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過,當她使用創世神的許可權感知了一下本源世界之後,她直接就有些震驚了。

只見本源世界的頂部出現了一個

《從扶持千仞雪開始掠奪諸天》第二十八章裝逼撞到鐵板的海波東! 我摸了摸下巴,「放心,雖然天坑之中是死水,可是這裡不應該,而且之前說的車到山前必有路,不是鬧著玩的,明白嗎?」

之前老子還覺得齊軒朗是個挺聰明的男人,至少在危機關頭能夠發揮一點作用,可是現在……

上下的打量一番,發現他除了會抱著自己已經昏迷不醒的姐姐之外,真是一點都指望不上。

不知道為什麼,這時候我突然想起來夏末和太修他們。

突然又是打了幾個噴嚏,感覺有人在念叨老子,有可能是外面等著的小張,那傢伙在探測到這裡崩塌,會以最快的速度趕過來。

他還是比較機靈的。

這時候,又是一陣轟隆隆的響聲,卻讓人感覺不太對勁。

正常來講,如果真的是取走冰心龍脊產生的塌陷,應該從剛開始的地方,從兩邊蔓延才對。

可是這種塌陷卻是四面八方的,聽聲音感覺也像是從外面傳出來的。

儘管老子心中隱隱有不好的預感,還是不想往那方面多想,而是專心致志的尋找周圍機關按鈕的痕迹。

「這裡!」我眼前一亮,在齊軒朗驚訝的目光中發現了兩邊的凸起,不過可惜的是,因為崩塌現象,導致周圍缺少了兩根發動的石塊。

「怎麼辦?」

關鍵時刻,齊軒朗除了瑟瑟發抖,在旁邊跟個小怨婦似的,也沒什麼別的用了。

「還能怎麼辦?當然是想辦法。」我從地上摸出來兩塊差不多大小的石頭,磨了兩下之後,跟著比對,發現沒什麼大用。

實在不行,只能從兩邊抽出銀針,進行深層次的調整。

這時候,萬萬沒想到,徐建一居然清醒了過來。

之前為了讓他能夠安靜,老子還想著給徐建一打暈。

本來他這傢伙暈的剛剛好,這下,可真是醒過來一個大麻煩!

「怎麼了,這是?」

當看到我們並且面前這堵大牆的時候,徐建一本能的愣了一會。

這傢伙反省了一陣之後,果真就像個賴皮蟲粘在了我的旁邊,問這問那。

徐建一說道:「之前在我昏迷的時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而且為什麼我能聽到轟隆隆的響聲?」

「你沒聽錯!」齊軒朗嘆了一口氣,大概在四個人之中終於清醒過來一個人,他的心情也沒有之前那麼糟糕了。

隨後徐建一扭頭看到了昏迷的瑟琳娜,下意識地伸手去摸了摸她的額頭,燙得要死,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說道:「我操,怎麼回事?她中毒了,還是……」

「你傻逼嗎?」齊軒朗不爽道。

「這明顯就是發燒了,不過沒關係,只要咱們出去,一切都會得到解決的!」

剛才這傢伙還害怕的不行,這時候卻在徐建一面前撐起了面子。

我也不揭穿他,每個人都有面子,要是隨隨便便的貶低,等到出去之後,齊軒朗指不定怎麼翻白眼呢!

「我是這樣想的,雖然機關出了一點問題,再給我幾分鐘的時間,應該能把裡面的東西弄出來,機關照樣可以啟動!」

「而且我背包里有工具,放心吧,咱們不會死在這裡的!」我承諾道。

聽到這番話之後,另外的兩個人都表示十分的放心,尤其是齊軒朗。

之前看到我大戰兵王蛇的情景,已經對老子十分的信任,果然預期的時間比我想象中還要少很多,大概三分鐘不到,就能夠聽見裡面傳來了嘩嘩的響聲。

我的心情十分激動,大門打開的一瞬間,兩邊的石壁劇烈的搖晃,如果不是另外的兩個人反應過快,估摸著就要被腳邊的石頭砸到了!

好在瑟琳娜這邊,齊軒朗還是很關心的,急忙的將她抱了進去,而躲進這個暗道之後,我們相應的就安全了許多。

「有一種大難不死必有後福的感覺!」徐建一拍了拍胸膛,這時候笑得倒是挺開心的。

「還是別得意的太早!」我趕緊將手機打開,並且定位地圖,雖然這裡只能大致的確認我們存在的位置,可到底哪裡是出口,還是不明確的。

「咱們只能一直順著著甬道繼續往前走啊!」我說道。

另外的兩個人都點了點頭,至於瑟琳娜,齊軒朗也沒有讓我陪著,可能是他作為弟弟的責任,也是守護姐姐的決心,我也就沒攔著他。

這一路上還算比較平靜,等到快到下一個關卡的時候,隱隱聽到前方有蠕動的聲音,說實話這東西發出的聲音還挺大的,也許是因為四處特別寂靜,所以變得更加清晰,甚至就好像在耳邊一樣。

「我勸你最好老實一點。」我說道:「要是再這麼繼續下去的話,一會東摸摸,西碰碰的,不小心真的碰到血蟲那我可不管你。」

徐建一一聽,立刻將手縮了回來,他笑嘻嘻地說道。

「劉先生,我就佩服你這點。明明走在最前面,是怎麼知道我這個在後面的人,想要碰東西的?」

齊軒朗說道:「這種東西還用想嗎?你是什麼性格的,大家心裡都清楚!」

「冒冒失失的!要不然怎麼會讓我們這麼倒霉?」

「切!」徐建一這回沒話說了,他只能搖搖頭,最後安分了許多。

可是這蠕動的聲音越來越大,好像有蟲子在耳邊嗡嗡作響,讓我感覺渾身起了雞皮疙瘩。

只好對著後面的兩個說,讓他們小心一些。

可是這兩個人卻不以為然,大概認為,有我在前面帶路,不會出任何的問題。

這時候傳來一聲拍巴掌的聲響。

徐建一皺了皺眉頭,而我剛好回頭和他對視,還笑了笑,說道:「沒什麼,就是感覺臉上有點癢,好像有什麼蟲子飛到了臉上一樣,不過我想應該不會這麼倒霉的。」

「你看這個地方這麼潮濕,如果真的有的話,也不應該往我身上飛,你說對不對?」

徐建一還繼續道:「因為我們的光打的這麼暗,而且來回之下肯定能夠看到它。」

徐建一還真是個馬大哈!

我也不顧他的阻攔,直接將手放在他的臉上,左看右看,他還有些不好意思,搞得怪羞澀的。

。 第一百四十八章我就沒聽過這麼好聽的曲子

看到旺財連連點頭,張揚很是滿意,旺財還是很忠心的。

「走,陪我去辦件大事兒,這事兒要是辦不好,我走都不安心吶。」

「啊?二小公爺,你……你的病?」

看到旺財眼圈兒一瞬間紅了,張揚氣的抬手給了旺財一巴掌。

「烏鴉嘴,我活的好好兒的,是皇上要派我出征,不是去送死,你再給我哭,我弄死你。」

旺財一聽抬手用袖子擦了一把眼淚。

「二小公爺,你嚇死我了,原來是去打人啊?這個咱英國公府最在行了。」

「滾蛋,失去打仗。」

「是啊,大爺和老爺在南方打仗,如今二小公爺也帶兵打仗,這是咱英國公府的傳統啊。」

「邊兒去,我和你這種鼠目寸光的人沒法兒聊,小爺的目的是世界和平,懂不?」

「不懂。」

「不懂就跟我去聽音閣,我走了這錢我必須給你們想好退路,沒錢了就來聽音閣要,我和你說着聽音閣就是咱家開的。」

看到張揚那得意的樣子,旺財眼神放光。

「真的假的?」

「廢話當然是假的了,要是我開的,我還從那兒借什麼?」

張揚去的時候才是下午,聽音閣剛開門,自然是沒有客人。

「呦……這不是二小公爺嗎?來的夠早的呀?」

「嘿……王媽……一點兒小意思,不成敬意。」

看到旺財遞過來十兩銀子,王媽直接縮回手去。

「您吶,別給我來這一套,有什麼事兒就直說。」

「哈哈,您看您這態度,我好歹也是英國公的二公子,這大街上的不給點面子?」

「您吶,面子太大,我們可給不起。」

王媽說話夾槍帶棒,作為宮裏派出來的代言人,她可不慣着張揚。

「行,不要拉倒,反正我該辦事兒還是要來辦事兒的。」

一聽辦事兒王媽急了。

「張揚,你饒了我成不?我們這裏兩個月的結餘都被你拿走了,小本買賣可經不起你這麼折騰,姑娘們說了琴該調了,我如今是連調琴的錢都沒有,你這是活活逼死我吶。」

「您看您這話說的,您什麼身份我還不知道?要錢還不是一句話的事兒?」

王媽直接堵住門口。

「我和你說,張揚,聽音閣真的不歡迎你,青鸞姑娘也就罷了,如今只招待你一個,現在倒好,仙兒姑娘也開始鬧脾氣了,我就納了悶了,你張揚有什麼好?怎麼拔尖兒的全待見你?」

張揚尷尬的笑了笑。

「我帥唄。」

「哼,別給我嬉皮笑臉的,今兒青鸞不在,仙兒也不在,您吶還是請回吧。」

王媽剛說完,遠處一頂小轎回來了,轎簾撩開,李仙兒扭擺腰肢從轎子上走了下來,看到張揚,眼神頓時明亮了幾分,不過那欣喜的表情很快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兩泓含情的秋波。

款步來到張揚面前,李仙兒行禮,再抬眼那秋波流轉把張揚的一顆魂兒瞬間勾走了一半兒。

「仙兒給大人請安。」

「快快請起。」

張揚急忙扶李仙兒起來,那柔嫩的小手如同水做的一般,差點讓張揚的另外一半魂兒也跑了,

「王媽……」

「仙兒姑娘,今日來的這麼早?」

李仙兒笑了。

「前日張大人走的匆忙,仙兒擔心的一夜未眠,昨日就去廟裏燒香,路上巧遇高人,那高人說呀,今兒我定能遇到自己心中人兒,我算算我的行程,不就是家裏和這裏嗎?又能遇到誰呢?肯定是張大人要來,於是早些來等候,卻不巧張大人竟來的比仙兒還早些,這樣算起來倒是仙兒遲到了。」

張揚一顆心都要酥了,這等美人兒怪不得聽音閣越來越火。

你聽聽人家這話,你看看人家那小臉,你在看看人家那小腰,你再看看人家那勾人的桃花眼,那句狐狸精都不夠形容眼前這人兒啊。

「嘿嘿,說的哪裏話?我都要被你誇飄起來了。」

李仙兒伸手抓住張揚的手,就帶着張揚往屋裏走。

「大人此言差矣,仙兒只是實話實話並無半點浮誇,這些怕還不夠,您如今可是東征大將軍呢,」

張揚雖然覺得拍馬屁不好,而拍馬屁的人也很可恥,可是現在被李仙兒這麼一通誇,他怎麼感覺有種做神仙的感覺,是真的要飄起來了,哪怕是戰死沙場,有李仙兒這一句東征大將軍也值了。

李仙兒就這樣牽着張揚上了樓,而張揚就像是沒了魂兒一般的就這麼跟着進了李仙兒的房間,剛打算關門才發現旺財竟然也跟了進來,轉身一腳將旺財踹出門外。

「混賬,仙兒姑娘的閨房是你這等俗人能進的?」

旺財被一腳差點兒踹的從二樓翻下去,幡然醒悟,撓了撓頭。

「我是怎麼了?我怎麼不記得我咋進來的?」

關好門,屋裏只剩下張揚和李仙兒二人,看到張揚距離自己那麼近李仙兒笑了。

「張大人莫急,如果您真的願意,今晚留下又何妨?您還是先聽聽仙兒的曲子為好,太陽還沒落山呢,您說呢?」

這一刻張揚覺得自己很齷齪,點了點頭,學著書生的模樣坐在李仙兒對面。

李仙兒不由笑了。

「張大人,你不必學他們,俗……您就做您自己就行,我可是聽說了,您可是放蕩不羈的性子,您這樣反而讓仙兒覺得不好意思,覺得是仙兒讓大人為難了。」

既然對方都這麼說了,張揚也不用裝了,哈哈一笑。

「仙兒姑娘你是真會夸人,行,我不裝了,再裝我就是俗人了。」

李仙兒咯咯一笑,花枝亂顫,張揚心道我這怕是不到十六今晚就要死在這兒了。

李仙兒彈奏一曲,彈的是什麼?張揚不知道,他腦子裏只有李仙兒那勾人的眼神。

「大人覺得如何?」

張揚直接鼓掌。

「好,太好了,我就沒聽過這麼好聽的曲子。」

lixiangguo

羅毅略有些不自在地推了下眼鏡。

Previous article

他在下面耽擱的也不多,只有十來分鐘,但是陸洪他們都差點喪命在獨臂蟹手上。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