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事情談定之後,三人便開始放開手腳吃喝了起來。然後在桌上交談了一些事情,從交談中,夏流雲也觀察出,公孫送的確是誠心想與他們聯手,對他們並沒有惡意,於是他便放心了些。

吃完之後,公孫送便安排馬車接夏流雲和夏青峰進入城主府,然後又給二人安排了房間,安排了丫鬟,照顧的十分周到。

之後,夏流雲與夏青峰坐在房間內聊天。而這時,公孫送帶了一人過來與二人互相認識。夏青峰一見那公孫送帶來的人,整個人都如遭雷擊,呆在原地,眼睛也無法眨一下。

夏流雲向那人看去,也明白了夏青峰呆愣的原因,因為那人正是之前在酒樓見過的黑衣大漢,當時夏青峰還把頭埋在桌底下才躲了過去,想不到巧之又巧的,竟在這裡相遇了。

那黑衣大漢見了夏青峰,神色也有些一樣,不過一閃而逝,瞬間就恢復了平靜,比夏青峰的呆愣要好得多。

公孫送倒沒注意到這麼多變化,畢竟他想不到自己的親信護衛會跟夏青峰私下見過,還有糾葛。


他向二人介紹道「這位是孫勇,城主府的護衛,也是我的好朋友,有什麼事情都可以對他說,他也絕對可以辦妥的。」

孫勇拱拳一禮,正氣的道「在下孫勇,見過二位。」

夏流雲也換了一禮道「在下夏流雲,榮幸之至。」

然後身旁卻半天沒有聲音,夏流雲回頭一看,卻發現夏青峰還在發獃,他用手肘碰了碰夏青峰,夏青峰這才回過神來,不過雙目還是獃獃的,勉強拱了拱手,卻話也沒說。

然後二人又聊了些閑話,公孫送便帶著孫勇離去。

夏流雲這時看向夏青峰,卻發現夏青峰還是獃獃的,好像見到孫勇那一刻,所有的魂魄都被嚇走了一般。

夏流雲拿手掌在夏青峰面前晃了晃道「你到底是怎麼了?那人難道還會吃人不成?你竟然怕成這樣?」

這點是夏流雲想不通的,從他認識夏青峰的印象當中,夏青峰一直都是對一切抱著無所謂的態度,也從來沒怕過什麼,懼過什麼,雖然夏流雲把這定義成虛偽。但他還從沒見過夏青峰露出過這一副樣子,這顯然是真有什麼大事要發生,不然不會讓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突然間少了魂魄。

這讓夏流雲的心裡也跟著緊張了起來,要是城主府里突然有人要對他們不利的話?他們又該怎麼辦?雖然現在他的修為大有進步,但跟城主府的人比起來,還是太過弱小,想要逃估計都很難逃脫。

然後夏流雲也發起了呆。

就在二人發獃之際,門再次被推開。孫勇提著一把後背大刀氣勢洶洶的沖了進來,夏流雲呼的一下子就站起來身子,驚道「你要幹什麼?」

孫勇沒有理會夏流雲,眼睛直直的盯著夏青峰,然後走到夏青峰面前,一下子抱著夏青峰道「女婿,我總算是找到你了。你這些年到底是去哪裡了?我家芊芊為了你不吃不喝,都已經病了大半年了,你現在趕緊去看看她吧。」

「額?」這情形讓夏流雲驚愕的實在合不攏嘴,他的反應再快都跟不上這變化的節奏。

女婿?岳父?芊芊?不是仇敵么?

他看向夏青峰,只見夏青峰的表情還是獃獃的,半天之後才嘆了一口氣木然道「我知道了,孫大哥,不,岳父,你先去吧,等我準備一下自然會去見芊芊的。」

孫勇顯得有些著急,拉著夏青峰的手就想走,但無論他怎麼拉,夏青峰就像一塊石頭坐在凳子上動也不動,他只能放棄道「好吧,你趕緊來,芊芊為了你都病瘦了好幾圈了。只要你再去見一見她,以前發生的事我都當忘記了,你就好好的善待芊芊就好了。只要你照顧好她,你想要什麼,我拼了命也會找來給你。」 孫勇走了,夏青峰卻還是像跟木頭一樣獃獃的坐在原地。

這就讓夏流雲想不通了,見到岳父反而讓夏青峰像是見到鬼一樣。夏流雲之前還猜想孫勇跟他是什麼深仇大敵,現在看來,他的所有想法都是錯誤的。但為何夏青峰還是這幅樣子?

夏流雲走過去,沒好氣的在夏青峰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一下,希望能把他的魂魄給拍回來。

「夏青峰,你到底是幹什麼啊?岳父來找你,即將見到老婆,你這樣子是要幹什麼?」

夏青峰還是沒有說話。

夏流雲便道「我以為你真是無牽無掛的,想不到你竟然金屋藏嬌。怪不得你會跟我來百元城了,原來你是另有目的的。」

夏青峰這時才憂愁的道「早知道我就不來了。」

夏流雲不知道夏青峰愁自何處,他道「你夏青峰能看上的,肯定是大美女。還不趕快帶我去見見這位美麗的嫂子!」

「是啊,大美女,美得很,不然我怎麼會看得上,真是瞎了眼了!」夏青峰雙眼無神的喃喃自語。

這更讓夏流雲摸不著頭腦了。

不過夏青峰總是要去的,他也沒怎麼整理,甚至都不洗漱一下。帶著夏流雲到城主府外市集上,隨便買了兩件便宜至極的小禮物,就這樣往他那老婆家走去。

夏流雲不知道夏青峰的意思,但他還是特意去布莊挑了兩匹貴重的布,然後跟夏青峰一起前去。

並沒有多遠,走過重重疊疊的房屋,便看到了一座大宅院,門口牌匾上寫著孫宅。

夏青峰走過去,門口的家丁見到夏青峰,頓時大喜道「姑爺,你回來了,老爺和小姐都等了你好久了。」

「知道了,知道了。」夏青峰不耐煩的揮了揮手,然後徑直向裡面走去。

他對立面的環境輕車熟路,這下夏流雲也不再懷疑,夏青峰肯定在這裡住過一段極長的時間,或者還真是這裡的姑爺。

但為何自從夏青峰見了孫勇那一刻起,就三魂丟了七魄呢?

夏青峰沒有去見孫勇,而是穿過小徑,直接來到了後院的廂房,然後看都沒看,就推開門走了進去。

夏流雲也跟著進了房間,他左右打量著房間里的環境,精緻梳妝台,淡淡香薰,粉紅床帳,的確是個閨秀女兒房。再看床上,有一個女子正蓋著被子向里側卧,這種天氣並不冷,相反還有些悶熱,這女子蓋著棉被,肯定是如孫勇說的那般,得了什麼重病。

果然,床上的女子傳出了一聲痛苦的呻吟聲道「誰來了?是夏朗嗎?」

夏青峰話也不說,倒了杯茶喝著。


夏流雲愈發疑惑和看不懂了。

床上的女子又道「夏朗,你若是來了,就來我床前看看我吧,我生了病,起不得床。」

夏青峰重重的把被子放在桌子上,惱怒道「好了,你不必再做戲了,我知道你跟戲班子學過幾天,但你那身子能生什麼病?再不起來我可走了。」

夏青峰這話還真有作用,床上貌似重病的女子一聽這話,頓時如吃了仙藥一般起死回生,揭開被子「一咕嚕」的跑了過來。

為什麼要用這麼奇怪的詞來形容呢?因為夏流雲一看之下也大吃一驚,震驚之下他完全無法表達第一眼所看到的印象。他所建立的想象,再一次被這位夏青峰的夫人「孫芊芊」給才徹底推翻了。

在夏流雲想象里,能用上芊芊這個名字,肯定是弱質芊芊,身材苗條的,但現在看到的孫芊芊卻完全相反。身子從脖子向下,完全就像一根巨型樹木一樣,完全看不出弧線。腰似水桶,兩條大腿粗若象腿,夏流雲懷疑用力一踩,會不會把這地下跟踩出一個坑來。至於臉,夏流雲終於才看到了一樣順眼的東西。孫芊芊的臉不算難看,也不能說好看,只能說順眼,與他的身形剛好搭配。

現在他終於知道為什麼夏青峰一見到孫勇就開始唉聲嘆氣了,想到自己即將見到這樣一個彪悍的老婆,誰不唉聲嘆氣,心理脆弱者,自殺都有可能!

孫芊芊衝下床之後,似乎還要跟夏青峰一個親熱的懷抱。夏青峰趕緊一個后躍避了開去。

夏流雲暗自抹汗,要是真給孫芊芊那龐大的身形一抱,會不會窒息而死?

夏流雲心裡也在感慨,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別看平時夏青峰瀟洒的很,此時他反倒很同情夏青峰了。

夏青峰淡漠的看了孫芊芊一眼道「你爹不是說你生病了嗎?我還真指望著你生病,誰知道你又騙我?」

看來夏青峰已經給孫芊芊騙過好多次了。

孫芊芊趕緊道「不是的,是我爹跟你說了我生病,我才不得不扮作生病來應付。不然生病那麼難受,我才不去扮呢。」

夏青峰乾笑兩聲「呵呵,那還真是委屈你了。」


孫芊芊移到夏青峰身邊,說是移,還不如說是直接跨了兩大步,然後拉著夏青峰的衣袖,露出小女兒狀道「孫郎,你這些天都去哪裡呢?想死人家了,人家還一心一意的等著你回來呢。」

夏青峰面無表情的道「我去找神仙許願了。」

「許什麼願?」孫芊芊好奇。

「我許願希望你一病不起,但顯然我的願望沒有成真。」夏青峰這話說的十分刻薄。


但孫芊芊竟然沒有生氣,反而一臉幸福的道「原來你都是為了我啊,孫郎你對我真好。」

「額?」夏流雲再次抹汗,他感覺自己的心裡都快衰竭了,坐在這麼一個地方,沒有一定的心裡承受力是支撐不過來的。

「好了,不要再說了。」夏青峰掙脫孫芊芊的手,然後道「見也見過了,你爹呢?讓我跟他談談吧!」

「我在這裡。」夏青峰話聲剛落,孫勇就從外面進來,滿臉笑容的道「女婿,我已經在前廳擺了大桌酒席,走我們去邊吃邊說。」

夏青峰揮揮手道「不用了,我想跟你單獨談談。」

孫勇的表情沉了下來,但還是點了點頭道「那好,你隨我來。」

二人走出了房間,房間里只剩下了孫芊芊和夏流雲。夏流雲有些尷尬的搓著手,完全不知道如何開口才好,而孫芊芊則大方的走了過來,道「剛才見到夏朗太過開心,沒注意到,你是夏朗的朋友吧?未請教高姓大名。」

「不敢當。」夏流雲眼裡露出一絲意外,他倒沒想到孫芊芊如此有氣度,完全不像剛才黏在夏青峰身邊那個小女兒。

「我叫夏流雲,是夏家的人,算起輩分,夏青峰算是我表哥。」

「哦,你是夏朗的表弟,那也是我表弟,都是自己人。」孫芊芊豪爽的拍著夏流雲的肩膀,這兩下,讓夏流雲感覺肩膀都要脫臼了似的。

「你需要什麼,儘管跟我說,自己人沒必要客氣。」

「是的,我會的。」夏流雲又抹著汗。

夏流雲突然想起什麼,拿出自己在市集上買的兩匹布遞給孫芊芊道「這是我特意挑的禮物,還請嫂子,笑納。」

「額,真是客氣,都是自己人,不用送什麼禮物。」孫芊芊接過禮物,然後笑容消失,哀嘆了一聲,坐下來,看著窗外。

夏流雲好奇的問道「嫂子有什麼煩心事不是?」

孫芊芊滿臉煩惱的道「我的煩心事還不全在夏朗身上,之前他已經走了一次,一走就差不多一年。這次,我擔心他還會再離去,那我不知道什麼時候還能再見到他,你叫我如何不煩惱?」

這話倒讓夏流雲觸景生情的想到了夏千雪,夏千雪現在是否也跟孫芊芊一樣,每天煩惱的翹首以盼等他回去。


夏流雲安慰道「不會的,夏青峰,額,表哥不是正在跟令尊談話嗎?說不定等一下他就留下來了。」

孫芊芊道「正是他提出要跟我爹單獨談話,我才知道他並無心思留下。這次來看我,顯然都是勉強之極。其實難道我看不出夏朗討厭我嗎?他的諷刺每次都如刀一樣刺痛我的心,但有什麼辦法,我偏偏就是喜歡他,為了他,我做什麼都願意。只要他肯留下來,就算是天天諷刺我,我都會跟吃了蜜一樣開心。」

這話傷感之極,讓夏流雲聽了都是一陣動容。愛果然是偉大的,愛的確也能包容一切。但是夏青峰不愛孫芊芊,所以無法像孫芊芊一樣包容對方。

想到這裡,夏流雲也只能嘆息一聲。

天下便有這麼多陰差陽錯,要怪,只能怪月老牽錯了紅線!

就在這時,隔壁房間卻突然傳來了吵鬧聲,然後緊接著房門打開,裡面的吵鬧聲傳了出來。

「孫勇,我欠你的東西我可以補償給你,你要什麼我都給你,但我絕對不會在你孫家多留一天。」這是夏青峰憤怒的聲音。

同時,裡面孫勇也大步的走了出來,指著夏青峰怒罵道「你個小畜生,補償?你拿什麼補償?你欺騙了我,欺騙了我女兒,你現在還敢跟我說補償,你把你的命留下,就當補償了。」

「笑話,一切都是心甘情願的,說什麼欺騙?你們要是不願意,我能欺騙。想要我的命,你要是拿得走,你便來拿吧!」夏青峰胸膛一挺,語氣堅硬無比。 孫勇氣得七竅生煙,右手緊緊的扣住自己的厚背大刀,看那模樣真有衝下來取夏青峰項上人頭的衝動。

夏青峰挺直了脖子,一副別以為我怕你的樣子。

二人相持不下,眼看就要動手。

這時,孫芊芊含著眼淚沖了過去,攔在二人中間哭喊道「爹,夏朗你們不要再吵了。你們誰要是有個三長兩短我就不活了。」

這原本是一副極其凄慘的場面,但是孫芊芊那哭喊的聲音粗獷的猶如漢子,實在令人不敢恭維,不過她的用情之深,倒是令人動容。

夏流雲注意到,旁邊一些下人都掩起耳朵,低低討論。

孫勇重重的一揮手道「算了,我孫勇倒了八輩子霉,才遇到你這個喪門星,你快給我滾,不要讓我再看到你。」

夏青峰冷笑一聲道「不用你提醒。」

然後決然的轉身離去。

孫勇在後面大聲道「不送。」

夏青峰頭也不回道「不勞駕你。」

夏流雲趕緊跟了出去,出了孫宅大門,夏青峰低著頭,一個勁的往前走。夏流雲跟上去,也不知道說什麼,半天後才道「不如我們找個地方喝酒吧!」

夏青峰還是低著頭往前走,口中道「好。」

二人找了家酒樓,要了酒之後,夏青峰拿起酒就是一陣猛灌。這酒甚烈,但他喝起來卻好像喝水一樣,沒有停止過。

等他喝得心滿意足了,才放下酒瓶,重重的呼出一口熱氣。

夏流雲看了看夏青峰的臉色,然後小心翼翼的道「其實,孫芊芊除了外貌之外,其他的並不差。而且人家好歹也是個女人,你這樣做太傷人心了吧?」

「女人?」夏青峰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你看她全身上下哪裡像女人?那臉皮之厚,我恐怕用刀都刺不破。如果她是女人,她就不會一直纏著我不放了。」

夏流雲道「或者她是真的喜歡你呢?」

「但我不喜歡她。」夏青峰又喝了一口酒道「都怪我當初走錯了一步,不然也不會淪落到今天這個樣子。」

夏流雲好奇問道「你當初做了什麼事?」

這個問題是關鍵點,當初夏青峰是做了什麼大逆不道,天怒人怨的事,才發生了今天這樣的事情。而夏青峰臉上也露出了為難之色,欲言又止,然後又喝了兩大口酒才道「當初我初到百元城,得知孫勇有一樣寶貝東西,可以快速的幫助提升修為。我極其迫切想得到這樣東西,便與孫勇攀交,跟他拉近關係,取得他的信任。」

「但是無論我關係跟他多好,都無法得到這樣東西,於是我便想到了一個主意。娶了他女兒,跟他結成親戚,這樣他就肯定會信任我了。」

這樣一說,夏流雲就明白了,原來夏青峰跟孫勇的關係是另有目的的。後來,夏青峰自然是得到了那樣東西,所以立即跟孫勇反目,遠離了百元城。現在回來,舊事重提,一切事自然又回到了當初。

夏流雲好奇道「當初你娶孫芊芊的時候,不知道她長的什麼模樣嗎?」

夏青峰道「我自然是知道,只是當初鬼迷心竅,想著拿了東西就走,誰去理會她長什麼樣。」

夏流雲道「那此事說起來也是你不仗義,你為了東西不擇手段,孫勇說起來吃虧最大,東西被你拿走了,還把女兒都許給你了。」

本來夏流雲還有點同情夏青峰的,但聽了夏青峰所說的故事,他的同情頓時化為烏有了。因為這完全是夏青峰自作自受,當初為了一己私利自作自受,現在自然更應該承擔後果。

夏青峰放下酒瓶,盯著夏流雲道「你現在是指責我嗎?你以為我願意這樣,現在我要是還有那東西,我絕對原封不動的還給他,不,就是還他十倍都沒有問題,反正我不想再跟他孫家扯上任何關係。」

夏流雲想了想道「那到底是什麼東西?那你找來還給他不就行了?對了,我們現在住在城主府,你把你要的東西跟公孫送說,說不定他能幫你找到。」

夏流雲這個提議讓夏青峰的眼睛亮了起來,他一拍腦袋道「對啊,我怎麼沒想到。城主府財大勢大,還有什麼東西是他們沒有的。走我們去跟公孫送說,這樣我就不用再受孫勇和孫芊芊的糾纏了。」

夏流雲本來還想喝完酒再走的,但夏青峰心急又興奮,拉著夏流雲就趕回城主府。

找到公孫送之後,夏青峰把自己要的東西告訴了他,公孫送一聽,慷慨的笑道「沒有問題,那東西在我們城主府並不難找,明天我叫叫人拿來給你。」

至此,夏青峰才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

一夜無話。

第二天,公孫送果然準時的叫人把那東西裝在一個精緻的盒子內拿來給夏青峰。夏青峰打開一看,確認無誤,便滿意的重新裝起來,讓人送去了孫宅。




lixiangguo

夜宸撇了撇嘴道:“傻B…”

Previous article

蕭雲不是傻子,知道她心裡肯定埋藏著什麼隱情。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