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也正是這一原因,那些外門榜上的前數名弟子才沒有急著突破到元門境界,而是不斷地鞏固自身的實力,以期望能夠在內門弟子的考核之中取得一個優異的成績引起宗門的重視。

這樣的話,才會獲得大量的資源以及特有的許可權,實力的提升才會猶如喝水那般容易。

故而在外門之中的很多弟子,在實力達到了元渦九層境界以後便刻意地壓制自身元力的增長,把武境一直穩定在元渦九層境界,不想那麼快地突破到元門境界。

一旦突破到了元門境界的話,那麼也就失去了鯉魚躍龍門,成為宗門重點培養的精英弟子的機會。

而現在以元渦境界的實力便進入那凜冬之雪山脈裡面,能夠活下來的概率可以說是微乎其微。

並且除開了那嚴酷而又惡劣的環境,在那凜冬之雪山脈裡面還存在著異獸。

因為那獨特的環境,使得能夠在凜冬之雪山脈之中存活下來的異獸,個個都擁有著驚人的戰鬥能力以及適應能力。

畢竟沒有這兩項能力的話,早就被惡劣的環境給淘汰掉了。

一旦與這些異獸對上的話,元渦境界的實力壓根就不夠看。

在這凜冬之雪山脈裡面,這群異獸可以說是主宰者。

惡劣的環境使得人類武者實力大降,但是對他們來說卻是沒有一絲一毫的影響。

此消彼長之下,人類武者遇上異獸自然就只有被屠殺的份。

在這裡,就算是一頭智開後期的異獸都有可能戰勝得了元門境界的武者,這一點都不稀奇。

光是惡劣的環境以及異獸橫行便已經把這次的考核提高了數個檔次,而最後還要在其中找尋到百年份以上的冰晶雪蓮,考核才算通過,這更是把考核推到了最高點。

說這一次內門弟子考核為歷史之上最難的一次,都不會有一點的誇張。

看來,或許正因為這些緣故,王帆他才會選擇沒有去參加這一次內門弟子的考核。

就連葉恆此刻實力已經是來到了元渦八層境界的巔峰,並且同時擁有著窮奇印以及鳳凰印兩大底牌,心中亦是沒有一點的底。

「王師兄,你有去東月帝國的地圖嗎?」略微思考了一下以後,葉恆再次朝著王帆詢問道。

「怎麼,小兄弟你莫非想去那裡看看?算了吧,我勸你還是別去了。那凜冬之雪山脈實在是太危險了,就連大師兄他們進去之後都不一定能夠活著出來,就更不要說是你了。而且……」

王帆稍微換了一口氣,然後接著往下說道:「這一批參加內門弟子考核的人,早就已經在三天之前出發了,小師弟你就算是現在去也定然趕不上的。」 「多謝王師兄的好意,可是我還是想試一下。」葉恆直直地看著王帆,臉上掛著堅毅之色。

王帆見到了葉恆這副表情之後,不由地嘆了一口氣,然後很是無奈地說道:「好吧,既然小師弟你堅決如此的話,那麼就拿著這個吧。」

王帆說著,便從他的儲物袋之中撈出了一塊地圖玉簡以及一塊刻有月字的令牌遞到了葉恆手中。

「這兩樣東西,小兄弟你收好了,就算師兄送你的餞別禮物。那地圖玉簡記錄了到東月帝國的路線,並且凜冬之雪山脈的位置我也給標記好了。至於另外那塊令牌,如果你遇上了什麼解決不了的麻煩的話,可以拿著它去東月帝國帝都裡面最高的那座塔,到時候自然就會有接應你的人,你也自然而然就會明白了。」

話音落下之後,王帆半強硬般地把他手中的那塊地圖玉簡以及刻有大大的『月』字的令牌塞給了葉恆。

這是王帆的一番好意,葉恆自然也就沒有拒絕的道理。

「小師弟,等你回來以後,師兄我帶你去咱們浩元宗最好玩的地方玩一圈,所以……你,一定要活著回來。」王帆把他的右手搭在了葉恆的肩頭,在這一刻他的臉上沒有一絲的懶散、玩笑之意,有的是只是那沉甸甸的鄭重。

葉恆哪裡不會明白王帆的意思,微笑了一下,回答道:「放心吧王師兄,我還沒有打算死在那裡的。」

說完之後,葉恆便沒有絲毫的停留大步地離開了此地。

就在葉恆離開之後沒多久,王帆的臉上露出了絲絲悵然所失之色,隨後又變成了深深的堅定:「是時候努力一波了,不然的話恐怕以後連他們的背影都看不到了。」

偌大的庭院之中回蕩著王帆那略帶著憂傷的話語,隨後便見他又閉上了眼睛。

只不過,這一次王帆並不是在睡覺,而是在認認真真地修鍊。

如果說,王帆以及葉恆的師傅司榆在此看見了這一幕的話,定然會大呼太陽從西邊升起來了。

……

轉眼之間,十幾天的時間過去了,距離內門考核開始的時間僅僅只剩下三天的時間。

而葉恆他在經歷幾經波折之後,終於是有驚無險地進入了東月帝國的範圍之內,而趕到那凜冬之雪山脈僅僅只需要再有一天多的時間。

故而,時間方面還算是比較富餘。

此刻,百丈高空之上葉恆腳踩著一頭展開雙翅之後,足足有五丈之長的獵鷹異獸,急速地飛行著。

如果說按照尋常的方法,駕駛著神行船亦或者是神行舟的話,是定然不會趕得上的。

但是葉恆擁有著鳳凰印,並巧妙的運用其喚鳥之力,沿途呼喚鳥類異獸作為趕路工具。

就算神行船速度再怎麼快,但是和在空中自由飛翔的鳥類異獸相比較的話,那自然是慢上了一大截。

擁有著翅膀的鳥類異獸全力飛行之下,其速度比起最快的神行船還要快上三倍不止。

其中,速度最快的鳥類異獸,更是能有神行船十倍的速度。

有過了使用經驗之後,葉恆自然是非常熟練地運用著鳳凰印的喚鳥之力。

一路之上,時不時地更換速度更快的鳥類異獸趕路。

因為有些異獸活動的範圍區域僅限於一個地方,就算葉恆通過了喚鳥之力與它們建立了友誼之後,亦是不能夠讓它們飛出那片區域。

這也是葉恆需要不停地更換鳥類異獸的最主要的原因。

其實,本來就算是這樣的情況,葉恆亦是能夠在五天之前就應該到達了東月帝國的。

但是,卻因為王帆所給的那個不完整的破地圖的緣故,葉恆一路之上出了不少的岔子,故而被耽擱掉了很多的時間。

說王帆所給的地圖破,那是因為他的地圖玉簡上面所記載的地圖,居然是百年之前的。

十年的時間就已經可以使得一個地方發生了很多的變化了,更不要說其十倍百年了。

因為是百年之前的地圖,故而這地圖玉簡的準確性也就大大地降低了。

甚至有一次,葉恆還誤入了一座幾欲噴發的火山口附近。

要不是他跑得及時的話,想必早就被那漫天的岩漿給淹沒,化作連屍體都沒有的濃水。

吸取了結訓之後,葉恆每到一個地方就開始對比其附近的山貌地勢,這樣就不會出現那些烏龍事情了。

而事實之上,葉恆的作法也的的確確起到了效果。

這也正是,葉恆能夠在離內門弟子考核還有三天的時間,便已經提前來到了東月帝國境內。

如果說,葉恆一直就那樣按照王帆所給的破地圖一股腦子的走下去的話,想必到最後還不知道跑到哪裡了。

正因為如此,葉恆不得不慶幸他提前發現了問題。

「唳!」

這時,葉恆腳下所踩的寒霜獵鷹發出了一聲高亢的鳴叫之聲,緊接著一股帶著信息的精神波動藉由鳳凰印傳遞到了葉恆的腦海之中。

一下子,葉恆便知道了,這頭靈覺前期的寒霜獵鷹已經飛到了它活動範圍之中的最邊緣。

正因為如此,就算葉恆此時此刻拿把刀架在這頭寒霜獵鷹的脖子之上,想必它亦是不會再往前飛行一丈的距離。

嘆了一口氣,葉恆通過鳳凰印向寒霜獵鷹傳遞了一股他要降落的精神波動。

隨後,寒霜獵鷹就這樣直直地往地面降落而去。

在這十數天的時間裡面,葉恆的實力自然也是順理成章地突破到了元渦九層境界。

並且因為不斷地使用喚鳥之力的緣故,葉恆對於其理解自然也是變得更深了。

這個時候的葉恆,已經能夠通過鳳凰印直接像鳥類異獸傳遞精神波動了。

通過這個方法,葉恆可以更加直接地讓鳥類異獸知道他的想法。

正因為如此,葉恆才能夠如使雙臂一般地驅使著這些鳥類異獸。

當然,並非是那種嚴格意義之上的驅使。

葉恆最多不過是能夠讓這些鳥類異獸稍微聽從一下他的意見,像一些簡單的指令還是非常順利的。

但是,如果像是那種立刻自殺的這種指令。

如果葉恆通過鳳凰印向那些鳥類異獸傳達的話,想必就算是通過喚鳥之力建立了友誼,亦定然也會毫不猶豫地翻掉。

說不定,它們還會掉過頭來攻擊葉恆他。

這種觸犯了異獸最底線的指令,會使得它們本能地產生抗拒之情。

而觸犯了它們底線之人或者是異獸,它們亦會毫不猶豫地攻擊,哪怕是自己的親屬。

這一點,和人類亦是有些相同。

除開了對喚鳥之力運用變得是更加的熟悉以外,葉恆對於那才得到的火焰之力也是稍稍取得了一些進步。

原本僅僅只有一小拇指指甲蓋那般大小,現在已經是變成了大拇指那般大了,體型直接是變大了一倍。

並且,葉恆趁著這十數天的時間,還成功地再次凝聚出了一道窮奇紋。

現在,葉恆全力催動窮奇印的話,就會出現三道窮奇紋。

就算這個時候葉恆不動用元力,有著三道窮奇紋的增幅,其力勁亦是達到了一個極其恐怖的境界。

想必,就算是元門三層境界的武者亦是不敢正面硬接葉恆的一擊重拳,哪怕葉恆他沒有動用元力。

不過,令葉恆有些失望的是,儘管已經過去了十數天的時間,在他窮奇印的神秘空間之中的食虛幻貘,這個時候依然還處在那種類似於假死的狀態之中。

從外面葉恆是一點地察覺不出來,食虛幻貘的真實情況。

這種情況之下,葉恆唯一能夠做到的也僅僅只能夠靜靜地等待了。

降落到地面的葉恆,再次拿出了王帆所給他的那塊地圖玉簡,根據周圍的情況與地圖玉簡之上所記載的進行對比,從而好推斷出他現在到底是在東月帝國之中的哪個位置。

對比了一下子之後,葉恆無奈地發現,他現在所在的地方好像並不存在於地圖之上。

這樣的話,葉恆也就無從推斷他到底是在東月帝國的那處地方了。

不過好在,這裡是處於東月帝國,這一點葉恆是非常地確信的。

看來這個時候,也只能找個人問問了。

不過,再次之前還是得呼喚來一頭鳥類異獸好離開這個地方。

剛剛落下來之前,葉恆大概地掃視了一下四周。

這裡一看就是那種鳥不拉屎,人跡罕至的地方。

要想在這地方尋到個人來問路,實在是難。

想到這裡,葉恆便沒有絲毫猶豫的,再次調用精神灌注入到他左手背之上的鳳凰印裡面。

一下子,一股只有異獸可以感受到的精神波動以葉恆左手背的鳳凰印為中心,以聲音的十倍速度急速地往外延伸。

僅僅數息的時間,便達到了這喚鳥之力所作用的最大範圍,十里之地。

葉恆機緣巧合之下,算是摸索出了喚鳥之力所作用的極限範圍,那就是十里。

想必這個範圍,隨著他實力的提升,以後還是會增大的,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緊接著,從葉恆身後的寒松林之中傳來一股騷動,有什麼東西正在以極其快的速度往這邊靠近著。

在進入了東月帝國的範圍以後,那種一眼望見的綠色幾乎是很難再見到了。

在這裡所能夠見到的,便是一成不變的,銀裝素裹的世界。

並非是東月帝國沒有其他季節,只不過就算是在盛夏之際,這裡依然會降下鵝毛大雪,就好像是某種不可更改的鐵律一般。

初入之時葉恆還會驚嘆三分,只不過見得次數多了以後,也就自然而然地變得麻木了。

就在這個時候,從背後所傳來的那陣騷動極其的靠近了,看樣子應該是已經到了。

葉恆目光之中微微閃爍著好奇之光,抬頭往後方望去。

只見,映入眼帘的是一頭擁有著細長無毛脖子,身體圓鼓鼓,雙腳又極其細長的鳥類異獸。

在它那圓鼓鼓的身軀兩側,有著一對肉眼幾乎微不可見的小翅膀。

要不是葉恆視力還算不錯的話,定然是毫無意外地給忽略掉的。

這個……怎麼看上去那麼像脖子拉長的雞的!

葉恆眼角在這一刻不由地抽搐了一下,臉上的表情很不自然。

如果說,不是鳳凰印之中所傳來的精神波動告訴他,他所呼喚來的那頭鳥類異獸就是眼前的這個長得非常像雞的異獸的話。

說不定,下一刻葉恆他就立刻扭頭跑開了。

強忍著心中的怪異之感,葉恆通過鳳凰印向眼前的這頭長得類似於雞的鳥類異獸傳遞出一股友善的精神波動。

隨後,便見這頭長得類似於雞的異獸「唰」地衝到了葉恆面前,然後伸出它那細長的脖子,不住地用它的腦袋蹭著葉恆的臉頰。

好在,這頭異獸的體型並不大,不然的話葉恆定然是有罪受了。

一股精神波動從鳳凰印之中穿來,眼前的這頭長得類似於雞的異獸正讓他坐上去。

雖然總感覺有些怪異,但葉恆還是坐了上去。

說不定,眼前的這頭異獸比外表看上去的更有能力,飛翔也定然是沒有問題的。

就在葉恆爬上了這頭類似於雞的異獸背部之後,緊接著它便雙腳一蹬地面,然後便快速地在地面奔跑起來。

lixiangguo

「這我們已經到哪了?」釋迦尊者跟隨林凡從虛空之中出來,一臉疑惑的看著周圍的壞境,不知道到底到了哪裡了。

Previous article

人族、獨角族、獨眼族等等族群修士紛紛插手其中,重寶在前,自然無人退縮,一時間局面徹火爆起來。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