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忽然揚起大喊:「孔部長還請出來一敘!」

一道曼妙的身形輕巧地飛出,落在不遠處的屋頂,一身素衣的孔亦語微微一笑:「天瀑刀伍大人,別來無恙。」

她機警地保持距離,剛才伍光那一刀,讓她親眼見識了天瀑刀的強悍實力,她自知不敵。而且這傢伙是有名的不講理。

「孔部長,老伍有件事想請你幫助。」伍光大大咧咧道:「這幾個小傢伙,都是你手上的吧,不知孔部長能否割愛?」

孔亦語神色變幻不定。

剛才雖然四人落入下風,沒有唐天那麼顯眼,但是她依然能看得出來,四人都頗有前途。而且她本來還想通過四人,把唐天拉攏過來。

但是現在看來,沒希望了。

尤其是她看到伍光那不善的目光,只好強笑道:「他們能得到堂堂天瀑刀的賞識,那是他們的福份。還請伍大人對他們多多上心,他們幾人的天賦都不錯。」

說罷一翻手掌,四張卡片朝四人飛來。

柔軟的卡片,彷彿有一隻無形之手托住,飛到四人面前。

「每人10積分,就算我一點薄禮。」孔亦語此時已經完全恢復,她臉上看不到半點不自然。

孔亦語這麼給面子,伍光大爽,一臉得意地向井豪炫耀。

「都收下吧。」伍光一揮手,大大咧咧向孔亦語抱拳:「多謝孔部長,日後有什麼事,就給老伍捎句話。」

孔亦語微微一笑:「區區小事,不足掛齒,伍大人太客氣了。」

伍光轉過臉,看著唐天,啪啪直拍胸膛:「這點小事,不值一提。」

井豪繼續冷幽幽補刀:「本來就是小事。」

伍光笑容僵在臉上。

唐天很乾脆地問:「我要他們不能進入英仙座。」

「1000積分!」伍光大喜,胸脯拍得震天響:「只要你給我1000積分,我保證,族盟再也不敢踏入英仙座半步。」

「小心奸商。」井豪冷幽幽的聲音,再次冒了出來。

伍光怒目而視。

井豪就像沒有看到,繼續冷幽幽道:「會裡有很多閑散的高手……」

伍光頓時泄氣了,一臉哀求道:「800積分!一口價!像我這樣有身份的高手,出場費太低,說出去太沒面子了。」

「我給你1500積分。」唐天搖頭道:「但是你要一絕後患。」

在唐天看來,1500積分實在太便宜了,鬼爪這次復出,就花了他1000積分,而且還只能保持三天。再來幾次,他也受不了。

伍光一愣,旋即大喜過望,滿臉殺氣騰騰:「好!我會把英仙座包括附近的族盟據點,全都掃蕩一遍!連老鼠都不會放過一隻!」

一股恍如實質的殺意衝天而起,眾人無不色變。 伍光恍如實質的殺意,震懾全場。便只是一句豪言,殺意貫空,在場諸人,無不驚駭莫名。

人們此時才意識到,在他們面前,是一位何等強大的強者。

「天……天瀑刀!」

「他是天瀑刀,伍光!」

「噢,老天!天路級武者!」

……

驚駭絕倫的人們,此時才猛地想起剛才孔亦語說起的這個名字,才想起這個名字背後所蘊含的意義。

天瀑刀伍光,天路級強者。

這是唐天見到的第一位真正的強者,實力之強悍,就連孔亦語這樣已經踏入八階的強者,都不敢忤逆。

不過……

「啊咧。」唐天茫然地轉過臉問井豪:「什麼叫天路級武者?就是能去天路的武者嗎?」

井豪一臉淡定地認真點頭:「沒錯,所以,天路級武者,根本沒什麼了不起。」

伍光啪地從背上扯下破刀,怒目刀指井豪:「小井豪,你這樣敗壞師叔名聲的不肖之徒,我今天就替我師兄教訓你。」

「撤消任務吧。」井豪歪過臉,對唐天道:「他很不靠譜的。」

伍光頓時有如泄了氣的皮球,腆著臉湊過來:「何必呢,都是一家人啊,這樣多傷感情。唐少年你以後就知道了,天路級武者,出場費都很高的。」

「那到底什麼才叫天路級武者?」唐天好奇地問。

伍光有些撓頭:「這個嘛,我想想,該怎麼說。唔,天路有很多區域,比如這裡英仙座,是安全區,這裡開發得很徹底。但是這在天路,只不過是一個很小的角落。安全區的星座,大多都是已經有很長的歷史。每個星座,都有很多星門,有一些星門,是通行未知的區域。」

難得聽到如此一手的資料,唐天聽得很仔細,伍光闖蕩天路的經驗很豐富。

「很多人以為,那些未知的區域,是沒有人的,這種想法完全錯誤的。人類闖蕩天路的歷史很悠久,在歷史上,有很多強者,都深入天路極深的地方。有些人回來了,有些人卻留在那裡,他們在那裡繁衍,經過上萬年,發展出屬於他們自己的世界。」

伍光語氣悠然神往。

「在天路中,星門是構成航線最重要的節點。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星門並非固定不變的,只不過它的變化周期很長,大多都有千年之久。很多以前探索的航道,會因為星門的變化,從而被隔斷,逐漸被人們遺忘。它們就像大海中的一個個小島,人跡罕至,發展出屬於他們的文明。歷史上的很多星座,之所以湮滅,都和這有關係。航線中斷了。」

「對天路的探索,從未停止過。大家都不斷地尋找到那些湮滅的星座,尋找秘寶、星辰石、魂核,前赴後繼。而天路級強者,便是其中的佼佼者。所謂天路級武者,是指那些有能力開闢新星門航道的強者。」

伍光的語氣傲然用大拇指指著自己。

「而我,就是開闢了瀑布航道的男人!」

「聽上去好厲害的樣子!」唐天聽得兩眼放光:「瀑布航道?那是通行哪裡的?」

「瀑布星球。」伍光露出緬懷之色:「一個很漂亮的地方,那個星球上,到處是很漂亮的瀑布。當地人也很和善,可惜的它不是一個星座,不出產秘寶。」

「很遠嗎?」唐天露出嚮往之色。

「唔,蠻遠的。要經過二十多個廢星球,哦,廢星球就是指那些沒有什麼價值的星球。這樣的星球,在天路最常見,數目最多。廢星球的環境一般都非常惡劣,最險惡的那個星球,風就像刀子一樣,我只能趴著地下的裂縫。那個鬼地方,我可不想再去第二次。不過,在那磨了五個月,倒是讓我的刀法進步了不少。」

伍光最後一句,忍不住得意洋洋。

「看上去,少年雄心勃勃呀,怎麼?想去天路闖蕩?」伍光一臉過來人的表情。

「是啊!我和千惠約好了,一起去天路!」唐天沒有隱瞞,坦然道。

「那你可要千萬小心哦。天路上的強者和星魂獸,都很厲害。你現在的實力,弱了點。」伍光咂巴著嘴。

唐天沒有反駁,以伍光的實力,確實夠格說他的實力差。不過……

他緊握拳頭,毫不閃躲,眼睛里一種名為鬥志的火焰在熊熊燃燒,他瞪大眼睛,毫不示弱地瞪了回來:「哼!不就是天路級武者,等著被神一樣的少年打敗吧!」

「神一樣的少年?」伍光呆了一呆,旋即哈哈大笑,毫不掩飾欣賞:「這個名號我喜歡!少年就要有這樣的豪情壯志啊!唔,想當年,我最大的對手,就是我師兄,我日夜苦練,發奮圖強,哈哈,終於……」

「被打得像狗一樣。」井豪冷不丁地插了一句。

伍光一窒,就像吃東西被噎住了一般,臉漲得通紅,片刻后,才緩過勁來,怒聲大罵:「我今天要替我師兄,好好收拾你。」

「是因為被我師父打得像狗一樣么?」井豪語氣平靜就沒有半點起伏。

「啊啊啊!氣死我了!」伍光氣得哇哇大叫,暴跳如雷。

唐天目瞪口呆地看著井豪和伍光,井豪大哥在他腦海中的印象完全被顛覆。

千萬不能得罪井豪大哥……

※※※※※※※※※※※※※※※※※※※※※※※※※※※※※※

上官家的氣象煥然一新。

每天演武場是最熱鬧的地方,所有的上官弟子,每天都在這瘋狂的修鍊。對雨家的勝利,讓上官家徹底坐穩了英仙座第一世家的位置。

天瀑刀伍光,貨真價實的天路級武者。在英仙王冠沒有衰落之前,英仙座也同樣擁有幾位天路級武者,但是現在,卻一個也沒有。

唐天和伍光相談甚歡,看上去交情匪淺,盡收眾人眼頂,而且伍光還帶一些巴結的神態,更是讓人心中充滿了震撼。

還有唐天的魂將,那名枯瘦的老人,如此驚艷的一爪,絕非無名之輩。

唐天究竟是什麼來歷?

比較可靠的消息是,唐天是光明武會的人,但是更多的情報就沒有了。無論怎麼看,唐天都不像光明武會的普通武者。

各家勢力都立即明白了一個事實,那就是現在的上官家,絕對不是他們能夠招惹的。所以第二天,各家家主便紛紛上門,對前一天晚輩前來鬧事表示歉意。

一時間,上官家門口,車水馬龍,人流絡繹不絕。

唐天卻沒有因此而分心,每日苦練,沒有絲毫放鬆。有他作榜樣,其他弟子自然沒有半點怠慢,如今唐天可是在上官家樹立了絕對的權威。

伍光沒有停留太久,便離開了英仙座,開始對周圍族盟各個據點開始掃蕩。井豪也要離開了,他是回他師父那,據說上次唐天奉上的煉魂儀,他們有了實質性的進展。井豪這次回去,是為了鍛煉他的武魂。

阿莫里四人也跟著井豪一起回去,這樣的機會可不常有。而且井豪認為,他們四人實力尚低,這個時候,呆在武會內部的成長會更快。

大家都覺得很有道理,這一戰,讓阿莫里他們真正的意識到,他們的實力太低,就連族盟的魂將,也不是對手。系統的修鍊,才是他們最需要的。而井豪也保證,他們在基地,他會好好關照。

唐天知道井豪大哥說一不二,既然許下這樣的諾言,便一定會做到。

只不過剛剛相聚就要分散,大家都有些依依不捨。

唐天把身上剩餘的積分,全都分給四人。

四人對積分還缺乏足夠的認知,因此不以為意,但是井豪卻不由為唐天的大方而暗自訝異。

很快,上官家逐漸恢復了往日的寧靜。

唐天一邊修鍊,一邊耐心地等待千惠的歸來。

※※※※※※※※※※※※※※※※※※※※※※※※※※※※※※

十八銅人室。

唐天閃電般縮肩,呼,一根粗壯的銅臂挾著駭人風聲,險而又險地擦過。唐天的手,搭上迎面衝來的銅人手臂,順著銅人手臂傳來的勁力,他身形詭異地一盪,撞進銅人的懷裡。幾乎同時,起碼三道勁氣,擦著他的身體而過。

唐天滑溜得像魚,闖進銅人的懷裡,卻哧溜一下,從銅人的肋下鑽了出去。

剛一脫離,搭在銅人身上的手掌,驀地一吐真力。

銅人頓時失去身體的平衡,朝一旁砸去。

從側面衝過來的另一具銅人沒有反應過來,頓時撞成一團。但是一團拳影,已經衝到唐天的面前。

唐天怒吼一聲,迎著銅拳,一拳轟去!

咚!

體形沉重的銅人,被這一拳便生生地打得定住身形。

唐天這一拳的威力,比起之前,有著明顯的進步。

但是還沒輪到他得意,刷刷刷,幾道劍光綻放,體形瘦削的銅人,手上的銅劍奇快無比。

唐天連忙抽身疾退,但是周圍出現八具銅人,從不同方向,轟然撲上來。

唐天魂飛魄散,一看所有的方向全都被封死,一咬牙,屈膝準備向上方逃離。

忽然,一團陰影從頭頂罩下來。

唐天一抬頭,頓時面無人色。

一個體形最龐大的銅人,不知什麼時候出現在他頭頂,轟然砸下來!

「你們太無恥了……」唐天撕心裂肺的嚎叫在銅人室里回蕩。

轟!

塵土揚起,地面顫動。

安靜若死。

十八具銅人,一個個站了起來,自顧自轉身散開。

地面上,一個人形凹坑。

************************************************************************

還有一更。 「少年,不要太悲傷啊。大九的屁股,有著一枝菊花壓海膛的美譽啊,這句話的意思是,它壓過的胸膛,像大海一樣。所以,你也不必要太悲傷,我知道這感覺不是太好,但是每個少年成長為男人,都需要經歷這樣痛的領悟……」

兵得意洋洋的聒噪中,唐天臉黑得像鍋底,一言不發,甩臂前行。

大九,就是9號銅人,這傢伙最讓人覺得絕望的就是它有如一座小山般的龐大體形,就連唐天這樣臂力超群的傢伙,想要把它掀翻,都是一件極其困難的事。更惡劣的是,它最喜歡跳上高空,然後一屁股坐下來。

剛才唐天就挨了結結實實的一下。

他在十八銅人室熬了這麼久,但是到現在,還沒有找到能夠通過的辦法。他已經不記得打了多少場,但是無論他用什麼辦法,哪怕可以暫時佔上風,很快就會被銅人海給淹沒。

有精通近身搏鬥的1號銅人,銅頭能不拋光么?能不用它晃人眼么……

有多手多臂多兵器的4、5、6號銅人組,這樣的三胞胎怎麼惹得起……

有瘦竹竿一樣11號銅人,簡直是絕世劍客,用劍?你應該用雙劍才對得起你的號碼啊……

十八個傢伙,都可以組辦一隻蹴鞠隊,還能有七個替補。

lixiangguo

呼吸間都是他身上淡淡的曼珠沙華香。

Previous article

九玥朝著月橘繼續問道:「那錢老爺,據說年紀幾乎與雨蟬的爹相差無幾,誰願意將自己嫁給一個糟老頭子?我看她投湖的時候還穿著嫁衣……她那時,是否已經嫁入了錢家了呢?」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