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人族修士將它關在籠子里收養,整日訓練,稍有不從就是棍棒相加,一頓毒打。自此尚有禮開始接觸人類,懂了人類的禮法,聽懂了人類的語言。

期間有個小丫頭,是人族修士的婢女,由她餵養尚禮儀。小姑娘對尚禮儀十分好,日久天長,也就產生了感情。小姑娘漸漸長大,覺得尚禮儀十分可憐,於是趁著一天人族修士大醉,將它放了出來。尚禮儀重獲自由,十分興奮,撒腿就跑。

這時人族修士發現了它被放跑,於是大怒。將怒氣撒在了這個婢女身上。人族修士簡直是禽獸不如,準備強暴這個婢女,然後再殺而後快。

就在人族修士趁著酒醉,準備發泄獸慾的時候,他也沒有想到尚有禮會去而復返,趁其不備,尚禮儀將人族修士的頭一口咬了下來。

從此尚禮儀與女孩相伴一生。尚禮儀本身凶獸,有自己的獨特之法進行修鍊和成長。在自己30歲的時候化形成人,與女孩結為夫妻。

女孩不懂修行,普通人壽命只有50年上下,而且30歲開始逐漸變老,兩人也沒有留下後代。女人48歲時已經衰老的不像樣子,尚有禮卻是越來越強壯,而且也越來越像人類,最後女人死在了尚禮儀的懷裡。安葬完女人後,尚禮儀開始出山歷練,最後來到了神風門。

矮小青年名叫紀靈曉,家在神風城,是一個小勢力的公子。紀靈曉也一同來道喜,只是言語間有些閃爍,但始終沒有道出緣由。

古力看的出來,他好像是有心事,不像其他兩位開懷暢飲,無話不談。古力問道:「紀師弟,你有心事兒?」

紀靈曉道:「沒有,沒有,你能娶費長老的千金,自然是好事,值得恭喜。最起碼以後宇宙石不缺,修鍊資源也更豐富,將來繼承通融殿也不是不可能。」

古力呵呵一笑:「這個我到不在意,我本是孤兒,這次下山是為了尋找父母的,父母難尋,漂泊不定。如今一旦成了親,有了家室,也就不再漂泊了。說不定自己的親生父母早就亡故,自己安定下來他們也就安心了。」

紀靈曉道:「你喜歡費男?」古力反問道:「哪個不喜歡?」紀靈曉點點頭道:「說的也是,只是….」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幾位兄弟走了,錦盒裡的幾隻靈獸跑了出來。鹿有角喝著古力等人剩下的酒,可把他饞壞了,有外人,他的裝作無知的樣子。如今人走了,終於可以開懷暢飲了,也不忘把其他的靈獸叫出來一起分享。邊吃邊喝,嘴裡也不閑著。把古力要婚配的事兒說了。

白狐轉了轉紅色的眼睛:「要說女人,沒有我最了解的了,我們去看看。」

鹿有角也有興趣:「對對,吃完喝完我帶你們瞧瞧,看著不錯,女人很惹火。」說完打了個響鼻,吹了聲口哨。

古力在一旁聽著他們的獸語也不搭茬,心想讓他們看看也好,以後還要在一起生活呢。

幾個靈獸伏在鹿有角的身上,來到了費男的閨房。

費男也是個修行高手,鹿有角的輕盈,她卻一點也察覺不到。

幾個傢伙透過窗戶向里觀瞧,只見春光一片:費男赤-身-裸-體,用舌頭舔著紅唇,手指尖從自己的額頭向下滑,滑過雙眉,滑過鼻尖,擦著紅唇越過下巴,通過雙-峰,穿過肚臍,最後在膝蓋處停了下來,然後悠然一笑。看著床邊的鏡子,欣賞著自己的完美曲線。

這時遠處傳來了一絲聲響,這聲響很熟悉,那是小靈通行走時發出的蜂鳴聲。小靈通進了屋,費男依舊一絲不掛。 絕品寵妻 小靈通告訴費男,費錢叫她。費男十分不情願的站起身,又打量了一下鏡子里的自己,戀戀不捨的穿上了衣服,跟著小靈通出了門。 鹿有角看著費男舌頭都耷拉了下來。

白狐紅眼一瞪:「一個浪蕩貨,配不上咱們的老大。」

鹿有角道:「怎麼講?」

白狐道:「先不用管,跟著看看再說。」

幾個傢伙跟著費男和小靈通來到了費錢的住處,在外面偷偷的聽裡面的動靜。

「爹,這麼晚了找我什麼事兒啊?」

「你最近給我老實點,別出去給我惹事兒。」

「我又惹什麼事兒了?」

「惹什麼事兒了你自己清楚,你那采陽之道根被就是邪術,說是修鍊無非就是取樂。眼看婚事臨近,不準胡來。」

「放心吧爹,他不會發現的。」

「你還是收斂點,石力人不錯,你能有個好歸宿你死去的娘也就安心了。再說他身邊的神鹿可不一般,你要取得他的信任,將來為己所用。」

「爹,石力他不解風情,太無聊,要不是為了得到神鹿,我才懶得理他呢。」

「你給我閉嘴,其他人倒是解風情,靠的住嗎?你還能這樣過一輩子。」

「這樣過一輩子有什麼不好?」

「你給我閉嘴,千萬別給我惹事。」

「知道了,爹!」。

費男走了,但回去的方向卻不是家裡。鹿有角吩咐鴿子跟著,剩下的幾個傢伙回到了古力的住處。

古力躺在床上,心裡美滋滋的等待著幾個傢伙的評論。可是幾個傢伙回來后都不吭聲,也不睡覺,坐在那裡發獃。

古力坐了起來了,笑呵呵的道:「怎麼,都看傻了吧?怎麼不說話,我選的沒錯吧。」

鹿有角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晃了晃腦袋:「確實把我們都看傻了。」

白狐道:「老大,費男不適合你。」

古力道:「怎麼不適合。」

白狐道:「我們靈狐一族,天生會魅惑之術,長的也各個妖媚。費男擅長媚術,修鍊的是采陽之道,而且骨子裡透著騷-氣,一臉淫-穢像,不是良家女子。」

古力搖搖頭:「你一定是看錯了。」

白狐辯解道:「我靈狐一族擅長窺探人心,尤其女子,都逃不過我的眼睛。剛才見她臉色紅暈,眼帶桃花,一看就是思-春的狀態。如果我猜的沒錯,此時她一定在某處與他人苟合。」

古力說什麼都不信,倆人已經相處了近一年,費男對自己的關心自己最清楚,而且她絕不是那樣的人。

鹿有角有些著急:「真是情人眼裡出西施,你啊都被蒙蔽了。以你為他們真的待你好,他們最終的目的是得到我。看來我比你搶手。」

一旁的劍虎和小鳥也都為鹿有角證明。古力雖是有些疑惑,但依舊不信。這時候鴿子回來了,在鹿有角身邊咕咕咕咕的低語。鹿有角道:「信不信的眼見為實,我們去捉姦。」

古力跟著鹿有角,在飛鴿的帶領下來到了山上的一個住處,是一個男弟子的住處。

房間里閃著微弱的光,只見一男一女兩個身影在裡面纏綿。女人不斷的呻-吟浪-笑,女人的聲音不是別人,正是費男的。 寵妻無度 古力聽著裡面齷齪的聲音,心裡跌倒了谷底。曾經的記憶如同鏡子一樣,在腦海影射出一幕幕美好的畫面,緊接著又一片一片的破碎。

鹿有角道:「我們進去捉姦!」

古力擺了擺手:「走,我們回去。」

古力第一次動情,卻被騙了;第一次讓自己有了家的感覺,結果卻是人家別有用心;自己本來是出來尋找父母的,可竟然被眼前溫存所迷惑而忘記了初衷。古力在反思,也開始醒悟。

鹿有角坐在旁邊,問道:「今後怎麼打算?」

古力道:「人家雖然騙我,但卻實待我不錯,所以我們不能去捉姦,敗壞了他們的名聲。但也不能就這麼被平白的欺辱,我決定在婚期到來前離開這裡,離開前我要帶走一些東西。」

古力又道:「你認為什麼東西好,值得我們帶走?」

鹿有角雙眼一瞪:「當然是宇宙石啊,只要有它到哪都有好吃好喝的。」

古力哈哈一笑,鹿有角也呲開了大板牙,陰險的打了個響鼻。

古力幫著費錢掌管著通融殿,一年來費錢給古力很多宇宙石作為獎勵,都存在了那張卡上,足足有一千顆。可是通融殿里的各個商行山莊每天流轉的宇宙石不下幾十萬顆,通兌卡雖說暢通無阻,任何地點都可以通兌,但不管怎麼說都只是個數字。 薄情郎:妖孽男人別想跑 自己斂財要的是真金白銀,數字那東西靠不住。

如何把通融殿里流通的數字金額轉換成宇宙石是一個關鍵。正在古力苦思冥想的時候,費錢給古力送來了大禮。

神風門每年一度的匯兌結算日到了,一年下來的盈餘都要入庫,用於日常實際的動力開銷。(註:宇宙石最終的用途是產生動力,比如之前說過的耕作機器,需要礦晶作為動力。宇宙石內含有豐富的宇宙能量,而這能量卻不能被修行者吸收,但人們之所以對它趨之若鶩,是因為日常生活中比如燒制食物,包括遠距離出行工具,大型挖礦機器、戰爭武器、尤其是宇宙飛行舟等,都需要宇宙石提供能量。宇宙石就如同地球上的電,沒有不是不行,但沒了電就失去了很多便利,人們會不習慣。只是宇宙石是套獨立的能量系統,所有的機器設備都需要消耗宇宙石來提供能量,就好比汽車需要加油一樣。宇宙石是宇宙中天然的能量結晶。宇宙石不溶於水,耐高溫,硬度大,結構穩定,但一遇到金屬銙Kua讀三聲就會發生裂變反應,產生能量。「銙」字不同於地球古代文字意義,此處為造字。)

神風門通融殿里有一處巨大的藏寶閣,裡面有一間宇宙石儲藏庫。儲藏庫平時由費錢掌管,一年只開啟一次,主要是量入為出。把一年的開銷分配出去,然後結餘的進庫,之後門就會封閉。

神風門執行著嚴格的預算制度,所以儲藏庫一年只有一次開啟機會。而藏寶閣是神風門的要地,派有重兵把守,守門的各個是門中高手,要想攻進去簡直是難如登天。開啟之時也有很多人把守,其中不乏長老級存在。眾目睽睽之下,古力一點機會也沒有。

費錢,不但給古力送了一個大禮,而且因為他的貪心,讓古力有了單獨進入的機會。原來費錢在進出庫前都要提前一周進去進行盤點,他會在盤點的時候,帶進去一個儲物袋,然後裝滿袋子再出來。神風門門主自然之道其中的貓膩,但卻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一個儲物袋再裝能裝多少,門中根本不在乎。古力只有借著盤點跟著進去才有機會。

可是費錢十幾年來,都是自己一個人去盤點。畢竟自己的貓膩怎麼能讓外人知道。所以古力必須取得他的信任。而要取得他的信任,需要鹿有角出馬。

古力找到了費錢,告訴費錢,他已經說服神鹿,讓神鹿暫時聽他調遣。

費錢十分高興,拍著鹿有角的屁股道:「走,帶我轉一圈。」費錢一騎上鹿有角的後背,鹿有角撒丫子就跑了起來,速度快如閃電,帶起的風吹的費錢睜不開眼睛。

費錢體驗著這驚人的速度,找到了一處僻靜之處,悄聲對鹿有角道:「神鹿啊神鹿,你後跟我怎麼樣?」鹿有角打了一個響鼻搖搖頭。

費錢又道:「以後我女兒就要嫁給石力了,咱們就是一家人,以後你聽我的話怎麼樣?」鹿有角故意裝作歡快的樣子,打了個響鼻點了點頭。

費錢又道:「石力修為淺薄,壽命未必長久,一旦他化入歸虛,以後你就跟著我吧。」鹿有角裝作傷心的樣子,點了點頭。

鹿有角回到古力身邊,道:「這費老頭沒憋好屁,小心他對你使壞,他要要你小命。」

古力皺了皺眉,心想:「好奸詐的傢伙。」

古力主動找到了費錢閑聊,聊著聊著聊到了盤點的事兒。古力主動提出要幫助費錢,跟他一起去盤點。話一出,古力正在擔心費錢不同意,不成想費錢眼神一亮,很爽快的就答應了。

古力回到住處,見費錢答應的如此爽快,心裡有些沒底兒,於是派鴿子去監聽。鴿子去了一個多時辰,回來了。原來古力一走,費錢就把費男叫了過去,商量計策。

費錢道:「男兒,你不是不喜歡古力嗎?爹有個計策,不但你們不用成婚,而且我們還能夠得到神鹿。」

費男道:「爹,什麼計策啊?」

費錢道:「明日盤點,我準備帶石力進去,到時候我給他一個儲物袋,讓他攜帶些宇宙石出來,屆時我到門裡告他偷竊藏寶閣的東西。門中對偷竊藏寶閣行為向來是格殺勿論。石力一死,神鹿就是我的了。」

費男道:「殺他其實容易,要殺早殺了,也不用等到今天,只是那鹿怎麼會聽我們的話,神獸不能用強,否則會寧死不屈?」

費錢哈哈一笑:「我們布局這麼久早就取得了石力的信任,鹿我都騎過了,它也答應一旦古力有什麼不測,聽我的話了。」

費男道:「那就直接殺了算了。」

費錢正色道:「糊塗,神鹿雖不能言,但也有靈智,石力死於非命它也會懷疑,這樣有了名目,他死了也是罪有應得,神鹿不會懷疑。更何況我們也是借刀殺人,何必我們自己動手。」

費男拍手笑道:「爹爹好計謀,不過在他臨死前我要奪了他的真陽。」

費錢道:「這個容易,等囚禁起來后,他自然是你的。」父女二人相視而笑。 這周一早,古力就來等著費錢。費錢帶著古力來到了神風門的禁地藏寶閣。

藏寶閣位於神風門的山頂,有一座大陣守護。山上十步一崗五步一哨,守衛森嚴,藏寶閣入口處,更是有門內十大精英弟子和各殿關門弟子輪流守護,同時有四名長老鎮守,據說暗處還有一個修為幾百年的老祖。

費錢帶著古力,來到了藏寶閣門口,幾位長老和弟子過來打招呼。其中一位長老道:「費長老又來盤點了,看來身邊這位就是未來的乘龍快婿了。」說完,只見周圍的男弟子都看向了古力,眼神里似乎帶著一抹仇恨。

古力心想:「果然如白狐所說,是個浪-盪貨。」古力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跟在費錢的後面,也不說話。

費錢微微一笑:「正是,正是,還望諸位以後多多關照一二。」

客套過後,只見四位長老分別站在藏寶閣入口的四個方位,同時用手按住按鈕,牆壁上放出白光,對四人的人像進行了識別後,門才慢慢開啟。

古力跟著費錢走進藏寶閣,眼前是一條長長的通道,通道高大明亮,兩側都是十分巨大的黑色大門,門上寫著大字。第一扇門寫著功法閣,第二扇寫著武器閣,第三扇寫著奇珍閣,第四扇寫著礦石閣。

裡面還有不少門,只是費錢來到了礦石閣停了下來,雙手按著門上的按鈕,原來先是指紋識別,而後是人像識別,通過後門開啟了。

礦石閣里十分寬闊,足有一個足球場大小。裡面存著數不盡的標準宇宙石(是日常流通大小的標準石),還有大量的原石以及各色宇宙石雕刻。古力看的眼都直了,如果用標準宇宙石來估算,裡面的宇宙石數以億計。

說是盤點,其實就是看看系統數量。每一個宇宙石所佔的空間大小都被牆上的測量儀計算在內,只要拿起一顆,這個區域內的系統就會自己減少一顆。

費錢粗略的看了一眼系統,就遞給古力一個儲物袋。囑咐道:「看看喜歡什麼,隨便裝,以後跟費男生活,可少不了這個東西。」

古力故作不敢的樣子道:「這可不行,這裡面都是有數的,少了怎麼得了。」

費男呵呵一笑:「明天進來的沒數,到時候把你拿走的補上就行了,你放心不會出事兒的。」

古力只好裝作勉強的樣子裝滿了儲物袋。費錢給的儲物袋太小,一個儲物袋也就裝了5000顆宇宙石就滿了。費錢走在前面,古力走在後面,故意把儲物袋落在了最裡面。

倆人出來后,費錢正要關門,古力突然說道:「哎呀,您給我的儲物袋落裡面了。」

費錢道:「你啊,怎麼這麼粗心,趕緊去拿出來,我在門口等你。」

古力進到殿里,回頭看了一眼費錢,見他並未留意裡面。於是將錦盒裡的靈獸們放了出來:「趕緊給我往盒子里裝。」

幾個靈獸當然知道宇宙石是好東西,都是玩命的往裡裝。鹿有角跑起來帶風,宇宙石就像被颶風刮起來一樣刮進了錦盒裡。盒子空間十分大,整個殿內的石頭都快被裝空了。而這一切只是眨眼之間的事兒。

古力讓大家立即停手,靠近門口的不能再裝了,否則容易被發現。果然費錢向裡面看了一眼,見古力走了出來就關了門。

費錢回到了書房,一個管理礦石山莊的女掌柜慌慌張的來找費錢,正好碰到了古力。古力問什麼事兒,對方焦急的說道:「礦石閣的數據報警了。」古力心裡咯噔一下,連忙打馬虎眼道:「這個殿主已經知道了,當時我們正在盤點,出了點系統問題,不過沒關係,明天就好了。」

古力回到住處,準備收拾東西跑路。可誰知費男卻找上了門,她一直惦記著古力的真陽,正所謂強扭的瓜不甜,她想在事發之前,將古力征服,讓他心服口服的侍候自己。

費男使盡了渾身解數,只是古力始終不為所動。費男又氣又恨,可始終不離開,她要看著古力被抓起來,被關起來。然後自己在強奪真陽。

古力已經焦急萬分,想要強走,可自己未必輕而易舉的打敗費男。一旦打草驚蛇就徹底走不了了。可是費男卻賴著不走,無奈只好硬著頭皮留了下來。

礦石入庫的日子到了。古力和費錢以及通融殿其他人,將各地彙集而來上繳礦石的大小運輸機器集中到了藏寶閣門口。古力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多的運輸機器,每個運輸機器都裝滿了宇宙石,看來神風們這一年收入頗豐,看這總量估計可以將礦石殿再次填滿。

古力騎著魯有腳,始終不敢下來。因為隨時可能東窗事發,他必須時刻做好逃跑的準備。

四位長老已經開始開啟藏寶閣的大門了,古力借著維持運輸機器秩序,逐漸向後退去。把手藏寶閣的精英各個高度戒備。費錢走在最前面,心裡頭還在盤算著一會兒抓捕古力的場面,不由得得意的笑了起來。當他打開礦石殿的大門,進裡頭一看,人徹底蒙了。

只見除了門口位置擺放的礦石外,裡面的都空了。這可是要命的大事兒,他不敢相信是古力拿走的,但此時不管是不是,都得賴到古力的身上,否則自己就是死路一條。

費錢聲嘶力竭的大吼一聲:「抓住古力,古力私盜藏寶閣礦石,快快將其拿下。」費錢的一吼,幾乎傳遍了藏寶閣所在的山上和山下。本就高度戒備的精英弟子和其他守軍,立即行動起來。

古力見事情不妙,一拍魯有腳,鹿有腳撒丫子跑了起來。可剛起步,就被始終留意著古力的費男攔住了。費男出手十分犀利,直接就是一鞭,向古力身上纏繞而來。古力也顧不得多想,雙手揮出兩條春藤,將費男打翻在地。趁著間隙,鹿有腳腳下生風,如同一道閃電,消失在了原地。費男因猝不及防被古力全力一擊打的受了傷,她急紅了眼,不顧傷勢一路追擊。

消息傳的很快,整個神風們如同炸了鍋。古力騎著鹿有腳,一路閃電般向山下跑去。一路上人山人海的神風們大軍和弟子,阻擋著古力的去處。

鹿有腳跑的很快,可是路上的人如同障礙一樣,阻擋住了鹿有腳前進的速度。古力將功法施展到了極致,神風們的軍隊和弟子一片一片的倒地。可是其中不乏高手,裡面混雜著神風們的精英弟子,古力戰起來就有些麻煩,何況還不止一個,更糟糕的是,長老級的高手也加入到了阻攔大軍里。古力無奈只好東躲西躲,不斷的繞圈子,確始終沒能逃出神風們的領地。

古力交集萬分,根本辨不清方向。這時鴿子從錦盒裡跳了出來,鴿子最擅長的就是路線規劃,鴿子大腦里將整個神風們行走路線都裝了進去,它就像一個地圖工具,快速計算著最佳的行走路線。在鴿子的指引下,古力終於避開了精英弟子和長老級的的高手,一路殺出神風門,只是萬萬沒料到,被神風門的守護大陣阻擋了去路。神風門的老祖,在暗中一直觀察著古力,準備隨時出手將其拿下,丟失宇宙石非同一般,他可管不了什麼百歲以上不參與百歲以下的爭端的規矩。但他也不會輕易出手,眼看著古力被大陣困住,總算放下心來。

古力被大陣阻擋住了去路,費男第一個追了上來,隨後不遠處是費錢以及守門的四位長老和十位精英弟子。古力用龍目觀察了一眼大陣,發現距離費男不遠處有一處鬆動之處,他顧不得太多,一拍鹿有角,向費男這邊跑來。

費男立即出手,古力躲也不躲,硬是扛著費男的一擊,從大陣鬆動處鑽了出去。費男見事情不妙,一揚手,將一個暗器打在了鹿有角的屁股上。暗處的老祖一驚,可是已經晚了,古力已經消失在了自己的視線里。

鹿有腳一路飛奔,很快將追兵遠遠的甩在了身後。他足足跑了三個時辰,已經累的氣喘吁吁。一屁股坐了下來,喘著粗氣道:「差不多了,他們應該追不上了。」古力終於鬆了一口氣,這時候才發現自己受傷不輕。費男的一擊讓自己受了嚴重的內傷,後背大片淤青,傷及到了五臟六腑,嘴角還殘留著血跡。

古力找了一處僻靜之處,一面休息一面療傷。此時人困鹿乏,在加上身上的傷勢,古力昏昏的睡著了,鹿有腳也打起了呼嚕。

而危險卻慢慢的向古力靠近。神風門的三個長老還有數十名精英弟子在費錢帶領下,悄無聲息的向古力圍來。

古力和鹿有角睡的正酣,費錢示意眾人停止腳步。自己暗運功法,掌中出現一個金色圓盤,拋向空中,隨即變大,向古力砸來。

鹿有角天性敏覺,但因疲勞反應相對減弱,可是在面臨危險時條件反射般的睜開了眼睛,只見一個磨盤大小的金盤正向古力砸來。

鹿有角張口咬住古力衣服的一角,向自己這邊一拉。古力也醒了,看到了金盤向自己砸來,借著鹿有角的拉力,一翻身爬到鹿有角的背上。

金盤是費錢的獨門功法落地金錢,古力和鹿有角反應速度雖快,可還是被金盤的一角砸在了古力的後背之上。古力一口鮮血噴出,昏倒在鹿有角的背上。

鹿有角一口氣又跑了兩個時辰,停了下來,把古力放在了地上。古力呼吸微弱,白狐看著著急,在山上尋找了些普通的草藥給古力服了下去。

古力勉強睜開了眼睛,嘆了口氣:「這下完了,鬧大了,有命斂財沒命花啊!」

鹿有角安慰道:「別瞎說,你小子命大著呢。再說不是有你哥我呢嗎?來咬我一口!」說著鹿有角閉上了眼睛,把前肢遞向古力的嘴邊。

古力搖搖頭:「大哥,你這是幹什麼?」鹿有角睜開了一隻眼道:「之前在小丫頭那天才地寶沒少吃,我的血營養豐富,給你補補。」

lixiangguo

「是啊是啊,還有她懷裡的那個小女孩也很可愛,像小天使一樣。我要是也能生個這麼可愛的女兒就好了。」

Previous article

「怎麼,你研究出結果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