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多,十七萬。”孫小鵬笑呵呵的說:“我這不是坑你錢啊,找了一百多個人,爲了面子一人搞了套西裝,這些西裝都得不少錢,還有雜七雜八的,十七萬。”

我一聽,差點沒暈過去,什麼玩意?十七萬?

老子讓孫小鵬隨便請點人來鎮場子,誰他孃的讓他搞這麼些東西出來。

孫小鵬看到我的模樣,急忙說:“是你自己說搞嚇人一點的好不好,這陣仗,夠嚇人吧?”

老子心疼得要死,早知道,還不如讓那羣小混混揍一頓呢,雖說是花錢免災,但這錢,花得也有點太多了吧?

我頭疼的拿出銀行卡,遞給了孫小鵬,王副局長當初給我的十五萬,我還一份沒花呢,現在就讓孫小鵬給敗出去了。

孫小鵬接過銀行卡,眼睛瞪得老大,低聲罵道:“你幹啥,十七萬,給我十五萬做什麼,還差兩萬呢。”

“你小子自己找的這麼多人,自己填那兩萬。”我現在看着孫小鵬就想揍他,根本就懶得和他說話,轉身就往學校走去。

“喂喂,你等等啊……”

我已經跑回學校門口。

其實我心裏也明白,這錢不給還不行,當那一百多號人是吃素的?到時候不給錢,這羣人真要搗亂,那纔是麻煩。

我回到學校以後,那些學生看我的眼睛都躲躲閃閃的,好像很害怕我,我心裏一鬆,花點錢,讓這羣小屁孩怕我,也還好,總算是有點好處。

等回到宿舍,洗了個澡,剛躺下,準備睡覺呢,張校長就找來了,今天學校門口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他不可能不知道。

他來之後又是一陣賠禮道歉,好像還真以爲我是混混頭子,我也只能給他解釋說那些人是請來的。

這種事情沒必要瞞着張校長,畢竟請那些人來也只是嚇唬嚇唬張天他們這羣學生。

張校長聽後,直誇我人才。

等張校長離開後,我才躺在牀上睡了起來,至於孫小鵬,半夜還給我打了電話,臭罵了我一頓,說好不容易來找我玩,結果還倒貼了兩萬塊錢,這算什麼事。

我心裏都一肚子火呢,懶得和他說話,直接掛斷電話,讓他滾回重慶。

第二天一大早,學校的早起鈴聲就響了起來。

在醫院那幾天我也不是白待的,也瞭解了一些學校的流程,一大清早,班主任就得起來到食堂門口維持秩序,然後帶領學生吃早餐。

我趕緊簡單的洗漱了下,然後穿了件衣服往食堂跑去,食堂門口人真多,上千人,分成各個班級在排隊。

我們學校有兩個食堂,分別是分高中和初中,在各自的食堂吃飯。

還好高中部的食堂特大,我走到我們班級那裏,其他班級,一個個站得規規矩矩的,這羣傢伙倒好,有人坐在地上玩手機就不說了,還有一些男女同學抱着在親嘴。

我一看又火了,媽的,這可是丟我的人。

不過現在這麼多人,我也忍着沒發火,然後一個班級一個班級開始進食堂領早餐。

領了早餐吃完後,所有學生到教室早自習。

我走進教室,這羣傢伙大多都拿着手機玩呢。

我把門一關,開口說:“大家早上好啊。”

“切。”

這羣學生白了我一眼,繼續趴在教室上課。

他們好像也不把我當回事,感情我昨天的十五萬白花了?

“張天,站起來。”我看着最後面,趴在桌子上睡覺的張天說。

張天不耐煩的站起來看着我說:“張老師,你想怎麼樣,別以爲昨天你叫那麼多人我就怕你,我想叫,一樣能叫那麼多人出來。”

你能叫?你他孃的有十五萬麼?

提到這事我就鬱悶,要不是張天沒事找事的要揍我,我能丟十五萬嗎。

雖然很想發火,但我還是忍住了,當老師和當學生不一樣,很多事情得忍着。

我擠出點笑容說:“怎麼着,天哥還是不服氣?不如別上早自習了,我倆上天台單挑,你要打贏我,以後班上的事情我也懶得管了,你們愛怎麼樣怎麼樣,打輸了,以後就得給老子規矩點。”

“天哥,上。”

“怕他個屁。”

其他人頓時起鬨了起來,張天吼道:“不用上天台了,就在這裏。”

班上的這些同學不知道是不是很有經驗,極快的速度,就把中間的桌椅給移開,把教室中間流出挺寬敞的一塊地方,給我倆單挑。

張天走到教室中間,衝着我勾了勾手指。

不給點教訓,真當我好欺負?

我也走了過去。

張天開口說:“那天要不是你偷襲,老子……”

他還沒說完,我衝的上去又是一腳踹在他的肚子上,然後勒住他的脖子就用力的往地上一甩,他被我甩在地上後,我又衝着他身上連踹幾腳。

媽的,打個架還這麼多廢話,不知道這小子怎麼混的。 學生打架,無非就是仗着人多,亂揍,哪有什麼本事?

哥們我的身手比不上羅方他們,但也是和鬼,屍煞之類的玩意拼殺出來的,收拾這一個小屁崽子別提多輕鬆了。

他被我按在地上一個勁的揍,一點還手的能力都沒有。

打了一分鐘,我手也軟了起來,罵道:“還打不?”

“你以爲我……”張天還想說話,我卻是懶得跟他廢話,走出教室,然後到辦公室找到一把剪刀,回教室的時候,一堆學生圍着張天不知道說什麼呢。

他們一看我手裏拿着剪刀回來,嚇得後退,臉都有點白了。

估計也沒看到剛纔那樣揍人的。

“怕個屁,之前打老子的氣勢呢?”我白了他們一眼,衝張天招了招手:“天哥,過來下。”

張天鼻青臉腫,原本俊俏的一張臉,此時腫得跟豬頭一樣。

“我剛纔說了,和我單挑,輸了,你們就得老老實實一點。”我說:“過來把你那長頭髮給我剪了,看着就心煩。”

“剪我頭髮?滾你麻痹,我老爹想剪我頭髮我都給他一頓罵,你憑什麼?”張天桀驁不馴的說。

我嘀咕了起來,媽的,現在的學生都這麼麼?

我看這傢伙如此牛,也不廢話,衝上去扯着他的頭髮就給他按倒在地上,然後拿着剪刀,往他頭髮一頓亂剪,他也不太敢反抗。

而周圍的那些學生,看我如此彪悍,一個個也不敢上來阻攔,我也算是明白了,對付這羣王八蛋,就不能和他們溫柔的說話,就得來硬的。

這些傢伙也就只知道欺負些怕事的,遇到彪一點的,就慫了。

總裁系列②:女人,投降吧 很快,張天頭髮就讓我給剪光了,剛纔被我揍也是硬氣的張天,頭髮被我一剪,竟然大哭了起來。

我看着禿頂的張天,哭得死去活來,也有點不好意思。

不知道爲啥,當了老師以後,和這羣學生無論如何就是生不起什麼氣,我忍不住罵道:“哭啥哭,不就剪個頭髮嗎,跟要你命一樣。”

“你懂個屁,我頭髮沒了,以後沒女的喜歡我了。”張天哭着說。

哎呦我草,這小子,就之前那殺馬特頭髮,能有女的喜歡纔怪了,現在就算是禿頂我看着也比剛纔的殺馬特舒服,我也不明白,現在的學生咋都這審美觀。

被我鬧了這麼久,回頭一看,今天第一節課的語文老師站在門口竟然不敢進來。

語文老師是一個二十三四歲,相貌挺漂亮的女生,戴着眼睛,顯然也是從學校出來沒多久。

“黃老師,我完事了,你繼續上課。”我嘿嘿笑道。

這個叫黃晴晴,比我早來一年,她走到課堂上,皺眉說:“張老師,你這樣欺負學生,不太好吧?”

“黃老師,瞧你這話說的,難道只准讓他們欺負我,還不讓我欺負他們了?再說了,剪他頭髮,比揍我不知道舒服多少倍,你別多想了。”我笑嘻嘻的站起來,然後衝這羣學生罵道:“還站着幹啥,把桌椅都搬回來,好好跟着黃老師上課,要是讓老子知道誰沒認識上課,老子馬上過來剪頭髮。”

“黃老師,你繼續。”我笑嘻嘻的轉身走了出去。

揍了張天這個刺頭一頓,感覺渾身舒爽,心情別提多爽了,叼着煙,走在教學樓,看着裏面的學生一個個的讀書,心裏也有些嘚瑟。

以前我還在讀高中的時候,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在所有人讀書的時候,自己叼着煙,在學校裏面晃悠沒人管。

我也沒離教室太遠,主要是七班這羣小子太不讓我省心,怕被我收拾一頓,等會把火氣發在黃老師那裏。

雖然這羣傢伙還是跟平時一樣不太聽課,好在也沒爲難黃老師。

下課鈴聲響起後,一些其他班的學生出來,看到我還會來句張老師好,聽得我心花怒放,當老師真舒服。

忽然煙癮犯了,外面到處都是學生,在學生面前抽菸,多影響我這個優良教師的形象,考慮到這點,我趕忙跑到廁所。

果然所有學校的廁所,都是學生下課後抽菸的聚集地,裏面全部都是學生蹲在牆角,拿着煙使勁的抽。

這個場景,讓我想起以前我也跟這羣小屁孩差不多。

我進去後,那羣學生一個個各展所長。

有的把煙藏在手裏,高手甚至直接把煙用舌頭捲進嘴巴,生怕被我發現。

我看到也感嘆,這些學生雖然抽菸,但素質比我那個班的雜碎好了不知道多少倍,最起碼看到老師來了還知道躲一躲。

我看着一個學生臉都憋得通紅,走過去說:“趕緊吐出來吧,不怕燙到舌頭?趕緊給根菸。”

那羣學生一副大跌眼鏡的模樣,不過很快,就有好幾個學生過來遞煙,然後四五個人拿着打火機給我點菸,這種感覺,倍爽。

抽完煙後,我的第一堂課也開始了,體育課。

哥們可是體育老師。

隨着上課鈴響起,我們班的學生一個個懶散的走到操場,東倒西歪的站着。

斷袖總裁的落跑新娘 我一看其他體育老師帶着的學生,一個個站得特整齊,有些恨鐵不成鋼。

隨後我罵道:“咋了?一個個沒吃飯還是怎麼滴?”

“行了張老師,別擺你的架子了,隨便跑一圈,讓我們解散,自己玩吧。”一個光頭學生開口說。

沙漠帝皇 這個光頭叫徐志,算是除了張天,我們班的二號人物。

我瞪了他一眼,真以爲剃了光頭,我沒辦法給他剪頭髮?哎呦臥槽,真是拔了一個刺頭,又來一個。

“行啊,其他人解散,該怎麼玩怎麼玩。”我說道:“你留下。”

其他學生一副活該的看着徐志,然後散開準備看熱鬧。

這羣傢伙都是人渣,估計平時關係各自也都不咋地。

“張老師,你這就過了吧?憑啥讓其他人解散,留我一個人啊。”徐志瞪了我一眼,轉身就準備走。

“你走一個試試看?”我衝徐志說。

“哎呦,我不行在這大庭廣衆的,你敢打我?老子今天就是走了,你拿我怎麼樣?”徐志說完,繼續走。

【ps:告訴大家一個驚天喜訊,我今天過生日,只有兩更。】 我看着徐志的背影,心裏就納悶了,這羣傢伙怎麼就這德行,最關鍵腦子還不好使。

之前我還把班上最大的刺頭張天給按在地上揍了一頓,他憑啥就認爲我不敢動他?

我衝上去,一腳就把他踹倒在地上,然後按住一頓揍。

不過這小子運氣比張天好多了,我還沒打兩下呢,就有另外三個體育老師看到事態不對,衝上來拉住我。

徐志鼻青臉腫的看着我,衝周圍的體育老師吼道:“老師,你們看到了,他打人,我要讓你們校長處理他。”

“走,去一趟校長室。”一個叫黃磊的體育老師說道。

黃磊就住在我宿舍隔壁,之前碰面打過兩次招呼,我對他印象挺好。

黃磊高一米八七,渾身肌肉,跟健美教練一樣。

他讓另外兩個體育老師回去,然後帶着徐志,叫上我一起往校長室走。

路上的時候,黃磊小聲的在我耳邊說:“張老師,你怎麼就動手打人了?鬧不好學校會開除你的。”

“沒事。”我擺擺手。

我是明白,要是開除了我,這個班沒人管得了,張校長可不會隨隨便便就把我給開除了。

我們三人到了校長室,黃磊就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張校長聽得眉頭直皺,對我道:“張老師,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吧,打人再怎麼說也不行,而且是自己學生。”

“這小子不聽我話,我只能揍他咯。”我聳了聳肩。

“是你讓其他人都玩,只想留下我一個,這是什麼意思?太不公平了吧?”徐志衝我吼道。

“小屁孩,吼什麼吼?不公平?”我忍不住衝他說:“我呸,你也好意思說不公平,你們父母有錢,了不起,才能讓你們在學校這樣瞎玩,你看看除了我們這個廢物班,其他學生哪個不是在好好學習?”

“人家天天刻苦學習的時候你們在玩,到畢業了,找公平,你們直接就能輕鬆的進父母的公司,他們則是要一步步從最底層爬起。”

“人家在惦記買車買房的時候,你們家裏房子,車子好幾套。”我罵道:“你有什麼資格說不公平?”

“老子家裏有錢,關我屁事,我是富二代,是我的錯嗎?”徐志理直氣壯的衝我吼道。

我被他這句話給驚道了,麻痹,也只有這種傢伙能理直氣壯的吼出這種話,要是放到外面這樣吼,估計得被人揍一頓。

“張校長,話你是聽到了,這班我管不了了,你還是趕緊讓我換到其他班上課吧。”我趕忙開口說。

“別急,別急。”張校長笑呵呵的說:“不過再怎麼也不能打人對吧?”

“打人是我的教學格言,既然你想讓我在七班帶他們這羣傢伙,那就得讓我打人,不然我可管不住他們。”我說道。

“你放屁,你看哪個老師打學生的?”徐志衝我罵道。

我回罵:“那你他娘又是哪隻眼睛看到學生打老師的?他孃的就準你們打老師,還不讓我打你們了?就憑你們有錢?”

“黃老師,這事就這樣吧,也沒啥大不了的事,先帶徐志同學去醫務室吧。”張校長說。

“恩,好的。”黃磊領着徐志就走了出去。

我坐到沙發上,氣喘吁吁的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

張校長坐在他的辦公桌那裏,笑着說:“怎麼着?還把你氣到了?”

“氣啥氣啊,剛纔打他,累的。”我用手抹了下嘴角的水漬:“校長你先忙,外面還有一羣小屁孩,我出去看着,不然搗亂的話還真沒法子。”

“先別急,張老師,打他們的時候,下手別太狠,稍微教訓下就行了。”張校長笑道。

我聽了就明白了,張校長這是同意讓我揍這羣學生了。

“放心,我有分成。”

我答了一聲,然後就跑出了校長室。

回到操場的時候,其他班的學生都在集合跑步,我們班的則是坐在草地上,三三兩兩的在聊天呢。

“集合!”我卯足了勁吼了一聲。

那羣學生一個個懶散的集合起來,張正站在最前面,開口說:“張老師,又咋了?之前不是說了讓我們隨便玩嗎?”

“是啊,我是想讓你們解散玩,然後徐志在這裏罰站,結果那小子進了醫務室,我沒得玩,你們陪我得了,全部,圍着這個操場跑十圈。”我開口說。

“十圈?你瘋了?這個操場四百米,十圈就是四公里了!”張正衝我吼道。

“沒事,誰不跑留下來,和我玩玩散打。”我說:“現在開始,跑! 假戲真婚,老婆休想逃 跑的不整齊,一圈就是白跑的,聽懂了沒有!”

“草。”

那羣男的一個個罵娘起來,還有挽袖子準備的。

“想清楚了再說,這操場有巡邏的保安。”我笑呵呵的說。

最後這羣傢伙無奈,開始跑了起來,不過跑得稀疏得很。

剛跑完一圈,我就吼:“這圈不算,繼續給我跑。”

lixiangguo

“你小子是貴人好忘事兒,你可給我抓點兒緊,到時候能不能特殊特殊照顧照顧我啊?我那也叫本事呀,我那都是拿人民幣喂出來的。人情份往堆出來的。”馬馳的口氣裏明顯裝着不滿和不忿。

Previous article

“唯!”橋蕤領命。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