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在下面耽擱的也不多,只有十來分鐘,但是陸洪他們都差點喪命在獨臂蟹手上。

咚!咚!咚!

獨臂蟹繼續揮動著八條腿往這邊移動過來,每一步踩在地上,聲音都震耳欲聾,令人膽顫!

「小飛,快走!它太強了,是開脈後期,打不過!」孔大明即便深受重傷,但還是急促地出聲。

雖然他聽孔修文提起過項北飛目前的實力,但也只是開脈初期,他們八個人聯手都打不過,更別提一個人了。

「它必須要開脈後期的武道者才能對付!」陸洪也焦慮道。

「沒事,給我一點時間。」

項北飛轉身地盯著急促朝這邊橫衝過來的大螃蟹。

唰!

他的身形化作一道光芒,消失在了原地!。 吃著這幾顆澀果子的曹祐,那心底里是一萬個不樂意。開什麼玩笑,讓他拿著這麼把連雜草都砍不掉的生鏽小斧頭,去砍那麼大的一棵樹,那不是浪費時間么。真有那麼閑,他還不如花點心思想一想霸刀門的入門刀法呢。不過話說回來,看著這一片鳥語花香的天地,他的心情倒是沒有多大的不好。

「渾小子,你可明白你眼下在做什麼?坐在那草堆里,你是一輩子都不會有長進的,更別說救你爹娘了。」從這一道和天地同樣顏色的門裡走了出來,還看到曹祐在一旁坐著的鮫海,那是滿心的不歡喜。他原以為曹祐會在鬧完小脾氣之後,稍微拿著那小斧頭砍一下樹做個樣子,沒想那渾小子連離開一下那位置都懶得離開,估計昨個夜裡撒尿也是沒有走遠。

娘親?停下了嘴中咀嚼這澀果子的動作,低垂下腦袋來的曹祐,不由地想到了娘親平時的笑臉。記憶中關於她的一顰一笑,反倒讓此時的曹祐異常難受。是呀,當初他要是能夠強一些,估計現在也不用在這種地方聽著個老傢伙嘮叨了。顫抖著站起身來的曹祐,看著自己這雙被那些澀果子染了個黏糊的雙手,久久沒有言語。

「……」不打算再說曹祐些什麼,鮫海轉過身往這一道門走了來。他想著鶴松那老無賴現在應該在忙著傳授給軒轅伽更難以理解的法門,故而鮫海料定這天下年輕一代中的翹首,恐怕非那軒轅伽莫屬了。往前走著走著,鮫海又停了下來。他在等著,等著曹祐多少能夠想明白一些東西。如果這個年紀都不曾有過什麼特殊的經歷,又談何在未來那暗流之中早些出人頭地。

「師公……」微微抬起小腦袋來的曹祐,目不轉睛地往前面呼喊了一聲。他這一聲遲來的話語,頓時就讓鮫海側過了腦袋來看著他。

「什麼事兒?」假裝面無表情的鮫海,並沒有想著去揣測曹祐的心思,而是在這種竊喜之中得意著。鮫海尋思曹祐是想通了尋常小孩子沒有能夠及時想通的事情,心底里還是有些期待的。然而,期待之餘多數都伴隨著失望。

「這些澀果子太難吃了,有沒有其它吃的東西。」曹祐還沒明白鮫海最想要聽到的是什麼話,只想著先把自己這空蕩蕩的肚子給填飽。至於說砍樹的事情,還是需要慢慢計較的,不能著急。但他不想著著急,鮫海那老傢伙可是愁煞了個腦袋。

「老夫這裡不是你們曹家大院,沒有那麼多山珍海味。你要是吃不習慣這種山野之物,那就自己找吃的東西去。」雙眼中閃過一絲落寞的鮫海,這一次沒想著停留,而是大步往前走了去,徒留下曹祐一個人在這個青天綠葉之中四處張望。說是躲遠了去,其實鮫海這傢伙剛一穿過這道門,就躲在這門旁透過這眼孔看著裡頭的曹祐。

鮫海覺得曹祐除了面容有幾分像曹天之外,並沒有繼承到曹天那種天降大任的擔當,而是過於矯情了。想他鮫海這麼大的時候,可是熟讀了無數先賢遺留下來的典籍,進而開始了對於未知領域的探索。不悅之餘,鮫海更多了些擔憂。他不是過分地擔憂曹祐最終會敗於軒轅伽的長戟之下,而是擔憂他們這些年輕一代的小傢伙無法擁有那種對決的機會,畢竟未知的暗流早已涌動,誰也無法保證自己能夠活著見到明天的晨光。

「……」將目光從四周收了回來,不認為這天地有什麼其它好吃的東西,略有些不願意地拾起了這麼一小顆澀果子,曹祐終究還是將它給擱在嘴巴里咀嚼了起來。無聊的時候,他還是會稍微去看一下那小斧頭幾眼的。許是沒有人來陪他玩,太過於無聊的他,鬼鬼祟祟地往這小斧頭旁走了來。

咦?這破斧頭比想象中的要輕耶!不過,用它來砍眼前這麼大的一棵樹,那不是真正的無聊么。一個小聰明勁兒襲上心頭來,曹祐隨手就將它丟向了距離自己最近的這棵大樹。丟完這物什,他又走到了那個用枯枝爛葉堆起來的小床榻,想著今晚又得在這裡過夜了。不是他不想著離開這裡,而是他找不到回去的路。有那麼些個時辰,他總會不自覺地去想鮫海那老傢伙是不是從什麼地方蹦出來的,竟然來無影去無蹤。

這把小斧頭從曹祐的小手從脫離之後,在半空中轉悠了好幾圈,最後戳在了這一處的樹根上,沒有了動靜。乍一看之下,它只不過是一把被曹祐拋棄的小斧頭而已。但實際上,人家也是一把聲名赫赫的靈器。既然是靈器了,那自然有高低之別。高級一些的靈器,和那些破銅爛鐵最大的區別,大概是裡頭住著這樣子一個糟鬍子老頭兒吧。

「誰?是誰?哪個不長眼的傢伙,竟然敢褻瀆老夫!」從小斧頭裡溜達了出來的越老,把自己這長長的鬍子都給氣飛了,就是沒想著消消氣。為了找到罪魁禍首,這老頭兒還不忘將身子拉長了出來。本來他就是一個沒有雙腿的靈類,這一拉長身子,更加顯得他腦袋特別大。

「?!」被這突如其來的怒吼聲給嚇了一大跳,曹祐想要溜走,已是來不及了。他詫異地看著剛才被他隨手丟出去的那物什,竟然帶著個老傢伙往他這邊飛了來。小腿往後縮了縮,曹祐本能地伸出手了護住了自己的褲襠,因為這小斧頭已從遠處飛戳在了他的兩腿之間。

「……」沒有找到鮫海那老傢伙的身影,只看到曹祐這麼個小孩子的越老,雖然氣是消了一大半,但那小心眼可是還存在著。圍著眼前這嚇懵了的小傢伙轉悠了幾圈,越老語氣稍微和緩地質問道,「剛才是不是你這小崽子,把老夫丟向那棵靈源樹的?快說!不然等下就把你閹了。」黑影是一隻龜,不知道是烏龜還是山龜。

體型巨大的感染龜浮在了湖面上,之前那些感染魚類全部退到了一邊。

感染龜碩大的腦袋從龜殼裡伸出立了起來。

兩隻和小汽車差不多大的眼睛鼓鼓的,直愣愣的盯著柳飄然。

看著這一幕,蘇沐本來想開口對柳飄然說點什麼,最終還是閉嘴了。

《我在末世開大巴》147·半感染體的控制能力 今時不同往日,創世空間早被王牧進一步開闢,已具備洞天資格。

但即使如此,王牧身軀還是很快抵達了邊界位置,頭顱觸碰到空間邊緣,所幸,這個時候他及時清醒過來,開始將身軀縮小。

直到恢復正常,他猛地睜眼,眼中好似有無窮風暴,良久才恢復正常。

「沒想到托菩提祖師之功,元神徹底消化,初步成就盤古法身!」

按照盤古法記載,元神肉身合一,便是盤古法大成,現在的王牧就是這種狀態,但是他卻有點苦惱,因為他不是按正常手段合一。

元神的確與肉身合一,力量也暴漲無數倍,但他現在的狀態卻算不上大成,只因肉身沒跟上。

盤古法要的是順水渠成,而他卻是領悟了超脫之道,將元神主動散發到肉身之中,效果的確一樣,也沒有任何後患,但卻沒給肉身進步時間。

導致如今肉身總強度達不到大成。

簡單來說,便是他在盤古法小成大成之間增加了一個境界,不過感受著此刻的力量,王牧認為這個境界出現的很合理。

因為若將小成力量比作湖泊,現在便是汪洋。

他握緊拳頭,現在到底有多強,他真的不知道,只知道現在的創世空間對他而言,好像很脆弱,空間壁障宛如一張紙張。

除了肉身力量以外,他現在的狀態的確可以說已修成了盤古法身,單單從本質上講,他的確是元神肉身合一,法身大成。

自然,該領悟的神通他也提前領悟了,與其說是一套神通,不如說是一套武功。

「盤古四十九式,盤古開天使用的斧法。」

當然,此法不拘泥於武器,也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神功,看的不是簡單的招式,而是其中蘊含的精神和意念。

四十九式每一式意念都清楚的烙印在王牧心中,但他很清楚,以他現在的程度,頂多使出幾式便會力竭,不只是肉身力竭,心念也會力竭。

甚至真正的大成盤古都無法連貫用出,這是為圓滿盤古準備的。

王牧並不失望,因為單靠這幾式,他或許便可縱橫天下了。

深吸口氣,將體內洶湧澎湃的力量平復,他出現在密室,結果剛一落腳,便聽到咔嚓聲連綿不絕。

仙宅的白玉地板碎裂了,他並沒有用力,甚至在極力控制著力量,但單純的肉身體重已經不是地板可以承受的。

原本便是千丈真身,現在的真身足有萬丈,若是使出法天象地,還不知道會有多高。

自然,如此肉身凝縮起來,其體重是恐怖的,一舉一動造成的破壞力也是恐怖的。

王牧無奈,看來又得過幾天小心翼翼的日子了。

他停在原地,手掌伸出虛空一握,頓時從手掌中傳出噼里啪啦的聲響,迅速延綿到遠處,已是雷霆轟鳴。

他松出口氣,西遊世界果真不是洞天之類脆弱天地可比,他再也沒有那種可輕易打破空間的感覺出現。

只是動靜還是大了點,一握拳,整個密室的仙氣全部被擠爆,成為了真空世界。

總體來說,此番收穫實在超乎想象,菩提祖師或許都想不到他的饋贈會給王牧帶來怎樣的收穫。

一個完整的超脫之道感悟,價值實在太大,對王牧這個走在特殊道路的人而言,尤其如此。

「自比為天,成就天人,最終超脫天地,才情驚天!」

深刻理解了何為超脫,王牧對菩提祖師的敬佩達到極限,因為他深知,在最後的那個關頭,菩提已成就一方道祖,實力可比聖人。

他開創了天人超脫之道,且最終走通了,已可稱道祖。

也因此,他和這個天地格格不入,被壓制排斥,因為天地不容他這等超脫之人出現。

也難怪其敢談論聖人,甚至談論天地,他有這個資格。

不過和聖人之道相比,這條路要艱難的多,前期隱世避世,不可糾纏天地因果,不然前功盡棄。

直至成就天人,才可因果不沾身,也因此菩提才敢收下天命在身的猴子,可以說,猴子能遇到菩提算是他的幸運,若沒有菩提,猴子可能現在還只是平平無奇的一個猴子。

因為除了聖人,沒有人敢收他。

成就天人,卻還未結束,雖說不染因果,但他畢竟在天地中誕生,盜取天地神機,天地怎會任其逍遙離去。

是以會降下天人五衰,讓修道人一一償還其所欠因果,渡不過這五衰災劫,便功敗垂成身死道消,渡的過便可稱超脫。

菩提最後渡的衰劫便是大道之衰,是以才會從元神中都散發出臭味,直到最後關頭,其才成功渡過,超脫於世。

王牧微微沉吟,菩提祖師最終將超脫之道傳承給他,是覺得他有望走通這條道路,但他有自己的道,豈會隨便更改。

但菩提的禮太重,雖說不求回報,但王牧還是想為他將這傳承傳下去。

他第一個人選是猴子,但是想想猴子的性格,讓猴子避世不染因果是不可能的,其天命身份更不可能不沾因果。

想必菩提也是因此才不傳傳承與他。

王牧搖頭,他心裡還真沒有什麼好人選,或許之後會有吧。

想了想菩提來意,王牧一笑,雖說是為送禮,又何嘗不是在為猴子結善緣,雖說他對猴子本就沒惡意,甚至還想進一步幫助猴子,但現在肯定幫助的更加徹底,也更加心甘情願。

……

花果山,牛魔王終於從東海深處趕來了,可惜到來時看到的便是一片狼藉及漫山遍野哭嚎的猴子。

喚出山神土地稍作打聽,才知道發生事情的原委,可以說他是徹底錯過了。

不過當知道猴子神威和那出乎意料的琢子后,他更加明白,就算及時趕來他也改變不了結果。

他內心鬱悶,這下好了,大師兄大師姐還不知怎麼看待自己。

直到片刻之後,他又接到了一個東海深處的金光訊息,那是蛟魔王發來的。

他牛眼瞪大,對其上訊息不敢置信。

「萬妖盟覆滅,大妖出世!?」。 翌日。

韓信打着哈欠起身,就看到卓草頂着個熊貓眼正在洗漱。朝食已由專人送至營內,粟米粥搭配菜羹,再加上塊結實的鍋盔。卓草咬了口,差點沒硌掉他半口牙。

「卓君,該啟程了。」

「嗯。阿彘,你去不去?」

「額不去咧,額想在這看看。」

卓彘連連擺手,雙眼泛光。他老早就想從軍入伍,只是卓禮不同意而已。他們家現在就卓彘這麼根獨苗,他要是死了的話那就徹底斷了根。他也早早認命,現在就想體驗下軍營裏頭的生活。

「都尉,戎馬都已備好。」

羽向前走來,帶着幾分敬意作揖。

「那行,咱們出發。」

事情他都已告知蒙恬,自然沒問題。不過蒙恬要求他能早些回來,而且還得把侯生留下。卓草醫術通玄看不上這些小毛病,公孫光也沒打算強求。但侯生好歹有卓草兩三成的本事,有他在傷卒營照應也是綽綽有餘。

……

縱馬疾馳,出了軍營便是條開闊的直道。

「話說,這四周都沒人嗎?」

「有的,都是軍中暗哨。」羽環視四周,壓低聲音道:「這是軍中機密,也是為了防止有探子。昔日就曾有齊人妄圖刺殺上將軍,若非上將軍武藝高強,只怕……」

「這膽子也太大了!」

尼瑪?!

刺殺皇帝,他還能理解。畢竟皇帝出巡,所帶兵馬也不算太誇張。可竟然有人不知死活,跑軍營里刺殺?

腦子被驢踢了?

就算真能成功,自己也得搭進去。

軍中高手輩出,能擔任百將以上軍職的,那都是刀山火海用命拼出來的。這年頭的遊俠也終究只是人力,哪怕是張良背後的東夷壯漢也沒那麼厲害。在千軍萬馬陣前,那就只有一個死字。

「為大義,死又算什麼?」

韓信理所當然的開口。

「這倒也是。」

卓草若有所思點頭,死士在這時期太常見了。特別是像張良這種級別的勛貴,往往有着一大票忠心耿耿的死士。大部分都是從小開始栽培,他們絕對不會背叛主人。別說要他們的命,就是讓他們殺了自己的親生父母,也不會皺下眉頭。

「此地距最近的長城有多遠?」

「約莫就三十餘里。」

「那倒是不遠。」卓草勒馬而行,笑着道:「羽,你從軍這麼多年,我找你打聽個人。」

「都尉但說無妨。」

「他大概和我年紀相仿。」

「然後呢?」

羽撓撓頭,等了半晌也沒後半句。

「沒了……」

「沒了?!」

羽差點沒從戎馬上摔下去。

您老這是在逗我玩呢?

什麼信息都沒有,就個年紀相仿?

軍中和卓草年紀相仿的不說十幾萬,七八萬人肯定是有的。這幾乎就等同於是大海撈針,怎麼找?

「咳咳,應該還有個特徵。他的脖子上應該戴着個木製的鎖扣,然後應當是孤兒。有這麼號人嗎?」

「這……吾還未聽說過。」

羽旋即搖了搖頭。

lixiangguo

不過,當她使用創世神的許可權感知了一下本源世界之後,她直接就有些震驚了。

Previous article

白益持着一根滿是尖刺,長足足超過一米的狼牙棒,朝王風狠狠砸落。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