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待她多想,上房就有小丫頭傳話,說三姑娘想沐浴!這下子又是一陣兵荒馬亂,蘇喜兒五人年紀小,幹不了重活,全被派去抱柴火!

這古時候沐浴,有錢人都用木桶泡澡,那用水量可想而知!

從碼放好的柴火堆上抱起柴火,蘇喜兒轉身就要出門。而今天給她白眼的那個女孩卻是滿臉不情願,耷拉著臉,看看自己的新衣,心裡再三猶豫。

「小雲,你這是咋啦?快著些吧!火房可是急用的!」五人里年紀最大的春香見她不動,忍不住提醒。

小雲無奈,也怕得罪人,只能壓下心中不舍,抱起柴火跟上幾人。

她這一系列動作,表情,蘇喜兒看的分明,原以為是個精明的,也不過是個假機靈!

她們這些剛進府的小丫頭,這次要不是事出突然,哪裡輪得到她們進東院伺候,就是這打掃抱柴火的活計,怕也有專門的婆子管著,還嫌臟!

反覆幾次,直到一縷陽光突破雲層,蘇喜兒她們才稍稍休息。摸著咕咕叫的肚子,只盼著早點開飯。

又過了半個時辰,天色大亮,看著四個大丫鬟提著食盒,魚貫進入正屋,蘇喜兒五人才匆忙朝火房跑去。

早餐很簡單,一碗稀湯,一個雜糧饅頭,一碟醬菜絲。

對餓了一早上的蘇喜兒來說已是救命糧食,當一口熱湯入肚,她才覺活了過來。

叮咚!您有一條消息提醒!一眼掃去,蘇喜兒差點噴飯!

世界我最帥:卧槽,這是遠古時代吧!這些東西真的能吃?那黑黑的東西,天吶!不會有毒吧!

緊了緊手上的饅頭,穩定情緒,再次看向沒有關閉的光屏,此時上面觀看人數是兩人,而剛剛的話,就是其中一個!

世界我最帥:哇,主播,你這是試吃黑色料理嗎?漆黑滴,鵝太佩服你了! 霸愛總裁:獨寵萌妻 快吃,快吃,我好想看看你毒發身亡!

蘇喜兒:……

這是哪來的二貨,連醬菜都不認識!還毒發!她可是要活著回去,要努力掙錢的蘇熙啊!

勾勾嘴角,露出一個自認為狂霸拽的笑容:你說吃我就吃,豈不是很沒面子!

世界我最帥:哼,又是這招,想套路我!哼哼,別人都用爛了!主播趕緊的,我要趕著上學呢!行不行,不行我可就退出了!

蘇喜兒:……

你是上帝,你牛,你厲害哈!

苦菜花蘇喜兒迫於淫威,只好夾了一根齁鹹的醬菜絲,一臉絕望的放進嘴裡,快速咬了口雜糧饅頭,嚼吧嚼吧咽下肚子。

世界我最帥:哇,厲害了我的主播,能說說有啥感想?好吃不?好吃不?

蘇喜兒:……

我能打死這二貨不?

而一直沒有說話的另個觀眾終於開口,

就喜歡穿越:原本以為又是穿成王公貴族,田園農女,看主播這環境和這身衣服,像是個丫鬟吧?

世界我最帥:啥?丫鬟!嘖嘖嘖,那是能當王妃,酷炫狂霸拽碾壓一些,還是能做生意掌握經濟命脈?我咋覺得這直播間沒啥看頭吶!怪不得就倆人!

蘇喜兒:親,你要不要這麼扎心!

世界我最帥:我要看刺激的,我要看宮斗宅斗!

看著光屏上的留言,蘇喜兒只覺得心澀不已!等聯繫到主辦方,一定要搞清楚為什麼她穿錯人物?不能就這麼算了,一定要讓主辦方補償她!

「呸!這還真當自己是千金小姐了!吃個飯也磨磨唧唧,跟繡花似的,這是想躲懶吶?還是讓咱們伺候著你吃吶?」尖銳的女生拉回蘇喜兒的注意力。就見其餘四人都已吃完,而小雲一臉不耐的瞪著慢條斯理吃飯的她。

世界我最帥:哇,來了來了!一大早的撕逼大戰!主播,快,快上前迎戰!不能被那牛眼怪欺負啦!快,搓搓她的威風!

蘇喜兒差點被饅頭噎死!

牛眼怪?

忍不住仔細觀察,果然,眼睛夠大,只是眼大無神,如今瞪眼,還真有幾分驚悚,就怕她一個不小心眼珠子掉出來!

看周邊丫鬟都朝這看,蘇喜兒幾口喝完稀飯,慢條斯理的放下筷子,態度恭敬回道:「多謝小雲姐姐提醒!可這會兒還不到辰時中,若是我沒記差,咱們是辰時末回東院,這會兒可還有一刻鐘吶……」說完,蘇喜兒又糾結的看向四周,一臉為難道:「進府時大娘可是教過,今後咱們就是袁府的下人了,再不能像過去那樣狼吞虎咽,就是一言一行,一飯一飲都當有教養!」

說到這,又靦腆的低下頭,怯懦懦道:「我本就是鄉村農戶女,蠢笨呆板,若不趁著吃飯機會跟姐姐們多學學,我就怕,就怕自己跟不上大傢伙,給府上丟臉!這還請小雲姐姐見諒,喜兒下次必定快些!」

這話不但挑明了自己沒耽誤活計,沒偷懶,還說出了緣由,更是把火房這些丫頭婆子捧的極高,一下子就收穫滿滿好感。

可小雲卻是氣的夠嗆,健康的膚色上帶著潮紅,不知是被氣的還是羞得!

蘇喜兒可顧不上她那玻璃心!

快步跟上春香三人朝東院走去。

而直播間里,被世界我最帥一排哇哇哇刷屏!

世界我最帥:看不出來啊!主播還挺陰險的!就這麼坑了人家小姑娘一把!

不過看到那牛眼怪的扭曲表情,打賞主播一個紅星星!

說完,屏幕上就出現一顆大大的紅色星星,圍著直播間一圈旋轉,之後落入直播禮物袋裡。

蘇喜兒整個人興奮了!天啊,天啊!終於有打賞了!雖然只是赤橙黃綠青藍紫中的最低等,自己也就能分到一百塊呀,可蚊子再小也是肉啊!她可不會跟錢過不去噠!

此時她只覺渾身是勁,於是腳步也越發輕快。

只可惜,之後這一天及其平淡,就是那愛找茬的吳香瑩也沒出現,這讓興奮狀態的蘇喜兒很是頹喪,第一次期盼麻煩趕緊來找! 領兵而來的,是禁軍統領薛岱,宣延帝的兩名親勛翊衛跟隨他在側。

百姓們倉皇後退,不敢靠近,荀斐迎上前去,叫道:「將軍!」

擁堵人海硬是分開道來,薛岱騎在馬上,一身金線墨衣,腰佩金刀,看了眼撥開人群而來的副將,收回目光望向遙遙站在馬車上的朱峴。

「逆賊不必活捉,」薛岱說道,「格殺勿論,這幾個逆賊的人頭,一個千金!」

「是!」士兵們高聲應道。

「沈冽。」夏昭衣低聲說道。

站在她身前一直不言的少年回眸望來,沒有半點身陷囹圄的惶恐,平靜說道:「我在。」

「幫我護好朱大人,」夏昭衣說道,「放心,不會有危險的。」

雖然她未曾料到朱峴會以這樣衝擊長隊的方式和氣魄出現,但她既已讓朱峴帶人而來,便有保他全身而退之能。

「你去何處?」

「擒賊先擒王,」夏昭衣一笑,「我去把李據抓來。」

沈冽:「……」

女童笑得無邪,語聲輕鬆,似乎壓根不知她現在的話有多驚世。

果果小姐的傾城時光 但是沈冽知道,她真的會這麼去做,而且,他攔不住。

天空漸漸又落下雪花,拂過她的眉睫,女童的眼眸明澈,清洵如泉。

沈冽看著她,真的覺察,她不過才小小一隻,在他高大的身形比對下,她瘦弱嬌小,纖細的雙肩似乎一捏便碎。

沈冽斂眸,轉頭往四周繚亂人影望去一眼,說道:「你等我。」

說罷,他將長劍入鞘,迅疾拔出地上的長槍,槍花一掃,轉身朝右前方奔去。

夏昭衣一頓,忙也跟上:「沈冽!」

潘堂峰最先站出來同那些士兵對峙,要想對朱峴動手,從他潘某人的屍體上踏去。

其他朝臣們失望憤慨至極,也紛紛擋在馬車前,大大小小官員,誓要同禁軍們對抗。

沈冽現在所去的右前方,是先才一路護衛大臣們車馬的禁軍騎兵。

就在薛岱準備下令將這些朝臣們強行扯開時,便見人群右側奔出一個清瘦修長的少年。

少年身手極為矯健,瞬息衝出,士兵們立時反應過來,但比少年步伐更快的,是他的槍法。

出手皆殺招,槍刃詭異,凌厲殘忍,沒有半點手軟,也不戀戰。

這槍法!

薛岱眉頭怒皺,看著少年迅速攻去,留下數具鮮活屍體和倒在地上還未斷氣的士兵。

將一個騎兵挑下馬後,沈冽單手抓著馬韁一個利落上馬,隨即縱馬朝來路奔去,對迎面而來的女童伸出長臂:「阿梨!」

夏昭衣方才就追在他身後,奔跑途中握住他的大掌,借力飛身躍上馬背。

沈冽當即調轉馬頭,往身後的追兵們猛烈衝去。

「你要同去?」夏昭衣說道。

「嗯。」

「可你身上有傷。」

「無妨。」沈冽說道,加快速度,單手縱馬,手中長槍橫掃,揚起成片血花。

「攔住他!」薛岱拔出手裡的刀,說道,「把他們攔住!」

話音方落,薛岱忽的瞪大眼睛,怔怔的望著前方迅疾而來的黑色圓點。

圓點在他眼中逐漸放大,躲無可躲,下一瞬,他的耳朵聽到很輕很輕的「噗」的一聲,哪怕在四周如此嘈雜的環境下,都清晰可聞。

那黑色圓點化作一支細長的弩箭,從他眉心穿過,噴濺出來的小血花,從他鼻樑上滑落下來。

「攔……住……」薛岱呆愣的說道,身體從馬背上跌了下去。

「將軍!」身邊近衛和校尉忙撲上去。

夏昭衣的臂弩瞄向更遠處一個校尉,說道:「距離李據的龍輦至少還有五十輛馬車,衝破這裡的人潮,往前會好很多。」

「好。」沈冽應道,手裡的長槍沒有停過。

荀斐扶著薛岱艱難喘氣的身子,看著這少年像一柄銳不可當的利劍,在人海中衝出一條道來,氣得咬牙。

並非他的禁軍們不行,而是這少年所倚靠的不過一個字,快。

士兵們還在疾跑,按列布陣,他直接趁眾人沒有防備之際殺了過去,且不戀戰。

畢竟誰能想到他竟然敢這樣,一槍一馬,勢單力薄,竟敢衝擊軍隊。

這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小子,他,他憑什麼這麼狂!

前方聽聞動靜,遙遙開始布陣。

沈冽一路殺去,出手如電,勢如雷霆,所向披靡。

待快靠近那數十柄直刺而來的長槍時,沈冽低聲叫道:「阿梨!」

「嗯。」夏昭衣應聲。

「左數第六人為棋盤天元位,」沈冽說道,「其右角星,上小目處,有匹好馬。」

「好。」夏昭衣點頭,扶住沈冽的肩頭,半蹲在馬上。

駿馬越奔越快,沒有半點遲疑,朝那數十柄長槍衝撞而去。

待馬兒靠近長槍,沈冽一勒韁繩,馬兒長嘶,人立而起,夏昭衣的弩箭射去,那士兵應聲而倒。

同時沈冽背起她跳馬,將被馬兒衝散的兵陣徹底打亂。

長槍挑刺,橫掃,行雲流水,勢動如嘯,殺開一條路來,朝那剛失主的駿馬奔去,重新翻身上馬。

「攔住他!」

「攔住那個人!」

……

士兵們邊追邊高聲喝道。

大雪紛揚,拂天掠地,周遭百姓雷動,少年渾身浴血,殺出重圍,駿馬朝前狂奔。

騎兵們緊追不捨,怒聲疾呼。

還在繼續前進的長隊,沿路守衛們停下望著縱馬奔來的少年,和追在少年身後的兵馬,一時愣怔。

許多反應快的守衛們則舉起兵器想攔,或被對方手裡的長槍擊中手背,兵器落地,或直接被對方擊落下馬,或死或傷。

軍門撩歡:紈絝少爺別性急 那些馬車也停了下來,不少勛貴掀開帘子朝外望來,只來得及看到騎馬遠去的少年背影,和坐在少年身後的女童。

「外邊發生了什麼?」老佟坐在馬車裡,不安的說道。

沈諳修長的手指只掀了帘子一角,他看著外邊,眨巴了下眼睛,難得的懵逼。

他,是不是看錯了?

剛才誰跑過去了?

沈冽?

那馬背上還有個女童,那女童他倒是肯定不會認錯的。

所以,真有可能是沈冽?

這時,叫叫嚷嚷,喊打喊殺的士兵們追了上來。

嫌吵的沈諳將帘子垂落。 夜深人靜,萬籟俱靜,聽著四人平穩的呼吸聲,蘇喜兒才打開直播面板。

此時觀看人數為零,粉絲人數為零。令蘇喜兒安慰的是,白天的兩個觀眾關注了她!這也算是了有人氣啦!

找到管理頁面,打算把事情始末留言,不承想竟有在線客服。得知她的情況,很是詫異!要知道這直播平台可不是蘇熙原本世界的科技,而是更高文明的產物,只為了服務高文明用戶,開播以來從沒出現過偏差。

lixiangguo

不過,沒有墨蓮小月說的建築。

Previous article

武尊巔峰!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