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之後塞西莉亞、無頭學姐又匆忙響應,幾人直接將『死亡並聯』擴散到整個中土,三家聯軍自然實力暴漲,不過死亡並聯也徹底脫離控制,開始席捲全球。

最終一切都徹底失控,渣渣撒作死作大發,對此有心無力。全球災神為他埋單,那是一場持續了數年,影響力絲毫不弱於『水銀天災』,經濟財產損失甚至更勝一籌的大劫難。

不過如今這條時間線上,三人表現的極為克制。渣撒徹底壟斷了『死魔網』;學姐成功進階大死神,並且準備坑隊友;塞西莉亞拿到了更多的權利,三人表現的都比另一條時間線更加出色。

……

雷奧所開發的『並聯技術』,最可怕的就是『雪崩式連鎖反應』,當並聯範圍超出『一塊大陸』后,就會徹底失去控制,自發進行。這也是平衡之鏈一直在積极參与『終極神脈並聯』,提前準備的原因。

如今東域完成『主脈並聯』后,成為一張超級『骨牌』,只要搭配中域七蘿莉掌握的『神脈並聯雛形』、南域的『局域並聯網路』,西撒手中的『死魔網』,足以掀起一場覆蓋整個中土的巨浪。

然而這還不夠。

如果西撒成功完成『死魔網』→『大死亡圈』的進化。那麼『終極神脈並聯計劃』,便可藉助『大死亡圈』留下的痕迹,迅速覆蓋全球,再搭配其他大陸布置的『並聯網路』,一舉完成『終極神脈並聯』,將全球世界之脈融為一體,從而操控『世界之渦』,甚至進一步掌控整個宇宙。

不過平衡鏈的核心們,都沒有著急啟動這個項目,因為『終極並聯』一旦開啟,就無法暫停或者結束。所以各方都搶在計劃之前,儘可能多的在世界各地安插布置後手。

作為主動這項計劃的『平衡鏈』,自然有能力提前安排哪些勢力的『神系』、『真神脈』成為並聯的核心。西撒一手促成的『死亡圈』,就是『終極並聯』的重要組成部分,那時候的西撒,也將取代博格成為平衡鏈『核心』之一。

……

如今西撒、無頭學姐、塞西莉亞的都處在穩步發展狀態,並且了解『並聯技術』的內情,因此並不急於迅速完成『大死亡圈』,反而打算在此之前,再一次擴大自己的影響力。

「那麼下一步,就定在南域如何?」西撒揮手布置出一張中土地圖。

如今中土五域,西方世界被西撒獨霸,建設了『死魔網』,蒸蒸日上。北域,那是塞西莉亞的底盤,有三個雙面卧底的女兒。中域,是中央冥界的勢力範圍,西撒安插了『瘟疫之地』。

東域已經完成了『主脈並聯』,由元素殿、白銀密會、伊斯塔爾共同治理,外人很難插足其中。幸虧西撒提前在那裡安插了卡蜜拉的『死亡喵神殿』,只待大死亡圈席捲中土之時,作為卧底從中接應。

現在,中土之大,還能夠插手的地方,就只有南域這最後一塊版圖了。

「南域,不錯,這裡的死亡災神都很一般,大量死亡許可權閑置,很適合我們發展!」無頭學姐看到地圖,點頭贊同。

中域南域一線之隔,中央冥界一直試圖染指土地肥沃,氣候宜人的南域,將死亡的陰影覆蓋過去。

不過南域擁有『原罪財團』、『觀測塔』、『零之環』、人馬之王等一眾超級實力,任何一家都足以和『中央冥界』分庭抗禮,所以擴張工作並不順利。

中土的南域,曾經異常繁榮,沿海地帶的商船與海族貿易,往來於南洲、熱洲之間。此外,南域邦國林立,沒有大型國家。這些小國背後由各大神系操控,戰火不斷,傭兵橫向,富裕又混亂。

一個戰火燃燒的城市中,你可以看到被飢餓病痛折磨的可憐難民,被炮彈轟炸成篩子的平民區;也可以在一街之隔外,看到綠茵環繞的豪華別墅,摟著人外娘泡在泳池看導彈炸煙花的土豪。

學姐私下在南方聯邦中,購置了大量次神脈,擁有很大的勢力,並且組建了自己的傭兵團。暗中操控了兩個小邦國。

塞西莉亞同樣是女土豪,早早就買下了幾個風景優美的小王國。懾於『北冥界』的凶名,並沒有哪伙實力願意在她的私人領地交火。

至於西撒,他曾經就在南域戰場混過,在無限山招攬了當地一位頂級死亡次神,不久前又暗中派遣『拜倫』來此處傳道,早有入侵的打算。

塞西莉亞贊同道:「如今的局面很好啊,正適合我們動手。」

自從南洲被魔潮污染后,大量『南洲』難民移民遷至南域,土地資源緊缺、工作問題、外來人口衝突,最終導致南域動蕩不安。

不僅如此,隨後又發生了外域入侵,外星人的一處戰場就出現在南域。接著又有魔化彈接連引爆,千里土地化為人間愛魔域。再往後的局域神脈並聯,血海移民外遷,魔女保守派的低調落戶,天界山傳送門的定位,最終讓南域成為了中土最混亂的一處地方。

這裡幾乎每天都在打仗,這裡次神更換的頻率最快,這裡低級次神偷獵最為嚴重,這裡武器不值錢,這裡是世界各大軍火財團的兵器試驗場,這裡是錫蘭各大主脈文化交流最頻繁的地域,這裡擁有世界各地的移民……(未完待續。) 南域的包容性非常強,這裡的原住民只佔總人口的四分之一,其他全是其他主脈的移民。因此南域的災神圈,從不介意外來者入侵。

只要西撒三人不打算徹底壟斷『南域』的死亡許可權,那麼沒人在乎他們將魔爪伸入南方,只要你守規矩就可以。

「那麼,聯手還是分開單幹?」西撒看向兩個妹子,詢問道。

「當然是分開了,難道你想被南方諸神聯手抵制?」塞西莉亞白了西撒一眼。

「那就劃分地盤吧!」學姐指了指地圖,開口催促道,「我控制的國家在這裡,以『蘭侖』為核心的這片區域,歸我。」

「我已經買通了『哥倫布』,他將離開中央冥界,帶領一支亡靈大軍在我的資助下,前往南域攻佔領地,重新入災。西撒,把他當家人都交給我!」塞西莉亞睜大一雙美眸,可憐兮兮的望向他渣渣撒。

「我有什麼好處?」

「沒良心的!看在我們孩子的份上,你就不能體諒一下我這個單身媽媽嗎?」

「……」西撒果斷跪了。

很快,西撒也在地圖上挑選了幾個位置,其中就有拜倫傳教的『肌肉圖騰神教』。

南域除了少數富庶國家,以及各大神系、財團定居的城市外,其他地方一隻戰亂不斷。所以西撒只要化一化妝,就可以派兵去攻打隨便哪條真神脈。

哪怕就算他身份暴露,只要以世界之渦發誓,保證不再去爭奪第二條『真神脈』,那麼有資格留在南域。

死亡殺戮不斷的南域,每年都會折損大量神靈。為了吸引外來優秀災神定居,彌補災神虧空,提高本土『神界』的綜合實力,允許有特殊技術的災神,在南域佔據一條真神脈(比如共鳴體)。此外,南域還高薪招聘那些域外的真禍,曾經放棄真神脈的災神……

定計之後,死亡三巨頭只是寥寥數語,便口頭瓜分了南域的『死亡資源』。不久之後,一場籠罩南方世界的死亡陰謀便在悄然中進行,直到所有人反應過來時,整個南方一切生物的生與死,都將被渣撒等一干幕後黑手操縱玩弄,從此你命由我不由你。

到那時,三方聯手其啟動『死亡並聯』,一舉霸佔整個『中土』的死亡力量。計劃一旦成功,他們幾位主腦加在一起,絕對是『半步永劫』級別的大佬,干涉整個星球、一切神系、神國的生死法則。走到一個災神所能達到的極限,比起雷奧也不會遜色多少。

……

與此同時,在遙遠南域的某處偏僻峽谷中。

這裡曾經是當年第一次『外域入侵』時,外星人修建的臨時基地。第一批進入錫蘭的外星入侵者,它們對錫蘭一無所知,它們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

它們不明白『升格反應』的可怕,隨意離開隔離服,接著被錫蘭平民習以為常的『高濃度元素輻射』輕鬆殺死。那些躲在宇宙戰艦中的高層,也會在緩慢的在『元素規則環境』浸泡下,出現緩慢的靈魂磨損。

除非強制『升格』,否則外域生物進入錫蘭,就是一場自殺。只有再死之前不斷繁衍,才能一點點提升後代的抗性,被動升格。

不過那時的外星人並不明白,他們對神奇的『錫蘭』充滿了好奇,他們掠奪一切進行研究,植物、動物、礦物,空氣、水、光、元素、能力者、次神、世界之脈……

甚至,有一支外星人科研團隊,申請一個項目,希望向地下挖掘,想要看一看傳說中的地底世界。

錫蘭的地底世界,在第二紀元風光異常,這裡原本是大血海的內部運輸系統。當血海被世界之渦代替,最終被封印后,地下系統被空置,在『第二紀』演變成廣闊的地下世界,曾經一度繁榮無比。

如果第二紀初期能夠再延長一段時間,那麼地下世界甚至會誕生屬於自己的『世界主脈』系統。

當時間來到第三紀元初的『元素貧瘠期』,沒有『神脈系統』的地下世界開始衰落,如今變成類似『岩洲』的貧瘠之地,遺忘之地。

……

數年前的『外星人』科研團隊,在掠奪大量文獻資料后,終於勘探出一處『地下世界』入口,並在這山谷之中構建了秘密之地,打通了通往地下的道路。最終,這支科研團,在荒蕪偏僻的『地下世界』,建設了一座巨大且堅固的實驗室。

最後,錫蘭現世的反擊戰爆發,外域入侵者被打的節節敗退,紛紛退守『天界山』。這支科研團失去了物資支援,最終困死在山谷中。而記錄這個實驗項目的飛船,也被錫蘭反擊軍擊毀,數據水晶被丟在廢品回收堆中,最終徹底遺失。

直到百萬年之後,當錫蘭完成『世界之渦大爆發』,徹底寄生外宇宙后,這處遺迹才被某個全新的勢力佔據,當做一處秘密基地使用。

而在此之前的無數年頭中,這只是一個黑暗空曠的封閉空間,沒有任何生命存在的跡象。

然而這一天,歷時發生了扭曲。

在一片漆黑的實驗室倉庫中,突然閃爍起色彩不一的光芒。這是五口巨大如棺槨的營養倉!半年之前,這間空蕩蕩倉庫還什麼都沒有,而從外星科研團全員陣亡之後,就再沒有人進入過這裡。

那麼現在這五口棺材,全是憑空出現的!

這時,五口營養倉停止閃爍光芒,伴著大量的白色凍氣,艙門緩緩打開。很久之後,才有一隻強壯有力,卻又慘白的手臂,從第一口營養倉中伸了出來,用力攀住艙門的邊緣。

手掌表現的十分笨拙,彷彿被凍僵后完全不聽使喚,正努力地活動,試圖找回重新控制的感覺。

這時,另外幾口營養倉中,陸續傳出痛苦的呼吸聲,急促喘息聲,彷彿一群冰封許久的屍體,再一次復甦一般。

……

「嗬……,呼呼……,這是哪裡?我……是誰?……頭好痛!……我……我是白鳥星雲…第六…死神反抗軍,軍團長!……代號『無根者』……我是偉大sss級星際英雄,擁有最古魔神之血的後裔!……我,我穿梭時空而來……這裡是宇宙根源……一切噩夢的起點……邪神之巢錫……潘多拉支點……蘭艾姆恩……不可名狀之物的故鄉……吞噬紅淵的究極邪惡概念聚集地……我,要阻止席捲整個宇宙的死亡之潮……我,我要殺死終極宇宙最可怕的概念體……終極宇宙的死亡化身……永恆冥土之主…萬惡之源…死魔網.西撒.別西卜……!我要……逆轉未來!」(未完待續。) 『世界之渦大爆發』在今天看來,不過一場可能性高達99.99%的推論,儘管所有災神都認可這一理論,西撒也通過『外宇宙殖民』驗證了這一理論的可行性。

但它還未發生,就只是一個推論。

儘管無論平衡鏈、虛數根,還是地獄意志以及其他永劫、超級勢力,多麼重視『世界之渦大爆發』,但除非親眼所見,否則沒有人能真正認識到,這場變革會給錫蘭、核晶壁,甚至外宇宙帶來怎樣的變化。

錫蘭星球的體積,放到外宇宙,不過是一顆不起眼的行星。無論『重力』還是『直徑』,都屬於中等行列,外宇宙比錫蘭更加奇異的星球多不可數。

當然,錫蘭君是獨一無二的,因為它是萬界之心,連接整個外宇宙不同的角落,是坐標的樞紐。同時這裡有世界之渦,有世界之脈,有超凡之力……

如果將錫蘭君內部一切神國空間,特殊空間、禁忌空間,徹底解放出來,拼湊在一起。那麼一顆小小的『錫蘭』,總體積甚至超過一個星系。

但這和一個大星系、大星域、星雲、整個宇宙相比,依舊渺小到微不足道。

然而世界之渦爆發后,就這麼一個小小的『核晶壁』,將會像一刻破殼種子,在全宇宙的範圍內徹底寄生開來。

當『核晶壁』與『外宇宙』通過『世界之脈』連接到一起后。降格與升格同時進行。

那時候,錫蘭一切生物的力量等級,便不再是如今的『渣、覺醒、患、害、禍、災、劫』,而是要在這個基礎上,再乘以『外宇宙:核晶壁』的係數。

整個『物理宇宙』是『核晶壁』的多少倍?那麼理論上一根世界徹底解放后,力量就會提升多少倍。衝刺『世界之渦系統』與『外宇宙』畫上了等號。

假設一條次神脈,成功寄生在一顆生命星上。那麼原本的『次神』,就會在『降格』中膨脹成『星球之主』。當世界之渦爆發后,從外宇宙生命的角度看,任何一個從『錫蘭』走出來的生物,都將成為神話中的怪物。

『世界之渦』爆發前,『核晶壁』的等級雖然遠高於外界,但這個差距還以通過各種方法彌補。比如用『純粹的世界之力』為一個外星生物洗禮,強制升格,使其適應錫蘭的環境。

然而當『世界之渦』爆發后,核晶壁內外徹底連接,一切『世界之脈』都將得到解放,徹底寄生外宇宙。那時候,雙方的差距會無限制的提升,想要提升已是妄想。

在那個年代,有一句話:『錫蘭的渣渣生來為神!』

如今的『錫蘭土著』們並不清楚未來會發生什麼,而外宇宙的外星人,只將錫蘭原住民當做特殊而又強大的生物。

不過在未來的世界中,死魔網在『世界之渦』爆發前夕,就已經完成了『大死亡圈』的升級。隨著世界之渦爆發,『大死亡圈』跟隨一條條世界之脈,直接籠罩了整個物理宇宙。

這代表了什麼?當初你在錫蘭的『死亡圈』佔據了多少許可權,如今你就可以調動整個宇宙對應的『死亡規則』。

在未來世界,並沒有發生『水銀之災』,冥王撒與他的巫妖娘早早引發了轟轟烈烈的『亡靈天災』,最終建成了全錫蘭唯一一張覆蓋星球的『單屬性魔網』。當然,這時的死亡圈已經脫離了渣撒的控制。

隨後,平衡鏈來不及完成『神脈的終極並聯』,九災還未結束,世界之渦便在最後一次災劫的干擾下,直接爆發。

所以在未來的宇宙中,『死亡圈』是唯一一種,能夠覆蓋整個終極宇宙的終極法則。整個宇宙無處不在,如同洪荒世界的天道一般,束縛著一切,操控著生與死。而西撒更可以隨意扭轉一片星域的生或死,甚至讓死亡永恆,或者創造純粹的平行死亡世界。那種扭曲的世界,一切都是死的,一旦有東西活過來,就會徹底泯滅掉。

西撒一家在此之前,一共擁有『死亡圈』20%的控制權,而且他又是錫蘭『大死亡圈』的原點『死魔網』的主人,因此他也被未來整個宇宙,稱為『終極宇宙死亡化身永恆冥土之主』。

……

在那個時代里,錫蘭隨便哪個災神,只要沒有死,最差都是星域級別的超級怪物。外宇宙的生物在『升格、降格』的影響下,對他們而言,就好像微塵、細菌、螻蟻。

日常生活中,有誰會特地去關心一隻螞蟻、一個細菌的感受?我們每一次呼吸,都會吸進呼出千千萬萬的微塵,然而這對我們有影響嗎?沒有!

所以西撒這些災神,從來不在意宇宙生命的想法,因為雙方差距太大了。

甚至相差到鏟屎官西撒在家端著一盤食物,認真的蹲在地上,給小田螺大人投食;而外宇宙有一個普通生靈撿到了一本禁忌書記,上面記錄了蠅王撒的部分信息,於是他幻想了一下渣渣撒的模樣。

當他在幻想中想象了一顆銀色的蛇瞳后,就支撐不住,感受到冥王的召喚,直接腦穿孔死掉了。然而小田螺呢?她發現西撒今天投食少了半個饅頭,便不滿的揮出一拳,打青了西撒的眼圈。

什麼是差距?這就是差距。小田螺在家裡打了西撒一拳的力量,如果投射到外宇宙去,那就是一場天災。

因此錫蘭的諸神們,一隻生活在世界之渦延伸出的『神脈系統中』,這裡被稱為超神界。那些接受過『宇宙殖民』的星球,統統都是神界。

災神們一旦離開『世界之脈』,進入外宇宙,那就和巨人進入小人國一個下場,一不留神就是幾十個星球被打爆的節奏。

不過災神們為了呵護宇宙細菌,特地定居在世界之脈的行為,又被可悲的細菌們成為『惡魔封印』、『邪神的沉睡』……

在未來世界,所有的能力者,都被稱為神靈;次神已經是不可名狀的恐怖上古邪神魔物;禍級隨便制霸星域,囂張霸道不可一世,滅霸來了一樣吊打之;而渣渣撒這種頂級災神,更被尊奉為宇宙的概念,宇宙的支架。

事實上也差不多,那個時候無論渣撒之家的『暴食虛界』、『信仰網路』、『死亡圈』,還是『世界之脈』,都是支撐整個宇宙運轉的『終極規則』。(未完待續。) 如果『黑鹽重工』,或者『混沌科技』的研究員,有幸見到核晶壁爆發后的場面,一定會感慨當初的『宇宙級核晶壁實驗』果然值得!創造一個『核晶壁』,就是創造一個『全新的宇宙』。

這個實驗可以讓一個『星球的生命』集體被動超神,比那些辛苦修鍊十億年,依舊沒有達到宇宙級別的修鍊者要強大太多了!

某正統宇宙的冥王撒表示,我是在家躺著躺著就超神的。到底發生了什麼?我為什麼成了宇宙規則級的大能?我老婆的身價又飆升了!咦?小田螺的呆毛比居然價值四個星雲!

……

不扯其他,在『核晶壁爆發』數十萬年後,錫蘭的世界之渦,已經初步覆蓋了整個物理宇宙。當然,世界之脈系統並不可能處處覆蓋,它更像一張漁網,真實覆蓋面積不足1%,但在整個終極宇宙的影響力,卻是100%。

世界之渦系統,如同另一個世界的『水銀之主』的一樣,緩慢的同化、修改這個宇宙。在那個時代中,白鳥星雲所屬的時空,被三條相互交錯的『死亡神脈』穿透。

有一條『死亡神脈』從一某個星系穿透,就證明『死亡規則』在這片區域體現的極為嚴苛,除非還有其他『世界之脈』通過,否則附近的星球都會接受『死亡』的統治與管理。

而『白鳥星雲』中的『歐格瑪』星球,正是三條『死亡神脈』交錯的核心區域,這裡的死亡規則極為強大。在這裡,死亡的規則超越了一切。

在新世紀,覆蓋外宇宙的『死亡網路』,一共選取了『十三億九千六百八十萬』位死神,分別坐鎮每一處樞紐位置,調節外宇宙『死亡與新生』的平衡。

而這些『死神』的名額,西撒一家就獨佔20%。如此龐大的死神缺口很難補齊,渣撒更沒有精力監管每一位『死神』,久而久之,就會有蛀蟲、敗類滋生。

這些『垃圾死神』再玩忽職守,只要沒人舉報,就能掩蓋下來。西撒也沒功夫每天監督兩三億死神的一切行為。

而鎮守『歐格瑪』星球的死神,正是一個走後門加入莫里哀手下的敗類。莫里哀的辦事風格只看結果只看成績。這位死神業績不錯,等級不高,自然沒人在乎他平日里做些什麼。

不過對於歐格瑪星球的生靈來說,那就是另一回事了。無論宇宙終極法則,又或者西撒,還是莫里哀,這一切都太遠太遠。

這位垃圾災神隨便一點點小動作,對於『歐格瑪星球』來說,都是毀滅性的災難。在兵團在生活的年代中,星球已經被死亡規則徹底污染,那個世界比地球的末世還要可怕,各種掌握超凡之力的亡靈、喪屍相互拼殺……

那位死神更是將『歐格瑪』當成遊樂場,邀請其他世界的神靈一同參加比賽,不斷將各星域的恐怖生物投入其中,看看哪一位神靈投入的怪物,可以率先毀滅掉『軍團長』所在的土著族群。

這種被諸神玩弄,連反抗的力量都沒有,只能默默掙扎,頑強等死的生活,讓所有人絕望。每一個倖存者,都在渴望奇迹的發生。

直到一日,白鳥星雲內的『死神反抗軍』降臨,在諸神的眼皮底下,救走了軍團長以及他的同胞。隨後,他們離開了自己的星球,見識到了更加廣闊的宇宙,知道了折磨自己母星的邪神,屬於『永恆冥土』。

而拯救他們的『反抗軍』背後,同樣站著堪比『死亡規則』的超級勢力,生命三女神護教騎士團、數碼暴蠅娘原力武士……

軍團長加入反抗軍后,堅定了一個信念,推翻邪惡的死亡統治!讓生命的光芒播撒全宇宙!

……

隨後的日子中,軍團長加入了第六反抗軍,開始穿梭宇宙,與不同的神靈勢力打交道,漸漸知道了『新紀元』之前的事情,也一點點了解了自己的終極敵人,冥王撒的神話傳說。

再一次探索『舊神界』流出遺迹的任務中,他的隊伍與來自至高組織『零之環』的隊伍發生了衝突,最終雙雙葬送在遺迹中。

幸運的是,軍團長以及他的幾位手下,在某種奇異的力量保護下,倖存下來。之後『反抗軍』的救援隊被『零之環』攔截,而他們幾人最終被另一個路過的至高組織『原罪教團』救下。

lixiangguo

凈空和尚盤腿坐在地上,將金缽放在面前,拿出一個小木魚敲著,便誦念起往生咒。

Previous article

一炷香之後。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