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們的壽命,一般都能活到一千歲,就無疾而終。

但不管他們活多少歲,在天道規則的控制之下,他們也頂多能生二三個孩子,偶爾有那麼一兩家人能生出四五個孩子。

要是沒有天道規則的控制,那仙界的人壽命那麼長,人人都拚命生孩子的話,豈不是人多得都要把仙界給擠破?

大道無形,天道有知,很多東西你明明看不見,感應不到它的存在,但它卻又真真實實地在控制著所有生物,控制著所有位面,讓這些生物和位面都能達到一種生態的平衡。

江凝似乎是感悟到了什麼,突然就進入了一種玄妙的境界。

她能清楚地感覺到,自己的精神力和心境在瞬間爆漲。

她也能感覺到自己的精神力覆蓋的範圍,不斷地擴大,再擴大……

心境的提高,也讓她的整個人身心都更加豁達,更加看得開,更加放得下……

在不知不覺間,江凝竟然完成了她在仙界的第一次頓悟。

而這一次頓悟,也讓江凝的精神力和心境都一步登天,直接晉級入地仙級。

一旦進入地仙級,她的精神力,也就真正形成了神識。

如果說精神力的晉級,是一種凝聚實體的過程。

那到了神識的階段,就是徹底形成了一種實體。

神識的強大,遠遠不是精神力可比。

打個比方說:神識是可以離體,也可以離體攻擊,還可以奪舍重生,可以代替本人,悄無聲息地去做很多事。

哪怕肉身消亡,只要神識不死,只要找到一具契合的身體,就可以繼續活下去。

但精神力,卻必須依靠肉身才能發出攻擊,也沒有離體、奪舍重生等強大的功能。

江凝從頓悟中清醒過來,發現自己的精神力竟然瞬間凝成神識的時候,她高興得差點大笑出聲。

真是運氣啊!

她沒想到,剛一上仙界,就得了這麼大的好處。

正在江凝高興的時候,耳邊突然響起一把蒼老的聲音,「你這小丫頭倒是挺有靈性的嘛,就這麼眨眼間,竟然就頓悟了,小丫頭,你叫什麼名字?出自哪個師門?」

江凝扭頭一看,正看到一個光著腦袋、赤著腳的老頭,在那裡笑眯眯地看著他。

他的身上透著一股讓人感到親切和隨和的氣息。

江凝知道他老人家看穿了她的隱身術,也就不再隱身,朝老人家拱起雙手道,「在下江凝,出自仙醫門下。」 那赤腳老頭撓了撓他的大光頭,一臉疑惑地問,「仙醫門?老夫怎麼好像沒聽說過這個門派?你這山門在哪裡啊?」

江凝見這個老頭子頗有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架勢,在瞄到他腰間的酒葫蘆時,眼睛一轉,也不答他的問題,就直接轉移了話題,笑著問道,「前輩,晚輩看您隨時帶著酒葫蘆,您老很喜歡喝酒嗎?」

赤腳老頭哈哈一笑,「沒錯!沒錯!老夫這一輩子,唯好兩樣,一是美酒,二是美食。」

隨後,他像是想到什麼,盯著江凝的眼睛也瞬間一亮,「小丫頭,難道你手裡有好酒?」

江凝也不知道自己釀造的靈酒,在仙界算不算是好酒。

她就拿了一瓶最純正的靈酒出來,「前輩,這是我自己釀造的靈酒,您試試看怎麼樣?」

赤腳老頭一看那精緻的青瓷酒瓶,就本能地感覺到這是一瓶好酒。

他馬上打開瓶口的木塞,酒香逸出,他先用力地嗅了嗅,馬上贊了一聲,「聞這酒香,這酒肯定不錯!」

他又迫不及待地喝了一口,讓那靈酒在他的口腔里轉了幾圈,感覺到這靈酒的香醇、甘甜、順滑,赤腳老頭的眼睛都眯了起來,這才不舍地把靈酒咽了下肚。

靈酒下肚之後,他又感覺到一股暖意從小腹升起,不禁嘆了一聲,「真是好酒,好酒啊!」

說完,他老人家又一口接一口地喝了下去。

眨眼間,這一瓶一斤裝的靈酒,就被他老人家喝光了。

等喝完了,他還用力地搖了搖酒瓶子,似是意猶未盡地感嘆著說,「這麼快就沒了?真沒了啊?」

隨後,他又眼睛亮亮地看向江凝,「丫頭,你還有這酒嗎?這酒很不錯,我拿東西跟你換好不好?」

江凝笑道,「這酒晚輩還有幾瓶,晚輩就再送三瓶給前輩喝吧,東西就不需要了,這酒就當是晚輩孝敬前輩的吧!」

說完,江凝又從空間里拿出三瓶靈酒出來,御送到赤腳老頭的面前。

赤腳老頭一聽江凝的話,再看她毫不猶豫地拿出酒,一點也不心疼的模樣,他看江凝的眼神就更加滿意了。

赤腳老頭哈哈大笑道,「你這小丫頭倒是挺大方的啊!行,老夫就收了你這三瓶酒,以後在仙界,要是誰敢欺負你,你就報上老夫的名字,說你是我赤腳大仙罩著的,仙界的那些人多少也會給老夫一些面子。」

聽到赤腳老頭自報的名號,江凝頓時一臉驚道,「原來前輩就是赫赫有名的赫腳大仙啊!那還真是晚輩的榮幸了。」

赤腳大仙,可是凡界傳說中的神仙。

據說,他老人家喜歡雲遊四海,他的一身特點就是長期打著赤腳,光著腦袋。

其實剛看到赤腳大仙的時候,江凝就已經懷疑是他,但他老人家沒有報出名號,江凝也不敢確定。

傳說中的赤腳大仙,還很有正義感。

據說他常常會下凡去人間,幫助人類剷除妖邪惡魔。

他的性情也好,平常都是笑臉迎人的。 雖然江凝說不要他的東西,但赤腳大仙經常喜歡遊歷,手裡的寶貝還真有不少。

他隨手從自己的儲物戒指里拿出一個玉鐲,塞到江凝的手裡,「小丫頭,這個防禦玉鐲可以抵擋大羅金仙的六次攻擊,今天我就把它送給你,當是謝謝你送的酒了,來,拿著!」

江凝有些意外地看著笑眯眯的赤腳大仙,有些不好意思地說,「大仙,我那幾瓶酒可不值您老回這麼大的禮啊! 蝕愛:撒旦總裁的替補妻 您對晚輩如此好,晚輩真有些不好意思了。」

赤腳大仙嘻嘻一笑,「那下次咱們再見面的時候,你再多送我幾瓶酒,行不?」

江凝笑道,「不用等下一次,我現在就再給你送幾瓶。」

說完,江凝又從儲物手鐲里拿出一箱六瓶的靈酒給赤腳大仙。

赤腳大仙高興地接了過去,朝江凝笑道,「丫頭果然夠義氣!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

江凝也笑道,「那晚輩就多謝大仙的厚愛了。」

就在這時,江凝的傳訊器終於響了。

江凝趕緊拿了出來,朝赤腳大仙說了一聲,「大仙,抱歉,晚輩先接個傳訊。」

赤腳大仙點了點頭,「你忙,你忙,老夫還有事,先走了,咱們後會有期。」

「好的,後會有期!」

江凝朝赤腳大仙揮了揮手后,這才布下一個阻隔查探的結界,打開了傳訊,「喂,月兒,你剛才怎麼不接傳訊啊?我們已經到了仙界了,你們在哪個方位?」

小月兒一聽說江凝他們真的來了,頓時大喜,歡呼著說,「媽咪,你們真的來了,太好了,我剛才和贏勾進了寶塔修鍊,這會兒才剛出來,對不起啊,媽咪,讓你久等了。贏哥哥說他已經感應到你的位置了,你站在那裡別動,我們現在馬上過去接你!」

江凝笑道,「好!那我就在這裡等你們。」

小月兒甜甜地笑,「媽咪,那我們一會兒見!」

江凝也滿是慈愛地看著透明光幕中的小月兒說,「好,一會兒見!」

掛了傳訊之後,江凝也不禁嘆息。

這時間過得可真是快啊,現在她的小寶貝兒都已經成長到可以獨當一面的地步了。

而她和容毅,也開始老了。

在地球,她現在36歲,容毅38歲,兩個人已經是步入中年了。

可在仙界這裡,她和容毅卻還只是青年期的年輕人。

他們在凡界已經走上了人生的巔峰。

可在仙界,他們才是一隻剛剛飛上來的小菜鳥,要走的路,還遠著呢!

雖然不知道仙界的前路會怎麼樣,但江凝相信,只要他們一家人能生活在一起,就不畏任何艱難險阻。

為了這個幸福的家,她和容毅也會付出所有,傾盡所有努力。

她相信,她的孩子們,想法應該也是跟他們一樣的!

在江凝正想著一家人未來方向的時候,就聽到一把猥瑣的男聲響起,「小美人,你是在等本少爺嗎?」

江凝輕蹙起眉,冷冷地抬眸望了過去。

只見一個油頭粉面、一副風流書生扮相的青年男子,正自以為瀟洒地扇著扇子,快速地走到了她的面前。 那個風流男一對上江凝的冷眸,竟然心生寒意,腳下的步伐也不禁頓了一下。

待他在看到江凝的修為不過是地仙級的時候,他就得意地笑了!

他韋三絕好歹也是一名天仙,難道還搞不定一個地仙級的女人?

這麼一想之下,他剛剛癟下去的色膽,就又漲了起來。

韋三絕走到江凝面前,看著江凝那張冷艷絕美的臉龐,雙眸閃過一絲痴迷。

他帶著一臉地討好笑著對江凝說,「小美人,跟韋哥哥去吃飯吧,今天韋哥哥請客,怎麼樣?」

這韋三絕外表看著,好像才二三十歲的模樣,其實他已經五六十歲。

總裁大人別來無恙 但在仙界來說,他確實也算是個年青人。

他也看得出江凝的骨齡要比他小很多,所以才噁心自戀地在江凝的面前自稱「韋哥哥」。

江凝聽了他的話,卻只覺得好笑。

韋哥哥,直接就讓她想到了某個讓男性重振雄風的品牌。

韋三絕見江凝只是對著他冷笑,理也不理他,感覺丟了面子的韋三絕,有些惱羞成怒地對江凝說,「小美人,我韋三絕想要請人吃飯,還沒有人敢拒絕的,怎麼著?你這是打算敬酒不吃吃罰酒嗎?」

江凝輕嗤一笑,「我還真從未見過像你這樣厚顏無恥的人,想請我吃飯,恐怕你還沒有這個資格!」

韋三絕見江凝說話這麼不客氣,頓時大怒,就想要對她動手的時候,他突然聽到一聲嬌憨地歡呼響起,「媽咪……」

緊跟著,他便看到江凝揚起一個令他無比驚艷的笑容,張開雙臂,朝外迎了上去,「月兒……」

當韋三絕看到來人的時候,瞬間瞪大了眼,他想也不想,馬上轉身,就想灰溜溜地趕緊逃走。

可他卻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被人給定住了,動彈不得。

韋三絕瞬間想哭了!

他還真是瞎了狗眼啊,竟然連鳳主的媽咪也敢去調戲,真是找死,找死啊!

難怪剛才那個女人敢這麼罵他,還敢說他沒有資格請她吃飯。

以她是鳳主母親的身份,他韋三絕確實是沒有這個資格請她吃飯的!

人家明明說的是實話,可他偏偏沒有聽進耳里去。

這下好了,被鳳主抓了個正著,他完蛋了!

小月兒和江凝緊緊地擁抱了一會兒,這才問江凝,「媽咪,剛才是不是那個混蛋在糾纏你?」

江凝點了點頭,「月兒,這個小鎮是你們鳳族的地盤嗎?」

小月兒一臉嚴肅地應道,「是的!這裡還是我們鳳族的地盤,所以在鳳族這裡生活的人類,都必須得守我們鳳族的規矩,如有違背者,即刻驅逐出去。」

韋三絕聽到小月兒的話,頓時嚇得渾身冷汗都出來了。

他直直地跪了下去,朝著江凝和小月兒的方向磕頭求饒,「鳳主饒命啊!小的剛才有眼無珠,沒認出那位前輩是您的母親,這才做出混蛋之事,小的自抽十個耳光,求鳳主饒過小的這一次吧!」

說完,韋三絕就自己左右開弓地抽起自己的嘴巴來。 「啪啪……」

「啪啪……」

韋三絕生怕江凝和小月兒不夠解氣,打自己巴掌的力氣還用得特別大,等到他把十巴掌給打完,他的臉頰已經腫得像豬頭,連嘴角都溢出血來。

他揚著一張凄慘無比的臉,朝江凝和小月兒諂媚地笑道,「鳳主,您滿意了嗎?不滿意的話,小的繼續抽……」

小月兒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那你就繼續抽,一直到抽暈自己為止!如果被我發現你有作弊現象,照樣驅逐出去!」

韋三絕聽到要抽暈自己為止,頓時淚流滿面,但他卻不敢再討價還價,只能哭著說,「小的不敢!小的不敢!小的多謝鳳主的不殺之恩!謝謝,謝謝,謝謝……」

小月兒沒有再理他,朝贏勾使了一個眼色。

贏勾點了點頭,朝她打了一個OK的手勢。

小月兒便對江凝說,「媽咪,我們先回鳳族,這裡讓贏勾處理吧!」

江凝爽快地應了聲,「行!」

小月兒拿出自己的飛行器,和江凝一起坐了上去,然後,朝著鳳族的大殿疾飛而去。

很快,江凝就看到了一座巍峨聳立的大殿,正佇立在一座煙雲飄渺的仙山之上。

江凝輕聲讚歎,「月兒,這裡可真美啊!」

小月兒嘆道,「再美,沒有你們,我也覺得就這樣了。媽咪,你和爸爸他們什麼時候才上來啊?」

江凝輕撫一下她的頭,故意笑問,「你不是有贏勾陪著嘛,還會想我們啊?」

小月兒嗔道,「贏勾是贏勾,爸爸媽咪是爸爸媽咪,這怎麼能一樣呢,你們在我心裡的重要性是一樣的,缺了誰都不行。」

lixiangguo

打到暗銅色后,凌天沒有停下,而是繼續向念意球中輸入力量。此時凌天咬緊牙關,腦中不斷閃過姑姑臨走時的場景畫面,以及殺害凌天姑姑的黑衣人那不屑的眼神。凌天不停的將力量注入到念意球,念意球的顏色越來越亮。

Previous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