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二長老三長老等雖然不服,可在家族利益面前,四姨和鳳韻依就算不得什麼了!若是無能出手相救,還不如眼不見心不煩。

幾位長老的做法,鳳芊芊也算滿意,點頭示意冷溪可以停下了,鳳芊芊又才說著,「四姨,明白了嗎,鳳家是我在做主。」

四姨被弄的生疼,也不得不求饒,連連點頭不敢看著鳳芊芊,「妾身明白……是妾身魯莽了……」

不過至於心裡怎麼想的,就不得而知了。

「那麼,蘇眉在四境之塔里平安無事,鳳韻依卻重傷卧榻,誰輸誰贏一看便知。」

「等等!」三少爺鳳啟崖雖然在修為比不得鳳韻依,卻在丹藥之上有著令人信服的造詣,就是西大源國主,也對他禮讓三分!

「蘇眉是平安不假,可若是她只躲在一處沒有走動,而鳳韻依則是廝殺之後的重傷呢?」

鳳啟崖向來和鳳韻依較為親密,鳳韻依如此模樣,也讓他幾天幾夜無休,才保得鳳韻依修為不減,可若是恢復如初,還是需要不少時間的。

而造成鳳韻依這樣的元兇,鳳啟崖也大概猜得到,不是蘇眉便是鳳芊芊。

他們幾位長老是怕鳳芊芊不錯,可他鳳啟崖卻不怕!他代表的除開鳳家三少爺,更有丹藥師!區區一個鳳芊芊,說起來,他還未曾放在眼中!

是啊,若是蘇眉只是找個地方躲起來呢?畢竟四境之塔之內,外人是看不到情況的。誰知道她們在裡面都做了什麼?

蘇眉抿了抿唇,還不等鳳芊芊開口,她就忍不住了!

咋當一個異姓小姐就這麼麻煩呢! 「三少爺,說這些可有依據?」皺著眉頭,蘇眉故意一副生氣模樣,那般急於掩飾,偏偏又讓人覺得蘇眉這是心虛了。

鳳啟崖看著蘇眉的眼神都是毫無掩飾的鄙夷,「怎麼?我堂堂一個少爺說一個賣了死契的丫鬟還需要依據?」

薛蟠之閒話紅樓 「我堂堂一個家主在此你也膽敢放肆?」鳳芊芊就是見不得別人對蘇眉這樣。即使她想讓蘇眉自己來報仇,但也不想別人看著蘇眉的眼神是這樣鄙夷和異樣。

冷笑一聲,鳳芊芊的做法更讓眾人心中驚起波瀾。

雖然之前也傳聞鳳芊芊如何寵愛蘇眉,可真當見到了,卻還是不敢相信!鳳芊芊為了蘇眉,居然把西大源第一丹藥師石玉色的小弟子鳳啟崖得罪了!

就算他們同是鳳家人,可鳳芊芊在此之前畢竟也只是一個廢柴!

可鳳啟崖卻不一樣,他自小聰明伶俐,對於草藥更是過目不忘。當年石玉色路過鳳家,就一眼相中了年僅十歲的鳳啟崖,從此帶在身邊,也就是最近幾年,鳳啟崖才告別了師尊,回到了鳳家,並一手擔起鳳家丹藥一行,更是西大源鼎鼎有名的丹藥師!

若不是因為鳳芊芊這個變故,鳳家家主極有可能是鳳啟崖!

鳳啟崖雖然沒有再出聲,卻也沒有將鳳芊芊放在眼裡的模樣。

爹地:媽咪賣給你了 冷溪的手緊了緊,很想上去就殺了眼前的這個鳳啟崖!鳳芊芊也是了解冷溪的,只是一個眼神安慰過去,冷溪便知這不是動手的好時機。

「那麼我想問一句,三少爺就如此篤定我永遠是個丫鬟?」這件事,不僅僅關係到蘇眉以後還有沒有機會再次提為異姓小姐,更多的是,鳳家之中對於鳳芊芊的不平之聲實在太多!

蘇眉是否成功,其實也關係著鳳芊芊在鳳家的主導地位!

「丫鬟就是丫鬟。」鳳啟崖輕輕笑了笑,他還就不信蘇眉不過一個火木系低階,還能翻起什麼浪花來。

「那麼,我能和三少爺打個賭嗎?」瞪大了眼睛,蘇眉把臉漲的通紅,看起來分明就是喪失了理智的模樣。固執,「什麼賭

?」鳳啟崖想著,不若玩的更大一點,對於鳳芊芊的打擊也就更多。

「若是我能證明我在四境之塔之內並不是無所事事,那麼三少爺該如何?」

「若是你不能呢?」鳳啟崖還沒有應下來,卻要看蘇眉開出的條件。要,「三少爺想怎麼樣?」

「你給不了我想要的,你的賭注,就讓家主來替你付清,如何?」鳳啟崖一眼就看著鳳芊芊,「若是蘇眉輸了,你就不再是我鳳家家主,如何?」

鳳芊芊沉了臉色,她雖是知道鳳啟崖對於這個位置有多覬覦,可如此膽大,卻是讓她心情有著微妙的。

暗暗思索了許久,鳳芊芊才淡淡看著「好,我答應你。」

「那麼你也該說說,假若蘇眉贏了之後,你該如何?。」鳳芊芊從來不是一個大度的人,鳳啟崖有膽子算計到她頭上來,鳳芊芊定然也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鳳啟崖陰了陰眼神,覺得這不過是玩笑也罷,輕蔑的看了蘇眉兩眼,「若是她贏了?怎麼,家主還相信一個丫鬟?」

嘲諷、鄙夷、不屑!他是如此優秀的一個人,怎麼可能輸給一個最低等的丫鬟?

「既然三少爺不願意賭,就別耽誤事,來人,取印章。」

「慢著!」鳳啟崖當真是不願意再聽下去,想想不過是一個賭注罷了,便說,「家主要我如何呢?」

「你覺得呢?」鳳芊芊反而微微一笑,恰到好處的弧度讓鳳啟崖啞口無言。本來鳳啟崖也沒打算真落下這個賭注。若是鳳芊芊開口替他做下決定,怎麼也都不算是他自己的意思。

鳳芊芊一眼便看穿了鳳啟崖打的注意,真要他自己說出。鳳啟崖被逼的不行,也只能開口說罷。

「若是蘇眉贏了,我自然卸于丹葯堂副堂主的職位,如何?」

「不可以!」二長老第一個反對。「啟崖是我鳳家的一大丹藥師,若是辭去丹藥堂副堂主的職位,對於我鳳家絕對是一大損失!」二長老還算聰明,只說是為鳳家著想,就算鳳芊芊想要拿他錯處也難以挑出。

「二長老,這可是鳳啟崖自己開口決定的,我並沒有逼迫他。」鳳芊芊的目標只有鳳啟崖一個,對於二長老她並不在意,至少自己的目的達到了,鳳芊芊也不會再咬著不放。

二長老一時間被堵的不知如何反駁。

蘇眉覺得差不多了,也開口順著鳳芊芊的話說下去,「既然三少爺也已經下了賭注,那麼,我可就開始了。」

隨即揚起嘴角,好似蒙娜麗莎般的迷之微笑,看的鳳啟崖心中都玄乎起來。

這女人……笑起來都是和鳳芊芊一模一樣的弧度!太詭異了!

難道鳳家將會出現第二個鳳芊芊?!

實則不然,鳳芊芊看著這樣的蘇眉心下也是極為震驚,她的笑容簡直和前世的死黨一模一樣!就是死黨才會這般,在要害人之前,總是這麼一笑。還強迫著她也跟著笑,非得跟她一模一樣的姐妹淘。

學了很久,鳳芊芊也只是在極為生氣的時候,才會這麼笑。

而鳳啟崖有幸,就曾在鳳韻依幾次挑釁鳳芊芊的時候見過她的笑容。真是……瘮得慌!

隨即鳳啟崖就知道了什麼叫不作死就不會死!

蘇眉憑空扔出來一堆綠油油的……植物。

「這是我在四境之塔里尋找到的空間寶貝,我把所有四境之塔內找到的寶貝都放到裡面了。」

「這些植物,我也不知是否有用,只是看它們靈氣濃郁,就摘了回來。」對,除開吸收了巨大靈氣的植物沒撿回來,別的靈氣過重的植物都被蘇眉一路順手擄回來了!

而後又是幾本泛黃的功法拋出。

蘇眉默默檢查了一遍,確定是比較低級的功法之後,才又接著說道:「這是四境之塔里的一座宮殿找到的功法。」

話音才落,蘇眉又隨意扔出幾個珠子幾把破銅爛鐵……

「這些大概是兵器和護身法寶吧,我也不是很懂。」

在座的每一個人都看呆了!!! 還算鎮定的鳳芊芊這會也算是明白了。感情那座宮殿里的寶貝都是被蘇眉給搬空了!

鳳啟崖不敢相信!

瞪著眼睛指著蘇眉就開始嚎:「你!你!你!從哪裡偷來的?!」

蘇眉忽然覺得這個自詡天資聰穎的三少爺智商也沒有多高啊!無語的給了鳳啟崖一個眼神,眼裡滿是「你傻逼啊老子火木系低階你看不出啊怎麼可能偷的了別人的東西?!」

鳳啟崖感覺胸口一陣發堵!

鳳芊芊忍俊不禁,偏偏還不能露出表情,只是招手讓蘇眉將這些東西都收起來,又把她招上跟前同冷溪站在一處,心情是說不出的舒暢。簡直比的她親自來教訓別人更痛快!

「就憑著蘇眉這些寶貝,也能使得鳳家成為西大源第一家族百年不動搖,至於丹藥……我看蘇眉也是火木系,不如明日就讓蘇眉同我一起去靈嵐風雲學院,學習丹藥師職業好了。」

鳳芊芊一錘定音,加上蘇眉才擺出的那些驚世駭俗的玩意兒,無人再敢反對!

「至於你……」鳳芊芊看了一眼鳳啟崖,「願賭服輸,明日就辭去副堂主一職吧。」

「不!我不服!」鳳啟崖狠狠咬了咬牙,「就算那些寶貝都是蘇眉所得那又怎樣?蘇眉的實力這麼低,當了異姓小姐還不是拖了鳳家後腿!」

「依你看又如何?」鳳芊芊也是被鳳啟崖的無恥氣笑了,暗暗用眼神詢問了蘇眉可是還有什麼底牌,蘇眉眨眨眼略帶調皮,鳳芊芊瞬間便知。

這丫頭果然同她死黨一樣的性格!

最喜歡嬉鬧之間除掉敵人!

「蘇眉可敢同我比試一局?若我輸了,自然無話可說!」

「我不同意!」蘇眉仰了仰頭,看著鳳啟崖還一臉不屑,完全是把他之前給她的鄙視全數還了回去。

「三少爺貌似除開副堂主之位已經沒有什麼賭注了,況且我的寶貝多得很,也不缺三少爺屋子裡那些東西,沒有好處我自然不願意和三少爺比試,還就此丟了性命多不划算。」

「那你想,怎麼樣?」鳳啟崖看著蘇眉,好不容易才從嘴裡擠出幾個字!

「三少爺好像也沒什麼特別吸引人的東西了呢……」蘇眉也很苦惱啊!看了看鳳芊芊,倒是沒什麼反應,這下蘇眉也放心大膽的上了!

「我從低等丫鬟變成異姓小姐,三少爺好像很不滿意?那這樣吧,如果三少爺輸了,三少爺就頂替我從前的位子好了。」

「放肆!」幾個長老這會可是異口同聲!就連不少族中大權者都想衝過來直接動手!

「是誰放肆!」鳳芊芊站了起來,一拍桌子鎮住幾人,「蘇眉且說寶貝也夠的一個小姐位子,鳳啟崖幾次三番阻撓不就是阻礙鳳家發展?」

「若是蘇眉真贏了鳳啟崖,也說的蘇眉的確比鳳啟崖有本事,難道……鳳家不是這般規矩嗎?」

「我認為不可!」五長老氣勢洶洶,「蘇眉不過一個十五六歲的丫頭,才進入四境之塔內就帶回了一個身份不明的男人,我看她……行為不端!」 「五長老倒是提醒我了,蘇眉帶回來的男子可比的我更強大,卻是極為寵溺蘇眉,想來並不會對我鳳家做出什麼事。」

「蘇眉無異於為我鳳家添上強大客卿,這也算是大功一件。」不提這事還好,一提起來,鳳芊芊心裡也不痛快!只是看到眼前有人趕來撞槍口,她也直接發泄出來了,果然在看到諸位長老敢怒不敢言的模樣,鳳芊芊心裡就舒暢多了。

「就這麼決定了。」

鳳啟崖暗暗咬牙,「如此甚好!」他一定會……讓蘇眉生不如死!「明日,明日就在鳳落台,生死不論!」

蘇眉:「……」她什麼時候也跟著女主一樣,老是被挑起生死決鬥了啊喂?!

好吧,接受接受,她可是來逆襲的!不接受怎麼可以!

若是決鬥雙方都同意了,天地自會形成法則,二人必然要拼個你死我活,別人也阻止不了。

鳳芊芊即使相信蘇眉,心裡還是有點擔心的。

蘇眉也是不久之前才激起火元素,隨後四境之塔里不知她有了什麼奇遇,才又激起了木元素。可就算是雙元素威力大於一加一,可蘇眉畢竟才修行不過幾個月!

對上鳳啟崖,縱然他修為不高,可無論在實戰上還是經驗上都比蘇眉熟練的多。

蘇眉能贏的希望還是挺渺茫!

蘇眉的事情基本也就這樣了。沒人敢關心鳳韻依的情況,鳳芊芊率先帶著自己的人離開以後,主廳之中也陸續散去,只等著第二天鳳落台的生死決鬥。

沈復暫時屬於客人,所以鳳家的事情他並沒有參與,可身為空間元素的他卻對這件事情了如指掌。

蘇眉才踏進屋子裡,就被沈復彈了腦袋。

蘇眉:「……」嫌棄地拍掉沈復的手,還特別傲嬌,「復大叔,明天我就跟別人生死決鬥了,你就不能盼著點我好,還打我!」

「以大欺小,可恥!」

「倚老賣老,無恥!」

沈復好笑的看著蘇眉這副小情緒模樣,挑了挑眉心情尚好,「那你還不趕緊修鍊去。」

蘇眉:「……」男主大人你就不能解點風情幫她做個弊?!

難道因為她不是女主的緣故?好憂桑~

好吧,整天想著作弊的孩子是不對的!蘇眉決定,好好看書!

咦~~這世界里居然也有金瓶梅辣么激情四射的小黃本,不錯,她收了!

……

蘇眉不再理會沈復,沈復也閑著無趣,看那丫頭一副專心致志的模樣……莫非當真是在鑽研什麼?

好奇心驅使,沈復也默默湊過去看了看……隨即一陣嘴角抽搐,一把扯走蘇眉的書,內心萬千靈獸狂奔不停!

「丫頭,你在看什麼書!」

蘇眉一本正經,非常嚴肅:「修鍊之法。」

沈復:「……」

「還是雙修之法,我從宮殿里那堆功法里找到的。」蘇眉還補充解釋開了,「只不過姿勢有點奇異。」

沈復:「……」

「像這一段,女子坐在男子身上,上下起伏……我甚是不解!」蘇眉眨了眨眼,看沈復隱隱有快要崩潰的模樣差點崩不住笑場,又趕緊說下去:「這二人到底如何傳功,又從哪傳?」 沈復的臉瞬間黑了,連帶著微笑都有龜裂的跡象。

「小丫頭,你想要做什麼?」不到一秒鐘,沈復又恢復原狀,甚至比原來笑的更妖孽,「很想練這種功法嗎?」

蘇眉瞬間就焉了:「……」大叔她十五歲!真的十五歲!

彷彿看穿了她的想法一般,沈復

眯著眼睛悠然自得,不急不躁提醒她,「其實,十五歲已經就算是老姑娘了。」

蘇眉:「……」

「大叔,我明天就要上架了和別人決一死戰了,你不擔心嗎?!」咳嗽了兩聲,蘇眉覺得,在哪裡跌倒,就爬到別的地方去再起來!趕緊轉移話題,她不要跟沈復再討論這種問題了!

「不擔心。」沈復笑吟吟地,「你若是輸了,你家小姐肯定會屠了鳳家那群人。」

「……」所以現在連男主都看得出鳳芊芊對她的百合之情了?!

等等,她是不是忽略了什麼問題?那麼男主呢?沈復的心裡對她的好感度是多少啊摔!

嚶嚶嚶系統君求告知啊~男主對她辣么好讓她都不敢下定義了喂!

【宿主等級不夠,暫不顯示好感度】

蘇眉:「……」

她需要安慰!

或許是看到蘇眉一臉蛋疼幽怨,沈復覺得好玩極了,又逗逗她,「若是你怕輸,我們現在就可以試試雙修之法。」

蘇眉:「……」復大叔你湊不要臉!

lixiangguo

甘草頗有深意的沖墨南楓笑了笑,「是,尊主身體不好,還是早些歇息,不要睡得太晚。」說完便退了出去。

Previous article

茶館內一派熱鬧,眾人紛紛討論凌天的事迹。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