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一口拒絕,「不行。」

顏焱:「?」

只見冷肅面無表情地說:「你在我看不見的地方演這種戲也不行。」

總歸意思就是,她不能死。

顏焱雖然知道他這是關心她、心疼她,但也沒控制得住露出一言難盡的神情,「你這樣,你粉絲知道嗎?」

「準備要知——」

被她一手捂住嘴,「閉嘴吧你,先聽聽導演們怎麼說。」

演戲方面他厲害,感情方面他更加是佼佼者。

顏焱不得不甘拜下風。

冷肅眨眨眼,剛好借著她捂嘴的動作,親了一下她手心。

顏焱連忙收回手,瞪著他警告。

可惜某人無所畏懼,而且被她這麼一緩和,他以及徹底出了戲。

他的寶貝還神采奕奕地在他面前,沒理由讓自己陷入那種情緒出不來。

最後的事情談得格外順利。

吳瑞華絕口不提顏焱演女主的事情,倒是像撿到寶貝一樣,立即當著她的面給駱經打電話約定簽合約的事宜。

冷肅下午還有事,顏焱是一個人回成德恩的。

鄭榮君又去了一趟局子里配合調查,做整件事故的最後收尾工作。

於是當她走到自己的套房門口,看到門口縮坐著一個小人兒時,差點兒沒懷疑自己眼睛出了問題。

不過那小人兒有些眼熟啊!

好像是……

「余小正?!」

她沉聲喊了一句,成功把門口的小人兒叫醒。

正是她那小侄子、好弟弟余小正。

余小正受了驚,猛地站起身,東張西望了一下才發現顏焱,連忙小跑過來。

哦,瘸著腳。

「姑姑……」

聲音還染著哭腔。

再看他臉上,好傢夥,青一塊紫一塊的。

這是打架了?

顏焱三步做兩步走過去,彎下腰將他扶住,近距離一看,果真是眼睛紅彤彤的,怕是哭了好一陣子。

「怎麼回事兒?和人打架了?」

顏焱臉上戴著口罩,只露出一雙眼睛。

余小正無法分辨她到底有沒有生氣,下意識地搖頭,又點頭,聲音稚氣難掩,哽咽著說:「我打架了,但我沒有做錯事!」

還真是打架了?

「那你怎麼自己跑來我這裡了?你爸爸媽媽知道沒有?」

余小正咬著牙沒說話。

顏焱見狀,便知道自己身為大人的作用該起到作用了,摟著他的雙腿把他整個人抱起身,「行吧,走,跟姑姑回屋子裡好好說說。」

既然是叫她姑姑而不是叫姐姐,那肯定是受了委屈要找她幫忙理論。

她終於也是個大人了啊!

真不容易。

顏焱心情大好。

回到屋子裡,先把余小正放到客廳沙發上,她才脫掉自己一身偽裝。

給他倒了一杯牛奶,又拿來藥箱。

用棉簽沾著碘伏按了按他臉上的青紫,問:「疼不疼?」

「不疼。」小孩兒小幅度的搖頭,說完眼珠子一轉,又點頭,聲音如蚊般小聲說:「有點疼……」

顏焱動作一頓,忍著笑意,「那到底是疼還是不疼?」

小孩兒頓時撅起嘴,委屈感又出來了,眼睛也紅通通的,「打的時候不覺得疼,但現在疼……」

「可不許哭了,在你姑姑這裡,眼淚可起不到作用。」顏焱不會安慰哭的人,小孩兒也不例外,簡單幫他臉上的傷口做了消毒,視線便下落,「腳上怎麼回事兒?」

小孩兒有些緊張的捏著大腿上的褲子布料,撅起的小嘴都快能掛醬油瓶了,「摔、到了。」

「把褲腿拉起來我看看,能不能拉?算了你別動,我自己來。」

她放好手中的碘伏棉簽,蹲在一旁幫小孩兒小心的挽起褲腿,目光觸及到他膝蓋那一塊滲著血的青紅時,頓時面色一沉。

「你就是撐著這麼一條腿自己跑來找我?」

余小正小心翼翼地點點頭,末了補充說:「我叫了個女計程車,那個阿姨很好,不是壞人。」

顏焱抬頭瞪了他一眼,「我問的是這個?」

「……姑姑,我可不可以在你這裡住幾天?我這樣回去,肯定會被我爸爸打……」

小孩兒終於說出了他的目的。

顏焱早猜到了他的目的,也同意也沒反對,「你先說說到底怎麼回事兒。」

「我……我說了你不許笑我。」小孩兒眼睛紅紅的,乾淨的眼瞳黑黝黝的寫滿執拗。

「行,不笑。」她倒是想知道,讓這小孩兒膽子大到去打架的原因是什麼。

余小正小臉一轉,沒敢看顏焱,但原本白嫩的耳朵墩子卻是漸漸紅了,「我同學媽媽說姑姑你的壞話,我作為男子漢,不能見死不救。」

顏焱:??

這怎麼還扯到了她身上?

而且——

她哭笑不得的揉了揉小孩兒的後腦勺,沒好氣道:「什麼見死不救,不會用成語就別用。」

小孩兒臉都紅了。

嘴裡固執地嚷嚷,「反正就是那個意思,她們說你壞話,媽媽都說了你是我姐姐,她們還胡說八道!」

顏焱恍然大悟,大概明白了余小正這打架的原因。

不過……

「那你這是和誰打的架?」

「我剛開始沒打架,」說到正事兒,余小正終於扭過頭,小心的偷看了顏焱一眼,見她沒有生氣,才繼續說:「我去跟他們理論,但我同學罵我,還罵姑姑你,還有她媽媽還說你壞話。而且姑姑,不是我先動的手,是我同學她先推我,還用指甲打我的臉……」

「是用指甲掐你的臉。」顏焱沒忍住糾正。

「對,就是掐我,你看我的臉臉,可疼了!」

余小正委屈極了。

顏焱仔細瞧了瞧,確實看到了他臉上有幾個明顯的小破皮,不是磕碰的傷口,而是小範圍的傷。

「然後你和你同學就打起來了?」

「嗯……我不是主動打女生,是她太過分了,我才還手的,還有那個阿姨,她還追著把我推在地上,要不是有門口的保安叔叔,她還想打我臉呢……」

可以說是委屈到了極點,眼淚又掉出來了。

顏焱心疼了一下,轉身抽了幾張紙疊整齊,幫他小心的擦掉眼淚,柔聲安慰說:「如果你說的是事實,這件事姑姑一定會幫你討回公道,別哭了。」

余小正一怔,「為什麼要討回公道?」

「……就是幫你報仇。」顏焱換了個詞。

哪知遭到了余小正的拒絕,「我不要報仇,我只要她們向姑姑道歉,她們說姑姑的壞話。」

喲!

顏焱沒忍住笑了起來,「余小正,你是不是很喜歡姑姑?」

「爸爸媽媽說你是我姐姐,我身為男子漢,要保護好姐姐……」聲音在顏焱的注視中消了下去,最後不得不小聲說:「……喜歡姑姑。」

「行叭,既然你都為了你喜歡的姑姑打架,讓你當我弟弟也不是不可以。」見他的眼淚跟開關似的說流就流說停就停,才沒再擔心什麼,開始幫他處理腳上的傷口,「不過,話我可得說在前頭,你在我這裡住沒有關係,但是你得主動給你爸爸媽媽打電話說明情況。我可是不會幫你說謊的。」

余小正面上一喜,聽到後面便苦著臉,「可是姑姑……爸爸知道我打架了,肯定會打我的。」

「沒事兒,他打你我幫你打回去。」

余小正:「??」

你要打我爸爸?

可惜顏焱沒看到余小正的表情,她一心一意都在為了不弄疼他的腿傷消毒擦藥。

她擦藥的動作輕,又認真,余小正不說話,她也不說話。

以至於等她大功告成,再抬頭時,才發現余小正早就靠著沙發睡著了。

她不由得笑了笑,小心翼翼地幫余小正板正身體放在沙發上,確定他沒有醒,睡得十分沉,才躡手躡腳地走去陽台給余夏年打電話。

「叔——」

「你終於捨得主動給我打電話了?不是,顏焱你什麼意思?啊?說好的吃飯呢?」

電話一接起,余夏年就炮轟了過來。

顏焱心虛了一會兒,又挺直了腰桿,「余夏年,我現在不就是來邀請你和姨過來吃飯嗎?你這麼說的話我就不邀請了。」

余夏年那邊傳了一聲重重的吸氣聲,像是忍耐了一口氣,「……行,今晚是吧?跟你姨說了沒有?我回去接她,小正這會兒應該也到家了。」

「哦,忘了跟你說,余小正現在在我這裡。」顏焱絕不承認自己此時有些幸災樂禍。

「嗯?小正在你那裡?他怎麼會——又出事了?」後面的聲音一下子變得嚴肅起來。

lixiangguo

「你先別說話,好好休息,等休息好了在和我說說你們之前發生了什麼事!」

Previous article

白凌璇伸手接過去,可在看到上面的內容后愣住了:「學長,我,我不是獸醫……」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