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二層之下到底什麼情況!”

暫時封住那些洞窟,組織骷髏進一步出來,雷部長問茂凱,只是茂凱吞吞吐吐,完全說不清楚。

“到底何種情況!”

“部長,沙坨古城被人從外面炸開一處陷坑,那些邪人道者已經進來了,加之這裏面甬道錯綜複雜,我們根本不知道他們在哪!”

“廢物!”

雷部長怒喝,茂凱這些人只能低頭任命,畢竟那些傲世的傢伙一個個就跟妖孽似的,少數還好,可是這足足幾十個,饒是茂凱拼命也無濟於事!

“看來這次的事況遠遠超出了預料了!明尊,你做了錯了!”

雷部長不由的暗自嘆息,結果聲音未落,一陣嬉笑戲虐的聲音從用道具盡頭傳來,隨即傲世騰麟搖搖晃晃從黑影裏走出來,身後竟然跟着那些骷髏妖孽。

“雷部長,許久不見,此番見面,是否驚訝?”傲世騰麟陰聲四起,讓人不寒而慄,雷部長微閉眼睛,只餘精光直視傲世騰麟,那一瞬間,站在旁邊的茂凱明顯感覺到雷部長身軀釋放出一股子威壓氣勢,讓他幾乎喘不過氣。

“你竟然來這裏了?”雷部長咬牙切齒的道:“那種陰邪的術法玩意對你們到底有什麼意義?總想拼了命來爭?”

“那是自然,只有活着,纔有一切,別說你猜不到根源,人,都是貪婪自私的,如果真要說傻子,恐怕也只有那個毅瀟臣,明明有着一切可以利用的機遇,卻偏偏沒有用到一絲一毫,到最後竟然別你們利用,可笑!”說到這,傲世騰麟冷冷一笑:“你應該猜到那些老混賬的目的了?什麼藉以毀滅整個欲惡根源,這不過是謊言,千百年來,道途起起落落,陰陽兩相紛爭永遠不斷,也沒見得正途中的誰可以改變,也沒見邪途的誰可以掌控!所以說,我們不過是道途中的過客,一瞬則生,一瞬則死,只是眼下是個機會,我們,不會放過!”

話落,傲世騰麟揮手一指,邪息散溢,黑色的腐息衝茂凱這些人噴薄而來,那些骷髏玩意當即咔咔嚓嚓的動身,見狀,彭宇茂凱即刻迎擊… 沙坨主閣室內,此時陰邪昏暗宛若濃雲遮天,那狄戍國王的石像在紫色氣暈纏繞下竟然踏出八方棱基石臺,向毅瀟臣走來,毅瀟臣面對那般莫名的威懾之力,心魂竟然生出混亂之意,無法安定下來,且背後的明尊也聚息靈清之氣,以通冥劍掌控銀龍氣暈,不斷衝擊那些紫色的殘魂靈息,如此之下,毅瀟臣真是前進不得,也後退不得。

明尊見到石像如此兇險,當下連退十數步,直接退至甬道的盡頭,讓後他緊握通冥劍,將精血附着在劍刃之上,銀光四射的通冥劍在這一刻迸發出微紅的氣暈,隨即,那由御魂所引息的銀色長龍流光在這微紅的氣暈中如洗禮般驟然化成火紅的靈息,這紅色長龍靈息盤旋浮蕩,一個流光衝襲,直奔毅瀟臣而來,毅瀟臣面目猙獰,憤怒猶如滔天江海全然釋放,裂魂猊兇兕更是羽翅大展,數團青色的魂息烈焰快速凝聚化爲屏障,只是這紅色流光的長龍乃純正的陽明之力,又是由明尊的精血氣息爲引結髮出來,故而毅瀟臣的魂息欲惡在它面前已經位於下風之位。

當紅色流光長龍呼嘯襲來,毅瀟臣雙臂擎天,魂手暴漲一倍之距橫檔在身前,那裂魂猊兇兕更是咆哮應力上前,只是紅色流光長龍雖明尊劍鋒所指,宛如雷霆精光疾馳破來,青色的魂息烈焰在這一瞬間消散爲無數光暈氣息,不過眨眼就被石像所吸收,而那紅色流光長龍進而突進,衝涌向毅瀟臣,毅瀟臣生息中感覺到一股子沉重的壓迫,故而不得不應着石像躲去,也虧得這狄戍國王的石像並未完全甦醒,僅僅是開啓了封禁邪式,因此面對毅瀟臣的衝擊,那不過是一具飽含巨大欲惡邪息之力的空殼,只見毅瀟臣雙腿發力縱深一躍,朝石像的胯下衝去,石像身形緩慢,但是威壓氣勢滂沱如山,毅瀟臣只感覺自身心魂好像要被紫色的氣暈邪息給撕裂一般,但是這感覺不過瞬息即逝,追隨而來的紅色流光長龍撞上紫色氣暈的殘魂靈息,瞬間爆炸開來,那股子氣浪幾乎把沙坨城主閣室的洞壁給掀翻。

不過明尊到底是統領組織門閣的第一人,實力強勁不已,隨着他劍鋒微顫,一縷靈清氣息由御魂盤引息出來,那紅色流光長龍更是呼嘯一聲,衝紫色氣暈的殘魂靈息,直接沒入石像,石像顫慄一瞬,仿若凝固般止住身形,一息之後,那紅色流光長龍沒入的位置竟然炸裂開來,使得石像咆哮不堪,雙臂胡亂舞動,一連將身旁的立柱打的細碎,而毅瀟臣也藉此躲過紅色流光長龍的衝擊,看到洞壁似有坍塌的東向,他再次聚息發力,向角落處的甬道衝去,明尊眼疾,自然不會放過毅瀟臣這個威脅巨大的邪者,只聽他爆喝出聲,通冥劍飛擲過來,飽含靈清氣息的通冥劍眼看要追上毅瀟臣,那絲絲縷縷的靈清氣息更是化作鷹爪襲來,毅瀟臣感受到背後的威壓之意,不得已之下停止躲閃,裂魂猊兇兕虛魂巨獸雙臂大開大合,混雜衍生出的蛟龍尾巴在這一瞬間竟然突破它的虛尊,進而朝這通冥劍俠鋒打去,見此,明尊心中駭然,他早知毅瀟臣欲惡加身,噬魂之體無所不吞,只是他沒想到毅瀟臣竟然就已經可以化靈出蛟龍狀,如此更不能留,若是有照一日讓他徹底化妖,以靈息存在於世,不知還要挑起多少的欲惡邪者道人的追隨相殺,介時纔是真正的道途煉獄。

“小子,如此陰邪不堪,你到底有何意義存留於世?去死!”

明尊大喝,他閃身揮臂,靈清之氣以自身爲中心迅速擴散成一個三尺見方的圓形之位,且他雙腿走馬一般前凸後踏,巨大的腳力竟然在地上迅速刻畫出一個靈清法式。但聽一聲開字,明尊通冥劍好似劍魂出鞘一般,陡然化形一記疾風盤旋於左右,這劍式結息,仿若人靈,在靈清法式衝涌下,但見明尊右臂化形,二指頂天欲心控劍式,那劍式風息不斷積聚,只聽嗖的一聲,這破空劍息竟然沿着原先的飛劍之勢衝向毅瀟臣,此時毅瀟臣正在裂魂猊兇兕附着下鋒利抗拒明尊的通冥劍威,何曾想到劍中有劍,力後攜力,隨着劍式靈息衝來,毅瀟臣只感覺肩頭一冷,隨即迸射出一道血線,他側目看去,方纔發現自己的魂息之力已經被通冥劍式威壓出數道裂魂,眼看就要崩碎。

不過此地不單單隻有毅瀟臣和明尊的陰陽兩相之力,更有狄戍國王封禁不知多少年的欲惡邪法術式,當石像被明尊一記靈清式打破軀體後,石像竟然快速崩潰散落,無數的螻蟻毒蠍蟲物從石像內散落出來,明尊見此,心中膽寒至極,那密密麻麻的毒蟲邪物雖然渺小不堪,可是如潮水般的邪物衝擊一樣可以將他們在瞬間湮滅。

“該死的,他們到底在做什麼?”

隨着情勢愈發不受掌控,明尊的心也愈發焦躁起來,這石像崩碎散落出無數的毒蟲邪物雖然沒有即刻向他襲來,可是它們順着洞壁下的凹坑洞窟消失不見,鬼知道這些邪物做什麼去了,且石像破碎,這主閣室內的陰邪氣息不弱反增,由此可以猜到的,真正的邪法術式封禁的主要出來了。

“噗噗”數股風息劍式衝破青色的魂息烈焰,直接將毅瀟臣的魂手破散,毅瀟臣被那股大力壓得後退數步,直接撞倒冰冷的洞壁上,隨着胸口一悶,喉嚨甘澀之味傳出,毅瀟臣當即口噴鮮血,不成想他已經烏黑法青的血跡竟然在魂息纏繞下被裂魂猊兇兕的虛魂之尊當即吞噬,瞬間,裂魂猊兇兕的虛尊再度暴漲。只是讓毅瀟臣無法想象的是,當裂魂猊兇兕的虛尊暴漲到兩丈之高時,渾然炸裂消散成無數的青色魂息雲霧,這一刻毅瀟臣竟然心魂驟然輕鬆,好似一座大山從身軀內被人抽走,只是接着便是無盡陰冷刺骨的寒意從心底迸射,且那一直轟響作響在腦子裏的聲音由遠及近,宛若雷鳴般衝擊來。 “該死,我到底怎麼了…”

毅瀟臣無法弄清發生了什麼,他血紅的牟子此時就像不是自己的一樣急速暴漲,幾乎要被從天靈蓋下衝涌出來的聲音撐破,不過裂魂猊兇兕的爆裂消散也擋下了明尊的風息劍式,由於風息劍式接連被毅瀟臣反噬抵擋,那般反噬的威壓就像波浪一般重沉衝擊來,讓明尊不得不後退一步,以緩解通冥劍劍鋒之上的魄力。

“如此邪性混賬,定然留你不得!”

明尊不遺餘力,虎吼喝出,那一瞬間,音波浪紋快速四散奔涌,將逼至到近前的紫色殘魂靈息給驅散,不少毒蟲邪物沒來的及躲如那洞壁階下的洞窟內,直接被這音波浪紋給碾得粉碎,只是明尊不清楚,這些毒蟲邪物常年在石像之內,早已受到欲惡混沌的邪息力量所侵蝕,它們這麼一碎破爛,無數星星點點的欲惡氣息從腐爛的毒蟲邪物體內散出,與紫色氣暈相融相交,使得整個主閣室的陰邪之力再度加重,明尊甚至感覺自己的身軀像被什麼禁錮一般,無法正常發力。

毅瀟臣從地上爬起來,藉着明尊遭受束縛的空檔。看也不看,朝洞壁階下的洞窟跳去,黑暗中,他只知道自己在不斷的下落,結果隨着他越發深入洞窟,無形的寒息已經從四面八方襲來,將他緊緊包圍,隨着心魂內的衝涌力在那一瞬間崩裂,毅瀟臣觸碰到堅實的地面,且他模糊中看到,另一個自己就站在面前,他身纏魂息烈焰,好似索命的妖鬼,碩大粗壯的龍尾在身前盤繞,毅瀟臣想要起身,可是重重的壓迫感好像山醫院落下了,讓他失去知覺,這一刻,腦海裏的聲音驟然不見,而那個化妖青色麪皮的自己卻緩緩走來。

“鍾老,我們從這裏進去,穿過這梯洞,就是通往主閣室的甬道!”

胡呈喘着粗氣,衝鍾離道,眼前的洞壁上出現一個三尺見方的洞口,那是他結合手中和身邊所有特勤人員的雷妁彈將其炸開的,當初這沙陀古城陰邪至極,故而在開建的時候,有很多甬道相通卻不相連,像眼前的洞道,就是刻意堵塞,此番重開,裏面徑直竄出一股子的溼熱的腥臭,這讓胡呈心中一寒:‘鍾老,這…怎麼回事?當初這裏封上時,裏面是空的!’

鍾離眉眼微閉,憑着魂息感知去,在哪黑咕隆咚的洞壁梯道內,一些兮兮匆匆的聲音傳來,且其中的邪息愈發濃厚,讓人心生駭然之意。

“以前是空的,怕事現在已經有東西了!”

話落,鍾離快速結式,那雙老手如閃電般劃出兩道靈符,靈符在他手中前翻後轉,讓後飛擲於洞壁的梯道內,那靈符先前不過一息,直接炸裂散出兩團黃色的流光,也就這一瞬間,一聲沉悶的吼叫從中傳來,那股子腥澀腐臭的氣味險些把胡呈這些人給吹昏過去。

“鍾老,這…”胡呈有些驚懼,只是鍾離依舊淡然沉穩,他知道,慌亂無用,慌亂只會讓這裏的陰邪侵入自己的心魂意識,讓自己死的更快。

“小心!”

忽的鐘離一語,衆人一驚,後撤閃身,而鍾離直接抽出腰間的桃木刺,憑着直覺,他側身躲閃,桃木刺電光火石般向黑影中刺去,結果一道溼冷的粘液從黑影中伴着一聲悶吼襲來,隨後桃木刺便放出光暈隨,至此衆人看到一隻身高約有兩米的光滑黝黑生物從中撲出了,那柄桃木刺正中插在它的胸腹處,長滿觸手、內口大張,尖牙雜亂腦袋的生物踉踉蹌蹌前跑數步,讓後噗通一聲倒地,鍾離此時迅速將外套長袍退下扔飛,而沾染了這生物血跡粘液的長袍此時已經被腐蝕透頂。

“師傅,竟然是噬人毒獸!”關彤一眼就認出這黝黑光滑的玩意,也就說話功夫,這隻噬人毒獸已經隨着桃木刺腐蝕殆盡,只剩下一灘冒着黑氣的濃水。

“這種東西,早底從何而來?”胡呈等人穩下心緒,不由的說。

“由屍骨殘骸暗養煉化出來的!”鍾離說這話時,滿目憂慮,如此看來,這沙陀古城被封禁的邪法術式早已超出他們想象,否則傳聞中的毅者先輩爲何會用衆人敬仰追尋的至尊術法邪式——陰陽盤與鑄命續生之術來封禁它?且不是消滅,唯一的可能就是這狄戍國王已經超出邪法術式的範疇,甚至於成了妖孽,是吞噬數不清族人性命人息的妖孽。

“鍾老,我們走吧,如此情況,想必明尊大人的情況糟糕至極!”胡呈說着,已經當先進入那洞壁處。結果鍾離道:“明尊難道沒有任何後手準備,如此劫難陰邪術法,單憑我們這些人已經不足以壓制了!”

“有,在此之前,明尊已經調派術法隊、道靈組、御妖士、倥侗組這些道者之士在外候命,現在應該在明尊的命令下進來了!”

“除了這些就沒有其它?”鍾離似乎不信,可是胡呈此番的樣子不像說謊,且鍾離轉念一想,也就明白了,這胡呈不過是特勤組下的一支小隊,他有什麼資格知道明尊的安排?只是在鍾離眼中,若是明尊不備完全之策,待那石像之下的沙陀古城邪法術式徹底出現,那狄戍國王窮其一生的欲惡之力絕非他們這些人可以抵擋的,等等,忽然,鍾離眼前浮現出毅瀟臣的身影,那個幾乎墜入陰相境域,成爲欲惡之力融器的傢伙,他…

接下來的想法,鍾離思路已經混亂,並未多想,只是他不知道,一旁的關彤竟然在這一刻看透了她的心思,在鍾離與胡呈等人進入洞壁梯道前往主閣室時,關彤消失了。

前往二層北角室的錯綜甬道內,敖天成、墨武二人正在攜力順小毛留下的氣息尋找,對於敖天成而言,他從未想過會與墨武同行,比較當年的墨武在鳯兮閣中作爲邪尊人物,對他的族氏進行滅絕,即便他只是個卒子,他的手上也必然沾染了毅族和祭祀閣族人的血。 但是在毅瀟臣這個命途指引者的命輪中,他們竟然如此前行,這般結果讓敖天成有時焦躁憎恨不已,爲何毅氏的命途會讓他們走到這一步。

結果這般雜亂的思緒還未消散,墨武一個沉音傳來:“等等,有東西!”

二人細耳聽去,果然在那黑暗的甬道里有沉重的聲音傳來,二人當下打起十二分謹慎,這步伐聲沉重如牛,且還未見人影,那股子死氣味道已衝涌而來,敖天成甚至以爲這是小毛,畢竟小毛已經化屍,身爲殭屍,他自然渾身屍氣衝涌,大約三息功夫後,一股子濃烈的血腥味夾雜着這股子死氣好似風襲一般衝來,敖天成與墨武渾然一愣,跟着憑藉本能躲閃開了,讓後二人就看到一截黑影在半空中拉着無數的血液粘液飛散穿過二人,直直砸在洞壁上。

敖天成定睛看去,那竟然是半截血肉模糊的身軀,似乎剛剛被吞吃撕咬過一樣。

“這還是什麼玩意兒?”墨武出聲,他可不覺的這是小毛乾的,那個傢伙與尋常殭屍不同,他不是自我屍化,而是在毅瀟臣的欲惡魂力引息下,保存一命才屍化的,且還有一絲心性所撐。

“如此怎麼辦?是進是退?”墨武問向敖天成,敖天成盯着黑乎乎的甬道,半晌沒有作聲,就在他剛想應答時,一聲悶吼傳來,隨即敖天成看到黑影中有兩點血紅在移動衝來,敖天成頓時覺察不好,一個後襬身,裂魂刺氣暈散出,一道流光向那血紅衝去,墨武更是乾脆,他在鳯兮閣待着時就陰邪無比,此番雖然不做那陰邪之事,可是骨子裏的陰邪性子在毅氏命途中更加兇狠,只見他陰陰一愣後,便衝向那半截子早已血肉模糊的屍首,當即取刀刺下,一塊血肉隨即加之於手,讓後他以自身邪息之力做引,灰色的氣暈從刀中散出,源源不斷的引誘這沙拓城中的欲惡之力,隨即一隻只黑色的殘魂靈息從陰暗中出現,且有手中剛剛亡命的血肉之軀作爲基座,這些殘魂靈息在墨武的控制下化形一隻巨大的骷髏鬼首,向那黑影中的不明玩意兒衝去。

“嗷…”悶聲響起,那股子威懾震落洞壁上的碎石,饒是敖天成與墨武二人也不堪震盪,紛紛後退,且二人的陰邪之力在這一瞬間就被那麼不明玩意兒給驅散,着實讓二人驚了一跳。

大魏王侯 “該死,那到底是什麼玩意兒?”

拒嫁豪門:獨家蜜寵小嬌妻 “怕是這沙陀城下的骯髒畜生!”

話落,一隻身高約兩米,渾身漆黑流淌着黑色腐液的人形巨獸從黑影裏走出來,這人形巨獸頭大如鬥,那張好似鍋瓢的臉上有兩隻如拳頭大小的眼睛,血糊糊的牟子不斷流淌着不知名的粘液,且那張蛤蟆一般的大嘴裏,亂牙翻扯,咀嚼不斷,似乎還有什麼東西擒在嘴裏,壯碩的兩壁分別抓着兩隻血糰子,黑漆漆的胸腹上更是粘液直流,一些粘液掉落在甬道上,當即揮發出一絲白煙,可想而知,這玩意兒的腐液有多厲害。

“這是什麼玩意兒?”

敖天成與墨武均未見過這般醜陋不堪的東西,就這功夫,那醜陋的黑大怪物已經咆哮起來,且它左右兩隻爪子胡亂揮打,將兩隻血糰子扔來,二人閃身躲開,血糰子撞在洞壁上碎的稀爛,濺出大量的血色腐液,有一些粘在了敖天成與墨武的外罩之上,二人當即將其脫掉,摔落在地,讓後就看到好端端的長袍已經被腐蝕的不像樣子。

“怎麼辦?”敖天成急聲一句,面對這般不知名的玩意兒,敖天成心裏沒有把握與之強拼,且這怪物來者不善,且眼下形勢危急,稍有不慎,便有可能葬送在這裏,故而二人快速思索。當即撤離,只見墨武一記魂息衝涌襲來,數只黑色的如幽魂般的殘魂骷髏鬼首衝向這怪物,暫時封了它的眼目,二人藉此順着原路離開,畢竟二人是爲找小毛,可不是與這不知名的玩意兒拼命。

只是順着甬道沒有走多遠,敖天成猛然發現,他們似乎迷路了,這裏的甬道錯綜複雜,或者說甬道似乎會變化一般,這纔多久,感覺原先惡甬道就像被人刻意設計了一樣多出黑多梯道、洞道,且那些洞壁角落下的洞窟裏,竟然往外爬着毒蟲邪物,有些巴掌大的毒蟲邪物感觸到敖天成與墨武的人息,當即吱吱呀呀的衝來,敖天成手起刺出,這些飛蟲邪物被劈做數段,打落在地上。

敖天成看着還在地上動彈的蟲子,重重唾了一口,一旁的墨武皺了皺眉,似乎對眼下的處境感到不妙。

“殭屍雜碎,什麼時候不屍化,這個時候屍化,實在該死!”

“既然如此,你還跟來作甚?”敖天成頂了墨武一句。

墨武陰笑:“我只是想知道這沙陀城對那殭屍小子倒底有什麼影響,或者說能把他引息屍化到什麼地步,難道你沒發現,剛剛我竟然可以引息這裏飄蕩的殘魂靈息,這也就是說,沙陀城本就是個欲惡熔爐,只要你實力強大,便可以加以利用!”

說到這,墨武似乎抱有深意的道:“真想知道毅氏命途的陰陽法盤和鑄命續生之術與這狄戍國王的欲惡之境到底有何差別…”

話落,一陣話語傳來,這讓墨武當即轉身怒喝:‘誰!’

一息之後。鍾離與胡呈等人從梯道內出現,看到鍾離,敖天成當即手持裂魂刺,做出共計態勢,只是不成想在雪萊鎮拼鬥的組織老頭此時竟然一副淡然平靜,似乎對他們出現在這並不感到任何的異樣。

“我們其實並不算敵人,只因道途正邪差別,我們纔是對手,眼下我們有一個共同的敵人在這裏,它強大無比,所以我們不應該在打了!”

“師傅,和他們費什麼話,這些骯髒的傢伙,活着都是敗類中的敗類!”鍾離身後的青閣子弟怒斥,那般態勢似乎想把敖天成與墨武這種人握在手中緊緊捏碎。 只是敖天成墨武如何會被這些小嘍嘍的話所吸引,在他們眼中,也只有鍾離一人算是對等的傢伙。

但見鍾離沉默不語,而墨武更是上前一步,戲虐開口:“有意思,老頭,你說是敵人,我們就得打,你說是朋友,我們就得握手言和,你當老子是三歲小兒?別忘了,毅瀟臣就是你們抓走的!若不是你們該死的組織把毅瀟臣帶到這個地方,妄圖開啓什麼曾經的封禁以此消滅我們這些道途邪者?老子纔不會在這與你等組織混賬廢話!”

“放肆!”胡呈怒喝,當即端槍,身後的特勤人員與青閣子弟也都做好衝擊準備,只是鍾離深知沙陀城的深處到底有多可怕,所以他絕不願再讓弟子們在這裏無畏的耗費性命。

“住手!”制止下胡呈,鍾離道:“不管你們信不信,事情已經到這種地步,無可避免,組織是犯了錯,可它的根源確實爲了道途,你們錯就錯在你們生錯了道途!”

敖天成稍微沉思,似乎有些觸動,墨武見狀,低聲:“怎麼?難道你相信這個老頭說的話?”

重生豪門女學霸 “那倒不是,我是在想,毅瀟臣在這毅氏命途到底起到什麼根源之力,爲何它能夠引息這裏的欲惡邪力!”

“那是因爲他身上流着毅氏的血,他是噬魂體魄。噬魂者,噬天下衆生欲惡,同時也被衆生欲惡所噬,比起你們,他纔是真真正正的可悲者,只是他命不由己!”話落,鍾離神色當即一邊,怒喝:“小心!”

話落,敖天成與墨武身後的洞壁轟的一聲塔裂,讓後先前被甩掉的那隻怪物從洞壁的窟窿裏爬出來,那醜陋的腦袋上此時血糊糊的一片,仔細看去,竟然是將一人屍撞碎在腦袋上。

“噬人毒祖!該死,難道明尊他們還沒有止住狄戍國王的封禁陣式!”鍾離一句怒吼,胡呈這些人衝着這醜陋的怪物就射擊不斷,幾個青閣子弟更是靈符鐵劍飛擲結式,可是這噬人毒祖比噬人毒獸還要強上數倍,它完全就是噬人毒獸進化衍生而來,想那噬人毒手頭生觸手,只有一口,只要存活就是無盡的吞吃,直到它的身軀欲惡達到界限,就會結吞噬之人來長成頭顱,也就是現在的醜陋不堪的腦袋。

只是這噬人毒祖看似笨拙,實則力大無比,雖然體軀黑黝黝的好似海牛,可那般堅硬比之小毛的殭屍體軀也不差那三分,畢竟數不清歲月的欲惡侵蝕早已煉化它銅皮鐵骨般的身軀。

聞之這個消息,敖天成與墨武皆是一驚,想他們也是道者,且屬陰邪途,卻也未曾聽說過這般妖孽之物,如果這還僅僅是沙陀城下封禁式剛剛打開的一些前奏之物,若是待封禁陣式完全解開,那屠殺半族族人國民以求得與天地同齊的狄戍國王又將邪惡到什麼地步,毅瀟臣這個噬魂體魄的毅者又將如何從中抽身?這一切全都是未知!

噬人毒祖問着這些活人所散發出胡來的人息體魄味道,它身軀意識重僅剩的貪婪之意好似火山爆發一般催動它碩大的身軀,直撲而來,敖天成與墨武知道這玩意兒滿身都是腐毒粘液,切切不可沾染,當即後撤,躲閃開來,只是鍾離的的幾個青閣弟子不知,當即一個箭步衝上,但見他們三人一前兩後,三角站位,手中桃木刺與靈符結合紅靈線,隨着一聲赦字吐口,當前一人躬身箭步,敏捷如豹的他快速躲開噬人毒祖揮打來的手臂,反手將桃木刺連帶靈符定於這妖孽玩意兒肋下位置,讓後他右手快速結式,一個鷹抓擴散,那桃木刺連同靈符轟然爆出一股流光火焰,輔之其它兩門弟子的攜力聚息,這流光火焰好似長了眼睛一般向噬人毒祖的腦袋竄去。

受到符式衝擊,噬人毒祖嗷嗷大叫,且它的動作更是迅猛三分,這弟子還未閃身脫逃,就被噬人毒祖黝黑粗壯的手臂一巴掌打來,但這弟子着實有幾分真本事,竟然以毫釐之差閃開,只可惜滿是噬人毒祖滿身都是粘稠不堪的腐液,幾滴腐液好似冥光短劍飛向着弟子的腿部,弟子不知,三閃兩避回到五步開外,不待他站立,那幾滴腐液已經侵蝕透他的腳踝,頓時,好似火燒刀砍的刺痛從腳踝傳來,這弟子當即嚎叫起來,敖天成早知這腐毒粘液的厲害,一個箭步衝上,手起刺落,將這弟子的自小腿處斬斷。

胡呈及其它青閣子弟見了頓時暴怒,卻被明眼的鐘離攔下,末了還道出一句:“已經無用了,救不活了!”

此話剛落,胡呈及其它人就看這弟子已經由嚎叫轉而嗚咽再度消聲閉眼,而他的模樣已經渾身發黑,不多時就被腐蝕成一具乾屍,由此衆人心中一寒,在擡眼看向那噬人毒祖,心中全都像被寒冰凍結一般,無法跳動。

“這東西竟然如此厲害!”墨武感嘆同時,兩隻魂息鬼首釋放開來,可那噬人毒祖毫不在乎,既然魂息衝擊無用,而近身作戰由純屬找死行徑,相較之下,這些人竟然呆傻不知作何,唯有鍾離皺眉一字:“逃!”

主閣室內,此時混亂一片,正當中的八方棱基石臺處,原本的石像已經不見蹤跡,進而出現一處深不見的黑暗窟窿,方纔不久,毅瀟臣直接被明尊的劍息術法衝到力量,且他這麼一掉入進去,那些紫色氣暈中的殘魂靈息也都紛紛隨之而去,這讓明尊大爲不解,看着此刻破碎在洞壁前階下的石像殘骸,那些殘留其中的毒蟲邪物不像剛剛那麼混論不堪,它們憑着觸覺感知這這鬼地方的生息味道,有些朝明尊衝來,卻被明尊一腳踩碎,隨即一道火符擲下,將它們燒個乾淨。

“明尊。明尊!”

這時。一身狼狽的茂凱從甬道盡頭跑來,他顧不得喘息,道:“雷部長已經去追那些闖入沙陀古城的傲世族人了!” “我知道!”明尊應聲,他轉身看向茂凱,這個從青閣進入他部下的道者子弟頭一次出現極其疲憊的模樣,明尊一息之後開口:“茂凱,這次,是我錯了,還是老尊部的人錯了?”

茂凱渾然一愣,不知作何回答,見此明尊搖搖頭:“術法隊、道靈組、御妖士、倥侗組的人到哪了?”

“就在一層入口的西角室,大約三息後到這裏!”

茂凱點點頭,讓後道:“隨我去集合人手,不管此番對錯,道途的欲惡必須根絕與此!”

這一刻,茂凱被明尊身上的那股子殺氣震撼到心魂深處,他知道,明尊徹底怒了,至於是怒那些邪法欲的根源,還是怒老尊部的肆意妄爲,暗中骯髒,這就不得而知了!

漆黑的城郭地窖,到處都是腥臭的腐息,黑暗裏,那些不知名的毒蟲邪物在爬動着,沒有人知道它們到底以什麼爲生,從昏死中醒來,毅瀟臣只感覺手臂涼意不斷,他睜眼看去,那漆黑的一片只有些綠色的熒光點點,在他手臂上,更是有幾隻熒光點點來回遊動,毅瀟臣當即撣了撣手臂,將那熒光給甩掉,隨後他從腰包內掏出一顆爍光彈,向前面扔去,爍光彈呲呲的發出響聲,隨即冒出一團炙白的光亮,將這黑暗之地照出它原本的模樣。

結果在這亮光出現那一刻,毅瀟臣頓時呆愣住,距他十步之外,黑乎乎的有一坨東西正背對它爬俯在地上,結果這亮光出現瞬間,這黑乎乎的東西竟然轉過身子,漏出那張慘白好似水泡一般的臉,短暫的對視之後,這東西竟然張開腐爛的大嘴,悶聲一吼,毅瀟臣只感覺迎面撲來一股子腥澀臭味,不待他反應,就看到四周黑暗的角落裏,有無數的蟲子好似流水般快速爬向這生物之後。

“該死!”

僅此一眼,毅瀟臣就知道要壞事,轉身就逃,讓後他就聽到背後如潮水衝襲的壓迫聲,餘光看去,那生物四肢趴在地上,就跟一隻王八似的追趕,而那些蟲子快速衝到他的身子裏,而這白臉生物就像皮囊一般不斷擴大,也就一轉眼功夫,這玩意兒就已經長得像頭牛那麼大,聽着身後粗重的腳步聲,毅瀟臣奮力向黑暗中逃去,不知爲何,他的直覺告訴自己絕不能和這個東西拼命,否則自己定然會被吞噬的連骨頭渣子都不剩。

只是毅瀟臣還沒跑多遠,這黑咕隆咚的地方根本瞧不清什麼是什麼,忽的一股子悶吼從黑暗中傳來,讓後地震一般的威壓驟然從四周襲來,毅瀟臣條件反射的趴下,讓後那威壓轟的壓上來,將白臉生物吹得四散奮力,那些剛剛鑽入它身子皮囊的蟲子也被吹的七零八落。

威壓過後,刺眼的光亮從外面照射進來,隨即毅瀟臣感受到一股子熟悉的氣息直衝自己的心魂。

“毛子?”

傲世重冥此時赤膊上身,他血紅的雙目死死盯着被自己炸進來的小毛,小毛在這古城內的邪息欲惡衝涌之下已經徹底化屍,隨着屍靈暴漲佔據他的身軀,那殘存的一絲人息心性也消失不見,只是傲世重冥如何會放過這麼一個極好的人軀化屍的妖孽,若是將小毛抽靈控軀,在輔以靈盅邪術,小毛對他的作用可是想象不到的大。

只是小毛的純碎化屍的實力絕非傲世重冥可以想象,現在小毛已經完全步入飛僵地步,此已經是人屍僵屍的至尊之位,再往上就是魃了,想想當初川中那個未成形的旱魃就有如此力量,使得川中亡魂幾十萬,故而傲世重冥越發想把小毛除掉,收取屍靈以供起身不備之用。所以二人從二層室一直拼到此處,就在方纔,傲世重冥隨手將從特勤人員身上搶來的爆裂彈塞進小毛的身下,那巨大的衝擊波直接將小毛掀翻撞在牆壁上,沒想到竟然步入了沙坨古城的墳冢之地,更沒想到毅瀟臣也在此。

小毛從地爬起,屍化以後的他渾身漆黑僵白,滿是屍蟲的腐氣就像雲霧一般不斷繚繞在他的身前,盯着傲世重冥,小毛一個飛撲再次上去,鋒利的屍爪好似刻刀一般捅向傲世重冥,似乎要把他的身軀撕裂,只是傲世重冥實力高強,雖然暫時無法將小毛的銅皮鐵骨給解決,可是壓制他絕不成問題。

只見傲世重冥躬身一個飛竄,從小毛身下穿過,雙手反握毒刺,在小毛胸前留下兩道冒着白煙的傷痕,小毛完全化屍,絲毫不知痛處,只是這毒刺聚含邪息,對小毛的屍靈有着極強的吞噬性,只要消耗掉屍靈的力量,小毛的人軀自然會衰弱,那是他的銅皮鐵骨也支撐不了多久。

“呲呲”小毛的身上已經七七八八佈滿了傷痕,那白氣不間斷的混着屍腐邪氣噴涌而來,隨着屍靈氣息消散,小毛的屍爪開始慢慢退減,見此,傲世重冥漏出一絲笑意:“畜生,總算到時候了!”

結果他還沒動身,背後一道魂息烈焰衝來,饒是傲世重冥也被此種變化嚇了一條,他一個慌亂閃身,魂息烈焰撞在他的肩頭,待傲世重冥立住身形看去,赫然看到黑影裏站着一人,那人渾身魂息環繞,一雙血紅的牟子好似夜幽冥火,更讓傲世重冥驚愕的是,在那人身軀竟然盤曲着一條尾巴,眨眼一看,赫然是蛟龍的尾巴。

“蛟龍尾巴?毅瀟臣!”傲世重冥猛然想起那個吞噬體魄的毅者可悲者,這個發現讓他興奮不已,如果人軀化屍的屍靈與毅瀟臣的魂息妖靈和殘魂靈息一同得到,那他豈不是要逆天了!

“毅瀟臣,沒想到你竟然在這,如此老子也就不用再去找明尊那混賬老兒了!”

“呼…”毅瀟臣重重喘着粗氣,雖然他現在魂息力量不斷釋放,可是裂魂猊兇兕的消散讓他心魂頓時空洞起來,即便有無盡的欲惡殘魂靈息存在於心魂內,可他也無法看清,那個像自己的心魂靈炙到底在作什麼,此時毅瀟臣全憑自身氣息力量釋放出如此的威勢,但是隻要一交手,他不知道自己可以撐多久。 “毛子…醒醒…”

望着渾身顫慄不止、屍氣噴薄的小毛,毅瀟臣滿是疲憊,雖然他親手救回毛子,讓他變成了殭屍,可他還保留了小毛一絲心性,爲的就是有朝一日,自己真正尋得陰陽盤,以鑄命續生之術爲他重鑄生死格,讓他回覆人軀,只是眼下小毛一舉一動都顯示着他已近向死亡越來越近。

面對傲世重冥狂妄的衝擊,小毛此時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將這個渾身欲惡的混賬給吞到肚子裏,可是當把它們進入到這墳冢以後,且有毅瀟臣這個噬魂體魄的毅者,加之毅瀟臣現在更是釋放魂息欲惡,如此一來毅瀟臣的陰邪之力的誘引可遠比傲世重冥深厚。

不過一息之後,毅瀟臣話音未落,小毛已近掉轉方向,紅着雙目朝毅瀟臣衝來,這般變化讓毅瀟臣完全不知作何反應,面對小毛那雙烏黑髮紫的爪子,在它們即將落在毅瀟臣的胸膛一瞬間時,毅瀟臣心魂深處的靈炙方纔衝涌呼嘯,頓時衝出心魂佔據他的心性,也正是這瞬息的轉變,毅瀟臣的性命纔算再多延長那麼一毫。

“呼…”

毅瀟臣沉沉的喘出粗氣,只是此時的他已經變了模樣,那青色的魂息好似邪毒一般從內到外侵蝕着他的體軀,以至於欲惡的味道如此之重,小毛齜牙咧嘴,屍牙突兀,滴滴拉拉的唾液止不住向下流着,看到這裏,十多步外的傲世重冥哈哈笑起來:“毅瀟臣,你應該從未想到過這個殭屍畜生會變成這樣吧?”

當靈炙佔據了心魂以後,毅瀟臣的欲惡陰面自我便全部釋放開來,他回頭陰笑連連,竟然讓傲世重冥背生寒意,不知作何是好。

“放心,馬上就到你了!”

此一言讓傲世重冥勃然大怒,當即怒喝:“可悲的螻蟻,找死!”話落,傲世重冥朝毅瀟臣衝來。

“明尊,此時二層以下全部的消息中斷,我們是否等到支援達到在行動,再不濟也要等到雷部長回來!”茂凱建議,此時的石像破碎,沙坨古城的陰邪封禁式已經完全潰散,只是結果並不像明尊想的那樣,雖然無數的紫色殘魂靈息不斷衝涌四溢,那些不知名的邪蟲毒物也都四散奔逃,加之毅瀟臣順着石像所在的八方棱角基石臺墜入深窟內,要想找到根源將那些邪法術式和狄戍國王當初留下的欲惡之源給消滅掉,就必須要進入二層以下。

“你怕了?”

明尊雖然不怒,可是他的威懾宛如泰山,重重壓下,讓茂凱不敢抗搏。

“不是,明尊,我只是說,那些外來者個個實力強大,現在他們就在二層,我們實力不足以對抗!”

但是明尊沒有對他說什麼,當即帶人向二層的梯道走去,茂凱立在原地躊躇一息,便咬牙跟上,當年他已經脫離了青閣一次,這回不能在脫離組織中部,否則道途之大,便再也沒有他的容身之地!

二層北角的甬道內,雷部長與傲世騰麟相搏,幾十年前,二人因毅者水系支族的覆滅已經打過交道,那時雙方各自留下一些亡命殘魂便離開了,沒想到幾十年後,再度相見,卻依然要博的你死我活。

雷部長此時已經完全釋放自身靈清之氣,雖然他不善術法陣式,可是在古式體軀之上,他絕對首屈一指,此時的他身軀壯碩,甚至於每一寸肌膚裏都包含着無盡的生息力量,傲世騰麟看着他的態勢,心下暗叫不好,雖然他不畏這個老混賬,可是眼下的形勢並不給他打敗雷部長的機會,就算能贏,也要耗費不少功夫,且這裏的骷髏、妖孽、毒蟲、邪物接連不斷,他是爲了陰陽盤這等陰相境域的術法器物而來,不是爲拼命而來。

故而二人幾個來回之下,也並未分出什麼勝負,就在二人對峙的時候,二人所在的甬道側面洞壁轟然傳來一陣撼動,跟着洞壁被什麼東西撞破,二人見狀紛紛後退,待煙塵散去,雷部長當即看到鍾離等人。

此時的鐘離顯得十分憔悴,他衣衫襤褸,且右臂不斷留着污血,看來是受傷了,在那堆洞壁碎屑之下,有一黑乎乎的人形怪物搖搖晃晃的站起來,待他身上的風塵散去,雷部長與傲世騰麟都是後退一步,因爲他們清楚的看到這噬人毒祖,在他們印象中,這些必定生於陰邪質地的妖孽幾乎就是傳言,畢竟沒有那個地方的陰邪之境可以維持那種無生無魂的妖孽之物衍生,可是眼下在這沙坨古城裏,這傳言中的妖孽竟然真的存在,猜測到這一點,傲世騰麟與雷部長的神色當即形成巨大的反差。

由這噬人毒族,傲世騰麟猜測到那狄戍國王留下的欲惡封禁陣式必定是毅氏術法陰相的衍生,再不濟也不會次於毅氏的陰陽邪術,而雷部長則心中懊悔至極,當初沒有勸止住明尊,使得這般無法掌控的邪念欲額出現在世俗。

但是噬人毒族生性貪婪暴虐,人息體魄就是它的食物,聞着這甬道內濃厚的人息,這醜陋的玩意兒當即悶吼,雙臂胡亂揮打,那一滴滴的腐毒粘液四散開來,雷部長與傲世騰麟兩放人當即躲開,沒有人會拿自己的身軀去試試這腐毒到底厲不厲害。

只是越發混亂,事況就越向命途靠攏,也是正是老天的掌控,想要把這些道途的頂端一舉送入地府,這噬人毒族正在狂躁時,南側的洞壁也被人撞開,讓後革嶺三人與普彌、風離涅這些人從中衝出,在他們背後,竟然跟着數只噬人毒獸,見到此景,立於明尊身後的茂凱頓時渾身發冷,一隻噬人毒獸就足以讓他們頭疼欲裂,一隻噬人毒族就足以毀滅他們所有人,現在竟然出現一羣,鬼知道那狄戍國王當年到底做了什麼大逆不道的事。

“師傅!”革嶺三人狼狽至極,看到鍾離,三人驚呼衝來,身後,普彌風離涅等人也是一愣,他們可沒想到會碰到這些傢伙。 噬人毒祖此時就像一隻黑熊,在人羣中肆意狂嘯,那黑幽幽的牟子裏空洞至極,而那幾只破壁而出的噬人毒獸猛然見到這麼一隻兇獸,瞬間就被它的威壓之力所震撼,只是不管噬人毒祖還是噬人毒獸,它們都是邪息欲惡聚合,唯一的本性就是吞噬人息體魄,故而這些陰相的孽畜面對如此多的人息體魄,當即混亂衝擊起來,有兩隻噬人毒獸更是因爲衝撞混亂,自己就先打起來了,那碩大的爪子,粘稠的腐毒汁液在對方身軀上留下深深的痕跡,腐毒混雜着腐毒所產生的腐蝕跡象讓人敬畏不已。

雷部長此時也無心與傲世騰麟這個老對手繼續拼鬥,那數只噬人毒獸此時正向他們衝來,一旦被它傷到,直接就等於宣告死亡,雷部長氣息集聚,渾身靈清之氣迸發,他雙目暴凸幾欲微白,面對衝來的噬人毒獸,儘管身旁幾步外就是普彌、風離涅這些毅者的同行混蛋,他也無瑕顧忌,當即一拳打出,拳力攜着風息化作雄獅呼嘯而來,那噬人毒獸搖搖晃晃拖着肥大的身子還未近身,就被這靈清一式打的後退一步,可是這種招式雖然力大強悍,但並未傷及到噬人毒獸的根基,故而也就無法制止它的肆虐。

“該死!”雷部長低呵,身後的道靈組彭宇與幾名部衆企圖利用符靈結式引息來控制這孽畜,可是他們忘記了,噬人毒獸無生無魂,無體無魄,不過是濃厚至極的欲惡殘魂邪息年久日常自我衍生的污穢,這般情況如何用控靈術來控制。

倒是一旁的鐘離已經看出來一些端倪,他咬牙忍着臂膀上的傷勢,道:“要儘快與明尊匯合,到達這沙坨古城的邪法術式封禁之地,從封禁陣式中驅散所有的欲惡之源,毀掉那狄戍國王遺留下來的欲惡殘息,那時這些孽畜連帶整個沙坨古城內的邪物們都會失去欲惡邪息的支撐,自行消亡!”

“只是現在我們在二層甬道,如何前往得了的一層,這些該死的混賬早已把這裏破壞的一乾二淨!”明尊應聲,這話說的不錯,自傲世騰麟這些混賬利用炸藥刻意將沙坨古城炸出一個入口,那巨大的衝擊已經暗中毀壞了邪法術式的平衡,也是所那些沒有被組織發現的夾藏室和密閣全都受其影響,數不清的毒獸、毒蟲、邪物必然在這種境況之下轟然而出,像這些噬人毒獸和噬人毒族,鬼知道它們在這地方被封禁了多久。

“怎麼會這樣?”

風離涅顯然沒想到他們會撞上雷部長、鍾離和那些傲世的傢伙,可是事實在眼前,他已經混亂的思緒完全不知道作何,眼下,這百十米的甬道內,滿滿集聚了各方的人,在他們身後,雖然洞窟就那麼擺着,可沒有人會在退回去,滾到黑暗中,因此,當噬人毒祖與噬人毒獸撲來時,這些人竟然協同一致的沒有相互趁機拼殺,而是先對付這些邪物妖孽。

“師傅,你小心!”

革嶺架起鍾離快速向後退去,面前五步的位置,一頭噬人毒獸嗷嗷叫着衝來,革域、革淮二人與數名青閣子弟奮力結式,勉強將它囚禁在火式之內,可是不知爲何,靈符結息創造出的符火雖然灼燒劇烈,可是完全無法傷及這黑幽幽的醜陋傢伙,這讓革嶺大吼:“快退回來!”

聞知此話,革淮與革域當即與衆青閣子弟後撤,可即便這樣,也有兩名青閣子弟慌亂中被噬人毒獸噴出的腐液濺在身上,二人頓時臉色煞白,急忙將外套脫下,可是這麼一來撤退受到影響,噬人毒獸已經撲上來,兩隻粗壯的臂爪牢牢抓住二人,只聽清脆的一聲骨裂,二人已經被噬人毒獸扭斷肩骨,痛喊倒地,只是噬人毒獸不會給他們掙扎的功夫,這醜陋的孽畜滿是觸手的腦袋當即四散分裂,漏出長滿碎牙的內口,觸手快速伸來,吸附在這二人的身軀上,內口蠕動,二人的人息體魄就像流水般被噬人毒獸的觸手吞噬走,一息之後,兩具乾屍出現。

“我們怎麼辦?”

看着眼前的拼鬥,那噬人毒獸個個猶如不死殺神的妖孽,不管是魂息、法式、術式、槍彈打在身上,無非濺出一些腐液,卻絲毫傷不了他們,普彌心憂,慌亂中急問,可是風離涅也不是神,當事況發展超出他們的想象以後,如何能夠思考?

這時,一道銀色長龍從甬道盡頭的梯道內飛來,這氣息力量剛毅炙熱,普彌這些人聞之一愣,當即聚息護身躲開,倒是雷部長感受這股力量的瞬間,神色大漲,回身看去,明尊已經從梯道內走出,在他身後,術法隊、道靈組、倥侗組、御妖士等人紛紛跟在後面,且看明尊一馬當先,通冥劍銀光四射,在這昏暗之地煞白不已,那銀色長龍氣暈攜風穿過衆人,直擊噬人毒祖,噬人毒祖身軀龐大,完全無法躲避,被這長龍氣暈衝了個正着,銀色流光長龍觸碰到噬人毒祖的體膚之後,快速消散成無數的流光星點,緊緊附着在噬人毒祖的膚表,跟着一股股刺鼻的腥澀之味伴着無數白色氣霧從中散發出來。

見此,傲世騰麟揮手發聲:“撤!”

他已經從剛剛的術法威壓中看到,明尊的實力比之自己只強不弱,且他身後的那些門閣精銳道者,定然是明尊多年來的根基,此番根基都出來,他的後手卻依舊在外面清理那些妄圖與自己爭搶邪法術式的同敵,自然就沒有足夠的力量應對。

噬人毒祖被明尊一記劍息式暫時打退倒地,而傲世騰麟這些人想要離開,卻沒有那麼容易,只見明尊目掃當下,將普彌、鍾離、傲世這些人全都收入眼中,他沉聲怒喝:“來了,就別指望能夠再出去!”

此言一出,風離涅這些人當即準備抗搏,而鍾離卻是一慌,狄戍國王的邪法術式殘留已經夠遭人心亂,又如何在擴大拼鬥?不過明尊這些人都沒有想到,命途之中,命理改變終會有彙集的那一刻,當他彙集時,它所產生的命途必將迸射開來。 “轟的”一聲怒吼,好似雷霆萬鈞由天降落一般,將衆人震的心魂一愣,跟着明尊就發覺自己腳下的甬道開始晃動,而那些噬人毒獸和噬人毒祖竟然在這一瞬間瘋狂捶地,以至於眼前煙塵滾滾,遮蔽雙目。

又是“轟”的一聲,衆人恍惚看到,那些噬人毒獸不知怎地向地下陷去,隨即沒了蹤跡,不待人衆人回過神思,整座沙坨古城就像大地震一般瘋狂晃動起來,明尊這些人驟然間意識到這是沙陷,這沙坨古城要沉入沙海深處,只是事況變化太過突然,且在這一瞬間,那甬道洞壁下端的凹槽處竟然噴涌出無數的飛蛾毒蟲,幾個靠近的傲世族人一個不慎就被這些飛蛾毒蟲撲了滿身,但那微弱的慘叫聲在這震動中實在渺小至極,讓人毫無覺察憐憫之意。

“我們走!”

風離涅驚呼,可是想走如何容易,話音未落,他們一行便隨着這震動不由自主的向下陷入,讓後風離涅看到整個甬道都陷落下去,沒人知道那裏到底存在什麼。

“族長,你看!”

沙坨古城外,毅鎮天與毅空總算來的沙坨古城的正面入口,原本衆人想要從傲世族人開出的陷坑之地進入,只是衆人還未行動,那傲世騰麟留下的後手幾十人已經奔至到毒奴守衛的地方,且這個時候毅沐仝告知,原本守在正面入口的組織中人不知作何紛紛撤離,進入古城,如此一來沒人看守以後,毅空這些人當即翻躍沙丘,有正面進入,只是這剛到入口開鑿的洞窟前,整片的沙海竟然顫動起來,那無數的流沙快速向這裏集聚,見此,毅空這些人當即後撤,生怕被這流沙捲進深不見的沙海中。

隨着流沙洶涌,這沙坨古城的正面開鑿洞口不過眨眼功夫就被流沙掩埋,見此,毅姬鈺驚呆起來,她不敢相信,毅氏的命途就這麼沒有了,毅沐仝也不知該說些什麼:“姬鈺,這就是毅氏的命途,毅瀟臣,他指引不了,或許這就是老天的命輪,讓他們全都死在那裏面!”

結果這話剛落,面前的流沙轟的下沉數尺,讓後就看到原先的流沙之地竟然向四周散去,眨眼功夫,一座破落的古城出現在衆人眼前,此番變化實在極大的刺激着中的神經,當那些流沙好像被某種引力所操控一般向四周散開,三息之後,沙坨古城的原樣出現在眼前。

lixiangguo

民國二十七年(1938年)6月25日,中原戰場原本已經全線收縮的日軍各重兵集團突然轉入反攻,第三軍所屬第5師團更是孤軍深入由許昌直插汝縣。

Previous article

面對突如其來的擁戴和頌揚,這些場面,旁山風怎麼能應付,任由他百般解釋和推辭,想免於這萬人敬仰的局面,但都無濟於事。在他看來,他什麼都沒做,只是為了活著,為了應付封主的生死考驗,而做的自保行為而已。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