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上次買下青鸞的時候使用的是他煉丹賺來的材料,那些靈石並沒有使用。他進入萬道玄玉,再次把時間陣盤運轉起來,開始修鍊「神魂訣」。

一個月的時間一晃而過,楊恆將禹勤送到水雲島之後,讓駑浯尊者操控著青鸞朝著陸地的方向飛去。

他來的時候快花半年多時間,現在之花了四個多月就回到了明祥城。

楊恆在時間陣盤的加速下修鍊了三年多,將「神魂訣」修鍊到了第四重。

就和道靈之前說的一般,他修鍊到了第四重之後,神識就好像發生了一次本質上的蛻變。好像變成了實質一般,攻擊的威力自然也大了不少。

他的兩具分身也不停地在修鍊大道力量,將火焰大道修鍊到了第八重,雷電大道修鍊到了第六重。

不過他沒有繼續修鍊雷電大道,開始讓那具分身開始修鍊雨水大道。

他要突破到至聖境界必須要將五行大道修鍊到圓滿,他現在就要開始為突然至聖境界做準備。

來到明祥城之後,楊恆馬上就到拍賣會找到明旭尊者,把他在左海城賺到的那些材料拿出來說道:「你幫我看看這些東西可以賣多少靈石。」

明旭尊者把戒指接過看了一下,笑道:「看來你這一行收穫不小啊!這些東西的價格並不高。如果你在海域中得到了什麼高級靈草可以賣給我們,價錢會高很多。」

楊恆想著拍賣行很可能是這次浩劫的幕後黑手,本不想把他煉製的九級丹藥賣給拍賣行。

但是時間陣盤的消耗太大,他想要快速把修為提升上去,就必須要有大量的靈石。除了拍賣會,他估計也沒別的實力能把他的丹藥買下來。

猶豫了一下之後,楊恆還是拿出了一個空間戒指,說道:「你看看裡面的這些丹藥可以賣多少靈石。」

明旭尊者把戒指接過去看了一下,眼睛里馬上就出現一陣亮光,過了好一會他才回道:「沒想到你能一次拿出這麼多九級丹藥來。差不多可以賣個三千多億下品靈石吧。如果你要賣掉,我現在就給你靈石。」

「好!」楊恆點了點頭,三千多億下品靈石夠他在時間陣盤下修鍊三四十年了,即使不能修鍊到至聖境界,也最少可以到至尊境巔峰。

等到明旭尊者把靈石給他之後,他接著問道:「這段時間中州有沒有發生什麼大事?」

「確實發生了不少事。」明旭尊者回道:「據說乾豐堡的兩個至聖境界修士到南州去尋仇,被人斬殺。乾豐堡的那些仇家都集結在一起要上門去尋仇。」


楊恆聽到這個消息,心裡又喜又優,喜的是楊氏丹藥肯定安然無恙。優的是冥崆和小翼等人都在乾豐堡。

乾豐堡被人尋仇,這些人肯定都會有危險。

沉思片刻,他接著問道:「和乾豐堡有仇的勢力有哪些?」

「首當其衝的就是風海派。而且奇謨宗和風海派已經結成了聯盟。實力最強的就是這兩個宗門。乾豐堡這次孤立無援,怕是要被滅宗了。」明旭尊者回道。

楊恆越聽越心急,乾豐堡滅亡,冥崆這些人自然是不能倖免。


他現在的實力太低,有心去幫忙也做不了什麼。一個至聖境界的修士隨手就能滅了他。

明旭尊者看到楊恆眉頭緊鎖,好奇問道:「難道你跟乾豐堡還有什麼淵源不成?」

「你上次不是邀請我加入拍賣行嗎?如果你們現在答應幫我一個忙,我可以考慮加入拍賣行!」楊恆莫名地說道。

「你不會是想借這個機會讓我們幫你把風海派和奇謨宗滅掉吧?」明旭尊者有些驚訝地問道。 星雲如在夢裏霧裏,就彷彿是在飄渺城受到的待遇那版,不,應該說更甚,那街頭家家門前飄揚的華緞,民衆一聲聲雀躍的歡呼,這一切彷彿還在眼前縈繞、在耳畔迴響。

星雲他們坐在宿流王一側,再往宴下是一衆大臣,席家宿流王侃侃而談,向他們講起終結之戰一事,那時他跟着宿流老國王馳騁沙場的種種英勇事蹟。星雲他們便坐在一旁若有如無的聽着。酒到深處,夜幽看看四周見大家已經喝到酣暢淋漓,於是向星雲使了個顏色。

星雲自是明白夜幽的意思,他看看宿流王,他應該和父親一般年紀,甚至極有可能在終結之戰中與他父親一同出入戰場,星雲自己看看他那有些微醉的面容,在他臉上仍然可以看到一個戰士的堅韌,但與戰士不同的,卻是他的眼睛裏擁有更多的是錫恩國王那種深不可測。

“國王……王上。”星雲心想,還是跟着他們的叫法吧。

宿流王停下酒杯,眼睛看着星雲向是已經等他開口很久了,“嗯,賢侄,怎麼,酒菜不合你的胃口嗎?”

“哦,不是的,只是對王上突然把我們叫到這裏有些疑惑。”星雲一臉憨厚地笑着。

宿流王仰頭大笑了幾聲,對旁邊的大騎士帕爾斯問道:“帕爾斯,難道你沒告訴星雲王子我爲什麼請他來嗎?”

帕爾斯微微躬身道:“王上,我有告訴星雲王子請他來的原因。”

星雲趕忙說:“不不,我不是說這個,我的意思是……”星雲撓着頭,不知該怎麼說清楚。

宿流王看着星雲的樣子嘴角微微一揚,然後突然鄭重其事地說道:“星雲王子,你的父親和我是故交,碎葉城和宿流城是一脈相連,而且那獸族侵我龍國,我身爲龍國男兒自是有一腔熱血收復失地,唉,奈何龍都腐潰,竟置碎葉同枝而不顧,又奈何我宿流城勢單力薄,有心無力。”說道這裏宿流王垂頭輕搖,慚愧連連。

夜幽瞅着宿流王,嘴上不說心中卻暗道:好一派華麗的說辭。

聽到宿流王這麼說,星雲卻心中一暖感到不已,沒想到還有人這麼一位惦記着碎葉城,心中頓時感動不已。

宿流王擡起興奮地接着說道:“但當本王聽說星雲賢侄正在四處組織力量,大舉義旗收復河山,本王心中自是欣喜不已,既爲星索還有一條血脈傳承,也爲收復碎葉終於指日可待而高興。”

“王上……”宿流城這些言語如一股暖暖細流淌進星雲的心窩,淚光都快要閃爍而出。

宿流王微微一笑,深深點頭道:“放心,賢侄,聯合伐獸一事宿流城一定會力挺到底。”

聽到宿流王這麼說,星雲便真的是以下熱淚涌到眼眶,他抿緊了嘴脣重重一點頭。

夜幽、撒隆、風嵐、清新、妮悠看着星雲,一臉驚歎他這種說辭也信,妮悠更是低聲說道:“白——癡——”

一旁的大臣也開始煽風點火,把宿流王捧的彷彿天上派給星雲的救世主,夜幽看着這幅景象,心中還在揣測着他們的最終目的,爲什麼會自己來接伐獸這塊燙手的熱山芋。

宴會一直到夜晚,酒足飯飽之後便是歌舞表演,還有各種雜技,總之是做足了功夫,這樣一直到了深夜才散席,宿流王吩咐侍從給他們安排了住處。

“王上實在太熱情了。”星雲幸福滿滿地說,此時侍從們已經離去,星雲剛要進到自己房間,後腦勺就被妮悠暴打一拳,然後大家一擁衝進了他的房間,最後關門的夜幽還伸頭四下張望了一下走廊,確定沒人這才關上門。

“你們怎麼了?”星雲一臉的莫名其妙。


“只有你這個笨蛋會相信那個宿流王的話。”妮悠一口噴了過來。

星雲撓撓頭,“什麼啊,你的意思是說王上他在騙我嗎?”

“全天下也只有你一個笨蛋信那種話吧。”撒隆也抱着胳膊嘲笑道。

“難道那個國王另有目的?”風嵐也詫異地對撒隆他們疑問道。

撒隆一怔,他瞧瞧風嵐嘴角一抽,“好吧,有兩個笨蛋。”

“那個宿流王說的確實很誠懇,但就是太誠懇太動聽了,以至於讓人覺得飄渺。”清新說道,她和妮悠與雞鳴狗盜之徒打的交道多了,這種謊話她們一眼就可以看穿。

“那個宿流王如果真的如此心繫天下,當年碎葉城被獸族圍困他就不會坐視不管。”夜幽走了過來,儘管到現在他也想不到宿流王傾加到底是出於何種目的請他們到此,但總不會是出於收復碎葉才參與伐獸一事,宿流城並非五大城邦,怎麼會做這種消耗自己的軍力之事,豈不是自毀長城。

星雲想了想,嘀咕道:“難道宿流城並不打算參與聯合?可是這樣騙我對他們也沒好處啊,我對他們也沒什麼價值啊。”星雲還是想不通。

“他們會不會是想打下碎葉城以後就納入自己囊中?”風嵐突如起來的一句話讓大家心中咯噔一下,不是沒有這種可能,也許宿流城就是覺察到飄渺城的這個目的,所以也想參與分一杯羹,更確切地說是伺機霸佔碎葉城,那樣宿流王將不再是宿流王,而是碎葉王,立於五大主城之一。

夜幽搖搖頭,“沒這個可能,只要有星雲在他們就名不正言不順,其他王也必會以此爲藉口發難,而且他們也不能忽視龍都的存在,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搶的。”

大家想想也是,這麼做的話無疑成爲衆矢之的,沒人會做這麼蠢的事。

說來說去大家也都想不出個結果,不管宿流王是出於何目的參與伐獸,以目前的情況來看,宿流城確實打算參與聯合,這對他們來說是件好事。

月亮已經高高掛在枝頭,星雲躺在牀上睜大眼睛看着月色發呆,“九王!”他默默唸着這個詞,外面獸族入侵,內部卻在九王鼎力,原本還以爲有一個大義的宿流王,哪知也只是個謊言編制的泡影,有時候他甚至都覺得,全世界也只有他們寄望着碎葉城。

星雲漸漸閉上眼睛,聽,北方的風似乎又開始呼嘯了。 “城主對自己還是很關照的,當然,人家是看在小小的面子上”路上,雲飛暗想。

城主先是告訴雲飛一間廢棄的窯子,這樣有現成的器具可用,然後又怕燒不出好陶器來,又告訴雲飛哪裏有好土,而且兩地離得也不太遠,步行的話一個多時辰就到了。 神夏吃不飽的日子 。“你給我一滴水,我還你一片汪洋”這是雲飛的信條!

“你們兩個叫什麼名字?”雲飛問車上的兩個剛買的雙胞胎奴隸。


“我叫趙無傷,我妹妹叫趙無霜”趙無傷懦懦地說道。

“好名字!我不問你們的來歷,也不會對別人說你們是奴隸,但是我希望你們能用心幹活,如果你們想離開,只要幹滿三年即可,但我希望這三年內你們能安分守己。”雲飛說道。

“是!”兩個人聲音裏有些驚喜。

雲飛的陶窯坐落於橫斷山脈南麓,不長時間就到了,煤已經送來了,陶然正在忙活。

“怎麼樣了?”雲飛問道。

“還算順利,窯子有些破損,我給修補了下,馬上就可以用了。”陶然低頭忙活。

“嗯,我給你送來一個人,你看行不行,身體有點弱,調養幾日就行了。”雲飛說道。

陶然看了看兩個人,點點頭,表示沒問題,然後就開始和泥、生火,無傷,無霜也自覺的去幫忙,雲飛也沒閒着,上前幫忙。

人多幹活快,火燒的很旺,雲飛就看陶然做了好幾個相同形狀,但是泥土明顯不同的磚頭坯子,將坯子放進窯子裏,然後就是等了,估計要等一個半時辰左右吧,雲飛對陶然說,先帶無傷和無霜回去整理下,完了就回來,陶然點頭。

回道客棧,衆人看雲飛身後又多了兩個人也沒多問,雲飛讓阿福和小雪分別帶兩個人去梳洗換衣服,讓大嘴做些吃的,然後自己就躺在躺椅上歇息。

半個時辰後,雲飛來到大堂,就看到了這麼一對金童玉女。男的帥,女的靚,也是十五六歲的年紀,雲飛暗自怒吼:“這他媽的要我怎麼活啊?!”。一看就是大門大戶人家的少爺小姐,雲飛纔不管什麼少爺小姐,到我手裏了都得給我安心地做我的夥計!

“好了,把大家都叫出來,又來新成員了,都來認識下”雲飛說道。

……

“阿福,無霜以後歸你管了,在沒有新的小二前,讓無霜協助你負責一樓跑堂,二樓的包間小雪負責”雲飛對阿福說道。

“是,掌櫃的!”阿福那個樂啊,小姐怎麼了,還不是要歸我管?落在我們萬能的掌櫃手裏,是龍也得盤着!

“從今天起,陶然不再負責跑堂了,另有他用,而且無傷我也得帶走,還有,小雪,等下你給無霜安排個房間”雲飛繼續說道。

衆人點頭應是。無傷和無霜這才知道主人的身份,不過看到這些人都和和睦睦,其樂融融地,感覺也不難相處,所以這心也就平靜下來了。

一路來回往返,再加上在客棧耽誤了不少時間,雲飛回到陶窯的時候,“磚頭”已經出爐了,陶然正逐個盯着“磚頭”看呢。

“掌櫃的,您看,哪個像您說的那種磚頭?”陶然看到雲飛來了,對雲飛說道。

雲飛打眼一看,眼睛就睜大了,其中有一個跟雲飛的記憶最符合,另外一個顏色是青色的,好像雲飛在電視裏看到的古代青磚。雲飛喜不自已,拿起那塊紅磚,用手敲了敲,然後再拿起別的磚敲了敲紅磚,還往地上扔了扔,看看結實度。

“陶然,你是一個人才!不,人才太委屈你了,你是一個天才!”雲飛不知道用什麼語言來稱讚陶然好了。

一旁無傷看到這個情況,輕蔑地撇了撇嘴,就燒出這種破玩意,也值得說天才?我什麼樣的陶器沒見過?哪有這麼粗糙的,還有坑.

全職法師之冰與火之歌 掌櫃的,過譽了,都是掌櫃的功勞,沒有掌櫃的提攜,我也做不出來,掌櫃的纔是大才!”好麼,兩個人互相捧了起來,看着一旁的無傷一陣鄙視。

“哈哈哈哈,不說了,這塊磚頭的製作流程你還記得吧?咱們先大批量生產一些吧,先把住的地方蓋起來,要不整天客棧,陶窯來回跑,時間都用在路上了。”雲飛建議到。

說幹就幹,陶然指揮,雲飛和無傷動手和泥,陶然用木板製作了一個站頭模子,用來製坯,效率大大地高。中午誰都沒吃飯。陶然坯子做好了就放窯子裏燒,然後再做坯。

“好了,掌櫃的,應該夠了,現在都已經燒出兩爐了,不過這東西怎麼建房?”陶然問道。

“沒事,多出來的稀泥正好用來蓋房子,我先蓋,你們學,然後大家一起來幹,這個不難”雲飛說做就做。

找了一塊地勢平坦的地方,然後雲飛開始挖溝,兩個人一看,這個簡單啊,也不能讓掌櫃自己挖,自己在旁邊看着。

在雲飛的要求下,挖了大約三間房子的地基,只挖了一尺深,已經足夠了。然後雲飛開始砌磚,磚與磚之間放上稀泥,把一塊小石頭綁在一根線上,用來看砌的牆直不值,萬一不直,房子倒了砸到人可就不好了,就是砸到花花草草也不行,雲飛可是一個很嚴謹的一個人。。。。。。

當牆露出地面以後,就開始往地基裏填土,然後夯實。陶然一看就會,也加入到砌牆工作中,無霜則負責爲兩個人提供稀泥。。。。。。

邊燒磚,邊蓋房子,這房子是真正地新鮮出爐~。雲飛記得新燒的磚在用之前得澆水,所以這活兒就交給無傷了。太陽已經落山了,但是天色還亮着,三個人總算把牆體給砌起來了,就差房頂了。

“房頂不能用磚頭了,等以後有水泥了再想辦法,現在用木頭架起一個三角形,然後上面鋪上草,先湊合着用,反正馬上就到冬天了,也不會怎麼下雨了”雲飛說道。

“水泥是什麼?”陶然總是這麼善於發現。

“等會再跟你說,天就快黑了,趕緊幹活!”雲飛說道。

找草的找草,砍樹的砍樹,雲飛在屋頂嫁木頭鋪草,很快就完成了。有了房頂就像個房子樣了,房子朝南的一面留着窗口,但是現在沒窗,等明天雲飛把石達開找來就有了。

三人站在一旁看着這三間房子。雲飛比較欣慰,這還是他頭一次蓋房子,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樣,越看越喜歡。無傷從房子建好後就癡癡呆呆地,這破玩意還能蓋房子?而且,這個比木頭房子要堅固保暖吧?然後就看着雲飛和陶然,一個是設計師,一個是工程師。陶然則是從技術上在打量這三間房子,不知不覺就陷入思考中。

“掌櫃的,你說我如果燒製一些薄的陶器,用稀泥鋪在房頂,是不是就可以遮雨了?”陶然突然問道。

“尼瑪,誰要是說你不是天才,我跟他玩命!”雲飛像發現寶貝似得,看着陶然,心說,陶然說的不就是瓦嗎?還能舉一反三,了不得啊。



lixiangguo

司馬嵐只是笑笑不說話,明蕭月用指尖抹去杯沿的水漬,神色平淡地說:“事成之後,若是你想離開皇宮,我可以爲你安排退路。”

Previous article

畢竟,霸斬虛空不但威力絕大,而且發動的時候速度奇快絕倫,用來趕路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多領悟一分,進入小世界里就多一分安全,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