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中年道人眼中精光一閃,發現川風目光緊盯著自己的手。他下意識的看了一下烤鴨,隨即滿臉微笑的說:「相逢即是緣,小友何不隨貧道一同享用?」

「不勞道長費心,我還不餓!」川風晃了晃腦袋,直接拒絕了中年道人。他可不是第一次出門闖蕩的小白,一些生存常識還是有的。

「想走?也太不把老道我放在眼裡了!」中年道人眉毛一挑,左手衣袖輕揮,一股清風憑空匯聚。

不等川風反應過來,清風拽著他的身體,將其托到老道面前。

中年道人把烤鴨撕開,隨手將最大的一半拋給川風:「小友,接著!」

一臉獃滯的川風,就這麼「幸運」的接住了烤鴨。

這道士究竟是什麼人,實力竟如此恐怖,隨手一揮便把自己抓了過來。

「咕——咕咚!」道士解下腰間的葫蘆酒壺,仰頭猛灌了起來。

中年道人酒足飯飽,才發現川風還愣在原地,烤鴨更是一口未動。

道人頓時大為不悅,一臉醉意的說:「怎麼,你怕我老道在裡邊下毒?」

「不敢!」川風急忙舉起烤鴨,往嘴裡塞了一口。識時務者為俊傑,老道太過於變態,他還是先應付一下。

烤鴨一進入口中,美妙的肉味滿布舌尖。川風不自覺的,貪婪的又吃了幾口。

既然都吃了幾口,又個別介意多幾口。三下五除二,半隻烤鴨被他消滅殆盡。

「嗝~!」川風滿意的躺在地上,這隻烤鴨是他吃過最美味的一個。

道人伸手遞來酒壺,川風接過來猛灌了兩口。人間最棒的事,也不過是烤鴨與酒了!

搽乾淨油膩的手指,川風意猶未盡的說:「多謝道長款待,在下還有急事,先行告辭!」

川風從懷中取出一錠銀子,放在青衣道人面前,轉身走向花花牛。面對這高深莫測的道人,他是一刻也不想停留在此。

「小友請留步!」

「嗯?」川風嚇得腿一軟,整個人差點栽倒在地。

川風緩緩的扭過身來,一臉的強顏歡笑:「道、道長有何吩咐?」

「小友莫怕,貧道只佔用你一點時間!」青衣道人倒騰一下葫蘆,從裡面飛出一隻白玉色龜殼。

「道長,你要作甚?」川風一臉的迷惑不解,酒壺裡怎麼會倒出一隻烏龜殼?

「沒什麼,貧道是要給小友卜上一卦!」

「算卦?」川風目光炯炯的盯著青衣道人,沒想到這個世界也有神棍。

「對,就是算卦!」青衣道人點了點頭,示意川風可以做好等他施法。

聽到青衣道人的話,川風臉色瞬間下拉,一臉生無可戀的說:「在下還在逃命,改日咱們再約!」

都是些什麼人啊,這都火燒眉毛還給自己算卦。再說,算不算的准又難說。

不再理會瘋道人,川風直接邁開腿大步流星的朝著花花牛走去。他從來不相信什麼算命,那些人都是大忽悠!

「哼,給貧道坐下!」

一陣炸雷般的聲音響起,川風雙腿竟然不受自己控制,朝著身後倒退而去。

川風退到青衣道人身旁,感覺身體一陣抖動,原地轉了一圈坐在青衣道人對面。

青衣道人中指一彈,一滴鮮血滴落在白玉龜殼上。隨後,青衣道人伸手點向川風的腦袋。

「咕……!」這憤怒的一幕,川風想要出聲制止,卻發現自己竟然說不出話。

青衣道人從川風額頭上面引出一滴鮮血,也讓其滴落在白玉龜殼上:「天地玄極,吾問前道!」

「咔嚓——!」青衣道人話音剛起,白玉龜殼瞬間四分五裂化為粉碎!

「什麼?」青衣道人一臉驚駭之色,這可是赤靈六紋的雲玉龜殼,怎會因為推測凡人的前程變得如此的脆弱?

「難不成?」青衣道人眼珠子一轉,從葫蘆取出一枚銹跡斑斑的古幣。

青衣道人左手捏出一個法指,右手拿起古幣摁在川風的額頭上:「天地玄黃,吾問長生!」

一道青色光芒瞬間亮起,萬古長青四個大字一閃而過。隨著字跡的消失,青衣道人手下那枚古幣也化為灰飛。

「這不可能!」青衣道人瘋癲之極,一個小小的凡人怎麼會有萬古長青的壽命?

他不顧毀壞的古幣,取出一個紫金羅盤滴入心頭血,再次摁到川風額頭上:「天地玄黃,吾問長生!」

紅色光芒迅速浮現,即時夭折四個大字一然而逝。

「乒啷!」

一聲脆響,紫金羅盤斷成兩半。

「奇栽,怪哉!」

青衣道人搖頭苦笑,此子的命數天不可測。他一揮衣袖,直接騰雲而起消失在天際。

「搞什麼?」川風一臉呆瓜之色,這瘋道人怎麼說走就走了?

「算了,趕路要緊!」川風騎上花花牛,朝著森林深處疾馳。青衣道人的事,完全是個惡作劇!

雲巔,青衣道人望著遠去的川風,一臉意味深長的說「有緣人,貧道就幫你一把吧!」

青衣道人手指一彈,一隻指頭大小的蜜蜂飛出酒壺。蜜蜂隨風而長,最後變得普通成人一般大小。

按照青衣道人的命令,巨蜂飛到離川風不遠處的森林裡消失不見。 禿馬過隙,驚起一群鳥獸。

「嗷嗚——!」一陣穿透力極強的聲音傳來,悠長綿延蘊藏一絲王者之威。

「嗯?」順著聲音傳來的方位,川風急忙扭頭看向身後。

樹榦上,一隻猛虎突然出現,朝著趕路的川風撲了上去。

猛虎異常神駿,「王」字形紅斑,渾身藍金相間的花紋,胸腹部和四肢內側有幾片紅色毛斑,那厚厚的藍金相間的毛似件大綿袍,平平整整地披在肩上。

它四肢粗壯,爪尖刺出趾外,尾巴粗長,帶有藍色環紋,如同一把鋼鞭一般微曲搖擺。

虎嘴上還長著幾根血色長須,威武雄壯,的確是一頭百獸之王。行動間體態呈流線型,肌肉結實健美,充滿了無窮的力感。

「好大!」

鳳鬥蒼穹 川風一臉震驚之色,這隻藍金猛虎體型可比前世動物園裡的大三倍。

關鍵的是,它的速度還很快!

幾個呼吸之間,藍金猛虎便追到花花牛的身後。

「駕!」 噬天狂尊 川風急忙拍打花花牛,催促它趕緊賣力往前沖。

藍金猛虎眼中閃過一絲憤怒,小小的人類還好在它面前逃竄。虎爪一揮,朝著川風後背拍去。

藍金猛虎這一爪擊,掀起一陣猛烈的勁風,川風後背的衣服瞬間撕裂。

權少的王牌寵妻 虎爪一擊穿透川風,卻不料這只是一個殘影。而川風的本尊,早騎著花花牛消失在前方。

「吼——!」

藍金猛虎雙眼一紅,加快速度追向川風。

真是火大,一個小小的人類也能從它手上逃脫!不抓到此人,它妄為百獸之王!

藍金猛虎甩開四肢奮力追趕,憑藉它強悍的身體素質,迅速拉進與川風的距離。

「倒霉!」

葉寶媽咪 川風一臉的鬱悶之色,這頭蠢虎怎麼非得跟自己較勁,放他走不好嗎?

川風現在很後悔,早知道現在這般處境,一開始他就不應該走這裡。

烏拉蓋大森林,交接鐵峰、烏贊、拉卡三個王國,植被覆蓋達一萬里。可以肯定的是,吃人猛獸不在少數。

隨著時間的推移,藍金猛虎越來越接近川風。用不了多久,它就可以品嘗鮮美的人肉!

「嗷——!」那碩大的虎臉上,得意之色表露無遺。

「哼!」川風臉色十分猙獰,蠢虎臉上的表情真令他不爽。

川風取出奪命手弩,抬手射向追擊的藍金猛虎。他還就不信,治不了這頭囂張的大貓了?

「啾—啾—啾!」

奪命手弩的箭矢,全都一股腦兒的飛向藍金猛虎的蠢臉。

面對這迎面而來箭矢,藍金猛虎則漫不經心的揮了一爪。

「噹啷——!」大部分箭矢,被它肉掌掃落。

一根極其頑強的箭矢,突破虎爪飛向它的眼睛。

危機之時,藍金猛虎立即閉上眼睛,任由這跟箭矢擊在眼皮上。「叮!」一陣火花濺出,箭矢竟被彈飛落在了地面上。

一陣酸痛感傳來,藍金猛虎如同貓咪一般,藏起爪刃用肉掌揉了揉大眼睛。

「納尼?」

川風一臉的震驚,不相信的看了看手中的奪命手弩。這可是黃級極品的武器,怎麼會被它的肉體輕鬆抵擋?

「咻一咻!」不信邪的川風,裝填好箭矢再次射擊。

這一次,藍金猛虎不再搭理箭矢,任由它們落到皮毛上。

「叮——叮叮!」除了清脆的撞擊聲,箭矢再無其他作用。

「嗷——!」藍金猛虎滿臉譏諷之色,小樣兒的毛毛雨還能奈它如何?

藍金猛虎縱身x,6一躍,凌空飛向川風的頭頂。血盆大口h4瞄準,下一刻便會咬斷他的頭顱。

突兀、一張恐怖巨嘴出現,一口,吞掉空中的藍金猛虎。

腥臭味口氣撲來,嗆得川風直流眼淚。趁著藍金猛虎被吃的空擋,他也看清了怪物。

「我去,這麼大的烏龜!」川風一臉的懵圈,好大一隻烏龜,竟然有一座樓房那莫大!

烏龜通體呈石灰色,龜殼上面分佈著三稜角形紋絡,幾顆蔥鬱的大樹點綴在前面,顯得滄桑穩重。

烏龜晃了晃腦袋,兩雙大眼珠子好奇的看著川風,它似乎很有興趣嘗一下人肉。

看到烏龜眼中的寒光,川風亡魂大冒,恨不得讓花花牛插上翅膀,帶他迅速飛離此地。

看著逃跑的川風,巨型烏龜卻不疾不徐,張開大嘴往肚子里猛吸空氣。

一陣狂風驟起,扯著川風往後面飛。

「快,再快一點!」川風歇斯底里的怒吼,雙手都快抱不住花花牛的脖子了。

「咔!」川風右肩骨頭輕響,整支手臂瞬間脫臼。

獨木難支,川風的左手再也無法抱緊花花牛,身體直接飛離花花牛投向身後巨口。

「哎~!」川風望著遠去的花花牛,他除了無力的嘆息,什麼也做不了。

川風即將鑽進巨口時,恐怖吸力卻瞬間停止。「嘭!」川風身體重重的摔在地上。

巨型烏龜慌忙的合攏嘴巴,把腦袋縮進龜殼裡,重新爬回身下的坑裡。

「這,什麼情況?」

川風無語的摸著腦袋,眼前這一幕超出他的理解。

好端端的,巨龜怎麼會跟見了鬼一樣,恐懼的縮進龜殼趴到地上裝死?

川風仰頭看了看天,此時天色已被一團怪異的烏雲遮蓋。

「轟隆隆!」南方一陣劇烈的震動傳來,引得川風側目遠眺。

遠處,成千上萬的獸群奔騰而來。牛羊、豬鹿、狐狸、兔子,領頭的甚至還有幾頭藍金猛虎。

眾獸狼狽不堪的模樣,好像身後有什麼恐怖的東西。

目光隨著獸群往後面看,川風的臉色瞬間蒼白。

遠處那遮天蔽日的根本就不是烏雲,它是由一隻只怪異的飛鳥組成。

獸群中,不斷有野獸被它們叼走。獵物一但抓上天,瞬間便被鳥群剃成白骨。

川風擦了擦額頭冷汗,拔腿就往花花牛的方向跑。此時再不跑,恐怕他就是跑不了了。

烏拉蓋南部森林,燼木軍團正火速前進。

「停止前進,就地防禦!」一陣突兀的命令,士兵紛紛下馬防禦。

正當士兵疑惑之際,頭頂一團烏雲撲面而來。不明所以的士兵,紛紛被這突如其來怪鳥叼上天。

「啊——!」慘叫聲不斷響起。

慌亂過去,士兵們紛紛舉起盾牌,護住身體靠在了一起。

「總督,我們還是先撤吧!」

「撤?」時陽臉色一寒,他的士兵竟然怕一時的挫折。

「大哥,這可是鐵羽劍鷹!」一名統領走了出來,手上正是一隻鐵羽劍鷹的屍體。

鐵羽劍鷹,烏拉蓋大森林的絕對霸主,威名遠揚。它身形修長纖細、靈敏迅速,羽翼堅韌如精鐵,有著同利劍一般長短的鷹嘴。

最恐怖的是,它們還是群居生物,裡面戰獸、王獸比比皆是,甚至還有半靈獸,一但蛻凡強者陷入包圍也是必死無疑! 燼木軍團的撤退行動,徹底吸引了鐵羽劍鷹的注意力。遠處觀望的鐵羽劍鷹加入了戰鬥,慘烈的戰鬥瞬間爆發。

不計其數的鐵羽劍鷹,整片大地都被覆蓋。

「噗——噗!」一隻只鐵羽劍鷹穿透盾牌,鑽進士兵的防禦圈裡大肆破壞。

沒過多時,燼木軍團的盾陣便被瓦解。失去防禦圈的燼木士兵,馬上被後面飛來的鐵羽劍鷹覆蓋消滅。

一隻體型大約一米長的鐵羽劍鷹,偽裝在小型鐵羽劍鷹群後面。

燼木軍團、一名百夫長正在揮動長槍擊殺鐵羽劍鷹。他沒有依靠盾陣防禦,憑藉自身武宗的實力硬是殺出一片空隙。

突然,一支長長的劍型鷹嘴從這名百夫長的胸膛穿透然來,不等百夫長反應過來,便把他叼到了天上。

擊殺這名百夫長的鐵羽劍鷹,正是之前隱藏起來的那隻。

「不好,是戰獸!」 總裁追妻:幸福有你 這名百夫長的死亡,引起其他百夫長的注意。

眾人慌亂之際,又有兩隻戰獸級別的鐵羽劍鷹偷襲,燼木軍團再次失去兩名武宗級別的百夫長。

「給我去死!」

一名體型瘦高的燼木統領躍出,揮掌拍向頭頂的鷹群。

「嘭!」青色巨掌迅速飛起,瞬間拍碎這群鐵羽劍鷹。一隻一米多長的鐵羽劍鷹頭一歪,跌落地面一命嗚呼。

武王級別的統領一出手,燼木軍團低迷的士氣開始回漲。士兵三三兩兩靠在一起,同心協力抵禦盤旋天空的鐵羽劍鷹。

這時,鐵羽劍鷹卻四散退去,留個燼木軍團一大片天空。

「這——!」士兵還未來的及慶幸,一隻巨型鐵羽劍鷹的身影緩緩停留在空中。

這隻鐵羽劍鷹身長三米多,展翼足有五米多!

眼前這一幕,令之前出手的那名瘦高統領瞳孔放大:「王獸!」

王級鐵羽劍鷹翅膀一揮,朝著瘦高統領俯衝而來。

「起——!」瘦高統領不敢大意,右手猛推一道綠色巨掌拍出。

lixiangguo

“李馳,上次我們喝醉了在賓館,你可別忘了。”

Previous article

一本正經的搞笑嗎?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