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也是走上前去,和宗瑞他們并行。

「我正好也快到五日之期了,跟你們一起過去看看。」 汪卉不動聲色,反而看著這個祝總。

祝總也看著她,毫不退縮,欣賞了幾秒鐘后,像是突然反應過來一樣:「啊,汪總肯定理解錯了,我的意思是讓汪總帶咱們在植化所參觀參觀。大家時間都很寶貴,也不累,沒必要浪費時間在酒店休息。」

汪卉很有涵養,她可以在外面受委屈,但一定不能丟楊順的面子,也不能給楊順帶來麻煩,她相信自己的老公肯定會為她出頭。

她敷衍地笑了笑:「可以,吃完飯就去參觀。來,大家乾杯,吃好喝好,歡迎來到紅楓。」

抿了一口紅酒,做完招待禮數,這些人也拿不了話柄,汪卉坐回自己一桌,隨便吃了幾口。

薛丹浵和幾個女孩子都偷偷看著汪卉,不知道老闆娘會不會委屈的掉眼淚,要是換成她們,肯定會哭出來。

薛貴也悄悄靠近,低聲道:「汪總,要不要給這傢伙一點教訓?」

汪卉拿起紙巾擦了擦嘴,表情絲毫不變,遮著嘴說道:「不用,你先通知肖健,讓他下午敷衍這群人,我去給楊總打小報告,讓楊總來收拾他。」

薛貴放了心,退下后,悄悄通知肖健,又嗤笑著這群人,得罪楊順可沒有什麼好結果,說不定那天楊總發飆,460億美元就很牛逼嗎?直接把先正達給干破產你信不信。

大清隱龍 看到薛貴離席,陸佳麗找了個敬酒的機會,在汪卉身邊低聲說道:「對不起汪總……」

汪卉舉杯和她碰了一下,笑道:「沒什麼,習慣就好,這個年齡段有點權勢和錢的男人,哪個不是這種德性?」

兩人一起笑起來,汪卉看似並不在意,但還是追問一句:「他是什麼人?」

「上市公司黑農集團,子公司黑墾種業的副總,叫祝千里,之前只是說華夏化工的人要來,黑農集團好像和他們有關係,也跟著來了。」

黑農集團嗎?

汪卉默念了幾遍,原來還是和常守正有關聯,看樣子常守正的轉基因作物,經過黑農集團和華夏化工這兩條線,以及瑞典那邊,都有聯繫呀。

一條暗線似乎慢慢浮現出來,越來越清晰。

吃完飯,剔完牙,喝過茶,訪問團領導們年齡比較大,還是要簡單休息一下的,到了一點半,大家才走出酒店,上車前往植化所。

再次路過植化所大門,眾人多看了幾眼警衛,一位領導問道:「這裡保密規格還真是高呀,警衛都是全副武裝,這是軍事管轄區嗎?」

汪卉解釋道:「不是管轄區,但規格確實很高,而且附近生態環境比較好,有許多野生動物,藏著很多劇毒蛇,所以還請大家在採訪區行動,別亂走,小心被毒蛇咬傷。」

一車人的後背心起了一層雞皮疙瘩,還有劇毒蛇出沒?

有人忍不住問道:「有人被毒蛇咬過嗎?」

汪卉很嚴肅回答:「景區派出所有接到過失蹤人口報案,聽說還有老外在附近不見了,但沒人敢上山搜查,山很大,懸崖很深,特別陡峭,毒蛇又多,我們協助組織過幾十個人去搜山,可什麼都沒查到。不過遊客區域和植化所是安全的,這點大家放心。」

騙鬼呢,眾人心想。

不過這個就厲害了,誰敢過來偷東西,植化所把人弄死了往山裡一埋,神不知鬼不覺,再推到毒蛇身上,去哪兒找證據?

要是說人不好埋起來,拜託,這裡是植化所,什麼超強酸和熱強鹼水沒有?先用酸腐蝕有機物肌肉,熱強鹼再煮骨頭,一個大活人說沒就沒了。而且山上野生動物眾多,吃得連骨頭都不剩,還有那麼多植物協助,在山裡藏幾個人太容易了。

這下真的把大家嚇住,幾個心裡有小九九的傢伙也收起心思,老老實實跟著下車,進入植化所真正的內院大門。

嗡嗡嗡,內院鐵門關上,咔噠作響,嚇了眾人一跳,這是關門打狗之勢。

肖健站在門口,指引大家進入旁邊一座新樓,等人全部進去,把門鎖死,很開心地說道:「各位領導,大家好,歡迎參觀南山植化所,我是導遊肖健,大家叫我小肖就行,有任何問題都可以隨時找我。」

一行人有點傻眼,這間房面積不大,可能只有四十幾個平米,他們二十幾人差點站不下。

四周牆壁上掛著地圖,大照片,獎狀,都是植化所最近幾年獲得的榮譽,什麼「紅楓市高新火炬一等獎」,「紅楓優秀企業100強」,「全國優秀景區」,各種金燦燦的獎狀,獎章,獎牌,再配上文字說明,非常震撼。

肖健指著一塊獎牌,很自豪地說道:「這是國家科技部頒發的獎牌,我們南山植化所在諸多國家級課題上獲得了巨大的進展和突破……」

肖健指著一塊獎狀,很自豪地說道:「這是世界衛生組織頒發的獎狀,我們南山植化所給他們無償提供了1000萬元的藥品,拯救了幾千個非洲人,還包括非洲酋長,也拯救了幾個歐洲皇室……」

肖健指著一塊獎章,很自豪地說道:「這是……」

「小肖,等會兒,這是你們植化所的榮譽陳列室?」

終於有人發現不對勁了,打斷肖健。

肖健嚴肅回答道:「這不是榮譽陳列,這是歷史,這些文字,獎狀,都是歷史的見證者。」

眾人有點懵逼,有區別嗎?

肖健走到隔壁,示意大家跟上,尼瑪第二間房又是這樣。

「這間房見證了楊總的成長足跡!」

肖健充滿感情地看著第一張獎狀:「這是楊總3歲上幼兒園時,獲得的第一個獎勵,祝賀楊順小朋友獲得小星星幼兒園1999年『聰明寶貝』稱號。從此,楊總就像開了掛一樣,每年都要獲得好幾個獎。」

不止聰明寶貝,還有「小小故事大王」,「金嗓子」,「學習小標兵」,「勞動小能手」,到了小學,就是「數學小王子」,「盡職班幹部」,「學雷鋒標兵」。

全是尖子生。

還有實物,一個破船模讓楊順獲得初中的科技創新獎,一把吉他是楊順高中畢業時彈奏《同桌的你》用的,一套舊滑鼠鍵盤讓楊順獲得大學的「604寢室杯《英雄聯盟》最佳王者獎」,一路獎到研究生,博士,教授,然後到諾獎。

肖健在最重要的一個柜子前站住,激動地說道:「Look!這是新鮮出爐,熱氣騰騰的大獎,諾貝爾的獎牌!」

一行人誰特么想看這個?諾獎和他們有關係嗎?

但屋子裡啥都沒有,就牆上這些破爛獎狀,邊上擺著的無聊道具,然後就這個精美的玻璃展櫃。

諾貝爾獎牌感覺和金幣巧克力一樣,巧克力外面的金箔上印刻著一個金絲猴,諾貝爾獎牌上印刻著一個諾貝爾頭像,大同小異的玩意兒。

肖健又滔滔不絕介紹了很久,大家的耐心幾乎被耗盡,越來越不耐煩起來。

這時候,肖健眼觀四路,耳聽八方,立刻打開第三個房門:「咱們已經初步了解了植化所是個什麼單位,楊總是個什麼樣的人,下面,最激動人心的時刻來了,大家想不想看看楊總的各種科研成果?FolloMe,請跟我來。」

第三間房裡面確實是植物,但都特么是植物標本!

「秋天落下的紅楓葉,這是楊總第一個植物標本,他從五歲時就堅定了植物學的決心。」

「這是夾在書里的綠葉標籤,多麼美麗,多麼完好,保存了二十年了。」

「這個就難得了,這是歐洲不同的貓薄荷草分類,看到沒,整整一排,十八種!」

「看這個,蟾衣,每公斤1萬塊,具有非常高的藥用價值!」

就在大家越來越憤怒的時候,肖健似乎掌握了所有人的心理,說道:「接下來,我們要到暖棚和生產區了,大家千萬不要驚訝它的美麗。」

出了房門,外面的陽光明媚,確實是個大暖棚,而且裡面種植著相當多的花兒,簡直就是花的海洋,特別漂亮。

「看看,三色紫羅蘭,旁邊的是仙客來,歡迎大家來到植化所的花卉仙境!」

「這是雛菊,海葵,還有白話茼蒿,雖然是迎春花,但溫室暖棚能讓它們在冬季仍然鮮艷美麗。」

「天竺牡丹,鼠尾草,錦毛水蘇,還有野百合,別忘了寂寞的山谷的角落裡野百合也有春天……」

花卉的世界讓人應接不暇,一個暖棚,幾百種植物,真的非常漂亮,光是負責打理的花卉園藝師就有三位。

幸虧暖棚里充滿花香,讓人心情略好一點。

接下來又是一個暖棚,這下更帶勁了,全是有機蔬菜和水果的種植,誰要是想吃,可以現場摘幾個下來,擦一擦就吃。

味道還好極了!

下面還有其他暖棚,感覺和植物園,盆景園,花卉園沒什麼差別了。

眾人很想吐槽什麼,可肖健那麼熱情,工作人員也是有求必應,大家確實沒什麼地方可以挑刺的。

但大家不是來植物園遊玩的,祝千里實在忍不住,壓抑著惱怒的情緒,拉著肖健問道:「小肖,別帶我們看這些沒用的東西,楊總他人呢?」 肖健還是保持微笑:「這怎麼是沒用的東西呢?這些全都是楊總辛辛苦苦,從全世界搜集到的植物種子,親手種下去,悉心照顧,培養長大。這一片連起來的幾個暖棚,全都是楊總嘔心瀝血的傑作,怎麼能說沒用呢?」

祝千里道:「好,就算很有用,可我們還是想和楊總談一談。」

肖健繼續裝傻:「楊總在技術攻關,關鍵時刻不能脫身,真的走不開呀,還請大家稍安勿躁。參觀完我們這些暖棚,用心去了解,用心去體會,這是我們的企業文化,只有大家產生了共鳴,接下來才談的更加投機,對不對?」

看到肖健這麼無賴,祝千里惱怒了,伸手一揮,打掉肖健遞過來的一朵白百合:「可我對這些爛花爛草沒興趣!」

這個聲音有點大,其他觀賞植物的人也安靜下來,看著這邊。

肖健還是保持著笑容,很職業,露出八顆牙,手裡把玩著白百合,聲音不變地說道:「如果您對植物沒興趣,那邊有休息室,我帶您過去坐會兒,喝杯茶,怎麼樣?」

「你!」

祝千里真的想發飆了,碰到肖健這種混不吝,他是真心覺得憋屈。

旁邊人連忙勸道:「祝總,這麼大火氣幹嘛?」

「祝總你們公司也有蔬菜種子嘛,看看這些西紅柿,長得多漂亮,味道真的好吃,你嘗一個?」

「小祝,我們是客人,你怎麼能這麼說話?」

「小肖,祝總可能是中午喝多了,你別介意。」

被幾個農業部和華夏化工的領導一瞪眼,祝千里的火終於小了點,這個訪問團,他只是小蝦米,還輪不到他發飆,就算他扮黑臉,可連楊順這個正主都沒看見,黑給誰看吶?

肖健的臉上根本看不出不高興,他還在謙遜笑著:「沒事沒事,可能暖棚里有點熱,要是大家覺得不太舒服,可以跟我來,下面還有大面積的空曠實驗田參觀。」

這一套參觀流程,是圍繞著植化所的內院牆壁新開墾出來的環形長廊,設計的特別漂亮,什麼豆油,就是不包含核心秘密,專門給外人參觀用的。

肖健使勁渾身解數,耗了大家兩個小時,終於從步話機里接受到指令,楊順回來了。

「好,楊總回來了,我帶大家進去吧。」

聽見這句話,訪問團總算是鬆了口氣,他們還以為今天看不到楊順了呢。

從原路返回,走正門,繞過實驗區,來到大會議室里,楊順和袁定洋等人正等著大家,一見面又是熱情地握手,不斷道歉,態度不知道多好。

訪問團即使有再大的火氣,看到楊順的笑臉,也不方便當場發作。

陸佳麗站了出來,給楊順介紹來人,楊順請大家入座,還在不斷道歉:「最近太忙,如果剛才招待不周,還請大家原諒。」

農業部的領導說道:「臨近年關,大家都忙。楊教授,我們還是直接談正事吧。」

楊順收起笑容,鄭重說道:「行,各位領導,想談點什麼?」

領導很滿意這種態度,介紹了華夏化工的副總:「郭總是很有誠意的,希望能和楊教授在超級玉米,以及蔬菜水果種子領域進行全方位的合作。」

接著,領導的口才發揮了作用。

首先從國際局勢說起,國際形式很嚴峻吶,外國人狼子野心,對咱們華夏虎視眈眈,動不動就打貿易戰,大豆,玉米,各種糧食都成為了對方的攻擊手段,我們國家多面受敵啊。

接著是國內局勢混亂,幾千家糧食種子企業,行業無序,亂象環生,全國一盤散沙,一個華夏人是龍,一群華夏人是蟲,就是因為沒有一個出色的領頭羊出來帶領大家,被外國敵人逐個擊破。

現在,領頭羊站出來了,就是我!

我們華夏化工就是華夏種子行業的救星,是當之無愧的大哥,只要楊教授願意合作,大哥願意和你一起制定行業規則,是兄弟,就一起玩范偉打天下,你一定會愛像介款遊戲!

很熱血的一番話,已經上升到國家戰略,民族大義,龍的傳人,華夏之魂,華夏精神。

但楊順不為所動。

你說的很對,說的很好,可我為什麼要聽你的?

他笑了笑,說道:「郭總要是想整合華夏農藥和種子行業,制定行業規則,我舉雙手支持,不過我這人當不了領導,當個小兵就行了。」

郭總愣住:「什麼意思?」

楊順道:「制定規則還是要專業人才來做,不是有陸小姐的戰略辦公室嗎?我個人就算了,眼光狹隘,見識又少,國家戰略問題還是別問我,我沒這個能力。」

領導們有點愣,誰讓你制定規則了?還有,重要的不是這個,重要的是讓你加入華夏化工,你這故意避重就輕,是聽不懂中文嗎?

郭總試探著問道:「這麼說,楊教授願意與我們華夏化工合作咯?」

楊順搖頭擺手:「合作就沒必要了,我主業是搞醫學的,在種子領域只是小打小鬧玩兒呢,哪有資格和華夏化工合作?郭總放心,您要是制定出來規則,我絕對會照章辦事,我第一個支持。」

惡魔校花闖情關 郭總有點生氣,又在裝瘋賣傻是吧?他問道:「可萬一我們和拜耳,杜邦打起來了,楊總來不來幫忙?」

楊順連忙嚴肅答道:「幫啊,當然幫!不幫不是華夏人!你們要是真和幾個種子國際巨頭撕起來,我保證聽國家召喚,國家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他張口國家,閉口國家,就是不提華夏化工,潛台詞已經很明顯了,你華夏化工算個屁,除非你能代表國家下命令,否則一切免談。

郭總幾人不知道怎麼勸說才好,半天沒法說話。

指責楊順吧,沒有指責的地方,下命令吧,他們哪有資格給一個私人企業下命令?拿官威和權勢壓制吧,人家諾獎獲得者,背後站著兩院院士和整個學術界,農業部和華夏化工聯起手來都壓不住的。

旁邊祝千里忍不住說道:「楊教授,你現在身份特殊,應該主動要求合作,成為表率。」

楊順斜著眼看了一眼對方,就是這個傢伙調戲他老婆對吧?

「這位是……」

「黑墾種業的副總,祝千里祝總。」

陸佳麗介紹著,楊順恍然大悟。

但他故意疑惑看著郭總,又看看祝千里,裝作不解問道:「你們黑農集團和華夏化工……」

郭總輕咳一聲,語焉不詳:「我們有種子方面的合作。」

楊順才不會輕易放棄,感興趣地追問道:「黑土地有個黑農集團,黑農有個黑墾種業,這家公司是合併到華夏化工了,還是你們先正達的種子研究中心收購了黑墾種業?」

黑黑黑,黑個雞兒,一群人的臉都被楊順說黑了。

郭總摸著鼻子,有點難堪,祝總臉上陰晴不定,沒人知道楊順問這個問題究竟什麼意思。

楊順乾脆抱著胳膊,擱在桌面上,像個縮起袖子的老農一樣,看著祝千里,笑眯眯問道:「祝總,你們黑墾種業不是華夏種子行業前五名嗎?怎麼,公司賣了呀?」

祝千里不善地反問:「楊總你問這個,什麼意思?」

楊順癟癟嘴:「我沒什麼意思呀,國內種子行業,排名第一的華夏種子公司,第二隆蘋高科,第三噔海種業,第四豐樂種業,這四家大龍頭,再加上你們第五黑墾種業,你們任何一家的規模比我都要大幾倍,幾十倍。是,我確實收購了紅米農科,勉強能排個全國種業的前二十名,紅米農科的薛總也在座呢……」

薛貴在旁邊點點頭,楊順說道:「但是祝總,就算天塌下來,還有那麼多的高個子在前面頂著,輪不到我給其他人當表率吧?你也太抬舉我了,要我主動要求合作。呵呵,我楊順何德何能,我……算老幾啊?」

咳咳!

看到楊順昂起下巴,斜眼看著祝千里,那個「你算老幾」的俾倪樣子,這邊的幾人全都暗笑起來。

lixiangguo

「是啊。」湘鴦月附和。

Previous article

邊說著,人便已經往廚房裡去了,程曦便扶著程大貴,三個人一起進了屋,門口的阿文便開口問道,「主子,夫人,可要屬下將東西給程大老爺和程四老爺送過去?」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