應該就在這片密林之中。那道靈神露。便可以讓我們三人恢復過來。而且這些日子的廝殺。同樣是一場造化。只要活著便是最好的修行。在堅持一下。」

蘇離看了一眼後方。這個時候。身後的那三個傢伙。此時應該謹慎了許多。不過這樣的話。他們的速度也會有所減緩。這倒是給了蘇離更多的時間。

「接下來就讓我們來看看。誰才是真正的獵手吧。」

蘇離低語一聲。回頭看了一眼前方的森林。大自然永遠都是修行者敬畏的地方。任何一處地方都有可能將修行者埋葬。而今日這裡便是他們的埋骨之地。更多更快章節請到。

「加快速度。」

蘇離望著遠處的一處沼澤。唇角也是掀起一抹笑容。不僅不避。反而是對著那個方向沖了過去。

莫雨宮與方魚在這些天已經真正的領悟到了與蘇離之前的差距。這不僅僅是修行者的差距。同樣還是經驗。對於任何東西的利用。這一次的逃脫與反殺。都與蘇離脫不開關係。可以說蘇離是他們活下來的最重要一點。

夜色籠罩的森林中。三道黑影飛快的掠過。他們三人一人在前。兩人在後。已是形成了一些陣型。緊繃的身體表面真元在流淌。緩緩的引動著四周的天地元氣。眼神警惕的盯著四周。他們已經不在意驚動蘇離他們了。到了現在他們已經被蘇離的各種手段給弄得精疲力盡了。若不是上面下了死命令。他們也許已經撤退了。

「嗯。」

三人掠過。眼神突然一動。前方一人手掌一揮。而後三人便是同時的落到了一片空地上。只見得在那裡。有著兩頭妖獸的屍體。滾燙的鮮血流淌開來。顯然是剛剛被殺。

「是他們的劍意。應該是那個剛剛出劍的小子乾的。」

那被莫雨宮削斷了一條手臂的黑影人。咬牙切齒的道。他能夠看出這一劍所蘊含的劍意。而且在屍體的旁邊。還留下了一些血跡。

「他們遇到妖獸了。雪雁原中的妖獸雖然不多。但也不少。其中不乏四境左右的妖獸。應該是三人一同動手的。否則沒有這麼快。應該就在附近了。都給我小心一點。」

「嗯。」

另外兩人也是點點頭。旋即三人身形一動。再度追出。

在接下來的數分鐘時間中。他們又是陸陸續續的見到一些剛剛被斬殺的屍體。其中隱約還能夠見到一些被咬碎的衣衫。正是蘇離三人所有。一些血跡清晰無比。顯然蘇離三人是沒有時間清理痕迹了。

從這些跡象來看。蘇離三人所遇見的妖獸似乎越來越多。而且他也是察覺到了後方緊追而來的三人。那行跡似乎也是被迫加快了許多。甚至連戰鬥痕迹都不再去抹除。

如此追趕約莫十分鐘后。三道黑影的身影再度停了下來。他們望著前方的空地上。那裡有著一頭通體金黃的巨獅屍體。不過現在這妖獸已是身亡。在它那猙獰的大嘴被直接一劍洞穿。凌厲無比。傷害觸目驚心。

在妖獸的前方。便是一片沼澤之地。到這裡蘇離三人的痕迹也都消失不見了。第一時間更新

「是那個少年乾的。」

三人落到那巨獅屍體旁邊。望著那眼熟的劍痕。凝重的說道。

「這傢伙竟然倒霉的遇見了火陽獅。這可是四境下品的妖獸。就算他們很強也不可能這麼快結束戰鬥。都仔細看看應該就在附近。」其中一人冷笑道。

「對。找找看。」

三人相繼分開。其中一人向著沼澤的方向走去。蘇離三人的痕迹就消失在這裡。這片沼澤他們無論如何都不能躍的過去。現在看來便是在這附近。

目光掃過四周。警惕的打量著每一寸土地。他們已經在蘇離的隱匿手段中吃了太多的虧。不得不謹慎。

另外一人越過了火陽獅。目光森寒的注視著四周的一舉一動。手中的長劍吞吐著凌厲的劍氣。隨時準備出手。

嘭。

然而。就在他背對著火陽獅的那一刻。那火陽獅的屍體。竟是陡然炸飛而開。鮮血濺射間。一道滿身被鮮血沾染的身影猶如鬼魅般的從屍體下衝出。一瞬間便是貼近了那黑影人。旋即雙指並曲。青山風雨劍驟然湧起。風雨如劍。淅淅瀝瀝。真元涌動。風雲在手。帶起凌厲無匹的波動。在那黑影人駭然無比的眼神中。穿透了他的咽喉。

強大的力量匯聚到了一劍之中。第一時間更新莫雨宮也有些吃不消。疲倦的站在那兒。大口的喘息著。

不過那道黑影人。最終還是搖搖晃晃。倒在了地上。那睜大的眼睛中。滿是難以置信之色。

那道沾染鮮血的身影。則是低頭將那柄長劍撿了起來。緩緩的抬起頭。望著那已經停下身子。轉過身駭然望著這一幕的兩名黑影人。

莫雨宮抹去臉龐上的鮮血。沖著眼前這兩名黑影人淡淡一笑。那笑容落在兩人眼中。猶如惡魔般的可怕。

他們已經如此的謹慎小心了。竟然還是中了這小子的詭計。

這種手段。第一時間更新也實在是太讓人防不勝防了。

原本靠近沼澤的一名黑影人急忙轉身親眼目睹了莫雨宮突擊的一幕。心神震蕩。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自腳下躍出。蘇離帶著一身泥沼。八相劍意靈動無比。瞬息之間便來到黑影人的身後。

那冰冷無比的殺意。在黑影人震驚的時刻。透心而過。長劍之上滴著鮮紅的血液。緩緩而落。

黑影人有些不甘心的低頭看著心口冒出來的一柄長劍。眼中充滿了不甘。而後生機盡斷。

連續兩人的突然死亡。讓那名黑影人急忙轉身。方魚那突入起來的星辰點星劍。卻還是沒有將其擊殺。

那擦肩而過的劍芒。讓黑影人心驚肉跳。若不是自己反應夠快。那名剛剛拿一下自己變與同伴一樣。身消道死了。

「接下來。就該你了。」

蘇離指尖輕輕一彈劍尖。清脆的劍吟聲響起。一身的泥沼讓他看上去如同地獄走來的惡魔一般。原本的四人如今被他們斬殺了三人。只留下一個對手。也已經不足以再讓得他們三人繼續躲避了。

三人提劍而立。將最後一名黑影人包圍在中央。三道冰冷的劍意直接鎖定了他的去路。三人的臉上都流入出刺骨的殺意。這幾日的瘋狂讓他們付出的太多的代價。一步走錯。便是死亡。

蘇離還算是好的。能夠堅持下來。可是方魚與莫雨宮卻已經到了崩潰的邊緣了。這一戰必須將眼前這人斬殺。讓後進入秘藏調養。否則不需要任何的追殺。他們便會死在路上。

黑夜籠罩的森林之中。那名黑影人咬牙切齒的望著那滿身鮮血。沖著他露出陰森笑容的蘇離。眼中也滿是濃濃的殺意。

他怎麼都沒想到結局竟然會是如此。

這麼一個三境中品的少年。不應該是被他們猶如草芥一般隨手殺掉的才對嗎。怎麼會變成這樣。他們四人可是經驗極其豐富的獵殺者。手中沾染了不知道多少血命。然而今夜。竟然會在聯手追殺兩個少年與一個少女的時候。被他反殺三人。

「很意外嗎。」

蘇離手握著長劍。絲絲真元溢出體外。附著在了長劍之上。冰冷的目光看著黑影人。

「你不是第一支隊伍。也不會是最後一支隊伍。你們死的一點也不怨。我只是想知道你們到底是誰。我們可以讓你死的痛快點。如何。」

一旁的莫雨宮手握著那青光長劍。幽黑的火焰纏繞。在劍尖處形成伸縮不定的劍芒。他笑了笑。只是在滿身鮮血的沾染上。那笑容著實是有點嚇人。

方魚面無表情的上前幾步。一條栩栩如生的金鯉在身旁游曳。卻蘊含著強大的力量。

三人所帶給他的壓力濃郁無比。幾乎快要壓斷他的神經。不過他終究是獵殺者。不可能這麼輕易的認輸。他是殺不了蘇離三人了。可是逃難道也會很難嗎。

「你們不過三境的修為。雖然我承認你們很強。但如今的你們都有著許多傷勢在身。想要留下我。不是那麼容易的。放了我。我不在追殺你們如何。」黑影人已經被蘇離三人殺破了膽。還是希望蘇離三人能夠放他離開。

莫雨宮與方魚的目光頭看向了蘇離。他們在等待蘇離的決定。

「不好意思。不行。」

本書首發來自,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 ?蘇離平靜而又淡漠的話語讓那名黑影人臉色變得陰沉無比。蘇離三人的態度也激起了他的兇狠之一。看著蘇離陰森森的道:「既然這樣。要殺我。就陪我一起死吧。」

黑影人變得瘋狂無比。一股強大真元力量自體內爆發而出。強大的劍勢拔地而起。一道漆黑的劍光縱橫而去。直逼蘇離的咽喉之處。那鋒利的劍芒蘊含著無盡的殺意。

冷漠的注視著逼近的黑影人。蘇離淡淡一笑。嘴角揚起一絲冰冷的弧度。「是嗎。你可以試一試。」

輕輕一笑。手掌也是緩緩緊握了手中長劍。雄渾的真元同樣盡數的湧出來。猶如滾滾狼煙。衝天而起。

海上明月劍。更多更快章節請到。冰冷無情。月明星稀。一輪皎潔的明月高懸天際。灑落下淡淡的月華。身後大海上涌。海天相接與一線之間。大海波濤洶湧之力。天空月光冰冷之寒。都蘊含在了這一條長線之上。這是一條線。同樣也是一道劍痕。

「給我死。」

那名黑影人的劍已經來到蘇離的身前。感受著那道恐怖的劍痕。眼神一寒。一咬牙。拼著受傷也要將蘇離擊殺。

黑影人不愧是四境上品的修行者。劍勢同樣驚人無比。那鋒利無比的長劍與那道長線交錯在了一起。

lixiangguo

「為什麼!」

Previous article

半個時辰,一個時辰,兩個時辰,孔義逐漸的發覺了不對,五行空間之中的五行之力那是不停的減少,起初還是沒有變化,而現在卻是能夠感受到,究竟是那裡出了問題,這個時候的易陽,應該是被五行之力活活鎮死才是。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