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下面就是每個人的詳細情況。

比如第一段就是第十小組,流火星系封氏封文高,四重宵對飛花星系天武宗人族天才辛墨,辛墨、三重宵強者,掌握金、空間、力速法則,擅長以暴力攻堅,最輝煌戰績是……

一行行文字,主要解說辛墨的實力和以往輝煌,雖然這些信息也不算多詳細,但也能讓旁觀者大致明白辛墨的深淺。

「很一般的三重宵,這一場淘汰賽就也沒多大意思,要等後面才能值得重視。」

封文高看了自己的情況后直接冷笑一聲,明顯沒把那辛墨放在心上。


而第二行文字則是介紹權以延的對手。

權以延的對手是出身百徑星系巨人族天才,也是三重宵實力,上面羅列的那位天才的信息也詳細,通過信息判斷能大致感覺出是一個很普通的三重宵。

第三行文字就是介紹的江守。

江守的對手同樣是出身百徑星系,這也是一個龐大星系,一顆顆恆星都是成直線交錯排列,像是一條條或大或小的道路交錯切割,百徑星系就因此得名,江守的對手同樣是為人族半神,出身流辰宗,名字叫壽涯。

壽涯三重宵戰力,掌握土、重力、殺戮毀滅循環法則。最輝煌戰績則是三年前於百徑星系一戰誅殺三個三重宵。

雖然那次他是重傷而回,直到幾個月前才恢復傷勢,但也可以看出壽涯的強橫。

同樣是三重宵,他一個人就能誅殺三個,這明顯是很接近很接近四重宵的三重宵了。

拿江守來說,他若不計算肉身實力,外表就是三重宵,想再提升一重宵就是把殺戮、風法則從小成推演到圓滿。

這種情況下,他風、殺戮法則剛小成是三重宵,等風、殺戮法則只差幾十滴法則本源培育,只差幾個月就能圓滿時,那還是三重宵。

這也是三重宵和三重宵的差別,差距很大的。

看完自己面對的對手大致情況,江守在眼中閃過一絲詫異,他第一次第一場淘汰賽對上三重宵不奇怪,第十組51個天才參賽,裡面八個四重宵,一個二重宵,剩下41位都是三重宵。

這種情況下配足25對,江守想輪空,需要撞上百分之二左右的大運才行,他想遇到那唯一二重宵概率一樣很低,對上隨意一個三重宵,概率才是最大的。


大概率的事情果然發生了,但他遭遇的三重宵對手也有些不一般啊。

等江守連續看下去,發現代表步氏參賽的天才里,第十組的五位遭遇對手都是三重宵,至於其他組別也差不多,隆養昊、步映蓉第一場對手都是三重宵。

至於步纖影這二重宵,遭遇的也是三重宵強者。


整整三十名天才分散在十個組別,每一組都有一名幸運兒能輪空,但這三十個里卻沒一個是那種幸運兒。

「賽事分配運氣一般,只能說普通,大家遭遇的都是可能性最大的對手,不過江師弟,你這次運氣也有些不好啊,遭遇那麼強勁的三重宵對手,換了我的話,一次對上三個三重宵,若想全部擊殺恐怕也肯定有傷,什麼程度就法確定了。」大致看清了比賽詳情后,封文高才感慨的看向江守。

四重宵的定義是能八成情況下輕傷擊殺三重宵,剩下的兩成額外情況,就是針對那些極為接近四重宵的三重宵,和有奇特底牌的三重宵了。

江守這運氣不算壞,但也不算好。

「嘖嘖,這一場根本沒什麼難度,在下面對的那位就是很一般的傢伙,說不定一上場就直接認輸了,倒是江守你,可別直接栽在第一場。」

江守隨著封文高的話點頭時,一側也響起一道嘲弄的輕笑,不用回頭江守就能聽得出那是權以延的笑聲。

對上這樣的冷笑江守沒回應,封文高同樣懶得理會。

這反而讓權以延自己討了個大沒趣,冷冷掃了江守一眼后他才收回視線,不過眼底深處又閃過一絲憤恨。

被自己想打壓或競爭的對手直接視,那才是最大的羞辱啊,那還不如反駁駁斥來的好看呢。

「何必和他們計較,咱們能走的遠是必然的,有些人就太不確定了,就算某方面能力不錯,但那不代表絕對實力,等著看笑話就行了。隱隱是人族第二強者,卻栽倒在淘汰賽第一場,剛入門就被踢出去,嘖嘖,真是讓人期待。」不過權以延的憤恨和羞惱並沒持續多久,很就又有人回應了他,那是巨人族隆養昊。

權以延這才大笑,「這倒是,我只是覺得有些可惜。」

可惜什麼權以延沒有明說,但有些話不用說在場的人也明白。

步玲語等面對這樣的天才之間的競爭和針對,依舊沒表態,她們也真不需要制止這些行為,有競爭有激勵才容易激發天才們的鬥志,讓他們強迫自己發揮的好不是?

「江守,不用理會那兩個小傢伙的冷言冷語,你儘力表現就行,哪怕你的對手不弱,但你的實力可超出所有人預料的,若不是早知道你是四重宵,妾身身為真神六變級強者都感應不出……以你四重宵之身對上壽涯,就算把賽事變成一場苦戰,一戰後也會受傷,那也沒什麼,這距離第二場還有一個月期限去修養,你真受了傷我步氏也會全力幫你恢復的。」沒心思制止那些爭執,步玲語私下裡卻在傳音鼓勵江守。r1152

重要提示:如果書友們打不開老域名,可以通過訪問zwku備用域名閱讀本站小說。備用手機站點:wap.zwku (ps:好累,睡去了~

「江守,三重宵戰力,來歷不詳、出身不詳……好大的一連串不詳,又是一個不想暴露來歷的傢伙,這樣的武者也最沒意思,在這定源大比中才是最能綻放光芒,說不定還能吸引超然勢力內強者垂青的,隱瞞來歷可是容易讓人不的。」

江守等人剛得知十天後第一場淘汰賽的詳細信息時,定源星第五區,長生族豐氏行宮外,一道身影看著低空展現的賽事名單,嘴角也閃過一絲淡淡譏笑。

這身影正是代表豐氏出賽,被分配在第十組內,第一場就會遇見江守的百徑星系流辰宗壽涯。

得知自己遭遇的會是什麼叫江守的人族三重宵后,雖然同為人族強者,壽涯心下也沒有絲毫感覺,這定源大比對他來說就是一個盡全力展現自己的龐大舞台,吸引多超級勢力大勢力關注他的舞台,哪怕即將遭遇的對手同為人族,一旦賽事真的開始,他手下也不會有絲毫手軟。

他也沒覺得那個江守會對他造成絲毫阻礙,因為他的確是限接近四重宵的強者,在之前也和代表豐氏出賽的五個四重宵都切磋過,最弱的四重宵也就是和他半斤八兩,最強的雖然比他強的多,但切磋中他也有部分底牌沒使用。

這種情況下,豐氏表面上是五個四重宵參賽,加上他都可以算做六個了,而壽涯所在十組內最強也只是四重宵罷了。

壽涯報了極大信心衝擊前三,只要拿到進入決賽的出線權,那他會儘力表現自己的鋒芒,在下一階段決賽中也盡量做到最好。

「遇到我算你倒霉,到時別怪我心狠手辣。」

從名單上收回視線。壽涯又淡笑著輕語。

他會把這次大比當做一個儘力展現自己的大舞台,就是因為他所在流辰宗,在他之前只是一個極小極小的勢力。加上他在內也只有個位數半神,他這個年齡不足總壽元兩成的天才還已經是最強。

這樣的流辰宗早已不合適他了。壽涯心底早有離宗加入其它大勢力,至不濟也要能娶個長生族天才,那樣也能算是長生族外婿,是一家人,有利他的發展。

而在他崛起過程里,雖然也有部分勢力對他拋出橄欖枝,那些基本都是中小勢力,還不被壽涯放在眼裡。他需要的龐大廣闊的舞台。

在實現這個目標之前,一切擋在他面前的絆腳石,都要被情碾碎。

輕語一聲,壽涯才轉身走向自己之前修養的居所,現在距離大比還有十天,哪怕沒怎麼重視這初賽,但他也只能慢慢等待。

還有就是,在兩天後定源星還有一場超級拍賣會,那是艾氏搭建,**中型氏族都會拿出一部分極品寶物。向泛星空範圍出售的,那樣的拍賣會他也需要提前籌備一下。

………………

「哈哈,哈哈哈。江守那廝終於倒霉了,這個壽涯實力這麼強橫,能一次擊殺三個三重宵啊,三重宵半神拚命之後都沒能拉他陪葬,可想而知這傢伙的實力,而江守35年前才是封神八轉,就算現在到了三重宵也強的有限,不出意外的話他第一場就要落敗了。」

「雖然能參加定源大比也是一種實力證明,但第一場就落敗。也是一個法抹除的污點,和他比起來我就幸運多了。我遭遇的只是實力一般的三重宵,只要努力搏殺。也不是沒希望勝出,如果我能在這裡比他走的遠,也算能出一點惡氣了吧。」

……

定源星第三區域內申氏行宮之前,兩道身影並肩而立,左側一名氣機在四重宵的靈紋族青年半神正默默關注著名單變化,右側的靈紋族青年卻喜得眉飛色舞,正是上索凌。

這樣的喜色展露后,總算是驅散了多日以來不斷堆積的陰霾,讓上索凌心情都有些飄飄然起來。

「有什麼值得高興的?這種側面來的實力,還有一定水分,哪裡有你親自擊敗他來的意?」上索凌正興奮中,腦海中卻泛來一道淡然傳音,上索凌當場心下一涼,大大苦笑起來。

「安哥,我倒是想親手擊敗他, 農門辣妻:王爺來種田 ,才能解心頭鬱氣,如果我能在擂台上遭遇江守,也不是沒希望親手擊潰他,甚至希望還是很大的,但問題就是,我總是法正面遇到他,神源城奪血試煉中如此,這一次還是如此,510個天才同時參加大比,選擇規則則是由眾多真神級強者監控者隨機分配,我想遇到他概率太低了,現在也被證明根本不可能相遇了,該死。」

恭敬的向身側俊秀男子傳音,上索凌此刻卻不負以往的各種傲氣,有的只是恭順和敬仰。

他身側的男子,是上索氏內最出色的天才上索安。

上索安的出色不止因為他眼前是四重宵強者,因為他的年紀,總壽元千載,眼前卻只有九十七歲!!!

這就是很恐怖的事情了,像其他四重宵,比如代表步氏出賽的權以延、封文高等等,基本都是一百七八十歲年紀,就是代表申氏出賽的6個四重宵,年齡也沒有低於一百五十歲的啊。

申氏內唯一的五重宵妖孽申雨霏,如今也已經160多歲。

哪怕是上索凌如今也已經八十九歲了,他只比上索安小了八歲。

但他才只是剛剛晉陞三重宵,距離四重宵路還要遠的多,上索安卻不只是一般的四重宵,是限接近五重宵。

他對上一般的五重宵都未必沒有搏殺擊敗的實力,誰勝誰負都是不一定的。

上索安也已是代表申氏出賽的武者里最大底牌之一,長生族申氏都有撮合申雨霏和上索安的意思了。

上索安的恐怖同樣是在上索氏內經歷過數次磨礪,力壓數次同階天才后勝出的,在上索凌心目中,上索安也根本就是一座他根本法攀登的大山,哪怕是得到了一千多滴神脈精血的江守,一次力壓過他,他都只有輕視呢。而上索安這樣的變態,恐怕已經不輸於厲兀雲和宿懷策了,真要對比一下雙方實力背景和能得到的支持,那兩位估計還不如上索安。

所以上索安的傳音之後,他也只能苦笑而不敢反駁。

「暫時法在正面遭遇?這一點大比中雖然法由我們決定,但大比后呢?你若真想一雪前恥, 青春無情夢 。當著所有人的面把失去的一切都拿回來,像你前幾天所為,簡直可笑。丟盡了我上索氏的臉,虧得星野他們還看著你胡鬧。」上索安則在上索凌苦笑后淡淡開口,話語不見什麼嚴厲,卻說得上索凌臉色白了幾分。

「安哥,我……」

「行了,我不會看你怎麼說,只會看你怎麼做。」上索安平淡擺手,「還有就是,這個江守未必那麼簡單,他上次能在神源城試煉中力壓你們所有九轉,以八轉之身在奪血試煉勝出,就算是投機取巧也是實力的證明,所以他對上壽涯,未必會輸。」

「不過你放心,就算江守還能像上次一樣展現奇迹,不止能擊潰壽涯,還能在隨後一路突破,殺入三強參加決賽,我也會替你討回這個面子的。另一個封文高也交給我了。」

「他們若能進入決賽,在決賽場內和我分個勝負也就罷了,若做不到,我會在之後光明正大進入步氏所在,指明挑戰封文高,那件事是你有錯在先,行為也可笑的厲害,但辱我上索氏武者,就是我上索氏死敵!」

一連串淡漠話音講出,上索凌雖然一開始充滿不安,可卻越聽越激動,越聽越興奮,一張麵皮也越來越紅潤。

他看向上索安的視線也越來越欽佩,這個安哥果然還是和以前一樣,面對強敵從不會選擇退縮迴避,而是會以最直接最凌厲的方式不斷去挑戰,最直接最殘酷的方式解決一切。

這種霸氣和信心,連上索凌都為之心折。

和對方比起來,他以往的行為尤其是之前幾天在艾氏坊市的行為,的確太可笑了,就算不爽江守,但那種踩人又哪有這種直來直去直接用實力碾壓來的意?

可惜他卻沒有上索安的實力,這位的實力是一步步磨礪出來的,但那種霸氣和信心卻似乎是與生俱來,隨著修為提升越來越強,這種強者幾乎就是天生的王者啊。

當然,對上索安來說,不管是江守還是封文高又哪裡算的上強敵了?他的強敵,應該是那僅有的六個五重宵啊。

「走了,兩天後拍賣會,還是要籌備一下的,據申氏給我透漏的一些信息,那裡面可是有不少好東西,足以讓我們瘋狂的好東西,連神脈精血都有出售,而且是整整百滴堆積在一起。其他還有一些也不輸於百滴神脈精血的價值,甚至還有超越。」

上索安再次開口,開口後轉身就走,上索凌也瞪直了眼步追隨,因為他被那句話給驚到了。

上索安一動,廣場上眾多代表申氏參賽的天才強者里,幾乎有八成都是拿著敬畏敬仰的視線恭送。

上索安其實是上索氏隱藏起來的底牌,他在上索氏內雄霸數代天才,如日中天,但以前卻很少有聲明傳播到外部,這一次才是上索安第一次攜帶著邊霸氣走向星空,也只是短短几個月,沒誰和上索安真正交過手,可在場眾天才已經對他畏懼邊。未完待續)r580

重要提示:如果書友們打不開老域名,可以通過訪問zwku備用域名閱讀本站小說。備用手機站點:wap.zwku 「江守,這是兩天後拍賣會上的一些壓軸至寶,你看一下吧,最好也能有個心理準備。≤→頂≤→點≤→小≤→說,.23w♀x.」

一段時間后,等江守從行宮廣場返回自己下榻的居所,剛抓出一卷典籍看了幾十個呼吸,一道倩影就翩然而來,笑著拿出一張玉簡擲向江守。

「謝了。」倩影正是步纖影,江守詫異的看了眼步纖影,才抓著玉簡就開始翻看起來。

拍賣會?

江守等人剛抵達定源星那一天,步玲語就說過幾天會有一場拍賣會,所有天才都可以去見識一下,江守也知道這事,但他並沒有把這拍賣會放在心上,現在步纖影竟提前兩天來告訴他即將拍賣的一些壓軸寶物?步纖影的表情有些古怪,似乎就在等著什麼有趣的發生……

好吧,剛剛掃過玉簡上記錄的第一項寶物,江守就驚的瞪直了眼。

「涅槃之心,真正上古鳳族隕落之前,用超級秘武封印起來的鳳族精魂,武者煉化之後可有一定幾率繼承鳳族不死之魂,每次遭遇死亡,都可以靠不死之魂逆轉生死,不止獲得生,還能讓實力突飛猛進。」

這樣的涅槃之心,真讓江守驚的眼皮直跳。

上古三大主宰種族雄霸星宇,神族依仗的最強能力是恐怖的法形容的悟性,上古龍族最變態的是強橫肉身,據說肉身修鍊到最極限還能萬法不侵,就是所有牽引靈氣施展的神通法武、真力攻殺等等,都對其毫影響,雖然那只是極個別極個別龍族,在所有龍族裡也是萬中一的存在,但大部分龍族在承受力上的確遠超一般種族。

第三主宰上古鳳族,最恐怖的就是涅槃之心、不死之魂了。

每次真正的死亡時都有一定逆轉生死,這種逆轉可不是簡單的生死領域和法則之力,生命領域法則只是能讓武者受傷時。恢復能力大大提高,恢復修為也是如此,死亡領域法則,則指的攻殺他人,能造成強烈的死亡腐蝕,讓你傷勢不斷惡化加劇加重。

這些能力一步步向上發展,就是超越了生死之道,生死大道,再向上蛻變也不可能真正的不死,逆轉生死。

上古鳳族的涅槃之心和不死之魂。就是那麼變態和不可理喻。

不止有幾率能在死亡時獲得生,還能讓實力暴增……

所以上古鳳族雖然是種族數量極為稀有,比上古神族還稀有的種族,上古神族同一時期全星空可能只有數千上萬個,上古鳳族最多幾十,可她們依舊是最強的主宰種族之一。

「涅槃之心都有人拿出來出售?開玩笑吧。」

等低呼一聲后,江守才又默然。

這個煉化繼承涅槃之心的事是有一定幾率,再加上就算你繼承了,遭遇真正的死亡時也只是有一定幾率獲得生。不是真正不死。

所以這至寶猛一看去恐怖的嚇死人,但它又有些雞肋,萬一你煉化后沒能繼承成功,就是浪費了。對於超級勢力而言。還不如用這個出售出天價的長生幣,再購買海量資源,去培育一批超級強者實在。


「現在知道厲害了吧?咯咯。」步纖影輕聲嬌笑,似乎很享受江守的失態似的。

江守翻了個白眼就看了下去。結果第二件壓軸至寶又看的他眼珠都瞪直了。

「真龍精髓,一百滴,能大幅度提升一個武者肉身能承載的力量極限。」

真龍精髓也就是龍骨精髓。 諸天繪卷 ,這是繼承龍族精華。

江守的肉身神力也早已提升到極限,還是法打破的極限,如果再想打破,要麼實力境界提升,要麼就是脫胎換骨。

脫胎換骨就是用上至寶讓他的肉身向廣闊絢麗的方向演化,曾經的江守為了打破某次極限,就是吞服的上古龍屍被天地分化后,經歷自然輪迴孕養出的扶轉草煉化的扶轉丹,但那些和真龍精髓相比效力卻是天差地別的。

「神脈精血,一百滴,大幅度提升一個武者的悟性。」

等江守壓下心驚看到第三樣至寶時,心情也平淡了許多,一百滴神脈精血對他就是可有可的了,他不缺這個。

「太衍木殘片,先天而成的混沌靈寶,完盛時期的太衍木,武者煉化之後,可以視一切防禦植入目標體內,太衍木會一化二、二化三、三化億萬,在最短時間內衍生窮盡的靈木汲取目標所有生機,傳說此寶都足以讓武者越階擊殺,這種越階指的是封神三轉武聖擊殺三重宵半神、三重宵半神擊殺真神三變……但這只是一片殘片。」

看到太衍木殘片江守不止是輕微色變,眼中也閃爍著驚駭。

混沌靈寶,混沌靈寶啊。

他只聽說過一件混沌靈寶界河之名,那是掌握在領悟大陸聖地玄峰宗某位半神手中,一河揮灑內部自成星河,納敵入內時,持有界河者就彷彿造物之主,一念間可以控滅一切,比如江守一個四重宵操控界河,哪怕吸納幾十個四重宵,一念即可滅敵。

那才是真正的混沌靈寶。

界河也有限制,首先修為損耗太大,一個半神都用不了百個呼吸,這還是最強半神的層次,其次界河容納同階和實力相差不大的,可以窮滅殺,但若單獨的強者實力超出太多,比如一重宵持有界河容納五重宵入內,幾乎就法輕鬆滅殺了,還容易被對方脫困。

這太衍木簡直驚粟,半神三重宵就能滅殺真神三變?

不過太衍木必須單對單殺敵,一樣有修為損耗太大的隱憂。

這個和界河孰優孰略,也不好武斷區分。



lixiangguo

雷星峰一路推進,一邊走一邊挖掘,就這樣過了幾十天時間,這天,雷星峰又發現一個礦窩,他習慣性的走過去,習慣性的放出真身,習慣性的彎腰挖掘。

Previous article

1。圍巾-我永遠愛你。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