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也就說明,是個人資質不到家,再練也成就有限。

和魏合一起磨皮的師兄弟們,一共有六人。

加上魏合在內就是七人。

魏合悶頭苦練,一言不發,一聲不吭。

忽然一天早上。

三師兄程少久難得的話很少。有些反常。

魏合剛脫掉外套,準備挽起袖子開練,卻看到兩個往日一起磨皮的師兄師弟,穿着完整衣服,提着行李,悄悄從側門出去了。

“這個時候他們不練功…?”一旁的一人詫異道。

“不練了。他們以後都不練了。”程少久淡淡道。

周圍幾人都明白了,沉默下來。

只有一個這個月才入門的師弟,一臉疑惑不懂。

不遠處鄭老頭又開始賣弄似的,給新來的講解回山拳的招數體系。

不時拿着柳條就是一抽。

新來的小子們一個個只能忍着,有人趕緊去內屋端出來零食送上。

老鄭一如既往的賣關子拖節奏,這情景就和當初魏合入門時一般無二。

魏合沉默着,計算了下自己磨皮的時間。

還有半個月,再不成,他也沒辦法了。只能黯然走人。

想到這裏,他沉默的挽起袖子,走到一處木盆前,開始新一天的磨皮。

程少久在一旁少見的沒多話,也自顧自走到角落裏開始和人實戰練手。

諾大的院子分成三塊,一塊新人,一塊磨皮,一塊實戰練手。中間地面用白灰線分開,涇渭分明。

時間繼續一天天過去。

距離兩個月的期限越來越近。

很快,又有兩人忍不住這種心理壓力,提前離開了。

也又有新的人加入了磨皮的階段。

魏合沉默的努力着,但雙拳始終迅速消退紅色,就是沒能達到牛皮的層次。

只有達到牛皮,才能真正留下來繼續習練後續,否則沒有這層基礎,就練不成回山拳,留下來也是無用。

很快,距離時間還有最後五天。

自家屋子裏。

下午時分,魏合從院子回來,坐在凳子上休息了一陣,正要起身吃飯。

咔嚓一下,木門被輕輕推開。

二姐魏瑩悄悄走了進來,手裏還拿着一個小包,那是一個灰色小包。

還沒走近,就有一股子濃重的藥味從小包裏飄出來。

魏瑩趕緊反手關上門,放下門閂。

“小河,這個給你!”她走近將手裏的小包交給弟弟。

“二姐,這是啥?”魏合疑惑的接過,打開灰色布包,裏面還包了一層灰布。

連續解開三層布,最裏面,是一個黃紙包。紙包外,用紅字寫着:養血散。

三個大字清晰可見。

“這是養血散!”魏合一愣,他時常去藥鋪買金錢蟲肉,所以對這個方子很熟悉。

這是專門用來補充氣血的養身方,效果很好,但價錢不菲。

“放心,不是偷來的,也不是買的。”魏瑩笑了笑,紅潤的臉上露出一絲有些羞赧的表情。

“我每天給鄭老收拾藥材藥庫,裏面有很多碎塊之類渣滓,我一點點的湊,湊了好久纔有這麼一小包。你別嫌棄太碎就好。”

魏合聞言,仔細的打開紙包,從一個口子往裏看。

果然,裏面全是細碎的小碎塊,很碎很碎。

最大的也就指甲蓋大小,小的只有米粒。

不知道魏瑩是花了多少時間和精力,才收集到這個紙包的。

沉默了下,魏合認真的點點頭。

“我知道了,放心吧,我一定能過!”

“嗯,我相信你!”魏瑩也認真點頭。

兩人又小聲說了一會兒話,天色快要黑了。

魏合才起身送魏瑩回回山拳那邊的租房。

回到自家,魏合默默將養血散泡水,馬上開始熬煮起來。

他一邊熬煮,一邊扯開胸口,看了眼破境珠。

那裏的圖案,前些天就已經徹底變黑了。

一種莫名的衝動,讓他感覺自己胸口就像掛了一個快要漲破的氣球。

只要輕輕一點,就能破開氣球,使用破境珠。

但他一直忍耐着。就是打算靠自己的努力,破開回山拳的磨皮入門。

可隨着最後期限越來越近,他心頭的希望也越來越小。

“很多時候,還是不得不承認,人和人,真的是有差距。”

魏合看着燃燒的竈頭,將藥罐放上去開始煮。

他知道,如果磨皮過不了,他就必須離開回山拳院子,以後沒法再進一步。 如果能真正進入石皮,鄭老頭那邊的學費會大幅度減少,而且進了石皮,才能真正算回山拳的一員。

像現在,他們這些沒入門的,一批接着一批不斷更換,在鄭老頭眼裏,不過是賺錢的工具,毫無份量。

“這一關,跳過去,就是另一番境地。”魏合看着慢慢發熱的藥湯。

他不再分神,專注的將藥湯仔細熬煮好。然後小心冷卻一些後,開始一點點的一口口的喝掉。

養血散是溫養氣血的方子,效果很好。

第二天一大早,魏合在再度開始磨皮時,便明顯有了感覺。

他擊打砂石時,感覺拳頭上的刺痛少了一些,休息時,恢復也稍微快了點。

雖然很微弱,但明顯能感覺到這些變化,這就很不得了了。

只是讓他失望的是,一整天下來,他依舊沒有突破。

而和他一起開始磨皮的人,倒是有一人終於成功了。也又有一人,選擇了放棄,帶上行李黯然離開。

“你知道他們走了,之後會去做什麼麼?”程少久在魏合身側站定,低聲道。

“不知道。”魏合回答。

“一部分是去加入各個小幫會,一部分花掉所有錢,賭在練武上的,估計是去做苦力。家裏條件好的,則是回去幫忙,還有人會被請着去給別人當護院。”

程少久面無表情。

“我家裏的幾個護院,就是這般出身。現在已經換了很多批了。”

“……爲什麼換?”

“因爲之前的護院,要麼殘廢,要麼死了。”程少久用力拍拍魏合肩膀。沒再說什麼,轉身離開。

兩人是朋友,最近魏合一直苦練卻依舊沒法突破,讓周圍人都看在眼裏。

原本不少人因爲他勤奮努力,對他微微高看一眼,但現在,態度也稍微有了變化。

魏合看在眼裏。

他站在原地,等着輪換自己上去磨皮。在輪換的時間,他忍不住朝着蕭然的方向看去。

蕭然這個備受鄭老頭重視的天才,在磨皮的第五天,就成功入門,輕鬆完成的雙手外皮的蛻化。

匆匆那年 而他魏合,現在已經一個月零二十六天,還沒入門。

雖然磨皮本身就只有幾十分之一的機率才能通過。

回山拳這院子裏,來來回回這麼多年,還是就只有這點人,也是這個原因。

因爲大部分人都沒法通過並留下來,所以能夠真正入門的,一共也就十幾人。

魏合其實也有些預料這一點,他猜到自己資質頂多就是平庸,不是最差,但也不算好。

但猜測歸猜測,人總是會有僥倖心理。

萬一靠自己通過了呢?

可惜,當事實擺在眼前,他才真正看清現實的殘酷。

最後兩天時。

魏合再度看到兩人收拾東西離開。

他看到二姐擔心的視線,也看到周圍人慢慢有些變味的目光。

一大早,魏合第一個開始磨皮。

他獨自站在木盆前,注視着面前的黑色砂土。

不遠處,蕭然被人簇擁着,表情冷淡帶着一絲傲然的走進院子,和女院那邊並過來的姜蘇師妹打個招呼。

蕭然,姜蘇,還有一個叫江嚴的師兄,三人儼然成了一個獨立小圈子。

蕭然天賦過人,姜蘇家境不錯,天賦不差,更有姿色。江嚴家中資財雄厚,是回山拳所在的石橋町最富裕的一戶。

三人和其餘人,保持距離,甚至完全沒有接觸其他人的意思。

魏合收回視線,看到三師兄程少久在一旁看着自己。

程少久衝他遙遙比了個加油的手勢。絲毫沒有因爲他沒成功入門,而態度不同。

他一邊的一個師弟忍不住疑惑道:“三師兄,那魏合現在都沒入門,估計是不行的了,您爲什麼還…”

“你是想說,他早晚都是要走的人,爲什麼我還對他和以前一樣?”程少久反問。

“就是這個意思。來這地方的,大部分都是家裏沒什麼錢的人。

大多都帶着一個想法,那就是來這裏拼了勁的學身本事,然後另謀更好的路子。

很多人都是花了全部的錢財,來這地方還是入不了門,還是這麼長時間也沒法入門,那日後,估計也沒什麼前途。”那師弟搖頭道。

“話是這麼說,但你以爲我程少久交朋友,是爲了什麼?” 勾心前妻 程少久笑了笑道,“是因爲別人前途遠大,我纔去結交?那不叫結交,叫心機。”

那師弟頓時無言。

仔細一想,這位程師兄還真是,他的朋友裏,三教九流什麼樣的人都有,既有身份低微者,也有家中頗有薄財者。

魏合不知道這邊的對話,他專心致志的磨皮練習着。

雙拳一下接着一下,不斷扎進砂土。

他要藉着藥效,一鼓作氣破開關卡,踏入新層次。

時間不斷流逝。

可惜,直到換人,他拳頭上的紅色,還是迅速消退下去。

只有這股紅色維持不退,之後固定這樣,才能入門踏入牛皮層次。

站在一旁邊緣,魏合大口大口呼吸着,和其餘沒入門的人不同,他沒什麼特殊的表情。

沒有沮喪,也沒有失望。只是就這麼站着。

不多時,他擡起頭,看到魏瑩在柴房邊遠遠朝這邊張望,眼裏滿是希冀。

魏合心裏終究還是一嘆。

他終於打算動用破境珠了。

無論如何,這一步,現在看來光靠他自己,是跨不過去了。

所以….

輪到魏合上去時。

他再度看了看二姐,然後挽起袖子,走上前去,站到一個木盆前。

握拳,鬆了又緊,緊了又鬆,如此反覆數次。

魏合閉上眼,深深吸一口氣。

lixiangguo

那雙眼睛,似乎在尋找著什麼。

Previous article

「紫焰妖火!」陸奇大叫一聲,終於回憶起來自己剛才烤肉所使用的就是紫焰妖火,由於此火對妖獸之肉有著專門的剋制,因此他為了加快速度,便使用了紫焰妖火,想不到此時竟然會在龍昊天的身上出現。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