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們一下便認出為首一人,是前天帶領隊伍的兩位白衣院生之一,白衣一屆里唯三達到醒脈境界的精英,甄修謹。

眼見其出言夾槍帶棒,不明就裡的他們第一時間靜了下來,整個食堂落針可聞。

結果就是,葉長歌悲劇了。


原本為了一定程度上照拂到師兄的顏面,他的這句話聲音很低。

如今,卻是整個食堂的人幾乎都聽到了他的話。


「……你,很好……」甄修謹終於把下巴放下,細長的眼睛打量著葉長歌。這位師兄尖嘴猴腮,眉眼細長,本來就顯得相當刻薄的臉,此刻配合著鐵青的臉色,更讓人望而生畏。

「想不到跟雲驕那個眼高於頂的傢伙不對路的後輩,竟然是你這麼個目無尊長,卻又沒幾分膽色的傢伙,也是無趣至極。」

葉長歌轉頭看向張繁:「這位師兄和雲驕不對頭?」

張繁愣了一下,然後點點頭:「貌似……有點不大對路。」

「哦,這樣啊……」葉長歌點點頭,然後一臉無奈地看向甄修謹:「師兄,雲驕師兄我也打不過,他不過是不屑於跟我多做計較而已、你想借著踩我來顯得高出雲驕師兄一頭,似乎也不會有什麼作用啊。」

「……」

甄修謹眯起眼,抬起頭。

上次敢這麼對自己冷嘲熱諷的院生,是誰呢?

反正過去的算在一起,黑衣以降,除去雲驕那個眼睛長在腦袋頂上的傢伙,還有那隻笑面虎之外,敢這樣做的人,基本都自動退出書院了吧?

突然又想起先前葉長歌說的話,甄修謹趕緊把頭放平,看著面前這張愈發討厭的臉,寒聲道:

「現在的後輩果然欠些禮數管教……雖說書院本身的管理風格便是比較自由,不過有些原則性的東西,身為師兄我還是得代師指正一下……這個月末,我們白衣院生會跟你們這些新生來一次指導戰……」

「到時候,希望葉師弟不要讓師兄我失望呢……」

葉長歌不好意思地撓頭笑道:「師兄你真是太客氣了……」

「哼!」

甄修謹一甩袍袖,帶著幾名隨從轉身離開。

葉長歌奇道:「咦,這些師兄怎麼都一個脾性,跟我說過話之後,飯都不吃了……」

「……」除去實力和知識,新生們對於這個同屆生第一人的似乎相當惡劣的性格本質,也是有了初步了解。

——————————————-

「情況很嚴峻啊……」

書院後山林中一片空曠地,環境幽靜,人跡罕至。

葉長歌抱臂倚樹,神情嚴肅。

「是啊……我一直覺得你跟人說話的語氣風格,從來都不是為了解決問題……」徐冬晴坐在地上無聊地擺動著小腳,吐槽道:「現在惹上一個醒脈境的師兄,看你月末該怎麼解決。」

「頭髮長見識短……」葉長歌鄙夷地一笑,然後指了指徐冬晴憤怒的包子臉,一字一頓道:


「真正會有麻煩的,是你啊!」

「你沒聽那個大鼻孔學長指明要我小心嗎?這說明月末指導戰,對戰安排,恐怕是這些精英生可以操縱的……」

「既然這個醒脈境的大鼻孔,能確定跟我對上……」

「那麼,同為精英的雲驕,你猜會選誰做對手?」

徐冬晴聞言一怔,低下頭,半晌后才道:「大不了……我認輸好了……」

「蠢。」葉長歌毫不留情地駁斥道:「那大鼻孔既然選擇在那個時候教訓我,說明那個比試,肯定不是隨便認輸就能了事那麼簡單……」

「更何況,你憑什麼要認輸?還覺得心中有愧?奶奶的你欠他雲家什麼了嗎?」

徐冬晴冷笑道:「說來說去,還不是要我修行?」

葉長歌理所當然地點點頭:「不然呢?你當這麼久丫鬟手腳都不利落,也不會伺候個人。小小年紀身材要啥沒啥,也沒法色償我的救命之恩,難道不該努力成為一個有用的人?」

「……」涉世不深,少與人交流的徐冬晴,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氣極之下,一時間連話都說不出來。

葉長歌指指出書院的方向,面無表情地道:「路,我從一開始便給了你選擇的自由。既然選擇留在我身邊,便聽我安排。不然的話,你也可以選擇離開,我不會攔你。」

「……我就聽聽你的安排。」徐冬晴緊咬下唇,一副倔強地模樣。

看著她的神情,葉長歌心底不知為何竟閃過一絲猶豫。

然而想到那場大火,想到那個不知所蹤的女孩,想到這個女孩的天賦和其摸不透的身份背/景……

葉長歌深吸一口氣,沉聲道:「其實你不是從沒修行過。雖然體內全無元氣,但我幾次試探,都能感應到你的元穴點有一絲極其微弱的反應……」

「應該是因為某種原因,陷入了近乎沉睡的狀態吧?」

徐冬晴知道這個事情對面前這個男生隱瞞不過,雖然心中詫異,還是乾脆地點點頭:「是這樣沒錯,你葉大天才有何高見嗎?」

不理會女孩低級的嘲諷,葉長歌摸摸下巴道:「這個事情我早有應對。只不過這個方法需要耗盡我所有的元氣,到今天我才把自狼牙山回來后消耗的元氣都補充完畢……」

「現在,我便幫你將體內的元穴點喚醒。」


按照葉長歌指揮,徐冬晴盤膝坐地。

葉長歌盤坐於其身後:

「不要說話不要動,我要開始施法了。」

徐冬晴點點頭,閉上眼。

葉長歌神情肅然,捏了兩記印訣,右手緩緩伸出,抵在徐冬晴背上。

掌心傳來的溫潤柔膩的觸感令葉長歌心中一盪,少年趕緊閉目凝神靜氣,收斂心神,光屬性元氣悄然流轉。

指掌之間,大發光明。

「聖啟術!」

如果有修行界的人在此,一定會吃驚地睜大眼:

這是一門極其高深的光屬性破封法決。

像這等級別的術法,即便是修行界大派,也只有核心弟子以上的身份才有資格修習。

更不用說,這乃是最罕見的光親和體質才能施展的深奧術法。

這少年,又究竟是何身份?

卻見隨著少年元氣的傳導,女孩體表幾個白色光斑浮現,且愈發明亮起來。

正是徐冬晴幾個陷入沉睡的元穴點。

只是越高深的術法,所耗元氣量便越是驚人。

女孩身上光斑甫一亮起,葉長歌一身光屬性元氣便被消耗近半。

葉長歌猛地睜開雙眼。

識海中無忌天珠徒然旋轉起來。

潛藏在體內的太陰玄脈中的醒脈境巔峰的龐大暗屬性元氣,經過無忌天珠轉化,化為精純至極的光屬性元氣,如潮如虹般湧入徐冬晴體內! 「無妄無暗……無虛無茫……慧根心啟……萬法皆明……」

聖啟術,是最獨特的破封術法之一。

它其實有著很大的局限性。

因為這門術法真正的強大之處,是溝通被封禁目標,引動其力量破除封印。

如果施法目標不能足夠配合的話,術法本身有相當的可能性失敗。

這是最重要的第一步,便是溝通。

幸好,在所有元穴點被喚醒的第一個剎那,徐冬晴便調動自身體內剛剛產生的一絲光屬性元氣來與之響應。

感應到這一切的葉長歌念動法咒,開始第二個步驟:

賦予。

賦予什麼?這根據目標不同,有很大差別。

如果是破解物體封印,便會賦予其靈,在將力量傳遞給它的同時,短暫地賦予其最簡單的靈智──便是掙脫的慾望。

當然,現在的葉長歌還沒有這樣的實力。

所幸他也不需要這樣的能力,他只需要將釋放出的元氣,以一種極為柔和的方式,與徐冬晴的元氣融為一體。

徐冬晴猛地睜開雙眼,兩道花紋繁複至極的光輪在她的瞳孔中旋轉綻放,身上的光芒也愈發盛了起來。

葉長歌眼神一凝,識海中的無忌天珠瘋狂顫抖,這一方天地間的元氣流通悄然間凝滯……

女孩綻放出的無量光明,也被收束在方寸間。

「好強,想不到我的元氣和她的元氣相結合后,居然會衍生出如此純粹的光屬元氣……也不知她先前是否喚醒過元脈,會是怎樣的元脈呢?很期待啊……」

在聖啟術的刺激之下,徐冬晴的元穴點都逐漸活絡起來,整個人的氣息也開始不斷攀升。

築基既成,天地同息……

元氣貫通,醒脈之境,而後三障連破……

光屬性的元氣沉積入丹田,壓縮再壓縮,凝聚再凝聚……

元丹,結成!

」竟然……」葉長歌訝異至極:「『大聖靈光脈』,元丹境界,怎麼可能……好可怕的天賦,而且現在不過是剛剛被我破除封印而後蘇醒,她的原本境界也許還要更高一點……不過……」

心念疾轉,無忌天珠劇烈顫抖起來。

一道至陰之氣自葉長歌體內流轉而出,在無忌天珠的平衡下,包裹在光屬性元氣中,散入徐冬晴的各大元穴點中。

徐冬晴瞳孔中的光輪微微一顫,卻是無暇他顧,全力投入將所有元穴點完全喚醒的程序中,心下卻是一片冰涼。

「果然是這樣現實的一個人嗎……雖然這樣也有情可原吧……」

這些分散的暗屬性元氣,如同炸彈一般潛伏在徐冬晴的體內。

只要葉長歌願意,它們隨時都會爆發出來,跟徐冬晴的光屬性元氣對沖,產生的元氣爆炸,會直接破壞掉徐冬晴的元穴點。

「對不起,我也不想……」

葉長歌心下歉然,但是整個過程卻沒有片刻猶豫。

他不能有任何差錯。

表面笑容和善的他,當觸及到生存底線時,會變得比誰都要冷血。

現在的他,恐怕是這世間最怕死的存在之一。

這樣一個元丹境的人物呆在自己身邊,他一定要將其完全掌控在手中才行。

「哈哈,行事果決,心狠手辣,本座倒有幾分欣賞你了。」

無忌天珠接連發出如此大的動作,宗傲一早便從葉長歌的識海中醒來。

此刻見葉長歌果斷下手留下禁制,忍不住大笑出聲。

葉長歌心中冷笑:「老魔,莫非以為我跟你達成協議,便不會殺你?只要我神識運轉,無忌天珠鎮壓之下,管教你魂飛魄散。」

宗傲一反常態地沒有怒極而罵,或是沉默著浸入識海,而是搖頭辯駁道:「你不會的,你雖然年紀不大,卻變得太過現實。我身上對你有用的東西還遠遠沒被你掏空,關於『太陽聖脈』的修行方案,你對我又不是百分之百的信任,現在的你,是不可能將我一殺了之的。」

葉長歌微微冷哼,不置可否。


「你這小子,真是世間第一等的自欺者。」

識海中片刻沉默,無忌天珠徒然光芒大綻。

立於其下的宗傲卻是毫不在乎地大笑道:「哈哈!真的對我動殺念了啊!看來本座所說確實不錯。你自覺是亡族之後,背負血海深仇,不能感情用事。偏偏這些年跟你那個婢女產生了一些比親情可能更深幾分的感情。她幫你殺人,你便麻痹自己將她當作是獲取利益的工具。然而等真正地失去她,你卻一反往日機智冷靜的行事風格。築基成功才多久?你就迫不及待地宣告『要你命三千』世間尚存這一消息。吸引注意力的同時,也是暗示你那侍女速來找你,卻是將自己置身於一個受人關注的險境中,這是一個暗中潛伏的復仇者所會做的事情?」

「閉嘴……」

「這件事對錯與否本座也不評價,只是眼看現在你對這個明明就是當時因為心動才救下的小姑娘也是故技重施,欺騙自己不過是為了利用其天賦與身世背/景……呵呵,你怎麼想本座其實興趣不大,只是這般一次又一次的自欺欺人,將來遇到心魔大劫……本座可不願同你一道隕落。」

「……」

是,這樣嗎?

面對宗傲一番誅心之言,即便心智早熟的葉長歌,也不禁一陣茫然。

自己,是否在一直欺騙自己?

是否有一直欺騙下去的必要?

其實,心中真的很害怕啊……

自己,其實真的是喜歡徐冬晴的吧……

但是,是不是太過快了一些?相識其實才不過幾日而已吧……




lixiangguo

最搞笑的是暗影狼王,這個天生就適合偷襲的傢伙,並不正面攻擊,梅梅隱藏在其它寵物或者人的身後,進行偷襲,前行中,抓住那些殘血的玩家,進行撕裂、突襲,一個個技能不斷地出現在那些空血玩家,轉之間,就幹掉了好幾個人。

Previous article

叟怪一聽,老淚縱橫,這人世間的飄零到底是倦累疲乏,點頭跪謝道:「我願入神君的聚魂燈,直到戾氣化盡之時,只求神君助我再世為人時,安樂一生。」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