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下午的時候,王家的下人提溜著十幾個木桶,裡面放著紅的發黑的黑狗血,還又一些人在擺弄著供桌和貼著符籙。只有幾個和尚道士,相互之間大眼瞪小眼的,面容尷尬,各自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呼。」在王家的一處庫房之中,一柄樸實無華的劍器,忽然見迸發出了些微的光芒,一道身形浮現在其上。

「倒真是能噁心人。」方洪的面上露出了一絲嫌棄的表情,到了他這個境界,黑狗血、糞便等一些污穢之物,已經無法傷害到他,但是他的神軀天生潔凈,對於這等東西,也是嫌惡的很。

「夜間你自去殺人,我先走一步了。」他的神軀一轉,四周浪頭滔天,瞬間的遁離了此處。而那柄七星劍,也在微微的輕鳴之後,再次的失去了光芒。

方洪分出了些許陰河填入七星劍中,作為驅使的力量。劍器之中,是有方洪的一小截神魂存在的,如同劍器生靈一般,藉助著陰河的力量,自是可以殺人。或許對付一些習武練氣的高手還不夠格,但刺殺一些尋常人,還是沒有問題的。

方洪自己離開了福州城,一路往海邊而去。八大家族放了倭寇入城,才致使五門三百多人死亡。此事八大家族固然有責任,但真正的殺人兇手,卻是那幫倭人。

一進入大海,一種自在不受拘束的味道,便撲面而來。他乃是河神,天生控水,這大海乃是天下河流的歸屬,他對其無比的親近。

方洪的念頭,如同一張大網一般,瞬間的沒入海水之中。一年之間,擴張出數百里甚至千里的距離。和大海相比,哪怕長江黃河,都顯得渺小和微不足道。

在閩南之地,因為靠海,也是供奉海神的。最著名的,自然就是媽祖了。媽祖又叫天後娘娘,職責是保佑海浪平靜,漁民豐收。雖然是海神,但也僅僅是分潤了部分海洋的力量而已。在神道體系之中,海神的數量是極多的,除了四海龍王之外,還有礁神、船神、網神、魚神,甚至再久遠一點,禺強、弇茲等海神也是存在的,不過,他們都僅僅掌握了部分海洋的力量。海洋太廣大了,不可能有神將其全部掌控住。

方洪的念頭,在注入海水之後沒有多久,就被無邊無際的海水,給衝擊的七零八落。憑他現在的實力,連長江的支流都別想掌控住,更別說這片海洋了。

他也沒有將自己的念頭收回來,而是沿著海洋之中的水汽,朝著極遠的地方感應了過去。他昨日去了一趟泉州府,在被殺死的五門宅院之中,截取到了一絲倭寇的氣息。如今,他就要憑藉著這道氣息,感應出倭寇的位置來。

海洋上空,水汽十分的濃郁,方洪的念頭,一直穿梭了千里的範圍,才堪堪的止住。既然王家人能夠找到那幫倭寇合作,那就說明這些倭寇離得福州城不遠,想要找起來,絲毫不麻煩。

「原來在這!」只是幾個呼吸之後,他四周的浪頭便翻滾了起來,意識跨越了數百里的距離,落到了一座小小的島嶼上頭。

這個島嶼在福州城偏東北的方向,佔地不是很大,也就是跟個村子差不多大,上頭搭建了一些簡陋的屋子和哨塔,裡面有住著大約有三百多人,全部都是青壯,每個人的身上,都煞氣逼人,分明都是窮凶極惡之輩。

「原來都住在這裡。」方洪截取的那道氣息,和這夥人一模一樣,那可以確定,城中的五戶人家,就是這幫人殺死的了。

「划拉。」方洪的意識瞬間的散開,整個人變成了一道流光,沒入了海水之中。他是水系神祇,在水流之中的速度快到了可怕,幾乎眨眼之間,便遁出去了百里。

「砰。」一處浪頭,憑空的炸開,將四周的海鳥嚇得到處飛舞,但它們卻沒有看到任何東西,一切顯得那麼古怪。

方洪的神軀顯化了出來,在他的腳下,無數的海水如同巨蟒一般,不住的糾纏攀爬,往岸上流淌而去。

感謝khol同學的兩百幣打賞,摸摸大 ?「嘩啦啦。」水流有數百股,每一股都有人腰粗細,方洪的神軀懸浮在半空之中。每一道水流都像是活物一般,沿著島嶼上面的山石遊動著。

「咔嚓。」一隻高大的哨塔聳立在前頭,被其中一股水流一勒,便瞬間就碎成了無數塊,直接就倒塌了下來。

「什麼人!」此間的動靜,瞬間就驚動了裡面的倭寇,不少人立刻就警惕了起來,拿起了兵器,小心的戒備著。

這個小島,雖然孤懸大海之上,但也不是絕對安全的。因為不少海盜、倭寇都喜歡黑吃黑,劫掠實力較小的海上勢力。

在附近的倭寇之中,吉田正一等人,算是比較強悍的一支。雖然他們人數不是很多,但擁有五十根火繩銃,這對於尋常人有著極大的威懾力。可他們的勢力跟一些大海盜相比,那就差得遠了。

南洋一些海盜,擁有船隻數百艘,人數更是能有幾千,佔據很大一片地盤,連一些小國都要仰起鼻息。就他們這數百人,還不夠人家塞牙縫的。

他們一開始以為有人要來攻打小島,可抬頭一看,並沒有見到人影。

這些倭寇相互笑了一聲,或許是因為年久失修,才導致這哨塔倒塌了,倒是他們小題大做了。

「看!那是什麼!」就在此時,有一個倭寇看到了一道白花花的東西,在地上游來游去,就像是蟒蛇一般。等到瞧清楚了之後,才驚恐的發現,這竟然是一道水流。

看到這條水流,他直以為是自己產生了幻覺。眼前的一幕,直接就把他前幾十年的世界觀給顛覆了。如此超越現實的事情,讓人根本接受不了。

而真正可怕的還在後面,在那一道水流的後面,還有數百股一起跟隨著,密密麻麻的攀爬上了島嶼,沖著眾人沖了過來。

一眾倭寇都給嚇呆了,這可怎麼應付啊,拿刀砍?別開玩笑了,你拿刀砍水,這能頂個什麼用啊?但是,不動手難道就坐在這等死么?

就在他們猶豫的這檔口,這些水流全部沖了上來,狠狠的朝前一撞,一人的胸膛當即別癟了下去,口中吐出了一大口的鮮血,眼看著就不活了。

「跑啊!」如果他們面前站著的是人,別說數百個,就是上千個,他們都敢上去硬拼。但是,眼前這個東西,他們也不知道來歷,一個個嚇得膽子都快破了,掉頭就往遠處跑去。

「轟。」這些水流瞬間合併起來,化作了一股,一條數十丈長,四五丈寬的巨蟒出現,尾巴朝著前面一砸,便有十來個人被生生的砸死,地面之上,也出現了一條條的裂縫。這海島全是岩石,地面堅硬無比,就算拿斧鑿敲打,都得費不少功夫。但在巨蟒的力量之下,卻脆弱的跟豆腐渣一樣。

「啊……」餘下的眾人,看著自己的同伴被打成了一團肉醬,紛紛的驚叫了起來,一個個面色變得蒼白。若是這一擊砸在自己頭上,那自己肯定也躲不過去的。

「你們叫嚷什麼……那是什麼……」原本呆在屋中的吉田正一,聽到外面的動靜,趕緊跑了出來。 辟道立心 一億情:惡魔總裁,勿靠近! 剛呵斥了半句,抬頭就看到了那條巨大的水流巨蟒。

「首領,快跑,這裡危險!」幾個倭人見到他沖了出來,趕緊沖其喊道。吉田正一一驚,下意識的抽出了夜鳴切,雙膝微蹲,警惕的看著這條水流巨蟒。

「呼。」巨蟒猛然一低頭,對著吉田正一的身體撞了過來。「喝。」吉田正一的心臟在顫抖,但還是狠狠的將手中的長刀揮砍了出去。

他可比其他人看的清楚,這島嶼就這麼大,就算是跑又能跑到哪裡去?這鬼東西通體由水流構成,說不定在水裡更強。想要活命,必須在岸上跟其搏鬥。

吉田正一也是從血海里廝殺出來的,能活一天,對他來說都是賺的。再者說了,倭人崇尚死亡,對於死亡並不如何畏懼。

他大喝了一聲,腳下踏著步子,將手中的長刀狠狠的劈砍了出去。「刺啦。」那巨蟒的身上,瞬間有一團水流炸開,落在了地上,而在其身上,也出現了一個大洞。

這個變故,讓吉田正一一愣,旋即就是狂喜。哈哈哈,這個怪物原來這麼不堪一擊,只是看起來很厲害而已。

而其餘的倭寇,也見到了這個場景,原本潰散的士氣,也再一次的凝聚了起來,不少人都聚在了吉田正一的後面,死死的看著這條巨蟒。

「嗯?這把刀倒是有些意思,裡面凝聚了很強的邪氣。」方洪本來以為這些倭寇很輕易竟然解決,沒想到會出現這麼個變故。

這種感覺,就像是一群螞蟻裡頭,忽然出現了一隻比較強壯的螞蟻,讓方洪來了興趣。

「這隻怪物也會受傷,來人,給我放火銃!」吉田正一大笑了一聲,再次的邁步沖了上去,手中的夜鳴切狂舞,對著蟒蛇不住的劈砍,很快,在蟒蛇的身上,便出現了無數的傷痕。雖然水流蠕動一下便可癒合,但蟒蛇的身體卻是再不住的縮小。

「今日我要效仿須佐之男,降服了你這蛇怪!」吉田正一常年在海上混日子,自是信仰他們國家的海神,也就是須佐之男。傳聞須佐之男曾手持天叢雲之劍,降服八岐大蛇,此故事在倭國廣為流傳,不少武士都也曾經有過這樣的夢想。

「砰砰砰。」在吉田正一的身後,幾十桿火銃填裝完畢了,一陣青煙之後,密集的彈丸朝著蟒蛇的身上射了過來。除了部分打空了之外,其餘的盡皆打在了它的身上。

這些彈丸將蟒蛇打的水花四濺,身體進一步的縮小,而眼前這個場景,也給了一眾倭寇極大的自信。原來這隻怪物也不過如此,打殺起來也並不如何困難嘛。

「哈,給我去死!」吉田正一腳下踏著步子,在接近的時候,陡然躍起。手中的長刀,在太陽的照耀之下,散發著耀眼的光芒。

在場的倭寇,盡皆用敬畏狂熱的眼神看著首領。只有能給他們帶來安全感的首領,才是真正的好首領。 ?「咔咔。」就在他縱身躍起的時候,那隻水流匯聚成的巨蟒,陡然間散發出無盡的冰寒起來,原本柔軟的身軀,也變得堅硬了起來,在陽光的照耀之下,折射出七彩的虹光。

「當!」夜鳴切劈砍在巨蟒身上,只發出了一聲清脆的響聲,吉田正一隻覺得雙臂一麻,虎口震裂,再也握不住長刀,長刀直接飛了出去。

「砰。」巨蟒的尾巴一甩,那冰坨子如同一個鎚子一般,砸在了吉田正一的心口,吉田正一口子吐了一口鮮血,身體砸在了地面之上。

他的眼睛里滿是不敢置信,怎麼這條巨蟒突然就變了個樣子,還變得這麼強大。

「咔咔。」巨蟒身上的冰塊,忽然開始變換起來形狀,每一片肌肉都分離開來,又迅速的重新組合,只是幾個呼吸的功夫,便成了一個人形的模樣。

那隻飛出去的長刀,還未落地,就已經被這人給抓在了手中。因為巨蟒身體巨大,化作的人形也如同一座山嶽,這柄長刀在其手上,如同一根牙籤似得。

「海神老爺!」一眾倭寇看到這般景象,哪裡還敢反抗,一個個跪地磕頭不止。如果是一條蟒蛇,還能認為是海怪之類的,但化作了人形,那就是神靈了。

「不錯的刀,竟然已經快要誕生靈智。」方洪神軀入駐到了這個巨大的人形之中,手中把玩著長刀,不住的點著頭。

這柄刀論起鍛造方式和材質,和那七星劍不相上下,甚至還要略勝一籌。當初倭國派遣唐使入中原學習,將陌刀鍛造之術學去。而中原大地因為經歷了唐末的戰亂,此等鑄刀的法門已經遺失。時至如今,鍛刀的技藝,還未能與唐時相比。

而且,因為此刀殺人太多,沾染了無數的冤魂,已經逐漸的生出了邪異來,或許再過個百年,甚至能自行擇主,位列神兵之位。

只是,這樣的刀天生不詳,一般都存活不了這麼久。能渡過百年劫難的,少之又少。可一旦成功渡過,力量將會臻入一個可怕的境地。

「刺啦。」方洪深處巨大的手掌,在這柄長刀上面一按一扭,整柄長刀,便化作了粉末,簌簌的掉了下來。同時,一股黑氣,被他張口一吸,納入了陰河之中。這股黑氣,便是夜鳴切內誕生的靈智雛形,蘊含著極強的煞氣,這也是此刀的核心所在。

陰河將其一吞,河水似乎變黑了幾分,蕩漾著的水流,也變得冰寒凌厲,似乎無數的細碎刀芒被揉入了其中。一直過了好一會兒,才恢復如常。

「不!」吉田正一看著自家祖傳的寶刀被毀掉,當即痛呼了一聲,雙目中全是鮮血。「聒噪。」方洪念頭一動,蛇尾砸出,將對方的肉身給砸成了一灘肉糜。

其餘的倭寇一個個跪地磕頭不止,自己的首領都被強勢的擊殺了,自己等人唯有求饒,才能有一線生機。

「你們向我求饒?當初那三百多人,也是這樣向你們求饒的吧。」方洪冷笑了一聲,蛇尾一甩,瞬間分叉成三百多根,每一根都化作了一根鞭子,砸在了眾多倭寇的身上。

「砰砰砰。」一連串的炸響傳出,所有人在一剎間就被砸成了血霧,血肉噼里啪啦的掉了一地,整個寨子之中,瀰漫著一股揮之不去的血腥味道。

「嘩啦。」在所有人都被殺死了之後,這具人形軀體再次變換,化作了一隻巨大的手掌,猛然朝著地面一插,一大塊的石頭,就被整個砸了下來。

三下五除二的功夫,地面就被挖出了一個大洞,在這個大洞裡面,有一個小洞,更加的深邃,僅僅能容一個人通過。

這個小洞,便是這幫倭寇藏納錢財的地方。這隻手掌裡面化作了無數的細絲,如同一根根的頭髮,探入了洞口之中,直接將裡面藏匿著的金銀財寶,盡皆掏了出來。

裡面一共藏了十來個大箱子,一打開,大部分都是銀子,還有一箱子是金子,剩下的則是珠寶玉石之類的雜物。

方洪用念頭掃了一下,銀子三萬多兩,金子一千兩,其餘的珠寶玉石加起來,也能值個幾千兩的樣子。

這麼一大筆的財富,放在長寧縣,也能只有最頂尖的那匹富商才有這個家底。這幫子倭寇,不知道劫掠了多少的地方,才弄到這麼多金錢。

方洪不知道的是,以前這些倭寇其實也窮困的很,畢竟劫掠村莊,能弄到銀錢的地方很少,多部分還是糧食和牲畜。這筆錢,還是他們上次從泉州城那五個人家搶來的。畢竟能住在城東的,非富即貴,家底還是很豐厚的。

「這一撥倭寇便有這個身價,在這沿海之地,倭寇多如牛毛,也不知道搶了多少的銀錢。」沿海百姓,苦倭寇久矣。這幫子雜碎,專門跟朝廷的官兵躲貓貓,你來我就退,你退我就來,反正他們人數少,個體實力精悍,又不去攻城,只對普通百姓下手,這讓大明的官兵很難抓住他們。

這年頭,通訊又不便,很多時候,一個村子都被屠滅好幾天了,才會有人去報告官府,雖然歷代皇帝都要求嚴厲打擊倭寇,但收效甚微。

方洪心想,反正自己都來這一趟了,順帶手的做做好事,將沿海附近的倭寇都給殺一遍,也好讓不法之徒不要那麼囂張。

不過,他也知道,倭寇這東西,是根本殺不完的。除了因為倭國戰亂,武士浪人渡海而來之外,大明朝廷也得肩負很大的責任。

如今土地兼并嚴重,富戶手中的土地越來越多,沒有土地的農民,要麼選擇給人做佃戶,要麼就賣身為奴,混口飯吃。一些人被逼的狠了,索性就出海為寇,靠劫掠為生。

別看倭寇這般猖獗,真正的倭人反倒少,明人的數量佔了七八成。只要朝廷不解決這些根本性的問題,就算是這一波倭寇全都死絕了,下一波的倭寇也會像是韭菜一樣重新再長出了。

苛政猛於虎,古人這話說的還是很有道理的。 ?「啊……那是什麼東西?」在一個臨海的島嶼上頭,一夥衣著破爛,氣息兇悍的青壯,抬頭看向了天空,一片數十丈高的浪頭,竟然飛躍了這麼遠的距離,往他們的住處而來。

他們還未來得及逃跑,浪頭便拍擊了下來,數百個人直接給被巨大的力量給打散了,然後隨著水流一起,被拖入了海中。

一些倭寇的運氣比較好,被海浪拖到了靠近岸邊的地方,他們拚命的往岸上游去。可就在他們要上岸的時刻,從水流之中似乎伸出了無數的手掌來,將他們又給拉進了水裡。

「不!」一眾倭寇發出了最後一聲慘叫,嘴巴里就被灌入了咸腥的海水,冒了幾個泡之後,便再也沒有了聲息。

四周的海水聚合,化作了一個人形,卻是方洪的模樣。「附近千裏海域,這是最後一波了吧。」方洪的神目如電,透過重重的海水,能看到水底漂浮著的無數屍體。

「刺啦。」方洪的手掌張開,數百道黑氣,從水底飛了上來。這些黑氣之中,隱約可以看到那些猙獰怨恨的倭寇面孔。

倭寇殺人無數,自身凝聚了極強的怨氣,就算是身死了,也容易化作凶魂。而此時,他們被方洪擊殺,算是橫死,兩相疊加,自然更加恐怖。

但這對方洪而言,卻是正好。他的陰河空闊,正需要許多魂魄填補。

「嘶昂。」一眾凶魂沒入陰河之中,一個個就如同墜入了沸騰的油鍋之中一般,爆發出了凄厲的喊叫之聲。他們紛紛的想要往外面逃去,但還未離開,從水流之中便伸出了無數的手爪,將他們重新的拖入了水中。

水面之上,浮現出無數怨毒的面孔,他們是先前幾批死掉的海盜,身上怨氣衝天,見不得別人半點好。現在有新人來了,他們自然不會讓其逃脫。

整個陰河之中,怨氣越來越深,幾乎要凝成實質。但方洪只是將手一揮,便將這些凶魂都給鎮壓了下去。

倭寇死去之後,身上的凶氣太重,若是得了機緣巧合,怕是能化作厲鬼,為禍一方。雖然大海上沒有人煙,但方洪也不準備放任他們,盡皆的收納進了陰河。

反正凶魂只是一團意志,並無大小之分。就算放出億萬頭來,他這陰河也完全裝得下。

時間到了現在,已經過了有六七天的功夫,八個家族,每天都要死一個人,如今加起來,已經超過了五十個人。

雖然各家子嗣極多,人丁興旺,但也禁不住這麼一個死法。他們什麼法子都想過了,不論是道士和尚,還是穢物狗血,但沒有任何用處,每一家該死的人,還是被殺死了。

此間的事情,根本瞞不住福州城的人,不少人都暗中嘀咕,莫不是這幾個家族做了什麼壞事,得罪了老天爺?上天派了懲罰下來?

這年頭,任何解釋不了的事情,就往神仙妖魔的身上推去。

各家的人,也不是沒想過離開福州城,可每一個離開城池的人,總是會被莫名其妙的打暈。來回這麼幾次,所有人都老實了下來。

不老實還能怎麼辦?那尊莫名的存在能夠打暈他們,也能夠殺了他們,可不能把人家給惹惱了。

「該死!該死!到底是什麼東西!再這樣下去,我家的香火,就徹底的斷絕了!」王禮再也不復以前那紅光滿面,運籌帷幄的樣子。此時的他,身體瘦了一大圈,眼睛里全是血絲,看上去端是可怖。

「到底該怎麼辦?」他的拳頭緊緊的攥住,他試過了無數的法子,可那殺人兇手連個頭都不露出來,他就算有萬千的智謀,也變得無濟於事。

「現在知道後悔了?」一個縹緲的聲音,忽然在他的心頭響起,將王禮給嚇了一跳。他趕緊回頭,可屋子裡頭,沒有半個人存在。

「刺啦。」在其身後,一道雪白的劍光,陡然飛過,輕鬆的掠過了王禮的脖子。他的頭正巧準備扭過去,卻發現自己能夠看到身後的情形了。

「奇怪,我脖子怎麼能扭得這麼厲害了……」他的心中,剛剛閃過這個念頭,脖頸之上,便噴出了一道血霧,腦袋咕咚一聲掉在了地上。

「原來是我的頭掉了……」他若有所思的想道,緊接著,他的眼前便是一片的黑暗,一切的意識都化作了虛無。

「嘩啦。」在王禮死後,他脖子中流淌出來的血液,不住的蠕動了起來,化作了四個大字「最後一個」!

事到如今,各大家族之中,所有加入白蓮教的人都已經死光了,還有上次放倭寇進城的主謀,也被其擊殺。方洪也不欲再遭無端殺戮,便決定將此事畫上一個句號。

他的神軀顯化出來,一柄細長而雪白的劍器,繞著他的身體飛舞。此時。在七星劍之上,出現了一道道的血痕,殺氣也變得濃郁了許多。

「前幾個月的洗鍊,又一次白費了。」見到七星劍變成了這副模樣,方洪不由的搖了搖頭,飛劍術的修行,是一件十分麻煩的事情,不僅需要耗費極多的資源,連使用起來都得極其慎重,每一次使用過後,都得花費更多的時間去洗鍊。不然就會沾染雜質,操控起來就無法得心應手。

所以,這東西完全可以稱得上是難學難精,不僅入門難,入了門之後會更難。稍不留神還會前功盡棄,十分的考驗人的耐心。在歷史之上,多少劍修,便是因為這個放棄了劍術的修行,轉修其他的法門。

如今此劍沾染了數十人的鮮血,裡面也蘊含了數十個人的怨氣,一旦干擾到裡面脆弱的靈性,那靈性就會生出邪異來,變成如那夜鳴切一樣的妖刀。到時候別說驅使其飛行絕跡,不反噬主人就算是好事了。

畢竟,劍身之中的靈性很純粹,比人和動物的意識要低不少,很容易受到外界的干擾。

但這飛劍術,也有一個好處,那就是威力巨大,不受位格的壓制,用的好了,完全可以做到「一劍破萬法」。 ?幾日之後,在福州附近的一座高山上頭,一隻體型較同類要壯碩幾分的大雁蹲在一塊石頭上面。邊上有一柄長劍,靜靜的懸浮在半空之中。而在所有人看不見的地方,方洪負手而立。

「前些日子,倒是麻煩你了。」方洪的念頭轉動,用自身的意志和這隻大雁交流著。這大雁雖然口不能言,但依然做出一副惶恐的姿態。

畢竟,站在它面前的,可是一尊貨真價實的神靈,天生的威壓,壓迫的他喘不過氣來。

「我說了要給你一些好處的,這團神力,算是我獎賞你的。」方洪屈指一彈,一絲金燦燦的力量,便瞬間飛了出去,落到了這隻大雁的身上。

只是輕輕的一動,這團力量便如同游蛇一般,沒入了它的識海之中。動物不似人類這般聰慧,識海混沌不堪,靈光微弱,意識淺顯。但這團力量一沒入大雁識海,在其識海之中,便生出了無盡的光芒。

混沌的最中心之處,有著一個如同燭火般的靈光,微不可查。可隨著神力的進入,這團靈光不住的開始增長了起來,而這隻大雁的雙目之中,也逐漸變得明亮光潔,似乎有無數的智慧在萌生。

「嘎嘎。」半盞茶之後,這隻大雁忽然衝天飛起,雙翅一振,便飛出了數十丈。它一頭扎入了山下的一處水潭之中,水中只看到一隻灰色的影子鑽過。待到再飛上來的時候,那隻大雁的嘴裡已經叼了一隻肥美的魚兒。幾口吞了下去,這隻大雁眼中的精光再次的暴漲。

如果被外人看到,肯定要驚掉一地下巴,什麼時候,大雁變得這麼兇猛了?

這主要是方洪以自身的神力提升了這隻大雁的意識,使其神魂力量暴漲。萬千生靈,盡皆由精氣神構成,神魂暴漲,對於這隻大雁自身的精氣要求就進一步增加了,不然無法支撐那麼強大的神魂運行。所以,這隻大雁才迫不及待的鑽入水中,飽餐了一頓。

lixiangguo

兩人攜手朝著城內走去,身後的一切,漸漸的隱入黑暗之中。

Previous article

「九顆金血太極陽……」

Next article

Comments

Leave a reply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