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過,所有的關鍵詞聯繫在一起,曹操根本揣摩不出,羽兒和衛老這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啊?

就在這時。

陸羽的聲音接着傳來。

「衛老,這幾天我尋思著一件事兒!」

「單單咱們手下弟兄能吃飽飯這遠遠不夠啊,曹公手下有數十萬青州兵、數百萬百姓,這些都是兗州穩定的基礎和前提,更是對兗州進一步的發展大有裨益,若然真的動亂了,皮之不存毛將焉附,咱們也吃不了兜著走啊!」

衛弘當然能明白陸羽的意思。「這點,老夫倒是與陸公子想到一起去了,其實也不難嘛,一個王侯陵寢就能養活數萬人,兗州這王侯貴胄的陵墓這麼多,多挖幾個,這百萬人的口糧不就有着落了么?」

「往大了說,這也算是幫孟德解了燃眉之急,往小了說,這些陵墓不挖白不挖,咱們不挖,後人也會挖了,都是做這勾當,誰又比誰高尚多少呢?哈哈哈…」

衛弘捋須笑了起來…

陸羽頷首點頭,其實這事兒,他本來也沒想瞞着曹操。

他尋思著,自己這盜墓倒斗也有幾天了,一天天的往府邸里送金銀珠寶,一車車的糧食拉入軍營,這事兒都這麼明顯了,依著老曹多疑的性格,能不來調查一下嘛?

這一查,自然就知道他陸羽做的是這沒本錢的買賣。

到時候,老曹順理成章成立「摸金校尉」、「發丘中郎將」,大家一起發財嘛…

反正秦、漢啥也不多,就諸侯王多;

諸侯王大多啥能耐沒有,就奢靡、腐敗…他陸羽和老曹這波是保肥的!

連帶着,兗州渡過了糧食危機,穩定下來,陸羽這小日子也能過的踏實許多。

可…老曹好像不太聰明的樣子呀!

或者說,他不想書里講的那般生性多疑,這麼好幾天,都不來查,陸羽覺得他有點看不懂老曹了。

當然,陸羽哪裏知道,縱是曹操生性多疑,可作為他的長子,怎麼懷疑也不會懷疑到他的頭上。

「芒碭山,其實可以去一趟,漢梁孝王劉武與李王后的陵墓都在那兒,劉武是高祖皇帝的孫子,其父是文帝,哥哥是景帝。所謂「文景之治」,可想而知…這劉武陪葬的豐厚程度。」

「中山靖王本尊的陵墓也可以去試試看…聽說在陵山,山腳下有一個守陵村!一百二十多個兒子,這得多少陪葬品?」

書房內陸羽的話還在繼續,他雖然不知道,這些陵墓具體位置,但古籍文獻中或多或少有些記載,讓衛弘順藤摸瓜,尋覓出他們的陵墓並不難。

陸羽遙記得,穿越前…中山靖王劉勝的墓里還出土了一具完整的「金縷玉衣」,可見這墓的肥碩程度!

「哈哈…」衛弘一邊縷著鬍鬚,一邊悵然的笑道。「不忙,一個一個來…一個一個來,誰都跑不了。」

對此,衛弘是真的沒有一點點負罪感,商人嘛,本就逐利,有句話怎麼講,有錢能使鬼推磨!今兒,衛弘覺得有錢能使磨推鬼!

書房內,陸羽與衛弘聊得火熱…

書房外的曹操卻是瞳孔瞪大,嘴巴也下意識的張開,他的心頭是「咯噔」、「咯噔」連續不斷的響個不停。

盜墓?倒斗?賺死人的錢?這…他曹操怎麼就沒想到呢?

曾經在董卓麾下效力過,曹操哪會不知道,當年的董卓能短時間內籌集到大量的軍資,不就是靠的這一手嘛,關鍵是…董卓血賺的案例在前,陸羽一波肥的案例在後,這證明這一手卓有成效呀!

原來如此…

曹操長吁口氣,這一招絕呀。

羽兒還是一如既往的別出心裁呀,當然…這個「心裁」雖然有那麼點兒不光明正大,甚至有些陰險、卑鄙,可成王敗寇,歷史與功績從來是由勝利者書寫的,只要能壯大,能稱雄於亂世!

陰險與卑鄙也可以作為最鋒銳的武器!

呼…呼…

又是連連的呼氣聲,陸羽與衛弘的對話,幾乎為曹操打開了一扇全新世界的大門,還真是山重水複,柳暗花明!羽兒這次又立大功了…

曹操心頭驚詫連連,悸動不已

書房內的聲音再度傳出。

這次是衛弘的疑問…「陸公子此前不是說,若是諸侯王必會在地陵內設置一些防盜機關,這…」

「這點也是我顧慮的地方。」

陸羽眼珠子眨了眨。「所以說,咱們這盜墓生意若想要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就得需要需要一個膽大、心細、睿智的人去全盤主導…」

「人選嘛,我這兒其實有一個,就是不知道,曹公舍不捨得把他讓給我?」

人選?

聞言,曹操眼珠子一定!

咱曹營里還有這樣卓絕的盜墓人才?

這必得拿出來,委以重任哪!

此刻的曹操對這個全新的領域已經是迫不及待,望眼欲穿!

… 「既然這裡的規則強大,我們當然是低調點好!」

總是貼斂息符也不是個事,萬一那一瞬間的波動被人察覺了……不!是一瞬間的氣息被靈獸察覺了,那也是麻煩。

還是趁現在距離還遠,她們察覺不到的時候,刻兩個靈石斂息符為好。

餘光瞄了眼表現欲旺盛的某小隻,兩個可能不夠用,她掃了眼儲物袋,確定靈石片還有剩餘,打算多雕刻幾個。

嗯,這刀品質不錯,很鋒利,用著順手,其它幾把應該也不錯,劉三寶還算靠譜。

小紅看到白瑧手上的靈石片,小眼睛霎時瞪大,兩步跳到她面前,小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那薄片,就差將它吞進腹中。

「這是什麼?」

它明知故問!

小紅很震驚,這誘人的氣息,好想吃。

傳承中有這種東西,叫先天元石,是大千世界才有的東西。

它看向白瑧的目光頓時不一樣了,原以為她窮,沒想到是個大戶,連先天元石都切著玩。

不過她肯定不知道這是什麼!

看向先天元石的小眼睛險些冒出小火苗。

白瑧挑眉,這反應,口水都要滴下來了,比看見靈果時還大。

捏著靈石的手緊了緊,莫非這靈石還有什麼說頭?玲瓏可是非無屬性靈石和她的靈力不吃的。

手上動作未停,她似是不在意地問:「你覺得這是什麼?」

小紅看著她一點點將先天元石切碎,小心肝顫巍巍得疼,見她不甚在意,小眼珠子轉了轉,「我沒見過!你是要做什麼?」

暗搓搓地抖著腿,它說的是真話,契約不能將它怎麼樣!

白瑧餘光瞥了它一眼,小紅頗有點無利不起早的德性,這話相當有水分。

她可不慣著它,讓它多生出許多小心思,遂淡淡道:「說沒見過之前,把你放光的小眼神收一收!」

小紅紅艷的冠羽一抖,忍不住縮起脖子,見她沒看過來,才大著膽子打量她的面色,見她面上淡淡的,也不知她是隨口說的,還是是在生氣。

它此時不想著整塊的先天元石了,給它碎屑也行……

立時開動它的小腦瓜,想著可信的借口,可等了半晌也不見白瑧再問,只聽見刻刀不斷挖石頭的聲音,和簌簌的落屑聲。

小紅最怕她無事自己,那代表她很生氣,說不能准要罰它寫大字。

頓時夾緊了翅膀,面前出現塔小哥的臉,想起塔小哥的告誡,那凄凄慘慘的結局,整隻鳳頓時不好了。

「鸞沒見過,傳承里有一個很像,叫先天元石,很珍貴!」

白瑧刺了小紅一句后,大部分心神都放在雕刻上,剩下的一部分也用作警戒,還真沒留意小紅自己腦補了許多,嚇得兜了底,連自稱都換回原來順嘴的。

冷不丁地聽它連珠炮似的冒出一句,快得跟有人追它似的,手下一頓,扭頭看向小東西。

小東西兩隻腳不安地挪動著,見她看來,立時站直了小細腿。

看它兩腿崩得直直的,白瑧心下小人咧嘴笑起來,明顯是心虛嘛,很像李澤小時候偷偷吃零嘴,被名秋真人抓到后裝作看書的樣子。

她面上淡淡的,「哦,這本來就很珍貴。」

之後便繼續雕著靈石符。

小紅打量她一番,不知她是何意,小眼珠子轉了幾圈,便趴在一旁睡下,實則去找塔小哥取經去了。

白瑧掃了它一眼,心下納悶,小紅這廝今日怎麼這麼乾脆?

以往它犯錯,總是很不安,非得將自己的借口講完才作罷,好像那樣它就占理了,今日怎的不講了?

她還想知道「先天元石」是什麼,聽名字就知道不凡,可小東西今日不按常理出牌啊……

她搖搖頭,暗道失策,便操起刀繼續切靈石。

白瑧切了兩天靈石,初玉也在火海里奔走了兩天。

是的,奔走,這般惡略的環境下,也不乏生靈存在,聽著遠處傳來的嘶鳴聲,他打起精神,隱匿好身形。

他如今已經到了荒火原內圍的邊緣,內圍的火焰不似外圍那般多,一個個卻都是靈火,依著靈火生存的,不僅有伴靈,還有一些火系妖獸。

「既然這裡的規則強大,我們當然是低調點好!」

總是貼斂息符也不是個事,萬一那一瞬間的波動被人察覺了……不!是一瞬間的氣息被靈獸察覺了,那也是麻煩。

還是趁現在距離還遠,她們察覺不到的時候,刻兩個靈石斂息符為好。

餘光瞄了眼表現欲旺盛的某小隻,兩個可能不夠用,她掃了眼儲物袋,確定靈石片還有剩餘,打算多雕刻幾個。

嗯,這刀品質不錯,很鋒利,用著順手,其它幾把應該也不錯,劉三寶還算靠譜。

小紅看到白瑧手上的靈石片,小眼睛霎時瞪大,兩步跳到她面前,小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那薄片,就差將它吞進腹中。

「這是什麼?」

它明知故問!

小紅很震驚,這誘人的氣息,好想吃。

傳承中有這種東西,叫先天元石,是大千世界才有的東西。

它看向白瑧的目光頓時不一樣了,原以為她窮,沒想到是個大戶,連先天元石都切著玩。

不過她肯定不知道這是什麼!

看向先天元石的小眼睛險些冒出小火苗。

白瑧挑眉,這反應,口水都要滴下來了,比看見靈果時還大。

捏著靈石的手緊了緊,莫非這靈石還有什麼說頭?玲瓏可是非無屬性靈石和她的靈力不吃的。

手上動作未停,她似是不在意地問:「你覺得這是什麼?」

小紅看著她一點點將先天元石切碎,小心肝顫巍巍得疼,見她不甚在意,小眼珠子轉了轉,「我沒見過!你是要做什麼?」

暗搓搓地抖著腿,它說的是真話,契約不能將它怎麼樣!

白瑧餘光瞥了它一眼,小紅頗有點無利不起早的德性,這話相當有水分。

她可不慣著它,讓它多生出許多小心思,遂淡淡道:「說沒見過之前,把你放光的小眼神收一收!」

暗搓搓地抖著腿,它說的是真話,契約不能將它怎麼樣!

白瑧餘光瞥了它一眼,小紅頗有點無利不起早的德性,這話相當有水分。

她可不慣著它,讓它多生出許多小心思,遂淡淡道:「說沒見過之前,把你放光的小眼神收一收!」

。 月卿想,月下香現在一把把她給捏死,她都相信!

該怎麼辦?該怎麼補救……

「哈哈哈,把你煉成魔怎麼樣?」月下香的眼睛裏儘是瘋狂。

月卿嘆了口氣,「你隨便咯,反正我人就在你手掌心裏,你願意做什麼我也沒法阻攔。」

「很好,這做金絲雀,你確實夠格。」月下香挑起她的下巴,尖銳的指甲把她脖子的皮肉劃開一道口子。

鮮血的味道讓月下香有些時空,眸子的顏色染上了一抹猩紅。

月卿察覺不對,趕忙要推,下一秒月下香的嘴就貼了過來。

唇舌蹭過她的傷口,冰涼潮濕有些疼。

這人怕不是個變態!

怪狐狸在空間里默默為月卿捏了把汗。

這個世界畢竟是個高階世界,它的任何舉動都有可能被人勘測到。所以它不敢隨意出聲,這個世界大體上它都是旁觀的。

lixiangguo

劉浩哲做了一個古怪的表情:「而我就不一樣了,我真的是一個新人!」

Previous article

何況,他所遇到的女人都是人間絕色。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