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乍看之下,宛如扛天而行。

「轟」

張嘯終於踏出第一步,只此一步,腳掌落地的時候,竟然發出如此巨響,腳印深三寸,有如踩雪一般將土地都踩了進去。

「你!……」

三鬼被張嘯的悍勇氣質震懾到,心悸不已,在這個剎那,居然語無倫次,不知要說什麼了。

有了第一步,自然要走出第二步。

瞭然無懼,扛天而進,不管周圍的氣氛是如何地肅殺沉重。

但沒有什麼能夠阻擋,前進的腳步。

「轟」

第二步!

一股龐大無比的凜冽氣勢登時從張嘯身體里衝出,洶湧磅礴!

到了這裡,三鬼已然知道他要幹嘛了,張嘯無法直接破開這刺地血槍,無奈之下,竟然直接往自己走來。

自己此時同時催動著刺地血槍,無暇其他,可自己還有血鐘罩護體,這個小子倒是有什麼手段敢直接上前。

「好!我倒要看看是誰的速度比較快!刺地血槍,鎮!」

一寸!

血槍立時又下降了一寸。

張嘯「嘩」地就是一口鮮血吐出。

一步!

威壓之下,重傷之下,張嘯又往前邁出一步。

強大的壓力之下,張嘯站立得仍然是穩如泰山,血污之下,流露出一股氣吞山河,不可一世的氣勢。

一步!一寸!一寸!一步!

血槍壓頂,威壓萬鈞,張嘯一面吐血的同時,身上的傷痕也在不斷的地增加,血汩汩往外流!

但是神態之間那紅威武豪勇的氣質卻有增無減!

「小白毛鬼!不是你一個人才有舌尖血!胖爺跟你拼了!」

張嘯大叫!舌頭一伸,兩排牙齒重重一扣!

一口精血吐出,於此同時運轉全身經脈,搬運元海的元氣。

所有元氣經由經脈已然全部拿出!

破釜沉舟!

拼了!

剎那之間,張嘯周身燃起了熊熊的火焰,肥胖的身軀在一瞬間爆發出璀璨無比的光芒來,照亮天際,

月光在這時顯得無比黯淡,或許它是覺得自己無法與張嘯那太陽一般的光芒較量,竟然直接鑽到雲朵里去。

烏雲蓋月,但是這裡此時亮如白晝。

張嘯已然變成了一顆小太陽了,乍看之下,就好像是他自己都在燃燒一樣,火焰熊熊,氣沖霄漢,熱浪一陣一陣打來,有如酷暑。

滋滋滋……

大片大片的火焰洶湧而出,直取三鬼。

兩人此時只有三五尺的距離,張嘯儘力運轉,烈焰如電激射飛出,長度超過一丈。

只一個眨眼的時間,火焰徹底就將三鬼緊緊地包圍在裡面了。

三鬼躲在血鐘罩裡面,血槍指天,依舊催動這那刺地血槍,但是那種熱得內臟都要被燒熟的感覺真的是難受得很,要不是這個血鐘罩,只怕自己要被活活燒死。

饒是如此,溫度極高的火焰不斷舔舐著血鐘罩,將其緊緊困在裡面,居然發出火燒乾柴噼里啪啦的聲響。

三鬼催動刺地血槍劈頭蓋臉打下是為攻!

張嘯手持雙斧支撐清氣迎難而上是為守!

血鐘罩是為守!

火烈焰是為攻!

血戰到底!大家都是拼盡全力,稍有不慎,落敗一方,很有可能,屍骨無存!

針尖對鋒芒!

實力對抗,誰的元力最先枯竭,誰就是輸家。

火焰滾滾,將五丈以內的積雪全部都弄得溶化了。

血槍沉重,將腳下的土地壓得龜裂不已!

慢慢地,雙方都生出一股力不從心的疲憊感,如此打法真的是消耗太大了。

火焰的範圍縮小了,血槍的氣勢也變輕了。

但局勢依舊是勢均力敵,誰也奈何不了誰!

突然,一道聲音響起。

「你奶奶的白毛鬼!」

說話之人正正是倒地的三煞,剛剛那一擊實在是受傷很重,直到此時才勉強掙扎得站起來。

「噗!」

一個身穿青衣的人口吐鮮血,也緩緩站起,正是黃騰四煞之首——大煞,「三弟!上!」

此話一出,血鐘罩裡面的三鬼立時嚇得是魂飛魄散!

「上」字還未落地!

大煞三煞同時動作,閃電一般劈出兩道劍氣。

劍氣不復盛時凌厲,但是一往而去,依舊撕裂空氣,不失強橫!

「不!」

三鬼大叫!一張臉更是慘白,暴熱十分的環境里,居然冷汗直流,如墜冰窟!

但是三煞大煞可不會停手!

已經出去的劍氣就好比潑出去的水,無法收回。

「你們!」

還在高空之上戰鬥的大鬼終於被下方的情形嚇到,事態照這樣發展下去,會是如何,真的是想都不敢想!

「小凌!弄他!」

張嘯仰天大喝,聶凌面色凝重,不言不語,卻在極短的時間裡,刷刷地砍出一劍又一劍,劍影重重洶湧而出,一圍而上,全部將大鬼圍在裡面。

天空之上,光芒四射,閃耀無比。

轉眼之間大鬼被無窮無盡的劍勁籠罩著,無能為力。

「轟」

大煞三煞的劍氣終於打到。

兩道寒芒劍氣同時打去,發出一聲巨響。

不是打在鐘罩上面鏗鏘的聲音,而是沉悶的聲音。

原來這一切都是兩人有意為之,不是打在鐘罩上,而是打在三鬼腳下土地。

兩道劍氣打去,區區泥土登時碎裂崩塌。

腳下的實地一瞬間沒了,三鬼立時站立不穩,一個踉蹌。

「轟」

一聲無與倫比的巨響,有如隕石落地。

三鬼一被打亂陣法,那刺地血槍一個偏移,斜斜刺過一邊。

刺地槍果然是非同凡響,一槍打下,亂石崩飛,有如地震。

飛沙走石的,不用等煙塵散去,就知道下面定是出現了一個又大又深的坑。

張嘯早有準備,兩條腿好像是鋼釘一樣死死貼著土地,穩如泰山。

「白毛鬼!胖爺今天就要你的命!」

「突」

火焰在一瞬間又暴漲幾分。

「咔嚓咔嚓咔嚓……」

倒地之後,血鐘罩再也承受不住,竟然發出金屬碎裂一般的聲響。

「碎!」

暴喝之後,烈焰一股腦地從張嘯的身體周邊飛出,全部圍住三鬼!

「不!」

三鬼亦是大叫,不過這是絕望的吶喊。

「大哥,救我!」

奈何大鬼被通體劍芒圍住,連說話的精力都沒有,如何來救!

「咔嚓!」

伴隨著最後一聲「咔嚓」響聲,血鐘罩在一瞬間破碎。

火焰如潮水一般鑽入,好像要將裡面全都給灌滿一樣。

「滋滋滋滋……」

「啊啊啊啊……」

火燒衣物,火燒毛髮,火燒聲連連,慘叫聲亦是連連。

「白毛鬼!受死!」

張嘯身子一動,霍然出手,兩斧生風,有如雷動,五尺距離,又有多遠?

眨眼之間,張嘯已然衝到,兩把巨斧透著霸道無比的鋒芒,身子一躥到,閃電出手,有如霹靂雷霆,對著還在慘叫呻吟的三鬼直直劈下。

金光!黑虹!火焰!

開天闢地,蠻橫雙斧一出,摧古拉朽!

「轟」

「轟」

大地在受到滔天大力的斧擊之後,迅速崩裂!

雙斧重重砍在地上,兩道寬有一尺的裂縫一路蔓延而去!

大地都砍裂了!

其中的三鬼在早就被砍成三段,然後熊熊火焰一涌而上,焚燒一切,顆粒不留!

如此烈火,土地都被烤焦,發出瓷器一般黑亮。

區區血肉,如何能擋,詭異三鬼,這一次真的是變成鬼了!

灰飛煙滅! 熊熊燃燒的火焰慢慢散去,空氣之中充滿烤焦的氣味。

哪裡還有什麼三鬼的影子,空氣中瀰漫著的烤焦味道就是三鬼。

灰飛煙滅!

但是張嘯的情況也好不到哪裡去,強行吐出一口精血,真元都受到了些許的損耗,元氣更是消耗得乾淨徹底。

是以一看到這斧下再無三鬼的影子之後,再也支撐不住疲倦的身子,整個身軀不受控制地就轟然倒地。

「砰」

「張小弟!你沒事吧!」重傷后的三煞還有大煞看到張嘯倒地,第一時間就趕了過來,卻忘了自己身上也是一個老大的傷口還在不停地往外滲血!

lixiangguo

雖然說日雀也是族群活動,但是不同於夜雀,它們性格異常的溫柔,不會主動攻擊其他異獸或者人類的。

Previous article

「凱特,你不能總是這麼排斥更加商業化的影片,它會給你帶來更多的好處……」李奧納多皺著眉頭看著瑪格麗特,試圖勸說她改變主意。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