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能怪這老頭這麼想,因為那鍋子裡面的東西什麼看都不覺得是能夠救人命,反而更像是要人命的啊。

「能……能吃!」李龍軒吞了吞口唾沫說道,看著鍋裡面那連自己看了都覺得反胃的東西,李龍軒不由的暗暗感嘆,這東西簡直就是比黑暗料理還要強悍啊。不過這東西確實是能夠治療痢疾。

「真……真能吃?」

「小二,你喝一碗給老人家看看。」李龍軒看向身邊的侍衛說道。

「是,陛下!」一名侍衛走了出來,給自己盛了一碗篙湯,然後咕嚕嚕的將一碗冒著熱氣的篙湯喝進了肚子裡面,肚子一陣翻江倒海,然而卻直愣愣的站著,強忍著。

「看到了么?這葯一點都不難喝,喝了這葯,大家就不怕痢疾了,傳我命令,所有人每天都得喝篙湯,直到痢疾的消失!」李龍軒說道。

「是,陛下!」

見到皇帝陛下都下命令了,就算是不想吃的也得吃了,就算吃不下也得喝上那麼一口啊,一些人才喝看一口,立馬跑到旁邊吐了起來,整個場面真是一遍沸騰啊。

壯觀,真的是太壯觀了,上千人一邊喝著篙湯一邊吐,這場面絕對是幾百年來第一次出現啊。

有了黃花篙,李龍軒終於不擔心痢疾病發了,立刻傳旨,讓在海上已經耽擱了好久的士兵上岸,一萬多士兵上了岸,整個蓬萊島頓時變得熱鬧了起來。

一萬多士兵,一個個都是帝國最優秀的士兵,看著那一張張年輕的面孔,李龍軒臉上充滿了欣慰。

雖然大家來自不同的地方,雖然大家是不同的種族,但是他們都是有著一顆保家衛國、開疆擴土的心。士兵之中的神職人員和政委就是專門給這些士兵洗腦的,忠君愛國、保家衛國之類的思想教育幾乎天天晚上都有,這些人就算不想忠心為國,也得義無返顧的向前沖啊。

這就是文化傳播的力量,思想的教育,讓一支隊伍有了信仰,那就是萬人敵!

見過了自己的士兵,慰問了他們之後,李龍軒就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地方,當然了,還不忘了讓士兵們也喝一碗濃濃的篙湯。

在李龍軒的房間之中,一道白衣白髮的身影正在幫李龍軒整理東西,這些日子李龍軒身邊也沒有個女人,所以整個房間都是亂糟糟的。

見到這道身影,李龍軒臉上不由的露出笑意來,然後輕輕地向前走了去,一把將對方攬在懷裡面。

「陛下!」莉莉微微一笑,臉上露出一絲紅潤之色:「陛下,這天還沒有黑呢?」

「哎,這白日宣淫才有味道嘛。」李龍軒臉上不由的露出一絲怪笑來,憋了這麼久,終於可以發泄了!

三天不見女人,母豬賽貂蟬啊!

李龍軒來到島嶼已經不只有三天了,現在才二十齣頭,正是精力豐沛的時候,男人憋久了,會變成陽痿的。

「陛下,我想要個孩子。」莉莉嬌滴滴的說道,雖然已經成為了李龍軒的女人了,但是卻沒有一個屬於兩個人的孩子,親生的孩子。

「不行!」李龍軒搖了搖頭。

「啊?難道陛下不想跟臣妾有個孩子么?」莉莉不解的看向李龍軒。

「不,不,不。」李龍軒臉上露出無比邪惡的笑容:「一個什麼夠?我要讓你生一百個孩子,一千個孩子,一萬個孩子。」

「我有不是母蜂。」莉莉不由的白了李龍軒一眼,一百個一千個,那不是蜜蜂才能夠產的么?

「你不是母蜂,可我是驕傲地大仲馬啊,嘿嘿……」李龍軒臉上的壞笑更加的濃郁了:「朕相信朕的能力。」

豪門亂:小寡婦惹上冷總裁 「陛下,不要啊,天還沒有黑呢!」

「那就艹到天黑!」

「……」

而在這個時候,在神聖帝國的故土上。

富甲市是神聖帝國的一個大市,改革之後,富甲市變得相當的繁華了起來。

富甲市之中,一件豪華大氣的府邸,府邸佔地面積很大,裡面雕樓畫柱的,彷彿是一座小宮殿一般。而在大門口,兩隻純銅的獅子站在大門口,硃紅色的大鐵門上赫然掛著一個純銀打造的牌匾,牌匾上刻著「趙府」兩個字。

這麼氣派的府邸,絕對不是一般人能夠居住的,是的,這裡就是富甲市的首富,趙友錢的家!

(第一更開始,看看能不能努力五更,來點推薦來點收藏讓貧道高興高興) 雪花還在下著,有越來越大的趨勢,空氣變得相當的寒冷。街面上的行人都來去鬆鬆的,除了少部分不得不在風雪之中奔波的窮苦人家外,連清樓那群賣笑的女人都已經躲在了房屋裡面,整個世界似乎一下子變得冷冷清清的。

天香樓的包間之中,五個人正在吃著火鍋,聊著一些商業上的事情。

「這次多虧了趙大官人了,若不是有趙大官人四處張羅,我們也囤積不了那麼多的糧食啊。」一個滿面紅光的中年人站起來,舉杯說道:「我們一起敬趙大官人一杯。」

「對,趙大官人我們敬你一杯!」

「趙大官人,這杯酒是我們敬你的!」

「我們敬你的!」

「……」

「各位兄弟客氣了,大家都是自家兄弟,自然是有錢一起賺,有女人一起玩了。」趙大官人臉上不由的露出無比得意之色:「想當年,皇帝陛下和我都是在寒骨城混的,我們還一起在清樓裡面玩過女人呢,還真別說,那寒骨城的女人啊,就是比我們這富甲市的女人要水靈……」

酒喝的差不多了,這趙大官人又開始胡謅起當年他和皇帝的那些光榮事件了,身邊的人看著,不由的露出無比尊敬之色來。這趙大官人不是別人,正是趙友錢。

趙友錢,年紀也不過四十,在兩年前他不過就是一個到處販賣草皮的小商人,然而一次偶然的機會,他去到了寒骨城,賺到了第一桶金。

賺到了第一桶金之後,他就發現了商機了,明白了寒骨城是一個可以讓他發財的地方,於是乎拿著所有的錢跑回到了富甲郡,買下了大批的皮草,送到了寒骨城,這一來二去的,門道就漸漸地清了,同時也得到了不少的財富。

後來,他更是加入了商會裡面,成為了商會的一員,有了商會的支持,他更是在一年的時間裡面成為了一名百萬富豪,這讓他成為了當時名符其實的傳奇人物。

兩年的時間,從一個小商人成為一個大富豪,更是和官面上有些聯繫,這讓趙友錢成為了富甲市的風雲人物啊,現在大家見到他,都得稱呼一聲趙大官人。

天空,雪依然還在下著,當神聖帝國發生雪災的時候,很多人都在傷心絕望的時候,趙友錢卻暗地裡高興,因為他發現看一個巨大的商機。

對,商機,就是一個巨大的商機。大雪連綿,食物必然不夠用,特別是糧食,雖然神聖帝國的糧食貯備很多,雖然現在神聖帝國大量的糧食,但是現在帝國兩線作戰,又要開墾新地,所以消耗的糧食必然很多,最近市面上糧食價格更是節節升高,趙友錢相信,只要在等一段日子,糧食價格必然一斤一個金幣,到時候又將會是一大筆的財富入庫啊。

想想,趙友錢就非常的興奮。

一輛轎子緩緩道向前走了來,很快的來到了趙府的門前,一身錦衣的趙友錢從轎子上下來,腳步有些虛浮。

今天剛剛約了幾名志同道友的兄弟一起喝了個小酒,商量商量接下來的事情,心裏面那真是一個高興啊。

趙友錢回府,早已經等候多時的大門「咯吱」一聲打開了,然後一個留著山羊鬍須的中年人來到趙友錢的身邊,臉上充滿了獻媚之色。

「歡迎老爺回府。」山羊鬍須微笑的說道。

「好說好說,我給你幫我找的小美人,找到了么?」趙友錢笑眯眯的說道。

「回稟老爺,找到了。」

「這件事你做的不錯。」趙友錢拍了拍對方的肩膀,臉上的笑意更加的濃郁了。

「老爺,最近風聲緊,我們是不是要收斂收斂?」山羊鬍須問道。

「哼,怕什麼?我趙友錢可是皇帝陛下的人,誰能夠動得了老子?」趙友錢臉上不由的露出一絲得意之色來:「想當初要不是有我偷偷地給皇帝陛下送皮草,他和他的大軍早就在寒骨城凍死了,這皇帝陛下的王位有我趙友錢的一份功勞,只要不造反,皇帝陛下是捨不得殺了我的。」

「老爺說的是。」

在僕人是獻媚下,大家慢悠悠的向裡面走了去,很快的,趙友錢就來到了一間房屋外,臉上的笑意更加的濃郁了。

「小美人,我來了。」

趙友錢笑眯眯的推開門,只見這個時候,在這個房間裡面,一個十五六歲左右的女子正在驚慌的看向趙友錢。

「小美人,你讓我等的好著急啊,我早就說過你,你早晚都是我的。」趙友錢一見到這少女,臉色激動的都變紅了,就跟打了興奮劑一般。

「哼,趙友錢,死來!」少女臉上露出無比憤怒之色,在以前,這趙友錢自己見了面都得親切的稱一聲趙叔叔,可是那裡想到這個人竟然是個人面獸心的傢伙,不但將自己一家弄的家破人亡的,還把自己俘虜來到這裡。

少女憤怒的向趙友錢沖了來,手裡面握著一個凳子,憤怒的向趙友錢砸了來,然而只見趙友錢的身影一則,躲開了女子,同時一拳狠狠的擊在少女的肚子上。

「啊!」

少女不由的發出一聲慘叫之聲,身影踉踉蹌蹌的向我們退了去,臉上沖滿了憤怒之色。然而巨大的痛苦傳來,渾身一點的力量都沒有。

「好一匹胭脂烈馬啊,我最喜歡征服你這樣的胭脂烈馬了。」趙友錢哈哈大笑的沖了上來,一把少女撲倒在床上,「嘩啦」一聲,直接將少女的衣服撕碎了,然後爬在少女的身上動了起來。

「你叫啊,你叫啊,哈哈哈……老子爽玩了,再將你送進清樓去,你放心吧,以後每一天都有男人上你的,哈哈哈……」趙友錢興奮無比的笑了起來,整個人無比得意,非常得意。

少女想要反抗,但是卻沒辦法反抗,因為趙友錢的那一拳蘊含著一絲的鬥氣之力,擊在少女的肚子上,讓少女疼的連一點力氣都用不出來了。

雙目望著天空,少女的眼睛裡面不由的充滿了淚水,下體被撕裂,無比的痛苦…… 大雪天,一隊新式軍裝的軍人和穿著新式警服的警察快速的向趙府而來,很快的就將趙府給團團的包圍住了。

趙府裡面的看門人聽到了外面的動靜,透過門縫向外面看去,當見到無數的士兵舉著火把的時候頓時嚇了一大跳。

慌慌張張的向裡面沖了去,嘴裡面還不斷的喊著:「不好了,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來人,轟開大門!」一名上尉冷哼一聲,接著就見到後面的人推出來了一門炮,對著大門一轟。

只聽見「轟」的一聲,巨大無比的響聲響了起來,只見一枚炮彈狠狠的轟在了大鐵門上,那包裹住一層厚厚的鐵的大門就被炮彈轟的向裡面倒了下去。

「凡是反抗者,就地擊殺!」上尉冷哼一聲說道,然後一名名的士兵快速的向裡面沖了去,手裡面握著槍,誰要是反抗,那麼槍絕對會將對方轟殺。

「噼噼啪啪」的聲音很快的響起來,趙友錢請的那些護院握著武器,然而一粒粒的子彈就將他們的生命給收了。

鮮血灑落在白色的雪地上,彷彿盛開的一朵朵寒梅。

這個時候,趙友錢正騎在女人身上奮戰呢,突然間一聲巨大無比的響聲響起來,他不由的一哆嗦,結果就萎了。

「真是日了狗了,老子正要大戰三百回合呢,這雷來的真不是時候!」趙友錢憤怒的說道,然後下了床,窸窸窣窣的找了起來,很快的,一瓶藥丸子就出現在了趙友錢的手裡面,趙友錢臉上露出無比蕩漾的笑容來,一口直接將瓶子裡面的藥丸子全吃了。

「老子就不相信了,還治不了你這個小皮娘!」趙友錢得意的說道:「等老子爽夠了,再給你找來十幾頭公狗,這就是和我趙友錢作對的下場!」

趙友錢面目猙獰,而這個時候,只聽見外面響起了一聲一聲的腳步聲,趙友錢臉上不由的大怒!

「誰他娘的不長眼,不知道老子……」趙友錢的話還沒有說完,只聽見「嘭」的一聲,大門被踢開了,然後一道道身影從外面沖了進來,赫然是六名士兵。

當這六名士兵出現的時候,趙友錢心裏面不由的心突兀了一下,這些人士兵什麼會出現在自己的府邸裡面呢?

難道自己的事情被知道了?

然而,趙友錢畢竟是做過一些事情的人,也算是見過世面的,他定了定神,冷哼一聲,說道:「你們是什麼人?為何進入我的府,難道你們不知道神聖帝國的皇帝陛下乃是我的好兄弟么?我勸裡面還是先離開,否則本大爺讓你們這些泥腿子吃不了兜著走!」

這些士兵沒有理會這個人,槍口對著他,只要他向前一步,立馬槍擊。趙友錢雖然臉上很囂張,但是他也明白,這子彈可是不長眼的,若是對面的人誰一不小心走火了,自己可就死翹翹了。

一名士兵來到了少女的身邊,在少女的鼻子探了探,然後搖了搖頭:「死了。」

說完,用棉被把少女裹好。

「好好的安葬她。」領頭的上尉說道。看向趙友錢的時候,眼裡面充滿了憤怒!

「是!」對方敬了個禮,然後裹著那已經沒有了氣息的少女走出了這間房間。

帝國很好,在一步步的繁華,一步步的興盛,然而在這樣的情況下,總是會有一些人不想看著帝國好,這樣的人是最可惡的!

林子大了,什麼樣的壞鳥都出現了。

「你們到底想幹什麼?你們知不知道,擅闖別人的府,是在犯罪!我告訴你們,我可是寒骨派的,皇帝陛下可是我的好兄弟,你們最好離開我的家,不然我讓皇帝陛下將你大卸八塊!趙友錢憤怒的說道。

「把他綁了,就在這裡刑訊!」上尉冷著一張臉說道,若不是要將一些情報從這個人的嘴巴裡面敲出來,對方早就將這個醜陋的傢伙殺了!

「你們幹什麼?你們幹什麼?你們放開我,你們放開我!」趙友錢憤怒無比的說道,幾名士兵沖了上來,拿著繩子將這個傢伙綁了起來,連衣服都不給這個傢伙穿。

一名士兵直接將這個傢伙綁在了床桿上,這個時候,趙友錢吃下去的藥力發作了,竟然有了反應了,一柱擎天啊。

「卧槽,這傢伙不會是心理變·態吧?這樣都能夠起反應?」旁邊的士兵看見了,不由的向後面退了幾步,臉上露出一絲驚恐之色來。

據說有些男人喜歡玩菊花,神靈給你一根如意金箍棒,你卻當攪屎棍用。

「我看是,以前聽人說有錢人都有些怪癖,難道這個傢伙的怪癖就是這樣?」

「太噁心了,難道他以為我們會滿足他么?」

「這東西都沒有老子的小拇指粗,也好意思秀出來!」

「……」

「安靜!」上尉冷哼一聲,然後看下趙友錢,質問道:「趙友錢,你有權保持沉默,但是你所說的話將會成為呈堂證供!你應該知道我們神聖帝國的法律,坦白從寬,抗拒從嚴!現在我問你,你們暗中囤積的一千萬噸糧食到底藏在什麼地方?」

「什麼一千萬噸糧食?你到底說什麼?我不知道。」趙友錢憤怒的瞪著對面的士兵:「我可是良民,是良商!一直都是遵紀守法!我沒有囤積糧食!」

「糧商果然是糧商啊,都到了這個時候了,還不願意承認,行,你是良商!不過你是良心少一個點的糧商!」上尉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那麼,請問這位糧商,你到底將糧食藏在哪裡了?」

趙友錢等人大肆囤積糧食,暗中超控富甲市的糧食價格的事情已經被情報部門給查出來了,然而怪異的是,這幫人囤積的糧食竟然找不到,這簡直就是太奇怪了。

那可是一千萬噸糧食啊,那麼多的糧食,夠整個神聖帝國吃上好幾天的了。

「哼,這是污衊,這是對我的污衊,我可是良商,皇帝陛下親封的良商!你們最好放了我,不然就算你們的上頭的人,也保護不了你們!」趙友錢雖然被綁了,但是氣焰還是相當的囂張的。 「嘎吱」一聲,只見上尉將自己佩戴的槍拿出來,子彈上了膛,臉上一絲冷笑:「敬酒不吃吃罰酒!既然你不願意老老實實的講出來,那麼我不介意用強的。」

「你……你想幹什麼?你們這是違法的,你們這是濫用私刑,我要告你們,我要告你們!」趙友錢又怒又驚:「你要是敢開槍打老子,老子告到你傾家蕩產!」

然而,下一刻,只聽見「呯」的一聲響起來,一粒子彈頭快速的衝出了槍口,然後擊在趙友錢的小老二上。

「啊!」

撕心裂肺的慘叫之聲響起來,只見趙友錢的小老二在下一秒鐘直接被子彈擊碎了,一股鮮血直接噴了出來。

死宅飛行員的日常 疼,撕心裂肺的疼,疼的比大姨媽來的還要疼。碎肉落在地面上,就算是在接上去也沒辦法接了。

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濃濃的血腥之味,趙友錢就跟將要被殺的豬一樣,死命的掙扎著,然而越掙扎,那血噴的就越多,噴的就越遠。

「現在給你最後一次機會,若是不說,下一次子彈擊中的地方,將會是你的腦袋。」上尉冷冷的說道,血都噴到他的身上了,他還彷彿沒有看到一般。

「我說,我說,我全都說,求求你們別殺我,求求你們別殺我。」一股恐懼不由的升起來,這個時候,趙友錢終於確定了,自己若是不說出藏糧食的地方,這些人一定會殺死自己的,原來這些人不是跟我們開玩笑啊。

「那還不快說?再不說,你血就流光了。」上尉的臉就跟萬年冰山一般。

「糧食就藏在我們腳下,就藏在我們的腳下。」趙友錢一邊哭一邊說道,這個時候,他那裡還有剛才那副囂張無比的樣子啊。

「恩?」

lixiangguo

然而,不幸的是,工程還沒有一點實質性的進展,贊助人就由於經濟上的問題,突然取消了這一項委託。這座大殿的立面至今沒有建造。

Previous article

「嗯。」女兒顏瑜也連應道。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