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也就很是釋然。

大概這就是本地人對於他這起事件馬後炮一樣的認識。

也是認定了這就是他觸礁翻船的真正原因。

應該其中是並沒有什麼關心之情來的。

看來真是要立刻躲進自己的床位才好了。

不然,老是會Luke這樣的人來騷擾。

本來以為自己的臉皮是足夠的厚,可以應對得了眾人再多的指指點點。

但現在看來,實際上還是有些無法承受的啊。

只是他更加沒有想到,這都還不算完。

快要走到前台的時候,只隔了一堵薄薄的牆。

突然又聽到兩個還是三個女孩子正在竊竊私語。

這二樓的宿舍區,在稍微夜深一點的時分就會變得很安靜。

一般也沒有什麼客人上門來辦理入住什麼的。

也就真方便了這些前台的女孩子們聊天說說悄悄話了。

本來他沒有在意。

也不打算繼續聽下去。

以為都是和自己無關。

但那幾個有些興奮和高昂的聲音,總是要不自覺地傳進他的耳朵。

好像她們正是在聊著如今酒店裡面的大熱門。

多半會是和他有關係的吧?

想到這裡,他就情不自禁地駐足傾聽起來。

不用那麼費力地尖著耳朵去聽,輕輕鬆鬆站著也就可以聽個一清二楚。

他現在這個位置,可就是要聽到她們對話的理想處所。

好像以前聽到Bonnie她們的聊天內容,也是在這裡吧?

雖然他現在對別人隨隨便便就加在自己身上的議論,很是深惡痛絕了。

但這樣無意的聽到,也算是一種了解最新輿情動向的渠道。

算是一種巧合而不是什麼偷聽。

也還是他在這個監獄裡面,吸收一些必要信息的手段。

如果有什麼是對他的重大褻瀆或者人身攻擊,自己一定要立刻跳出來駁斥。

他一邊暗暗地這樣想著。

一邊就帶著幾分認真地傾聽起來。

不過,有些奇怪的感覺。

今天這幾個聲音,怎麼聽起來就沒有一個是Bonnie的啊?

自從昨天見到Bonnie之後,今天他倒還沒有見過她呢。 也沒有Elsa的聲音。

看來Elsa今晚沒有出現在這裡。

不然的話,這些女孩子又怎麼敢隨隨便便高談闊論起來。

沒有就好。

他暫時還不想和她立即發生激烈的衝突。

手裡面現在還沒有什麼真憑實據。

證明Cylyn的突然跑路,真就是出自於她的授意。

或者是和她有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

得等到他掌握了明確的證據之後,最好還有那Cylyn的親口承認,他才能對Elsa發難問責的。

只不過,如果他還能夠找到Cylyn,追回所有的金錢,哪裡還用得著繼續和Elsa過意不去呢?

這樣想想,他就覺得這樣的想法很是好笑。

想來也沒有什麼好解氣的。

可能最解氣的,就是在追回金錢以後,對Elsa徹底地置之不理吧?

醫騎絕塵 那樣才算是真出了一口氣呢。

目前他所能夠想到的,最嚴重程度的報復,也就是把Elsa當成一個路人而已。

只是不知道,這樣的做法,到底算是在懲罰她,還是在持續地折磨自己啊?

「怎麼會這樣?因為他一個客人而已,還要牽連到我們的員工?還不止一個員工。」

「他不是已經報了案嗎?」

天堂太遠,人間太亂 「唉,那倒是真的。不過,你也知道的啦,JC們會對他說些什麼。」

「那又怎麼啊?還不是只能怪他自己當時太傻太天真。」

「就是啊。關鍵是他現在不依不饒,一直要纏著咱們酒店。經理們也拿他沒有辦法。」

「所以就得是要藉機敲打一下員工了?他自己就一點沒有責任了嗎?」

「當然他還是有責任的,但是好像已經算是被那個騙子給懲罰過了。」

「算是吧。不過,這樣可是打擊了一大片。好幾個人都被卷進去了。」

另外一個聲音響起來。

「我總覺得有些不公平,像是在胡亂處理我們自己的人。」

「別的我不想說。但是至少那個和他聊天的小女孩總是無辜的吧?」

「才不會呢。怎麼你就看不出來?那是管理層故意那樣做的。實際就是在替Elsa找台階下啊。」

「啊?!這是為了保護Elsa?」

「唉,怎麼你會這麼糊塗,還不明白其中的關節呢?」

「現在種種信息和證據都對Elsa很不利。至少是要把她牢牢套進去的。」

「Elsa是和那個男的有過一段關係。但這樣又能夠說明什麼呢?」

「因為那男的現在一直堅持說,是Elsa主動對他那麼好,還一直向他推薦了騙子幫忙,所以才會相信騙子。」

「呵呵,他現在知道女孩子的厲害之處了?不過,好像這也不能夠說明什麼吧?」

你調香,我調心 「怎麼不能?大家都知道之前Elsa和那個騙子確實是走得比較近的。」

「而且,他那裡也有這樣的證據呢。」

「哇哦,這下Elsa要有麻煩了。」

「可不是呢。只是那個男的其實也很可恨。怎麼不自己想方設法去找到那個騙子,揪住她不放呢?那樣他不就可以直截了當地追回自己的錢財了嗎?」

「你說得倒是好聽。只是你想過嗎?像他那樣一個外國人,人生地不熟的,怎麼可能會找得到騙子呢?」

「不要說是他了。就是你遇到這樣的情況,怕也是很難找得到的。」

「那倒是。不過,如果換做是我的話,應該是無論如何都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那個騙子,也怎麼都不敢把主意打到我頭上來的呢。」

「知道你鬼主意多,別人不敢騙到你頭上,總算行了吧?」

然後幾個女孩子笑著打鬧了一番。

一個聲音又響起來。

「還是說說Elsa吧。我一直在想,她現在要怎麼辦才好呢?」

「嗨,這個就不用你操心了。她這麼聰明的人,還需要咱們擔心嗎?」

「剛才不是說了嗎,管理層把那個可憐的女孩子給拋了出來,作為替罪羊。」

「Elsa嘛,身上的責任就少了很多。」

「啊,她是怎麼做的呢?居然可以減輕罪責?」

「很簡單。人家就是一口咬定,就是因為那個男的太花心,主動去和那個小女孩口花花,又還和那個騙子有了說不清道不明的關係。」

「然後才會咎由自取,被騙走錢財。」

「她還告訴管理層的人,說是這樣的情況,是不是那小女孩和騙子聯手搞出來的都還說不定呢。」

「而她自己嘛,最多就只是有一點吃醋。但卻是什麼都沒有做。也沒有想過要因此去保護對方,還要去害那個男的什麼。」

「最重要的是,她居然還矢口否認,和那個騙子算是什麼好朋友。信誓旦旦地表示,自從那男的做出這樣一些出格的狀況之後,她也就再沒有和騙子有過接觸了。」

「啊!這可真是厲害。」

「如此說來,她就可是把自己撇了個一乾二淨。而且,這種種錯誤,都是別人造成的。也都應該是別人來承擔責任啊?」

「可不就是這樣的嘛。」

一陣驚嘆聲之後,就是短暫的沉寂。

他也是聽得有些驚心動魄的感覺。

現在他是百分之百地肯定,她們議論的就是自己的破事。

但是沒有想到,這麼快酒店就有了一些處置的措施。

而且其中還有很多出乎他意料之處。

這些隱秘,眼下就像是一塊巨大的磁石,吸引著他屏聲靜息地聽了下去。

「還真是手段高明得緊啊。」

「這算不算是傷及了無辜呢?」

「也算是有一些吧。不過,那個小女孩確實也不太會討人喜歡。」

「所以上上下下都要藉機把她擠走,也都是很可能的。」

「唉,其實她也沒有來幾天啊?人很聰明,嘴巴也很厲害。」

「可不就是那樣的嘛。但是,她又還能夠有什麼辦法呢?總得是有人來做替罪羊的啊。不管是不是心甘情願。」

「這樣看來,Elsa才是其中最聰明的那一個啊。」

「之前她所謂的這種朋友,都是跑了個一乾二淨。讓那男的一個都找不到。」

「現在又是以此為借口,把自己撇了個清清白白,毫無關係。」

「關鍵是她沒有什麼直接的把柄,可以給人抓得到嘛。」

「就是被客人投訴了,又能夠拿她怎麼著呢?都完全是沒有什麼真憑實據。」

「呵呵,就是這樣的啦。她就是一個如此聰明的女子。現在也算是達到了所有目的,又還能夠毫髮無損,全身而退。」

另外一個聲音充滿了不屑,還還有點妒意。

「說的對。她就是那種心機深沉又狠辣的女子。」

「可能你們還不知道,以前那個Ane還在的時候,她早就想擠走人家的了。」

「但都一直隱藏得很深,完全不動聲色。」

「可惜那男的偏偏又頭腦發昏,搞出來那麼一出,把趕走Ane的機會,主動送到了她手上。」

「於是就借著和那男的約會的時機,輕輕鬆鬆就把心高氣傲的Ane擠走了。」

「這一系列的事件,自始至終她都沒有直接動過什麼手呢。」

「搞得相關的人等,幾乎全部都是被她玩弄於股掌之間。」

好像幾個女孩子都被這個聲音提醒起來了。

馬上都又陷入沉默。

哇,這是真的嗎?

聽到Ane這一部分,就像有一道閃電劃過他的腦海。

簡直就是晴天霹靂。

往事也就一幕幕湧上心頭。

他緊張得像是被那一道雷電給劈中了,完全不能夠呼吸。

用別人背後的說法,對照著那些記憶的片段,他越來越覺得,真相就是那麼一回事。

原來整件事情,從頭到尾,都是Elsa在搞鬼。

儘管都已經過去了這麼久,當時的很多情緒都已經塵封起來,變得乾涸。

但是,還是難免有一股憤怒,在他的心田冉冉升起。

事到如今,他才是明白到了事情所有的來龍去脈。

現在才能夠算是徹底的恍然大悟吧?

經過別人背後的指點。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們故意如此,把那秘辛一樁樁為他揭曉。

原來,Elsa所做的一切,從一開始,全部都是些精心的策劃和算計。

從那年輕胖子的推介開始,到他忍不住和她搭訕,再從那不應該有的激情出發,一直到之後她馬上就翻臉,用著種種的借口和他徹底鬧翻。

一切的一切,絕對都不是什麼自然而然發生著的意外。

也不是源於她喜怒無常的脾氣和善妒的天性。

而根本就是她故意。

也都還儘是些按部就班的表演。

他痛苦而憤怒地閉上眼睛。

想起之前Elsa指責他的種種話語。

感覺自己的心怕是都已經破碎了一地,怎麼捧都捧不起來。

「為什麼你還要和我其他的同事說話?」

「你已經有了我,憑什麼還要去調戲其他的女孩子?」

「並且你還喜歡Cylyn,和她單獨在外面吃飯。」

「你難道不知道,我是一個特別容易嫉妒的女孩子嗎?還要做出來這樣的行為?!」

「我們以後還是不要再見面了。」

lixiangguo

「吱吱!……」水猴子看到四個人向著自已沖了過來,它馬上扔下吳健風,然後一邊叫著一邊向著最前面的那個人沖了過去。 沖在最前面的那個保鏢,只看到黑影一閃,一個恐怕的怪物已經出現在了自已的眼前,他連忙揮起匕首向著水猴子刺去。

Previous article

上樓梯的速度極快且沒有發出一丁點的聲音,一會兒工夫就到了四樓,在四樓的樓梯口的門邊貓著,從門縫裡面靜心地觀察著整個這一層的情況。 四樓本來有兩個人守著的,但是今天過年,晚上已經提前回去了一個,就只剩下一個坐在右邊半層的過道口玩著手機,過年,任何人都放鬆了警惕。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