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過觸到父親的目光之後,又趕緊收了回去。

她們總共也沒有見過她們父親幾面,而且都是在幾天前的事情,之前看到的是父親的萬丈神軀,那偉岸的身影。

現在葉楚就這樣站在她們的面前,她們還真有一種莫名的緊張。

葉楚看了看大家,然後微笑道:「大家都不要這麼拘謹,我可是你們的父親,你們可是我的寶貝女兒,看看我給你們準備了什麼吧。」

葉楚和靄的微笑,一下子拉近了與女兒們的距離,葉妙妙和葉萌萌,帶頭一起坐到了不遠處的玉閣中。

葉楚終究還是一個幽默風趣的人,就算現在不是,也曾經是。

所以講了幾個笑話之後,馬上就逗得大家都笑了,和女兒們的距離拉近了。

葉楚立即又取出了十幾套冰蠶一樣的絲裙,這些都是美麗絕倫的絲裙,大家看到這些絲裙的時候,都哇的叫了起來。

「父親,這好像是天蠶絲甲吧……」

「用天蠶打造的裙子?父親,您太厲害了……」

「父親您太棒了……」

禮物,總是聯絡感情,最有效,最直接的一種方式。

葉楚為她們準備的絲裙,可以說是件件合身,基本上都是根據她們的尺寸製作的,穿上這些白色的,像紗一樣的絲裙。

真的就像是天上的仙女兒似的,個個美麗極了。

大家載歌載舞的,給父親表演,要將自己最美的一面,展現給父親看。

她們心愛的父親,保護她們的男人,即使只和她們見過幾面,可是這種血濃於水的情感永遠都不會變的。

這恐怕就是造物主,早就制定下的一條規則吧,永不會變。

……

情域,無心峰。

晴文婷像往常一樣,天還沒亮的時候,就來到了山巔。

她像往常一樣,吸收夕陽的神華。

坐在這山巔,晴文婷的雙眼突然就濕潤了,坐在這裡哽咽不止了。

她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為什麼就會這樣痛哭。

「我這是怎麼了?」

她一邊抹眼淚,一邊喃喃自語,抬頭看了看頭頂的天空。

然後就見天空中,裂開了一個大口子,從虛空中走下了一個男人。

這是一個神奇的男人,就從這個虛空中走下來了。

「至尊。」

晴文婷心中一震,沒想到有至尊出現了。

這世上果然有至尊,這個至尊的樣子,一下子就烙進了她的元靈了,令她眼中的淚水再次噴涌而出。

「我是為他而哭的嗎?」

晴文婷心中自語,見到有至尊出現了,但是她卻是一點也不慌張,反倒是覺得有些親切。

這個男人為何,會這樣看著自己。

轉眼間,這個男人就出現在了她的面前,站在了她的不遠處。

「文婷。」男人呼喚著她的名字。

晴文婷楞了楞,心裡就像湧進了一股暖流,沉聲道:「你是葉楚?」

「你記起我了……」

葉楚心中有些竊喜,從天之盡頭趕了兩年的路之後,他終於是回到了九天十域。

先就直奔情域無心峰了,因為他猜測,可能晴文婷她們會在這裡。

令他感到欣喜的是,除了虹漫天和虹飛飛不在這裡之外,其它的人都在這裡,大部分的人並沒有分離。

「你真是我男人?」晴文婷還是有些困惑。

葉楚苦笑道:「你們身陷三生池,失去了以前的記憶,不過不要緊,我可以恢復你們的記憶。」

「那你為何不早點來?」晴文婷問他。

葉楚道:「我後來也被陷進了三生池,還被困在了那邊,一時無法離開。」

「你……」

晴文婷突然說:「你讓我考慮一下,要不要恢復記憶吧,我現在這樣子其實挺好的。」

「可是。」

葉楚沒想到她會這麼說,不過也得尊重她的意思。



(l~1`x*>+` (貓撲中文)3296

葉楚苦笑道:「你們身陷三生池,失去了以前的記憶,不過不要緊,我可以恢復你們的記憶。`」

「那你為何不早點來?」晴文婷問他。

葉楚道:「我後來也被陷進了三生池,還被困在了那邊,一時無法離開。」

「你……」

晴文婷突然說:「你讓我考慮一下,要不要恢復記憶吧,我現在這樣子其實挺好的。」

「可是。」

葉楚沒想到她會這麼說,不過也得尊重她的意思。

他問晴文婷:「文婷,漫天和飛飛去哪裡了?她們是回天空之城了嗎?」

「天空之城?」晴文婷楞了楞后說,「我不知道,虹漫天沒有和我們一起來這裡,虹飛飛前幾年離開了,雲遊天下去了。」

「哦。」

葉楚皺了皺眉,現在也沒有別的什麼辦法了,只能是先想辦法將其它人的記憶給恢復了。

「你先在這裡考慮吧,我去看看小白他們。」

葉楚也不想打擾她,不過為了防止她突然就跑掉了,葉楚還是讓白萱出來了。

白萱出來之後,晴文婷感覺這個姐姐,太美了,和自己好像更親切。

……

葉楚來到了無心峰側峰上,來到了這一排院落中。

先進入到了白狼馬的院子里,這傢伙院子里有一股子腥臭味,也不知道多久沒洗澡了。

裡面還有不少的髒東西,這傢伙似乎吃住都在這裡了,現在還在這裡呼呼大睡。

不過葉楚看了看這傢伙的修為,還真是有不小的進步,短短的幾十年的時間,現在達到了二十四星准至尊了。

比當年要提升了三四星了。

只不過這傢伙好像一直都在睡覺,一直也沒有醒過。

不過這倒是省了事了,葉楚也懶得和他寒暄了,直接將這傢伙給丟進了自己的第二乾坤世界中的,輪迴池中。`

也就是以前的三生池,被葉楚給改造成了屬於自己的輪迴池了。

過了一會兒后,白狼馬便從裡面跳了出來,原來嗷嗷大叫:「大哥,大哥,你在哪兒!」

「小子,我在這呢。:」

葉楚很歡喜,趕緊將這傢伙給帶了出來,白狼馬立即有些緊張的問:「大哥你沒事吧,嫂子們呢,她們沒事吧?」

「沒事,放心吧,出去再說。」

葉楚將白狼馬帶離了這第二乾坤世界,回到了院子里,檢查了一番白狼馬的記憶。

他確實是恢復了記憶了,而且如此快的就恢復了,看來是沒有什麼大問題了。

如此一來,葉楚也放心了,看來自己對於三生池的改造,果然是有效果的。

世人都說要失憶,但是被自己研究了十幾后,還是將三生池給破解了,這也許就是天意吧。

三生池,一直在等待著一個屬於它的主人,而自己就是它的主人了。

白狼馬的記憶恢復了,葉楚又去給虹雲妮她們師姐妹的,一幫大概十個人左右全部都恢復了記憶了。

大家記憶恢復之後,便聚在一間院子里,準備慶祝一下。

畢竟過了幾十年,這樣渾渾惡惡的日子,不過虹雲妮和虹綵衣卻很擔心她們小妹,虹飛飛還有母親虹漫天的情況。

她們當然知道虹漫天母親,已經是葉楚的女人了,只是從來也不好意思叫葉楚爹。

其實這聲爹,葉楚也不想聽到,若真是叫自己爹的話,還真是有些尷尬。

虹雲妮對葉楚說:「前輩,您是不是接下來要回天空之城呀?」

「恩,差不多處理完這邊的事情,就去一趟。」

葉楚也心繫虹漫天,肯定是要回去天空之城看看,如果虹漫天在那邊的話,必須要去找她,將她給救醒。

其它人也不好說什麼,總算他們能與白萱她們團聚了,這麼多人總算是團圓了,只是還差幾個人。`

虹漫天,虹飛飛,這兩人還不知道去哪兒了。

她們最有可能的就是去天空之城了,尤其是虹漫天,當初至尊劍消失了,送完他們來到這無心峰之後便離開了。

葉楚並沒有馬上離開,因為晴文婷還沒有下定決心,還不知道她是要怎麼樣,要不要恢復記憶。

另外葉楚還有事情,要找對面的勇峰峰主。

既然來到了這裡了,可以說每回來到這無心峰,葉楚必要去拜訪一下勇峰峰主。

這一天晚上,勇峰峰主早就在這裡等著了。

見到葉楚來的時候,勇峰峰主笑了:「你小子果然沒叫我失望,步入至尊之境了,可喜可賀呀,我青彌山這下子也有面子了。」

「呵呵,前輩言重了,青彌山可不差這點面子。」

葉楚笑道,二人坐下。

勇峰峰主對葉楚說:「對了,晴道友她們?」

「現在沒事了。」

葉楚笑了笑,勇峰峰主點頭欣慰道:「這就好,之前知道她們從三生池中出來,老夫也很擔心,擔心你也進了三生池還沒回來呢。」

「確實是進了,不過僥倖自己沒死。」葉楚說。

「哦?你也進了三生池?」勇峰峰主有些意外。

因為他也知道這三生池,但凡進入其中者,最好的結果也是失憶,葉楚沒有失憶嗎?

他問葉楚:「你是怎麼恢復記憶的呢?」

「可能是別人遇到了我,將我的記憶給恢復了吧。」葉楚嘆道。

他並沒有說,是自己破解了三生池,並且將三生池給收歸已用了。

這可是一件天地至寶,從古至今,從來沒有人這麼做過。

這樣的事情,還是少說為妙,勇峰峰主能算到就算,不能算到就最好了。

「原來是這樣。」

勇峰峰主笑道:「看來你小子是福大命大呀,進入三生池還能完好無損的出來,又能將她們的記憶給恢復。」

「可喜可賀,來干幾杯。」

勇峰峰主和葉楚聊起了天,問起了葉楚這些年都經歷了一些什麼,葉楚有些事情說了,有些事情卻沒說。

都是挑著說的,勇峰峰主也就只當關心晚輩了,也不會太追問葉楚。

聊著聊著,勇峰峰主又對葉楚提起了當年的事情:「葉楚呀,你這也應該考慮考慮,再納幾個妻了吧……」

「我勇峰上有幾個不錯的苗子,長的也俏,你要不要看看?」勇峰峰主還不等葉楚回答。

其實他就已經揚手,從他的乾坤世界中,多出了幾個美麗絕倫的女子,站在了兩人的桌邊。

「你們來見過葉尊。」勇峰峰主對這幾個女子說。

lixiangguo

重力空間在凱諾周圍開啟,緊接著所有的噬魂箭全部倒射而去;這裡的空間並不大,正好在凱諾重力空間的籠罩範圍,所以這些噬魂箭又返回而去。&1t;/p>

Previous article

一頭烏黑亮麗的長發稍有些濕潤地垂在身後。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