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過是片刻時間,箭矢已然是來到那高塔上中年男子面前!

「不好!」氣勢不凡的中年男子看到了箭矢,頓時瞳孔猛然一縮,

但是箭矢的速度太快了,他根本就無力躲避!

轟然一聲!

箭矢狠狠轟擊在了中年男子的胸口上,將他身軀徹底轟碎,成為無數肉塊。

程普面無表情,收起了長弓,指揮着天帝城士兵們繼續衝鋒,斬殺剩餘的塢堡之內的豪族士兵們。

很快,豪族士兵們都被斬殺!

宋家塢堡之內血流成河!

…………………………

這樣的情景,不過是一個其中的例子而已。

天帝城士兵們,此刻在程普和田疇率領之下,四面出擊,很快,所有之前不願意交糧的豪族,都被誅殺鎮壓!

右北平城之內,到處血流成河,無數的血腥風暴開始出現。

不過誰都知道,這一次的血腥風暴之後,右北平城之內,將會迎來前所未有的盛世!

無數的百姓,自發走上了街頭,來到了葉天所在的太守府邸之內,叩拜,歡呼,怒吼!

他們紛紛對着葉天不斷叩首,下跪!

因為他們在感謝葉天將那些不當人的豪族們全部掃除了一個乾淨,從此之後,他們不必擔心被人壓榨了!

因為,有大將軍的存在!

…………………… 慕時抱著一堆的靈果開開心心的走了進來,

可一進來,身體一哆嗦,咦?

咋怎麼冷呢?

而此時的蕭修也怔住了,她……沒走?原本冷若冰霜的眼睛此時突然慌亂了起來,突然之間,連看她的勇氣都沒有了,

「這洞真是不好,一點都不聚暖」

慕時絮絮叨叨的說著,一進來就把自己懷裡對對東西都一股腦的放到了地上,這地方也真是奇怪,儲納戒竟然用不了了,自己只好把這些給抱回來了。

剛剛還沒看見,這是一看蕭修,她就驚奇了

「你醒啦,」

說罷,就把自己剛摘的靈果,又一股腦抱在了自己的懷裡,騰騰騰的跑到了蕭修面前,再一次一股腦的把靈果放到了他的懷裡,

「給,你快吃,不髒的,能補充靈力的,我給你試過了。」

蕭修目色深沉的看著自己懷中的這堆靈果,也不知道在想什麼。

耳邊還是慕時絮絮叨叨的聲音,以往的時候,他是很煩別人一直在自己的旁邊絮叨的,但不知為何,她的聲音自己卻絲毫沒有一絲煩悶的感覺,反而有一絲小小的竊喜,

這種感覺,很好,

但是,蕭修表示,我才不會顯露出來的。

慕時說的口乾舌燥,突然意識到,自己面前的這人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呢?

一抬頭,發現自己面前的這個「病人」一直低著頭,盯著自己懷中的這堆靈果,臉上的表情若有所思。

慕時腦子閃過一個念頭,完了!

他不會是有潔癖吧?她也是看過小說的,小說中說,凡是長的好看點人,十有八九都有潔癖,不行不行,自己還是把靈果拿出來吧,

慕時的小手慢慢的伸進了他的懷裡,快了快了,快拿到了,

希望沒看到,希望沒看到,

突然,她的腦子如同雷轟電掣一般,呆住了,

只見蕭修突然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懷裡的靈果「嘩啦嘩啦」的全都滾在了地上,

慕時呆過後,心疼的看著地上的靈果,

乖乖啊,那是她好不容易摘的啊,你不吃也不要扔啊,那都是食物啊!

她氣沖沖的扭頭看著蕭修,想好好的教育教育他,可,話到嘴邊卻說不出來了。

蒼白的臉龐一直盯著她,明明什麼表情都沒有,只是這樣直勾勾的看著她,她一對上那雙深邃到極致的眼眸,就感覺這娃子好可憐,和自家小徒弟一樣可憐,

哎,又想小徒弟了。

趕快辦完,趕快回去!

自家小崽子還等著她呢。

於是,慕時像安慰自家徒弟一樣,用另一隻手,摸了摸蕭修的頭,輕輕的帶著一絲安撫的說:

「乖啊,沒事沒事,」

雖然,她並不知道他有什麼事,但安慰才是最重要的。

面前的蕭修還是直勾勾的盯著她,慕時實在被他看的看不下去了,

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頭,干呵呵的笑著,「那個,我去洗洗靈果啊。」

趕忙掙脫了他緊握著自己的那隻手,慌裡慌張的把靈果撿起來,抱在了自己懷裡,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

徒留蕭修一人在洞里,盯著自己剛剛握著慕時的那隻手。

她……很軟!

隨即嘴角勾起了一抹淺淺的弧度,目光看向洞口,若有所失……

慕時抱著一堆靈果,在一條小溪邊,重新將靈果洗了洗之後,

不可愛,還沒自己小徒弟好呢!

她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那顆珠子,喃喃的開口,

「想小徒弟,能通話嗎?」

等了半天,也沒有聽見任何回答,

她就知道,在荒蕪森林裡,連儲納戒都用不了,更何況通訊呢,

突然聽不到小徒弟的聲音,慕時表示,有點不開心,

抱著一堆靈果,正準備離開,

突然,水中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慕時猛的朝後面一閃,躲過了一道攻擊。

她目露兇狠的看著水中,手中的劍猛的出現在她的手裡,

來了……

運用靈力,金色的紋路浮現在她的臉龐,一道靈力直接打入河中,但,沒了任何的反應……

她警惕的看著河中,荒蕪森林裡有太多的不知,自己一定要小心,

突然,一陣帶著陰氣的攻擊直直的朝著慕時的門面攻了過來,

慕時一驚,連忙用劍一擋,強大的靈力直接將她打退了幾步,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攻擊力這麼強,

這東西來無影去無蹤的,怎麼辦,該怎麼辦?

這樣下去自己一定會敗於下風的,該怎麼辦?

慕時咬了咬牙,一定要拿下這個東西,腦子突然一驚,

對啊,領域!

可以用領域困住這個東西,自己可太聰明了啊!

她屏息靜神,手中的劍立於自己的臉前,眼中瞳孔的顏色瞬間變成了金色,接著強大的靈力從自身溢出,瞬間將這一方天地包裹進了領域之內。

領域的發動,靈力的波動帶著餘震,將附近一片的森林都震了震。

離河邊並不遠的洞中,

蕭修猛的看向靈力溢出的地方,那個地方,有人!

不好,她在那裡!

蕭修快速的站了起來,直直的朝著那個地方衝去。

千萬不能有事啊,千萬不能有事!

領域內的慕時看著在地上亂蹦躂的一根血紅色的……人蔘,

嘴角抽了抽,她是不是遇到她想要的東西血人蔘了?

慕時直接將在領域內蹦躂的血人蔘收進了自己腰帶上掛的袋子子,這是她特製的藥材收集袋,裡面有四個小空間,是專門用來放自己來荒蕪森林裡找的藥材的。

她笑著收了領域,看了看自己的小袋子,滿懷開心的抱起了自己洗的靈果,

真不錯,洗個水果撿個寶,穩賺!

一扭頭,我累個娘嘞!

這娃子咋了?

蕭修著急的沖了過來,因為身上的傷還沒好,氣息變得紊亂,他衣服也變得亂糟糟的,

可看到慕時的那一刻,他放下了心來,還好,沒事!

慕時看著他氣喘的樣子,一怔,這是因為擔心她嗎?

她心裡不住的感動,於是向前了一步,拿起了手中的一個靈果,遞到了他的面前,笑著看著他:

「給你吃,別著急」

蕭修慢慢的伸出骨節分明的手,慢慢的拿了過來,放到了他的嘴邊,一口一口的吃著。

但……慕時想說,你吃就吃,眼睛為什麼要一直盯著我? 結果竟然比預想的要順利,兩人出了汽車廠后就直接開向了高速路階段,一路上雖然能看到幾隻零散的喪屍在茫然的走動,即使被發現,他們的速度也追不上高速行駛的貨車。

好在當初選地址的時候沒弄的太遠,也就不到半小時的時間就已經能隱隱約約的看到遠方倉庫的稜角了,身後追趕的喪屍數量也少了。

到了門口,兩人下車后,發現這三個倉庫已經被周圍的雜草所覆蓋,加上倉庫所在的位置屬於荒郊野外,所以雜草瘋長,已經快比他們兩個人還高了。

白羽澤麻利的取出鑰匙開鎖,然後招呼著楊厲天把大貨車的貨物集裝箱對準倉庫門口,兩邊都忙活完后,才開始裝運物資。

lixiangguo

趙立冬拿出漢語名片,遞了過去。然後用流利的日語介紹自己。

Previous article

「小姐。」「小姐。」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