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停的用手中帶有鋸齒的短刀鋸著面前的小樹,劉允忽然有種要瘋掉的感覺。

現在已經是他們走進這片小樹林的半個小時之後,這段時間劉允完全變成了伐木工,不停的鋸著一棵棵樹木。到了此時,被兩人鋸斷的樹木已經有三四棵了,但每次吳傑都只是簡單的看一眼,然後搖搖頭之後就轉身離開。

「吳傑,你找的到底是那一種樣子的木材啊?」

不問樹種,不管材質,只是簡單的看一眼,難道這樣就能夠分辨出木材的好壞嗎?

想著這些,劉允的心中更加苦悶,手上的速度也不由的增快了三分。他已經完全將面前的小樹給當成吳傑了。不能夠在現實中打他,而且打的話也不一定能夠打的過,劉允現在也只能在臆想中進行報復了。

「找到了,劉允你別鋸了,我找到需要的木材了,趕緊過來。」

這時,一陣呼喊聲從身後傳來,是吳傑的聲音。

聽到這句話,劉允憋在心中的一口氣終於鬆了下來,甩了甩自己已經有些酸痛的手臂,面前已經鋸了將近一半的小樹也不再理會,拔出卡在上面的短刀,就轉身離開向著吳傑所在的位置走去。

「就是這一種?」帶著淡淡的驚疑,劉允緩緩撫摸著已經被吳傑鋸斷的小樹缺口,「和我剛才鋸的那些好像沒什麼兩樣嘛。」

「不,差距非常的大。」將劉允的手拿開,吳傑將斷口處殘留的一些木屑擦拭乾凈,然後將整個手掌張開印在了上面,「你看好。」

說完,一道魔力就在吳傑的控制下順著手臂慢慢注入了被手掌所覆蓋的木材之內。

一瞬間,一層翠綠sè的熒光從內到外,慢慢浮現在了整根木材上面,看起來特別的漂亮。

「這這是?」瞪大了眼睛,看著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景象,劉允的眼中儘是不可思議的神sè。

「魔力通透xìng幾近完美,這樣的材料才是我要找的,而且以其中蘊含的植物系魔法元素激活燃燒符文的符文之力,到時候產生的威力會更加的巨大。這一下,相信我的判斷了吧。」看著由自己造成的這一切,吳傑笑的無比自信。吳傑此刻其實就是在向劉允說明,在專業領域方面,自己的造詣絕對比他強。

「你是怎麼發現的。」壓下心中的震驚,木材不像石頭那樣完全裸露在外,只有刨開之後才能夠進行辨別,所以此時他更加好奇吳傑是怎樣判斷出這片小樹林中有承載材料存在的。

「知識,眼力,還有經驗。雖然我們現在學的是符文學,但在刻畫符文的時候,不可能自己擁有的所有材料都能夠滿足自己的心意。到了這個時候,就需要我們去尋找那些需要的各種材料。這時,懂得一定的材料辨識知識,有些時候絕對能起到非常大的助力。」

一邊說著,一邊繼續分解面前已經倒下的小樹,將其全都鋸成長度約十公分左右的一段段,這樣的大小經過加工處理后正好適合燃燒符文的刻畫。

在處理這些木材的時候,吳傑也開始將一些簡單的,關於材料辨識方面的知識講述給劉允聽。特別是結合著現在的實例,蹲在一旁進行輔助工作的劉允聽得特別認真。

等到他們兩人將面前這顆小樹完全處理乾淨的時候,時間也差不多已經到了中午。

「好了,時間現在也差不多了,我們收拾一下趕緊回去,吃過午飯後這些木材可是還要繼續進行加工的。」

將已經分割開的一段段木材全都裝進兩人的背簍裡面,總計十八根,這些都是能夠使用的,那些沒有辦法使用的就直接被兩人遺棄在了原地,相信過個幾個月之後就能夠成為滋養大地的肥料了。

回去的路上,因為已經熟悉了道路,所以吳傑也不在刻意的跟著劉允走路,直接就大步走在前面。

而看著走在自己前方的這個身影,此刻劉允的內心可以說五味俱全。剛開始主動的接近吳傑,可以說他是帶有一定的目的xìng,但是今天,吳傑的表現完全震撼到了他的內心。

特別是他在為自己講解那些關於材料辨別方面的知識的時候,劉允甚至有種在聽老師講課的感覺。

「吳傑!」

「有事?」停下腳步,走在前面的吳傑轉過頭看著站在自己後面的劉允,有些奇怪他明明走得好好的叫他幹什麼?

「今天謝謝你了。」

「額切!我還以為你有什麼事情呢?你不是說我們兩個要成為朋友嘛,對我說謝謝這兩個字,看來咱倆是沒啥可能嘍」搖搖頭,帶著一種痞痞的笑容,吳傑轉身繼續向著營寨的方向走去。

「這傢伙!」

這一刻,認真看著已經轉過身繼續向著前方走去的身影。劉允也笑了起來,而且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喜悅笑容。 ?()沙沙沙

「為什麼我感覺今天這一天和你在一起不是在進行什麼實習歷練,而是成了一名工人,先是干伐木工,現在又干起了打磨。吳傑啊,我們到底什麼時候才開始製作符文啊?」

不斷用手中的工具打磨著已經被從正zhōngyāng破開的木料,將原本粗糙不平的表面慢慢打磨成為光滑平整的樣子。整個下午,從吃了午飯過後到現在,兩人已經在吳傑的帳篷裡面進行這樣的工作有將近三個小時的時間了。

「傍晚的時候就要上交今天所製作的符文了,別到時候交不上,我們可就要出醜了。到時候那些同學們笑話的可不是我一起個人,是我們兩個。」再一次的牢sāo,從半個小時前開始,劉允的嘴巴就沒有停下來過。

「好了,正好十個,已經夠了,現在就把那些打磨好的材料交給我。還有,閉上你的嘴巴!」趕緊將手中的木料打磨完全,吳傑覺得此刻自己的忍耐程度已經到了極限,如果再繼續承受劉允的碎念的話,他很可能會發瘋。

「為什麼以前我沒有發現你還有這種本事,就靠今天這不到半個小時的時間,劉允你完全可以將它發揚光大,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能夠成為一樣絕技了,到時候那殺傷力肯定無比的驚人。」將劉允已經打磨好的木料全部拿過在,放在自己原本所坐的位置一旁,然後吳傑就將一些用來刻畫符文的材料拿了出來。

「那是,我這人全身上下都是優點,單就說這一張嘴,絕對能把活人給說死,死人給說的活過來。」不理會吳傑的諷刺,劉允反而顯得更加得瑟。

從今天早上採集完材料回來,在道路上進行的那一次對話之後,劉允的一些偽裝開始在吳傑的面前破裂,他的本來面目一點點的顯現在了吳傑的面前。但吳傑此刻更希望不要有那一次的對話,因為劉允的這種面目實在是讓他鴨梨山大。

「咦?你這是什媚料?好像不是市面上買的那些。」經過吳傑的同意,劉允捏了一些吳傑拿出來的魔力粉末放在兩根手指面上緩慢揉搓。那種質感,還有其中散發出來的一種淡淡氣味,劉允感覺完全不像市面上賣的那些。

「作為一個成功的符文師,每個人都要擁有自己的獨家秘訣。而我的秘訣,只會更多,就像這個」拿起用那個讓劉允感覺奇怪的用來盛放魔力粉末的小碗,吳傑繼續向著他進行講解,「主要材料有無屬xìng晶石粉末、天青草、火焰石粉末、耀陽花四樣構成,在穩固魔力流通度的同時,著重增強了火焰類能量的激活效果。對於我來說,用來製作火焰類的符文,這種材料絕對是最佳的選擇。」

「我暈,難道你在製作不同種類的符文時都是使用不同種類的魔力粉末?」看著吳傑手中的小碗,劉允有些難以置信。

「那是肯定的,不僅是符文,還有魔法陣。我在這裡可以清楚的告訴你,符文學只能算是我的愛好,魔陣學才是我的本業。到了現在,單單算是我自己已經配比好的魔力粉末大約已經有十來種之多,不過用來勾兌的魔力用水到是從來沒有改變過。」

將手中的小碗放下,吳傑拿起了放在一旁的一個羊皮口袋,把上面的口子打開,「晨露水,只採在初晨陽光照shè下從單棵植物上面落下來的第一滴晨露,經過地氣還有早晨第一縷光芒的照shè,能夠均勻融合各種材料,用來混合我自己配比的這些魔力材料再好不過。」

說話間,吳傑已經將他面前的魔力材料勾兌完成。這時候,終於到了吳傑的毛筆登場。

看著吳傑的這些裝備,劉允此刻已經無話可說了。每一樣的材料對於他都是一種奢望。天青草、火焰石粉末、耀陽花加上無屬xìng晶石粉末,單就說吳傑面前這一小碗的分量,想要配比下來絕對要花上上百金幣。在這個一金幣就能夠讓一名普通農戶大魚大肉過上一個月的時代,上百金幣一小碗的魔力材料,完全屬於誇張。

而晨露水,聽完吳傑的介紹后,同樣明白這又是一樣價值昂貴的東西。特別是此刻看著吳傑拿在手中的毛筆,劉允的眼神此刻已經完全獃滯。

雪兔茸毛,晶石筆桿,「大哥,我忽然發現咱倆完全就不在一個檔次上面。」

雖然劉允每個月的零花錢也不少,甚至再有需要的時候也能向父母預支上一些,但向吳傑這樣,他的這些東西的總價值,已經完全超出了劉允的承受範圍。

「嗯?」停下手中的動作,劉允這忽然的話語讓吳傑有些奇怪,他也知道自己這些東西的價值,但他將其拿出來卻根本沒有想要炫耀的意思,完全就是一種追求完美的本能在作祟。難道因為這些,劉允又有什麼想法了?

「我決定了」堅定的面孔,瞪大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吳傑。

「決定什麼?」感覺有些不對,但吳傑就是說不上來,反正就是些不太對勁。

「大哥以後就讓我跟著您混吧,您讓我往東我絕對不會往西的。大哥,您就收下我吧」突然起身,伴隨著讓人起雞皮疙瘩的撒嬌語調,劉允的身子強硬的擠進了吳傑的懷中,而且還一拱一拱的,來回涌動。

呼哧呼哧

面對這一情況,吳傑的鼻息瞬間粗大起來,一層雞皮疙瘩瞬間就瀰漫了他的全身。現在的吳傑總算是知道哪裡不對勁了。

千算萬算,就是遺漏了劉允的秉xìng,也可以算是在他面前展現的時間太短的原因,這樣的忽然改變完全讓他始料未及。

「你給我死來!!!」怒吼一聲,吳傑現在完全憤怒之王附體,劉允的身軀一下就被他扔了出去,然後緊隨其上,沙包大的拳頭向著劉允自稱比太陽還要光彩奪目,比花朵還要嬌美艷麗的帥氣臉龐上打去。

這樣的一個賤人,如果他會因為這點東西而產生想法的話,那才算是稀奇。現在,吳傑就開始讓他深刻的體會一下噁心自己的下場,同時也要讓讓他明白,這個世界上的花兒為什麼會那樣的紅!

「哎呦我帥氣的臉龐啊哎呦,那些把我作為夢中的女孩要傷心死了。」輕輕撫摸著已經變成豬頭的臉龐,劉允此刻滿是怨念的看著吳傑,那傷心的表情完全讓人心碎。

「劉允我發誓,如果你再繼續用這種眼神看著我的話,我絕對會讓你見不到明天的太陽!」在這種眼神的注視下,吳傑完全渾身發毛,只能繼續用惡狠狠的語氣威脅著。

見此,劉允只能撇了撇嘴,然後從懷中摸出了一個小鏡子,轉過身開始整理起了自己的『帥氣』臉龐。

而吳傑,此刻看著已經背過身的劉允,不知為什麼,他的心情在此刻莫名其妙的好了許多。

如果這就是你的本xìng的話,我想我能夠接受。如果這就是你相處的方式的話,我想我們可能會成為朋友。

也許,有一個的朋友的感覺應該會相當不錯吧!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傍晚,吳傑和劉允將製作完成的幼獅書盟上交到了西諾老師那裡。

果然,相比起其他學生中規中矩的製作,吳傑和劉允這種另類的幼獅書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特別是在西諾當場激活了一個符文,將其效果完全展現在所有人面前的時候。

驚嘆、羨慕、嫉妒,各種目光在此時完全映在了站在一旁的吳傑和劉允身上。

標準的幼獅書盟,激活之後可以產生一團拳頭大小,溫度在度左右的火焰,持續時間為一分鐘。因為水平各異,在場的學生中能夠達到這一標準的並不是很多,堪堪抵達半數。而吳傑和劉允製作的幼獅書盟,籃球大小的紅è火焰,滾滾熱浪向著周圍不斷散發,溫度已經達到了將近度,而持續時間也有將近兩分鐘。這樣的表現將其他學生製作的符文遠遠的拋在了身後。

一件大師級的作品!

這是結束時,西諾對於吳傑和劉允兩人的評價,非常的客觀。但也正是西諾的這一句評價,在這些符文學新生的心中泛起了強烈的波瀾。

吃過晚飯,沒有去參加由學生們組織的集體活動,吳傑獨自一人回到了他位於角落的帳篷裡面。

……

「安神木,沒想到隱藏在這片小樹林之中的竟然是這個東西。」看著被自己拿在手中的一截木料,吳傑忽然有種撞大運的感覺。

安神木,極其稀有的木材種類,具有使人心境平和,戒除煩躁的功效,如果將其製成飾品隨身佩戴更能夠延緩衰老,滋養青。但因為其產生不易,所以在市面上一根指節大小的安神木就能夠賣到至少上千金幣的價格。

而吳傑現在手中的這截,ré手臂粗細,長度更是達到了十七公分,如果拿到市面上出售,最少能為他帶來上萬金幣的收入。不過吳傑並不缺錢,所以這截意外得來的安神木他準備拿來製作幾樣飾品,作為禮物送給一些親近的人佩戴。

至於吳傑是怎樣發現這截安神木的?說來也巧。

今天早上,隨著劉允離開營寨,路過那片小樹林的時候,吳傑從裡面感受到了一種特別的氣息,而且這片樹林之內的元素活躍度相比周圍的區域要高上不少,於是吳傑就稍微留了下心。

後來兩人來到這片小樹林中採集木料,吳傑便一邊砍伐樹木,一邊用感知細細探查小樹林之內的情況。

終於,他找到了一個地方,在這裡生長著一棵樹林中最粗大的樹木。說是最粗,其實直徑也不多十幾公分而已。當然,吳傑不是被它的外表吸引過來的。這片樹林中,元素的活躍度相比外。而在這棵樹的周圍,這裡的元素活躍度相較之樹林內的其他地方又要高上不少,所以吳傑判斷造成小樹林內元素活躍度比較高的原因就是這裡。

於是,吳傑就開始拿著他的短刀對付起了這棵樹木,而當他在樹體上鋸開一道缺口的時候,一股濃郁的氣息頓時順著這點缺口散逸出來。在這種氣息的籠罩下,一時間吳傑竟然感覺心境平和了許多。

見此,吳傑可以肯定的判斷在這棵樹的內部肯定隱藏著一件寶物。

迅速的將其大卸塊之後,吳傑終於找到了他想要的東西。特別是讓他沒有想到,這件寶物的真實身份竟然是一截安神木,完全就是一件意外的驚喜。

將手中的安神木放進自己的空間戒指裡面,在周圍布下了一個簡單的防禦法陣,吳傑稍微平靜了一下因為得到安神木而有些激動的心情之後,開始了今天的例行修鍊。

……

夜è漸深,皎潔的明月不知不覺間已經被濃濃的烏雲所覆蓋,天地間此刻完全變成了漆黑一片。

但此時的清羽城,諾大的城牆上面完全燈火通明,高高豎起的照明器具將周圍映的宛如白晝。

吱呀!

忽然,禁閉的城門緩緩打開。

一隊隊身穿銀白鏈甲的騎士踏著整齊的步伐慢慢從城中慢慢跺出。腰懸長劍,背挎銀槍,印著展翅雄鷹的面甲將所有騎士的面容掩蓋其中。

第一眼看去,給人的感受完全震撼,這是一群經過殺伐鍛煉的真正戰士,沒有被盔甲覆蓋的軀體上,一塊塊堅實的肌肉證明著他們身體上所隱藏的強大力量。而且,每一人的身上都籠罩著一層濃濃的彪悍之氣,讓人不敢直視。

沒有一絲的吵雜,這些騎士在從清羽城中出來后就直接在城牆外面排起了整齊的隊形。整個行動過程,沒有一人說話,完完全全的沉默。

二十分鐘之後,隨著最後一隊騎士從清羽城中走出。此刻,聚集於清羽城外的騎兵已經足足有五千人之多,而想要在青龍領這個地方糾集起這麼多的部隊,在這個地方,恐怕只有一個人能夠辦到。

噠噠…..噠噠……

馬蹄聲響起,三道身影在此時衝出城門,飛奔至那些排列成整齊隊伍的騎兵前面的時候才依次停下。

一瞬間,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三人里,位於ōyā的那名騎士身上。

熱切,崇拜,敬仰,甚至帶有一絲絲的狂熱。這一刻,原本平靜如湖面的騎兵隊伍,瞬間變成了燒滾的油鍋,一股熱氣由內而外,開始在其中一點點的擴散。

而這個人的身份,正是吳傑的父親,青龍領的領主,第五軍團的軍團長吳凡。

「今天,我要你們執行的是一件關乎青龍領未來的事情。一直以來,我們都保持著和平的姿態來接納周圍的一切勢力,但有些人卻以為我們軟弱可欺,一而再再而三的對我們進行挑釁。現在,竟然想要對我們平靜美好的生活進行破壞。第五軍團的各位,你們出生在這裡,生長在這裡,在這個青龍領之中,依舊住著你們的父母,你們的妻兒,你們的兄弟姐妹。所以,為了我們的家人,從今天開始我們將強硬起來。從今天開始,那些人的挑釁就是對我們的宣戰!今天晚上,不需要任何的憐憫與同情,所有反抗者,盡數格殺。」

目光如電,一雙虎目慢慢掃視過那些排列在自己面前的騎士。一瞬間,那些在吳凡目光注視下的騎兵們一個個都努力的挺著胸膛,「你們,能夠做到嗎?」

「諾!」

沉悶的語氣,但卻帶著前所未有的堅定。特別是五千個聲音在此時匯成一團的時候,這世間在沒有任何事物能夠讓他們產生動搖。

在此刻,每一名騎兵的身軀都挺得筆直,所有人的心中此刻只有一句話在回蕩,「今天晚上,他們將讓那些挑釁者知道惹怒他們的代價。」

瞬時,一股殺伐之氣開始在每個人的身上聚集,如同伺機捕食的猛虎,隨時準備發動攻擊。

「很好!」點點頭,對於這些騎兵的表現,吳凡顯得非常滿意,「按照任務,各自隊伍由隊長帶領,出發!」 ?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閱讀。

第五十一章

噠噠噠……

一隊隊的騎兵賓士在貫通整個青龍領的官道之上,他們的目標就是位於清羽城下設的各個小鎮甚至村莊。

同一時間,南樊城、清水城的城外,全都聚集起了大量的騎兵部隊,在進行短暫的訓話后,這些騎兵全都分化為一個個小隊,向著城市的四周擴散而去。

「月黑風高殺人夜!看來,今天晚上,要註定是一個不眠之夜了!」看著完全被烏雲所籠罩的天空,靜靜端坐在馬背之上,吳凡的雙目望著那些逐漸消失在黑暗之中的一隊隊騎兵,顯得很是深邃。

「將軍,要知道只有健康的軀幹才能生長出堅韌的新枝,所以為了整顆大樹的茁壯成長,那些已經滋生於軀幹內部的各種蛀蟲必須清理掉。」以為吳凡的心中生出了一些憐憫,所以作為其參謀長的吳天趕緊在他身邊插嘴說到,這是他的責任。

「呵呵,這個我知道。那些人,既然已經有了成為蛀蟲的想法並付諸於行動,那麼他們就要做好被主人清理出身軀的準備。對於這些人,我不會有任何的憐憫,所以吳天你不用擔心。」輕笑一聲,吳凡搖頭說道,「對了,位於天穹關的部隊準備的怎麼樣了?」

天穹關,其位於青龍領以西,貫穿整個雲霧山脈,是由青龍領進入嵐山領的必經之路,按照國王分配領土時的範圍計算,應該屬於青龍領管轄。但因為青龍領的存在時間比較晚,所以真正掌握者其實一直都是由老牌領主,嵐山領的司徒家掌控。而今天,趁著這一次的大清洗,吳凡準備將天穹關的所有權收回來,以此來構成青龍領的完整。

拿出隨身攜帶的計時器,吳天看了一下上面所顯示的時間,「按照時間來看,我們出發的兩萬軍隊此刻恐怕已經到了天穹關的下面,如果我沒有猜錯,恐怕現在的司徒明應該很糾結吧!」

「糾結?不,天穹關本來就是屬於青龍領的地方,原來只是我們沒有ī力讓他們代為駐紮而已,現在我們已經有了空閑,所以這些麻煩的事情還是不要勞煩我們鄰居的好。現在的司徒明,他應該有的情緒不是糾結,而是應該歡欣鼓舞的迎接我們的部隊,然後帶著他的那些老弱殘兵回家好好過rì子才好。」對於駐紮在天穹關的司徒家部隊,在吳凡的眼中,只是一群土雞瓦狗而已,所以他並不擔心。

「走,時間也不早了,我們也出發吧。駕!」

……

柳鎮,這是一處位於南樊城管轄的小型城鎮,人口只有不過三千多人,但因為地處平原,周圍又儘是肥,所以農業非常發達,是南樊城重要的糧食供給地之一。

「老王頭,我怎麼感覺地面好像在震動似得?」站在城牆上面,作為今天的巡夜人員,三娃微微跺了一下腳,然後對著身邊的同伴問道。

「別吵,安靜!」但是,一直以來對他都很和善的老王頭卻狠狠的訓斥了他一句,然後繼續豎著耳朵對周圍細細傾聽。忽然,只見其臉è一變,「不好,是騎兵,而且最少有兩百人,在這裡怎麼會出現這麼多的騎兵部隊?快,把那些還在睡覺的崽子都給我叫起來,讓他們全都上來給我ǐ戒。」

在老王頭的拳打腳踢之下,三娃的臉è也變得非常難看。對於老王頭的判斷他沒有任何的疑心,要知道老王頭以前可是做過領主大人下設的第五軍團的偵察兵,如果不是有一次受傷太重,他也不會從軍隊退役回到家鄉干起這種守衛城牆的工作。

不過,在喊叫那些值夜人員的途中,三娃還是不斷的在腦中猜測,這突然出現的騎兵到底是什麼人的隊伍。如果是同伴還好,如果是敵人的話……

想到這裡,三娃頓時情不自禁的打了一個冷戰,腳下的速度也不由自主的加快了幾分。

lixiangguo

龍永軍四人退到了楊嘯等人身邊,那頭巨鷹已經衝去了山洞大廳,叫聲更加歡快,小鷹也是如此,

Previous article

暗影城地處地下深處,終年暗無天日,但規模龐大地下通道四通八達。自從偶遇保連陽和女魔頭顏七妹后,林天一路上就再也沒遇過一起進來歷練的武道高手,直至靠近暗影殿後,試煉者們的身影才漸漸多起來。大部分人都行色匆匆,各行各路直奔地圖上標識出來的暗影殿而去,也有部分人四下張望,目光游弋,看人的目光冷冷的。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