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也在這輕微的晃動下,整個疊疊高塔樓開始向一側傾斜。

「完了完了,要倒下來了——」

孩子們的尖叫聲不絕於耳,不過塔樓卻保持着巨大的傾斜姿勢來回晃動着停了下來。

「嗚……哇!」

大家都對眼前傾斜無比的疊疊高產生了質疑。

「這、這是怎麼做到的呀?」

「要不要問問王老師?」

「我知道!我知道!這就是書上說的披薩斜塔,就算塔是斜的也不會倒!」

「我吃過新奧爾良烤雞腿披薩,你說的這個披薩是什麼口味的?」

「吃吃吃,你就想着吃!死胖子。」

綠衣服男孩踢了一旁的小胖墩一腳,正當他準備上前去繼續比賽的時候,夏晚桃卻像是發現了什麼似的,忽然扭頭望向窗外,見到了夏霧雨和正被她推搡著胳膊肘的徐聞。

「是霧雨姐姐!還有徐聞哥哥!」

夏晚桃今天顯得特別高興,她大力地向著,而當綠衣服男生準備抽木條的瞬間,整個疊疊樂高塔也應聲灑落。

「哈哈,男生隊輸了,今天又是我們女生隊贏了!」短髮女生在一旁高興地拍手。

「不、不算不算!是夏晚桃揮手颳風才」何明浩指著夏晚桃道,「你別走,咱們再比一輪!」

「誒嘿……那就不用比啦,今天算你們男生隊贏了。」

面對夏晚桃幾乎是敷衍的態度,何明浩當然不會覺得開心。

「什,什麼叫做算我們贏啊!本來就是我們這邊比較厲害,你們還不承認……」

「我沒有不承認呀,明浩你最後那一招確實很厲害!但是呢……晴姐姐經常教導我,小朋友們在一起玩的時候,友誼第一,比賽第二,我們不可以太看重輸贏,否則會破壞了小夥伴們之間的感情,你覺得呢?」

夏晚桃說話時一直背着手盯着何明浩,何明浩似乎不太敢和夏晚桃對視,輕輕應了一聲就別過頭去,夏晚桃繼續和何明浩講道理。

而在同一時間,夏霧雨也在和徐聞爭執著先前的事情。

「剛才是你出手的吧!」

夏霧雨盯着徐聞。

「是又如何?」

徐聞一副不屑的語氣吐槽道,「這個綠衣服小鬼頭偷奸耍滑,凈整些下三濫的手段,我還就不能幫幫晚桃了?」

「我倒不是覺得不行……我還挺支持你的。」

徐聞的幾波操作拉了夏霧雨不少好感度,只見她蜷著頭髮絲兒,盯着遠處嘟嚷道,「我是沒想到……你原來還挺護短的。」

「若是我們昊天宗的弟子在外面受人欺侮,我們宗門的長老當然也會出手討回公道,在我們乾元界再正常不過了,否則宗門何以立威?」

「不過啊……你也別誤會,這個林明浩也不算是什麼壞孩子,她其實跟我們家晚桃情況差不多。」

夏霧雨解釋道,「他是爸爸去世,跟媽媽兩個人相依為命,他媽媽工作很忙,每天要到很晚才會來接他,家裏估計沒什麼人管,所以才——」

「沒什麼人管是理由嗎?我覺得你姐的壓力可不比這個何明浩的媽媽要小多少。」

徐聞正色道,「她要花工資養活你、晚桃還有我加上自己四口人,平時打了那麼多份工,她也沒有抱怨!」

「靠我姐來養活你,那你還很驕傲咯!」

「這才不是重點。」徐聞搖頭道,「重點是,就算這樣,夏晚桃起碼也沒有變成一個令人討厭的幼崽,我覺得你姐姐的功勞應該是最大的。」

「那確實……不管再忙,我姐每天都給晚桃講睡前故事……」

「徐聞哥哥!」

夏晚桃這時剛衝出教室,然後一把撲進徐聞的懷裏,由於身高差和衝擊速度太快的關係,晚桃當場給了徐聞一記致命打雞。

徐聞因為極度的痛苦而扭成了X型腿,臉上的五官也都緊在一起擰成一團,夏晚桃則拽著徐聞的衣角,望着躬身下來的徐聞,露出有些震驚的黑化表情。

「對不起,徐聞哥哥,剛才撞到你的小吉吉了,你看上去好像很痛哦。」

夏霧雨則強忍笑意去摸晚桃的額頭,「他沒事,我們先……噗……先回家。」

「啊?可是徐聞哥哥看上去好像——」

「沒關係的!你徐聞哥哥——噗——是什麼——噗——噗哈哈哈哈!」

竟然還敢笑話本仙尊——

徐聞現在感到十分惱火,這幫恩將仇報的死丫頭,還有死小鬼……

我真是看錯你們了……「凡哥!」

阿Tan看到李曉凡后也是一臉的驚喜。

他親熱地拍了一下李曉凡的肩膀,高興道:

「好久不見!凡哥,聽工廠的老工友們說你現在發達了,當大老闆啦?」

隨後上上下下打量李曉凡一番后道:

「嘖嘖,看看當了老闆以後就是不一樣,筆挺的襯衣、西褲,錚亮的

《重歸新加坡1995》第411章秀芬屬於那種半夜心血來潮的女生 本來是想和韓風說這件事情的,不過想了想,這件事情畢竟和韓風有關係。為了不給韓風增加負擔,所以白蓉蓉並沒有說出事情的真相。

「可能是我說錯什麼話了吧!才把父親氣成這個樣子。韓風你說到底該怎麼辦呀?醫生叔叔說只有你有辦法。」

韓風聽到這裏皺了皺眉頭,連忙望向身邊的醫生。看着醫生一副和善的樣子,韓風並沒有說什麼。

「那就拜託醫生叔叔帶着蓉蓉先去休息休息,這裏交給我來處理就好了。」

醫生點了點頭,然後望向旁邊的白蓉蓉:「白小姐跟我先出去吧!我們就不要在這裏打擾這位少年了。」

白蓉蓉雖然有些不舍,不過還是點了點頭。畢竟她還是比較相信韓風的實力,因為她知道韓風是不會讓她失望的。

白蓉蓉望了一眼韓風,然後不捨得離開了。

韓風這時再看向躺在床上安靜的白老爺子,然後看了看白老爺子的鼻子,立馬皺起了眉頭。

隨後他突然想到什麼,嘴角各露出一絲笑容,又把了把白老爺子脈。

「白老爺子現在他們都出去了,你也沒有必要繼續演戲了。」

此話一出,躺在床上的白老爺子手微微抽動了一下,不過並沒有其他反應。

韓風看到之後,嘴角不經意露出了一抹笑容:「我也不知道白老爺子,你為何要在他們面前裝病?不過應該是和醫生串通好了,想讓我過來吧!如今我都已經來了,白老爺子就沒有必要繼續裝下去了。」

韓風有一些無奈的笑了笑,現在看來一切也就說得通了。

想來應該也是白老爺子和醫生想要聯手把自己騙過來,不過韓風並不知道白老爺子有什麼目的,所以中當然還是有些疑惑的。

白老爺子聽到這裏,緩緩的睜開了眼睛,眼裏有一種不易察覺的意味。

「看來你小子還是有兩把刷子,那你知道我今天騙你過來有什麼目的嗎?」白老爺子看着眼前的韓風,眼裏多了幾分讚賞。

如果這小子不是自己的女婿,白老爺子或許會重用他。只不過現在自己的女兒對這傢伙可是很迷戀的,這也是白老爺子騙他過來的原因。

韓風搖了搖頭,他並不知道有什麼理由值得白老爺子大費周章,所以心中也是很疑惑的。

「在下並不知道,就是覺得白老爺子下次可不能用自己的身體開玩笑了,而且這樣也會讓蓉蓉傷心的。下次白老爺子想要見我的話,直接給我打電話就行了。」

白老爺子望着眼前的韓風,緩緩的說道:「通過這段時間,我也看出了我女兒的心意,我女兒現在已經是非你不嫁了。但是你也知道,你們家是不允許你當上門女婿的,所以我想讓你和我女兒斷了這層關係!」

白老爺子直接說出了自己的目的,咄咄相逼的樣子,倒是讓韓風有一些措手不及。

「白老爺子,我以為你會答應我們倆的親事的。我對蓉蓉的心日月可鑒,希望白老爺子還是成全我們倆人吧!」

白老爺子看着韓風誠懇的模樣,最終還是妥協了。

他望了一眼面前的韓風,然後有一些無奈的說道:「罷了罷了,看你這兩次都比較積極的樣子,我就同意你們倆談戀愛。以後你們倆人就不用遮遮掩掩了,只不過結婚的事情我還得考慮考慮。」

韓風聽到這個消息之後,一臉不敢相信的樣子,看着眼前的白老爺子。

畢竟他已經做好了和白老爺子做鬥爭的準備,卻沒有想到白老爺子竟然同意了他們兩個人的事情。

韓風激動的一把抱住了白老爺子:「岳父你真的是太好了,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同意我們倆人的事情。你放心吧,我會好好照顧蓉蓉的,也會得到你的認可。」

白老爺子被這突如其來的擁抱嚇得不輕,看着緊緊抱住自己的韓風,立馬皺起了眉頭:「雖然我現在的病已經好了,但是也一把年紀了,你再這樣的話,我這一把老骨頭可是要散架了。」

韓風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於是連忙鬆開了自己的手,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不好意思呀,岳父。剛才太激動了,所以……」

白老爺子咳嗽了兩聲:「誰是你岳父?我現在只是答應你們兩個人談戀愛,還沒有答應你們倆人的婚事呢!好了好了,我也不打擾你們了。趕快去找蓉蓉吧!現在已經不早了,我這把老骨頭還要休息呢!」

韓風連忙點了點頭,一臉激動的看了一眼白老爺子,心中當然也是特別高興的。

另一邊的白蓉蓉焦急萬分的在客廳里走來走去,眼神一直望着自己父親的房間,看得出來也挺為他父親着急的。

相反旁邊的醫生倒是顯得比較淡然的樣子,望着白蓉蓉的模樣,連忙說道:「白小姐你也不要太着急了,我想以韓風的能力應該是可以治好你父親的,所以你只需要在這裏靜靜等待着就好了。」

可是白蓉蓉怎麼可能放一個下那顆心呢?畢竟是她讓自己父親變成那副模樣的,她心裏當然是不好受的。

「醫生叔叔,我父親會沒事的吧?」

看着白蓉蓉着急的樣子,醫生點了點頭:「放心吧,你父親肯定會沒事的。」

就在這時韓風也走了出來,輕手輕腳地關上了房門,這才鬆了一口氣。

在客廳里的白蓉蓉看見韓風走了出來,於是連忙走到了韓風的身邊,一臉着急的看着韓風:「我父親現在怎麼樣了?他不是好好的嗎?怎麼會突然變成這個樣子?」

看着白蓉蓉着急的模樣,韓風寵溺的摸了摸白蓉蓉的頭:「放心吧,蓉蓉。白老爺子現在沒什麼大礙了,只需要好好休息休息就行了。」

醫生看着兩人的模樣,當然也明白了白老爺子的意思,於是默默地離開了。

可是白蓉蓉還是有些不放心:「那我先進去看看我父親的情況吧!」

。「山羊人抓住了嗎?」

陳凡端起茶水輕輕的抿了一口問道。

「據我所知,應該是沒有。」

柳崔月搖搖頭接着說道:「對了,你離開那天有一個奇怪的人來找過你。」

「奇怪的人?怎麼個奇怪法?」

陳凡放下手中的茶杯,好奇的看着柳崔月,什麼人居然讓她都能覺得奇怪。

「說不上來,是一個中年人,駝著背,每說一句話都會咳嗽幾聲,但整個人看起來又是精神奕奕。」

柳崔月比劃了一下中……

《民間詭異筆記》第一百七十八章743局的邀請 驕傲如易歌,又怎麼可能再次低聲下氣去討好顧三秋。

他易歌乃是未來學府高層,如今在這麼多學生面前已經很沒面子了,還要繼續丟人?

那不可能!哪怕魚死網破,也不能失去僅有尊嚴!

易歌深吸一口氣,既然他已經決定魚死網破,自然不用那麼客氣了,連說話似乎都有了些底氣。

他淡淡道:「顧老,我們學府非常歡迎您來講課,陳玄是你小老弟的事我也事先不知情,這事確實是誤會,您生氣我也能理解。但,也請您理解一下我們,我作為老師,也是有管教學生的責任的,我也是因為陳玄對你們專家組的專家不敬才出手懲治他的。」

「陳玄是您的小老弟,他同時也是我們學府的學生,老師出手管教學生,這是天經地義的事,這您應該也不能說什麼吧?」

他娓娓道來,既點名了他是因為陳玄不尊重楚習才出手的,又隱晦的表明了態度,我出手管教學生這是天經地義的,所以,於情於理,他都沒錯。

只是,課堂上的學生才不會信了他的鬼話,明眼人都知道,很明顯,易歌早就存了收拾陳玄的心思了,不然他一個老師,怎麼要廢掉一個學生的修為。

顧三秋冷笑一聲道:「你口口聲聲學府學府,你能代表南瞻學府?你這是在拖着南瞻學府跟萬族研究所交惡!」

南瞻市第一學府,萬族研究局,兩方交惡?

眾人全都愣住了,需要這麼嚴重嗎?

這裏的交惡,並非是打仗,而是指兩邊關係降到降到冰點,互相不來往。

就因為一個學生,兩大機構要鬧得不可開交?

顧三秋這大佬,說出來的話就是不一般,一張嘴威脅意味明顯。

你不是代表南瞻學府嗎?與我們萬族研究局交惡的後果你能承擔的起?

怕是你們學府的府主都不敢說這話吧。

易歌背後冒出冷汗,他凝視着顧三秋,認真問道:「顧老,兩方交惡?需要做到這種地步?」

顧三秋呵呵冷笑:「不是我要做到這個地步?這不是你乾的好事嗎?作為南瞻學府半個高層,要對我們萬族研究局的一名中級研究員動手,還要廢掉我們的研究員的修為。南瞻學府好樣的,這麼不把我們萬族研究局放在眼裏的嗎?」

易歌一怔,急道:「易老,你說話要講證據,我什麼時候對你們的人出手了?」

給他一百個膽子了,他也不敢對萬族研究局的中級研究員動手啊!

研究局就那麼點人,所以極其護短。

lixiangguo

如果王叔說話真的好使的話,那怎麼會連個住處都沒有,天天在這輛跟自己年紀差不多大的裝甲車上睡覺?

Previous article

這一刻,蘇蔓再次清楚的意識到,只有她真的強大起來,那些人才不能再傷害她,看輕她!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