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過雲逸卻是沒有買過一次房子,以前在京城工作,面對均價至少是兩萬五的房價,雲逸自然是從來都沒有打算買過房。

年的時候,倒是準備在京城給雲嫣買房,不過那時候雲逸的經濟能力差點事,而且後來出了很多問題,讓雲逸甚至都忘了這一碼事情。

找了一輛車,雲逸帶著四個女孩子了京城恆遠房產交易公司,年的時候雲逸答應那個房產中介要找他買房的,可是後來卻忘了,這讓雲逸心裡隱約有點兒歉意。

索性,今天就直接買上一棟幾千萬或者上億的房子,讓這巨大的提成來讓那個房產中介員多賺上一點兒。

「你好小姐,我想在你們這裡買一套房子!」

到了恆遠公司,四個女孩子隨便找了一處地上安靜的坐著玩機,而雲逸走到了前台小姐那裡道。

當即那個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前台小姐臉上笑的像是花兒一樣,當即就沖著一邊一個青年男子就招,看樣子是想把雲逸這一個單子交給那個相熟的年輕人做。

「不好意思小姐,我在你們公司是有經紀人的,還是讓我年的經紀人來吧!」

雲逸回頭看了一下,不是年的那個中介,雖然雲逸將他的名片不知道丟到了哪裡,也忘記了那電話號碼,但是雲逸對那個年輕人的相貌可是記住了。

「額,是這樣啊,那負責招待您的是哪一位,我幫您通知一下!」

前台小姐強撐著笑容問道,雖然心裡失望,可是她這樣的小職員卻是不敢得罪客戶的。

「我忘了我那經紀的名字。不過我在你們這裡是有備註的,我的名字是雲逸,年要的那套房子是清華東區九號樓一單元三樓東!」

雲逸報上了自己年的那個沒有完成的單子,雖然這單子沒有成功,可是房產公司卻是都對客戶資料進行了登記的,這前台小姐當即就查出了年負責雲逸單子的那個中介員。

「先生,原來您就是年胡明那個了一定要房子,可是最後卻沒有來得客戶!」

這個前台小姐調出了雲逸的資料,當即像是想起了什麼一樣,上上下下打量著雲逸。眼神里隱約有幾分嘲諷的意味。

「怎麼,你對我有什麼意見?」

雲逸頓時眉頭一皺,這種眼神讓他覺得自己受到了冒犯。

「當然沒有了先生,不過年負責您這一個單子的胡明卻是倒了大霉了,年因為您您九月份要過來買房子,所以胡明就將這個房子留住沒賣。

中間連著有兩撥客人看上了那套房子,可是胡明卻是沒有賣,而房東早就懷疑是不是我們公司壓住房子不賣。

結果第三次房東找人偽裝成房客,以高出市場價百分之零點五的價格買房。胡明都沒有賣。

最後房東告到了總公司,而您九月份卻是沒有來,而且也是沒有按照規定交定金;最後胡明被公司罰款三萬……嘖嘖,胡明一年也完不成三兩個單子。這i一下就讓他半年的收入沒了!」

前台小姐一番話,頓時讓雲逸很是自責,他曾經也是在京城漂泊了好幾年,自然是知道半年的收入對一個在京城漂泊的小白領意味著什麼。

周圍一群正在看資料。打電話的公司員工,在知道了雲逸就是那個胡二傻*子的客戶后,一個個頓時小聲議論著。聲音中不乏有『沒錢裝什麼大頭蒜』的話語。

話間,雲逸年的那個中介胡明被叫了過來,看到雲逸這個人的時候先是愣了一下,很顯然年雲逸給他留下了『深刻』的記憶。

「您好雲先生,您今年是過來買房的么?年的那套房子您沒來,我們賣掉了,希望您別介意!」

儘管心理很生氣,胡明仍然一臉平靜的對雲逸道,絲毫沒有因為年的事情而對雲逸不滿。

雲逸微微點了點頭,對面前依舊是平靜的胡明道:

「年的事情,真是對不起了,是我忙昏了頭,一直沒有機會來找你道歉;這一次,我想在你們公司介紹下,買一套環境優雅的別墅,價格在一億元以內,要是環境十分的優雅,能夠讓人不受到打擾,那麼一億五千萬也是可以接受的!」

雲逸一番話,沒有讓面前的胡明高興,反而是周圍一群中介們低低的小聲議論了起來:

「得,這位爺今年又來裝大頭了,年一個八百萬可是讓新入行的胡二傻*子吃了大虧了,今年又來個一億,這個胡二傻*子應該懂得讓他交定金了吧?」

「呵呵,我看不一定呢,這個胡二傻*子連吃房價差都不會,不定還能被這個大頭蒜坑一次!」

「草,要是我啊,乾脆就不給他服務,讓他愛上哪兒就上哪兒!」

一群同事們的議論,沒有讓胡明態度變差,他依舊是陪著雲逸在一張桌子上坐下,開始問雲逸的具體要求。

「我買房子主要是給我妹妹住,我妹妹有精神衰弱的毛病,她在清華大學上學,我想房子盡量離得清華近一點,但是最好是別墅,而且非常安靜,離著馬路遠,不過交通什麼的也得很方便!」

雲逸一番話,讓胡明犯了難,好一會兒后胡明道:

「您要求的安靜,符合條件的倒是有,不過別墅沒有,只有幾套大面積的房子,都在小區里很安靜,交通很方便!」

雲逸當即搖頭拒絕,小區里的居民樓再怎麼安靜,還是不如別墅更加清凈。

「嗯,按照您的要求,這一帶附近是沒有這樣的別墅了!」

胡明一番話讓雲逸很是失望,不過他琢磨了一下後接著道:

「不過,如果您真的是資金很充足的話,我們公司倒真是有一處房產很符合您的要求,不過價格卻是非常的貴!」

「哦,你,我想只要是環境好,價格應該不是問題!」

雲逸當即感興趣的問道,從三月到現在的六月下旬,雲逸農場一共給他帶來了超過三億多的稅後純利潤,想來一般京城的房產是再怎麼貴,他也能買得起!

精彩推薦: 「在清華大學西邊不遠,有一座佔地面積一千二百多平米的四合院,一平方價格在十五萬左右,總價值是一億八千萬左右。

那個四合院正處在小公園的旁邊,環境是非常的優雅,離著街道也有兩百多米的距離,而且都是步行區禁止汽車鳴笛,一天到晚任何時候都很安靜。」

胡明說著,在自己的筆記本上敲打了幾下,當即將那座四合院的詳細資料調閱了起來,讓雲逸認真的查看著。

「哈哈,這個胡二傻*子,還真的將這個大半蒜客戶當真了,去年那一下子還沒有讓他受夠啊!」

「就是,你看那人裝作看的很認真的樣子,別等下說什麼位置不好,或者是四合院yin氣重的推脫話!」

「切,這還不要緊,要是現在這個大頭蒜拒絕了倒也罷了,反正咱們談上半天一點兒進展的例子可是多了。

別到時候胡二傻*子領著這個大頭蒜去看了一遍,結果這傢伙最後不要,這才是坑爹了呢,咱們都知道,人家那四合主人最討厭不買隨便去看拍照的了!」

周圍一群中介們的聲音很小,坐在一邊的雲嫣和三姐妹,以及坐在雲逸對面的胡明都沒有聽到,不過身體素質好耳朵尖的雲逸卻是聽到了,只是他卻是沒有表示什麼。


以雲逸目前的身價和地位,以及開闊的胸襟來說,對這些小白領,他根本就沒有放在眼裡。

浮遊在怎麼努力,也是無法撼動大樹的,自然渺小的人也不可能讓雲逸真的放在心上。

雲逸看著這四合院不錯,當即胡明沒有說什麼,就帶著雲逸和雲嫣加上三姐妹一群人去看房了,臨出門的時候,身後是一片的嘲笑聲。連胡明都聽見了,他身子一僵,只是什麼都沒有表示。

很快幾人就到了胡明所給雲逸介紹的那一套四合院,果然這裡就像是胡明說的那樣,這一座四合院的位置很好,正好處在一座公園旁邊,出了四合院的大門就算是小公園,往裡走兩步就是林間小廣場。

在順著小公園往南走兩百多米,就到了一條馬路與步行街分野的地方,向西面是購物的步行街。向東是馬路,可以直接通往清華的那條馬路。


在看看四合院,這四合院的大門看起來很是氣派,門上飛檐斗拱,雕刻著精美的花紋,而且從門前那一對石獅子,以及門前的三級台階來看,這一座四合院在清代的時候至少是一個子爵的院子。

進了門之後,首先是一個紅磚屏風。上面畫著一副山水畫;轉過了屏風,雲逸幾人頓時眼前一亮。

「哇,這裡好漂亮,竟然還有一座小花園!」

幾個女孩子歡呼著跑上前。這大院正中竟然是一個小花園,幾人笑著看看前主人栽種的花兒。

繞過屏風,雲逸和胡明沿著精緻的鵝卵石小路一直走到了中間的二進宅院前,雲逸仔細的看了一下這裡的布局。確實和資料上所說的一樣,這四合院的前院北房有六間房子,南面沒有房子。只有兩座門房。

而西面,確實是有六間廂房,東面也一樣是六間廂房,至於前院則是因為院子不大,使得中間的小花園顯得有些小,不過環境倒是挺優雅。

雲逸點點頭,示意胡明繼續帶著自己往中間的第二進院子里而去。

京城的四合院,一般有一進二進三進這幾種,這是最多的樣式;也有四進五進以上的院子,不過那都是京城著名的王爺府第,那是有錢都買不到的。

相比於前院的還有一座小花園,中院卻顯得很是寬敞,在四合院中,三進的院子中院子一般都是一家人晚上大聚餐用的,只要前院大門一關,中院子二門在一關上,外面就是在嘈雜也吵不到裡面。

而且中院子還很安全,古代三妻四妾的時候,中院子都是孩子們撒潑瘋玩的地方,也不用擔心孩子們會出事情。

對中院子云逸也很是滿意,很快兩人又向後院而去,而雲嫣和三姐妹也好奇的跟了上來。

「哇,這後院真漂亮,這裡的花園,池塘、錦鯉、小橋、流水、假山、涼亭,這一切真是太美了!」

幾個女孩子頓時被驚呆了,好一會兒后才一聲歡呼,頓時都沖了過去,在後院里東看一看,一會兒在不大的假山裡躲躲藏藏,一會兒又在小橋上看著池塘里的錦鯉,還在涼亭中體驗古人的那種吟詩作對的感覺。

「這裡真是太美了,能有這樣一座院子住著,真是一件人生美事!」

雲逸頓時感嘆道,這樣的一座仿照江南水鄉打造的後花園,別說是在寸土寸金氣候乾燥,經常受到沙塵和污染侵襲的京城是一座宜居,就算是在南方的蘇杭,這樣大的宅子也是很罕見的!

「哥哥,買下這一座院子吧,這裡真是太美了,我好想在這裡住著!」

雲嫣玩了一會兒,見雲逸正在和胡明商量事情,頓時就跑上來拉著雲逸的手可憐巴巴的說道。

「是啊雲逸哥哥,這裡的景色真是太美了,環境也足夠優雅,要是住在這裡,相信嫣嫣的精神能夠好得多!」

陳月圓美眉也上來說道,她也是想住在這裡,不過以她爸爸的本事,這卻是不可能的。

「呵呵,這座院子就買下了,胡先生,咱們馬上辦手續吧!」

雲逸點點頭,立即轉頭對身邊的胡明說道。

「雲先生,您說什什麼,您真的要買這一座四合院?」

胡明當即被雲逸說的話驚呆了,方才雖然雲逸對這院子也很是喜歡,可是胡明卻是始終不相信雲逸能夠買下這一座院子。

這原因也很簡單,去年雲逸買一套八百萬的房子都拿不出錢來,今年這一套一億五千萬的房子說買就買了,這

「怎麼,你不想賣給我啊?」

雲逸開著玩笑道,胡明連忙忙不迭及的道:

「怎麼可能,我是太高興了,高興了,我給您看看,一般四合院買賣都沒有貸款,不過我哦們公司合作的銀行推出的這房屋貸款合同,那一個最優惠,哦哦,是這個年利率優惠八五折」

「不用忙了胡先生,我付現款!」

雲逸淡淡然的一句話,再次讓胡明呆住了。 四個女孩子很喜歡四合院,雲逸便讓她們幾個在這裡玩兒,而他則是跟著胡明去公司辦手續。

「雲逸先生,我不是在做夢吧,這麼一筆將近兩億元的超級大單子,竟然讓我做成了?」

胡明有些發傻的看著雲逸問道,雲逸看了一眼仍然是滿臉迷糊的胡明,笑道:

「你有沒有做夢我不知道,我只是知道等下辦過了手續之後,這一座四合院就是我的了!」


胡明愣了一下,看著一臉微笑的雲逸,好一會讓才感嘆的道:

「雲先生,說實話從今天您一來公司,我就沒有真正的相信您真的是來買房子的,只是出於職業道德讓我不能不認真的接待您,沒想到這一下子真的做成了一單生意!

我還真是夠幸運的,遇上了您這位大貴人!」

雲逸但笑不語,事情哪裡有這麼簡單,要不是自己去年欠了他一點人情,加上自己是真的想買房子,他想賣出這麼一座院子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當然了,胡明一直踐行的職業品德,也是他贏得這一個單子的主要原因,若是他像是其他員工那樣,這一座院子絕對沒有可能成交

胡明率先進了房產公司大門,雲逸正準備進去的時候,頓時就聽的裡面一陣陣嘲笑的聲音:

「怎麼胡明,你又被那個大頭蒜坑了吧,白跟著他跑了大半上午!」

「胡明啊,你還真是夠二的,去年八百萬的一套房子這傢伙都買不起,今年這不到兩億的人宅子,你竟然還相信他,你真的是蠢極了!」

「就是啊。胡明你笨死了,有這個閑工夫還不如在公司里吹吹空調!」

聲音很吵,不過胡明卻是一臉淡然的樣子,眾人正準備繼續嘲諷,落在後面的雲逸推門進去了,頓時讓聲音小了下來,只是看著雲逸和胡明眼中依然有著嘲笑的意味。

胡明沒有理會眾人,當即在一群同事們疑惑的目光中走近了經理室,將經理叫了出來,這麼一個大單子他是沒有權利簽字的。當然提成是一分不少。

「碰!」

大喜過望的經理猛地推門而出,而後緊緊握著雲逸的手,臉上笑的像是花兒一樣,好一會兒才將一份合同拿出,道:

「雲先生,您看看這合同上還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沒,要是沒有我想這個合同就可以簽了,這四合院就屬於您了!」

「嗯,沒有了!」

雲逸瀟洒的簽名。而後將一張一億八千三百六十萬的轉賬支票給了經理,這裡面包含了四合院的價格和交易傭金。

「我靠,不是吧,這傢伙竟然真的買了這一座四合院!」

「天啊。這一單價格是一億八千萬,光是傭金就有三百六十萬,胡二傻*子這個傢伙自己的提成就足足有一百八十萬!」

「沒想到,這個看起來不像是有錢人的傢伙。竟然這麼有錢!」

「胡二傻*子這傢伙,真是遇上貴人了!」

一群中介們頓時一個個都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尤其是在看著胡明的時候,他們一個個眼神里都滿是羨慕的神情。胡明這一單業務,光是提成加上獎金,差不多就能夠在京城買一套六十平的小戶房子了。

這樣巨大的發差,讓一群同事們什麼話都說不出來,一個個滿是悔恨的神情,要是自己一開始接了這個單子,最起碼能夠少奮鬥十五年!

「雲先生,以後要是還有什麼可以效勞的,請還來我們恆遠公司來,我們一定竭誠為您服務!」


微微發胖的經理滿臉堆笑的道,雲逸點點頭謝絕了這經理宴請的意思,和胡明打了一個招呼后就轉身離去。

「胡明,你小子好樣的,你這一下子做成了咱們公司歷史以來最大的單子,你小子真是好樣的!」

經理不吝嗇讚美的誇獎,頓時又是讓一群同事們羨慕壞了,而這樣經理還是不滿足,打電話和總經理請示這次如何表彰胡明。

「什麼,那一套四合院今天成交了,真是好樣的….是去年的新員工胡明啊,好,馬上提職,先幹個區副經理,以後看錶現在提拔!」

經理電話請示的時候,刻意按了免提鍵,這總經理的話,頓時讓一群同事們再次感慨不已,連著讓胡明請客,就連以前經常對胡明挖苦的女同事,對胡明的態度頓時也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

造成這一切的雲逸對此根本就不在意,此時的他回到了四合院后,仔細查看了一下這房子,發現這房子保養得是相當的好,看樣子是經常有人來打掃,每一間可以住人的屋子都乾乾淨淨沒有任何霉味,簡直就是可以拎包入住。


拉著四個戀戀不捨的女孩子出了四合院,雲逸找了一輛搬家公司的車去了清華,準備將四個女孩子的行李搬走。

「嫣嫣,你這是往哪裡搬啊,不在宿舍住了?」

見雲逸幫著雲嫣往外搬行李,宿舍里的幾個女同學頓時關切的問道,一個班裡,同在一個走廊上的一群女同學也是依依不捨的看著雲嫣,還搭把手幫著雲嫣端著洗臉盆,拿著香皂盒的。

「我哥哥給我買了一座小院子,我準備搬過去呢!」




lixiangguo

凌莫觀望四周,周圍哪裡還有什麼書架啊,一大片白色空地充盈在眼前,那本精法訣也出現在凌莫前方不遠處,而他面前,是一高大三米的傀儡人,胸口處標示著「天階下品」,不用猜想也知道,這傀儡便是守護法訣的靈傀,一柄石劍十分巨大的插在地面,顯然是剛剛攻向他的攻勢。

Previous article

只是這個光頭男忘了一件事情,他不是哈卡那個彪型大漢,手裡的武器也不是上百公斤的狼牙棒。陳凱見到哈卡選擇退避是因為在力量上差距過大,同時武器上面也沒有優勢所以才選擇後退,但是對上拿著彎刀的光頭男陳凱可沒有任何的恐懼。在對方一刀揮過來的瞬間,陳凱直接揮動手中的武器朝著砍了過去,撕裂之牙上面遍布著鬥氣以此來增強武器的威力。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