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過二哥的事情浮光了解的少,就連他本體是什麼都不清楚,就知道他失蹤的時候是一個蛋,如今在其他世界,過的挺慘。

浮光心情很好,但是一點都不妨礙她今晚搞事情。

晚上的時候,浮光一反常態的讓軍中殺豬慶祝,就連酒都搬了出來。

夜幕降臨,劉安志帶着一隊人馬埋伏在西區附近,也好在這個天氣沒什麼蚊子了,不然這群人還得忍受蚊蟲的叮咬。

說實話,劉安志對林州軍很失望,他本來以為對方會很警惕,那林州王看起來就不是個普通的。

沒想到,實在是沒想到,難道他看走眼了?

自己眼神這麼差的嗎?

雖然劉安志不想背叛自己主公,但是不得不承認自己眼光真的有問題。

本以為主公會是個禮賢下士的,沒想到根本不是。

也罷,不想了。

『將軍,我們什麼時候發起襲擊?』身邊百夫長給他打手勢。

劉安志搖搖頭,用口型話說:『再等等。』

又過了大概一炷香的時間,劉安志看見探子回來,那探子對他們點點頭,劉安志才打了手勢摸進西區。

剛剛進西區,劉安志就察覺不對勁。

他是打探到西區最為薄弱,可是即便再薄弱也不可能只有兩個人把守。

這些人士兵東倒西歪的睡着,地上還有些空的酒罈,看樣子是喝醉了,可是他根本沒聞到酒味。

「不對,撤!」劉安志大聲說。

可是已經遲了,周達從地上爬起來,他說:「劉將軍這是要去何處?」

劉安志扭頭看去,身後已經被軍隊阻斷了去路。

中計了。

他們這是知道他會來夜襲,所以來個瓮中捉鱉。

「既然來都來了,劉將軍何不坐下來喝杯水?」是的,他們根本沒喝酒,那酒罈子裏裝的都是水。

劉安志飛快的計算着他們殺出去的可能性,仔細再看,那個女人不在,也就是說他們殺出去的可能性還是有的,只是身後這些士兵可能都會折損在這裏……

萬任似乎明白劉安志在想什麼,他說:「我們主公很看重劉將軍,劉將軍為何不另擇明主?」

「劉將軍雖然武功高強,可你身後的這些士兵可就沒那麼好運了。你說你全軍覆沒回去,本來就不信任你的周德王會相信你是殺出去的嗎?」萬任一字一句的說,頭腦尤為清晰。

他又說:「劉將軍不妨想一想,周德王會不會猜測你已經背叛了他,這些士兵全部因為你的背叛而慘遭殺害,你這次回去就是為了和我們主公裏應外合?」

劉安志:你說的本將軍都要信了。

「你休要在這裏蠱惑人心!」話是這麼說,可劉安志在內心裏卻無法否認對方說的是真的,就憑自己對主公的了解,他絕對會這樣猜測。

而到那時,自己又該如何自處?

萬任又說了,「其實我們主公說了,放你回去也不是不可能,不過劉將軍可要想好,你這次回去要面臨什麼?面臨的是你主公的猜忌嗎?」

「當然,這些士兵不可能跟你回去。」萬任繼續說。

周達已經忍不住想和劉安志打一場了,可身邊自己兄弟就叭叭叭說個不停。

劉安志的前鋒看向劉安志,沒有人想死,可他知道如果劉安志要帶他們殺出去,可能他們只會死在這裏。

劉安志看着平日裏和自己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他怎麼忍心?

怎麼忍心啊?

「本將軍還是要回去,不過他們,還請二位將軍放了。」劉安志說。

他不決定打了,正如他想的那樣,就算自己真的能殺出去,可身後的這群士兵呢?

回去之後主公還能信任他嗎?

「如果我劉安志還能活着回來,會考慮選擇林州王。」他再次說。

周達看向身邊的萬任,問道:「萬任,你不會真想放了他吧?」

萬任無奈的說:「我可沒這麼大權利,這是主公的吩咐。」

周達恨恨的瞪了一眼劉安志,說道:「滾!再不滾小心老子後悔!」

劉安志離開了,毫髮無損的離開,只是這一次他對自己回去要面臨的事情都有所猜測。

在路上的時候,劉安志想了想還是給自己來了幾刀,他要是真正平安無事回去才會受人猜忌。

自己,再賭一次吧。

只是劉安志沒想到自己回去之後受到羞辱讓他這輩子都不願意再回首。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最新章節、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淺淡語、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全文閱讀、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txt下載、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免費閱讀、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淺淡語

淺淡語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狗住,我能奶到地老天荒、打敗我的只有我姐妹、

。 微風陣陣。

王語嫣一襲白衣輕舞,一頭如絲緞般的三千青絲隨風飄拂,一雙眼睛如星辰如明月,璀璨照人。

嫵然一段風姿。

這個場面,這個場景,讓人怎能平靜,出塵若仙,迎天地微風而立,風華絕代。

這種瑰美而又震撼的場景,直到很多年過去后,也一直常駐六界眾生的心間,難以磨滅。

天帝伏羲以不可思議的偉力,化作而成的巨大手掌,竟然被一拳橫擊而飛,神光暗淡。

宛若神話,這樣的戰績讓人心潮澎湃,血脈噴張,想要跟著吶喊。

此刻,她看上去很淡然平靜,絲毫不曾生出半點慌亂之色。

哪怕面對的是神界之主,天帝伏羲,也不能讓她生出半點懼意。

…………

九重天,無盡精純靈力凝結成霧氣,籠罩無盡天宇。

昔年,神族高居神樹懸於空中,與大地臨近。

人神戰爭后,伏羲絕地天通,將神樹和神族領地升至九重天,遠離下界。

需持有神界令牌方可出入神界。

神界定下戒律,除非神界遭侵犯,否則不得干預下界。

可今日,天帝伏羲親手打破了這條戒律。

轟隆隆!

昆崙山虛空上方,有雷音,有風嘯,有真火,有天洪,這是天帝發怒,引動而衍生得天地異象。

在這諸般驚人的異象中,一道神光燦爛,如魔似神的身影開始浮現。

那神人身披九龍暗袍,腳穿青月靴,頭帶紫晶冠,面孔深藏在冕旒之下。

無量量光輝集於一身,微微側目,則普放光明,照燭六界。

正是天帝伏羲。

他自神界降臨,虛空被震裂,足下一股股神光如泉涌,天帝出行,威嚴照六界。

「伏羲居然親自下界,要將王語嫣扼殺在萌芽中……….」

魔尊重樓眸光一冷,從血牙王座起身,陡然站立了起來,滔天魔氣席捲八方。

「天帝!」

「天帝!」

這一刻,不止是魔尊重樓為之側目,便是修為高深的強者紛紛將目光落到了昆崙山。

可怖的威嚴氣機,像是深海狂濤擊天,讓人驚悚,鎮落在王語嫣身上。

雖然王語嫣先前以強橫的姿態打爆九天玄女,但在六界強者以及諸神看來。

以天帝伏羲的境界,就算是王語嫣又如何。

今日,也要血染長空。

冒犯神威者,罪不容誅!

「好一個邪魔……….」

神光照耀六界,天帝伏羲語氣冷冽,踩踏祥雲,目光冷漠。

無盡神輝炸裂,祥和中透著無邊霸道。

一尊威嚴偉岸的天帝身影,從中冉冉升起,一隻手抬起,像是開天闢地一般,神光籠罩之處,儘是神國。

也就在其話音落下的一刻,天帝伏羲便出手了。

轟!

一隻宛如神輝琉璃的大手,瀰漫熾烈的神輝,無量光綻放,那是無盡地法則在沸騰,朝著王語嫣拍落。

這一掌下,星空破碎,萬物湮滅,昆崙山虛空像是落下了一道驚雷,無窮靈氣炸開,四方八極儘是神聖光輝。

嗚!

隨著天帝伏羲這一掌拍落,無盡星空震爆,一股浩浩蕩蕩,蒼蒼莽莽的至高皇道氣息鋪天蓋地般洶湧而出。

天帝伏羲一掌拍落,王語嫣就感到一股浩瀚無比,無以計量的壓力猛地朝他襲來。

那是天下所有山嶽下壓,漫天星斗大陣運轉也無法比擬的沉重。

呼!

也就在這一刻,王語嫣動了。

這一動,爆發了無量量血氣之長河。

轟!

一道絢爛奪目的氣血淹沒四面八方。

化作了一片血色汪洋。

瞬間將六界照亮。

這一瞬間,六界的所有生靈都發覺天地之間失去了色彩,唯有一抹血色充斥天地。

以她如今的體質,血氣之強橫,已然冠蓋此界一切存在,直如十日橫空一般,浩瀚的無邊無際。

「今日,便讓我試一試你有何手段,敢稱天帝!」

意志震蕩之下,王語嫣的聲音響徹星空,無盡的虛空都在顫抖,展現出她此時強橫無匹的力量來。

而在這無盡星空沸騰炸裂的瞬間,王語嫣一隻手捏拳印,毫無花俏,硬撼天帝的那一掌!

砰砰砰~~~

千分之一個剎那,一掌一拳的交擊就開始了,每一個剎那,兩人就發生千萬次的碰撞。

拳指之中蘊含的浩蕩神力,在不間斷的撞擊下互相磨滅,一縷縷神輝炸裂。

咔嚓!

虛無的空間響起聲聲脆響,剎那間如蛛網密結,如銅鏡破碎,裂痕密密麻麻的延伸擴散,迅速的覆蓋了萬里方圓。

鐺!鐺!鐺!

六界眾生耳邊響起了劇烈的震動。

彷彿天界神匠揮動神錘,在錘鍊天鐵。

這一刻,即便是天帝伏羲也微微色變,一交手。

王語嫣那簡直不像是血肉之軀,萬法不侵,簡直匪夷所思。

lixiangguo

「這就是武俠嗎?’

Previous article

看着君歡仍舊是乖巧不已的模樣,她不免氣急低吼: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