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過,在幾百年前,這種騷擾突然就停止了。

大部分人間通往地獄的門戶都關閉。

少數殘存的幾個,控制權也落到了地獄諸族手中。

從那時此,人間就只有迷失的鬼魂不停落入地獄,但強力的高手卻是再也看不到了。

據那些活得久的老傢伙說,人間大約是進入了法術衰微的末法時代,已經沒有什麼高手能跨界而來了。

可現在,人類又回來了!

難道地獄的苦難又要開始了嗎?

“你就是驚怖魔王?”

獨家專寵:總裁先生太放肆 突然響起的喝問打斷了驚怖魔王爲整個地獄前途擔憂的無限遐想,它不自禁地哆嗦了一下,下意識回答:“是。”

殘留在地獄諸族遺傳基因裏的對人類的印象,是兇殘,是狡詐,是貪婪,總之得罪了它們沒有好下場,不得罪它們也不見得會有好下場。

“聽說你挺厲害的,怎麼打都不打就投降了?”

坐在裝甲惡鬼肩頭的年輕人類語氣相當不滿,神色間有種說不出的失望。

獲勝了還不滿意,還真是些好戰分子啊。

驚怖魔王暗自腹誹不已,卻不敢真說出來,陪笑道:“法師手段通神,小的不是對手,不敢對抗法師天威。”

稍後一些的另一個坐在裝甲惡鬼肩頭的人類喝道:“叫大天師!這位是地獄開發有限公司董事,地獄殖民總督,法師協會紫徽大天師,雍博文閣下!”

昨天回奶奶家了,好晚纔回來。

感謝jinmengmeng看官的捧場。

夢織看官想要章推,請留下書號。 雍博文確實有些不高興。

這次攻打驚怖魔王,雍博文共動用一千機器人惡鬼,五十名作戰法師帶隊。

考慮到對方是久經戰鬥的老牌魔王,雍博文采取了最謹慎的打法。

先使用法術喚動雷雨,以削弱驚怖魔王及其手下小火怪的戰鬥力。

這麼大面積的喚雨術,僅僅依靠雍博文或者某一個作戰法師的個人力量是做不到的。

爲此,雍博文不得不又向魚承世那邊申請了一臺降雨儀。

雷雨降下後,機器人惡鬼向驚怖魔王的領地發射炮彈。

目的是爲了逼驚怖魔王出來決戰,而不用正面攻打其領地。

雖說這些機器人來得不要花,地獄裏的惡鬼也是一抓一大把,但魚承世公司的術法武器卻是貴得很。

雍大老闆雖然如今身家豐厚,但跨入富豪行列纔多久,一身小家氣還沒洗掉,一想到正面強攻可能帶來的傷亡,就覺得肉痛。

更重要的是,這次攻擊作戰全程都有視頻直播,信號通過轉接,傳輸到春城法師協會總部。

所有春城法師協會的核心成員都坐在屏幕前面觀看直播。

這陣勢不比奧巴馬帶着全體班子成員看突襲本/拉/登來得小。

雍博文希望這場仗贏得漂漂亮亮。

這也是魚承世的願望。

地獄殖民不是一兩個人能完成的事情。

需要耗費大量的人力物力。

按照魚承世的想法,就是要吸引更多的法師加入這個隊伍中。

雖然大部分春城法師都在地獄開發公司有股份,但並不代表他們會喜歡跑到地獄去冒險搞殖民,那可是要見真章打大仗的,弄不好會丟掉性命。

如今國內法師大部分都生於和平,長於安寧,捉兩個鬼,羣歐一下不長眼的小妖小怪什麼的,就是了不起的大事件。

像這種遠赴異界開疆擴土征伐四方的事情,大抵都會先考慮一下安全係數才行。

而雍博文這一仗就是一個示範樣板,讓觀看的法師們明白一件事情。

地獄土著全都是紙老虎!

現在驚怖魔王很好的完成了紙老虎應盡的表現。

他只派出了一波惡鬼後,就再也沒有動靜。

而這些毫無組織紀律性的惡鬼對於雍博文這種專門捉鬼的大天師來說,不過是小菜一碟。只不過略施法術,就把它們給震住了,再由自家惡鬼上前講述一番在雍總督領導下的美好前景和優厚待遇,惡鬼們就很乾脆的投降,並且順手出賣了自家魔王——告訴雍大總督,那邊的驚怖魔王正準備逃跑呢。

雍博文不得不派出機器人惡鬼登陸驚怖魔王領地,並做好打惡仗的準備。

窮鼠噬貓,更何況驚怖魔王還是隻爪牙俱全的惡狗,既然被圍得無路可逃,想來會做拼死一搏,只怕要犧牲一樣機器人惡鬼了。

可是,驚怖魔王根本就沒拼,只稍稍一打就投降了!

這個蓄了半天勁的雍博文有種一拳打在空處的感覺,鬱悶得想要吐血。

自家這邊如此興師動重,大部分兵力卻根本沒有派上用場。

這紙老虎也未免太脆了些,脆得讓雍博文的精心準備變成了一場笑話。

不曉得坐在屏幕前面看現場直播的那些法師會不會笑到吐血。

這就是地獄的魔王嗎?

還跟織田信長這個鬼中之雄相互征伐了很久?

雍博文鬱悶地問:“你真的是跟織田信長一直在打仗的那個驚怖魔王?”

驚怖魔王趕緊彎腰陪笑,“貨真價真,就是小的,大天師有什麼需要小的做的嗎?”

太奴顏婢膝,從哪點看都不像是一個獨霸一方的領主。

雍博文顯然不能理解驚怖魔王這種能屈能伸真丈夫的情懷,對於地獄魔王們兇殘暴虐的印象就在這瞬間轟然崩塌。

什麼魔王,不過是欺軟怕硬的傢伙罷了。

前方領地傳來消息,已經清理完畢,實現完全佔領。

雍博文帶着作戰法師,押着驚怖魔王,進入第一個擴張佔領的地盤。

同樣的是浮空平臺,面積也與織田信長大小差不多。

到處都是低矮粗糙的石頭平房,整體佈局凌亂不堪,就好像是那些山裏自然形成的自然屯一樣,毫無規劃可言。

領地中的道路狹窄骯髒,滿是各種中樣的垃圾。

巡視一圈後,雍博文終於可以肯定,這麼個領地扔到人間去,也就是一個稍大一些的自然屯,還是那種建設衛生都沒搞好的落後村屯。

這位名號響亮的驚怖魔王撐死了也就是一隊長,連村書記的級別都夠不上。

“你當多久魔王了?”

雍博文頭也不回地發問。

好像哈八狗一樣彎腰陪笑跟着的驚怖魔王趕緊小跑上前兩步,“小的當了一百多年的魔王了。”此刻雍博文徒步走在領地街道上,與驚怖魔王相比就顯得有些矮小了,驚怖魔王不得大彎腰低頭,來遷就這位大天師。

對於這個小個子人類,驚怖魔王很有些瞧不起,心裏甚至有種想趁機幹掉他的想法,不過一想到兩邊那些高大的裝甲惡鬼和它們肩上黑洞洞的炮口,這種想法就立刻被膽怯給趕得無影無蹤。

數百名機器人惡鬼正沿街列隊,因爲站不下,踩塌了無數平房。

如果驚怖魔王稍有異動,肯定會第一時間被轟殺成渣。

雍博文一臉奇怪表情:“一百多年?那你沒考慮過建設一下自己的領地嗎?”

驚怖魔王頗有些自豪地指着那些破房子介紹:

“小的有建設過啊!您看這領地最開始上面什麼都沒有,這些房子都我來了以後建起來的,還有軍隊也都是我招來的。我這領地可以是說附近幾千裏範圍內,建設得最漂亮最好的領地了。”

雍博文默然片刻,又問:“這附近的魔王領地位置,你都熟悉嗎?”

“熟悉,非常熟悉!”驚怖魔王拍着胸脯道,“我跟他們所有魔王都打過仗,也有聯合出兵的時候,再熟悉不過了。”

雍博文斜眼瞧着驚怖魔王,道:“我想去他們的領地裏看看情況,你能帶路嗎?”

“能,沒問題,小的保證帶得清楚明白。”

驚怖魔王毫不猶豫地轉職帶路黨。

“好好幹,做的好的話,我會獎賞你一個更大的領地。”

驚怖魔王點頭哈腰,“保證完成任務,請大天師放心,那些魔王絕不是您老的對手,小的能爲大天師帶路,深感榮幸。”

雍博文便感覺有點彆扭,怎麼想都像曰本鬼子與漢奸的對話。

如今咱這個生在紅旗下長在紅旗下的好青年,也轉職成殖民入侵者了。

昨兒飲酒過度,未能更新,先道個歉。

本大叔的名諱居然是違禁字……

,! 在接下來的五天裏,在驚怖魔王這帶路黨的指引下,雍博文帶領部隊橫掃鄰近三千里範圍內的七家魔王,分別是告死魔王、紅眼魔王、夜犬魔王、哀傷魔王、毒霧魔王、噬心魔王和獨角魔王。

果然如驚怖魔王說的那樣,它那在雍博文看來破爛不堪的領地,在這幾家魔王當中竟然當真是建設最好的——至少石頭房子都蓋起來了。

有的魔王領地上都是簡單搭的棚子,幾十上百的地獄土著擠在一個棚子底下,有的魔王乾脆在領地上挖了好多‘洞’,平時那些地獄土著沒事兒的時候就躲在‘洞’裏睡覺。

最離譜的莫過那位告死魔王了,整個平臺上空空‘蕩’‘蕩’,除了地獄土著外,什麼東西都沒有!以至當雍博文率軍登上平臺時,還以爲是帶路黨帶錯了道。

這七位魔王也都如同驚怖魔王那般,在打不過逃不掉的情況下,毫不猶豫乾脆利落的選擇了投降。

五天的征伐中,‘花’費時間最多的不是攻擊戰鬥,而是趕路。

基本流程就是,趕到一魔王領地,發動炮擊,驅散魔王組織的雜牌反衝鋒,派出機器人惡鬼強行登陸領地,魔王投降,戰鬥結束!

與織田信長纏戰了近一年之久的諸家魔王被雍博文大天師一掃而空,生俘八位魔王,四千餘惡鬼,近八千土獄土著,八個破爛不堪的浮空平臺。

這些土著的表現簡直就對不起它們在人間的赫赫兇名,被俘之後就乖乖認命,往往上百地獄土著只要兩個機器人惡鬼看守,就能老老實實地呆着,既沒有反抗的念頭,也沒有逃跑的想法。

相信如果給織田信長髮展機會的話,用不了多久,他也能掃平這八家魔王,只可惜他不太走運,遇上了心黑手狠的魚承世。

持續五天的戰役乏善可陳,唯一讓雍博文感到稍許振奮的是,有一樣戰利品還算不錯。

當初開‘門’大典的時候,織田信長的領地遭到這八家魔王的聯合進攻,當時空中飄浮着許多有七八層樓高的正方形物體,進攻的地獄土著軍隊都從那些正方形漂浮物中衝鋒出來發動進攻。

這種宛如海軍登陸艦般的東西名喚浮空塢,利用地獄浮空山的核心製成,浮空山能夠在空中懸浮,正是因爲核心有種奇特的力量,能與地磁引力保持一種微妙的平衡。

經浮空山核心製成的浮空塢可以在空中飄浮運送兵力,每家魔王都有那麼十幾二十個的。這些都是他們當上魔王之後,擊碎領地附近的浮空山,取得核心後製作而成的。

不過魔王們連領地都建設不明白,在製作物品上自然也沒什麼藝術感可言,就簡單地把浮空山核心雕成了正方形,中間掏空,就算完事。對其它領地發動進攻前,就把屬下的地獄土著使勁往裏塞,就好像塞死豬一樣,直到塞不下了事,然後靠着會飛行的地獄土著推到戰場上,把閘‘門’一開,就稀里嘩啦地往下掉。

八家魔王領地,總共繳獲了大約四百架浮空塢,集中起來往天上一擺,那也是黑壓壓好大一片。

雍博文對這個東西一直相當好奇,繳獲到手後,就敲了一小塊下來。

雖然只是一小塊,卻也能平穩的浮在空中。

不過,這東西僅僅在地獄中才浮空,一旦拿到人間,就失去了效用,跟普通的石子沒什麼兩樣,拋起來準準會落地。

雖然在人間用不上,但在地獄中卻是可以派上大用場的。

雍博文琢磨着是不是利用這些東西搞個空中戰艦什麼的,到時候去哪兒掃‘蕩’就可以飛着去了,不過想建設戰艦那非得專業人士不可,不是靠一拍腦袋就能建得起來,也不是把這些浮空塢綁到一塊就能叫戰艦。雍博文暫時把這個念頭存下來,只等回到人間再與魚承世商討。目前爲止,魚承世和他的軍火公司都是雍博文最強有力的支持與後盾,這一方面固然與魚承世和雍家有‘交’情,另一方面還在於雍博文能夠給他帶來相當大的利益,若沒有雍博文,魚承世怎麼也不可能這麼順利地搞到地獄殖民地。魚大老闆不是卸磨殺驢的那種人,既然借了雍博文的力,那自然會與他分享利益。自古以來但凡能掙大錢成大事的,都懂得如何與他人分配利益,只認吃獨食兒的十之八九都發達不起來。

掃‘蕩’了方圓三千里,這帶就算是平定下來,再遠一些的魔王一時也不可能把手伸到這麼遠。

雍博文當下暫停軍事行動,準備開始正式大搞建設。

這最主要的一項建設任務就是築城。

先期被踢到地獄來那幾個建築專家鬼經過實地堪測,已經選定城址,並且根據雍博文的要求畫出初期的概念圖。

雍博文對建城這種事情是一竅不通,全都委託專家,他只管做好後勤保障。

如此大的工程,最基本的兩項就是人力和物資。

如今俘虜了近萬地獄土著,正好押過來做建城苦力。

而建城所需的資料也不用跑人間去買,或者是現造,雍博文從人間辦了一百臺電腦,每臺電腦上都裝了城市建設類的遊戲,將俘虜的惡鬼通通打發進遊戲裏搬運建築材料。魚承世支援了二百臺鬼魂轉換器,並且派出公司的專業技術人員負責售後,一旦有鬼魂轉換器故障或損壞,隨時可以調換修理。

轟轟烈烈的大建設運動就此展開。

到了這一步,雍博文就派不上什麼用場了,也沒有必要整天在工地上呆着,沒見着哪家建築公司的老闆整天耗在工地上不是?更何況雍大天師可是正牌的總督,要忙的事情多着呢,可不能把時間全都放在建城上,既然有了專業人鬼盯着,他便乾脆地大放手,任憑那幾個專家鬼折騰。

正好第一批進駐地獄的作戰法師到了輪換時間,魚承世派來了第二批作戰法師駐守地獄,雍博文琢磨自己也在地獄裏呆了這麼長時間,也怕受‘陰’氣侵染過重,便隨同第一批輪換法師返回人間。

俺是緊趕慢趕的分割線

感謝帥氣的豬哥哥看官的捧場。 總裁狂寵軟萌妻 雍博文從電腦裏鑽出來,回到自己的辦公室。

不多時得到消息的艾莉芸就趕了過來,劈頭就是一句:“你可算是捨得從那個鬼地方回來了,打得是不是很爽?連正經事兒都顧不上了?”

雍博文相當無辜地眨了眨眼睛,暗想難道我在地獄擴張殖民不是正事兒嗎?可也不敢跟艾莉芸爭辯,只好問:“我把什麼事情錯過了?”

艾莉芸沒好氣兒地道:“招聘新員工啊!你和婉嵐姐都訂好了,回頭就光顧着在地獄那邊忙活,把這事兒都給忘腦後去了吧。”

雍博文還真把這事兒給忘記沒影了,不過既然艾莉芸沒跑到地獄捉他,那就是肯定把事情處理得妥妥得了,當下涎着臉笑道:“沒忘,沒忘,不過有小芸姐你在,肯定不用我操心了,你可是總經理太太兼祕書,這點小事兒你拿主意就行,怎麼樣有好的嗎?”

艾莉芸啐道:“誰是你太太了,咱們可還沒領證呢。”

雍博文立刻順稈往上爬,“咱現在就去領證不就得了?”

“一說正事兒就整這些沒用的。”艾莉芸臉有些發紅,雖然已經有了夫妻之實,現在也光明正大的同居,但領證這件事情卻比不得同居簡單,“怎麼也得告訴爸媽才行,何況戶口本還在他們手裏呢。”

雍大天師立刻有點蔫,拐了人家姑娘私奔,現在再找回去要戶口本登記,這肯定是行不通的,他咬着牙惡狠狠地道:“實在不行,就只能再等等了,我們抓緊努力,到時候抱着外孫子回去找他們,不同意也得同意!”

艾莉芸大惱,狠狠給了雍博文一個爆慄,“你都扯哪去了?趕緊說正事兒!前幾天總共有二十七人來面試,都是婉嵐姐在信息庫裏篩選後發的通知,經過初次面試,初步選定六人蔘加複試,這是六個人的複試資料,你看一下,如果沒有意見的話,就定下具體複試時間,你必須得參加。”

雍博文想起餘老則走後門的事情,翻了翻資料,果然看到一份名爲餘博君的資料,打開來簡單瞧了瞧,這餘博君四天前剛剛入會,引薦者是本地一個名叫方老傑的法師,因捉鬼數量積分足夠,入會即直接晉升爲中級法師。照片上的餘博君是個敦敦厚厚的年輕人,也就二十出頭的樣子,雖然滿臉橫肉,但目光純淨坦正,不顯兇相,反倒給人一種憨頭敢腦的感覺。

“這個餘博君表現得怎麼樣?”

艾莉芸拿過資料瞧了瞧,道:“還不錯,法術方面表現中規中矩,電腦水平也不錯,唯一有點不足的不是大學畢業,是山東藍翔技校的學生。他原籍是山東,前幾天才加入協會,應該是內部有人,不然的話,也不可能得到這個機會。怎麼,有人找你了?”

現在大家都知道雍博文這個小公司有大前途,以前由魚老總家的大小姐把持着,帶的都是她的小姐妹,也不對外召人,想進都沒機會,如今總算是有這個機會了,還不得削尖腦袋往裏鑽啊?羅婉嵐安排過來的這二十多人,背後不知道經過了怎麼樣的競爭博弈呢。

要不是大家跟雍博文接觸的比較少,大概就直接找上門來走後門了。像餘老則這樣只見過一面就找上來的厚臉皮,畢竟還是少數。

“這是餘老則的兒子。”雍博文說了一句,纔想起艾莉芸大抵是不知道餘老則是哪個,便解釋了一下,“這個餘老則是山東的法師,地獄之門開門大典的時候,見過一面,這回就直接找上我,希望我能給他兒子一個面試的機會。我還以爲需要跟婉嵐姐那邊打個招呼才行,沒想到他自己把這些都搞定了,初試也靠真本事就能過關,這才費勁打什麼招呼啊。”

艾莉芸道:“這小子表現不錯,如果複試還能延續初試表現的話,過關沒有問題,我心裏有三個傾向人選,其中之一就有他一個。我看餘老則跟你打招呼不是擔心考覈的問題,而是想讓你記住他,等到公司工作以後多加照顧。還點先表明身份的事情,餘老則在山東地界應該也是個人物,像這種人物的兒子不在自家公司做事,反倒派別人公司裏,總歸是讓人懷疑的。”

雍博文問:“你心裏有傾向的,還有兩個是誰?”

艾莉芸翻出兩本資料遞給雍博文。

打頭的是個女孩兒,名叫言青若。

照片裏的女孩斯斯文,留着一頭大波浪卷的長髮,笑容很甜。

仔細看了看資料,雍博文嚇了一跳,下意識擡頭看了艾莉芸一眼,“藍徽?”

藍徽高級法師,那可是夠資格自己開公司的,怎麼會跑來給人打工?

魚純冰那三個小丫頭是例外,最初目的是追星來着,而古俊鳴的目的是泡妞,四人的目的都不純潔。

難道這個言青若也有什麼目的不成?

雍博文揣着懷疑,繼續往下看。

這言青若現年22歲,出身江南水音宮,目前在春城讀大學,還有一年畢業,如果是正常人家的孩子正是四處跑着找工作的時候,她既然是法師協會的高級法師,卻用不着這麼麻煩,就算自己不找工作,協會也會安排適當崗位給她。最主要是的,言青若不是春城本地法師,她的註冊地在浙江,那是水音宮的地盤,整個浙江省法師協會百分之六十以上的法師都是水音宮弟子。水音宮主葉靜波就是浙江省法師協會的省主席,爲人兇悍護短,與遼寧卓秀芳並稱南北兩大母老虎。言青若最重要的身份不是藍徽,不是水音宮弟子,而是葉靜波的小女兒!

“南方的法師?怎麼婉嵐姐還會把她派過來?不是得優先使用本地法師嗎?”

lixiangguo

吳軍糧草緊缺,朱琬當然也是知曉的,軍無糧則亂,沒有糧草,根本就無法打仗,陸抗將募糧的重任交給了他,朱琬自然也明白這任務的重要性,而且陸抗已經明確指出,不管用什麼手段,只要能獲得糧草即可,也就是放權給朱琬,讓他任意行事。

Previous article

「王少,你怎麼來了,也不打電話給我通知一下。」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