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過,在見識過了黑烏鴉群的威勢之後,戎凱旋對於這樣的飛禽類靈獸組合可是避之唯恐不及。

漸漸的,那片黑雲慢慢靠近。但是,在距離黑水之間百丈之外的時候,那些飛禽就放聲長鳴,陡然一個轉向,竟然是不敢飛入黑水領域,而是朝著另一個方向飛去。

足足一個時辰之後,這些飛禽才逐漸的飛遠,消失在戎凱旋的眼眸之中。

從洞穴中走出,戎凱旋迴頭,最後看了眼那莫測高深的詭譎之地,終於是一跺腳,身形如電般的沖了下去。

手腕輕輕一揮,那半截木頭頓時漂浮在水面之上,腳尖用力,一股真氣激蕩而出,朝著湖對面疾馳而去。

經過了來時的兇險之後,戎凱旋對於這片黑水深具戒心,就怕其中再出意外,所以打起了十二分的警惕。但是,讓他驚訝的是,這一次竟然是輕輕鬆鬆,平平安安的就到達了對面,別說是迷霧了,哪怕是一點兒的波瀾起伏都沒有看到。

雖然不明白這是怎麼一回事,但他卻是暗自慶幸。身形閃動間,朝著人族領域行去。

這一次,因為身邊再也沒有了一位可以讓他完全放心的同伴,所以行路之時艱難了許多。哪怕是在最為疲憊之時,他也不敢放鬆警惕。

賓士了一個時辰之後,遠處又是聽到了一聲巨大的咆哮聲。

戎凱旋的眉頭大皺,在獸族領域遇到強大靈獸不足為奇。但是,如果與來時相比,他遇到靈獸的頻率似乎變大了不少。而且,那靈獸分明不是安分的居住原地,而是在四處奔行著。

戎凱旋並不是靈獸,但卻依舊能夠感受到這裡的氣氛似乎與以前發生了迥然不同的變化。

他暗自嘀咕不已,難道這一切都是因為自己和孟岩闖入了黑水之間的緣故。

不過,如果進入黑水之間一次,就會引發如此巨大變故的話,那麼無名老祖絕對不會派遣他們來此的。

然而,戎凱旋並不知道,他太看得起自己了。

能夠引起波及到整個獸族的變故,絕對不是他能夠做到的。

一路上,戎凱旋小心翼翼,寧肯兜圈子,走遠路,也絕對不會闖入某些獸群或者是強大靈獸的聚集地。

而且,他對肩頭上的尋寶鼠看顧的很牢,一旦這小東西流露出想要尋寶的姿態,他就搶先一步將它抓在手中。除非是觀察到沒有任何風險,否則他寧肯放棄寶物也要快速離去。

畢竟,他此時身上已經是攜帶重寶,再加上沒有了孟岩在身邊,自然是不願意與任何靈獸發生戰鬥了。若是貪心不足,招惹到什麼不可抗拒的存在,那就是後悔莫及了。

終於,在得到九轉生心草兩個月之後,他闖出了那片詭譎之地,並且順利的接近了人族領域。

而就在此時,他抬頭遠眺,耳中聽到了遠處傳來的呼嘯和靈獸怒吼之聲。

Ps:白鶴向各位道歉,昨天晚上陪過夜,所以今天睡了一天,頭暈暈的。勉強碼了一章,吃飯後馬上要去醫院繼續陪夜,所以今天只有一更了。

不過,白鶴會將電腦帶去,明天保證兩更。

其實白鶴是請了護工,但醫生說親人最好在場,畢竟親人在不在,對病人的情緒影響很大。

抱歉,真心抱歉。

明曰保證兩更。 「殺……」

強悍的氣流涌動,凌厲的刀光閃爍,一群人刀劍並舉,與五隻小型的靈獸群搏殺在一起。

那是五隻麋鹿般的生物,它們的頭上有著堅韌銳利如同匕首般的長角,一個個體型彪悍,口中喘著粗氣,在人群中橫衝直撞,雖然身上也有著刀劍之傷,但那身粗糙的厚皮上卻連一絲紅色鮮血都未曾看見。

圍在他們身邊的那群人服飾雖然不盡相同,但手中兵器卻是相差無幾,而且以戎凱旋的眼力,頓時看出這些人的武技幾乎是一脈相承,所以配合起來相當嫻熟,幾乎很難找到太大的破綻。

但可惜的是,他們之中並沒有先天強者壓陣,最多也就是巔峰師級武者罷了。


而他們所面對的那五隻高大靈獸中雖然也沒有先天級的存在,但靈獸的體質卻往往高出人類許多,特別是那隻頭鹿更是強悍的過分。它口中吐著白色的粗氣,一馬當先,在人群中猶如霸王般的衝擊著,地面上已經躺著七八人,他們身上的創傷都是在胸腹之間,分明就是被麋鹿頭上的巨角所傷。

戎凱旋詫異的看著這一場人獸之爭,據他所知,雖然進入獸族領域試煉的都是以師級武者為主,但卻大都是個體行為,最多也就是幾個人結伴而行罷了。

而在自由城內,哪怕是守衛軍集結部隊,最多也就是在邊界處徘徊,不會輕易踏足獸族領域。

那麼這些明顯是出自一個門派的隊伍,又是從何而來的呢。


「呼嚕嚕……」

為首的一隻麋鹿突地高叫一聲,它那前沖的方向陡然一個轉折,在半途中沖向了另一邊。

頓時,防守那一個方向的人類武者慘叫一聲,他的身體被麋鹿的巨角高高頂起,朝著後方摔去。當他的身體跌落在地之時,胸腹間一片殷紅,已經是進氣少而出氣多了。

「師弟……」

為首的那位手持大刀的中年男子悲呼一聲,他口中大喝,雙目赤紅,手中大刀化作一道長虹,朝著麋鹿頭領撲了過去。

然而,第二隻麋鹿卻是一扭頭,頭上長角一轉,頓時將這一刀擋住。

「咣。」

金鐵交擊的聲音響徹當場,那鹿角的堅硬程度竟然是堪比靈器。

第三隻麋鹿頭一低,那長長的巨角朝著中年男子的胸腹間拱去,若是這一下拱實了,那中年男子就唯有血濺當場的份兒了。

然而,就在此地,後方陡然湧起一片刀光,他身後眾人同時出手,硬生生的將鹿角擋住了。而緊隨著一道風席捲而至,這道風彷彿是活了一般,如同靈蛇般的纏住了中年男子的腰間,頓時將他拉向了後方。

戎凱旋的雙目微微一亮,他驚訝的發現,在這些揮舞著刀劍的人群中竟然還隱藏著一位靈者。

他的目光落到了那位靈者的身上,讓人啼笑皆非的是,這傢伙的打扮和一般的武者基本上就沒有任何的區別,甚至於在他手中拿著的也就是一把明晃晃的長劍。但是,他只要一出手,頓時就露餡了。

一股精準的風之力延伸出去,在虛空中靈巧的飛舞著,這股力量看似輕描淡寫,但卻還是輕易的將自己的夥伴救了回來。


「呼嚕嚕……」

頭鹿又是一個轉身,筆直的朝著這位風系靈師衝去。

他旁邊的人臉色大變,齊身吶喊,奮不顧身的擋在了他的面前,竟然連一個逃兵也沒有。由此可見,此人不但是唯一的靈者,而且還擁有不俗的身份。

中年男子脫險之後,他立即雙腳站定,擋在了人群中的最前方,體內真氣翻湧,一刀當頭砍下。他一個人的力量當然無法阻擋頭鹿,但是此刻他身後還站著十三四人,身側立即過來五人,他們並肩而立,五道寒光閃爍,從不同的方向朝著麋鹿揮砍劈刺而去。

麋鹿靈獸雖然強大,但還不至於悍不畏死,它的腦袋不斷扭動,那巨角揮動間竟然生生的扛住了五把靈器。

但就在這一刻,隱藏在眾人身後的那位靈者有出手了。

無數細小的風刃穿過了人群的縫隙,一道道的打到了麋鹿的身上,戎凱旋更是清晰的感應到了,其中有數道風刃特意針對五隻麋鹿的眼睛而去。若是讓這些風刃打中,這幾頭靈獸必將大吃苦頭。

不過,這些靈獸也是強大無比,就在風刃出現的那一刻,它們竟然同時轉向。

哪怕是在面對眾多武者之時,它們也是毫不退縮,但是在這詭異的防不勝防的風刃出現之時,它們就立即轉向而行,寧肯用自己粗糙的皮膚去迎接風刃的攻擊,也不願意將弱點暴露在風刃之下。

這,就是咒法的力量,在某種程度上往往能夠造成比真氣更大的傷害。

「啪啪啪……」

無數風刃打在了麋鹿身上,在它們的身體上再度划拉出了一些血絲。

戎凱旋這才恍然,怪不得剛才還覺得麋鹿身上的傷痕有些太多了,而且也太淺了點,原來這位靈者才是真正的大殺手啊。

不過,他的咒法能力並不強大,也就是中期靈師左右的實力,而且他所擅長的似乎並不是大型攻擊咒法,反而是繁瑣靈巧的各類小咒法組合在他的手上運用的頗具心得。

豁然,頭鹿再度一個轉折,又是一名人類武者猝不及防之下被它頂到了半空之上。

這隻頭鹿的強大確實是如同鶴立雞群一般,除了那個為首的中年男子之外,其餘人根本就無法硬抗它的突然襲擊。

當然,每當一名人類武者受傷或者死亡之時,為首的中年男子總是能夠將它們羈絆一下,讓它們的速度稍稍的停滯片刻,而此時,隱藏在人群後方的靈者就會全力出手,給這些麋鹿靈獸的身上帶來一些新的傷痕。

或許這些傷痕並不大,但是隨著數量的不斷增多,也會讓麋鹿靈獸們無法承受。而且五隻麋鹿的傷勢相若,只要有一頭倒下,就是人類大獲全勝之時。

只是,頭鹿的每一次衝擊,都會重傷一名人類武者。所以,在靈獸倒下之前,或許圍攻的人類就會先行崩潰也未必可知。

戎凱旋緩緩搖頭,他看著那為首中年男子痛苦的面容,對他的心情十分理解。

到了這個地步,靈獸們若是堅持不住,完全可以撒腿就跑。但人類的速度比不上麋鹿,就連逃走的資格也沒有了。若是此時人類不是齊心協力的並肩作戰,而是分散而逃的話,那麼不但此刻地上重傷的人必死無疑,其餘人最終能夠逃出的也肯定是不足一半。

中年男子如此逞強堅持下去,也是無奈之舉了。

「呼嚕嚕……」

頭鹿又是一聲古怪的嘶叫。

人群后的靈者雙目一凜,大吼道:「大家小心,它又要轉向了。」

果然,隨著他的這句話響起,頭鹿陡然轉向,朝著一個手持大刀的漢子頂去。

它雖然並非先天,但多少也有點兒智力,懂得避重就輕。屢次攻擊都是避開了人群中的那位中年大漢。

此時,那個被他攻擊的卻是一位年僅二十左右的年輕男子,他的臉色瞬間變得慘白無比。但他還是下意識的舉起了手中大刀,生生的擋在了胸前。

「咣……」

他立即感受到了一股澎湃大力從刀身上傳來,這股力量絕對不是他能夠承受的。

隨著他的一道慘叫,刀身磕開,眼看那雙充滿了死亡之力的巨角就要將他的身體戳穿之時,一股柔和的力量卻是突兀的延伸了過來,就在這千鈞一髮之時,將他的身體纏住,隨後將他拋向了後方。

「好……」

中年男子大喜過望,叫道:「許兄,多謝了。」

其餘眾人同時朝著人群中的那位靈者看去,目光中都有著一絲感激之色。

而那位靈者的臉色卻是怪異之極,膛目結舌的說不出話來。

交戰多時,他早就是全力以赴了。雖說將風之力化作一道繩索將人拉回來對靈師而言並不是什麼難事。可是,要釋放這種咒法必須要有一定的時間打底啊。

這可不是風刃,隨手一拋就可以釋放的。

先前那些麋鹿將人撞飛之時,他根本就無法準確的施展出這門咒法。若是真有這個能耐的話,地上躺著的一大半人就不會受傷了。

可是,看著空中飛舞著的那個年輕人,感受著風系力量的吹動,幾乎讓他產生了一種這個咒法就是自己釋放的錯覺。

「呼嚕嚕……」

頭鹿一下子撞空了,它頓時勃然大怒,又一次轉頭,朝著靈者方向衝來。

中年男子大聲喝道:「結陣,抵抗。」

眾人在他的身後團團圍住,一個個鼓起真氣,奮力衝擊。

然而,就在頭鹿奔上來的那一刻,它的腳下卻是陡然一個拌蒜,噗通一下倒下了。其餘幾隻麋鹿似乎被它絆倒,亦是一個個的跌了下去。

眾人狂喜,拿著刀劍沖了上去,一頓亂砍。

麋鹿先前之所以能夠傷了如此之多的人類武者,那是因為它們的速度太快,可是如今摔倒在地,頓時成了活靶子,僅僅是片刻之後,地面上就已經被小溪般的鮮血所浸透,這五隻麋鹿幾乎沒有多少抵抗能力的就慘死於亂刀之下。

中年男子長出了一口氣,從血泊中站了起來,道:「許兄,多謝了。」

許姓靈者的臉色一陣紅一陣青,他猶豫片刻,突地抱拳,向著身周團團一躬,道:「不知哪位前輩相救,還請出來一見。」 眾人的歡呼聲頓時為之一頓,就在麋鹿倒下去的那一刻,他們還以為這是自家靈者的功勞,可是此刻聽著他的口氣,卻是未必如此吶。


戎凱旋微微一笑,他身形一晃,慢慢的走了出來,道:「各位,地上還有那麼多傷者,若是不馬上救治的話,只怕……」

中年男子的臉色微變,立即大吼道:「快點救人。」

眾人如夢初醒般的散了開來,幾乎是二個服侍一個的開始救助同伴了。

這些人的傷勢都是一般無二,因為承受不住頭鹿的衝擊所以被它生生撞傷了。有些傷勢較輕,也就罷了,只要裹住傷處,使用上好丹藥調養,基本上都能在數月間恢復如初。但也有些傷勢較重的,便是戎凱旋出手也是有心無力。

而且,戎凱旋也沒有冒然上去施展治癒系咒法。

雖說彼此都是人族,但是在這個完全陌生的地方相遇,多少都是有些防人之心的。

不過,看著他們的動作戎凱旋也是有些認可,地上有著五隻麋鹿靈獸的屍體,對於這些師級修者而言,都是難得的材料和寶物。但此刻,幾乎沒有人對它們看上一眼,而是全部竭心竭力的救治同伴。

不管他們是真心如此,還是裝模作樣,都足以獲得其他人的充分好感了。

片刻忙碌之後,他們終於收拾完畢,為首中年人上前,向著戎凱旋深深的一躬到地,道:「這位……恩公,在下恆加成,這位是在下好友許東起,多謝恩公出手相助。」

他所介紹的那位好友,自然就是眾人中唯一的那位靈者了。

此時,許東起也是上前,站在恆加成的面前,恭敬的道:「多謝前輩。」


他可是一位貨真價實的靈者,知道麋鹿的突然倒下肯定與戎凱旋有關,這等神出鬼沒的手段遠非他能夠企及。這一點,他比自己的好友可是有著太深的體悟,所以雖然看到戎凱旋的年齡不大,但卻不敢有絲毫的怠慢。

戎凱旋打了個哈哈,道:「兩位不必客氣。」他頓了頓,道:「不知各位為何會結伴進入獸族領域,難道不知道這裡很危險么?」他的目光朝著眾人瞅了一眼,道:「如果個人修為沒有達到巔峰師級,還是不要來此的好。」

其實,就算是是巔峰師級修為進入獸族領域也是一件極其危險的事情,除了那些天賦強大,有希望衝擊先天的強者們,沒有多少人會願意進入此地送死的。

所以,戎凱旋對於他們這些人就愈發的好奇了。

恆加成的臉色微微一紅,他喃喃的道:「恩公,您莫非還不知道么?」

戎凱旋微怔,道:「什麼?」

恆加成猶豫著,似乎是有些不太想說,而許東起則是輕嘆一聲,道:「恆兄,我們尚未真正的進入獸族領域,就已經傷損了這許多人手,你說我們還能繼續么?」

恆加成的目光一黯,他轉頭望去,只見那些同伴都是低下了頭,竟然沒有一個敢與他的雙眼對視,他頓時心中明了,所有的雄心壯志都在瞬間消弭了。

長嘆一聲,恆加成道:「哎,都怪我貪心不足,明知此地危機重重,但卻還是不顧一切的進來送死。嘿嘿,幸好我們遇到的只是五隻麋鹿靈獸,若是再強一點,我們就要全軍覆沒了。」他頓了頓,朗聲道:「各位兄弟,我決定,放棄此行,回家吧。」

眾人都是鬆了一口氣,或許他們出發之時都是雄心萬丈,但是剛剛進入獸族領地就遭到了幾乎全滅的打擊,自然是心灰意冷了。

恆加成轉身,對著戎凱旋深深一躬,道:「恩公,自由城內的一位守衛軍兄弟從獸族領域返回,他身受重傷,但臨終前卻說了一句話。」他停頓了一下,道:「在黃岡叢林中,發現了一株千年血芝。他剛剛說完這句話就死了,於是江海晏宗師頒布懸賞令,只要有人能夠將之採摘或者是將血芝的確定位置告知,她老人家必有厚報。」

戎凱旋平靜的臉色陡然一變。

血芝,乃是靈芝中的一種極其罕見的變種,這種靈物哪怕是百年成分的也是罕得一見,就更不用說千年雪芝了。

戎凱旋雖然不是什麼煉藥師,但他對於丹藥之道也不算太陌生。

所以他十分清楚,千年血芝對於人類的心臟同樣有著莫大的好處,可以說是一株不次於九轉生心草的超強靈藥。




lixiangguo

「是的,伯母,我跟晚晚很早之前就認識了。」

Previous article

「還沒有結束。」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